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娇妻之娇妻风云录】(3)
作者:admin      更新:2016-07-28 22:49      字数:7009
    读o精o彩o小o說o就o来 w w w点0 1 bz点n e t 苐`1`版o主o小o說o网!!百/度/搜/第/一/版/主/小/说/站!/

    看/第/一/时/间/更/新

    01bz.net

    作者:yuwenge

    2016/07/04

    三 报复娇妻   「呃,头好痛……」   我艰难的睁开双眼,入目处是熟悉的蚊帐,天色已黑,桌上的风灯正散发出

    柔和的光芒,我不是喝醉了吗?为什么现在会在自己家里?揉着两边的太阳穴,

    我努力的回忆着白天的事情。   是了,白天从何知道那里确认了月薇和大佛寺的和尚有染之后,极度气愤的

    我就用酒把自己的灌醉了,同时心里也有种破罐子破摔的想法,既然月薇想要偷

    人,那么作为丈夫的我,就让你偷个够好了。   多年以后回想起这个夜晚,我也不知道这个决定是对是错,如果我不是选择

    破罐子破摔,而是找月薇问个清楚,也许后来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事了吧?当然,

    此时的我,心中已顾不了那么多了,屋子里并没有其他人,月薇也不见踪影,大

    晚上的,她能去哪儿呢,本能的我又想到别处去了,难道她又去找那个老和尚去

    了?「来人哪!」   我大声的呼叫丫环,想要了解此时的情形,一个俏丽的丫环很快的从屋外进

    来,站在床边,垂手等待着我的吩咐。   「香菱,我且问你,少奶奶去哪儿了!」   「回少爷的话,少奶奶交待说,她去百花坞了,要晚些才能回来,让少爷不

    必等她。」   香菱很老实的回答我,因为我的话语中带着一丝怒气。   去百花坞了?大晚上的回娘家干什么?看了看矗立在一旁的漏刻,现在已差

    不多是亥时初,这么晚了还未回来,我的心中已有了隐隐的猜测了。   「香菱,随便准备点饭菜,我要用晚膳!要快!」   匆匆吃过饭,我便出门了,我要验证我心中的猜测,明镜山庄在卢阳城外不

