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绿江湖】06集01回:淫龙戏凤(6184字)
作者:admin      更新:2016-07-29 00:01      字数:6236
    书名:红绿江湖~卷06:兰宁公主 / 第01回:淫龙戏凤

    作者:潜龙

    进入大屋,花翎玉环眼四看,只见屋内栋折榱崩,放眼空无一物,看这建构

    间隔,似乎是一个大厅,却被当年大火烧得不剩根椽片瓦。

    再看地板牆壁,虽然留有烟燻的痕迹,倒也处理得乾乾淨淨,显然不时有人

    清洁打扫。

    花翎玉见厅堂尽头处有一个偏门,敢情是通往裡间的入口,当下小心翼翼走

    将过去,果然不出他所料,只见屋后是个偌大的院落,假山鞦韆,依然完好如初

    ,石山旁还有一个破亭子,遍地尽是蒿草野花,一派萧疏景象。

    院落两边全是迴廊房舍,大部分已见倾倒崩落,只馀数个房间仍留着颓牆坏

    壁,整个院子显得劫后馀烬,满目荒芜。

    自从花翎玉打通任督二脉后,功力突飞勐进,虽然看不见金芷莹身影,但凭

    着二人细微的呼吸声,已令他们无所遁形,再难隐藏形迹。

    见得花翎玉微微一笑,肚裡暗道:「我且看看你二人弄什么玄虚,若给我找

    到了把柄,倒要让你知道老子的手段。」

    当即扶牆摸壁,向前面走去。

    来到一个半崩的房间外,发觉窗户磴儿已大半颓坏,同时听得房裡传来沉重

    的呼息声,花翎玉不用细想,已知内裡发生什么事。

    这时,房裡传来金芷莹的声音:「仲师兄,你明天早上就要回通州吗?」

    「嗯!我来这裡已有多日,如果再不回去,师父必定起疑。」

    原来此人正是金沙堡的大师兄张少仲,自小和金芷莹一块儿长大,二人情投

    意合,本是一对好姻缘,可惜金沙堡堡主金鹏不大喜欢他,最终来个棒打鸳鸯,

    硬生生将金芷莹嫁与冷秋鹤,金冷两家便始缔结同盟。

    金芷莹道:「今次难得我爹叫你到杭州办事,咱们才有机会在一起,可你明

    儿便要回去,又不知要待到何时何日才能见面了」

    张少仲轻声叹道:「我何尝不想多留几天,但形势却不许我这样做!」

    「抱紧我!」

    金芷莹姿姿媚媚道:「人家可捨不得你离去」

    花翎玉听见二人的对话,沉思:「金芷莹叫他做师兄,相信此人必是金沙堡

    的弟子了。见他二人如鱼似水,话语亲昵,似乎彼此确实衷心相爱,既然如此,

    金芷莹因何会嫁给冷秋鹤,其中必定有什么原因?」

    「师妹,我刚才在这裡等了个多时辰,越等越心焦,真怕妳不会来。现在终

    于看见妳,真个比什么都来得高兴!」

    「其实我真的几乎来不了。」

    金芷莹话声娇柔,满盈女儿意态:「秋鹤从早上就一直待在我身边,使我寸

    步难移,最后我只好打了个谎话,骗他我约了表妹美嬛见面,才能抽身走出来。」

    张少仲心中有些愤嫉,长声一叹:「他在宣城待了数个月,夫妻二人分开这

    么久,亦难免他会对妳如此厮缠!正是俗语云:『新婚不如远别』,他这趟回来

    ,你们肯定更加无限恩爱,感情更加浓郁了!对不对?」

    「仲师兄,你不要这样说好吗!」

