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妻子一次恋爱】第二十二章
作者:admin      更新:2016-07-28 22:48      字数:5444
    读^精`彩~小$說~就^来'w w w点0 1 bz点n e t 苐'1~版$主^小'說-网!!百/度/搜/第/一/版/主/小/说/站!/

    看/第/一/时/间/更/新

    01bz.net

    【给妻子一次恋爱】第二十二章

    作者:吴花残照

    2016/7/4

    字数:5402

    第二十二章

    周日是儿子从学校回家的日子,中午放学后,老公会骑摩托车接儿子回家

    吃中饭。我们也想过买辆车,但老公怕车出事撞死人,会留下一辈子的悔恨和

    歉疚,最终还是没有买成。而我这做妈的,每到这天都得准备有营养的饭菜给

    儿子补充营养。

    最近和老公的关系不冷不热的,家庭气氛也挺令人压抑。只有儿子回来了

    ,这种气氛才得以暂时改善。老公不太问儿子学习的事,倒是像个朋友似的跟

    儿子开开玩笑,讲讲笑话,把儿子逗得哈哈大笑。甚至有些笑话都有些涉黄,

    我都觉得老公没个当爹的样子。但儿子对他老子挺崇拜的,两人的感情非常好。我一边听着他们说话,一边把好吃的夹给儿子,看到他们开心的样子,我就

    非常享受这种温馨安乐的家庭氛围。

    餐后儿子洗澡换衣,然后上床睡觉。现在的中学生真是太辛苦了,晚上1

    0点半下晚自习,早晨6点又得进教室晨读,睡眠不足七小时,我很担心儿子

    的身体会垮了下去。儿子睡到晚餐才起,吃过晚饭,老公又得把儿子送去学校

    参加晚自习。

    晚上我睡到老公的怀里,对老公说:「老公,你发现没有,儿子回来,我

    们这个家才有一点欢乐的气息,你知道我多羡慕吗?我们家里以前的那种温馨

    祥和的气氛哪去了?我知道你心里有道坎没有过去,可是这也不能完全怪我,

    你也是有责任的,所以你也有责任把这道坎迈过去。你有过那么多女人,我不

    都是也放下了吗?你要是不放下,你的后半辈子还有什么快乐可言?我多么希

    望,你还是我的好老公啊,爱我,疼我,包容我,你应该让你的妻子生活在幸

    福之中,这也是你的责任呀,老公你说是吧。」

    老公沉默了很久,说:「既然这婚是离不掉了,那就好好的过日子吧。」

    老公的这句话,意味着他开始回心转意了,我真的太高兴了。我翻身伏在老公

    的身上,亲著老公的嘴说:「老公,老婆现在想要你的鸡巴。」老公说:「看

    你的运气了,硬不起你也不要怪我。」我扒掉老公身上的四角内裤,把软塌塌

    的鸡巴含在嘴里。嘻嘻,我前面说过,我的口技现在很不错了,老公的鸡巴在

    我嘴里渐渐长大,虽然还不是很硬,但插入阴道还是可以的。

    我迅速脱掉身上的衣裤,又用嘴把老公的鸡巴舔硬,然后塞进我的洞里。

    性交不够顺利,我在上面不痛不痒地弄了一分来钟,老公的鸡巴又软掉了。我

    不甘心地想把它重新捉回洞里,但它因为太软了,无法插入。

    老公叹息道:「我真是耽误你了。」我趴在老公身上安慰他说:「别这么

    想啊老公,我以前跟你说过,女人不是为了性而活着的,有老公在身边,心里

    爱着我,我就是幸福的。」

    随着老公对我的重新接纳,我们又恢复了往日的情分。晚上吃过晚饭后,

    我还会挽着老公的手,拉他他去散步,为了他的健康。

    转眼一个多月就过去了,我和老公过着平静而安逸的生活。然而康勇这时

    候出了点事,又把我跟他拉在了一起。

    那天正在上班,康勇拨打我的手机,接还是不接,我有些犹豫,这些天我

    几乎把他忘记了。犹豫之中,一直在响的手机好像还是触动了我的某根神经,

    我拿起了手机接听。声音不是康勇的,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他问我,是手

