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月恩仇录】【第二部】【第十七章 水下之战】
作者:admin      更新:2016-07-28 22:49      字数:3876
    看~精`彩-小`說~盡`在'w w w点0 1 bz点n e t 第'壹~版-主*小'說~站

    百/度/搜/第/一/版/主/小/说/站

    01bz.net

    第十七章 水下之战

    天明侧耳一听,果然听到远处传来此起彼伏的呐喊声和惨叫声,还夹杂着刀剑碰撞的声音。

    “来得真不是时候!”天明心里七上八下的,忙对幻月圣后说:“娘子切莫慌张,待我出去看看……”说罢拍了一下巴掌,穿上衣服出了幻春宫。

    “砰!砰!砰!……”淑兰居的大门被拍得震天响,打开大门,所有的声音如一阵狂风似的卷进门来,雨月雾月二坛主惊惶失措地立在门口,失声道:“禀报圣后,有大队人马杀进幻月宫……”

    “是何方人马?” 天明急忙问道。

    二女见是天明,先是愣了一下,“华山掌门苏步中,还有天都的人……”雨月道。

    “速去支援,我这就去告诉圣后。”不管怎幺样,天明先将两位坛主支走再说。

    二女转身疾驰而下,天明伸手将大门缓缓合上,一转身幻月圣后却站在了身后。

    “你干的好事?”幻月圣后盯着他的脸,声音同表情一样冷冷的。

    “你……你的头发……头发……”天明结结巴巴地望着圣后的头,一头黑发转瞬之间变成了斑白的灰发,脸色苍老得如同一位老妪。

    “这一切都是你精心安排的,对不对?”幻月圣后步步紧逼而来,看来她已经知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幺变化,显得气愤之极,脸庞扭曲成了难看的形状。

    “对!”天明嚷道,他不知道幻月圣后此刻体内还剩几层功力,胜负实在是难以预料。

    “哈哈哈……”幻月圣后仰天大笑。

    天明背靠着门全神戒备地望着她,他能听出笑声里含了无尽的悲凉。

    圣后笑罢,突地脸色一沉,厉声喝道:“枉本座如此信任你,而你竟然背叛本!我不问这是为什幺?你若要取我项上人头,只管出手吧!”

    天明不语,他并没有被幻月圣后的气势震慑住,此刻他脑海里交织着两个看似荒唐的问题:杀?还是不杀?——以前他知道,现在他不清楚。

    “你还在等什幺?!”幻月圣后凄然一笑,肩头微微地颤抖着。

    天明摇摇头,外面喊杀声震天响,仿佛整座殿宇都在摇晃。

    “自古正邪不两立,可是谁又是正谁又是邪呢?你分得清吗?”幻月圣后叹了一口气,募然身形一整,娇喝一声:“亮出你的真本事来罢!”

    “真的要打?”天明喃喃地道。

    “哼!口气倒是不小!”幻月圣后冷笑一声,“只要你能挡得住本座十掌,本座自动认输,也就不枉你学了二十多年的武功了。”

    话音刚落,天明已如离弦之箭射向幻月圣后——他知道自己要打败幻月圣后,只有先发制人才能做得到。他出手的确快,快如闪电。

    还没挨到边,幻月圣后玉掌手掌一挥,看似极其平淡无奇的一掌,顿时有一道澎湃的气场挡住了他的去路——连身都近不了,还谈什幺先机呢?

    天明连忙抽身疾退。身形未定,幻月圣后已出手,比他更快更稳,绵绵密密的掌风如澎湃的潮水骤然涌至,直压得天明透不过气来。

    倏忽间,天明连变了八九种身法,但只要幻月圣后一挥手,攻势就被轻易地阻遏,根本无法给幻月圣后造成丝毫威胁。虽然明知无论使出任何招式来都是徒劳的,但身形步伐还是要一刻不停地做出改变,因为只要稍一停顿,就有可能被那股强大的气浪震飞。

    刚才被天明运用洞玄真经的吸阴秘术暗暗吸了半盏茶的工夫,依然雄浑难挡!“苏步中说幻月圣后内力深不可测,此言果然不虚。”天明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幻月圣后身形一顿,收住双掌冷冷地笑道:“这才过了四掌,还有六掌,本座还未用上全力,以你现在的武功,根本不可能挡住我十掌的。”

    “那可不一定!”天明趁她说话之时,好不容易得以大大地吸了一口气:“再往下,我也许连你一招都挡不住,不过也可能挡住一千招!”

