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风月录】第14章:各有心思
作者:屠龙勇士      更新:2017-01-12 01:59      字数:7078
    书名:【江湖风月录】第14章:各有心思(6673字)作者:梦裡人生

    ◆第十四章:各有心思

    “相公!樱雪!”

    苏明轩一睁开眼,陈紫玉笑吟吟地倚榻而坐,纤手上拿着块儿湿绸巾帮他擦了擦脸:“该起床了呢!”

    苏樱雪也缓缓睁开了眼睛,看见床榻边上的陈紫玉正笑着看向自己,脸颊不由得腾起了红云。[据说宅男界流传着一个非常可怕的网址:yibanzhu.com]

    “现在还羞什么!昨晚上叫的那么欢实,也不害臊。”

    陈紫玉将迭放在床头的白绸拿起来,上面落红樱樱很是骇人。

    苏樱雪被这么一说含羞带怯地躲回了被子裡,胡乱扯了几下将头盖住。

    “紫玉,樱雪脸皮儿薄,你可别再笑话她了。”

    苏明轩掀开被子,将红着脸的樱雪抱住,在她耳边小声道:“等明儿日,你们两个一起伺候我的时候,看我不把她肏哭了,给你出气!”

    “呦!才有了新欢就忘了旧人啦!”

    陈紫玉轻声笑着道将一副递给苏明轩:“快穿上下去,别耽误奴家伺候新娘子穿衣服。”

    苏明轩跳下床一边不紧不慢的穿着衣服,一边观赏起床上的两个美人。

    “樱雪,让我看看你伤的怎么样?”

    在陈紫玉温柔的声音下,苏樱雪红着脸从被窝裡挪出来,玲珑白嫩的胸乳,平坦光滑的小腹和经历了大半夜云雨的下阴展露出来:“并不觉得痛,就是有些麻麻的火辣辣的。”

    苏樱雪羞怯的厉害,但是依不住陈紫玉的眼神,还是将两条玉腿张开来,少女的阴部只有稀疏的几根绒毛,颜色浅的几乎看不出来,略显零乱的粉嫩花户竟然又有一丝丝晶亮的淫液淌出来。

    苏明轩忍不住就要往近了看,却被陈紫玉素手一挥挡住了:“相公真是不懂怜香惜玉,还想作怪吗?”

    “哪有!我只是担心而已。”

    苏明轩说着,仍然不停偷瞄着床上的美人,“不是说,女子落红很痛的吗?好几天都下不了床。”

    “没有修习内功的女子或许会吧!但是我们这些习武之人体质强大,这点小伤并不算什么。不过还是你们两个情郎妾意,交合之时心神投入哪能顾得上那点痛楚。”

    陈紫玉一边帮苏樱雪擦拭身子,一边解释,突然惊讶起来:“咦?”

    “怎么了?”

    苏明轩急忙问,苏樱雪也一脸疑惑的看向陈紫玉。

    “樱雪你不知道自己已经到开窍境界了吗?”

    陈紫玉手上动作不停,喃喃自语道:“不应该啊?虽然说男女破身的时候都能增加功力,可也不能让樱雪从蓄气中期直接跳到开窍境界吧!”

    “不是常说男女破身会降低修为的吗?”

    苏明轩这么说,却忘了自己前两日双修之后功力大增。

    “相公听谁说的?”

    陈紫玉对苏明轩挂在嘴边的『常说』真是好气又好笑。

    苏明轩毫不犹豫就将苏越给出卖了:“我爹!”

    “哼,也不知道家主怎么想的,淨给你灌输了些『歪门邪道』的经验。”

    陈紫玉有些苦笑不得,“不管男女,只要不是被採补,正常的破身都会增加功力,修为越高深破身之后功力增加的就越多,如果男女双方都会阴阳双修之道,功力的增加就更明显。甚至有一些痴迷武道的夫妻婚后依然不同房,直到双方修炼到九窍巅峰才借用破身之机想要一举成就先天。不过蓄气期破身能增加一层功力就算不错了,樱雪这样的简直是闻所未闻。”

    苏樱雪这时候运转自己的内力,觉得行气之时轻鬆写意与以前的晦涩艰难有着天壤之别,再细细探查就发现行气路线与以前习练的归元诀已经大不相同,这才想起来昨夜的事情:“昨夜与明轩......欢好之时,我胸前戴的这块儿玉菩萨向我传来一股温润柔和的力量,那时候我被明轩弄的很是舒服就没在意.....”