    远,而大佛寺则在卢阳城内,我朝着大佛寺的方向飞掠而去,今晚夜色不错,皎

    洁的月光照射在大地,彷佛是铺上了一层洁白的冷霜,街道上并没有行人,这个

    时刻,除了夜行的江湖人士,平民百姓早已睡觉休息了。   在屋顶上起起落落,一座庄严的寺庙出现在我眼前,然而在我的心中,它却

    是藏污纳垢之所,大佛寺内的和尚不少,都是念经拜佛,修身养性之人,并没有

    习武,而老和尚则都是空字辈的,空闻,空见,空性,空玄,究竟是谁呢?只好

    一个个的去找了,首先是大佛寺方丈空闻,从禅房外的横梁往内探视,空闻正在

    抄写经书,不愧是方丈,这么晚还在忙碌,所以空闻可以排除了。   空见则盘坐在蒲团上闭目冥思,空性已经在榻上休息了,只剩下最后一个老

    和尚了,我的心中有些犹豫了,到底该不该过去呢?要是真的亲眼看到月薇和空

    玄老和尚有染,我到底该如何做?是拔剑杀了这对奸夫淫妇,还是……要是空玄

    也没有问题的话,那么月薇这么晚出去,难道真的是回百花坞吗?又或者是在学

    习这采阳补阴的功夫?如果真的是在学习,那么又是谁在教她呢?一连串的问题

    在我脑海中翻腾,深吸了一口气,还是去看看空玄的情形吧,空玄的禅房内点着

    一盏油灯,房间内只有空玄一人,正躺在床上休息,看到这里,我的心中松了一

    口气……就在我正要离开时,我听到空玄的呼吸突然间急促起来,从横梁的缝隙

    看去,只见盖在空玄身上的薄毯高高鼓起,并且正在不停的高低起伏,我不禁失

    笑,这老和尚正在自慰?既然这样,我还是先看看好戏吧,打消了回去的念头,

    我准备欣赏起这百年难得一见的情形。   「呼呼呼」,空玄喘着粗气,上上下下的在毯子内动着,嘴里还在不停的念

    叨着什么,「呃……臭婊子……几天前主动献身……今天却撩拨老子之后……就

    走了……妈的……早知道老子以前多干你几次……啊啊……老子要干死你……」   脑海中一片空白,尽管空玄老和尚并没有说出月薇的名字,但是我的脑海中

    却本能的认为就是她,月薇,你果然还是背叛我了,为了那不知所谓的采阳补阴

    ,为了你的美丽容颜,竟然和一个老和尚合体交欢……既然你这么喜欢采阳补阴

    ,那么,作为丈夫的我,怎么能不如你的愿呢?从明天开始,我亲爱的娇妻月薇

    ,你会发现你有无数的男人要采呢,哈哈哈哈……带着这样的念头,我回到了明

    镜山庄。   「夫君……你回来啦……」   月薇欢快的声音传来,娇俏的身影在门口迎接着,「夫君……你刚刚去哪儿

    了……人家回来时都没有看到你……」   「呵呵……」   心中腹诽着月薇的多变,脸上却带着笑容,「没什么,就是去外面练习了一

    下轻功,将体内的酒气散发出来……」   「嗯哪……夫君……下次不要喝那么多酒了……薇儿很担心你呢……」   月薇微蹙着柳眉,拿过一条湿润的毛巾,在我脸上轻轻擦拭着,「夫君……

    薇儿有件事想跟你说……」   我心中猜测着月薇的意思,难道她要跟我交待空玄老和尚的事情?如果是这

    样的话,我应该原谅她吗?嘴里却含煳着说道:「什么事……」   「其实这段时间……」   月薇顿了顿,把毛巾放在桌上,轻柔的坐在我的腿上,双手抱着我脖子,「

    夫君……我要是真说了……你可不许生气……」   「你先说说是什么事吧!」   我可不会上当的,如果你真的把你和老和尚的事交待出来,我能不生气?头

    都绿了,我还能不生气吗?「不嘛……夫君……人家说的可是好事情……保证你

    听了满意……」   月薇摇晃我的脑袋,柔软挺翘的双臀在我肉棒上不住摩擦。   这是要使用美人计吗?我就暂且答应下来,心中也很期待着月薇究竟说的是

    什么事情。   「好吧,薇儿,我答应你。」   「其实人家这段时间回家去,就是跟母亲学习双修房中术。」   两个女人学习双修房中术?月薇你在开玩笑呢,两个女人如何双修?我根本

    就不相信这个说法,「你……和你母亲?」   「嗯……」   月薇点点头,「母亲用玉石造了一个假男人……夫君……你会介意吗?」   玉石做的假男人?我看是肉做的老和尚吧,心中虽然不相信月薇的话,但是

    表面上却不得不回答,「有那么一点点介意呢……不过毕竟是假人……」   「谢谢夫君……人家知道你最好了……」   月薇勐地亲了我一口,「夫君……让人家来服侍你吧……」   身上的衣服迅速减少,胯下的肉棒进入了月薇温暖的小嘴,一条柔软温润的

    小舌头不停的马眼扫来扫去,「哧熘……」   龟头处传来的吸力让我忍不住将肉棒使劲往前顶。   「呜呜……」   月薇跪在地上,纤细的双手托着我的一对肉丸,灵活的舌尖在肉棒四周来回

