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60回
作者:hmhjhc      更新:2016-11-06 11:29      字数:9758
    第60回:江子晏,玉壶冰心不解情

    【加长回】

    首都喜来登,十五楼旋转咖啡馆。【请记住回家的路:yibanzhu.com,别迷路】

    这个咖啡馆只有包间,虽然每个包间之间并不是完全的封闭,而是用不到顶的沙发墙做了空间的分割,但是也充分保持了安静、浪漫和私密性了。

    身便装的江子晏,和个高挑异常,身高几乎有米八、玲珑削痩、身材却火辣到让人侧目的女生,面对面坐在其中间靠墙包厢的真皮沙发上。如果不是这种特别安静、浪漫、私密的空间,即使不考虑到江子晏的“名人效应”,这个女孩的样貌特征,也足以引起人们的瞩目了。

    在首都举行的全运会已经到了最后的几个比赛日,比赛的焦点基本上已经集中到三大球,跳水已经在两天前就结束了全部比赛。

    理论上,各省运动员都还要在全运运动员村里静候闭幕式,以及之后的些列表彰活动,但是早就有三三两两的运动员,尤其是成绩不那么出众的运动员,带着各种理由和名义,离开了首都,回到各自的家乡去度假了。全运赛季随着比赛的落幕已经结束,接下里的表彰大会,媒体采访,那都是属于聚光灯下的明星运动员和领导的,各个项目的省队里也不可能有什么严格的管制,毕竟,如果说国家队还能谈到“荣誉”、“社会影响力”、“公众人物”这个层面,对很多小项目的省队队员来说,其实不过是份“工作”罢了。比赛结束了,就是时候该放松下、调整下,早早回家和父母亲人相聚,等到十月份各省队开始冬训集结前,大部分C国体育健儿们,都会有个假期。

    江子晏却不行。他只能留在首都。

    这次全运,他的成绩非常般,甚至可以说是让人失望的,参加了两个项目,十米跳台只拿到第三,C国男子跳水哥宋江鹏,正常发挥,轻松夺冠,似乎在用实力告诉整个跳水界:他才是明年奥运冠军的有力争夺者,某些人,只是“小鲜肉”而已。如果说铜牌还算是能够反映江子晏的实力在国家队中的边缘地位;到了三米板,他第四轮动作失误,最终成绩只拿到第六,就显得格外有点刺眼了。即使媒体不说,领导不说,教练不说,队友不说……其他省队的队员看他的目光,总让他觉得有点刺眼。

    其实江子晏自己反复盘算过。自己的真正实力,在国家队的排名,可能在三、四位左右;许纱纱的实力,则可能在国家队的第五位左右。两个人之所以可以双双入选国家奥运集训正选名单,最重要的固然是两个人的状态都特别好,正好在奥运选拔期间的比赛上有世界级的发挥;另方面,也是舆论和娱乐需求在体育中发挥的作用;最后,还有夏婉晴、石川跃这些人的长袖善舞,用各种不为人所道的方法和各方进行的利益博弈。但是最终,体育比赛有其残酷的面,那就是:你还是要用成绩说话。

    对比自己的尴尬,许纱纱则保持了良好的竞技状态,堵住了“悠悠之口”。十米跳台铜牌,三米双人银牌,三米单人更是在北海名将严雅芬发挥欠佳的条件下,为河西省获得了难能可贵的面金牌。可以说,经过这次的全运会,许纱纱出现在明年奥运会三米板的参赛名单上,应该是板上钉钉了,甚至有可能同时参加十米跳台,再也没有任何障碍了。

    不过……外界虽然没有传言,跳水圈内,却有人言之凿凿的声称严雅芬是受到了某种“压力”,不得不假赛让位的。当然,这种传言来无影去无踪,也根本无从证实。还有个传言,更是只有跳水队的几个内部人士在听闻:在赛后的次社交活动中,似乎国际泳联的高官裁判SamBaldwin似乎邀请许纱纱去他的房间里“谈谈”,许纱纱拒绝了,居然还去徐泽远教练这里告状……这种事情太不可思议了,些高官调戏调戏少女运动员是常有的事,真的去陪睡也是有的,但是既然拒绝了去人家房间,无凭无据的,去领队这里闹,也未免太让领队难做了。人家毕竟是老外……又是影响力很大的官员,领队毫无凭据,难道为了个运动员的“担忧”,而和国际泳联翻脸?!天知道许纱纱打的什么主意?!

