妈妈林敏贞(23)
作者:admin      更新:2016-10-03 09:47      字数:6773
    作者:魔都黄瓜

    字数:6881

    二十三章

    我的话说完,不自主的看了黄启明父子一眼,然而我并没有在他们脸上看到

    我想看到的表情。他们表现的非常平静,似乎他们是局外人一样,对于这个表现

    可以用黄闯刚刚那诡异的笑容做为解释,说明他们还有后招。

    不过,就算还有后招那也是沈若云他们母子三人之间沟通过的,从刚才黄启

    明出现时黄闯的反应来看,黄闯根本就不知道黄启明已经回来,甚至已经落到了

    我的手上。

    那么,黄启明如此坦然的理由是什么呢?从他的表情上来看,甚至还有些期

    盼与黄丹羽发生点什么。试问一个父亲怎么可能会想要性侵自己的女儿呢?除非

    这个女儿不是他亲生的。但是,沈若云之前的讲述,她是遭到黄启明的强奸才怀

    孕的,最后也是因为怀孕才嫁给了黄启明。如果沈若云没有说谎的话,黄丹羽肯

    定是黄启明的女儿。但是……算了,不想了,这一家子的关系还有心计永远让人

    琢磨不透。为今之计与其满腹猜忌,倒不如畅快的玩一把。

    我拿出一根皮鞭交给妈妈:「今天你是主场,怎么玩弄这一家四口就看你的

    了!」

    妈妈环顾了下四周,怯懦懦的接过皮鞭,低声问道:「真的可以吗?」

    其实妈妈等待复仇的这天等了很久了,柔弱的性格让她有些无所适从,甚至

    面对已经任由摆布的仇人还是有些惧怕。

    我拍了拍妈妈的肩头以示安抚,然后在黄家四口跟前来回踱步:「我数到三,

    不想受皮肉之苦的话就马上开动!」

    「一」

    「二」

    「……」我三字还没出口,沈若云快速的把黄闯的鸡巴含在最里,拼命的吸

    允起来。直把黄闯吸的一声销魂的怪叫。

    这个骚货早就已经被我的调教的毫无廉耻了,如果不是她女儿在场恐怕早就

    开始舔大鸡巴了。因为她知道我折磨人的手段。

    而黄丹羽,却不为所动,冷冷的处在当场,仍旧一副孤傲的样子。

    我不禁一阵嘲笑:「现在跟我玩冷艳?

    找?回2网址μ请搜●索◤苐∶壹★版主?综?合□社★区

    之前拍哪些裸照的时候可是豪放的很

    啊,怎么?在自己的亲人面前放不开吗?我来帮帮你吧!」说着,我便示意让妈

    妈过来。

    这时,黄丹羽终于开口说话了:「你信不信,你会分分钟死成渣!」她说话

    的语气不卑不亢,冷的让人发寒。似乎不是我绑架了她,而是她绑架了我。

    这种处事不惊的气场着实让我心头一颤,难道我真的小看这个小骚娘们了?

