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爱的代价)(01)
作者:admin      更新:2016-08-15 19:31      字数:5174
    作者:深绿的心动

    字数:5415

    前言:虽然说是番外,但其实内容就是接着主文的,就是主文的后面部分,

    想写的是预想的真正的结局,本来没有多少的,但一不小心就拓展开来了,所以

    这其实是这本书的后半本,大家看看喜欢就好,不喜欢笑笑就好。

    (1)

    冬日的夜晚,窗外雪花纷飞,明亮的路灯映出了一片朦朦胧胧的雪景,那是

    都市的雪夜最温柔的写照。一处高档的住宅小区里,一家家人或开窗欣赏雪落园

    林,或关窗享受暖气,而那一盏盏昏黄的灯光之后,又演绎着怎样的或平凡温暖,

    又或是春意无边的故事

    这是一间水雾弥漫的浴室,一只大号的漱口杯静静地立在靠近入口的洗漱台

    上,一对款式相同的红蓝牙刷整齐地放在杯中,倾斜着指向室内,而顺着刷头看

    去,一对朦胧的身影在水雾中若隐若现

    透过水雾看去,只见一个壮实黝黑的中年男人赤裸地坐在大理石制成的小凳

    上,小凳固定在地面,故而男人的身体如何摇动,也无法晃动小凳分毫,而造成

    那男人摇晃的,却是那一个跪坐在软垫上如水雾一般柔嫩的身躯

    那是一个怎样的仙子啊,那如玉脂一般的肌肤闪耀着比水珠还靓丽的晶莹,

    一对美丽的玉足仿佛是上天遗落在凡间的宝物,往上看去,却又是一副让人更加

    热血沸腾的景象那美丽修长而丰腴的长腿宛如造物主最伟大的杰作,那肌肤

    紧绷的弹力足以让所有的雄性趋之若鹜,而那双腿间芳草萋萋的神秘谷地,更添

    了一丝让人口干舌燥的诱惑

    而美人那纤细的腰肢仿佛让人盈盈一握便能尽在掌握,而却不会给人太过瘦

    弱之感,只因那一双饱满美丽的双峰,如玉髓凝成的仙桃,让人生出无限的向往,

    最后,配上那冷艳清丽的容颜,好一个谪落凡间的仙子!然而,一枝盛开的梅花

    从其私密部位蜿蜒而出,雪白的梅花缠绕腰间,让仙子显得更加圣洁,同时也增

    添了一丝莫名的诱惑

    而眼前的仙子,却静静地跪坐在身前的男人身后,然后将冰凉的沐浴液缓缓

    滴在自己的双峰之上,然后均匀地涂抹在两个球面上,那粉红的樱桃上更是厚厚

    地抹了一层。然后,女神轻轻俯下身,将双手搭载男人的双肩上,然后将美丽的

    双峰靠压在男人宽大的背上,然后仿佛将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了男人的背上,当

    那滑腻的玉峰被压得扁圆,仙子便开始慢慢地扭动娇躯,为身前的男人涂抹沐浴

    液

    只见仙子面带一丝羞涩和不自然,动作明显比较生涩,却还是缓缓地认真为

    男人侍奉着,从那男人前后轻晃的身体和眯着眼轻轻发出的哼声便能看出,这让

    无数男人拜倒的宝物带给了他多么温软滑嫩而又舒爽的体验,而那故意摇晃的身

    体,却又让那玉峰时扁时圆,让画面显得唯美而淫靡

    美人感受着双峰与男人的宽背摩擦所产生的滑腻之感,而男人故

    意的晃动造成的挤压却又让最近逐渐敏感的双峰感到一丝奇异的美感。这让她感到一丝羞耻的同时也不由得继续下去。当美丽的双峰服务完整个

    背面后,仙子的呼吸已经带上了一丝听不出的喘息,不只是太累还是其他的什么

    「辛苦娘子了,不过接下来,前面也要拜托了。」男人的语气有着一丝欢喜

    与得意,不过他还是强压着不表达出来。

    身后的美人深深看了眼前强压着感情的男人一眼,嘴角翘起一丝看不出的弧

    度,却马上回归平静,换上一个微笑淡淡地说:「夫君转过来吧,让妾身把前面

