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妈妈】(五、六)
作者:admin      更新:2016-07-28 22:49      字数:8986
    读^精`彩~小$說~就^来'w w w点0 1 bz点n e t 苐'1~版$主^小'說-网! !百/度/搜/第/一/版/主/小/说/站! 01bz.net

    作者:饥饿的杰克

    2016年07月2日

    字数:9000

    (五)

    中午十二点多钟,我放学回家。

    刚进家门,没想到妈妈已经回来了,此时她正在烧饭。

    听到熟悉的开门声,妈妈知道是自己儿子回家了,她扭着丰满的大屁股,一

    下子从厨房里冲出来,满脸兴奋模样。

    今天,不知道是什么重要日子,母亲打扮得有些令我意外:她身穿一袭黑色

    束腰的连衣裙,裙摆上绣着细细的银边,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母亲的头发好像

    特意弄过,精致地高高盘起,发团中还插了一只水晶的发钗;再看母亲两条美腿,

    正裹着两条全新的肉色丝袜,还是吊带的那种……母亲整个人看起来,十分雍容、

    贵气,根本不像一个日本家庭主妇,反倒让我想起了西洋电影里常常出现的那些

    宴会贵妇。

    我有些不解地问母亲:「在厨房烧饭,您还穿得这么讲究,不怕把裙子弄脏

    吗?」

    母亲摇摇头,笑着说:「这是美奈子今天刚买的新裙子,还有新的吊带丝袜

    哦,我想小伟君一回家,就能看见美奈子穿新衣服的样子,漂亮吗?」

    说罢,母亲还故意撩起裙摆,朝我摇了摇她的白屁股。

    「漂亮,妈妈是最美的女人!」

    我一边夸奖着母亲,一边故意摸了摸自己的裤裆。母亲见状,立刻心领神会,

    她小步跑过来,双膝跪地,帮我解起了裤腰带。可谁知,刚掏出我的阳具,母亲

    正准备张口含住,这时候,她突然又慌慌张张地站起身,皱着眉头说道,哎呀,

    厨房里正在炖着中国菜,她必须回去看着火候,不然就烧焦了……说完,母亲爱

    怜地摸了摸我的龟头,然后又亲了我一口。

    「好吧,妈妈,你去cooking 吧!我在『爱之屋』等你……」

    母亲听我提到「爱之屋」三个字,羞涩地点了点头,小脸红扑扑地回到了厨

    房。

    ……

    所谓「爱之屋」,实际上是家里的一个房间。

    我母亲美奈子买的这套公寓,面积大约有200 多平米,地理位置极佳,坐落

    在东京最繁华的市中心地段。这套公寓价格不菲,但其配套设施相当齐全,游泳

    馆、SPA 、健身中心、托儿所,一切应有尽有。

    至于公寓内部,除了客厅、浴室、厨房等必要配套外,还有三间超大的卧室。

    这么年来,母亲一直自己住一间;我来日本后,母亲又特地为我重新装修了另一

    间。

    而最后还剩下的那一间卧室,一直没人住,母亲便将它用作了书房。可我们

    家哪有人爱读书啊?岂不是白白浪费地方……于是我和老黄俩人,本着「废物利

    用」的想法,花了整整两天时间,将那间书房来了一个360 度全场景大改造。

    现在,那里已经成为了我、老黄、母亲美奈子,三人的「爱之屋」:房间的

    墙壁,全部由白色粉刷成了大红色;天花板上装了一个霓虹灯,可以照出炫目的

    五光十色;房间里原先的家具,书桌、书柜之类的,全部一一撤走,只留一个三

    米宽、两米高的复合式木柜。这个木柜分为上、下两层,上层,挂满了十几套各

    式各样、五颜六色的情趣内衣和制服;下层,摆满了各种型号、五花八门的性爱