    刚刚跟踪我们的那辆车上的人被我想简单了?我不禁有些后悔没有趁机抓住他们

    好方便问个究竟。不过现在后悔已经晚了。

    虽然我在心里犯嘀咕,但是在气势上可不能输了阵势,恶狠狠的说道:「那

    就要看看我会不会成渣!」然后我把妈妈拉到我跟前,抓住妈妈的手,扬鞭就要

    抽下去。

    「你不后悔?」黄丹羽嘴角再次浮现出一丝冷笑。看来这个小妮子比她妈妈

    还有难搞,就连威胁人的方式都不一样,如果人遇到险境要用话语威胁对方的话,

    会说,你会后悔的。而她却用了一个疑问句。这句话让我在脑海里强行重复揣摩

    了几次那帮跟踪的人到底什么来头?一时间,举起的皮鞭半空中定格了,半天没

    有缓过神来。

    见我半天没有生息,黄丹羽「嗤」的发出一声冷嘲:「怕了吗?」

    黄丹羽彻底激怒了我,我怎么可能在她面前任怂呢?就算明

    ╚寻↓回◢网ζ址百∷度∷苐◆壹╜版主★综合社╚区

    天把我小名搭了

    进去今天我也要先玩残了她。大不了到时候同归于尽便是。

    想到此处,我夺过妈妈手中的皮鞭,狠狠一边抽了下去,口中骂道:「小婊

    子,老子今天就玩残了你,看你能怎么样!」

    啪的一声脆响,黄丹羽闷哼一声斜倒在地。不过,她并没有因此而色变,嘴

    角仍旧带着一丝冷笑。

    我最看不得就是这种表情,自从跟黄家的人开始暗斗一来,每次见到这种表

    情都不会有好事情发生。每次都压抑的我喘不过气,这次我非要来个鱼死网破不

    可。

    我把皮鞭狠狠丢在地上,气愤的吩咐小弟道:「去外面抓几条野狗回来,我

    让这个小骚逼知道知道什么叫被狗操!」

    「你……」黄丹羽挣扎着直起身子,一脸愤怒。很显然她无法淡定了,估计

    她没想到她的话不仅没让我有所收敛,反正更加放肆了。

    这时,沈若云也忍不住吐出口中的鸡巴,劝说道:「小羽啊,你就从了吧,

    他说得出做得到的……啊!」

    没等沈若云把话说完我便一记耳光打在了她的脸上,怒叱道:「谁他妈让你

    说话了?」

    这下把沈若云吓得连忙向我磕头认错:「主人息怒,骚逼知道错了,骚逼再

    也不敢了!」言罢慌忙再次把黄闯的鸡巴含在嘴里。

    「妈妈,你……」黄丹羽不禁惊讶,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妈妈在挨了打之

    后还要自称骚逼认错。虽然她的眼睛被蒙住了,但是她是能听到的。

    我在理她,催促小弟道:「还不快去,要找壮一点的弓背犬!」

    「好的峰哥!」两个小弟应了声便出去了。

    本来今天我是想让妈妈畅快的报一次仇的,没想到黄丹羽却也是个厉害的角

    色,如果交给妈妈的话,我怕她会忽悠妈妈,现在只好先收回主动权,以后在交

    给妈妈。而现在交给妈妈的任务则是让她用手机录下这一切,我要把黄丹羽沦陷

    的经过记录下来。

    这时,腰子不淡定了,把我拉到一旁,小声嘀咕道:「这么好的小娘们你真

    的要给狗操啊?」

    看着腰子一副惋惜的样子,我不由得乐了:「当然不是,我要先震住她的傲

    气,好让她服服帖帖的伺候咱们兄弟!」

    腰子闻言,脸上方露出淫邪的笑容,自得道:「我就说嘛!」

    我再次冷眼向黄丹羽看去,虽然她此时已经没有了最初的冷傲,但是仍旧没

    有付出行动。只是明显能看出她的焦灼和不安。应该是担心我真的找来几条狗去

    操她,毕竟被人操跟被狗操的区别还是很大的。不过我暂时并不想理她,我倒是

    想看看当她身处众多发情的恶狗之中时会是什么反应?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随着一阵杂乱的狗叫声,两个小弟牵着五条凶猛的成年

    弓背冲了进来。当五条恶狗见到满屋子的生人时,个个目露凶光,狂吠起来。把

    妈妈吓得慌忙躲在我的身后,我连忙轻拍妈妈的后背,小声安慰道:「没事的,

    我会保护好你的!」

    妈妈这才稍微平复了一些。

    我看了一下黄丹羽,只见她身子猛地一颤,不由自主的蜷缩起来。而沈若云

    也是惊得停下了动作,几次想开口说话,但是又怕被我教训,欲言又止了。

    我不由得呵呵一笑,看来这个小骚货害怕了。故意戏谑道:「考虑好了吗黄

    小姐?人和狗之间,你选择谁?」

    说话间,我暗暗跟小弟打手势,让他们把狗嘴用绳子拴住,省的它们伤了人。

    毕竟这里大部分都是生人,万一伤着了我自己就得不偿失了。

    「你……你这个无耻的败类!」黄丹羽的声音有了些嘶哑和颤抖,估计是心

    里彻底没底了。可是她仍旧死撑着不肯屈服,欲作垂死挣扎。

    我不由得哈哈大笑:「看来还需要我送你一程!」说着,我从小弟手里接过

    一条狗链,牵着这里最强壮的一条狗走到黄丹羽跟前。

    这条狗的嘴虽然被封住了,但是它攻击人的本性却没有丧失。特别是看到一

    丝不挂,细皮嫩肉的身体,一下就扑上去。黄丹羽惊叫一声便被扑倒在地。

    这下黄丹羽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只见她就地翻滚着躲避大黑狗的猥亵,

    声嘶力竭的嘶吼起来:「我从了!我选人,选人……」

    我还有腰子包括他的那帮小弟都不由得得意大笑起来。我用力一扯狗链,把

    大黑狗拉了回

    §最新╖网§址百▼度◆苐◥壹╮版╝主综⊿合社★区?