    机主人的爱人吗?我说不是,你是谁?对方说他是中心医院,手机主人出了车

    祸,正在医院抢救,我问危险吗,医生说危险,需要亲属马上过来。我并不清

    楚康勇在本地有什么亲属,我说我马上过去。

    康勇正在抢救室进行抢救,一个护士让我先交3万元预付金,并在手术风

    险单上签字,钱我倒是可以刷卡预付的,但签字我还是不能。我跟护士说,我

    不是他的亲属,只是一个朋友。护士怪怪地看了我一眼说:「那怎么病人的手

    机里,把你叫做老婆?」我当时十分尴尬,为了维护康勇,我对护士说,我是

    他的女朋友,还没结婚的。护士说:赶紧签字吧,不然动不了手术。「好吧,

    我签。」我在手术单上战战兢兢地签了自己的名字。

    我现在一个人在这里,心里非常没底,就打电话给玉珊和其它同学,不一

    会,这些同学都很快到了。他们见到我,眼神都有些暧昧,看得我心里发虚。

    我跟他们解释说,康勇车祸后被人送到医院,医生从康勇的手机里找了个最近

    跟他通过电话的人,就把电话打给了我。我也做不了康勇的主啊,总不能见死

    不救吧,只得把你们找来,一起看看怎么办?那个当记者的同学说,得赶紧通

    知康勇的单位,让单位来处理。然后我们把电话打给了他们检察长,让检察院

    派人来。

    检察院来人之后,我们就不管事了,只是聚在医院等候消息。玉珊说,大

    家好久没聚了,晚上请我们吃晚饭。我打电话给老公,告诉他康勇出车祸在医

    院抢救,我现在和玉珊他们在一起,晚饭在外面吃了,你自己搞点吃的。老公

    问,康勇脱离危险了吗?我说正在抢救。

    吃过饭之后,我们又去医院守候,听医生说,已经做完了手术,要在观察

    室观察一天。我们留在这里没什么必要了,于是各自回家。

    回家后看到老公睡在床上,身体十分虚弱的样子,不由吓了一跳。

    「老公,身体不舒服吗?要不要去医院?」我用手在老公额上试了试体温

    ,关切地问着老公。

    老公说,不用了。他让我给他做碗面条,我赶紧做好面条,端到床前,心

    疼地说:「病了就跟我说嘛,我就不在外面吃了。」

    等老公吃完面条,我又问道:「真的不用去医院吗?」

    老公说:「真的不用,今天有朋友动手术,我献了一点血,没关系的。」

    老公又问:「康勇救过来了吗?」

    我说:「手术做完了,现在在观察室观察。」我看了看老公说:「今天我

    是跟玉珊他们一起去医院的。」

    老公好像对我的话不感兴趣,对我说:「我先睡了,你忙你的去吧。」

    我觉得老公今天的神情又有些不对了,也许是身体虚没精神的缘故吧。我

    明天给他炖只鸡,给他补补血。

    第二天我跟玉珊他们又约了去医院,康勇还在观察室。直到第三天去看望

    他的时候,康勇度过了手术后的危险期,转到普通病房去了。

    我们一群人涌进康勇的病房,去看望他。康勇脸上苍白,十分虚弱。他看

    见我们,脸上露出一丝惨淡的笑容,而当他看见我时,我看见他的眼里骤然明

    亮了许多。

    我们跟他寒暄了一会,问了问他的身体状况,康勇说,他们那天出去办案

    ,回来的路上,有一辆摩托车为了超车,忽然从对面开来的一辆大货车后面驶

    入逆行车道,他们乘坐的小车本来车速也快,司机为了躲闪超车的摩托车,打

    了一把方向盘,结果车子撞到了一棵大树,坐在前面的一名司机和办案人员,

    因为绑着安全带,伤势不重,而坐在后面的他,几乎从后座飞了起来,身体重

    重的撞在前面座椅的靠背上,造成胰脏破裂,当即昏迷。幸亏有路过的车辆打

    120电话求救,才得以及时抢救,又有个不知名的人为他献血,使他赢得了

    抢救的时间,这条命总算没有被阎王爷带走。

    同学们也都为康勇能够活着而庆幸,记者同学故作轻松地说:「大难不死