    道具和玩具。

    除此之外,房间里还放置了一个超大浴缸,足够三四个人躺进去。

    「爱之屋」改造好后,只要我和妈妈在家,大部分时间都在里面度过;而老

    黄,则是个彻头彻尾的土包子,他很不习惯「爱之屋」气氛,每次和我妈妈做爱,

    还是偏好所谓的传统方式——在床上。

    事实上,老黄根本不了解「爱之屋」里有多么的好玩,尤其是角色扮演……

    我让妈妈穿上公司女职员们常常穿的黑色套装、黑色丝袜和黑色高跟鞋;然

    后再把妈妈用麻绳五花大绑,脖子上套着项圈,嘴里戴上口球;最后,我用一根

    小孩胳膊粗的铁链,将妈妈栓在「爱之屋」的门把手上。

    独自一人吃过饭后,我打开「爱之屋」的房门,准备让妈妈用餐。妈妈见到

    我后,满脸的红晕,立刻四肢趴到地上:「小伟君,您终于来了!」

    「嗯,我来看看母狗。」

    说罢,我继续一脸严肃样,拉起铁链,牵着妈妈在「爱之屋」里,像遛狗一

    般地来回踱步,妈妈吃力地跟在后面,一边摇着裹在黑色丝袜里的大屁股,一边

    用四肢在地上缓缓爬行。

    让妈妈像母狗一样,戴上项圈,摇尾乞怜着,四肢爬行,强烈无比的羞耻感、

    紧张感、自渎感,顿时便占据了我妈妈的内心。与此同时,妈妈性腺的激素也开

    始大量分泌,以最羞耻的动作做着最羞耻的事情,妈妈很快就进入了极度兴奋的

    状态。

    接着,我便脱光衣服,躺到浴缸里,让正在发骚的妈妈为我服务。

    我虽然岁数不大,但见过的世面极多。在东北老家那儿,有几个哥们家里也

    挺有钱,于是有事没事就叫上我,飞一趟东莞,享受一下性都的「五星级」一条

    龙服务。

    现在来日本也有段时日了,我非常怀念当初在东莞,那些佳丽小姐们玩得那

    几个花样,于是这两天,我一直变着法子地半教半哄我妈妈,让母亲也学一学妓

    女们的「五星级」服务:肏屄,肛交,口爆,毒龙,以及SM……目前为止,妈妈

    给我做的最舒服的项目,就是「毒龙」了:妈妈先卖力地给我做了大约十分钟的

    口交。她柔软灵活的小舌头,在我的龟头上打着圈圈,很快,就吹得我浑身酥爽,

    鸡巴硬成了一根大铁棒。然后,穿着OL制服的妈妈便开始脱衣舞,脱光了身上的

    裙子、乳罩以及内裤后,妈妈又找来一条崭新的银灰色连裤袜,光着屁股穿上。

    母子俩几乎都一丝不挂后,妈妈便扶着我背靠浴缸里,双腿架到她的肩膀上

    去——就像平时母亲自己躺在床上被我提着白嫩的大腿狠抽猛送时那样。

    一切就绪后,母亲便含起一口清水,然后低下头,伸长脖子,对着我的屁眼

    用小嘴贴上去。今天,我故意没有冲洗下身,黑乎乎的屁眼洞又脏又臭,可母亲

    心里一点也不觉得恶心。她没有丝毫的犹豫和嫌弃表情,母亲轻轻地将口中的清

    水吐进了我的肛门,待水流在我直肠里肆意蔓延一会儿后,母亲便又伸出香舌,

    一边用舌尖舔舐、摩擦我的肛门口和直肠壁,一边大口大口地将刚刚那波「清水」

    用力往回吸,并依此反反复复,来来回回……在教会了妈妈如何「毒龙」之后,

    妈妈不需要张开双腿、掰开小穴,光用流水和舌头,她就能为我创造出难以言喻

    的无尽快感。

    ……

    当然,除了我自己尽情享受,老黄也常常变着法子拿我妈妈的肉体取乐。老

    黄十分清楚状况,他充分利我对他的同情心,以及我妈妈对我的溺爱心,越来越

    肆无忌惮,将我妈妈用作他的性工具、肉便器。

    晚上,妈妈好心留老黄在家吃饭,可老黄却当着我的面玩弄她。

    吃饭的时候,咋一眼望去,餐厅似乎只有我和老黄俩人。而实际上,当我端

