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和大领导的3p(05-06)
作者:小强      更新:2017-01-12 01:59      字数:4722
    作者:我们夫妻字数:4600

    续五

    关于刘局后来发生的事是我们夫妻以前从未经历过的,比和医生还要来劲儿关键是对于他的身份,官级别,我实在不敢乱说。[^网址:\y\i\b\a\n\z\h\u\.\c\o\m]

    百分之八十是出于自我保护,因为他不是当初王总介绍的那么简单,王总可能也是怕吓着我们没告诉我们实情,后来还是我无意同在新闻联播之前的北京新闻中见了他,虽然我从不看这些新闻节目但还是被他那干过我老婆的那张脸吸引了,当然不是什么大头儿但也是一方主管,不姓刘,姓尤百度一下,实际上62年的,岁数也不小了。

    王总和他都不挑明,我们也心照不宣,也许对大家都好,所以以后就不叫刘局只是简称尤某,尤某的事儿太大,有读者说想知道王总是怎么开始弄上飘飘的也好,那我先把前面的事交待一下再说大官尤某。

    我单位领导王总今年50岁,因为根正苗红,父亲从前是北京军区的因为不想让儿子从政所以利用资源开了这个医药公司,虽然是私企但是后台是比较硬的。

    我因为上个公司的事在澳洲有一些业务关系,后来想自己干又不成功,被他招了去,给的还行,但我们小家小户和他没有太多存在交集的但是因为一次公司年会可以带家属参加,我就带了飘飘领导是那次看上的我老婆,飘飘以前介绍过其实长得一般,但就是皮肤白、奶大腰细、屁股特别大尤其是生完小孩之后屁股更加肥硕。

    表面上看是挺保守的一个人,可能是这种微熟的良家妇女气质吸引了领导。

    那次之后领导经常邀请我们夫妻一起吃饭,经过几次之后老板开始单独带我去洗浴中心,我觉得老板拿我当自己人也就没拒绝,有一次玩完后又去三里屯喝酒,几瓶克罗拉下肚王某的话便多了起来扯来扯去就扯到我妻子的话提上了,他说我有福气娶了个飘飘接着把我妻子夸了个天花乱坠,我心里清楚老板是个十足的色鬼但令我没想到的是他对飘飘评价如此之高,

    于是我道:“我老婆没你说的那么好男人都这毛病,都是自己的孩子亲别人的老婆好”,王某说“我就喜欢你老婆那样的女人”。

    中间后来有次一起去卫生间,他边掏鸡巴边对我说他有晚上想飘飘时就用手撸了一管儿我知道他是真看上飘飘了我也迎合着讲了一些与妻子的性生活,真的谈兴盎然。

    后来在业务上对我一下变得很照顾,有一次酒局后就剩我们两个他仗着酒劲也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后来领导半开玩笑半闹得说要是能和你们夫妻3P一次就好了我假装惊了见我这样老板立刻说是开玩笑的。

    我心里知道飘飘又得多一恨鸡巴操了。

    我找了个机会,在一次和医生的3p后,乘着飘飘正兴奋说了这事儿,飘飘想了一下回忆下我老板说感觉还不错,不是粗鲁人,也不反感反正就是上床那些事儿,我想飘飘主要又怕我在单位被穿小鞋,受挤兑就说要不先处处看看。

    后来再有饭局,我们就一起去了,好在孩子在姥姥家有人看着,席间王总倒还好只是不经意间碰碰飘飘,飘飘是性情中人,也自自然然应付了后来问我要了飘飘电话,有时候她在哄孩子,电话来了就由我代劳了。

    好像是在十一月底的一天,我接了孩子到家,

    飘飘打扮一新说王局说约几个朋友去工体唱歌问我去不去我说孩子刚刚接回来,不去了,让她一人,飘飘亲了亲孩子说尽量早点儿回来就出了门。

    结果6点出门到第二天清晨5点才回来,其实事先打招呼我是从不在乎妻子的夜不归宿,

    她若事先跟我打招呼无论说是跟哪个男人在外面过夜睡觉我更是不会干涉可是她从来没有不打招呼夜不归宿的啊后来知道是手机没电了,当时确实让我很是担心人担心时总是会往坏处想的,我担心的想入非非是不是妻子半夜回来被坏人半路截道了,想象歹徒对女人截道无非是财和色妻子去娱乐包里没拿多少钱,

    莫非是被一个或者多个坏男人截去强奸或是轮奸接着又想到宽慰处就是被王总干了操完自然会送回来的,一夜我就是这么胡思乱想直到妻子清晨平安回来这才舒了口气

    妻子先看了一下孩子回到卧室,我关切的道:“你们唱了了一个通宵”,妻子脸红仆仆的道:“哪有啊,

    不到11点就散了“,我假笑的道:”那你怎么才回来“,妻子有些倦意的道:

    “快散时我出来正打车回家你的王总追出来非要开车送,本来都到了咱们小区门口我要下车他却腆着脸不让我下车就拉我到你们公司了,一直呆到现在”,飘飘开始换衣服我于是道:“早就告诉你他对你有意思啊”,妻子脱至小内裤我注意到她大腿中屄的部位夹着厚厚的一团卫生纸,她顺手拿出来扔在地上我伸手拣起,闻了闻,一股儿腥气妻子却轻轻推了我一把道:“人家在外面你就那么放心吗”,我道:“不放心咋的,

    有人惦记我担什么心“,妻子道:”你的目的达到了“,我故意道:”我有什么目的“,妻子道:”你是不是心里很别扭“,我不以为然道:”没呀“,妻子道:”你肯定吃醋了“,我道:

    “好好的我吃什么醋”,妻子道:“你不吃王总的醋”,我道:“我吃了但不觉得酸”,飘飘轻笑一声道:“天快凉了我再提前给你弄顶帽子吧”,我依然故意道:“这么多年你见我啥时戴过帽子”,妻子道:“你已经戴上了是新新的绿帽子”,我不再故意装傻了回身抱住飘飘道:“真给我戴上了”,妻子道:“玐装什么傻呀!王总什么也没干就帮我给你弄绿帽子了”,我搂住妻子道:“我也觉得头上不凉热乎乎的”,妻子道:“戴的合适吗”,我道:

    “老婆弄的哪有不合适的”,接着我把手伸进妻子的带腿之间摸着那水淋淋的屄兴奋道:“射里边了”,妻子“嗯”了一声道:“你猜到了”,我道:“猜个八九不离十”,妻子道:

    “你真能沉住气进门也不问问什么情况”,我道:“怕吵了孩子他怎么样”,妻子道:“像饿狼往死了干差点受不了”,我问道:“是吗?他弄了你几次”,妻子道:“你猜”,我道:“不知道,两次吧”,妻子道:“没猜准少了一次”。我拉住她手,没让她去洗直接上了床哄她躺下:“他胆子真大,我没表态他在车上就亲我我又不好拒绝”,我道:“他盯上你,你拒绝也没用”,妻子道:

    “是呀一下子被他弄到办公室了”,我道:“公司没人吧”,妻子道:“黑灯瞎火的,没注意”,我道:“操疯了吧”,妻子低声“嗯”了一声道:“那也由不得我了”,我问道:“感觉好吗”,飘飘又是“嗯”了一声,

    我问道:

    “他也那个岁数了家伙怎么样”,妻子道:“他的东西有点儿像你,细长细长的全捅进去顶心顶肺的”,我又问道:“叼了?”,妻子有些困倦的道:“当然了,一直叼我真累了,好了让我睡会儿,以后再说,上午不去了你早上送孩子去妈妈那吧…”我轻轻拍了拍她,她已经睡过去了一条大白腿还落在被子外边,我轻轻替她盖上…… 续六

    第二天送完孩子我照常上班只是想碰一下王总,见一见他是个什么表情如愿以偿玩了我老婆,靠他也没找我,中间上了23层过了一下他的办公室,问一下他秘书说王总昨夜加班了早上回去休息下午才来,所有的会都推到二点以后我当然知道为什么,回到办公室也没什么心思工作胡乱应付了几个客户就泡了杯茶,坐那发呆觉得时间在停滞又加之心有惦记之事愈发度日如年,想着在23层飘飘被狂干的骚样子鸡巴又硬了。

    忍不住偷偷电她,在着打了三次都没中午在单位附近小饭店凑合着吃了一碗面也没个去处只得又返回自己的办公室躺在沙发上走神儿了,稀里糊涂1点多了我实在忍不住了,大头儿不在公司也没啥事,我就借故回了家,开门进家见门口摆了双外人用的拖鞋,还有两个果礼品包桌上有打开的矿泉水,我一惊,有外人来过!我转进卧室飘飘竟然还在睡着,应该还是光着卧室里一片狼藉,一进来就感觉弥漫着特别的味道,床上被褥横陈,床头柜上妻子的内外衣也胡乱的堆放着地上满是用过后成团皱粑的卫生纸一看就是未打扫得战场,我上来轻轻掀开被子飘飘醒了迷迷糊哼了一声,翻过大白屁股又要睡我留意细看,床单上满是是痕迹斑斑,我弄醒了她她懒懒地抱住我,我问她谁来了,是不是他。

    飘飘竟说不是,我说我以为是他一晚上没干够,又追家里来干了电了你也不接,飘飘坐起身挺着大奶子说:“没听见呀,噢手机昨晚就没电了,回来也没来得及充,光顾说那事了”我道“不是王总还能是谁”,她咧一下嘴“想干你老婆的人多了去了”我扣了一下她逼说:是谁呀?,她交待了,是小尹我有些出乎意料,尹已经有些日子没联系了,

