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分王欣然的脚】(秀色 断脚)
作者:小强      更新:2017-01-12 01:59      字数:12141
    王欣然

    一位上身穿着一袭白色吊挂低领露沟的女式背心,下身穿着花格子遮膝短裙的美丽女子光着腿光着脚游走在快艇的甲板上。%%想成为神枪手不吗?请来yibanzhu.com%%

    女子有着白皙光滑如玉的肌肤,在衣服的包裹下只露出乳沟的坚挺乳房有着宛如艺术雕刻般的丰满而匀称的曲线,她的身材有着凹凸有致的动人曲线,她的双腿修长而诱人,唯一的瑕疵是她那双如玉般白得耀眼的脚丫特别大有着40码的尺寸(25厘米),而她身高却有1米67。女子名叫王欣然,一所名牌高校的大学生。期末考试刚结束才到海边度假。

    快艇驶向大海深处,突然一阵海龙卷向快艇扫了过来,王欣然惊恐的用胳臂挡住脸,快艇被掀翻了。

    ……

    眼镜慢慢的睁开,视线慢慢的清晰了,前面是一片小小的紫色树林,而后面是海滩。

    “这是哪?我在什么地方?”王欣然跪爬着爬向了树林方向,她心中泛起了疑问。

    她起身站立却发现树林的树木高度不足她的大腿根部。这究竟是哪儿?

    王欣然行走在树林里,白里透红的赤裸足底踩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地上的石子和断树枝给她的脚底刮出了一道又一道刮痕,不知何时她看到有一颗树结了许多果实,于是摘下几颗放进嘴里嚼着,甜美的味觉传遍了她的整个口腔,使她越吃越想吃。渐渐的她感到浑身发热,下体开始湿润,她感到下体一阵空虚渴望被填充。走着走着,她渐渐的感觉衣裙是累赘想要赤裸的拥抱大自然,于是她将低胸吊挂背心脱了下来,雪白丰满的乳房跳了出来,乳头红得像樱桃。接着她把花格子短裙连带着内裤一起脱了,羞红的阴唇和乌黑发亮的黑色草丛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此时的王欣然早已脱离了文明像一头动物似的赤身裸体的在紫色的森林里行走,燥热的欲火让她渴望像动物一样和一头赤裸的雄兽交配。

    她感觉自己不是人而是一头动物,动物怎么能两腿走路呢,于是她下意识的膝盖着地四肢跪爬着行走。

    爬着爬着,王欣然终于爬到了一座湖泊边缘。她跳进了湖泊里,宛如人鱼一样在湖底傲游。

    王欣然出水芙蓉的从湖里出来后发现有许多长昆虫翅膀的小虫子朝她围了过来。仔细一看这些虫子是人形的,他们的身高还不足王欣然的一根手指的长度,而且他们没有昆虫的甲壳有着灰蓝色的光滑皮肤身上穿着虎纹斑的布衣和裤子,脚穿灰土色的皮靴,头上长着两根蝴蝶的触须,他们的脑袋有着类似于人的脸孔而鼻子只有鼻孔没有鼻梁,他们的头发是绿色的。这不是传说中的小精灵吗?他们来干嘛?

    王欣然看到这些飞在空中的小人手里捏着长矛感到一丝不妙。

    但紧接着有两颗鲜红的果子从空中朝她飞来,那两颗果子是几名小人用钩子钩着在空中飞来飞去的。她张嘴朝果子咬去,果子躲开了,她申手去抓,果子避开了她的双手。

    小人提着果子慢慢的躲避她,一边躲一边往远离湖泊的方向飞去。王欣然克制不了果子的诱惑,追着果子飞奔而去,她太想吃那种果子了,只要吃了她就有种难以言状的快感。提着果子飞行的小人们似乎在引着王欣然往某个目的地前进。

    很快王欣然追着空中的果子来到了一座绿色的平原上。此时平原的上空出现了一艘白色的小飞艇距离地面4米高,这艘飞艇长两米五宽0。8米。飞艇的气囊裹着一层光滑细腻的皮革,那皮革是一张从女人身上剥下来的皮子。

    小人们不在引诱王欣然,他们将果子扔到了飞艇下方的草原,任由王欣然扑过去品尝。

    一丝不挂的王欣然捡起了果子,往嘴里塞,她抬头往向飞艇发现飞艇用钩子正够着一副男性的生殖器并缓缓的下降到她的面前,王欣然狼吞虎咽的吃完了两颗果子,然后一口咬住阴茎并狠狠的吮吸的起来,阴茎里射出的不是男人的精液而是催情果甜美的汁液。

