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缺与莫山山】(10)完
作者:admin      更新:2016-07-28 22:48      字数:11334
    看`精#彩`小$說&盡`在'w w w点0 1 bz点n e t 苐'壹~版$主`小^說

    百/度/搜/第/一/版/主/小/说/站/

    看/第/一/时/间/更/新

    01bz.net

    作者:huihui1983

    2016/07/08

    字数:11571

    终身

    这个暑假,又是我先回的惠州,宁缺要多呆些天,把公司的任务完成才回去。

    回到惠州,我做的第一件事,是给惠惠老师发了条消息,想在婚前单独约她聊一

    聊,听一听她的教诲。惠惠老师很快回信,告诉我时间,让我定地方。

    我们约在了西湖边的那个西餐厅,就是桑桑追求宁缺失败后约我吃饭的地方,

    服务员居然又引领着我们到了当初和桑桑呆的那个小包间。

    惠惠老师看着窗外西湖的风景,笑着说我大学一年长进不少,会找这么小资

    的地方了。我也笑着把当年桑桑追宁缺的事一五一十的跟惠惠老师说了,惠惠老

    师居然听的有些入神,我这才想起,桑桑也是惠惠老师的学生,我有些担心的问

    她:「你不会是站在桑桑那边的吧?」

    惠惠老师失笑,然后伸过手来,捏了一下我的脸,我好无语,她怎么会有这

    种习惯呢,高中被她捏了那么多次,到现在大学了,还要被她捏。

    惠惠老师微笑着问我:「山山,你今年十九岁对吧。」

    我嗯的点了点头,惠惠老师说:「我比你大十二岁多些,你比妞妞大十三岁

    多些,这样算的话,我们两个应该算一辈人,而且妞妞还管你叫婶婶,所以,以

    后你还是叫我惠惠姐吧。」

    我有些愣了,她为什么要说这个呢,我有些迟疑的叫了声惠惠姐,她笑着点

    头答应,然后很温和的对我说:「以后我就把你当成妹妹了,那么有些话不好对

    老师讲的,对姐姐总可以说了吧。」

    啊,原来她是为了怕我难以吐口才这样说的啊,我心里有些感激。惠惠姐姐

    接着说:「在婚前单独约我出来,肯定有重要的事要问我,究竟出了什么事呢?」

    我犹豫了一下,有些吞吞吐吐的:「惠惠姐,你记不记得刚毕业的时候,我

    和宁缺在你家里,你给我们讲的那个男子的故事。」

    惠惠姐姐点头,问怎么了。我继续说道:「你说你们那时最根本的障碍,不

    只在于他的销售工作,更在于他的大男子主义。你宁可他在惠州找一个普通工作,

    甚至宁可他在家休息,只靠你的工资相伴着清贫度日,他却一心拼命想要往高走,

    眼中只有成功,不肯为爱情妥协,你说他每天像上了发条一样的忙碌,精神高度

    紧张。」

    惠惠姐姐点了点头:「宁缺怎么了?」

    我有些难受:「宁缺现在也这样,他这半年每天只睡5 个小时。」

    惠惠姐姐饶有兴趣的看着我:「因为你们同居了?」

    这个话题转的,我差点把嘴里的水喷出来,好无语啊,惠惠姐姐想到哪去了,

    我怎么会有那么淫荡,不对,我根本就不是那个意思好吧。

    我无奈的说:「惠惠姐……」

    惠惠姐姐失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一下没收住,故态重萌了。」

    故态重萌?我有些好奇的看着惠惠姐姐,除了贪吃之外,她似乎一直都是一

    副为人师表的样子,难道她私下里也会口无遮拦的开色情玩笑?