    也洗洗。」

    男人于是将正面转了过来,那胯下一头粗壮黝长的巨龙带着巨大的压迫感也

    转了过来,不过美人却是视而不见,仿佛已经见怪不怪,只是又拿起了沐浴液。

    看着眼前优雅恬静的美人羞涩地再次给满是泡沫的玉峰涂上一层晶莹的浴液,然

    后缓缓跪坐下来,低着头,将双峰压在男人的胸膛上,而这个姿势几乎是美人已

    经投入了男人的怀里,感受着胸口两团温润美玉的火热,男人再也忍不住,在美

    人的惊呼中将她狠狠揉进怀中,然后吻上了那珠玉般的双唇,美人猝不及防之下,

    却怎么也挣脱不得,只得无奈地放弃了挣扎,只是,当男人的粗舌想敲开紧闭的

    牙门,却遭到了坚决的抵抗。男人也不在意,只是在牙门外四处舔舐,,让美人

    的两颊左鼓起一块右鼓起一块,美人终于受不了这样羞耻的戏弄,睁开眼狠狠瞪

    了男人一眼,然后闭上眼轻轻打开了牙门

    男人的舌头终于敲开了大门,自然不肯放过机会,长驱直入,找到了那无处

    可躲的丁香小舌,狠狠地缠绕了上去。那小舌开始还在赌气,不肯与这侵入者放

    下身段,不过在那侵入者的或点、或舔、或缠又或是轻轻划过之下,她终于瘫软

    下来,与侵入者狠狠地缠合在一起,吮吸舔舐着彼此的每一处

    只见美人与男人的双颊轻轻蠕动着,双方紧闭着眼,双唇毫无间隙,而两人

    不时滚动的喉咙则说明了两人交战的激烈

    那晶莹的舌液,早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被两人「咕噜」、「咕噜」吞入

    腹中

    良久,唇分,两人剧烈地喘息着,呼吸着彼此的呼吸,一时间,浴室里只回

    响着喘息之声

    平复下来的美人看了一眼眼前的男人,带着一丝淡淡的不满:「夫君有点过

    了,可是和妾身约定过不乱来的。」男人有些尴尬,不知道为何最近有点不知如

    何应付眼前的美人了,难道自己真的喜欢上她了:「是娘子太诱人了,为夫控制

    不住,是为夫的错,是为夫的错

    「

    美人白了眼前的男人一眼,忽的笑了:「那就算了,下不为例哦。来吧,妾

    身继续为夫君洗浴。」说着,继续跪坐了下来。男人大喜,继续坐下来享受美人

    的服务

    由于是正面,美人只得以纤细的手掌轻轻托住玉峰,将玉球的前半部分往前

    倾,让乳面充分地与男人粗糙的皮肤相接触,然后缓缓滑动着。

    当美人的小樱桃缓缓划过男人黑色的乳头,男人发出了一声低低的呻吟,她

    白了他一眼,然后不再往下,反而在男人满意的眼神中,用小樱桃缓缓拨弄着男

    人挺立的乳头

    当两人的乳尖都硬的发疼,泡沫淹没了乳尖,红着脸的美人才缓缓将双峰移

    向下方,那发胀挺立的乳头和柔软嫩滑的乳面又带给了男人别样的享受

    当美人终于洗净了男人的前面,她已经累得微微喘气,但男人却微微一挺下

    身,将粗大挺立的下体送到了美人眼前。美人微微一愣,然后看了一眼目漏渴望

    的男人,犹豫了一下,还是用沾满泡沫的双峰夹住了火热的巨龙,然后为其涂满

    了沐浴液。涂完了泡沫,美人放开了男人,但男人却一动不动,仍然将下体挺立

    在她面前

    美人又楞了一下,然后明白了什么,马上摇了摇头:「不行,这个不行!」

    虽然和男人已经做过各种更为羞耻甚至是不要脸的Play,但是她一直觉得乳

    房是圣洁而神圣的,那是以后要给宝宝哺育的地方,怎么能允许别人的性器随意

    玷污,哪怕要服务,那也只能给

    「娘子,为什么这里就不行呢?明明嘴巴都可以,娘子的这里这么完美,如

    果无人欣赏,岂不是太可惜了。」男人又一次劝说道,然而美人还是坚决地摇了

    摇头。

    男人没有如同往常一般放弃,反而握住了美人的双峰,轻轻地揉捏着,指尖