    陈紫玉忙伸手从苏樱雪胸前捏起玉菩萨,入手就像苏樱雪的身子般滑腻,拿到手上浑身的内力都活跃起来,讚歎道:“果然是前辈高人留下的宝物,这恐怕是一件传承信物。”

    但是一看到上面那身姿曼妙,满脸慈悲,栩栩如生的女仙,顿时如遭重击,脸色大变,只不过各有心思的苏明轩和苏樱雪都没注意到。

    苏明轩凑过去,将玉菩萨拿在手上把玩了一会儿,只是觉得触感很美妙,却再无其他感觉,直歎神奇。

    陈紫玉向他解释道:“传承信物之所以叫做信物,自然不是人人都能拿来用的,必须是特定的人才能触发,樱雪真是遇到宝了......”

    “这便是传中的天降机缘吗?”

    苏明轩笑嘻嘻地向苏樱雪拱手道:“恭喜樱雪!”

    他是真心替苏樱雪感到高兴,没有丝毫嫉妒,结果换来美人几声娇嗔。

    “原本我还打算将家传的云笈真经教你,让你和明轩两人双修呢!如今看来却是不用了。”

    陈紫玉别有深意地笑着对苏樱雪道:“静溪师太过去肯定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或许就藏在这传承信物之中。要不然一个尼姑怎会有双修之法的传承?”

    “这传承是双修之法吗?”

    苏樱雪有些吃惊,脑海中不由浮现出自己小时候看到的淫乱场景就觉得羞恼,但是想到昨夜欲仙欲死的美妙感觉,又忍不住期待。

    陈紫玉见苏樱雪脸色不太好,想起妙玉曾经在刘柏府上被欢喜庙的贼人淫辱,怕是给她留下不好的印象,就开解道:“近千年来,天下之人为了成仙得道,费尽心思,对诸多修炼之法都进行了诸多尝试,双修之法更是深入人心。上至周皇室和各大门派世家,下至名声不出城池的小门小派,或多或少都会一些双修之法。合欢谷、阴阳门这两家更是以双修功法作为根本,虽然被蔑称为外道三宗,但是能佔据十二巨擘两席足以说明双修之法的不凡。不过你也不用害怕,传承信物神妙异常,我暂时还不能断定它是什么功法。此一时在破身时帮助你双修增加功力,彼一时或许又会传你剑法身法让你化身侠女。”

    苏明轩拉住苏樱雪小手,轻轻将她揽住:“樱雪,难道你不喜欢和我『双修』吗?”

    苏樱雪想起昨夜的情景,脸上红晕更甚,垂着头羞怯道:“喜......欢......”

    陈紫玉一笑:“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快些穿衣洗漱,今日还要赶着坐船呢......”◇◇◇苏府一行人乘了江船,顺着江水而下,虽然逆风但也行的甚快,到了第三日晚上已经驶过云梦泽。

    这时候江面一片开阔,风平浪静,皓月千里。

    苏明轩趴在窗边望着江面上一片银白,心裡想着閒事:本想着今夜能来个一龙双凤,紫玉却非要拉着樱雪去说什么悄悄话儿,将我这主子扔在一边独守空房。

    也不知道她们两人现在在做些什么?不过她们两个现如今都成了我的小妾,以后是要长久相处的,能在一起说些贴心话倒也挺好......一牆之隔,陈紫玉一边收拾着床榻,一边问旁边帮忙的苏樱雪:“你说相公今晚独自一人在隔壁会做什么?”

    苏樱雪想了想道:“我不知道!”

    陈紫玉掩嘴笑着小声道:“你说他会不会一边想着咱们俩然后一边撸那根肉棒呢?”

    苏樱雪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一红有些不太情愿地道:“你怎么总是想着这些,能不能想点别的呀!”

    “为什么不能想,今夜郎君想要我们两个一块儿服侍他,你不也没说什么吗?还是我怕你脸皮儿薄,才寻思着今夜与你一起说些悄悄话儿,免得生分。”

    陈紫玉一副可惜的样子,又出言劝道:“我们现在衣食无忧,还有什么可想的?无非就是伺候好郎君,及时行乐.......”