    与此同时有两个小人飞到王欣然因膝盖跪着而脚底朝上的脚掌旁边在两只巨大的脚丫脚底跖骨那个位置用合金打造的长矛狠狠的往脚心扎了进去……脚丫吃痛本能的脚尖弯曲五趾挤压并拢,一条条波浪似的褶皱从弯曲足弓的脚底冒了出来,少量的血也从脚心里溢了出来了。两名小人也将贯穿脚底的长矛弯曲成铁钩,长矛尾部有穿线眼。

    与此同时有两名小人抱着一根又长又粗的电棒飞到膝盖跪着的王欣然的嫩屄后面,然后将电棒狠狠的捅进去。

    “啊啊啊啊!”随着王欣然的一声整耳欲聋的恐怖惨叫,一道猛烈的电流传遍了全身,夹带着火热剧痛而痉挛的身体浑身热气腾腾的冒着如豆子般大小的汗珠,嘀嗒嘀嗒落的在了草地上,不知道是销魂的快感还是电击的剧痛很快王欣然带着惊恐而痛苦的表情闭上眼睛昏过去了。

    小人们用飞艇的绳索与刺进脚丫的铁钩相连,然后又用飞艇的另一根绳子捆住王欣然的双手,然后飞艇起飞提着王欣然赤裸的玉体飞向了高空飞往了目的地飞灵国。

    ……

    “这头野畜。从基因分析看似乎是新品种。有着新鲜的基因库。”

    “带有新鲜的基因库的肉畜,吃起来才美味。”

    “带回去是把她吃了还是做种畜?”

    “还是交给国王定夺吧。”

    飞艇内几名作为船员的小小飞虫人在相互交谈着该如何处置巨大的猎物王欣然的问题。这时有个抱着一根烤熟了的女人断脚趾啃咬的未成年飞虫人走了过来。

    “叔叔,勾引那母畜的人鞭是哪来的。为什么里面射出来的是催情果的汁液?”他问道。

    一名船员带他走到那副作为道具的巨大的男性生殖器面前指道:“这是我们从公畜胯下阉下来的雄根,我们通过最新生物技术将它里面的注入了催情汁,并让它保持呆在活体时才具有的生理机能,它并不是死物,而是活物。这是用来捕捉母畜的诱饵。”

    ……

    飞艇缓缓的降落到飞灵国牧场。微服私访的国王和他的随从靠近了飞艇。

    国王打量了昏迷中的王欣然,丰满的胸部挺翘的臀部,当他走到王欣然的脚边的将目光注意到王欣然的双脚—哇!好大的一双脚啊!没有哪头母畜的脚有她的那么大(尽管其它母畜有的个头比她高一点)。看到这双洁白如玉而又曲线优美的特大号脚丫,国王欣喜若狂他爬上王欣然的大脚丫模了模又亲了又亲。

    此时王欣然渐渐的睁开了眼睛,看到小虫人对她评头论足,但她的身体依旧难以动弹。

    “国王陛下,这双蹄子又大又白,要不要割下来烤了分给王公贵族?”这时牧场主鞠躬问道。

    国王流出了唾液,但是他还是忍着咽下了唾液回答道“还是先把她留着配种吧。别把她特有的基因给浪费了。”

    王欣然醒了,这时她起身膝盖跪着,见她这头巨兽醒了国王和随从吓得急忙后退。王欣然试图站起来正准备双脚站立,但突然感到脚底钻心的刺痛,痛得她又摔倒在地上趴着。原来她的脚底的脚心处还有钩子没有取下来。

    几名小虫人飞到她的双脚旁将两根钩子给她拔了出来。随后小虫人飞到她的手上将捆住她的绳索给解了下来。

    王欣然解除了束缚后飞艇离开了现场。

    国王离开王欣然的视线并绕到背后飞在高空注视着她。

    王欣然在牧场上一路闲逛,这时她看到有一群白花花的裸体女人披着乌黑的长发跪爬着前进,后她们身后不断有小虫人用电棍从后面捅她们一张一合的玉蚌。电棍一边捅她们,她们一边发出销魂的呻吟,她们爬进了紫色的草丛里咀嚼着紫色的草叶及其花朵。紫草的芳香扑向了王欣然的鼻孔使她产生想要吃掉紫草的冲动,但她咽住了唾液拒绝往前走。她转头走了几步看到前面有个裸体女人跪爬着着地,有几名小虫人挤奶工在她胸部下放了个带轮子的挤奶盆,然后熟练的用双手按摩着她又白又丰满的大奶子,洁白的奶水嘀进了盆子里。与此同时有两名小虫人抬着震动棍在臀部后面捅刺她羞红的玉穴,羞红的面容啜着粗气,玉穴的爱液分泌了出来掉进了小虫人为其准备的小瓶子里。