    惠惠姐姐又笑:「行了,不用好奇了,我有个闺蜜,我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

    候,说话会比较露骨一些,什么都说。」

    我仍旧很狐疑的看着她,惠惠姐姐的文学素养很高,她会有无心的失言,但

    绝对不会词不达意的,如果是现在的闺蜜,怎么会用故态重萌这个词呢。念及我

    和宁缺亲密时的私房话甚至是脏话,我似乎明白了。

    我嘻嘻笑着:「怕不是闺蜜吧,是不是和旧情人的事。」

    有些出乎意料的是,惠惠姐姐并没有否认,也没有像高二那次敲我脑袋,她

    应该想起了什么吧,似乎有些幸福的微微笑着,说:「男女之间,情色的话,其

    实也是情话的一种。」

    我和惠惠姐姐相视一笑,彼此心照不宣了。她继续微笑着:「臭丫头别乱问

    了,继续说宁缺的事吧。」

    我嗯了一声,然后很认真的说:「宁缺父母在中大附近给我们买了婚房,刚

    刚收房装修完,要不我早就和他同居了,我在旁边的话,起码不会让他那么透支

    自己。」

    惠惠姐姐静静的点头,我继续说:「大一上学期宁缺自己网上接任务挣钱,

    买了钻戒向我求婚,他用了一个学期挣了两万块钱,我以为他只是为了求婚,做

    完那个任务就不做了。结果,这学期他比之前还要变本加厉,他在之前接任务的

    那家公司签了兼职,按工作量计费,他接了很多工作,为了不耽误学习,他放弃

    了其他所有爱好,没有任何娱乐,全在笔记本前编程挣钱。中大晚上不熄灯,他

    几乎每天都到2 点才睡,这学期他差不多挣了三四万块钱。」

    惠惠姐姐很奇怪:「山山,据我所知,你们两家的家境都不错啊,为什么要

    这样。」

    我头疼的解释:「我因为这个事情跟他吵过,让他不要太拼命了,以后日子

    还长,我责问他到底为什么非要现在去挣那么多钱,我对奢侈品什么的又不感兴

    趣,父母给的生活费足够我们的正常开销。开始宁缺死活不说,被我逼得急了才

    告诉我,说暑假我们就要结婚了,我们就都是大人了,我不能再花父母的钱,只

    能花丈夫的钱了。」

    惠惠姐姐直接一口水喷在了桌子上,然后大笑:「宁缺这小破孩,这一脑子

    什么想法?」

    我心虚的看着惠惠姐姐,迟疑的告诉她,我认同宁缺的这个想法。惠惠姐姐

    止住了笑容,可能又想起了什么,轻轻叹息:「竟然和我大学时一样,我大二开

    始,所有的学费和生活费,都是自己做家教挣出来的,不过那是因为我家里条件

    不好,我不愿意让父母负担太重,你们其实完全没必要的。」

    我摇了摇头:「宁缺太骄傲了,求婚的钻戒一定要自己挣钱给我买,婚后的

    生活也要自己承担。」

    惠惠姐姐微笑着说:「山山,你不也是一样的骄傲么?你认同不再向父母要

    钱,那你难道会只让宁缺一个人去挣钱么?」

    我郁闷的说:「我现在能力不够,没法像宁缺那样去打工,而且,我和宁缺

    的风格很不一样,宁缺把一门知识掌握了百分之六七十的时候就能拿去做出东西

    了,我却一定要掌握到八九十,融会贯通之后才可以,所以我大三前恐怕没有能

    力去兼职。另外,我现在还发现了一个情况,宁缺接这些工作,并不只是为了钱,

    他好像不停的在学新东西,他拿的每个任务类型都不一样,似乎一直在迫不及待

    的提升自己。」

    我拿出手机,翻出一个宁缺发的朋友圈给惠惠姐姐看,照片上是一个人在夕

    阳下的奔跑,然后正文写的是:日夜兼程,只为早日实现那个内心寄予厚望的自

    己。

    惠惠老师摇了摇头:「宁缺和他真的很像,当年他曾经念念不忘的,除了俯

    视飞翔之外,还有一个用科技改变世界的梦想,宁缺是不是也是这个想法?」

    我用力的点了点头,然后说:「宁缺的妈妈在中山大学有关系,又在大学附

    近给我们买了房子,她本来希望我们两个将来都留校工作,宁缺直接表示绝不可

    能,他认为国内学校里的节奏太慢了,根本不可能站在技术的前沿,还觉得在国

    内读博是浪费生命。后来宁缺妈妈只能说服让我说本科保送直博,然后留在学校

    当老师,宁缺想闯荡就让他闯荡去,我觉得也挺好,两个人确实应该有个人比较

    稳定,可是我现在很担心宁缺对自己期望太高了,然后太拼了。」

    「我不一定要他工作之后能天天在家陪我,但我要他陪我过完整的一辈子。」

    我非常认真的说,「我不能接受他为了所谓的成功过早的离开我,所以我特别反

    对他拿牺牲身体为代价做这些事。」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提起有几次我蛮不讲理的拉他去开房,他表现并不糟糕,