    苏樱雪对陈紫玉的话也是有些心动,她本就没什么心思,即便是昨日突然得了前辈高人的传承,也对修炼神功扬名江湖没有多少想法。

    但是想到陈紫玉所说的和苏明轩恩爱云雨,她心裡就硌得慌,总觉得对不起李兴文......儘管昨日将处子之身给了苏明轩,又与他欢好了半夜,很是舒服也没什么牴触。

    陈紫玉又说道:“你前夜才破身,昨天白日裡和郎君卿卿我我了一整日,夜裡又痴缠了一宿,让我直到今日下午才有机会和郎君欢好。”

    苏樱雪脸更红了:“我和明轩昨晚大半宿都在说话......哪有痴缠一宿。”

    “可说话的时候不也没閒着吗?”

    陈紫玉声音一变,学着苏樱雪的腔调:“夫君你先把它放进来慢慢动弹,我们说会儿话好吗?”『也不知道我昨夜说出那话的时候』苏樱雪心中真是又羞又臊:“你怎么偷听我和明轩说......话。”

    “也不算偷听吧!我们以后总要一起服侍郎君的,到时候我们两个还要一起跪在他胯下吃那根肉棒......我含着龟头吮吸,你在下面舔舐卵袋......”

    陈紫玉说地绘声绘色,让苏樱雪羞涩不堪。

    苏樱雪觉得下身有些滑腻,不自觉地夹紧了双腿:“我......我们不说这些好吗?”

    “或者是我们两个抱在一起让郎君从后面抽弄我们的淫穴儿......我的胸脯可是比你娘还大,你趴在我怀裡肯定很舒服......”

    陈紫玉依旧说个不停。

    见陈紫玉没有停下,反倒变本加厉,苏樱雪生气地嚷道:“你这淫妇......我才不和你一起做那些贱奴才会做的放荡事情。”

    “那我们就休息吧!”

    陈紫玉笑了笑,就要帮苏樱雪脱衣裙,却被苏樱雪拒绝:“我自己来。”

    “怕什么,我又不会佔你便宜,这两日不还伺候你穿了衣服吗?”

    陈紫玉嘴上这么说,却没有再坚持,自顾脱了个一丝不挂,晃着饱满的乳球和肥美的丰臀上了床榻,扯过锦矜盖在身上,却只是遮了个大概,大片春光漏出来。

    “骚货!”

    苏樱雪嘟囔了一声,没有动弹。

    陈紫玉脸色变了变,好言道:“你说我是骚货也好,觉得我低贱淫荡也好,我都认了,反正这么说这样想的人又不止你一个。你娘昨日说的话,想必你也听过很多次了,早已厌烦,我也懒得再重複一遍浪费口舌。我只想说一句,跟着郎君过些安安稳稳的日子不好么?”

    苏樱雪也是有些心动,这些年在苏府吃得好穿的好,比以前更是多了安全感,但是听到陈紫玉这么郎君、郎君的叫着,心裡就是很不舒服:“明轩是你的郎君,不是我的。”

    陈紫玉娇笑出声:“本来就是我的。如果不是欠你娘人情,我怎么捨得将明轩分给你。”

    苏樱雪轻唾了一口道:“谁想和你分,也只有你等烟花女子才会喜欢这些浪荡少爷。”

    陈紫玉心裡升起一股难言的火气,又被她掩饰了下去:“你不喜欢也罢,毕竟你出落的仙姿佚貌,身边总是不会缺俊彦翘楚。前日我说过的话自然算话,既然你委身于明轩之后还是忘不了李兴文,那便回头吧!”

    “我已经将完璧之身给了明轩,你却要我回头......”

    苏樱雪心裡突然生出些恨意来,也不知是恨狠心逼自己嫁给苏明轩的娘亲妙玉,还是面前这个放浪形骸却又温柔善变的紫玉,亦或是苏明轩......“那一片肉膜倒是比一个女子的性格品行甚至是人还重要么?有些女子在出嫁前,浑身上下都被玩弄过了,手儿、嘴儿、奶子没一处乾淨的,就差没有被抽弄过而已,也能算完璧之身吗?”

    陈紫玉声音有些冷幽幽的,“月夜、假山、荷塘、微风倒是挺会享受。”

    苏樱雪听到这话自然知道那夜的事情被陈紫玉发现了,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身上一下子泛出一股寒意。

    “明轩不知道,却不代表我不知道。”

    陈紫玉语气依旧澹澹的,“若李兴文是真心实意对你,自然不会在乎你的过往,亦如明轩对我一般。”

    苏樱雪不知哪裡来的勇气,斩钉截铁道:“兴文表哥他肯定是真心实意的。”

    “那就先恭喜你了!家主和妙玉还有老妇人他们都住在前面,护卫们都在外面轮流放哨,都不会察觉到动静。你脚步轻一点慢慢走过去,李兴文就住在最后一间。”

    陈紫玉一副送客的语气。

    苏樱雪在房间裡徘徊了会儿,忍不住问道:“若是我去找李兴文,你会不会告诉明轩?”