    此时小虫人们牵着被连接绳子的钳子钳着阴茎的几头雄人朝着王欣然走了过来。

    这几头犬牙锋利的雄人有一头嘴里叼着女人的断脚丫静静有味的咀嚼,有一头抓着女人的一只断奶子咀嚼。它们被钳住的阴茎雄壮红肿发亮,王欣然看到此景感到一阵欲火焚身。

    小虫人将钳子松开,鸡巴发情的雄人们争先恐后的扑向了王欣然。其中一个捏着王欣然的肩膀,让她的脸对准自己的胯下,早已被欲火烧坏了脑子的王欣然本能的含住那头雄人雄壮的鸡巴深情的吮吸着,在销魂的吮吸中发情的精液冲破了闸门喷涌而出射进了王欣然的口腔里,一脸淫荡的王欣然饱含深情的将那雄人的子子孙孙吞进了肚里。

    与此同时另一头雄人抱起她的一只脚丫痴迷的用舌头舔弄着其白里透红的脚底,唾液留在了王欣然的脚上。然后它抱起王欣然的双腿将雄壮的阴茎从后面插入王欣然的玉蚌进行疯狂出出入入的活塞运动。

    王欣然像一条地毯似的被雄人们前后拉扯着腾在半空中。前面有三头雄人,左右两头拉扯她的胳膊,中间一头抓着她的头颅将雄雄勃起的阴茎插入她的口腔。后面一头雄人抱着她的双腿从后面插入她的玉蚌。

    插着插着,雄人们又像烤羊肉的烤肉架似的将王欣然翻了个身,使之仰面朝上。雄人们将王欣然放到地上,然后其中几头离开王欣然站到旁边,剩下的那头舔脚的雄人扑倒在王欣然身上,胯下的鸡巴依然像打桩机一样在王欣然羞红的嫩穴内驰骋。销魂的快感从胯下出发传遍了王欣然和那头雄人的大脑以及全身。发情的精液如同泄了大坝的洪水从龟头喷涌而出涌入了王欣然羞红的生命之门进行了伟大而神圣的万里长征。王欣然高潮了,她发出了震耳欲聋的销魂叫声,大量的爱液从她红得充血的阴唇里喷涌了出来。那头雄人欢愉得晕了过去,并趴在王欣然的身上啜气。紧接着另一头雄人将那头雄人从王欣然身上推开接替它继续跟王欣然交配,它玩够了其它站在旁边的雄人轮番扑到王欣然身上驰骋。这时国王身边有个保镖出于好奇飞到一头雄人和王欣然的胯下看看它们是怎么交配的,结果被那头雄人察觉了一把抓住国王的保镖放进嘴里嚼碎了吞进肚里。牧场主正欲大声劝保镖危险快离开,但是为时已晚。

    ……

    新来的母畜王欣然,引来飞灵国的媒体关注,她引起飞灵国小虫人注意的特点不是她苗条柔美的身段,不是洁白丰满的奶子,不是如玉般洁白而又光滑的肌肤,不是她秀丽乌黑的长发,不是她修长性感的双腿,而是她那双比一般母畜还要大一号的白嫩脚丫,她的那双蹄子的长度占她身高的百分之十五点二。而其它母畜的双脚长度只占身高的百分之十四。而公畜的脚是身高的16%甚至17%。

    饲养员让王欣然跪爬在地上,媒体记者跑到王欣然双脚周围咔嚓咔嚓的拍照。然后有几名饲养员抬着卷尺测量她的身高、乳房大小、腿长以及双脚长度。

    此时饲养员身份的小小飞虫人用长柄钳子钳着一头高大的雄人胯下雄壮的阴茎牵了过来走向了王欣然,国王仔细观察了下,那头1。7米身高的雄人是个清秀英俊的美少年,从相貌上看他像是一个十五、十六岁的少年的样子。而他的嘴里露出凶狠而狂暴的尖锐犬牙,那尖锐得可怕的犬牙是所有的雄人嘴里共同得特征,因为雄人偏向于食肉而母人偏向于食素。

    少年摸样的雄人之所以没有上前跑几步捏住那名夹他阴茎的饲养员那是因为他知道夹他阴茎的信号是什么。

    雄人见王欣然在它面前,于是兴奋的扑过去推倒王欣然,并把她压在身下,然后怒挺的鸡巴疯狂的插进王欣然的玉门。

    国王和大家默默的注释着巨型畜人这个物种雌雄个体之间的交配过程,看得是目瞪口呆。

    “哦啊……昂哦……!!!”

    “啊啊啊啊~啊……啊……!!!”