    来。

    黄丹羽这才停止了挣扎,不过仍旧惊魂未定的浑身直哆嗦。

    「黄小姐不是意志很坚决吗?怎么这么快就妥协了?」我戏谑的问道。

    「我,我愿意听从指挥……」黄丹羽带着抽泣说道。

    「那还不赶紧去舔鸡巴?」我悻悻的骂道。

    黄丹羽这才慌忙爬到黄启明跟前,一口含住黄启明的大鸡巴,拼命的吸允起

    来。从表面上看,黄丹羽的动作非常娴熟,看来这个小骚逼平时也没少用嘴巴伺

    候男人。

    再看黄启明,脸上却是一副享受的表情,甚至在黄丹羽爬向他的时候他眼中

    就放射出了兴奋的光芒。完全没有一丝乱伦前的纠结心理。

    我不由得觉得奇怪,这黄家人是怎么了,怎么除了黄丹羽意外所有人都对乱

    伦这件事能坦然相对。

    不过这是他们的家事,我也懒得去深究。而让我比较关注的则是这一家四口

    之间的比赛。只见自此时沈若云已将舔的热火朝天,整个身躯都跟随着小嘴的套

    弄来回摆动着,以至于累的香汗淋漓。而黄闯则是眉头紧锁,一脸的狰狞,不知

    道是痛苦还是享受。我想应该是享受大于痛苦吧,因为我深深知道沈若云的口活

    是充满魔性的,没有哪个男人能抵抗的住的。

    再看这边的黄丹羽,虽然一直都以高冷的气质呈现在我面前,但是一旦豁出

    去了那淫荡的气势也丝毫不弱于沈若云,她的那条猩红的软舌像毒蛇吐信一样飞

    舔着黄启明的鸡巴和蛋蛋,以至于上面的口水一滴一滴的往下滴,甚至一边舔着

    还一边发出令人销魂的呻吟声。

    好一个淫娃,我不禁在心里大骂。真后悔让她先去伺候黄启明这个老东西,

    搞的我现在都有点跃跃欲试了。

    只见黄启明眼角透着一股笑意,似乎非常享受自己女儿的口活。时不时还挺

    动着下身配合女儿的服务。

    黄启明果然是个老色鬼,对自己的女儿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居然毫无羞愧感。

    突然,黄闯一声大叫,一股浓精喷射而出,全都射在了沈若云脸上。而沈若

    云也不躲闪,慌忙张开嘴巴把黄闯的龟头含住,疯狂吸允起来。只把黄闯爽的呻

    吟声一声大过一声,身体也不停的抽搐,差点一个趔趄跌倒。

    看来胜负一分。我鼓着掌走了过去:「不错,不错!你们的一家四口的比赛

    已经告于段落。」说着,我动手解开蒙在沈若云还有黄丹羽眼睛上的布条。「黄

    启明和沈若云胜出,黄闯和黄丹羽落败!」

    对于沈若云和黄闯而言,母子间的乱伦已经是不足为奇的事情了,当我解开

    沈若云的布条时,她并没有什么反应,已经坦然接受了这一切。反倒是黄丹羽,

    当她听到黄启明的名字时,脸上明显露出了震惊之色,忍不住抬头向她面前那根

    鸡巴的主人看去。当她看清那个人就是自己的父亲时,她脸上的表情是复杂的,

    面色也变得苍白。不过令我意外的是,她并没有什么过激的行为,而是默默的低

    下了头。

    怎么回事?这就认命了吗?这不像是黄丹羽本该有的反应。我的目的是打击

    她的羞耻心,让她的伦理底线崩溃。而现在看来,她并不是太在意这种事情。

    再看黄启明,在没有了眼罩的庇护下他也没有对自己的女儿露出丝毫的愧疚,

    仍旧是眼角露着笑意。似乎女儿对他来说跟别的女人没什么不同。

    这让我不禁费解,瞬间爽感全无。报复的意义也不复存在。

    不过即使是这样我也不能放弃,今天的主题是性虐派对,这样不行,还有别

    的办法洗刷他们的羞耻心。

    「按照规则,输的一方要为此而收到惩罚。黄小姐要做好准备了哦!」我稳

    了稳心神,走到黄丹羽跟前,戏谑的说道。

    黄丹羽面上一惊,不由得瞪大眼睛看着我,眼神中透着一丝哀求。也许她此

    时已经真正领略到了我的手段,她无法预知我接下来会做什么。而不管是做什么,

    绝不是轮奸她这么简单。

    我微微一笑,像是抚摸宠物一样抚摸着她的头,说道:「你放心,所谓惩罚,

    绝不是暴力虐待。仍旧是选择题,狗,黄闯,你选择一个做为你性交的对象。不