    却再难出现一次一个多小时的情况了。平时经常看到他都是双眼无神,很困顿甚

    至是萎靡的样子,我知道就是因为他睡的太少了的原因。

    我有些祈求的神色:「惠惠姐,有没有什么办法,让宁缺慢一点,平静一点,

    他现在实在是太急太燥了。」

    惠惠姐姐沉思了一会,摇摇头,说:「你这个问题,我当年也想过很多次,

    我自己没有任何办法。」

    答案是意料之中的,惠惠姐姐毕竟最终没有和那个男人在一起,肯定是没有

    影响到他,可是,连姐姐都没有办法的话,我真的不知道向谁去询问了。难道让

    我去问叶红鱼么?那个家伙为了去趟黄石,最近熬夜都熬成第二个宁缺了。或者

    桑桑?算了,她的零用钱估计都足够她和宁缺用到毕业,和我处境有些像的,真

    的只有惠惠姐姐了。

    想起过些天就要嫁给宁缺了,心里还是不由的一阵发慌。

    惠惠姐姐笑了起来:「我只是说当年的我自己没有任何办法,又不是说你们

    两个没有办法,宁缺比他强很多,你也会比我强很多,有些方法不适用于我,却

    未必不适用于你。」

    我疑惑的看着她,惠惠姐姐静静地说:「我当年太弱小了,经济收入和他10

    倍的差距,不管是能力还是阅历,在他面前一直是仰望的状态,从心理上就是完

    全的不对等,我们两个人内心都把我定位成了依附于他的存在,实际上完全没有

    对话的资本,所以我才无法影响他的选择。」

    「山山,你不一样,你有可能不如宁缺聪明,但是你的能力和宁缺整体在一

    个水平线上,所以,你们两个是可以平等对话的,是可以互相为彼此提供帮助,

    也有责任为彼此做出牺牲的。」

    对啊,我们是应该彼此帮助,也需要彼此迁就的,我细细的品味着惠惠姐姐

    的话,慢慢的感觉乌云笼罩中透出了曙光,我大概想出主意来了。

    惠惠姐姐宽慰我:「放心吧,山山,你和宁缺都那么聪明,不像我这么笨,

    你们还比我勤奋得多,我相信没有你们解决不了的问题。」

    我认真的点了点头,心里把刚才的想法回顾了一下,应该是可以实行的。然

    后,对惠惠姐姐的话,我有些好奇:「惠惠姐,你为什么会觉得自己笨呢?我觉

    得你讲课讲得非常有条理,讲解题思路也特别好,你怎么可能会笨呢?」

    惠惠姐姐说:「我的数学特别差……」她突然有些语塞的样子,是有些脸红?

    她又想到什么了呢?

