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两三年(07-08)
作者:小强      更新:2017-01-12 01:59      字数:10547
    作者:三炮字数:10900

    第七章淫人者被人淫

    好汉架不住三泼稀,昨天晚上和薛芳乐在学校的小树林来了一次野外的激情。【请记住回家的路:yibanzhu.com,别迷路】今天早上就起不来了,可能是昨晚有点凉到肚子了,跑了一晚上的厕所。大冬天的大野战,你不凉谁凉。大家都去上课留韩书严自己一人独守空房。

    迷迷糊糊的韩书严听到他们关门的声音后就赖唧唧的起来上了个厕所,回到床上竟然还有心思回忆昨晚的战况。昨天在最后喷射的时候隐约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在背后的大树后面,可是又不太确定。怀着这样的心思又昏昏沉沉的睡去。

    “砰砰砰……砰砰砰……”越来越大的敲门声并没有把韩书严吵醒。

    “应该都去上课了”随后一阵开门声,进来一个丰满成熟的女人边走边说,原来是房东的老婆。前几天老四打电话给房东说是采暖有点问题,所以房东让他老婆先过来看看是什么情况,在决定怎么解决。

    房东的老婆先是在客厅、厨房看了看,又看了看总阀,都没什么问题。就决定到他们的房间去看看,打开的第一个就是韩书严的门。只见韩书严四仰八叉的躺在上,裤裆里鼓鼓囔囔的一大条。都说女生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在健壮的男人也不能天天满足这个时期的女人。已经快一个星期没有被房东滋润过的熟妇人妻悄悄的向韩书严走去。

    她知道这个男生,那天拿钥匙的时候数他盯着自己的时间长。想到这个男生的目光身体就一阵发热。慢慢的把手放到韩书严的鸡巴上轻轻的抚摸,韩书严依然在熟睡着。隔着内裤并不能满足房东老婆,轻轻的扒开韩书严的内裤,那大鸡吧一下裸露出来。房东老婆眼眶一热,一把抓住肉棒轻轻套弄。

    “唏溜……唏溜……么……”房东老婆已经忍不住品尝起这个极品肉棒了。眼前的肉棒越来越硬,越来越挺,不多时就已经变成一颗参天大蘑菇。房东老婆一只手从自己的奶子上摸到胯下,最后直接伸进内裤里在逼里扣弄。甚至轻声的呻吟出来。

    “哦……大鸡吧……操我吧……嗯……”她盯着眼前的鸡巴淫牙一咬,脱掉自己的衣服,把内衣轻轻的改到韩书严的眼睛上,爬上了床。坐在韩书严的鸡巴上扶着它在自己的屄缝上磨了磨,让自己的淫水进行充分的润换。慢慢的向下坐去,一手扶着鸡巴,一手扒开骚屄,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向下坐。

    “嗯……好大啊……嗯……嗯……”韩书严的鸡巴一点点的被骚屄吞掉。

    “哦……还有一点呢……进不来了……嗯嗯……”房东老婆轻声的呢喃。

    “哦……嗯……嗯哦……怎么这么大……”她慢慢的上下起伏,套弄韩书严的鸡巴。

    韩书严慢慢清醒,感觉到有人在自己的鸡巴上套弄,睁开眼什么都没看到,慢慢发现好像是一个胸罩在自己眼前。感受这鸡巴上传来的温度,韩书严的肉棒越来越硬。因为凭着感受到的松紧度他知道这不是薛芳乐,身上的这个女人已经慢慢的把整根鸡巴都塞进去了,这是薛芳乐在高潮前是做不到的。虽然不知道是谁,当时并不妨碍韩书严享受着。

    韩书严突然伸出双手扶着房东老婆的腰,把屁股使劲向上一顶,接着就连续的顶啊、顶啊。

    “啊……要死了……啊啊……这么深……顶死我了……”

    “我操……房东的老婆陈姐……哦……这么骚……”韩书严听出来是谁了。

    “你醒了……啊……嗯嗯……小韩好大的鸡巴……操死姐姐了……啊”当房东老婆陈姐发现韩书严醒来后,并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反而更加放浪。

    “陈姐……呃……你好骚啊……趁我睡觉的时候……偷偷骑我……我要骑回来……”说着韩书严翻身起来,让陈姐跪着,撅起了那肥硕的屁股。腰部用力,“噗”的一声整条鸡巴齐跟而入。

    “噢……好涨……被你操死了……啊啊……嗯”人妻就是人妻,她知道怎么用语言来挑逗男人的神经。不像小女生那样,只会“嗯嗯啊啊”的回应男人的操动。

    “你这骚屄……房东满足不了你么……哦……来偷偷找人操……”韩书严用力的揉捏陈姐的大屁股,那丰满,那柔软,和薛芳乐完全不一样的手感刺激着韩书严。

    “啊……他好几天没碰我了……嗯嗯……小韩的鸡巴太诱人了……啊……陈姐忍不住嘛……啊”说着还用力的向后顶了顶,让鸡巴更加深入到里面。

    “我操……看到鸡巴你就忍不住……我们这好几个男人呢……都来操你好不好?”