    雄人一边发出狂怒的吼叫声一边臀部一上一下疯狂的做着活塞运动,他胯下的王欣然啜着粗气发出了兴奋的呻呤声。它们发出的声音在小小飞虫人们耳里听起来震耳欲聋,因为它们是拥有巨大体型的生物。

    生命之根疯狂的在生命之门里进进出出,爱的玉液大量的喷涌而出,雄人一边用爪子狂捏着母人的乳房一边用牙啃咬王欣然的乳房,并在她乳房上留下了带血的牙印。在它们交配的同时记者们仔细观察了雄人的胯下,它的怒挺的快速的出出入入抽动的阴茎时不时的吐出白色黏液滴在地上或王欣然的大腿根部内侧。

    国王打开手机上的图库翻看了家畜交配结构图,国王打开仔细一看,看到上面画了张王欣然交配时的解剖图,图中显示雄人睾丸里面的精子通过阴茎直入王欣然的阴道,然后进入子宫与卵子结合并着床发芽。

    国王继续注视那两头巨大的牲口交配的场面,此时王欣然已经把双臂抱到雄人的颈背后了,而她的腿开始弯曲并向雄人的臀部靠拢。国王再次观察雄人与王欣然结合的地方,白浊的液体大量涌入玉门内,那是生命的种子奔向生命起源的圣地的万里长征。雄人突然抱着王欣然站了起来,而此时王欣然像八爪鱼一样把双腿缠绕在雄人的臀部后面,她的双臂也抱在雄人的脖颈后面,王欣然一边啜着粗气呻吟一边用嘴唇亲吻雄人的锁骨部位,而雄人也一边抱着她的臀部抽动一边亲吻她的额头和脸,甚至相互嘴对嘴的亲吻,而它们的胯下依然紧密的结合在一起没有分开彼此。

    “啊啊啊啊~啊……哦啊……!!”在高潮过后,王欣然大量的爱液如喷泉一样大量的从交合的地方喷涌了出来。

    ……

    ……几个星期后……

    王欣然膝盖着地跪爬着被牧场上的牧民牵到一颗树旁栓着,几名饲养员们抬着开膣器打开王欣然的阴道,插进去后发现感觉有明显的阻力,而且有干涉感,饲养员把脸移到开膣器的一端并观察王欣然阴道内的情况,结果发现阴道粘膜苍白,无汉泽,子宫口偏向一侧,呈闭锁状态,上面为灰暗浓稠的粘液塞所封固,于是说道:“这头母人怀孕了。要分娩的时候最好把她赶到湖里去,在水中分娩比较容易。”

    ……十个月后……

    牧场饲养员骑着四肢着地跪爬的王欣然拉扯着她长长的乌黑秀发当缰绳带进湖泊里去。接着饲养员从王欣然背上飞离了出去。王欣然如鲸鱼一样沉入湖面下傲游,国王及其随从驾驶着迷你的潜艇潜入湖底观察着即将分娩的王欣然在湖面下傲游的姿态。王欣然双手合掌放于头部前方,双腿并拢像海豚尾部一样游动着,不知游到何处,湖底下的王欣然张开双腿,同时她的阴道也因里面有什么东西欲冒出来而张开了阴唇,接着一颗脑袋冒了出来,紧接着稚嫩的胳膊,接着小小的躯干,接着是幼小无力的双腿。一个幼小的新生命诞生了,他是个可爱的男婴。稚嫩的幼婴像海洋动物一样在水里傲游,仿佛他不是陆生动物。接着从母亲王欣然的玉门里钻出了两名同样活波可爱的女婴。像幼鲸尾随母鲸一样,三名婴儿尾随着母亲在湖中傲游。其中一名男婴嘴巴靠近了王欣然的奶头,吮吸着王欣然的奶头,奶水顺着樱红的奶头流入了婴儿的口中,乳汁被吮吸的快感激发了王欣然母性的本能,她双手抱住男婴。游向岸边,与此同时两名女婴边游边同时咬住王欣然的奶头吮吸她的奶水。王欣然抱着男婴游上了岸,而后她把男婴放下,身后的两名女婴也跟着游上了岸。王欣然仰面躺着,女婴朝妈妈王欣然的身上爬出,见孩子爬到自己身上王欣然来母性大发双手抱起孩子并把它的嘴巴放到自己的乳头上,让它吮吸甜美的乳汁。与此同时另两名婴儿爬在王欣然两旁等候着喂奶,饲养员们走过去测量了婴儿们的全长,从头到脚是30厘米。

    ……此后两个星期……

    在牧场上。王欣然四肢着地跪爬在地上,数名飞虫人挤奶工按捏着王欣然的乳房把王欣然的奶水挤到奶桶里。

    ……又过了一年后……

    国王决定要宰杀王欣然,并把她的肉瓜分给国民以及王公大臣食用。王欣然身上不同部位要分给不同等级阶层的人分享。而国王看重了王欣然的双脚,于是决定让皇族中有恋足倾向的瓜分王欣然的双脚,而国王也将在瓜分双脚的皇族队伍里。