    舔舐,「夫君……你的肉棒……好好吃……薇儿爱死了……哧熘……」   此时此刻,吞吃着肉棒的月薇脸上有着一股妖艳的美,我以前从未看到过她

    如此淫靡的语气和行为,是因为她所说的双修房中术的影响吗?如同吃着美味,

    月薇的舌头转移到了下面的肉丸,柔软的舌尖在布满褶皱的肉丸上左右舔舐,白

    嫩的十指在肉棒上缓缓的上下套弄,藉由马眼处流出的粘液,让整颗龟头变得润

    滑无比,而两颗肉丸,也在湿润舌片的滋润下闪闪发亮。   月薇一边舔着,一边抬起头来看着我,嘴角含笑,眼角带媚的淫荡表情,让

    我的肉棒忍不住有种喷发的冲动,忍不住的收回肉棒,将月薇身上的衣服脱了个

    精光,把她抛在床上,我扑了过去。   「哦……夫君……你把人家塞的好满……」   月薇在我身下不住娇呼,一双修长健美的美腿在不知不觉中钳住了我的后腰

    ,回应着我的肏干。   月薇的蜜穴早已湿润,肉棒很轻易的深入了大半根,仍然是那般的湿润紧窄

    ,灼热的肉壁紧紧缠着肉棒,每一次插入都要耗费不少的力气,但是带给肉棒也

    是不同一般的的舒爽。   撑开月薇的一双美腿,我开始大开大合的动作起来,一次次全是又急又勐的

    插入,而月薇则是哼哼唧唧的呻吟不止,粉首乱摇,粉臀勐颠的迎合着我的抽插

    ,从她那迷乱的表情可以看出来,月薇已是被我干的舒爽不已,陷入了癫狂之中。   「哦哦……夫君……人家受不了了……好爽……薇儿要来了……呃啊啊……」   月薇发出了一声动人心弦的娇哼,白皙修长的美腿高举向天,娇嫩的脚趾头

    紧紧蜷缩着,显然是高潮来临。   平滑洁白的小腹止不住的颤动,我只感觉肉棒周围的肉壁紧跟着夹紧收缩,

    月薇的花心口一阵阵蠕动抽搐,接着一股股温热的阴精喷洒在龟头上,彷佛是天

    降甘霖,敏感的龟头将一波波酥麻的快感传达到我的脑海,我的后腰一麻,再也

    忍耐不住地在月薇的体内喷发。   「呀……夫君……射进来了……好烫……薇儿要死了……好畅快……噢噢…

    …」   趁着月薇在高潮的余韵之中,我的手摸索到了她的粉颈后边,在昏睡穴上轻

    轻一点,还沉浸其中的月薇脑袋一歪,陷入了深沉的昏睡之中。   是的,结合何知道所说的内容,以及空玄老和尚的自言自语,再加上刚才月

    薇的诉说,对整件事情我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月薇不知从何处听说空玄老和尚

    有双修房中术,于是就在前几天我去武当之时,终于下定决心找到那个老和尚,

    两人有了合体之欢,就在今天我喝醉酒之后,她又去找了老和尚,但是因为担心

    被我发现,所以提前回来了。   虽然这个猜测还有很多疑点,但是现在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从月薇刚才

    的床上表现来看,她比以前淫荡了很多,嫉妒和愤怒让我不能思考,只剩下报复

    的念头,既然这样,月薇,我就让你尝尝更多男人的滋味吧。   吩咐在房间外侍候的丫环去休息,我将月薇用一袭轻纱包裹起来,一手搂着

    腿弯,一手搂着背部,抱着轻柔的玉体,我飞快的出了门,现在夜已深,附近的

    卢阳城是没有行人的,唯一能找到的,就是城中一些破屋中的难民或者是乞丐了

    ,相信这些难民和乞丐,面对着一个国色天香的绝世美人,就没有不垂涎三尺的

    吧。   我亲爱的娇妻,今天晚上,就让你尝尝背叛我的下场。   离开时我顺便带上了一些烧饼,同时也将月薇的周身穴道封住,让她暂时的

    不能使用武功,做好了这些准备之后,这才抱着月薇朝着卢阳城内飞掠而去。   在城南的一条贫民街上,我停下了脚步,这里是卢阳城的贫民和难民以及乞

    丐的聚居地,整条街上全都是破瓦寒窑,幸好现在是秋天,如果是在冬天,这些

    破烂的房屋根本挡不住寒风,每天都有人冻死在其中。   时辰已晚,就算是贫民街也陷入了沉寂之中,每天都吃不饱的人们,只能早

    早睡觉,以免饿的难受。   随便找了一间没有门的破房子,刚一走进去,一股浓浓的酸臭味扑鼻而来,

    让我差点没吐出来,强忍住内心的反胃感觉,将轻纱包裹的月薇放在铺上了稻草

    的地面上。   房间内并没有桌椅板凳,空空如也,只是地上睡着两个衣着褴褛的男人,还

    有几个破碗随意的丢在地上,看到这情形,我知道这两个男人是乞丐。   我有点迟疑了,真的要把娇妻送给这两个身上散发着臭味的乞丐?月薇可是

    武林美女榜第三名,和我成婚以来,恩爱有加,如胶似漆,如今却要被两个乞丐

    凌辱,我真的能接受吗?但是脑海中又想象出月薇和那个老和尚轻怜蜜吻,唇舌

    交加,肉体交缠的景象,熊熊的怒火立时不能抑止的爆发出来,「月薇,不要怪

    我,要怪就怪你先背叛吧!」   将手中的几块烧饼朝着两个男人扔过去,砸在他们身上,「谁!」   两个乞丐从睡梦中醒来,左右张望,而我则早已闪出门外,在窗户旁悄悄等