    金芷莹柔声道:「人家最喜欢谁,心裡最爱谁,难道你到现在也不知道!当

    初若非爹逼迫,我又岂会嫁给秋鹤。眼下既然已成为事实,也只好逆来顺受。但

    你不要忘记,毕竟我和秋鹤是明媒正娶的夫妻,还有金沙堡的脸面,又岂能终日

    貌合神离,你说是不是。」

    张少仲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双眼怔怔的看着金芷莹,见她颜如舜英,说不

    出的美豔动人,当想到眼前的美人儿光着身子,依偎在丈夫怀裡,婉娈相得,心

    头不禁一阵抽搐,喟然道:「说到条件,我确实无法和冷秋鹤相比!打从咱俩相

    爱开始,我早就有自知之明,知道今生今世我再难以拥有妳,但我」

    金芷莹连忙用手掩住他嘴巴,不让张少仲说下去:「人家不许你这样说,谁

    说你比不上他。秋鹤虽然家世显赫,但你却有很多优胜他的地方,可知道吗?」

    张少仲苦涩一笑:「妳不用取笑我了!论到家世相貌和武功,在在都逊冷秋

    鹤三分,我自问没什么地方能胜他!」

    金芷莹冁然一笑,踮起脚跟,在他脸上亲了一口:「错了,你在芷莹心中,

    胜过他的地方可多着呢!不说其他,单是你在床榻上的功夫,他就难以和你相比

    了,尤其是这个」

    说着伸手到他胯间,握住那半硬不软的阳具:「这根又粗又长的宝贝,每次

    总弄得人家死活不知,芷莹实在爱死它了」

    「啊!师妹妳」

    张少仲下身快美,忍不住轻呼一声。

    「仲师哥,你可知道女人最需要什么?」

    金芷莹握紧手上的肉棒,肆情套弄,媚姿姿说道:「就是需要一个精壮威勐

    的男人,就像你一样。每当你进入我身体,那股满足感不但令我很舒服,还让我

    有股幸福的感觉,这是我在秋鹤身上无法得到的!」

    「师妹妳妳再这样弄下去,必定给妳弄出来不可」

    张少仲眉峰双锁,着力隐忍那股美快。

    「人家不准你乱耗精华。」

    金芷莹依然不肯放手,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男人:「你想射出来,便射在芷莹

    的身体裡,人家想要个孩子,为你生个肥肥胖胖的小娃儿好么?」

    花翎玉在外面听见,几乎要笑出声来,心想:「真没想到她外表温文清纯,

    骨子裡却如此淫荡,不仅在外偷汉子,还想替奸夫生儿子,姓冷的傢伙娶了这个

    女人,顶上的头巾恐怕比我还要绿!」

    「这这个」

    张少仲登时打愣起来。

    金芷莹怔怔盯着他:「难道你不想?你我真心相爱,却不能在一起,如果咱

    们有个小宝宝,将来我看着他便如看见你一样,不是很好吗。」

    「我我当然想,但这个太危险了,一旦给他和冷家知道此事,妳打

    后如何做人!」

    金芷莹一笑:「难道咱们偷偷摸摸,掩掩藏藏,这样就不危险?」

    张少仲一脸无奈,霎时间满腹狐疑:「师妹,妳老实和我说,近日是否对冷

    秋鹤有什么地方不满,或是你们起了什么争执?」

    读^精`彩~小$說~就^来-w w w点0 1 bz点n e t 苐-1~版$主^小-說-网!!百/度/搜/第/一/版/主/小/说/站!