    王欣然被带到一处相当于厨房的大型广场上,该广场有几口大小不一的高温水池,还有几口巨大长有轮子的电能锅。

    王欣然按饲养员要求乖乖的走进了专门用来为她沐浴的水池中,并躺在清洗身体的水池里。接着负责清洗的具有消防灭火功能的工程车携带着几只机械手臂拿着刷子和水龙头开了过来,那些机械手臂有的捏着王欣然的脚掌并用刷子刷洗她脚底的灰尘。有的用机械手指拨开她的外阴,然后有穿防水胶皮紧身衣和桶靴的小虫人士兵拿着刷子和抹布仔细的搽刷对他们而言如门一样大的阴道内外的每一个缝隙,坚持洗刷缝隙里面可能存在的每一个污垢,先是外阴后是内阴、先是大阴唇后是小阴唇,接着是阴核……由于阴核在清洗过程中受到摩擦,欢愉的快感传遍了大脑使得王欣然发出震耳欲聋的销魂叫声。那名士兵对王欣然巨大的阴部里里外外进行了细致入微到无以复加的檫洗,在擦洗的过程中王欣然不断的发出叫春声,大量的爱液宛如少女的眼泪不停的从王欣然的玉穴里分泌了出来。有两名士兵分别在洗刷王欣然的两只乳房,而且边揉边檫洗,一些工程车机器手臂分别在檫洗王欣然的两只玉手,以及脸部,并用梳子在整理她的长长的乌黑秀发。然后把她翻了个身檫洗她的背部……在场的一些市民也包括国王在内在观看着机械手臂对王欣然巨大的玉体的檫洗过程,这具美丽的巨大胴体深深的诱惑着在场的士兵们和市民们的目光。不少士兵看得耳面赤红。

    不知多久清洗过程结束了,王欣然离开了给她沐浴的水池。

    国王卫队将打了药的果子放到地上,王欣然捡起来吃进了嘴里。王欣然吃了果子后突然感到身体瘫痪动弹不得,她瘫倒在地上,但是意识还是清醒的。士兵驾驶一辆伐木车开到了王欣然双脚的旁边,接着只见伐木车对准王欣然左脚的脚脖颈切了下去,剧烈的疼痛传遍了大脑,震耳欲聋的撕心裂肺的惨叫从王欣然的嘴里发了出来,王欣然的脚丫子因吃痛而本能的弯曲脚尖并拢了五根脚趾,不一会儿王欣然的左脚断离了身体,大量的鲜血从脚脖颈和小腿的断截面流了出来。接着王欣然的右脚也用同样的方法给切了下来。一架飞灵国的小小直升机飞了过来,直升机用两根绳索的钩子钩住王欣然两只大脚丫的脚底脚心,将它们提了起来,悬停在半空中。接着提着她的两只大蹄子飞到被药物瘫痪到地上的王欣然面前,让她看看自己的蹄子有多大,接着直升机吊着王欣然的两只大蹄子在飞灵国首都全城巡游展出,飞灵国的居民纷纷靠近王欣然的这双大肉蹄子,并打量着它们的每一寸肌肤和纹路,尤其是蹄子上的那根又大肉又多的大脚趾。有不少居民飞到王欣然的脚上并坐到大脚趾拍照留念,有的抱着它的脚背拍照。

    王欣然的双脚让居民们留下了唾液,她的双脚在首都展览完了,于是被直升机带回了原地。接着一辆带有称重功能的起重机开了过来,这辆起重机它的驾驶舱旁边有一个机械手臂,它驾驶舱的前面位置有一个电子秤盘。飞虫人将王欣然的大蹄子抬起来放到起重机的秤盘上,起重机的秤盘重重的往下沉,秤盘下面的电子读数显示为32锭,而一个飞虫人重量是一锭左右,一般的母人蹄子都重达27到29锭左右。看到王欣然的蹄子显示的重量城内小小的居民们发出惊讶的叹声:“哇!好大的蹄子呀!肉一定够吃了。”

    “真重呀!不知道吃起来是啥味!”

    “从没见过这么重的母人蹄!”

    “母畜是我们喜爱的美味。而公畜恶心有毒,不可以吃,看到都要吐。”

    显然王欣然的蹄子的重量打破了历史记录。(锭是飞虫人使用的重量单位)

    皇家为了吃王欣然的这双蹄子,早已准备了人工建造的专门烹饪肉畜的皇家御用高温水池,水池下面安装了电能发热的装置。水池上面安装了一台烤肉架和一台塔吊。

    塔吊的两根肉钩子降了下来,接着在小小屠宰工的配合下用钩子将王欣然的两只蹄子的钩进了脚底脚心。

    塔吊吊起王欣然的两只大肉蹄子,将其中一只放到烤肉架的位置,烤肉架上站着几名小小飞虫人的厨师,厨师们将钩子取下然后机械控制下的穿刺杆启动开关将那只王欣然的大脚丫脚底脚心刺入脚背穿出,厨师们在大脚丫上涂抹烤肉酱和辣椒、盐、味精、葱屑、花椒粉、胡椒面,而后离开烤肉架,烤肉架的喷火开关启动,火焰熊熊燃起。