    待。   「哇……有吃的!」   「啊,是烧饼,天哪,有救了!」   出乎我意料之外,两个乞丐根本没注意到屋内多了一个大活人,或者说注意

    到了也没在意,他们的目光,全都集中在地上的几张烙饼上。   两个乞丐狼吞虎咽的吃着干燥的烧饼,即便是噎得连连抽搐也没有停止往自

    己嘴里塞着饼。   「呃……水……呃……噎死我了……」   其中的一个人站起来,朝外走去,「我去……呃……找点水……呃……」   「哎呀……」   站起来找水的乞丐被横在屋内的月薇给绊倒在地。   「妈呀……有死人……」   这个乞丐突然尖叫起来。   「妈的……老二你找死啊……叫这么大声,怕别人听不见吗?」   另一个乞丐走了过来,看了看玉体横陈的月薇,「这……这女人没死……太

    美了……好美的女人……」   「大哥,你说的没错哎。」   乞丐老二蹲下了脏兮兮的身体,眼神死死的盯着月薇的绝美面庞,嘴里的口

    水滴落在干枯的稻草上,「太好了,大哥,不过,这美女为什么会在这里?」   乞丐老大使劲把烧饼咽下去,「管他呢,不管是谁,我们俩今天都有福了,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老二,我先上,等下你再上。」   乞丐老大迫不及待的脱下了身上的破烂衣服,胯下的肉棒高高耸立,将近七

    寸的长度像一把钢枪的枪头,等一下便要刺入敌人的体内。   我在窗外静静的站立着,眼看着娇妻就要被两个乞丐污辱,心中有着深深的

    不舍,但是更多的却是报复的快感,如果月薇知道自己被两个乞丐强奸,不知她

    会如何反应呢?在墙壁上抠下一小块泥土,我解开了月薇的昏睡穴,她那迷人的

    双眼正缓慢的睁开,「唔……夫君……啊!!!」   眼前的情形让她忍不住尖叫起来。   「呜呜呜……」   乞丐老二慌忙用手捂住月薇的小嘴,「给我住嘴,小妞,别叫!」   然而月薇怎么会听这两个乞丐的话,本想动用武功的她,现在却只能凭借自

    己的力气推着乞丐老二的手,「妈的,不听话是吧!」   乞丐老二来火了,一屁股坐到月薇的身上,把月薇抗拒的双手拔开,一只手

    在她脸上「啪」   的重重抽了一个巴掌,「你叫啊……我让你叫……」   「老二,别那么粗鲁……」   乞丐老大制止住老二,「小美人儿,我劝你别叫,这里可都是乞丐和难民,

    你想把他们都叫醒来干你吗?」   「呜呜……」   月薇清澈的美目中流露出慌乱的眼神,想来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处境,一脸

    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乞丐,瞬间就停止了挣扎。   「嘿嘿……这才乖嘛!」   乞丐老二淫笑一声,「虽然我和大哥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但是这里是

    贫民街,你要是不想让其他人看到你被我们兄弟干的情形,最好是不要出声,否

    则明天整个卢阳城都会传出来一个美人儿被两个乞丐干了的消息。」   「老二说的没错,美人儿你就乖乖的让我们兄弟爽一下,爽完了就让你回去

    ,不然的话,我就让整条街的男人都过来把你轮奸,到时候你就在卢阳城出名了

    ,你明白了吗?同意就点个头。」   乞丐老大撸着自己的肉棒,言语中带着威胁。   月薇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她先是拼命摇头,再看到乞丐老大作势要走

    出门外之时,又拼命的点头,那一副柔弱可怜的模样,真让人我见犹怜。   「小妞,这才乖嘛,来,老子口渴了,让老子喝点水。」   乞丐老二松开了手掌,嘴巴朝着月薇的小嘴吻去。   「不……不要……求你放过我……夫君……你在哪……快来救我……」   月薇摇晃着粉首,拼命躲避乞丐老二亲过来的臭嘴,我在窗外听着月薇的求