    着碗筷坐在老黄对面,一边大快朵颐,一边和他侃侃而谈时;我妈妈则一时半会

    无法上桌,因为她此刻正「忙碌」着,跪在餐桌下面、老黄脚边,卖力地给男人

    吹喇叭,吮吸他肮脏的龟头。妈妈下身只穿一条超短裙,没穿内裤,上半身酥胸

    全裸着,两颗大乳房沉闷地挂在她胸前,晃来晃去,有时候老黄兴起,还会伸脚

    去踢两下我妈妈的大波饼。

    妈妈一边埋头为老黄口交,一边还竖起耳朵,集中注意力听我和老黄的中文

    对话,以加强自己的学习……

    让母亲吃饭时为自己口交,自然是老黄的命令。不过我母亲倒不没太介意,

    可能最近被老黄玩得有点怂。帮我和老黄端上饭菜后,母亲没怎么扭扭捏捏就钻

    进了餐桌肚子里,帮老黄脱起了裤子。

    吃完饭后,老黄因为要赶末班车回家,时间有些紧迫,他便直接拉着我妈妈,

    跟他去房间里速战速决。此时,我妈妈还一口晚饭没吃。

    待他俩进屋,我便故意打开电视机,调高音量。可不过半分钟,我还是听到

    了母亲熟悉的叫床声,于是我便走到屋门口瞧了一眼:母亲娇喘吁吁着被老黄压

    在身下,两条白皙修长的美腿环在男人的腰间,母亲湿漉漉的阴道大开大合着,

    男人的阳具如打桩机般狂抽猛送,整个屋子都响彻着一片「啪啪啪」的声响……

    短短半分钟内,我母亲就从一个餐桌旁的端庄熟妇,变成了一个满脸香汗淋漓的

    床上欲女。

    看着母亲白嫩的肌肤和老黄黝黑的身子紧紧缠绕在一起,形成一副令人血脉

    喷张的鲜明对比,我突然整个人十分兴奋,强烈地绿母欲被极大地满足了。

    一会儿后,我母亲被要求翻过身子,坐在老黄的阴茎上。像与我做爱时那般

    主动,母亲自己用手指扒开大小阴唇,引导着老黄的阳具插入到她的阴道里。紧

    接着,随着母亲在老黄胯间上上下下地不断跳动,她巨大而柔软的双乳也很快被

    老黄一把抓住,在手中揉面团似的,搓扁捏圆,尽情把玩。老黄极喜欢一边肏我

    母亲肉穴,一边揉弄她那两颗大乳房,玩到兴起时,还会一口咬住我母亲的奶头,

    像吸奶嘴一样含在口中,吧嗒吧嗒的吮吸。

    老黄今晚看起来状态挺好,跟我母亲换了好几个性交体位,动作一直粗暴有

    力,丝毫不像一个身患绝症的小老头;出于让老黄「早完事,早滚蛋」的想法,

    我母亲也很配合他,双腿张得大开,丰肥的屄口粘膜被龟头抽插的翻进翻出,油

    光闪亮……随着老黄肏屄的速率越来越快,我母亲还刻意放开嗓子,「嗯嗯啊啊」

    大声淫叫起来。我在门口看得一惊,头一回听见母亲叫床声如此嘹亮,于是赶紧

    回到客厅里,将电视音量调到最大,不让隔壁邻居们听到。

    「这小老头还真有两下,还说自己马上命不久矣了,到底是真病还是假病啊?!」

    我自言自语了一句。

    ……

    第二天早上,时针已经指向了九点整,我才匆匆忙忙地赶到培训班。

    这个日语培训班和别处不一样,十分严格,老师们也很负责,为了保证学生

    们能够学到真材实料,学校规矩特别多。不像国内那些烂大街的英语培训班,老

    师们对学生几乎不管,学校也不会强制学生来上课。但在这里,除了每个星期都

    有正常的考试测验外,培训班对学生们的出勤率,也卡得很严,尤其对那些平时

    散漫惯了的美国白人们,培训班一直盯得很紧。基本上,一次无缘无故地旷课,

    学生就会被罚抄十几页的课文。

    为此,我今天已然迟到,便更加不敢旷课不来了。一路上,我气喘吁吁地跑

    步前进,一秒钟都不敢耽误,可偏偏在校门口,我又碰到了正在清扫着楼道的老

    黄。

    「小伟,你今天是迟到了吧?」

    「是啊,是啊!不说了老黄,我得抓紧时间跑了!」