    我看着不对,追问她背后到底有什么故事。也许是刚才说了很多她和那个男

    子的往事,我和惠惠姐姐真正能像朋友一样沟通了,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和我讲

    了:「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有次在危险期里连着三次都没采取措施,我觉得每

    次怀孕概率是35% ,那三次就是105%了,当时觉得我肯定会怀孕,必须嫁他了。

    结果他说不是那么算的,说即使35% 是对的,我们不管多少次,概率都不会到100%,

    结果我到现在也没搞明白概率该怎么算,我平时也不好意思问别人,就一直惦念

    着。」

    我有些无语的看着惠惠姐姐,心说这应该是小学或者初中的知识吧?她之前

    的学是怎么上的……

    我耐心的跟惠惠姐姐解释:「概率不能那么算,从易于理解的角度,你可以

    这么想:每次35% 怀孕几率,那么就是65% 的几率没命中,如果不怀孕,就只有

    连续三次都不命中这一种情况,则概率是0.65*0.65*0.65,刨除这种概率,其他

    情况就是三次里你会命中一到三次的概率,就是你怀孕的概率。那么正确结果就

    是1 减去0.65的三次方。」

    我抬头心算了十几秒钟,说:「等于72.5375%. 」

    惠惠姐姐瞪大眼睛看着我,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你这都能心算出来?」

    我反而有些奇怪:「这不就是普通的珠心算么,学生都需要掌握的吧,要不

    考试的时间那么紧,答完题连检查的时间都不够。」

    惠惠姐姐很郁闷的样子叹了口气:「以后不和你讨论功课了,自尊心太受打

    击。」

    我嘻嘻笑了起来,惠惠姐姐本来就是在开玩笑,看我笑了,又过来捏我的脸

    蛋。我突然很认真的问她:「惠惠姐,听起来你那时很想怀孕,是不是怀孕了就

    不用再考虑其他事情了,就必须嫁给他?」

    惠惠姐姐突然就静了下来,脸上有些涩:「是的,我那时在两条路上琢磨不

    定,如果我怀孕了,就没有任何退路,不需要再做任何考虑了。」

    我又认真的问:「惠惠姐,那你现在后悔了没有。」

    惠惠姐姐沉默了,也许有十几秒,也许有半分钟,她摇了摇头:「我不后悔,

    毕竟,我现在有个很幸福的家庭,而他身边,也有了比我更适合他的人。」

    不知为什么,这个答案让我心里很酸,我继续追问:「如果他现在放下一切

    来找你,你会不会跟他走。」

    惠惠姐姐又沉默了一下,然后又摇了摇头:「我不会允许他离开他的妻子和

    小孩的,我也不会离开我的家庭,我不能自私到为了自己伤害其他四个人。」

    我点点头,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如果给你重来一次的机会,回到十年前,你会怎么选。」

    这次,惠惠姐姐迟迟没有说话,她单手扶着脸靠在沙发上,眉目低垂,精致

    的短发下清秀的脸庞是那么的沉静。良久,我看到一颗泪珠从她的眼中滑落,我

    突然很难过,原来错过一个深爱的人竟会是如此的伤心,过了十年仍铭心刻骨。

    惠惠姐姐回过神来,微笑着擦了下眼睛,然后静静的对我说:「我和你姐夫

    有个决定,等妞妞上小学的时候,我们会再要一个小孩,名字我很早就准备好了,

    不论男女,都叫严焰,火焰的焰。」

    惠惠姐姐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可我已经非常的清晰的知道了她的答案,

    生命就似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爱情就要盛放,当如夏花般绚烂。

    我也知道了,宁缺,我终会只是因为爱着你,就会伴你一生风雨同路。

    所有的事情已经云开雾散,我们不再提任何感情的事,我们真的像朋友一样

    快乐的聊天,原来中学时学生中的那么多秘密惠惠姐姐都知道,原来她竟还保留

    着那么简单的童真,和她聊起中学时的那些事会那么开心,原来我们竟然有好多

    的共同话题,完全没有我一直认为的隔代人的代沟。

    吃完饭,我想买单,伸出的手却被惠惠姐姐狠狠的打了回来,她突然就摆出

    了长辈的样子:「你妈妈都没我挣得多,宁缺也没我挣得多,你这个没挣钱的小

    丫头,学什么大人买单。」

    我小声说:「我这学年成绩在学院前5%,应该至少会有2000块钱的奖学金。」

    惠惠姐姐嗤的笑出声,一脸很瞧不起的样子:「你那点钱还是自己买零嘴吃

    吧。」

    我无奈的缩回手,很认真地说:「那我和宁缺婚礼,你们可不能送红包,我

    是绝不会收的。」

    惠惠姐姐微笑的点头答应。

    我突然又想起一个事情来:「我到时候要捉弄下妞妞,你别生气啊。」

    惠惠姐姐笑的很开心:「好的,好的,这个臭丫头被我们宠的实在太调皮了,

    正缺一个人好好收拾她一下呢。」

    两周之后,宁缺从广州归来,双方的家长开始给我们筹备婚礼,给亲友发邀

    请函。我自己跑到宁缺家里,跟伯伯婶婶说,我想让宁缺这几天在我家住,婶婶

    笑眯眯的问我为什么,我嘴硬的说,高中时追宁缺的校花从英国回来了,我怕宁

    缺会婚前悄悄去私会旧情人,要24小时盯紧他。

    宁伯伯大笑着把书房里坐在写字台上敲代码的宁缺拎出来,让他收拾东西跟

    我回家。宁缺完全摸不着头脑,我心里嘀咕,这次睡在同一个房间,我看你还敢

    每天两点睡觉。

    我爸妈看见我把宁缺带回家来住,也挺好奇,宁缺略显羞涩的叫了声爸妈就

    不再说话,我只是说这几天有事要和宁缺商量,这次可不敢说桑桑的理由了,我

    爸妈会真的不放心的。

    晚上吃完饭,我完全无视爸妈怪怪的眼神,直接把宁缺拉进我的房间,然后

    晚上10点钟我合上书去洗澡,回来直接把宁缺拎起来赶进浴室,他回来的时候我

    已经把灯全关了。宁缺也并不抗拒,直接来到我的床,轻轻的吻了我一下,然后

    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六点闹钟响起,我把宁缺拉起来去旁边实校操场跑步,顺便买早