    缓缓地挑逗着两颗可爱的小樱桃。美人咬着牙,始终没有同意

    遗憾地摇了摇头,男人道,「既然娘子如此执着,那为夫就不再坚持,娘子

    也累了,让为夫替娘子洗洗身子吧。」说完便不由分说,让美人转过身去,开始

    为美人濯洗身体,濯洗的过程中自是又免不了一番动手动脚

    待男人的「服务」结束,美人早已是面红耳赤,双眼蒙上了一层水雾。

    「娘子,为夫全身都已经洗过了,不过娘子身上还有地方没有洗到,让为夫

    用工具帮娘子清洁一下吧。」男人嘿嘿地说道。

    美人脸一红,然后慢慢地躺在了软垫上,说道:「那夫君还在等什么,还不

    帮妾身洗干净。」说着慢慢打开了双腿,露出了那茂密的花丛和泥泞的幽谷,显

    得淫靡而诱惑

    男人吞了吞口水,旋即从旁边取了一些沐浴液,均匀地抹在了阳具之上,美

    人看在眼里,不由得脸又是一红:「夫君真是坏!」「既然要帮娘子洗浴,自然

    要十全十美,不能有一丝懈怠。」男人老神在在的说道,然后用巨龙顶住蜜口,

    缓缓摩擦着,却就是不插入。

    眼见眼前的女人脸色越来越红,喘气越来越粗,男人终于忍受不住:「娘子

    准备好,我要来了!」听到这句话,美人迷蒙地看了他一眼,下意识地将分开的

    双腿又打开了一些

    男人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将下身猛地一挺。

    「啊!」美人轻声的惊呼响起,带着一丝彷徨、一丝惊讶和一丝满足,慢慢

    地回荡在小小的浴室之中。然后,美人感受着下体传来的火热,看着男人的目光

    不由得带上了深深的幽怨

    「夫君怎么这样!」美人的语气此时却充满了幽怨。只见男人粗大的阳物已

    经就着沐浴液的滑腻深深地埋进了美人的后庭之中,然后开始慢慢地抽插。

    男人毫不慌乱地说:「这里是娘子身上最应该清洗的地方,不是吗?」说罢,便

    开始加速,插得美人连连喘气。

    感受着后庭里传来的异样饱胀的美感,美人的身体变得越来越热,可同时前

    面传来的空虚感也越来越明显,美人不由得皱着眉,显得无比难受。男人看在眼

    里,微微笑道:「娘子若是不满足,可以自己来清洗前面嘛。」

    美人红着脸白了男人一眼,于是自己一边随着男人的抽插一边颤抖着挤了沐

    浴液涂在手上,然后将中指缓缓送入蜜裂之中

    待插入之后,美人忽的回过神,自己为何要挤沐浴液啊,迷迷糊糊竟然做了

    这种丢人的事,然后看了坏笑的男人一眼,不由得羞耻地别过了头。

    男人的抽插却没有随着美人的羞耻而结束,反而因此加快了抽插,那两人的

    结合处,已经产生了大量的泡沫,而泡沫的滑腻也让两人的结合处发出了「咕腻」

    「咕腻」的声音,显得淫荡而迷乱。美人的快感也越来越强,但是后庭的充实感

    实在太强,她无意识地竟然又放了无名指进去,而当男人开始揉捏那两团嫩肉之

    时,美人已将第三根手指食指,放入了幽谷之内,三根手指一起快速地扣捏、

    抽插着自己泥泞的蜜穴,带出了无数的泡沫和蜜汁。

    眼见着美人渐渐发情,竟将多达三根手指插入小穴,将其撑开一个巨大的尺

    寸,加上感受着阳物隔着一层皮膜那抽动的异感,男人便将阳具深深插入美人后

    庭不再动作,美人感受到,睁开迷离的双眼,疑惑的看向身前的男人。

    「娘子,你自己洗洗,顺便帮为夫按摩一下宝贝。」「嗯。」

    美人已经没有力气再和男人多说什么,只是顺着感觉继续扣弄自己的下体,

    那粗大的巨龙将后壁撑开了一个凸起的弧度,隔着薄薄的后壁,美人那修长的玉

    指在抽插的时候,明显地感觉到了那火热的充实,手指的关节从上面刮过,加上

    那深埋后庭的粗大火热,让美人对插入自己身后的巨物有了一种清晰地实感:它