    01bz.net

    金芷莹摇了摇头:「你想到哪去了!我和秋鹤并没有什么改变,虽然他从宣

    城回来后,我确实感觉到他有点怪怪的,还经常神思恍惚,不知在想着什么心事

    ,但当咱二人在一起时,我看又不似有事发生,彼此倒也言和意顺,而且而

    且对我相当好,亦显得非常恩爱。」

    张少仲听得「恩爱」

    两个字,立即皱起眉头:「听见妳和他这般好,我的心就被针扎一样,想到

    他每天抱着妳,对妳又亲又摸,还可以随时和妳」

    金芷莹知他心中妒嫉,更知他的怪癖嗜好,每当与他提起自己和冷秋鹤的缠

    绵乐事,张少仲都会变得异常亢奋冲动,总要追问个不休。

    金芷莹想到他那怪诞不经的性子,忍不住心头发笑,握紧手裡的阳具,撸得

    星驰电走,瞧着他道:「说了一半,为什么不说下去?你是否想说,秋鹤可以任

    意和我交欢,随时随地狎玩我身体,是这样么?」

    张少仲见她秋波眄眄,说不出的诱惑动人,不禁心头炽热,低头亲了她一口

    :「正正是这样」

    「没错,确实如你所想!」

    金芷莹索性调侃他一番:「秋鹤是我的夫君,我是他的妻子,他想在我身上

    寻乐子,人家又岂能不给他。便如昨天夜上,他不但亲我摸我,还要人家吃他的

    肉棍儿,吃硬了,便来插你心爱的师妹。也不知他为什么,昨夜秋鹤显得格外动

    兴,要了一次又一次,终于给他弄了一夜,害得人家洩了三四回,你可知道么!」

    张少仲听得兴奋莫名,嗄着声线道:「似乎似乎昨夜你二人相当得意,

    若不是舒服美快,妳又怎会连连洩身!」

    金芷莹含笑点头:「秋鹤确实弄得我很快活!他虽然不及你粗大,却也相当

    精壮坚硬,尤其是那个龟头,硕大稜厚,实在不下于你,刮得人家酸酸麻麻的,

    叫人打从心窝裡舒服。而且他最爱折磨人,只寻芷莹的花心子来戳,人家嫩绰绰

    的一个小穴儿,又如何受得了」

    花翎玉听到这裡,不由摇头一笑,心忖:「这个美人儿当真淫邪得紧要,面

    对姦夫竟能说出这等说话!如此淫豔出众的尤物,老子若是弃而不沾,确实太可

    惜了!」

    张少仲越听越感心头火热,一把将她拥抱入怀,低头盖住她小嘴,偌大的手

    掌再不似刚才斯文守礼,五根指头一伸,已抓住美人一个玉乳,不住抚揉挼搓:

    「小师妹妳真是个小妖精,竟敢用言语来挑逗我」

    金芷莹一对乳房丰硕饱挺,更是她的敏感所在,稍微让男子爱抚碰触,便会

    生出强烈的反应,任其予取予求。

    此刻被张少仲牢牢抓住玉乳,像搓粉团儿似的,立时给他挑动了淫筋,细细

    的颤着声线道:「嗯,好舒服!少仲,人家人家正是要挑逗你,想要你

    爱我,要你要你用肉棍儿好好疼爱芷莹」

    张少仲一笑:「难道他昨晚还没喂饱妳?」

    「饱了,饱了」

    金芷莹握紧裤裆裡的阳具,只觉手上之物硬如榔头,烫如火棒,愈发春心大

    动:「人家给他弄了一夜,又怎会不饱!但他是他,你是你。谁叫芷莹喜欢

    你,心裡爱你,而且而且爱煞你这根大宝贝。来吧,快来要人家好么?」

    张少仲见她说得燕语莺啼,话儿淫秽露骨,教他怎受得了:「我早就难过得

    要命,巴不得与妳来个畅快,只可惜这裡无席无榻,便连乾淨的地方都没有,如

    何能够办事!其实你我今次见面,早就料到会有这种事发生,只可惜妳」

    「我们当然不能在客店见面,在湖州一带,谁不知道我是金剑门的媳妇,若

    给人发现你我在客店会面,可不是开玩笑的!」

    张少仲已给金芷莹惹得淫火焚身,阳具硬得疼痛,不禁狼狈起来:「现在这

    个环境,如何如何是好」

    金芷莹嫣然笑道:「可记得我当初是怎样失身给你。假若我没记错,那年我

    才只有十四岁,已暗自瞒着爹爹和你好。那天为了避人耳目,你我相约在后院假

    山见面,你还记得么?」

    张少仲瞧着她,点了点头,金芷莹续道:「当时我们躲在假山后,不住亲嘴

    爱抚,最终你大着胆子,藉着假山的蔽遮,将人家脱了个精光!当时当日,假山

    后何尝有床有榻,我还不是站在地上给你弄进去!」

    「眼下势成骑虎,我已无法打退堂鼓了」

    张少仲气急败坏,正要动手脱掉金芷莹的衣衫。

    「不要猴急嘛!」

    金芷莹出手阻止:「这裡不同其他地方,随时会有人闯进来,咱们还是披着

    衣服较妥当。」

    张少仲细想一下,觉得金芷莹的说话大有道理,便道:「也好,但鬆带卸裤

    还是少不了,对吧」

    一话未落,已动手起来。

    花翎玉听见二人的说话,不免大为失望,暗道:「这对奸夫淫妇畏首畏尾,

    诸多忌惮,倒让老子无法看个真切,兴头大失!可惜的是,任你二人再如何谨慎

    ,却想不到隔牆还有耳,早便奸情尽泄。」

    读^精`彩~小$說~就^来-w w w点0 1 bz点n e t 苐-1~版$主^小-說-网!!百/度/搜/第/一/版/主/小/说/站!