    对江子晏来说,他心里有点酸溜溜的,也有点惶恐,如果他可以选择,他只想快点离开首都,回到河溪去休整段时间。

    但是他的比赛任务虽然已经结束两天了,闭幕式却必须还要参加,之后在首都还有几个访谈节目和娱乐节目要上。作为“聚光灯下的员”,作为如今事关河西体育圈的颜面,还有赞助商晚晴集团的利益,他只能百无聊赖的,在首都打发这几天的时光。

    不过好在,全运会的管制已经不比当年,以他如今的身份,比赛结束后,也不用住在设施多少有些简陋的全运村里发呆,他完全可以来喜来登开间房间,在贵的要死的咖啡馆里要杯咖啡……当然他已经学会要发票,发票上要填写“河西晚晴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抬头。

    何况,夜色下,坐在他对面,俏皮的托着腮帮,看着他笨拙的“品尝咖啡”模样的女生,是如此的高挑、艳丽、幼嫩中带着魔性的魅力。

    “逗逗,晴姐知道你来首都么?”他小心翼翼的试探。

    这个怎么看也不能理解,实际上才只有十五岁的,有着时装模特身份的女孩挑挑眉毛,嘟着嘴笑笑,似乎回避了这个问题:“河溪飞首都其实才两个小时,有什么关系?我早就习惯了飞来飞去的。”

    “难道你马上还要飞回去?”

    “人家来看你么。知道你……恩……没有发挥的特别好,应该需要些……嘻嘻……朋友的安慰。”逗逗秋波流转,有着完全和她的年龄对不起来的魅力和成熟。

    和江子晏的“便装”相比,逗逗不仅有着模特的身材,也有着如同时装模特般的衣着品味。件乳白色的大V领衬衫,条黑色的皮裙,用漆黑的宽幅腰带在衬衫上扎出纤细的腰肢来,在大V领下,你可以看到毫无瑕疵的肌肤,就连那条稍稍夹紧坟起的乳房曲线,也不是刻意的去挤压乳沟,而是自然的让她们娇媚的袒露在那里,从领口可以看到碗状的弧度,如同欧美少女般自然洒脱的暴露着清纯的魅力。再用皮裙狠狠的包裹起少女娇小的臀胯,让两条又长有白,让人炫目不可直视的长腿,挺拔的裸露在空气中。

    你完全无法想象,这是个未成年的少女。

    “……这都需要安慰,干脆别当运动员了”江子晏让自己稍微集中些精神,不要去偷看逗逗领口下的乳房的色泽和形态,稍微苦笑了下寻找着话题:“我们这些人,成绩有些起伏是很平常的。从小到大都习惯了……何况,铜牌就要安慰了?还有那么多人,预赛轮就回去了,准备了两年,就跳了四个动作呢。和他们比起来,我已经不知道幸运到哪里去了。”

    “那你是不是想说……我不该来?还是来了也是浪费?”眼前的女孩撩了撩鬓边的秀发,双漆黑的瞳孔里仿佛有说不尽的柔情,好像是在撒娇生气,却又好像是在逗自己开心。

    “不是……你来玩玩也好啊。不过我是担心你飞来飞去的累着了。其实我知道你也挺辛苦的,'绾'的发布现在都是你在走台。是怕你毕竟还小,要承担这么多的压力,还要分出精神来顾及我……我怎么好意思……所以,我想,你既然来首都,就休息两天,好好玩玩。别飞来飞去的

    了。我每次坐飞机都觉得很累。”

    “那我留两天……不过大后天肯定要回去了。有工作,我要去接你的班……”

    “接我的班?”