    飘飘道:“他也够可以的电我不回就直接杀家里了,说看看自己运气怎么样没想到把我堵上了”

    一想到飘飘一下子被两个人不歇着干了,我又兴奋了脱光了就上,不管三七二十一,鸡巴一捅到底就干上了,飘飘也紧紧地扭动屁股应合着。

    我边抽动鸡巴边急切的要妻子汇报情况,妻子哼唧的道:“你个活王八,早上回来不是都交待了还汇报个啥劲”,我笑道:“王总知道了还有尹总啊”,妻子道:“以前也没少干,你都知道还交待个屁该做都做了”,我戏弄道:“舔逼了?没舔到王总的东西”

    妻子咯咯笑了“舔了,味儿大我说你刚操过”忽然妻子像是想到了什么忍俊不禁的笑道:“你说他可笑不,竟然反复验我的身子自言自语说我比去年时胖了,奶子比以前大了许多也软了屁股比以前大了还说我下面的毛比以前多了,你说他看的多仔细”,

    我抽出鸡巴,让她撅着,又笑道:“他说的没错呀但那可是医生干的,那时每次都剃光了现在剃的少了,下回赶上我和他一起剃你的”,妻子扑哧笑了一声道:“你又自作多情了,你有人家医生那本事吗”,

    我附和着笑道:“是呀若是有本事我能戴绿帽子当王八”,妻子道:“你呀生就的王八命他来这不是又给你送了一顶绿帽子”,

    我不满的道:“就算绿帽子也不是新的”,妻子道:“新旧还不是一样戴,鸡巴头老想着戴新帽子”,说实在的枕席间飘飘对我的的奚落我从来不以为耻反而兴奋

    我继续从后面捅进了接着问道:“快小半年了,他没什么变化吧”,妻子撑着抌头转头道:

    “他好像胖了些和我一般大就有不少白头发了叼的时候发现下面也有几根白毛,我觉得好玩儿就给他拔了”,我问道:“靠那家伙呢?”妻子道:

    “好像比以前粗了硬起来还是那么牛逼他说在家里来劲时宁愿自己撸出来,也不想和他老婆干就是想我”我反辱相讥道:“我现在不是一样吗,老婆让人干了一晚上白天又接上了,我现在才舔盘子,”,飘飘哼了一声恬不知耻道:

    “你就烧高香吧娶了这么骚的老婆有人跟你争应觉的幸运才是”,我觉得差不多了,加快速度继续问道:“他射的多吗”,妻子大声道:“多!拔出来哩哩啦啦弄了一身”我道:“喝了吗?没爆你嘴里吗”,妻子道“嗯”了一声道:

    “后来吞了一次还问我能不能尿我嘴里操!,拿我当婊子了,婊子也不带这么玩的吧!我骂了他几句,他歇了他比以前流氓多了,不知从哪学的”,我道:“那还用学呀,男人玩儿女人那可不用学”,飘飘趴累了又翻过身干,今天我的鸡巴确实很硬尤其觉得冠状沟特别深能够特别有力的刮到逼里,而且她逼水也特别多。

    嘴里呻吟着白嫩的大白腿一劲儿抖,肏了10分钟,飘飘声音越来越大了开始哆嗦搂住我舌头伸进我嘴里,底下肥白的屁股一阵颤抖我知道她来了高潮,我特别喜欢飘飘这时候的样子几乎像要昏过去一样,有时候眼睛都开始往上翻了。

    我也忍不住要射了,叫道“出了”,飘飘盯住我淫叫道:“快出来吧,婊子要”,我骂了一句就在她逼里射了……我上卫生间撒了泡尿岁月卫生间也是乱糟糟的,搓澡巾毛巾浴巾乱搭在横架上我回到床上飘飘正撅着流着汤儿的大屁股找手机充电,

    我问“看见卫生间乱哄哄的你俩洗鸳鸯浴呢”,妻子道:“他舔完我,又摁着我叼他的我闻他下身臭哄哄的,翻开包皮,里面白糊糊的恶心死了上学时老师就说他不爱洗澡不卫生,我们女孩还老是笑话他脖子泥儿多没想到大了正这样,没办法非让人叼就逼他洗一下至少冲下鸡巴吧!”,这句话说过去了,没想到后来飘飘还是让另外一个逼着用嘴洗人家鸡巴了

    这是后话

    我又道:“他干了多久”,妻子道:“不知道几点来的,我正唾着呢十一点不到走的,没多久吧,就一个多小时,”。

    充上电飘飘说了句“你帮我我下碗面条饿死了我去洗洗,一身味儿,没见过人射那么多,直接用精液给涮了一身他也是憋坏了,你下午还去公司吗?”我说“不去了,头都不在昨晚加班加点,今天都歇了”飘飘大约没听出什么,哼着歌进了卫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