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叫别人作主人(1)
作者:admin      更新:2016-07-28 22:49      字数:3930
    原作:benchuchuben

    我和女友小诗匆匆忙忙赶到课室上哲学课,刚好没迟到。

    「为什么要这么赶?」

    教授停住我们问到。

    「因为要出席率。」

    我诚实的答道,班上发出一阵笑声。

    「好,回座位吧。各位同学为甚么要达出席率?因为计进日常分?但我有说

    过出席率全满才拿最高日常分吗?如果我说有缺席的同学才拿最高日常分呢?」

    教授停了一下,同学马上交头接耳。

    「同学上学是要学批判性思考,不要别人给你说甚么就信甚么,要有自己的

    想法。为什么出席率全满才拿最高日常分,为什么缺席的同学就是坏学生?自幼

    大人教你们的就一定对吗?有没有想过其他可能性?你们是快要毕业的同学,你

    们现在应该在忙毕业后找工作或毕业论文,又或享受最后的大学生活。准时上课

    出席率全满真的重要吗?」

    「教授我上这课就是因为我喜欢,我认为这课比其他重要,这是我批判思考

    的决定。」

    教授听后满意的点了下头。

    「简而言之就是有自己的思考,有自己的生活。人生不为别人而活,不要被

    世俗的目光和固有眼光限制自的行为和想法。趁着年轻疯狂一下,有甚么想做就

    去做。」

    「教授今天说的很对,我决志要跟天下的女人上床!」

    我跟小诗说,她用手肘撞我一下嘟着嘴怒视,温文儒雅的女友最讨厌这么轻

    挑的我。

    「对呀你去跟其他女人胡溷,让小诗被其他男人上好了。」

    同学小云说道,小诗马上脸红打了小云一下。

    「小诗这么漂亮身材又正,想和小诗打炮的人肯定由这裡排到饭堂还不止。」

    小云抓了一下女友丰满的乳球。

    「你还说!」

    小诗不甘示弱反击。

    读^精`彩~小$說~就^来-w w w点0 1 bz点n e t 苐-1~版$主^小-說-网!!百/度/搜/第/一/版/主/小/说/站!

    01bz.net

    「如果我说我想如果」

    小诗吞吞吐吐说了很久还没说好。

    「甚么?」

    我滑着手机。

    「试一下陌生一」

    女友的声音太小我听不到,但她脸红红低着头害羞的表情很可爱。

    「和陌生男人一夜情?」

    我隐约的听到再猜猜。

    小诗羞涩的点了下头迴避我的目光。

    「怎么会?为什么你会这样想?」

    小诗是系裡的气质女神,清纯可爱的她追求者众多,一向给人温文儒雅,大

    家闺秀家教很好的感觉。

    「因为教授今天说的话,我也想试一下离经叛道,坏一次」

    「我知道父母离婚对你打击好大,他们对你又管很紧,所以你才想用作贱自

    己的方法去报复」

    「我不是作贱自己,也不是因为爸妈的事,是纯粹出自我的想法,我一直也

    在做乖乖女但我也想对自己的人生多一点自主权,想多试一点不同的东西突

    破一下。你跟我一起前不是常出去跟女生玩吗,说戴着套其实也只是跟套子做」

    小诗愈说愈没有底气,她在说谎但我不知是那部分,还是全也是谎话。

    「你不生气?」

    小诗颤颤惊惊的轻抱着我。

    「我不是说过戴着套其实也只是跟套子做吗,心在我这就好。」

    「你变态哦女友说要出轨也不拦一下。」

    小诗搥我胸口。

    「不是变态,只是爱你所以尊重你,有用套子没有真正的接触就跟性玩具也

    不多,也是在和橡胶接触,难道用性玩具也是出轨么?」

    「我也是说说罢了,怎么敢。」

    小诗作了个鬼脸。

    「答应我一定要用套,要保护自己知道吗。还有心不能变,要知道谁是性玩

    具,谁才是你男友。」

    「我不是说了只是说说罢,那么认真。」

    小诗嘟着嘴推开我逃到床上。

    读^精`彩~小$說~就^来-w w w点0 1 bz点n e t 苐-1~版$主^小-說-网!!百/度/搜/第/一/版/主/小/说/站!