    在自己的身体里面。

    想到这里,美人再也忍受不住,手指深深插入幽谷,整个身体不住地痉挛了

    起来,幽谷内涌出一股不绝的清泉,打湿了身下的软垫。

    男人被按摩了这许久,感受着菊穴的嫩肉对巨龙一阵又一阵的痉挛挤压,终

    于忍受不住,将阳物猛地抽出插入,开始了疯狂地抽插着,高潮未过的美人哪儿

    受得了这种,只见她双手紧紧扯着身下的软垫,整个人随着男人的动作飞速摇晃,

    口里发出一阵又一阵求饶。

    「等等等,啊!啊啊!慢一慢一点,哦啊!嗯

    呜呜!「最后竟被弄得说不出话来。

    男人正在兴头,哪里还管身下的尤物说什么,只是加力抽弄着美人的菊穴,

    百十来下之后,美人的娇喘渐渐高昂,男人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巅峰就要到来,于

    是强行忍住,忽的插入便不再抽动。

    这一停,可苦了身下的美人,她只感觉幽谷中无比地空虚难受,自己想要扣

    弄却早已没有力气,不由得向男人投去了哀求的目光。

    「知道为夫为什么要停下吗?」「因因为夫君要去了。」

    「那娘子呢?」「妾妾身也要去了。」「为夫去了会发生什么?」「会

    会射出精液。」「那就这样射出来好吗?」

    美人终于明白了男人想说什么,也明白了他想自己说什么,眼中划过一丝不

    易察觉的苦涩与彷徨:「不,请,请夫君射进前面。」

    「前面是哪里?」「是妾身的阴子宫。」「为什么是子宫。」「因为,

    那里是,是接收种子的地方。」「为什么那里是接收种子的地方,种子在那里会

    发生什么?」「」「娘子?」「因为因为妾身的卵子也在那里等着,她

    想要和夫君的种子结合,变变成妾身和夫君的后代,夫君别再折磨妾身了,

    求求夫君进来吧!」

    身下的尤物终于崩溃,放弃了最后一丝矜持,男人也感觉到说出这句话后,

    美人的蜜谷开始了一阵连她自己都未察觉的痉挛。这妖精,恐怕她自己都不知道,

    自己隐藏在温婉文静而坚强的性格里那出现的小小的枝桠。

    虽然不知道这么久了,为什么身下的女人还是保持着那莫名的矜持,但每次

    打破那矜持的瞬间总是能给双方带来巨大的满足,男人也便不再多追寻。

    看到美人终于放下了最后一丝矜持,男人一个不注意,迅速抽出了后庭中的

    阳具,发出了「啵」的一声轻响,不待美人反应,便挺入了那幽深的蜜谷之中

    「啊!」美人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不待呻吟结束,便随着男人猛烈地抽

    插变成了一连串不连串的音符「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而男人猛烈地抽出插入撞击在她的下体之上,

    发出了」啪,啪「一系列有节奏的击打声,与美人的淫叫交织而成了一曲令

    人面红耳赤的淫曲。

    终于,在男人疯狂地抽插了数十下之后,两人不约而同身体一震,随即,男

    人一个猛烈地插入,全根尽没,两人的下体再也不分彼此,只余男人那巨大的卵

    囊,不住地收缩,往美人的子宫里送入她梦寐已久的精液。受此冲击,美人发出

    了一声悠长的尖叫:「啊!」双腿猛地盘住了男人的粗腰,似是害怕他再次

    逃离,而她的双臂也紧紧搂住了男人的脖子,仿佛想把自己揉进男人的身体里,

    男人也低头,与身下的尤物深深地湿吻,两具赤裸的肉体不再分彼此,紧紧地纠

    缠在一起

    一间幽暗的卧室里,我紧紧地盯着眼前的屏幕,身旁是一地的纸巾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