    “嘻嘻……是啊……我要去参加《超级大竞技》的拍摄,第八集开始给我留了个位置……程姐说是个很好的机会……程姐……也挺关心你的,还是上次程姐给我分析的,什么你们国家队的名额啊,组合啊,金牌配属比啊什么的……”逗逗似乎不太想谈自己的事情,眯眼笑着,把话题又转回到了江子晏身上。

    江子晏想想夏婉晴的那个助理大姐程绣兰那副永远是絮絮叨叨,却永远是话里有话的样子,不由也笑了,又叹口气感慨道:

    “其实这两年,我也逐渐能看清这些事情了。奥运会也好,其他比赛也好,表面上就是最多半个多小时的比赛直播,半个多小时的颁奖和新闻发布是高潮;其实背后,却有个那么庞大,都庞大的有点搞笑和滑稽的关联利益集团……运动员们,都不仅仅是为了自己在比赛,还要为了家人,为了父母,为了亲戚,为了教练,或者为了赞助商、为了记者,为了队友,甚至是为了某个派系的领导,某个办公室里的不知道哪里来的工作人员,某家公司的压根不熟悉的什么专员;各省还都有自己帮派体系,就连各个项目协会之间、各个国家之间,都是复杂的有点搞笑了……很多事情都和项目本身,七扯八扯在起。其实,哪怕是块奥运金牌,也就那么点分量,那么点荣誉,那么点利益,我们国家这么多年,拿了那么多的金牌,又有几块能直被老百姓记住的?但是这些人,真的有办法,会把它运用到那么纯熟,可以在那么多的人群众,那么广的领域里去生成作用力。有时候,我都觉得,好像个金牌上,吊着个很大的网兜,网兜里,挤满了形形色色的人样;金牌明明已经吊不起来了,却还要在那里吊着……但是更好笑的是,即使是网兜里这么多人,他们好像很有本事,很有办法,有招数,有钱,有权,有势力,但是……却没有个人可以代替运动员去参加那半个小时的比赛。我知道很多人希望我赢,也有很多人希望我输;就像很多人希望纱纱赢,也有很多人希望纱纱输……他们个个神秘兮兮好像很有本事的样子。可是……脚抽筋了就是抽筋了……你就算叫省委书记批个条,它还是会抽筋的;起跳的时候发力过猛了,就是过猛了……也许100次训练只会发生3次,但是在比赛的时候就是发生了,就算你请下国务院总理来……难道还能改变?搞这些阴谋诡计的真的有用么?有时候都替他们觉得累的慌……”

    他似乎是在和自己说话,路用嘲讽的语气,诉说着自己的郁闷和感慨……竟然没有注意到,逗逗已经从自己的对面沙发上“滑”了过来。

    直到,股甜甜的少女的体香扑上了自己的鼻翼,甚至条拥有吹弹可破、纤细嫩滑的胳膊,挽上了自己的手臂,他才意识到,逗逗已经和自己坐到了紧挨着的边的沙发上。

    他停了口……他能闻到那股体香,他能感受到她的体温,他能触及到她的肌肤,他可以感觉到,这个女孩修长挺拔的腿,轻轻的搭上了自己的腿侧,他甚至好像在隐约间,感受到股软软糯糯的胸前的绵软玉峰,和玉峰上那娇俏的尖尖点,好像无意间都触及到了他的手肘。

    他觉得口渴、脸红、心跳、气粗、连自己刚才在说什么,想说什么,都快忘记了。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下身,在发生在不可告人的变化。

    “子晏哥哥……你说这些都能说到你的纱纱妹妹啊……”身边的美女,丝毫没有掩饰她的嫉妒和娇媚。轻轻的搂着他的胳膊,小脸蛋如同鸡蛋羹样,在他的上臂上轻轻垂下。枕在他的手臂上。

    他紧张极了,他甚至想推开逗逗,但是他更做的,是搂紧这个女孩,和他在河溪偷偷摸摸做的那样,去探索这个十五岁未成年少女却火辣过人的身体里所有的秘密。

    “别这样……小心给人看见……”他只能温声的劝阻,但是他自己都听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充满了暧昧和情欲。

    “嘘……你就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嘻嘻……和你的纱纱师妹……那什么……睡……过?”小女孩娇羞却撒娇似的不肯放开自己,还轻轻摇了摇他的手臂。但是说出来的话,声音固然很轻很轻,但是语气已经完全糯软香甜,禁忌娇俏到让人癫狂了。

    “当然……恩……没有了……”江子晏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即使在公共场所,即使在服务生随时可能路过的包厢里,也实在忍不住,轻轻的抚摸起逗逗的脸颊来……怎么会有这么娇嫩的肌肤?触手的地方,完全是滑溜溜的,那种略略带着香气的温度,那种俏生生的小女孩的青涩感,又怎么会在这么具这么惹火的身体上出现。“那都是外面的谣言。你别相信。”

    “切……外头都在传你们是对呢,就算没有睡过……那你说良心话,你想不想睡她?嘻嘻……”

    “怎么会?”