    “狂妄!不自量力,先接本座一掌!”幻月圣后迎面一掌向天明拍了过来。

    这一掌委实厉害,令天明如置身于滚滚的洪流之中,非但难以招架,也难以退却,只有奋不顾身逆流而上,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不过,此时此刻天明已心灰意冷,他飞快地向后退去,没有什幺意外,身子立刻被雄浑的掌力震飞,如断了线的纸鸢一般飞了起来。

    幻月圣后本已料定天明会迎头顶上,此刻亦大感意外,甚至还有些失望——不论是什幺人,一旦被她的掌风包裹便插翅也难飞。

    只不过天明轻功之高,却远在幻月圣后意料之外,只听得“噗通”一声,天明竟然挣脱了幻月圣后的掌力,笔直地掉落在浴池中,身子一翻便消失在了水面之下。

    “除非你能上天入地!”幻月圣后一击不中,恼怒地震飞身上的薄衫,一头扎入池水中,身子若白鱼入水,比在空气中还快了许多。

    天明已经很清楚:在上面,他绝非幻月圣后的对手,可是在水下,纵然幻月圣后的还能发挥掌力,也会被水消解一部分,势必要打个折扣。

    幻月圣后像条大白鱼似的破水而来,天明忙调头飞快地游去, 见但是两条腿彷佛灌了铅一般越来越沉重,水从四面八方压迫在身上,浑身的血管都快爆裂了似的,但他并没有慌张失措,因为他早知道自己逃不了的。

    逃不了也要逃,跟天明猜想的一样,幻月圣后的掌力果然大打折扣,而且身法渐渐慢了下来,挥手踢腿之间也渐渐有了一种力不从心的迹象。

    天明见状又惊又喜,他突然明白了:幻月圣后一直都在强运内力,而且此时体内的空气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水下搏杀,“空气”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而他打小泡在河渠中,在水下待上两个时辰不成问题。

    幻月圣后似乎也明白这个道理,只见她将身子一翻,上身往后一仰,脚背绷直,在刹那间便连连踢出几脚,这几脚自然踢不到天明身上,但却踢出了一串串水泡,每个水泡中都挟裹着一团强劲的真气,犹如铁弹似的击向天明。

    躲开水弹并不难,但是天明心里很清楚:只要他一不留神,幻月圣后的马上会借着这几踢产生的反冲之力量弹出水面去换气。

    果然,水弹击出后,幻月圣后已如鱼雷般向上浮去。

    眼见已无法阻拦,天明情急之下,竟不顾水弹重重地击打在身上,扑过去抱住了幻月圣后的腿。

    幻月圣后还来不及细想发生了什幺,身子又被拖到了水面下,到了水中才明白天明竟是这般无赖,一时又惊又怒,一掌拍向天明的天灵盖。

    天明看得真切,却腾不出手来招架,只得将头在幻月圣后的小腹上一顶,幻月圣后的身子被顶得往后一倒,巧妙地化解了致命的一掌。

    这一顶的确不太体面,但一个人在极力求生直时,那里还顾得了什幺体面?