    「哎,你等下!」

    老黄又把我叫住,「你说你这小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昨晚是不是又和你

    妈妈瞎搞,弄到一大晚才睡觉?你早上起不来,上课迟到,你妈妈今天可是还要

    上班工作的啊?你看我,一把岁数了,但早睡早起身体好,我今天六点多就来培

    训班了。」

    「你身体好个屁!而且我是学生,你就一清洁工,怎么能比……」

    虽然老黄实在是啰里吧嗦,但我说完刚刚那话,自觉确实有些不妥,察觉到

    后,我赶忙面带歉意地望了老黄一眼。好在老黄一点也不介意,反而对我说:

    「你这小孩子,不是我耽搁你不让你走,而是你今天运气好……刚刚培训班才通

    知大家,早上你们老师突然生病,去医院住院了,今天所有学生放假一天!」

    「真的假的?!」

    我有些不敢相信,但走进教室后,正巧遇见几个东南亚来的同学,和他们一

    一确认过后,果然老师生病住院了,今天我们班放假一天。

    「老黄,别扫地了!今天我不用上课,难得有机会,你也请个假吧!」

    「请假倒是不难,但咱俩能去干什么呢?」

    「干什么?当然是干我妈妈啦!」

    「嘿嘿,小伟啊,还是你小子会玩……」

    ……

    半小时后,我和老黄俩人,坐地铁来到了我母亲上班的广告公司。站在公司

    大门口,老黄点了根香烟,原地等待,身上还有些脏兮兮的他,不好意思进去。

    我一个人走进电梯,直接上到了九层,我母亲的办公室。

    几分钟,我就领着母亲下来了。今天,妈妈身穿一套天蓝色的OL套装,腿上

    是肉色的吊带丝袜,脚上一双十几公分高的「恨天高」,后面是镂空的漆皮,正

    好露出母亲纤细性感的脚裸。

    老黄见我们母子俩下来后,似乎不愿再搭理我,他盯着我一身性感打扮的妈

    妈,眼睛直放绿光,一脸毫不掩饰的饥色鬼模样。半晌,老黄才意识到三人还站

    在公司门口,于是便问我:「小伟,咱们接下来去哪儿?」

    老黄嘴上在问我话,眼睛却看着我妈妈,准确说,是直勾勾地盯着我妈妈的

    胸脯,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

    「我不知道……妈妈,你说呢?」

    「我、我也不知道啊,小伟,你刚刚不是说有急事,我才临时请假的!」

    妈妈一脸无辜地看着我。

    「嗯,确实有急事……」

    说着说着,我突然抓起妈妈的玉手,往老黄的裆部摸去。

    「啊!小伟,你这是干嘛?」

    妈妈尖叫了一声,随即把小手缩了回去,脸颊一片害羞红晕;老黄在一旁咯

    咯直笑,表情十分享受,光天化日之下,他一点都不觉得害臊。

    「妈妈,你也看到了,黄伯伯下面那么硬,这就是『急事』啊!」

    「哈哈哈哈哈……」

    老黄笑得更加开怀了,而我妈妈则开始低头不语。

    「那、那小伟君……你想要妈妈怎么做?」

    半晌,妈妈终于发声,她红着小脸问我。

    「呵呵,等下你就知道了!」

    ……

    未完,待续

    (六)

    当天,我、母亲、老黄,三人临时请假,去东京郊区的一家酒店开房。

    从中午开始,我和老黄,一老一少俩人,像两只发了疯的种猪,在酒店房间

    里肆无忌惮地折腾、奸污我妈妈……床板「咯吱咯吱」的声音,混合着男人们的

    淫笑声、我妈妈被肏屄时的浪叫声,数次引来了酒店管理人员的敲门询问。

    开房时,我把妈妈拖进酒店房间,二话不说,先扔了一个假阳具给她,妈妈

    问我,这是什么意思?