    点回来带给爸妈,就不管宁缺了,然后晚上十点继续拉宁缺上床睡觉。

    不过这一次宁缺并没有像昨天一样抱着我很快就沉沉睡去,而是不停的有小

    动作,揉揉胸摸摸屁股什么的,我有些开心,这个家伙看来已经恢复了。

    我小声说:「想做就插进来嘛,别只是毛手毛脚的。」

    宁缺也小声:「床一动就响,被你爸妈听见不好吧?」

    我恩了一声,然后说我们在地板上做吧,那样没声音。宁缺立刻翻身下床,

    和我把被子铺在地面上,然后快乐的把我压在了身下。

    这次时间不长,他射的时候我没有高潮,但是已经很舒服了,我知道是他心

    理紧张的原因,觉得很好笑。

    我把闹钟调到六点半,又躺在宁缺的怀里开心的睡着了,第三天又是跑步,

    学习,晚上继续做爱,宁缺的脸皮应该比较厚了,这次坚持的时间比较长,在我

    高潮来了的时候才射,不过他还是好紧张,我高潮的时候忍不住叫出声来,宁缺

    居然条件反射似的用手来捂我的嘴,被我笑话了好半天。

    第四天没有做,第五天的时候,我跟父母说要和宁缺去熙龙小镇的新房子里

    招待几个同学,晚上就不回来住了。

    然而,并没有什么同学,我们只是在那里很肆意的做爱,一百三十多平的大

    房子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在卧室、客厅里,沙发上、婚床上翻滚着做爱,

    宁缺射了三次,我都不记得我有多少次高潮,只是知道最后又是瘫软如泥,还是

    宁缺把我从客厅抱回了床上。

    我伏在宁缺的身上,长叹了一口气:「终于又被你干晕过去一回,已经半年

    多没有这样子了。」

    宁缺抱着我,信誓旦旦的样子:「山山,开学之后我们就搬到新房子住了,

    你经常都会这样的。」

    我心里有些涩,可能么,开学之后,他还能有这样的精力么?我轻轻的问宁

    缺:「如果是5 天前我拉你过来,你能做到今天这样么?」

    宁缺应该知道我说这句话的隐藏含义,但还是很诚实的回答我:「不行。」

    我又轻轻的问他:「你有没有想过将来究竟要做什么,不会只想着赚钱吧?」

    宁缺犹豫了一下:「现在想的是卷积神经网络的深度学习或者智能识别这个

    方向,或者更深入些的人工通用智能吧。」

    我点点头:「好,遗传算法和神经网络好像要研究生阶段才会学,没关系我

    下学期可以自学,还有,语言上你主要用什么?」

    宁缺说:「现在主要用Go和Python. 」

    我又点头:「嗯,我的C 基础比较好,下学期我也会去学Go,暂时先不学Python.」

    宁缺大概明白了我的意思,想要阻止我的样子:「山山……」

    我没有理他,继续往下说:「我的英文比你好的多,我可以帮你查很多英文

    资料。」

    宁缺把我紧紧抱住,用力的吻我,不让我说了,我知道他有些感动,但是我

    还是要说:「宁缺,我们两个马上就要结婚了,我们是一个家庭了。我不想做被

    你照料的小女人,我不如你聪明,但是我依然能做很多事情,我希望我们的未来,

    是我们两个人一起并肩走过去的。我认同你说的,我们两个是成年人了,不能再

    花父母的钱,但是这个钱我要和你一起挣。」

    我认真地说:「宁缺,你上学期平均每天睡5 个小时,我自信我的能力可以

    帮助你每天节省两个小时,那么我用我的天分和我的专注,换你这两个小时,我

    们保证每天7 小时睡眠好不好。」

    宁缺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吻我。

    我继续说:「宁缺,我可以再不要这样被你弄到昏迷,我甚至可以接受一辈

    子性爱不再有高潮,但是我要你一辈子陪在我的身边,抱着我一起变老,那个对

    我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我突然有些啜泣,这是我在宁缺面前第一次流泪吧,我带着点哭腔:「宁缺,