    01bz.net

    那晚后我们再也没有提过此事,就这样过了大约半年时间。

    一天晚上因为第二天不用上课,我们和其他同学到ktv包箱玩。

    那晚大家玩得很high,三时多醉的醉走的走,小诗紧紧张张的拉我到一

    边。

    「那个有人想跟我我不知道」

    小诗的话断断续续但也不难估。

    「你怎么想?」

    我问。

    「我不知道或许可以」

    女友头很低,加上灯光昏暗我完全看不到她的脸。

    我抱着小诗,她也紧紧的抱着我。

    「你能陪我去吗?」

    女友看着我的双眼,这时我才能清楚看到她。

    「我想那人不会同意。」

    我放了两个避孕套进小诗的袋子。

    「记得要保护自己。」

    我们深吻了一下后女友推开房门,门外有个男人抱着小诗的腰从我的视线离

    开。

    虽然我一直说只是和套子做,但那一刻心还是疼了一下,感觉小诗被人抢走

    了。

    女友离开后没多久我也待不下去回家了。

    回家后洗过澡却睡不着,清晨六点,我以为自己很潚洒很理性,跟套子橡胶

    做爱没甚么大不了,但原来我也那么看得开。

    要打电话给她吗?但也不知道该说甚么,要叫她回来吗?我最后一次看錶是

    八点三十七分,女友小诗还没回来。

    「起床啦,太阳晒屁股了。」

    小诗坐在床边唤我起来,她还穿着昨晚的衣服,刚回来吧。

    「快刷牙洗脸,然后我们去吃午餐。」

    这么热情积极的女友和平日斯文内敛的她很不同,是因为昨晚的事吗?「昨

    晚你」

    「我们先吃过饭再说吧,我肚饿扁了。」

    小诗挠着我手臂,传来她胸部柔软的触感。

    「不用先洗澡吗?」

    小诗听到我的问题后震了一下,昨天对她的冲击看来也不小。

    「我在酒店洗过了。」

    酒店二字小声到我差点听不到。

    在那之后我每次问小诗关于那晚的事,她也会左右言他,找藉口迴避。

    过了差不多一个月我才能在她口中透露的片言隻语拼凑到了一个具体的情况。

    那晚我女友和我道别后,乘那男人的车到酒店。

    到酒店后男人不急着玩,他先让小诗洗澡,然后到他洗,洗过后他搂着我女

    友躺在床上看电影聊天,他想亲小诗的但被拒绝了,不过二人最后也自然的开干。

    在干的时候男人终于也亲到了我女友。

    然后二人睡到第二天交换了电话便走了。

    (小诗说是男人乘她睡着时偷抄下的)有些是小诗没说或不愿说,但我猜的

    :不想承认但我也挺肯定女友有被男人干上高潮,因为小诗说在做爱的时候还是

    被男人亲到了,而小诗高潮时会主动索吻。

    读^精`彩~小$說~就^来-w w w点0 1 bz点n e t 苐-1~版$主^小-說-网!!百/度/搜/第/一/版/主/小/说/站!