    我淫笑着,说这玩意儿在中国买得好几千,在日本买却十分便宜,今天特地

    买了一个,先让妈妈您先「试玩」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像AV里拍得那么好玩…

    …

    妈妈知道我要让她表演自慰,但看看那假阳具,直径、长度足足好比一头小

    牛犊子的阳具。妈妈本想着死活不从,可心里一琢磨,现在如果不让儿子痛痛快

    快地爽一回,晚上不知何时才能回家,明天公司里还有好几本帐要算呢……想到

    此,妈妈立刻无计可施,赶紧从了我。

    母亲乖乖地爬上宾馆大床,开始宽衣解带。她先是把手伸进裙子内,把内裤

    拽了出来,光着屁股,再掀起套裙的裙摆;接着,母亲坐到床头处,向两边叉开

    双腿,一脸娇羞地正面朝着我,让我仔细欣赏她光溜溜的阴部。

    母亲手淫起来动作熟练,看来她平日里没少「练习」:妈妈一只手揪住自己

    的奶头,轻轻地向外拉长,或快速地夹紧旋转,直到两粒奶头均已变红变硬;她

    的另一只手则顺着平坦的小腹,滑过浓密的阴毛,一直摸到她自己的阴户。

    我妈妈不抬头也知道,此时此刻的我,正流着口水、色眯眯地注视着母亲手

    部的一举一动。于是,当妈妈用食指和中指分别撑开自己屄口处的两片阴唇,在

    极度害羞、难堪的同时,我妈妈不禁又有些无可奈何——为什么儿子会喜欢欣赏、

    研究、调弄她的敏感部位,观察她性器官的变化,并为之兴奋、欢呼;难道儿子

    通过「使用」它,而带来的性快感、性刺激还不够吗?下辈子自己真想做个男人!

    ——恍惚之中,妈妈竟然陷入了沉思。

    不过很快,我就把她拉回了现实。

    我看母亲磨磨蹭蹭,便拨开她的手腕,自己伸出手,再往阴道口一使劲,直

    接将小半只手插进了我妈妈的阴道。我妈妈当下便吓得半死!我的手指因为常年

    打篮球,不仅粗长,还十分糙,这次一下子就插进了四根!母亲立刻浑身颤抖着,

    额头上急得满是香汗。

    我用手指抠挖了几下妈妈的阴道壁,妈妈的肉屄口很快流出淫汁,打湿了两

    片早已充血的阴唇。这时候,刚刚出去买避孕套的老黄,正好敲门进屋。

    见老黄来了,我笑呵呵地起身,指着床上那个假阳具对母亲说道:「妈妈,

    刚刚你才『玩』过得那个东西,可是老黄亲自给你挑的哦……快快,起来跟老黄

    打个招呼!」

    接着,半裸着身子的母亲,乖乖从床上爬起来,她耸搭着脑袋,默默地走到

    老黄跟前。随后,俩人没有握手,没有打招呼,甚至没有眼神交流,我母亲就像

    一台没有人格思想的丰乳肥臀的充气娃娃,没有人任何人授意,母亲主动蹲下身

    子,伸手拉下了老黄的裤裆拉链……

    母亲跪在地上给老黄吹喇叭,整个人一丝不苟,卖力地将老黄的阳具横吹竖

    舔着。老黄起初有些惊讶,没想到我母亲现在竟如此「懂事」,自己连澡都没洗,

    我母亲就把他的臭鸡巴含在嘴里,像吃雪糕似的细心舔舐。回想当初刚见面时,

    母亲一副高贵美丽、不可近人的模样,还曾经骂过他「中国难民」……老黄如今

    想想,不禁觉得真是造化弄人啊!