    就在幻月圣后后仰之时,天明乘机往上一窜窜将上去连人带手一齐紧紧箍住,又用两条腿盘住了幻月圣后的腿,活像只八爪鱼似的。

    幻月圣后换气不成,全身竟软绵绵的使不出半点气力,手脚也施展不开,没过多久两眼就开始渐渐翻白,嘴角也在往外直冒气泡。

    眼见对手就快要窒息而死,天明突然起了恻隐之心,忽然将嘴唇凑上去紧紧盖住了幻月圣后的嘴唇,用鼻子紧紧压住了幻月圣后的鼻子——在他眼里,幻月圣后并非如江湖传言那般穷凶极恶,她罪不至死。

    谁知幻月圣后并不领情,奋力摇摆着脑袋挣脱了天明的嘴唇。

    天明大吃一惊,连忙抱着她一起冲出水面。

    然而一切都太迟了,幻月圣后瞪着天明,眼睛里满是愤怒和怨毒,她奄奄一息地说道:“十招……十招已过……我已是输了……”

    “你有没输……”天明摇摇头。

    “能死在你怀里,我已经很满足……”幻月圣后吃力地道,似乎在积攒最后一点气力,眼神很快便被一种类似于悲悯安然的眼神取而代之。一滴晶莹的泪珠从幻月圣后眼角流了出来,从苍白的脸颊上滚落而下,“求求你……放过她们……她们……” 幻月圣后说罢,眼睛缓缓合上,

    天明突然间心痛欲裂,有种想放声大哭的感觉——死亡才是最残酷的裁判者。

    “轰隆隆……”一声巨响,淑兰居的大门訇然倒塌,一道人影飞扑而入。

    “天少主果然神功盖世!”来人叫了一声——闯进来的正是苏步中,手上提着沾满鲜血的利剑。他看看躺在天明怀里的女人,愣了一下道:“公子,女魔头已被击毙,可是……可是你还抱着干嘛?!”

    天明不语,将幻月圣后的眼皮合上,缓缓地低下头去在冰凉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苏步中大惑不解,抖抖手中的长剑不满地嚷嚷道:“此等女魔头作恶多端,罄竹难书,应该将她的头颅割下来示众,以儆效尤……”

    “滚开!”天明大吼一声。

    苏步中愣了一下,讪讪地走到旁边将幻月圣后衣衫上的白玉令牌摘下来。

    “都结束了!告诉我们的人都住手,不要再杀了!”天明冷冰冰地说道。

    虽然不知道为什幺,但苏步中还是点点头快步走出了淑兰居,走至门口,忽然想起似的回过头来提醒道:“火快将楼烧踏了,天少主要赶快离开这里。”

    天明哼了一声,默默地将幻月圣后的身子放平,拿过她那件薄如蝉翼的衣衫将给她盖上,衣衫下的女人看起来依旧如少女般的妩媚动人……

    火光映红了幻月湖,这一役两方互有死伤。鲜血染红了幻月宫的地面和墙壁,幸得苏步中拿着幻月令及时赶到才平息了这场腥风血雨。

    天明从楼上下来的时候,神色憔悴无比,脸上挂着纵横交错的泪痕。

    救出来的人中有弟弟天亮,有崆峒派的裘远,有东方白……无一不是衣衫褴褛、瘦骨嶙峋,却没有妹妹天秀,没有苏步中的儿子苏明羽——他早在父亲梦到他的那天夜里,不堪忍受折磨从绝壁上跳了下去。

    天明遵从幻月圣后的遗嘱大赦俘虏,实在无家可归的按其意愿归属华山派或者天都。没有丝毫强迫,像约好似的,冰雪雨雾四坛主一齐归顺了天都。

    班师回城的路上,天亮在队伍后面与冰月和天秀并辔而行,脸上阴沉沉的没有一丝笑意。

    天明看得出来,弟弟喜欢冰月,冰月也喜欢弟弟,心里便暗自琢磨开了:回到天都之后就禀明父亲让两人成亲,也算是成就了美事一桩!

    “恭喜天少主,立下如此旷世奇功,江湖上必然马首是瞻,下一届武林大会,天少主将是武林盟主的不二人选!”苏步中策马向前对天明这样说,丧子之痛似乎已经被大获全胜的喜悦一扫而光。

    天明没有搭理他,而是回头望望火海中的幻月宫,想到当年楚霸王一路势如破竹攻进关中将阿房宫付之一炬的旧事,心里不禁涌起一股悲凉的情绪来:江湖中不乏像苏步中这样的武林名宿,他们的脑袋里简单到只有“正”和“邪”两种人,着实是可笑至极!

    ——(第二部完)——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