    “怎么不会……点也不诚实……”逗逗居然用膝盖,有意无意的顶了下自己的大腿,似乎要进来,要触及,要感受自己那滚烫的下体般。“全河溪,有几个男生,会不想睡你的纱纱师妹的?”

    江子晏的手已经在出汗,其实他的大脑已经接近空白状态,他的手掌已经从逗逗的脸庞,慢慢的滑动到逗逗的颈子上。那雪白的颈子,那清晰的美人筋,关键是足够修长,怎么会有那么漂亮的颈子,触摸在手心中,感受在筋脉和喉管的唯美线条,口中已经是丧失神志的喃喃自语:“她哪里有你漂亮……”

    “嘴甜……不算……到底想不想睡她?你还没有正面回答我呢……她可是河西队花,国家队员,金牌选手,小美人鱼,小明星哦……”逗逗在桌子下的大长腿,正在轻轻的挑逗着江子晏的腿脚。

    “不想……你……才是我的……恩……小明星……我只想……睡你!”江子晏的脸上,已经露出不自觉的迷蒙淫笑,出口的蜜语,更让他自己都觉得身体燥热,体态膨胀。

    “嗯……”逗逗果然被自己的句“睡你”冲击了下,整个身体几乎已经要软到在自己的身上,那小奶包已经毫无掩饰的在自己的上臂上轻轻挤压到紧致,咬着下唇,用细若蚊声的声音挑逗着:

    “我在楼上……开了个房间……”

    ……

    要是时光倒回去年,江子晏是怎么都不敢想象,自己和许纱纱“分手”后,自己的人生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别的也就算了,但是,自己居然能品尝到这种种简直宛如在梦中,又宛如在荒诞电影之中的般的性爱经验。他有时候都觉得,自己都已经不再是原来的自己。世界都已经不再是原来的世界了。

    他居然和河西的商界美人,夏婉晴,恩爱缠绵,偷尝禁果……居然品尝尽了这个妩媚女人的所有美丽。他羞于告人的是,他的第次性爱经验就是和这位“晴姐”。是这个虽然年纪有些大了,但是美丽到让人窒息的女人,引导着他,安慰着他,指点着他,走入段又段从内分泌系统发起的激情快感的高峰。他的内心深处,也明白这稍微有点荒唐。自己当然谈不上是和晴姐在谈恋爱,甚至自己和晴姐的关系,怎么想,都属于种不太道德的性爱抚慰关系。但是……那种快感,看见女人内衣的快感,看见女人裸体的快感,解开文胸的那声“啪”,褪下内裤看到耻毛的瞬间,浓密的汗汁浇灌在无瑕的肌肤上的视觉冲击力,用口腔品味口腔,用舌尖挑逗舌尖的快感,更不要提抚摸女人的乳房,吸吮女人的乳房,揉捏女人的乳房,搓弄女人的乳房的快感……更不要提当阳具

    冲入那温润潮湿紧致的幽径,感受来自四面八方的压迫和充实,吞吐和舔舐的快感……他拒绝去考虑道德问题。

    就算夏婉晴当自己是小白脸玩玩……可自己从晴姐身上获得的快感,在当时,自己就算死了都觉得值得,何况只是些道德禁忌。

    他甚至产生了浓浓的自豪感……那些队友,那些教练,那些官员,那些领导……你们,这辈子,上过夏婉晴这样的极品女人么?