    十分钟后,我妈妈依旧跪在地上,尽心尽力地给老黄口交着。我闲着无聊,

    怎么能一个人干巴巴地看着?我绕到妈妈身后,伸出胳膊,穿过妈妈的腋下,双

    手直捣她丰满傲人的胸部。老黄一边享受着我妈妈的口舌侍奉,一边瞧着我妈妈

    的双乳在我揉捏下,不断地变换着形状,好像两坨柔软的白面团,他咽了一口口

    水,小声说了句:「你妈妈的奶子可真大呀……」。

    一边玩弄自己妈妈的乳房,我还一边鼻子在她粉颈上嗅来嗅去。因为头发高

    高盘起的缘故,妈妈雪白的颈部显得十分细长。我嗅了一会儿女人香,又伸出舌

    头沿着母亲的粉颈往上舔,一直舔到她精致漂亮的耳朵,于是我故意使坏,轻咬

    着妈妈耳垂的同时,还往她的耳朵里吹热气。

    我和妈妈虽然母子重逢不久,但通过这段时间,母子俩在床上的「相识相知」、

    肉体相交,我对我母亲的性器感觉,各个敏感部位,如今已经完全了如指掌。耳

    朵处,便是我妈妈的一极敏感地方。我刚刚那般又舔又吹气,又湿又热之下,我

    妈妈的小屄口果然开始「听话地」往外流淫水了。

    另一边,老黄也被我妈妈的小嘴吹得兴奋不已,肉棒完全充血、高涨了起来。

    在让我妈妈给他做了最后一次超爽深喉后,老黄一把将我妈妈抱起,扔到了旁边

    的大床上……

    「来,老黄,你先上去爽爽吧!」

    「哎呀!你是你妈妈的亲儿子,还是你先来吧!」

    「跟我还客气啥?快快!你瞧我妈妈都等不及了!」

    我和老黄假惺惺地互相谦让了一番,无论如何,大家都是中国人嘛,得讲究

    礼数!