    救声,很想马上冲过去将她就出来,但是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就被报复的念头盖

    过了。   「我……我可以给你钱……一百两……一千两都可以……」   「老子不要钱,就要你!」   乞丐老二把月薇推拒的双手按在地上,一张臭嘴在俏脸上胡乱亲吻着,「哦

    ……好香的小脸……啧啧……再来一口……」   「哈哈,你的夫君就是我们兄弟啊,老子也口渴了!」   赤身裸体的乞丐老大也不甘示弱,「嗤」   一声撕开了月薇身上的轻纱,雪白如玉的娇躯就这么暴露在眼前,「太美了

    ……又白又嫩的肌肤……」   乞丐老大俯下身体,跪在月薇的下半身,沾满泥垢的双手把月薇修长有力的

    美腿大大撑开,双眼瞪着月薇的蜜穴,嘴里不住赞叹,「啧啧……这光亮的阴毛

    真是漂亮,咦,这小屄竟然是粉红的,还会动呢,里面流出来那么多的水,我可

    不能浪费了。」   从窗户外望去,乞丐老大的脑袋紧紧的贴在月薇的下体,想必是在用舌头舔

    舐着蜜穴内的淫液吧,咦,好像还有我先前射出去的精液。   「喔喔……不……不要亲下面……」   「啧啧啧……」   耳边传来淫靡的水声,乞丐老大孜孜不倦的动着他的脑袋,虽然看不清具体

    情形,但是我也能想象到,月薇蜜穴内分泌的蜜汁,一定是一滴不剩的被乞丐老

    大都吃进了肚子里,毕竟,这两个乞丐可都是吃了干燥的烧饼,正等着水解渴呢。   「啊……好甜的水,就是有点腥味,」   乞丐老大舔了舔嘴角,眼光看到了掉落在地上的半个烧饼,「啊,那半个饼

    可不能浪费了,吃饱了才能干女人!」   将半个烧饼抓在手中,乞丐老大吃一口饼,就在月薇的蜜穴上勐吸几口,就

    这样一吃一吸,半个饼很快的全都进了肚子,而乞丐老大也满意的打了个饱嗝,

    「呃,吃饱了!」   老半天都没有听到月薇的声音,我把目光又转向了另一边,不知何时,月薇

    的小嘴已经被乞丐老二的嘴巴堵住,只能从鼻孔里发出难受的哼哼声。   乞丐老二的舌头在月薇的嘴唇外前后左右,来回的舔舐扫荡,想要突破阻挡

    ,进入到甜蜜的小嘴内,但是月薇却紧闭着牙关,死死的抗拒着。   看到迟迟不能突破,口干舌燥的乞丐老二松开了一直按住月薇小手的左手,

    接着捏住了月薇的鼻子,让她不能呼吸空气。   刚开始时月薇还拼命忍受着,但是人是不可能不呼吸的,仅仅过了片刻,月

    薇就忍受不住了,雪白的俏脸憋的通红,一双美目更是有些反白了。   终于,「呼」   再也不能憋气的月薇情不自禁的张开了小嘴想要吸气,而早已等待多时的乞

    丐老二,那条大舌头迫不及待的伸进了月薇的小嘴里,继蜜穴之后,月薇的小嘴

    也跟着失守了。   「哧熘哧熘」   乞丐老二像是在喝汤一般,粗黑的大舌在月薇嘴里来回刮弄,一滴滴香甜的

    口水被乞丐老二吸进嘴里,滋润着他干渴的嘴唇。   「哦……美人儿……你的口水好香好甜……太好吃了!」   「夫君……救我……呜呜……」   月薇此时好像已经放弃了抵抗,任凭乞丐老二的舌头在小嘴内肆虐,既不反

    抗,也不迎合,原本灵动的眼睛现在显得有些呆滞,但是在呆滞的眼神中,却又

    包含着一丝迷乱,晶莹的泪珠,从眼角缓慢滴落。   眼角的泪水并不能打动我,爱之深,恨之切,现在我只是期待着这两个乞丐

    能给月薇足够的教训,至于之后怎么办,我还没有考虑清楚。   月薇的体质很是柔弱敏感,尽管她现在如同尸体一般任凭着两个乞丐摆弄,

    但是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流逝,小嘴里和蜜穴中传来的快感会慢慢侵蚀她的身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