    过你要想好了,如果黄闯落选的话,他的下场没有人能预测!」

    我话中的意思很明显,如果不是智障的话都能听得懂。黄闯一旦被落选,他

    的惩罚将是惨痛的,至于是什么,却不得而知。相信这也是让她很难抉择的选择,

    乱伦和兽交无论哪种都将是成为洗刷她羞耻心和自尊的利剑,更何况要当着这么

    多人的面表演。要让这么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在其中做出选择,估计比让她选

    择死更加困难。

    不过,事实就是事实,我没有给她第三种选择。

    果然,她低下头沉默了。同时被窘迫不仅是黄丹羽,就连沈若云也是一脸焦

    灼,她比她的女儿更加清楚我能出什么样的事情,或者说,她更深知我有多恐怖。

    突然,沈若云扑到我面前,抓着我的裤脚,哀求道:「求求你放过我的女儿

    吧,让我来代替丹羽受罚吧,我和阿闯操逼给主人看,求求你了……」

    我冷冷一笑:「你觉得你和黄闯乱伦还有新鲜感吗?如果想代女受罚也可以,

    不过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被狗操!不过,你的儿子还是要受罚。」

    「啊!」沈若云震惊了,当众被狗操是多么大耻辱,一旦做出了选择这辈子

    都被背着这份耻辱,摆脱不掉。更何况这样也只能救得了女儿,却救不了儿子。

    「我答应你,我跟阿闯操逼给你们看!」黄丹羽终于做出了决定,说话时,

    眼中流露着悲悯,看着沈若云。

    「丹羽……」沈若云看着女儿不住的摇头,脸上充满惋惜。

    黄丹羽却不理会妈妈的阻止,像母狗一样爬到黄闯跟前,轻声说道:「阿闯,

    让姐姐伺候你一次吧。」说着,便伸出舌头开始舔弄黄闯的鸡巴。

    黄闯不由的一个激灵,幽怨的看了黄丹羽一眼:「姐姐你……」话说一半却

    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是又不忍看着自己的姐姐这样对待自己,无奈之下只能闭

    上眼睛,把头扭向一旁。

    旁边的沈若云更是无法接受这个现实,自己的儿女居然当着自己的面在做乱

    伦的事情,女儿还年轻,以后的人生路还长着呢,这让她以后怎么做人?带着这

    种复杂纠结的心情,沈若云的眼泪默默的流淌着。

    而我却管不得这么多,既然好报复,那就要畅快。狠狠的多黄闯说道:「黄

    闯,如果不想你妈妈被狗操的话,就给老子把眼睛睁开,好好看你姐姐是怎么给

    你舔鸡巴的!」

    黄闯和黄丹羽双双身躯一震,充满仇恨的看了我一眼。但是却没有说话。他

    们心里明白,说再多也改变不了什么。为了不让自己的妈妈在受到非人的待遇,

    这姐弟俩便真正开始了乱伦。

    只见黄丹羽张开小嘴满满的把黄闯的鸡巴含在嘴里,飞快的套弄起来,「啧

    啧」的水声不绝于耳。而她胸前一对白嫩的桃子也随着她身体的动作而飞舞的摇

    摆着。

    黄闯则是紧锁着眉头,脸上一种

    ◤最↓新╘网∶址?百度苐壹ˇ版◢主╗综合╚社╘区▽

    说不出是排斥还是享受的表情。不过现在看

    来,享受应该大于排斥。因为我明显看到黄闯有些轻微的动作在迎合着黄丹羽的

    小嘴,致使黄丹羽的每一次套弄都是深喉式的,鸡巴上沾满了粘稠状的口水,应

    该是黄丹羽的口腔黏膜。在这种状态下,黄丹羽决然没有一丝不适感。由此可见,

    这个黄丹羽口活功夫绝不是一朝一夕练成,而且她的口活和沈若云比起来都不是

    一个境界的。

    此时,

    ζ最?新▽网∷址◤搜╖苐?壹¤版ˉ主◇综◢合◇社?区ζ

    沈若云再也看不下去,抽泣着把头扭向了一旁。估计做为母亲亲眼看

    到自己的看到自己孩子做出这种为世人所不齿的事情而自己自能看着,这种无助

    感已经把她击溃。而她的这种表现正是我想要的,我就是想用这种方法彻底洗刷

    他们一家人的羞耻感,让她们一家人都沦为毫无羞耻的母狗。