    ,必有艳福。你小子因祸得福也说不定!」

    康勇笑着把目光投向我,那目光有着另外的一层意思,竟看得我有些羞臊。

    大家闲聊了一通,见康勇身体尚虚,不宜打扰过久,就一一告辞。康勇喊

    住我说:「兰雪你留一下,我有事要问你。」

    待其他同学走后,我坐到病床前,康勇问我是不是帮他垫付了3万元钱,

    我说是啊,这三万元救了你的命呢。我就把我怎么来的,怎么通知其他同学和

    他们单位的事说了一遍,康勇伸手抓住我的手说:「我这条命是你救下来的,

    我也要爱护你一辈子,不管你是谁的妻子。」

    我嗔他说:「谁要你爱护一辈子了,你把自己爱护好,别老是遇到车祸。」

    「车祸?」康勇楞了一下,说道:「兰雪啊,我觉得我们真的是有缘分,

    每次你离开我之后,我都会受伤,我一受伤,你就会来到我的身边照顾我,我

    们的关系又会更进一步。」

    我不禁想起了以前他的几次受伤,我每一次去照顾他,他都会得寸进尺,

    直到把他那根饥饿的鸡巴插入我的阴道。但是这回不会了。

    我有几分忧伤的对他说:「这次我不会再照顾你了,你要自己去克服,或

    者让你单位的同事来照顾你……」

    「为什么你不能够来照顾我了?」康勇有些失望地看着我。

    我诚恳地对他说:「我和我老公……最近的关系有些微妙,我不想让他不

    开心。」

    「难道……他发现什么了?」康勇担心地问道。

    我笑了一下,想让他放下心来,「也不是,总之你得靠自己了。」

    康勇说:「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以后就别来了,我不想让你和老公闹僵,

    自己活得不开心。」

    康勇的体贴让我有些感动,我知道他对我的爱是发自真心的。「你能理解

    就太好了,」我看看表说,「我得回去给老公做饭了。」

    康勇羡慕地说:「真羡慕你老公啊,有个这么好的老婆。」

    我笑道:「赶紧娶个老婆,你也会让人羡慕的。」

    在我要走的时候,康勇叫住我,他有些歉意地说:「兰雪,能再帮我一次

    吗?我想小便,麻烦你把便壶拿给我。」

    他指了指床下,我把床下的便壶拿给他,他说:「我这里不能动,你再帮

    帮我。」

    我知道他是想要我拿着便壶,斗在他的阴茎上,我先去把门关了。康勇住

    的是单人病房,比多人病房条件好得多。

    我掀开了康勇身上的被子。他上身还穿着一件像样的T恤,下面可就惨不

    忍睹了:他的腰腹部缠着药味很浓的纱带,下半身为了大小便方便而没穿裤子

    ,一条软虫光秃秃的垂在两腿之间,毛被剃了个精光。没毛的鸡鸡看上去好滑

    稽呀,我忍不住笑出一声,「哟,毛都没了呀?」康勇难为情地说:「是不是

    很难看?」我抿嘴笑道:「它什么时候好看过呀?不过一下就光了,看上去好

    不习惯。」康勇的样子有些狼狈,勉强挤出一点笑来,说道:「真不好意思,

    这么难看的样子都让你看到了,真怕你以后不会喜欢它了。」我宽慰他说:「

    也没什么啦,毛还会长出来的,来,尿尿。」

    我把尿壶放在他两腿之间,拿起那根软软的阴茎放入壶口。趁他尿的时候

    ,我仔细看了看他那曾经威猛的鸡鸡。生长过阴毛的地方,毛根还在,就像男

    人络腮胡被刮过之后,脸腮留下了青青的胡茬;阴茎毫无生气,像一根沉睡未

    醒的懒虫。他尿完之后,我拿着他的阴茎轻轻地甩了两下,抖落马眼上的尿滴。这时我忍不住奚落了一句:「这下你雄不起了吧。」我拿出尿壶,刚要给他

    盖上被子,康勇说:「等一下,兰雪,你再摸下我的鸡巴。」我摇摇头说:「

    都这样子了,还想那种事情。」康勇说:「以前你摸我的时候,我马上就硬起

    了,这回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我担心被这场车祸搞阳痿了。」我一想也是哦