    更何况,和晴姐的“关系”,带来的回报,绝对不仅仅是肉体上的快感。更多的宣传,更好的广告合同,更顺畅的选拔,更多的娱乐面……他也不愿意去多想,究竟是自己值得晚晴集团去“投资”,还是夏婉晴给自己的某种“回报”。

    享受吧,尽情的享受生活吧。

    随着自己在省队和晚晴公司内的出入,些谣言也传到他的耳朵里。有些,他不在乎。什么晚晴集团其实在私下里经营着秘密色情会所、拍摄色情小片胁迫女生为官员提供服务、秘密训练模特其实也是为官员提供色情服务,甚至传闻秘密在为河西省的些娱乐明星、体育明星拉皮条……这些都和他有什么关系?甚至连谣言中,许纱纱也是集团公司“争取的”对象,只不过好像被人捷足先登,落到了某个人手里……这也已经和他无关。他唯介意的,是这么条谣言:公司里暗地里在传说总裁夏婉晴是个“双性恋”,喜欢和年轻的少男少女“玩”下。

    他未免有些尴尬,有些气馁。

    当然,他还没有愚蠢或者大胆到拒绝晴姐的地步。只是,当谣言袭上心头,想象着自己是夏婉晴晴姐的调节开胃的某种“娱乐品”,深深的刺激了他的自尊心。

    直到他认识了逗逗。

    他是在晚晴集团拍摄“琴”的系列宣传片时,认识了逗逗的。也许是自己身上某种男模特所没有的气质,打动了逗逗,也许是这个女孩,所处在的特殊的成长环境,和自己同样特殊的环境产生了某种共鸣,自己和这个有着天使脸蛋魔鬼身材,

    ^www点01`b`z点n^et'

    稚嫩和妖媚同时具备的女孩子,居然见如故,无话不谈。并且很快,在逗逗有些开放的“挑逗”下,两个人很快就品尝了性爱的滋味,并且有点发不可收拾的意思。

    他听说了谣言,就连逗逗,是集团力捧的新人,也是晴姐的“禁脔”。他甚至向逗逗暗示性的询问过,并且得到了逗逗带着暧昧和挑逗的肯定性答复。有意思的是,这种答复,非但没有能够打扰他和逗逗关系的“进展”,反而就像在干柴火堆里扔下了注汽油,他疯狂的和逗逗接近着、亲密着、缠绵着……似乎要用这种关系,来洗刷自己和夏婉晴之间的“特殊的关系”带来的羞辱感。

    有时候,他会觉得,连逗逗,也是这么想的。

    在两个人的秘密世界里,河西的第商界巨子,河西的夏美人,曾经的小口琴,统治着个商业帝国的夏婉晴,反而成了他们在感受着某种类似“偷情”乐趣的对象。

    ……

    尽管他也不肯定,如果晴姐察觉到了……又会发生什么。

    ……

    从电梯里直吻到走道里,从走道里,直吻到房门被刷开。

    “我去洗个澡啦”逗逗妩媚却温柔的小小推开他,将手里的大挎包扔在床上,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特地,从包里居然取出来半瓶塑料瓶的饮料,似乎是怕搁在包里扔在床上失去平衡后洒了,特地搁在床头柜上。这个小小的举动,倒让江子晏有点愣:逗逗可不是什么勤俭持家的女孩,平时就算买点喝的拿在手上,只要喝不完,就必然随后扔掉,哪里还会放在挎包里。更何况,这是什么饮料,那么精贵,值得她这会儿还怕洒了,要特地拿出来?

    但是,当逗逗逃也似的嘻嘻笑着遛进了卫生间,他的兴趣点,又立刻被房间装潢吸引了过去。喜来登这种套间的设计,特地在房间和卫生间的隔断处用了通透玻璃,虽然有百叶玻璃帘,但是那百叶帘和转动拉杆却是设计在房间侧……这是种充满了浪漫和暧昧的情趣设计。

    卫生间里,传来犀利索罗的脱衣服的声音,那种小巧的布料划过身体的动静,如同只的小飞虫,钻进了江子晏的心眼里。他几乎是呆呆的看着卫生间的隔断玻璃,想象着里面的画面:

    逗逗是解开纽扣、脱掉衬衫,露出明艳娇嫩的躯体,臂膀、胸脯、肚皮……身为模特,甚至有时候要穿泳装甚至内衣走秀,逗逗的肌肤几乎是没有点瑕疵的,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从脸庞开始,到脖子,到胸乳,到肚腹,到大腿,甚至到对娇憨玲珑的玉足,都没有颗痤疮或者伤痕,如同雪砌玉雕般……然后,她会解开文胸的搭扣,取下那有幸可以常年包裹亲吻少女玉乳的文胸。啊,逗逗今天穿的又是什么款式的文胸呢?光面的?蕾丝的?绸缎的?纯棉的?和水上中心的小女孩们不同,像逗逗这样的模特女孩,虽然只有十五岁,但是她们的贴身内衣,不仅件件都是名牌,而且都是根据自己身体的特点甚至每日的心情,精挑细选……每件都足以让江子晏眼花缭乱、血脉膨胀,觉得如同在观赏仙界的美景。那些精致的花纹,柔媚的吊带、可爱的搭扣、坚实的罩杯,在所有的细节,都在诉说少女的情怀,也在宣泄着最动人心魄的青春性感。就好像,她们穿着这样的内衣,每天都是随时准备着,要迎接来生最重要的男人的第次用目光注视她们的乳房,甚至要抚摸过来样……光想到这点,就是种赤裸裸的挑逗。今天,逗逗的小内裤……又是怎么样的呢?她们从来都是穿成套内衣的,内裤的花纹、款式和文胸定要搭配。可是为什么要搭配呢?为什么要在那么多细节上在视觉上做到如此的极致呢?是因为她们即使是贴身的内衣,也必须将完美和性感体现到极致么?……

    将房间和卫生间之间设计得更加通透、隔断更加朦胧是当今的酒店都趋之若鹜的风格,而如今的江子晏已经懂得这种情趣了。

    这种事情并不需要人教……是已经在最近两年来耳濡目染的江子晏在这个年纪已经可以学会的浪漫情趣。他等不及,或者说不想等里面的逗逗脱衣服、开龙头、擦沐浴乳、冲洗身体、擦干水珠,再裹着雪白的毛巾走出来,尽管这切的任何个环节都是那么的诱人,那么的让人陶醉和享受……他吞了口唾沫,下就推开了其实根本无法上锁的卫生间的房门。

    “呀……”里面的逗逗见房门被推开,顿时声尖叫,面红耳赤,副欲要躲藏又无处可藏的惊惶羞涩。那不是伪装,无论在人前,她是多么的娇媚、老道、风骚、见多识广,但是无论如何,个十五岁的小模特,依旧有着无法克服的女性本能的娇羞……但是装潢精美的喜来登卫生间里面的那抹春光艳色,却是江子晏怎么都不会后悔推门闯进来。

    像逗逗这样的女孩在里面脱衣服洗澡……闯进去才是“礼貌的恭维”。

    奶黄色的地、墙砖、乳白色的洗漱台、精致典雅、洁净柔和,却都不可比拟里头已经脱掉衣服准备钻到浴缸里的十五岁的高个模特的胴体之美。逗逗已经脱掉了衬衫和皮裙,甚至连那里头,贴身的文胸都已经解下来了,几乎接近全裸正在弯腰准备脱掉那最后方小小的布料:少女的内裤。羊脂玉肌、纤毫毕现,这个裸体的女孩,仿佛比穿着衣服更加的清纯可人,对和她的年龄不太相符的美妙娇嫩仿佛兜着绷紧的水袋的乳房,已经颤颤巍巍的暴露在空气中,两颗粉嫩的几乎接近白色的奶头,圆润润的点缀在乳球的中央;玉股圆润,浑然却小巧的抱,那可爱的半透明的粉色纯棉小内裤却还没有来得及脱掉,低腰无痕,在少女的阴户上护卫着最后的私密……看见江子晏进来,这个女孩,又是娇羞、又是恼怒、却明显又是狡黠的在偷笑,但是本能的,尖叫着,已经手环箍抱紧了自己的乳房,手微微护着下体。这幕,更是让江子晏魂不守舍,下体是本能的起立致敬。