    我不经意的看了黄启明一眼,这个人才是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所有的报复

    也是以这个人为中心的。但是,当我的眼神落在他脸上的时候却让我不禁哑然。

    只见黄启明脸上充斥着一丝笑意,特别是看到自己的女儿在做深喉的时候尤

    其露出一丝得意。

    什么情况?我不由得惊讶。天底下怎么会有这种父亲?难道他就没有一点愤

    怒和羞辱吗?

    这时,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把我从纠结的思绪中惊了回来。

    我拿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上是罗斌的名字。我以为这家伙早就睡了不会来

    了,没想到居然赶过来了。我微微一笑,接了电话。

    「把暗门打开。」我还没说话,电话那头便传来罗斌的声音。

    看来这家伙也是急色之人啊,以听说有好货便急不可耐了。当下我也没多说,

    挂掉电话对那对乱伦的姐弟大声说道:「不准偷懒!」然后安排腰子看紧他们便

    去给罗斌开门了。

    当我把暗门打开就看见罗斌拉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站在门口。

    我不由得惊讶:「这是什么?」

    罗斌却是一脸坏笑:「只是赤手空拳的玩弄有什么意思?哥哥我特地带来一

    些小玩具助助兴!」

    他话中的意思很明显,是说我的调教方法太老套,没有新意。不过,他怎么

    知道我这边的情况?

    罗斌似乎看出我的疑虑,笑着说道:「这么多一套地下别墅,我怎么可能不

    装点监控设备呢?」

    这倒是我没想到的,我的一举一动居然都在他的掌握之内。不过他说的也在

    理,这里又没住人,如果没有点监控设备的话,被人闯入还不知道。当下我也没

    多想,便与罗斌勾肩搭背的走进别墅,询问他都是带了什么好东西来。

    当我和罗斌回到房间的时候黄闯已经射精了,只见黄丹羽满头满脸都是精液,

    此时正用手在擦拭着。而黄闯则是满脸歉意的看着自己的姐姐,似乎对于颜射了

    姐姐而心怀愧疚。

    见此情景,我马上严厉喝止:「不准擦,全部吞下去!」

    黄丹羽还有沈若云脸上历时一惊,露出哀求之色。而黄闯则是愤怒的瞪了我

    一眼。

    我冷笑一声:「不想吞也可以,就让我们可爱的沈女士代劳如何?」说着我

    深深看了沈若云一眼,心想,如果让沈若云一点一点把黄丹羽脸上的精液舔掉,

    黄丹羽心里会是什么感觉?

    黄丹羽听我这么说,当下没有在做迟疑,慌忙用手把脸上的精液捋到手心里,

    然后一点一点的舔舐下去。就像只是喝牛奶的小猫一样,起样子有一种说不出的

    淫荡与可爱。看到我都有一些心痒难耐了。

    这时,站在一旁的罗斌哈哈大笑起来:「好一个小淫娃!」说着弯腰打开他

    拉着的行李箱,从里面拿出几个信封递给我。

    我打开一看,里面分别是几个白纸字条,上面分别写着「淫娃」「荡妇」

    「淫贼」「奸夫」等字样。我不明所以,不由得看了罗斌一眼。

    只见他呵呵一笑,对这黄丹羽等人说道:「一味的羞辱调教不仅枯燥无味,

    还会让被调教者感到压力大,无法放松投入。索性我们就来玩个游戏,怎么样?」

    黄家众人纷纷一愣,不明白他所指何意,不过,他们也能猜到,罗斌绝非善

    意。

    而我这边包括腰子他们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纷纷看

    向他,等待他揭晓谜底。

    罗斌见没人回应,干笑两声继续说道:「大家有没有看过真人秀节目奔跑吧

    兄弟?而今天我们的这个游戏则是,奔跑吧,骚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