    另一只王欣然的大脚丫被钩着脚心放进了水池里,而水池里放了盐、味精、葱屑、食用油、花椒粉、胡椒面。水池下面启动了电热开关,水池开始高温加热了。

    ……

    与此同时,小小的飞虫人们举起电锯和屠宰刀爬到已经失去双脚的赤身裸体的王欣然身上,进行着切割工作:

    几名飞灵国士兵拿着大刀切割王欣然的大腿根部,他们意欲把王欣然那修长的双腿卸下来,刀不断的深入大腿的皮肉里,刀进入大腿的肉越深,就越有更多动脉或静脉被割断,刀不断的切入大腿内,大腿内一层又一层的肌肉被切开,钻心刺骨的疼痛刺激着王欣然发出撕裂耳膜的可怕的惨叫声。直到最后花了很长的时间两条修长的大腿终于离开了王欣然的躯干。两条断腿分别被从膝盖处切成两节放在了4个巨大的带有轮子的机械化巨大烤肉架上进行炙烤,然后烤肉架上的火焰开关启动,熊熊的火焰猛烈的燃烧着。有1名士兵把王欣然阴部周围旋割了一圈,并把整个阴部连同阴核一切割了下来,然后投入一个装了清水的钢化玻璃瓶中并点火加温烧水,此时在王欣然的原是阴部所在的位置已是血肉模糊。此时王欣然依然在发出惊恐的尖叫声。……几名士兵爬到王欣然遗体的娇躯上,然后用温柔的力道爱抚并按摩着王欣然的那两只美丽而洁白的玉峰。然后工程车持抽奶嘴的机械臂,用抽奶口含住王欣然的乳房,并试图榨取王欣然那对乳房里仅剩的少量乳汁,然而没用,王欣然没有奶水。士兵揉捏着王欣然的乳房以使它保持峰丘的形状,然后有士兵开始拿出匕首分别在两只洁白的玉峰底下划了一圈圆,以标明位置,然后工程车用两只机械手臂捏着王欣然两只分红的乳头轻轻往上扯以保持乳房的形状,接着几名飞虫人厨师共同举着一把特大特长的刀飞了过来,并在士兵的配合下把刀顺着先前士兵用匕首划的圆从乳房底部切下去,很快并将洁白的乳房切离了王欣然的身体,接着另一只白皙的乳房也以同样的方式被切了下来。王欣然此时的叫声已经嘶哑了。两只乳房被送到两个巨大的蒸炉里进行蒸煮。与此同时电锯车走到王欣然的脖子旁边,然后锯向王欣然的脖子,只听“滋滋滋……”的声音,王欣然的那颗美丽的头颅离开的她的身子,惊恐的眼睛被小小的屠宰工给合上了,王欣然终于安详的闭上眼睛离开了人世。电锯车开始锯切王欣然两只柔美而温柔的白嫩的手掌,两只手掌被切下后就有十几名穿紧身胶皮衣的士兵抬着两只手掌到一口巨锅旁边,然后把两只手弄成双手合十的样子并用绳子把两只手捆在一起然后投入巨锅中开始烧水。同时电锔车又分别卸下了王欣然的两只胳膊,那两只胳膊被投入了一口小型的高温水池中,水池的水已经开始被暗藏在底下的电炉加热了。这时数十名飞虫人举着大大的屠刀飞到王欣然残余的躯体上进行解剖,先打开了腹部把子宫抬了出来,然后轻轻放在地上,接着把腹部内的其他脏器取了出来,然后肚脐以上的部位被他打开,他把消化系统还有肝脏等内部器官拿了出来,其中一个参与解剖的飞虫人用匕首进一步切开子宫,并将卵巢给割了下来。接下来王欣然的子宫、卵巢和肝脏这两个内部器官被拿去用水清洗,然后投入两口大锅中进行烧煮了。而其余的内部器官被当作废物找个车子送到废物处理场火化了。王欣然躯体内部此时空空如也,接着王欣然剩下的躯干最后被投入一口高温水池中,而该水池底下的隐藏电炉开始进行高温烧水。至此肢解程序已经完成。……不知道过了多久,用餐时刻已经正式开始了。