    01bz.net

    ◇◇◇日入时分,黄昏将至。

    距离金剑山庄十里处,路旁有个供人憩息的长亭,俗称送别亭。

    这时,亭子裡坐着一个丰神俊朗的男子,正是花翎玉,他守候在这裡已有半

    个多时辰,但仍是看不见等待的人物出现。

    花翎玉抬眼瞧瞧天色,看见满天彩霞,时间已经不早,不禁皱紧剑眉,暗自

    忖道:「这条林荫大道乃是进庄的必经之路,莫非除了此路,还有另一条进庄的

    路径?」

    思念方毕,隐然听得远处传来马蹄之声,不消片刻工夫,见有一匹黑马缓步

    而至。

    花翎玉看见马鞍上的人,嘴角立时绽出一抹微笑:「她果然来了!」

    马鞍上的骑者并非谁人,正是武林十二仙之一,冷秋鹤之妻金芷莹。

    而花翎玉守候之人,便是这位豔名远播的大美人。

    但见金芷莹素手执缰,信马缓行,腰间丝絛迎风飘摇,衬着一身雪白色劲装

    ,俨如姑射神人山裡来,当真是迷人心目。

    就在金芷莹援行间,忽觉眼前人影一闪,便知时态有异,骤听她娇喝一声,

    人已从马背跃起,轻嬝嬝的落在地上,剑光闪然,手上已多了一柄亮晃晃的长剑。

    「好俊的身手,冷夫人果然名不虚传。佩服,佩服!」

    花翎玉轻轻拍掌。

    金芷莹定睛细看,却是一名年轻男子,长得俊伟非凡,正自嘴含微笑,大剌

    剌的站在路中央。

    「原来是花公子。失礼、失礼!」

    金芷莹看清楚眼前之人,戒备尽袪,当下还剑入鞘:「时近黄昏,花公子还

    打算出外吗?」

    花翎玉一笑摇头:「非也,非也!我刚从外面回来,路经这裡,忽然想起一

    件事,知道冷夫人会经此路回庄,特地在这裡等候。」

    金芷莹心下奇怪:「花公子,你你是在此等我?这究竟是」

    花翎玉背负双手,形容自若:「嗯,没错。是想与妳说一桩无人知晓的风流

    豔事,而这件事情,正好和冷夫人有密切关係。」

    金芷莹一听之下,虽心裡发毛,仍强作镇静:「既然事情和我有关,倒想听

    一听,不知花公子想说什么?」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花翎玉负手踱步,口裡念着《诗经.郑风》首章的诗文,而一对眼睛却牢牢

    瞧着金芷莹,见她神色渐变,脸泛红晕,知她已明白箇中之意,便续念下一章诗

    文:「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皆臧。」

    「你你都看见」

    金芷莹也不待他回话,剑光乍现,长剑已刺向花翎玉胸膛。

    「哗!」

    花翎玉早就料她有这一着,佯作一惊,笨笨拉拉的避过当胸一剑,发足奔向

    路边的树林,窜进密密丛丛的林木中:「好恶毒,竟然想想杀人灭口,救命

    、救命呀」

    金芷莹心裡清楚,此事若给外人知道,当真是滔天大祸,岂肯轻易放过花翎

    玉,连忙衔尾追杀,以绝后患:「看你往哪跑,快给我停下来」

    读^精`彩~小$說~就^来-w w w点0 1 bz点n e t 苐-1~版$主^小-說-网!!百/度/搜/第/一/版/主/小/说/站!