    我不要老的时候,只能抱着你的照片回忆我们的青春年少。」

    宁缺紧紧的把我拥住,认真的对我说:「山山,放心吧,我在那个公司还有

    两个模块,做完了就会辞职,在他们那里已经很难再有质的提高了。我以后再去

    其他公司,也不会像现在这样了,之前我确实太心急了些。」

    宁缺吻了下我的唇:「山山,你拉我住到你家的第二天我就明白了你的用意,

    你是对的,路是一步一步走出来的,一直冲刺反而跑不远。」

    我嗯了一声:「宁缺,我不如你聪明,所以未来成就肯定不如你,但是你可

    以把我当成你的一条臂膀,你要做什么,我就帮你做什么,我愿意的。」

    宁缺呆了一会,没有说话,突然把我从他身上翻了下来,然后翻身下床,把

    我拉到床边,赤裸着身体单膝跪下,执我的手,认真地说:「山山,我向你求婚

    的时候说过,请你嫁给我继续管教我这个不省心的男人,这半年我没有做到,对

    不起。」

    宁缺吻了下我的手:「山山,我是个被父母和你宠坏了的孩子,做事情只按

    着自己的想法来,我以后不会了。后天就是我们的婚礼,山山,我重新说一遍我

    的誓言,以后不管在经济上,生活上我坚决都服从你的领导,山山,你愿不愿意

    嫁给我,继续管教我这个不省心的男人和我们注定不会省心的小孩。」

    我快乐的拉他起来,站起来吻他。

    宁缺已经睡着了,听着他平稳均匀的呼吸,我满心的幸福,我相信,以我和

    宁缺的天资和勤奋,未来不会有我们解决不了的困难。

    我心里默默的说:「惠惠姐,当年你做不到的事情,我会做到。」

    第二天,回到家,吃过晚饭,我和父母说,宁缺现在开始兼职挣钱了,结婚

    以后我们上学就不花他们的钱了,宁缺在旁边点头附和。

    我爸妈面面相觑了几秒钟之后,突然都大笑起来,笑的前仰后合,我和宁缺

    很是无语,怎么,这个事情有那么好笑么?