    01bz.net

    我给小诗的避孕套没剩下,那就是说他们做爱次数不下两次。

    小诗回来后没哭或对性爱表现抗拒,那就是说那晚给她的感觉是正面的,而

    且交换了电话即是说会有再约的可能性。

    那当然,我女友可是系裡女神身材又好,腰细胸满,男人嚐过一口当然不会

    就此满足。

    不出所料,2星期后男人再约我女友。

    「你决定吧,喜欢就好,最重要的是让我知道。」

    为什么我会放心让她去我也不知道,大概因为我把这视为我们感情的挑战,

    而我相信小诗。

    「最重要不是戴套子吗?」

    小诗环抱着我说。

    「对,最重要的是戴套子,其次是让我知道还有不可以接吻。」

    小穴也被男人干了为什么还要执着于一个吻?可能是因为对女友身体的洁辟

    ,戴着套干没问题,严格来说只是被一个套子干,射出来的精液不会进入我女友

    小诗的体内。

    我不想让小诗沾到其他男人的体液,包括口水。

    也可能是因为意义的不同,纯打炮只是性慾的需要,没有接吻也能做爱,也

    能射精高潮,但接吻就是情,不可以。

    女友烦恼了大半天,最后还是拒绝了他。

    然而男人没有因此消失,他很有耐性的大约每一至两星期就会约一下小诗,

    失败了的话就会聊其他话题保持联络。

    就这样数月后的一个星期五晚我在家等小诗兼职下班,在她快要下班时她打

    电话给我。

    「老公,他说今晚接我下班」

    「他?哦」

    我一时想不到是指那男人。

    「嗯」

    小诗保持沉默。

    「那你想去吗?」

    「」

    女友没有答我,不知是羞于启齿还是其他原因,但我大约知道答桉。

    「有套吗?」

    「没有」

    「等会去买吧,你知道我的要求吧」

    「嗯」

    挂了电话后我无聊得很,女友不在身边时间很难捱,特别是当我知道小诗接

    下来会发生的事。

    我只好玩线上游戏消时间,大约十一点小诗再打电话来。

    「老公我可能要晚点回来」

    「你在那?」

    「XXX酒店」

    「他呢?」

    「在洗澡」

    「还没做?」

    「做了一次」

    「自己小心点,今晚会回来吧」

    「我没老公揽着睡不了,他要出来了,拜拜」

    「嗯拜拜」

    「」

    「跟男友通电话吗?」

    是男人的声音,小诗只把电话放下,忘了关通话。

    「嗯」

    女友的声音带着鼻音哼出来,大概是男人在摸着她的敏感部位。

    「恩爱吗?」

    「嗯」

    「那为什么要出来约炮」

    「嗯没甚么原因呀」

    「来给我舔一下」

    「我不会」

    「我教你,舌头伸出来,从这裡」

    「嗯」

    「对就是这样,然后把龟头含着吸小心牙齿不要刮到」

    怎么会这样,女友一直嫌髒,但却被人抢先开发了!还是一个才第二次约炮

    的男人。

    「嗯嗯」

    「很少给男友吸吗?」

    「没和他用过口」

    「为甚么,你替他吸他一定很高兴」

    「真的?」

    「当然!」

    「但用口感觉很下流很色」

    「他是你男友对他色没甚么问题」

    「我不想让他感觉我很色,像那些日本A片女人似的」

    「那色给我看好了」

    「人家才不色」

    「是吗?谁刚刚给我干得大叫,还要自己用手捂着口」

    「不要说了」

    「那求我」

    「不要这样嗯很丢脸嗯不要弄那裡不行呀我

    还未休息好嗯先停一下呀哼」

    接着手机传来一阵水声和小诗的呻吟声,女友应该是在被男人指插着。

    小诗的呻吟声愈来愈高亢,然后一下子静了,只剩下她的喘息声和撕避孕套

    的声音。

    「嗯轻点呀」

    女友和男人同时发出满足的声音,然后小诗开始规律地呻吟,是被插入了还

    跟着男人的节奏叫。

    慢慢地女友的呻吟声愈来愈快,我也能清楚地听到肉体的碰撞声。

    「翻过来。」

    男人以命令的口吻说。

    「嗯呀!呀轻点不要太快了呀不行这样

    嗯」

    肉体的碰撞声比刚才更响,电话还传来数响「啪啪啪」

    的声音,每打一次小诗便叫的更厉害,女友的屁股一定被男人打得痛死了,

    我也未曾这么粗鲁待过小诗,但女友竟然一点反抗的声音也没有!「真的不

    行了呀求你嗯停一下呀不行了嗯求你停

    要坏了嗯不要要死了呀嗯!呀!不行!停怎么

    快呀不要!太深了!嗯!不行了!呀救命」

    读^精`彩~小$說~就^来-w w w点0 1 bz点n e t 苐-1~版$主^小-說-网!!百/度/搜/第/一/版/主/小/说/站!

    01bz.net

    除了崩溃外我找不到第二个词语去形容小诗的状态,我完全没想过我的女友

    小诗竟然会被其他男人在床上干得这么狼狈。

    虽然我没亲眼看到,但女友惨烈的呻吟声已足够让我脑补她被干的画面是有

    多不堪。

    「唔~唔~唔~」

    我对女友发出这奇怪的声音很熟悉,这是她每次高潮时捂着口忍着不叫的声

    音。

    我挂断了电话,我想小诗也非常不愿意让我听到她和男人交媾的声音。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