    ,以前我摸它一下,它就硬得跟铁似的,这回确实就像一条死虫,一点活气都

    没有。我也感觉情况有些严重,便把手伸进被窝,摸着他那根阴茎。摸了一会

    ,康勇叹道:「完了,完了,硬不起来了。」我开玩笑道:「硬不起来才好,

    免得它老想着糟蹋……女人。」康勇的情绪一下低落下来,一脸的沮丧。他喃

    喃地说道:「完了,我完了。」

    我安慰他说:「明天让医生检查一下,没事的,啊。」我拿起尿壶,给他

    倒了尿,闻了闻手上,有很浓的鸡巴上的臭味。我把手洗净,又打了一盆热水

    ,端到康勇的床前,「我给你擦擦身,你身上臭死了。」

    康勇这时就像个灵魂出窍的人,有了一些痴呆。我给他擦过一遍身,盆里

    的水都起了泡沫,我又打来一盆水给他擦了第二遍。走的时候,我对他说,明

    天我给你拿套换洗的衣服来。康勇默默地把钥匙给了我,都不知道跟我说一句

    感谢的话。

    走出医院,忽然想到我给康勇做的事情,又违背了我跟老公做出的承诺。

    我跟老公说过,不会再跟康勇有任何的纠葛,可我总是心太软,心太软,看到

    康勇那么可怜没人照顾,我就会生起慈悲之心,做出让老公又会生气的事来。

    我现在真的是两难啊,一方面不忍康勇无人照顾,一方面不忍再叫老公生气,

    我该怎么办呀?康勇这里我明天还是得来,不然我会失信于人,会让已经够可

    怜的康勇再加上一次被曾经的恋人背信抛弃的打击,我于心不忍呐。至于老公

    那里,就只能对他隐瞒了,除了隐瞒,我还有什么办法呀?

    到农贸市场买了一只鸡,回去炖了给老公吃。老公今天的情况好多了,但

    脸色仍有些苍白,我还是很心痛老公的,抱怨他一次献血太多。

    老公对我的态度又变得不明不朗起来,好像我和康勇的事情他全都知道了

    似的。他又变得郁郁寡欢的样子,在书房里抽很多的烟。我想跟他交谈一下,

    但是我有些心虚,还是省住没有谈。

    第二天的下午,单位没什么事了,我提前下班去了康勇的家里,拿了一套

    给他换洗的衣服,送到医院。我帮他擦过身子,换了衣服,康勇说:「你再帮

    我摸下鸡巴,看能不能硬起来。」我于是摸着他的阴茎,问他找过医生了吗?

    他说:「找过了,医生说,明天找神经科的专家来会诊一下。」我看了看手中

    的鸡巴,仍然没有一点起色,我说:「真的硬不起来了,莫非也受伤了?」康

    勇说,你看看有没有伤。我提起阴茎,把蛋蛋都翻来覆去看了,没有看到伤处

    ,康勇说:「兰雪,你用嘴含一下,看能不能硬。」

    我用湿毛巾把鸡巴擦了三、四趟,才把阴茎含在嘴里。软软的鸡巴在嘴里

    ,完全是另一种感觉,不像含着硬鸡巴,下面会有想要它插进去的欲望。含了

    一会,还是不能硬起,康勇又说:「你把屁股给我摸摸。」我把屁股移到康勇

    手方便的地方,一边用嘴继续刺激阴茎,一边让康勇摸着我的屁股。康勇的手

    伸进我的裙里,在屁股上摸着,然后又拨开我的内裤,摸着我的阴唇、阴蒂和

    阴道。奇怪的是,我对他的抚摸,也跟他似的没有什么反应。我对康勇说,可

    能是环境的原因,如果在自己的家里,可能会硬得起来吧?康勇一脸绝望地说

    ,我完了,我成废人了。我鼓励他说,你先别泄气,如果是受了伤,医生会把

    你治好的。

    我必须在下班的时间回到家里,不想让老公知道我跟康勇还有着关系。但

    今天老公的脸色更难看了,我打开门,满屋子的烟味呛得我连连咳嗽,我说道

    :「老顾,你身体不好,医生说你不能再抽烟了,你不要抽了行不行?」

    老公仿佛不是在回答我,而是对着空气说:「再抽几天,就不会抽了。」

    我不满地说:「既然决定不抽了,干吗还要再等几天?」

    老公说:「我在思考一个很难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