    我有些郁闷的正色和他们说:「我们是很认真的说这个事情。」

    妈妈笑着说:「好好,知道你们是认真的,我正要去找你伯伯婶婶商量婚礼

    的事,顺便也和他们说一下。」

    然后,爸爸妈妈就把我和宁缺扔在家里,让我们刷碗收拾屋子,两个人笑哈

    哈的去找伯伯婶婶了。

    过了一会,宁缺手机响了,宁伯伯让他滚回家去,听语气听不善,宁缺走的

    时候有些忧心重重的样子。我自己呆在家里,觉得好心虚,书都看不下去了。

    一小时之后,爸爸妈妈伯伯婶婶带着宁缺回来了,一看宁缺垂头丧气的样子,

    就是被教训了,那么说我们的想法被否定了么,他们还是把我们当成孩子啊。

    没想到婶婶很和蔼的对我说:「山山,我们也很支持你和宁缺的想法,你们

    开始有责任感了,我们很高兴。」

    啊,宁缺居然说服他们了?这么厉害?那他为什么一副灰溜溜的样子呢?我

    有些疑惑。

    然后,婶婶又笑眯眯的跟我说:「不过,婚前有件事情还没办,正好趁现在

    做了,山山,这个卡里有二十万块钱,是我们家下聘的彩礼,你收着吧。」

    宁伯伯在旁边很严肃的补充:「以后你要把钱管严点,别让宁缺瞎花。这钱

    应该够你们国内上学时候用了,将来出国的话,可以再找我们借。」

    我明白这就是找了个名目给我们钱的意思,按我们两家的关系,怎么可能要

    彩礼,而且彩礼也该是给我爸妈的,不应该是给我的,还有那个所谓的出国借钱,

    他们要是肯让我们还那才是怪事。

    不过,我看宁缺一点反对意见也没有,知道他肯定在家里的时候被宁伯伯搞

    定了,这个方案他是同意的,我只好点头说:「谢谢爸爸妈妈。」

    伯伯婶婶看我收下了卡,一幅这就放心了的样子,在我家聊的很开心,走的

    时候,又把宁缺给我留了下来。

    睡觉前,妈妈过来敲门让我去了他们的房间,在那里,妈妈也丢给我一张卡,

    说是给我的嫁妆。我一看,这是老妈的工资卡啊,每月会有六七千块钱进账的,

    我看着他们两个,真的是啼笑皆非,嘴里嘟囔着:「你们这也太娇惯了吧,真不

    怕把我们养成温室里的花朵?」

    妈妈笑着跟我说:「把你们从小养大的,你们是什么样子我们还不清楚?等

    你真的不需要这张卡的时候,再还给我就行了。」

    爸爸却一脸正色的和我们说:「上学期间,永远不要为挣钱而去浪费自己的

    时间,不要因为钱的事耽误自己的进步。下学期你们俩都去办个美国的旅游签证

    吧,放假之后去旧金山和洛杉矶好好看看,看看斯坦福,加州理工,伯克利,看

    看别人的学校,别人的课程是什么样的,看看硅谷的公司都是什么样的。担心你

    们一直是现在这样的话,会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爸爸拍拍我的头:「山山,你和宁缺都远比两家的老人更聪明,千万别在小