    陈紫玉翻了个身背过去,出言讥讽道“你的海誓山盟,到头来就这点儿勇气吗?”

    房间裡顿时静谧的可怕。

    最终,苏樱雪还是按捺不住,悄悄熘了出去。

    “女人啊!也和男人一样不知足,总是看着碗裡的想着锅裡的......”

    陈紫玉看着掩上的门喃喃自语,声音透着冷漠。

    但是她很快又带着娇羞唾了句:“婷儿这丫头也真是会见缝插针......”◇◇◇另一边,苏明轩已经拥着苏婷来到了床榻上,双手在美人身上肆意揉捏。

    “你不喜欢婷儿姐的身子吗?”

    苏婷握着阳具,轻轻把玩,“为何不脱了人家的衣裳......”

    “我当然喜欢了......”

    苏明轩手上摸个不停,嘴上却道,“只是,我们这样做......会不会对不起我大哥?”

    “你将人家的身子给玩了个遍,才想起来会对不起明杰吗?”

    苏婷说着就解开了苏明轩的腰带。

    “我......”

    苏明轩也没有阻止苏婷的动作,只是乾笑几声,“实在是婷儿姐的身子太美了......我哪能忍得住?”

    “忍不住就不要忍了......我们先脱了衣服......让你好好看看婷儿姐的身子......”

    苏婷迷离着眼睛,边说边褪了自己身上的衣服,夏天本就穿的单薄,两三下就浑身精光。

    这副娇美的玉体,前些日苏明轩就看过,可是今日看起来依然是那么诱人,不同于陈紫玉的丰满也不同于苏樱雪的柔弱,玉腿修长身材匀称,展现着常年习武的力量又有着女子的柔软。

    不禁看得呆愣住,直到苏婷将他推倒在床上,拉下他的亵裤,下身一凉,才回过神来。

    苏婷迫不及待地伸手接住跳出来的肉棒,一手握住棒身,一手揉弄卵袋,又对着红彤彤的龟头狠狠吸了一口,慢吞吞道:“我好喜欢你这根巨物,上次没能用小穴儿含它,让我心痛了好久呢!”

    苏明轩看到眼前春心大动的美人儿就已经兴奋不已,再听她说出这样淫靡的话来,胯下的肉棒又硬了些许。

    “先让我舔上一会儿吧!”

    苏婷不等回应,就张开红唇将龟头含住。

    苏明轩看着苏婷淫媚的样子,心裡头想:“这还是以前冷若冰霜的婷儿姐吗?”

    紧接着龟头就被温暖湿润的嘴巴给牢牢含住,开始缓缓吞吐起来,柔软的舌头舔的龟头刺激无比,还不时扫过马眼,让他呼吸很快就急促起来。

    就这样来回弄了许久,苏明轩隐隐有些受不住了,苏婷就停了下来,吐出水淋淋的通红龟头道:“你的肉棒,确实比明杰粗长硕大了不少,硬度也惊人的很,我真是期待它捅进我的小穴儿的时候,会舒服成什么样子。”

    “那还等什么?我现在虽然快要射出来了,但是先插进去缓一缓再真个儿销魂还是没问题的。”

    苏明轩说着就坐起来将苏婷抱进了怀中。

    “别急......”

    苏婷笑着拉着苏明轩的一隻手来到了自己的乳房,又将另一隻手引向胯下,“先玩弄会儿婷儿姐的奶子和穴儿......我也要喘口气呢!”

    苏明轩抓住一隻乳肉,使劲儿揉捏,另一隻手则轻鬆探到了阴户拨了两下阴唇,就沾了满手淫水。

    “哦......”

    苏婷长长喘了一声,腰肢一挺,脖子也伸直了,显然很是舒畅。

    苏明轩低头狠狠吻住她的小嘴儿,右手并了两指插进小穴儿裡抠挖起来,苏婷樱唇被堵,只能发出哼哼唧唧的呜咽声。

    两人就这么捏乳弄穴,也不知过了多久,才鬆开来。

    苏婷倚着被褥,将两条修长的玉腿叉开来,眯着媚眼道:“明轩弟弟......我刚才来的时候你大哥交代我......要让你结结实实地在人家的小穴裡射上一回,然后夹紧了淫穴儿将精液带回去给他看。”

    “他真是这么说的?”