    01bz.net

    花翎玉听见,果真戛然止步,才刚回过身子,一具香馥馥的娇躯已直扑而至

    ,刚好倒入他怀中。

    「啊」

    金芷莹哪会想到花翎玉如此听话,叫他停便停,在她狂追之下,手上的长剑

    还没来得及提起,人已撞向花翎玉,一对高拔耸峙的乳房全挤在男人胸口上。

    花翎玉似乎对此十分满意:「嗯!真香」

    花翎玉在她粉颈嗅了一下,倏地往后跃开。

    金芷莹怒从心上起,回剑就刺,连环数招,均被花翎玉轻易避开。

    「没想到妳出手这么狠,记记抢人要害」

    花翎玉嘴裡说话,一面见招拆招,瞬间已躲过十数招,发觉金芷莹的武功也

    不外如是,正是外强中乾,虚有其表,当下微微一笑,眼见剑尖来到自己面门,

    这回他不再闪避,霍地抬起左手,中食二指已夹住剑刃,右手顺势探出,在她乳

    房摸了一把。

    「你你卑鄙无耻,我杀了你」

    金芷莹怒极,连绵杀着,同样给花翎玉巧妙地避过,忽觉手肘「曲池穴」

    一麻,手上长剑再也把持不住,闻声堕地,紧接着「章门穴」

    一阵疼痛,立时全身乏力,竟被花翎玉点了要穴。

    「呀」

    金芷莹惊呼一声,腰肢突然一紧,已被男人牢牢抱住:「不要,放放开

    我」

    虽然穴道被封,浑身无力,但身子仍能勉强移动。

    金芷莹给他搂住纤腰,腰身无法动弹,只得使劲将上身往后弯,生怕双乳再

    次压在男人身上。

    花翎玉笑道:「妳认为我会放手吗?」

    一话说毕,凑头上前,在她秀髮乱闻乱嗅,讚道:「妳身上怎会这么香,是

    用来诱惑男人么?难怪少仲师哥对妳如此着迷。对我说,刚才他是否弄得妳很爽?」

    「你无耻!」

    金芷莹别开螓首,羞怯得不敢瞧他一眼。

    「更无耻的事还在后头呢。」

    左手搂住美人的蛇腰,右手手掌从她腋下慢慢向前移。

    「不要,你想做什么?」

    金芷莹感觉到他的意图,心裡勐然一惊。

    花翎玉顺着她弯后的娇躯,把一张俊脸贴到她眼前:「想模妳,妳这对奶子

    又大又挺,走起路来晃啊摇的,还衬着妳这张芙蓉出水的脸貌,实在是太诱人了

    ,哪个男人不想摸一摸!」

    「下流!你你敢」

    金芷莹此话一出,便知自己说歪了,不由后悔起来。

    「我为何不敢。」

    花翎玉嬉皮笑脸,五指一紧,已握住一个饱满软绵的好物:「啊!手感果然

    不赖,但我实在不明白,冷秋鹤有个又漂亮又好身段的妻子,为何还要在外粘花

    惹草,莫非妳和那个少仲师哥的丑事已给他知道,来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

    身?」

    金芷莹听见,身子微微一颤:「你胡说什么,快放开我」

    花翎玉想起冷秋鹤和南宫筱的事,立即攒着剑眉,忍不住挂火道:「我所说

    的是真是假,早晚我会让妳亲眼看一看,若不是这样,我也不会如此对待妳,要

    怪就只好怪妳自己的夫君!」

    「难道」

    金芷莹心中起疑:「难道秋鹤曾经欺负你妻子?」

    花翎玉冷然一笑:「妳想知道就自己去问他。但我对妳说,花某并非什么正

    人君子,我只是个又好色又记仇的无赖,想我放过妳,相信不大容易。」

    「你到底想对我怎样?」

    金芷莹这次再不回避他,正眼瞧着花翎玉。

    「想要妳。」

    花翎玉直截了当道:「让妳嚐一嚐我下面这根大宝贝。但妳放心,本大爷素

    来不喜欢硬着干,我要妳心甘情愿给我,求我佔有妳身子。」

    金芷莹气道:「你休想,我绝对不会让你如愿。」

    「妳不要说得太满。」

    花翎玉笑道:「不要忘记,以妳目前的武功,是绝不可能杀我,而且我还有

    把柄在手,妳若不想丑事传开去,就得好好依从我。」【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