    事上浪费了你们的天赋,前路漫漫,任重而道远。」

    我认真的点点头,然后被爸爸妈妈笑着赶出了房间,回到宁缺身边。

    晚上我们没有做爱,我偎在宁缺怀里跟他聊天,宁缺说被他爸爸臭训了了一

    顿,说正式工作之前,花钱的事都归他们负责,而且警告宁缺,上学期间好好学

    习,不许出去搞那些歪门邪道的东西。

    我哑然,宁缺在外面兼职的事情,还真的不算是歪门邪道吧,也不能算因小

    失大,因为他在外面的锻炼确实让他长进特别大,我还想着有机会大三也出去兼

    职呢。

    我跟宁缺说了爸爸的话,说让我们多出去看看,宁缺问我怎么看。我想了想,

    说:「我觉得我爸爸的话很有道理,我们确实该去看看,我之前看的资料,那些

    学校学的东西真的不太一样。比如在中大我们学的操作系统课程是现在的操作系

    统的原理,体系结构,文件系统,输入输出之类的内容,但是我在斯坦福查的公

    开课,更多的内容是理解操作系统,然后如何去设计一个操作系统这种思路,感

    觉比我们高很多。因为片源只有英文字幕,我本来计划用一个月时间,做一份中

    文字幕的给你看呢。」

    宁缺听完,摇了摇头:「不用给我翻译了,有英文字幕就好,我会自己去啃

    完的,泰山大人教训的对,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之前我想的结婚后就不能再花

    他们的钱的事,确实格局太小了,我妈想让你直博留校的事,眼界也太小了。」

    我嗯的点点头:「嗯,我在中大工作的话,应该是从美国学成之后,作为学

    者回来,不应该是直博后,凭着关系留校。对于老人,我们将来做的好了,再来

    照顾他们就好,不管未来究竟怎么做,现在我们确实该把精力都放在学习和提高

    上。」

    宁缺认真的接过来说:「不挥霍光阴,不辜负生命。」

    我又嗯的认真点头,然后暖暖的靠在宁缺的怀里,有这样志同道合的伙伴,

    真好。

    再一天之后,我和宁缺的婚礼。

    初中和高中时的好朋友菱菱,和小鱼一起做我的伴娘,桑桑听说了我和宁缺

    的婚礼,直接订了从英国回来的机票。她也想要做我的伴娘,被我严词拒绝,才

    不要呢,她来做伴娘,还不把我的风头全抢光了。

    菱菱是第一次参加同学婚礼,她兴奋的不得了,这两天不停缠着我问这问那,

    在没人的时候还认真的问我:「你和宁缺试过了吧,他小鸡鸡有没有被你初中时

    候撞树撞坏了?」

    我笑着对她说:「当然没有,可硬可硬呢,他体力又好,有一次做了快一个

    小时,我都来了三次他还没到呢,还有一次,来回摩擦的次数太多了,安全套都

    给弄破了。」

    菱菱气愤的大叫:「山山!不要在黄花闺女面前说这么淫荡的话!」

    我笑的前仰后合,菱菱有些郁闷地说:「实在是太不公平了,我小学时候就

    开始看色色的书了,你初中时候还什么都不懂呢,我戴胸罩的时候你平的只穿个

    小背心,现在你胸比我大了这么多,我一直觉得我是个色女,你是个乖乖女,结

    果你现在都要结婚了,我还是囫囵的呢。」

    我大笑:「当初劝你别考师范学校,你不听,现在找不到男朋友怪谁?要不

    我把宁缺借你两天用用?」

    菱菱一副眉开眼笑的样子:「好啊好啊,我一定要榨干他再还给你,话说他

    现在还能一次一小时的对吧?」

    我在菱菱屁股上狠狠的掐了一下,菱菱啊了一声,然后笑嘻嘻的问我:「你

    们做爱的时候,宁缺也会这么掐你吧?」

    饶是厚脸皮如我这样的女孩,这种秘密被猜到了,也是不由自主的噎了一下,

    有些脸红,菱菱哈哈大笑起来,然后逼着我讲和宁缺的事情。

    我很无奈的把毕业旅行时候一周多用了12个套子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跟菱菱说

    了,说到细节的地方,这个无遮无拦的小色女也居然听的脸红了。

    婚礼还是被双方父母安排在了一个大酒店里,我和宁缺无聊的站在大堂迎宾,

    除了二十来个高中大学同学,其他的都是父母的同事,我频频点头叫叔叔阿姨,

    脖子都累了。

    换上伴娘纱裙的叶红鱼跑了过来,把我拉到一边,非常气愤地说:「我刚才

    问了菱菱,她说你们两个很早就勾搭在一起了,而且从小就是娃娃亲,想什么时

    候结婚就什么时候结婚,你们俩在大学装成那样,就是为了打赌坑我的!」

    我莞尔笑了,让她和大嘴巴菱菱一起做我的伴娘,自然想得到她总会知道我

    和宁缺的故事,我逗她:「怎么样,羡慕吧?」

    小鱼有些郁闷:「是啊,为什么就没有好男生追我呢,不是说上了大学就会

    有男朋友么,就像发书一样也要发一个啊,我也是交了学费的。」

    我微微笑着,拉着小鱼的手:「我下学期不住宿舍了,宁缺家在学校附近买

    的新房装修好了,我们会搬过去。轮到我值日的时候,真的要辛苦你帮我了。」

    小鱼羡慕的眼睛都亮了:「那你们大二就开始这么没羞没臊的同居了啊,放

    心吧,宿舍都是爱干净的,哪有什么要清扫的东西。」

    但她马上又有些落寞:「天猫女这学期经常夜不归宿,下学期可能直接出去

    租房子,你再一搬走,宿舍就剩我和唐晓棠两个人了,好无聊的。而且,电子系

    的陈皮皮追她追得那么紧,搞不好下学期她也出去住了,你们忍心把我孤零零的

    丢在宿舍里啊?」

    我笑着说:「宿舍没空调,你夏天可以到我们家学习,我们新房的餐桌很大

    够用,不愿意回寝的话,我们房子两居室的,你也可以住另外一个房间,12点也

    不会断网哦。」

    小鱼眼睛一亮,随即又笑了:「才不会住你那,晚上听你们两个演活春宫么?」

    我哈哈大笑,让她放心,我和宁缺有过约法三章,上学期间不会纵欲的,小

    鱼摇头表示绝对的信不过我。

    其实我说这话的时候也有些心虚,我们所谓的约法三章,只有一条内容:非

    周五周六晚上,最多只可以做一次,不能耽误第二天上课。拿这个内容来定义不

    会纵欲,似乎有些太牵强了。

    打发走喋喋不休的叶红鱼,我翘首等着那个很重要的客人。终于,惠惠姐姐

    和严师公走进了酒店大堂,还有好几步的距离呢,我就在她的脸上看到了无限的

    慈爱和欣慰,应该真的如她所说,我和宁缺的婚礼是她最开心的事情之一了吧。

    那个跟在他们旁边的粉雕玉琢的小姑娘,抱着一大束的火红的玫瑰,快乐的

    冲了过来:

    「叔叔婶婶,新婚快乐!」

    「妞妞真乖,妞妞要上小学了吧,婶婶这里有两罐聪明水给你,你一会把它

    们全喝完之后,就会变的更聪明哦。」

    我笑吟吟把早就准备好的,小鱼大一开学买的,我特意留到现在的,两个崂

    山白花蛇草水易拉罐拿给了妞妞。

    在旁边看着这一切的宁缺,先是无语然后笑的开怀,他蹲下来对妞妞说:

    「妞妞如果不喜欢喝这个水的话,可以找叔叔帮你喝,叔叔很喜欢喝这种水的。」

    妞妞赶紧把两个易拉罐紧紧的护在怀里,很提防的样子:「聪明水是婶婶送

    给妞妞的,谁都不能喝。」

    我看着拼命护食的妞妞,知道她百分之百会喝那两罐水了,不禁心中感慨,

    哎,连小朋友的心理都能拿捏得如此到位,配合的这么天衣无缝,宁缺还真是我

    的人生良伴。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