    “流氓……你进来干嘛……。”说到最后两个字,这个女孩却已经满脸娇羞通红,微微咬着下唇,露出忍耐不住的那甜美的笑容。

    江子晏哪里还把持得定,把扑上去,将逗逗整个的裸体狠狠的楼在怀抱里,他本来还想浪漫着称赞几句“你太美了,我忍不住”什么的,但是到底经验不足,已经习惯了小脑更加发达,肉体给到更多的反应:他凶狠的扯开逗逗的手臂,将逗逗整面美艳玲珑的前胸裸出来,压上去,去狠狠的品味女孩子乳房的曲线绵软,另只手更是狠狠的从逗逗的后背,抓上了她精巧的屁股,嘴巴已经狠狠的吻了上去。

    “呜呜呜……”唾液交换,唇齿粘连,香味飘荡……两个人就这么狠狠的吻着,吻着,江子晏的手掌,如同永远不够享受似的,在逗逗的身体上上下下的摸索……在她的臀部上抓出痕迹,在她的嘴角上留下吻痕,直到在她的乳头、乳晕上留下大把的口水,鲜嫩的娇蕊上泛出层层的耻烫……

    “啊……啊……啊……”逗逗似乎是舒服的、又是娇羞的被江子晏全身上下的爱抚着、猥亵着、玩弄着,连声缠绵的呻吟,直到江子晏开始玩弄、亲吻、逗引她的乳头,她甚至都开始主动的摇动身体,好让自己的乳房和江子晏的嘴巴进行更加亲密的全方位的接触,甚至都开始扭动臀胯,让自己的下体和江子晏的下体隔着江子晏的裤子,进行着摩擦、摩擦、再摩擦……那条小巧的粉色内裤,哪里还能遮掩,根本是种挑逗和邀请,股股也不知道是淫水还是体香的味道,在她的内裤中央的那条缝隙处,开始打湿江子晏的裤子……

    “啊……子晏哥哥……呜呜……放开……放开……呜呜……咯咯……先让我洗澡啦……”

    江子晏听她娇羞的告饶,虽然已经在她的身体上肆虐享用了好会,下体的渴望和膨胀难耐,但是他到底不习惯违逆女孩子,终于慢慢的放松了逗逗身体的“禁锢”,似乎有些不甘心,他居然厚着脸皮,学着电视里情节,跟了句:“我们起洗……?”

    “不行,不行……讨厌……讨厌啦……你快出去,我自己洗……洗完澡……再给你……”

    江子晏还没有熟练到分辨女孩子此刻是拒绝还是邀请,到底是不敢太胡来,只好讪讪的笑,却实在忍不住,在逗逗的鼻子上又点了下,气喘吁吁的说:“那你得说清楚点,洗完澡……给我……干什么……我才出去……呼呼……说……不说我就……不放过你。”

    逗逗虽然脸蛋红的如同晚霞,但是到底媚眼转,居然凑上了,在江子晏的耳边呢喃着:“好……我的冤家……等逗逗洗完澡,洗的香香的,嘻嘻……出去……好给我的子晏哥哥强奸呀……逗逗最喜欢给子晏哥哥强奸了……嘻嘻……行了吧……”

    江子晏满意的吞了吞口水,逗逗又拍又打叫他出去,他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逗逗的身体,走出了卫生间……

    ……

    卫生间里,流水声开始哗啦哗啦的响起……几次相处,他知道逗逗喜欢盆浴,要等会儿了……想象着卫生间里逗逗在浴盆里被白色泡沫包围的模样,想象着等下自己又可以和这个美丽妖娆的女孩疯狂的做爱……这次,他定要尝试网上学来的技巧,更加的持久,更加的让这个女孩满意……

    他想的有点烦躁,真怕自己就这么想着想着就忍不住要手淫起来,胡乱的东看西看,找点东西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现在,自己住酒店住的次数越来越多,也没什么东西可以让自己特别关注的。嗯?眼睛的余光扫到床头柜,还是那壶饮料吸引了自己……凑过去拿起来看看……还真挺特别的,说是饮料,倒更像个水壶,是个塑料的透明瓶,里面有半瓶还算挺清澈的饮料,但是瓶盖却设计成个上下连接两根吸管的模样。底下的吸管直通到瓶底,上面的吸管却打了个结。似乎这种饮料是用这根吸管设计来喝的?难怪逗逗要特地拿出来,是怕吸管洒了吧……还有点奇怪的是,那饮料瓶底,似乎略略有些烧熏的痕迹。

    他有点好奇,拧开那瓶盖,闻了下……

    好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