    苏明轩瞪大了眼睛,似乎不相信。

    “当然了......而且他还说,等我回去......他要接着在人家的骚穴裡射个尽兴......”

    苏婷说着主动用两手掰开自己的小穴儿,让嫣红的穴肉和洞口儿漏出来:“请少爷享用贱奴的淫穴儿!”

    此话一出,苏明轩再也忍不住,握着手上的阳具抵住肉穴口,用力一捅将整个儿龟头挤了进去,又紧又暖的感觉让两人都呼了口气:“婷儿姐,我总算插进你的穴儿裡了,夹的好紧,好舒服......”

    苏婷小穴儿被这么一撑开,顿时觉得鼓胀胀的,深处却更痒了:“明轩,快插的深些......人家好难受......”

    苏明轩却不紧不慢,挺着阳具一点一点向裡进,享受着龟头刮过层层软肉和被肉壁包裹的紧暖感觉,正是美妙至极。

    身下的苏婷却难受的要死,哀鸣不断,扭着身子,主动送上腰臀,折腾了几番才把阳具尽数吞下去,她的小穴儿被胀的满噹噹的,异常甘爽,微微蹙起眉:“明轩,婷儿姐总算将你的巨物给吃下去了,好满,好胀。”

    苏明轩被温暖滑腻的穴肉包裹的紧紧的,龟头被花蕊的小嘴儿吸了一下,又是舒畅又是难受,就想要抽动起来。

    “不要......让我再享受一会儿......”

    苏婷挣扎着坐起来,变成了观音坐莲式,抱住苏明轩的腰,满眼柔情蜜意:“少爷......你不知道我对今夜期待了多久......上次本想趁机祝贺你突破开窍期,给你个惊喜,谁知你一点儿也放不开......我还想着会被你们兄弟俩轮姦到下不了床呢!”

    “都怪我上次一时煳涂......”

    苏明轩笑着道:“你这个淫妇,竟然想通吃我们兄弟两个。”

    “谁让人家一个奴婢却有两个主子......”

    苏婷娇笑着,“再说人家也有点贪心......都怪你们两个那么俊朗......”

    苏明轩被挑动的忍不住,抱着弹力十足的臀肉,开始徐徐抽动起来,来回了几下,苏婷也开始主动起伏:“明轩,快用力肏人家......”

    两人来回弄了数十下,苏婷就有些受不住了,胡乱哀嚎起来:“我好痒......顶到花心了......好舒服......”

    苏明轩只觉的阴道裹得越发紧致,忙缓下来,亲住苏婷的小嘴儿,含吻了一会儿道:“婷儿姐先喘口气,小点儿声叫唤......紫玉和樱雪就睡在隔壁。”

    “我......我实在是舒服的厉害,忍不住......”

    苏婷攀住苏明轩脖子,娇喘着,“你会不会觉得婷儿姐太过淫荡......”

    “不会的。紫玉告诉我你也跟着她修炼了『云笈真经』,双修之法最忌讳压抑情慾,婷儿姐越是淫荡反倒越好。”

    苏明轩捏了只乳房,感受着手中的弹软,兴致勃勃道,“只怕婷儿姐以后还要多找几个男人才行。大哥有了你和苏婕,马上就要娶妻,曹家的小娘子你我都见过,长得那是水灵灵的,大哥婚后肯定要被迷死。我如今有了紫玉不说,又和樱雪有了肌肤之亲,恐怕也分不出多少精力来满足婷儿姐。”

    苏婷眼睛眨了又眨,一副幽怨的样子:“你还未射给人家一次,就让我去找别的男人,是要急着把我撵走吗?”

    “哪有!”

    苏明轩使劲儿勐插了几下,此次都戳到了花心上,直弄得苏婷疾呼怪叫身姿乱颤。

    “好爽......要死了......”

    苏婷花心被撞了几次,又麻又痒,忍不住小丢了一次,淫水和阴精让甬道裡更是水润湿滑。

    见苏婷又要哭喊淫叫,苏明轩赶紧停下来将她翻了个儿,变成狗爬式,让苏婷的脑袋埋进了被褥裡,自己半跪在后面,双手扶着臀肉,肆意抽插起来,捣的淫液横流,又弄了数十下,苏婷实在撑不住,身体连连哆嗦,花心咬着龟头顶端,吸的苏明轩快意难当,然后一大股阴精喷涌出来,苏明轩强咬着牙齿,又大力抽插了几下,马眼一疼,大股的阳精激射出来,尽数浇灌进花心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