    王欣然被烹饪熟的七零八落的身体部件被送到了另一处专门用餐的大型美食广场。她安详闭上美目的断头被挂在广场出的一座方尖碑顶部示众。

    国王带着他的皇家小组走近了王欣然这只煮熟了的巨大蹄子,这只长度是国王身高三倍有余的巨大断脚是他要品尝的目标,国王端详着放在白色地毯上的这只像艺术品一样的精致的巨大肉脚,那么的细嫩、白晰、娇美。就在王欣然生前还是美丽而可怕的巨大母畜,走几步路都可能踩死几个飞灵国内的小小居民,现在她的双脚却成了小小的飞灵国的军民们瓜分的盘中餐了,真是世道无常。以国王为代表的皇家小组开饭了,他们开始拿着匕首刮割煮熟了的王欣然脚掌上的肉,他们有的抓着一块肉割下来就放入嘴里嚼然后入胃,而有的干脆连匕首都不用直接抓着脚掌的边缘的一块肉就咬,清香味美的口感传遍了他们的整个口腔,在这样的感的刺激下他他们如饿虎一样疯狂的啃咬第二口第三口。一些意犹未尽的皇族食客跳到了王欣然的脚背上割下一些肉放入嘴里静静有味的咀嚼着。国王跪下膝盖双手抓抠脚掌心的某两处,然后张开大口咬向那只脚的脚掌心,如狮子一样撕下了一大块肉,并咀嚼的嚼进嘴里,入了口腔后,脚心的肉很柔软,并且它有一种淡淡的咸味,尝起来像一种质地很好的小牛肉。柔软得足以在你的嘴里融化。国王的舌头和鼻子尝到了一阵诱人的清香,同时也有阵阵扑鼻的清香席卷者其他人的嗅觉。接着国王因受味觉的刺激,又动刀去刮割王欣然脚掌前端左边和右边的微凸部分,并且将它们放进嘴里咀嚼。此时他肚子有些饱了,但他还想继续吃,于是他把目光对准了脚后跟,与此同时在王欣然脚后跟那个位置,有两名皇子爬到脚后跟上,开始在她柔软的足跟肉上下刀并咬下去。粉红色的足跟皮肤很有嚼头,国王上前割开表皮开始吃里面柔软的肉。国王又开始缓慢地剔割并咬下脚跟上的硬皮肉并且咀嚼咽下,那块被他刮下来的硬肉就有他手掌的两倍大。当他把那块硬肉吃完后,他感觉到自己的肚子胀得不能再胀了,他开始自言自语道:“这下完了。我还想吃这头母畜乳房上和大腿上的肉呀!不过乳房上的肉已经安排给沃尔特公爵一家人品尝了,我还去争夺啥。”就在他说话间他看到自己一位弟弟也在脚后跟割肉于是说:“子萧,我还想吃那母畜乳房和大腿上的肉,能否帮我把那些各切一两块下来,让我带寝室里去吃?”弟弟子萧割了块脚后跟的肉放嘴里咀嚼后便点了下头。紧接着国王挥剑斩下王欣然的大脚趾,细心的用剑剔掉趾甲,然后抱起大脚趾。咀嚼着,大脚趾的肉非常多非常饱满,汁液流入国王的嘴里。国王在嘴里细细地品味,享受这奇妙的味道。脚趾的肉在牙齿上像牛肉一样厚实。国王慢慢地咽进肚里。王欣然的大嫩蹄尝起来象它的外表一样美。精致的秀足象王欣然本人一样温柔地任包括国王在内的皇族们品味。不一会儿国王舔着嘴唇带着美味的表情离开了现场回到了寝室。

    王欣然被煮熟了的那只脚上的肉继续被皇家小组刮割或啃食着,他们有的刮啃脚背,有的啃嚼踝骨周围,有的啃吃脚底,吃到后面已有人开始啃吃脚趾上的肉了。清香味美的口感刺激着皇族们的食欲,他们疯狂的啃咬着这只脚掌,这只脚掌被啃了一段时间以后,终于被皇家小组的成员带着美味的表情啃得只剩下骨头了,可就算是骨头也留了不少牙印。

    ……

    与此同时皇家第二小组,来到了王欣然烤熟了的那只大脚丫周围。穿刺杆已经离开了王欣然的那只脚掌,皇家第二组留着唾液兴奋的用匕首刮割烤脚掌上的每一块肉,他们在啃食的时候个个都带着美味的表情,香辣味酥麻的口感刺激着他们的食欲,他们有的啃咬着脚后跟,有的品尝着脚背,有的啃咬着脚心,有的啃咬着脚底前端,最后是脚趾和踝骨周围的肉被他们给吃的干干净净,很快这只烤熟了的脚掌也被他们吃得只剩下骨头了。

    两条分别断为两节的腿已经烤熟了,王欣然的腿是分给国家的士兵们享用的。士兵们拿起匕首舔着嘴唇冲上前刮割那两条已经被断为两节的腿上的肉,他们每抓着一块肉就割下来往嘴里送,在吃的过程中他们的表情是吃了美味的样子。嘴里带着笑容。经管香辣酥麻的口感刺激着他们急进拼命的吃,直到几乎个个都把肚子吃胀了,也没把那两条腿上的肉吃完,那两条巨大的腿,其中一条腿的小腿部分的肉被全部吃光并露出了小腿的整条骨头,其大腿上也有许多肉被割下来吃掉了。另一条大腿部分有不少地方露出了骨头,而大腿上已经出现了千窗百孔的挖痕,但小腿上有被吃过的痕迹并不多。