    最后,毕竟今天被肏的女人是我妈妈,还是由儿子先打第一炮。

    我一副当仁不让的模爬上床,将母亲的两腿扒开,夹在自己腰际,又命令我

    妈妈双臂环住我的粗脖子,同时,尽量保持住臀部和骨盆处往上拱起,以便等下

    我的阳具可以最大深度地插入妈妈的阴道……我这一套动作与指令,熟练而老道,

    完全来源于平时与妈妈做爱时积累下的性经验。

    体位摆好后,妈妈阴阜上柔软的耻毛正好轻刮在我的肚皮上,使得我十分舒

    服,于是在肉棒正式插入之前,我还捧着我妈妈的俏脸,与妈妈娇艳欲滴的小嘴

    互相吸吮,两根舌头缠绕在一起,交换着彼此的唾液……

    舌吻了半天,我终于憋不住了,一口吐出妈妈的香舌,然后深吸一口气,我

    挺起早已满弓待发的肉棒,猛地往前一顶……

    「啊嗷!」

    只听我妈妈一声尖利的浪叫,肉棒一下便插进了我妈妈的阴道深处。

    我整个人压在妈妈身上,狠狠地操着她的小骚逼,好像一台开足马力的打桩

    机。母子俩昨天夜里才交欢数次,可我妈妈这个欠操的日本女人,身体很快就有

    了反应,剧烈的性刺激一波接着一波。

    原本,当着「外人」老黄的面,我妈妈还十分不好意思,她强忍着喉咙,尽

    量不发出往日那娇滴滴的叫床声。但后来,我拼了命地加快下身抽送的速度,还

    埋下头,猛吸妈妈紫葡萄般的大乳头,又是用嘴吸住,又是用舌尖在乳头上打转。

    我妈妈很快便忍不住呻吟,发出了一阵阵高声的淫叫:「啊啊!不要……好……

    好用力啊!」

    老黄干坐在一旁,呆看着,瞧我妈妈被操得花枝乱颤,淫叫声连连,他也顾

    不了什么礼义廉耻了。老黄径自走到床头,一屁股坐在了我妈妈的脑袋上。

    我妈妈很清楚老黄要干什么,于是她便主动张开嘴,乖乖地让老黄把肉棒放

    进自己口中。可我在上面干得实在太卖力、太起兴,妈妈无法像正常时一般,能

    够保持注意力,将男人的阳具横吹,竖吸,深喉。此时,已经被操得七荤八素的

    妈妈,只能尽量张着小嘴,让老黄的阳具自主在她口腔、喉咙里进进出出,任意

    地抽插。

    我见老黄也想加入战团,虽然脸上有些不愉快,觉得他有些迫不及待,但还

    是识趣地停止了抽插,然后对老黄说:「来,老黄,咱爷孙俩一起操吧!」

    说罢,我便让我妈妈起身,换用观音坐莲的体位,坐到自己一柱擎天着的肉

    棒上。妈妈很听我的话,她站起来,捋了捋头发,然后妈妈自己用手指扒开两片

    阴唇,对准我巨大的龟头,便一屁股坐了下去。「噗嗤」一声,肉棒刚刚顶进阴

    道的同时,后面的老黄,便趁机对着我妈妈翘起的肥臀,在她屁眼上吐了口口水。

    接着,还没等我妈妈反应过来,老黄便挺起阳具,朝着我妈妈的屁股洞插了进去,

    经过刚刚口水的润滑,老黄的阳具不费劲地就操进了我妈妈的屁眼……顿时,妈

    妈就觉得直肠里一阵火辣辣的撕裂感。

    这是我妈妈第一次被人强行肛交,难以忍受的疼痛加上无尽的屈辱,很快就

    全部反映在了我妈妈的脸颊上:母亲的表情异常痛苦,双眼紧紧闭着,额头上布

    满了豆大的汗珠。

    而我此时也来不及怜香惜玉了,我放松地靠在床头板上,纹丝不动地在下面

    坐着,肉棒插在我妈妈的阴道中,让我妈妈自己在上面不断跳动。我坐看自己妈

    妈一边被人暴肏后庭,一边双乳上上下下跳动着,突然心里一阵莫名的心酸。

    我妈妈强忍着菊花被爆的苦楚,让老黄整支肉棒插进她的直肠里,龟头甚至

    好几次都要把我妈妈的黏膜给带了出来。渐渐地,我妈妈感觉自己的肛门都快合

    不起来了,虽然自始至终没有什么性快感,但与屁眼刚刚被肉棒操进时相比,妈

    妈明显感觉到痛楚减少了许多。于是妈妈便急中生智,刻意缩紧自己直肠里的括

    约肌,像平时收缩阴道一样,刺激着老黄的阳具。果然,这一招很好使,老黄也

    明显感觉到了我妈妈直肠内的变化,他强忍着精关不想射,可我妈妈的菊花天生

    就十分紧窄,比起某些少女的嫩穴都不遑多让,此刻她又缩紧括约肌……大约又

    肏了不到十几二十下,老黄终于顶不住了,他猛地一下将肉棒拉出,没敢在我妈

    妈的肛门里内射,只讲精液发散在了我妈妈大屁股上——毕竟是「外人」,老黄

    知道,等下作为亲儿子的我,还要继续肏我妈妈的屁眼,自己打炮归打炮,可千

    万不能弄脏了亲儿子的「阵地」。

    老黄在我母亲屁眼里射完精后,便叼着根香烟去一边休息了。我继续扶着妈

    妈的大腿,使出浑身力气,用阳具在妈妈的骚屄里插进抽出。我一边喘着粗气肏

    屄,一边还嘴里默念着:「妈妈,妈妈,我太爱你了!」在肏了大约好几百下后,

    我的阳具不仅丝毫没有泄气,反而越来越强劲有力,每次下身的抽送,都令我妈

    妈身体一阵扭动、摇摆。很快,妈妈原本高高盘起的精致头发,一下子被我打散

    开来,凌乱地披挂在母亲的玉背上。我的肉棒在妈妈体内横冲直撞,数次直击母

    亲娇嫩的花心;体外,我毛茸茸的小腹和妈妈平滑的阴户不断相撞在一起,「啪

    啪啪」的声音响彻了整个酒店房间。

    ……

    当天晚上,一直到凌晨时分,我、母亲、老黄三人疯狂的3P群交,终于结束。

    送老黄坐上地铁末班车后,我和妈妈直接打车回到了公寓。

    回到家中,疲惫不堪的母亲卸了妆,洗了澡,正准备睡觉时,我借着灯光,

    突然看见自己母亲饱满的大乳房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乳头也被人咬的有点破皮,

    下身更是红肿着一塌糊涂,不忍直视……见母亲如此受罪,发泄完性欲的我,终

    于一下子清醒,心里充满了无尽的愧疚。突然,我很后悔把妈妈「借」给老黄。

    夜里,我睡得很不踏实。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后,妈妈神情慌张地跑到床边,让我赶紧看手机;我有

    点莫名其妙,但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有十几个未接电话,全是加拿大的父亲打来

    的;接着,我打开语音信箱一听,有父亲的留言给我:「儿子,赶紧回国,你奶

    奶夜里去世了!至于你母亲……也尽量一起来吧!」

    听到奶奶去世的噩耗,我一下子扑倒在枕头上,埋头大哭起来。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