    ……科技部长为首的匠人小组走到了煮熟了的王欣然的玉门面前。他们嘴流唾液的开始用匕首切割那巨大的阴部,并把那阴部上的肉一块块的切下来放入嘴里吃,其中有一个人冒着隔热手套被其他人的匕首割破的危险硬是把王欣然阴部的阴核给割了下来,而有的人看到他拿到阴核后,就要求把阴核让给自己,但是拿到阴核的人摇了摇头,而后把那巨大的阴核几口咬下吃进了肚子里,并带着清香味美的表情,王欣然的阴部在很短的时间内被吃完了。王欣然的子宫与卵巢,他们认为那是极加的补品,可以滋阴补阳,有壮阳之功效,于是就开始带着唾液切割啃食子宫,其中有两个人幸运的那到了王欣然的两个卵巢,并更加卖力的啃咬起来,当卵巢被吃完了以后,这两个人就出现了尝过人间极品的表情。剩下的少数人毫不客气的啃咬王欣然的子宫。子宫很快被吃完了,其中有不少人肚子胀得路都走不动了。

    ……

    沃尔特公爵一家,来到两个巨大的蒸炉前,蒸炉的火灭了,然后看到两只乳房被放在两个镂空的铁盘子上,然后十几名厨师抬着铁盘子轻轻的放在他们的面前,过了20分钟,沃尔特一家的食客们穿着防热靴子踩到铁盘子上,然后用匕首像刮割馒头那样刮割那两只巨大的玉峰。一些沃尔特的家人喊道“有一对白嫩的大包子大家快趁热吃吧。”玉峰里面的什么乳腺呀,汁液呀,很快都在匕首的切割下冒了出来,一些人贪婪的吮吸着那些冒出来的甜美的乳腺和汁液,那些人个个都在啃了肉之后出现了美味的表情,这时国王的兄弟子萧冲入人群中以敏捷的速度将其中一个乳房的乳头连带着乳晕给切了下来后杨长而去。“别跑,把肉畜的奶头还给我们!!国王不是说好的,乳房留给我们一家吗?怎么国王一家出尔反尔?”沃尔特一家的人员试图制止,但是没有把他给拦住。很快沃尔特的长子把另一只乳房的乳头给割了下来,并津津有味的拿入嘴里咀嚼着吃掉,然后带着满意的表情说道:“真甜呀!太甜美了!”没有花多少时间这两个本属于王欣然的玉峰被干干净净的吃掉了,那怕一粒渣都不剩,沃尔特一家人表情上写满了美味与饱满。吃完这两只乳房的人有90%都已经把肚子吃胀得走不动了。

    ……

    选择吃王欣然温柔的手掌的人是贵族妇人,厨师把合掌的双手抬到了贵妇人们面前并把绳子解开,贵妇人们带着热情拿匕首刮割这双手掌上的肉来吃,她们羡慕王欣然的双手光滑柔美,王欣然的双手渐渐的肉越来越少了。接着有一部分贵妇人开始吃王欣然的胳膊了,瓜分王欣然胳膊的贵妇人在王欣然的手臂上看到了温柔的美感,这使她们更加斯文的剔割和啃咬王欣然的胳膊,她们希望吸收王欣然的营养让自己也能获得王欣然阴柔的美感。

    ……

    吃空空如也的王欣然躯干的是一群平民百姓。他们朝王欣然的躯干冲过去拿着匕首切割躯干上的肉来吃,有的人分到了王欣然的排骨——被锯子切断了的肋骨。在清香味美的诱惑下他们疯狂卖力的刮割和啃咬,不知吃了多久,躯干上的骨架露出得越来越多了,肉越来越少了。当宴会宣布结束的时候,躯干上剩下的肉被全部剔割了下来打包分给平民留到下一顿去吃了。

    ……

    不知过了多久宴会结束了。王欣然的头颅和蹄子的骨架被一起吊在了方尖碑顶部向全城示众几小时。之后头颅和脚骨被拿了下来。

    王欣然的脚掌骨头被工匠给国王做成了玉玺和骨笛。其中脚后跟的骨头被做成了各种栩栩如生的骨雕,有飞鸟,有反应飞灵国历史发展的浮雕笔画,有凳子和椅子,还有床架。王欣然的脚趾甲被做成了刀片和匕首。王欣然的头被进行塑化处理进行保存。

    王欣然身体其它部位的骨头被王工贵族分走,有的做成了壁画和诗碑,有的做成了生活用品,有的被做成了动植物骨雕,有的被做成了房屋骨架。

    分吃王欣然的宴会总算圆满完成,而王欣然的三个子女则被饲养员饲养着,男婴养大后作为种马传宗接代传播王欣然的大脚基因,女婴养大后作为产奶和产崽的种畜,在产崽之后被作为食物宰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