    “……啊啊……好啊……来吧……让他们都操我……你们一起操我……啊啊……不行了……啊啊……要死了……”陈姐用力的夹紧屁股,发出高亢的叫声到达了顶点。

    “我操……陈姐好会夹……噢噢……噢”韩书严使劲的把鸡巴顶到最里面喷射而出。

    卧室里都是喘息的声音,瘫软的二人全然没有注意门外一闪而过的身影。韩书严毕竟一直都在拉肚子,这有用完了全身的力气,连和房东老婆最后的温存都没有,就摸着陈姐柔软的大奶子睡着了。

    陈姐拿走韩书严的手,在他跨上的鸡巴轻轻的亲了亲“这是个好鸡巴”。然后穿衣而走。

    迷迷糊糊的韩书严感觉到鸡巴上穿来温热的蠕动,还有舌尖在龟头上轻滑,以及蛋蛋上也传来温柔的手感。醒来的韩书严没有动,而是仔细的感受着不一样的手法和口交。

    “陈姐的口活好温柔呢……一点也不像她那样的人该有的”韩书严如是的想着。

    悉悉索索脱衣服的声音传来,一个温热的身体坐在韩书严的鸡巴上,龟头上传来的热感让韩书严的鸡巴又挺了挺。轻轻的龟头上滑动,时而套住龟头,又慢慢的出来。韩书严受不了刺激,突然把住这女人的腰使劲的向上一顶,可是这温柔的嫩屄并没有把韩书严的鸡巴全吃进去,而是紧紧的包裹住他。

    “啊……疼……疼……好痛啊……涨死了……”传来的是吴琼的呼痛声。

    韩书严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皱眉呼痛的吴琼,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她,转头看看了,哪里还有陈姐的影子。

    “哼……疼死我了……别找了……你那骚货早走了”吴琼看着韩书严说。

    “呃……这是什么情况……”韩书严不明所以的问。两个赤身裸体并负10厘米接触的人发出这样的问话。画面尽显尴尬。

    韩书严也发现了这个问题,现在可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一会有的是时间来询问。抱住吴琼的头深深的一吻,轻轻的揉捏这这一对让其他女人嫉妒的大奶子。不同于房东老婆的柔软,坚挺、柔嫩而富有弹性,是熟妇已经失去的。鸡巴在吴琼的阴道里慢慢的蠕动,让她一点点适应韩书严的大小。

    “嗯……慢点……还有点疼……”吴琼一点点进入状态。去感受韩书严的大小,虽然早就见识过了,但这还是第一次真正的基础,果然它是那么的让人承受不了。

    “嗯……哦……嗯嗯……”吴琼扭动这身体,像是在提醒韩书严什么。

    会意的韩书严慢慢的把鸡巴深深的插入,抽出,插入,抽出。不过韩书严的担心完全没用,吴琼的适应力出乎他的意料。按住韩书严的屁股让他插到更里面一点。看出吴琼的急迫,韩书严把鸡巴插入的更深,也越来月用力。

    “嗯……就是大……哦……好涨……嗯嗯”吴琼满足的呻吟。

    “噢……说……为啥偷偷吃我鸡巴……”

    “你操陈姐那么大声……嗯嗯……你们老大又不在……哦哦……试试你的大鸡巴么……”吴琼断断续续的说出原因。

    “就这么经不住诱惑么……给老大带几个绿帽子了……说……”韩书严边说边用力就好像在为老大出气。

    “啊啊……太大劲了……啊啊……顶到了……没带……没带呢”吴琼求饶的说。

    “我才不信呢……是不是和老二操过了……”

    “啊啊……哦嗯……原来……原来……嗯……那天是你在门外?”吴琼恍然大悟的说。

    “嘿嘿……你们半夜不睡觉……起来操逼……还当大家都不知道呢”

    “还不是你们……天天操……啊……天天叫……”吴琼辩解到。

    “妈的……你还有理了……操死你……操死你”边说边用力的操,还使劲揉着那两个大奶子。

    “啊……轻点……轻点……啊……哦……被你操死了……死了”吴琼大叫着就高潮了。可是韩书严早上刚被房东老婆吸过精,现在一点要射的感觉都没有。他可没管吴琼,而是继续操弄。反而比刚才更用力,因为高潮的阴道终于把韩书严的鸡巴全吃进去了。虽然里面嘞的龟头紧紧的有点疼,但是那种痛并快乐感觉让人欲罢不能。

    “哦……不行了……会被你操坏的……嗯嗯……”吴琼担心的说。

    “嘿嘿……没事……哪有被耕坏的地……哦……”韩书严坏坏的回答。吴琼的阴道紧紧的箍这他的鸡巴,进出时把嫩屄带的翻起,流出的淫液已经变成白沫。

    “哦……太大了……顶死人了……啊啊啊……”

    韩书严换了个姿势,像操陈姐似的,让吴琼也撅起了屁股,他喜欢这个姿势,能让鸡巴插的更深,自己更好用力,当然也让女人叫的更大声。

    “啊啊啊……哦哦哦……太深了……嗯……嗯”吴琼受不了的大喊。

    “好紧啊……吴琼……你这骚屄……太会夹了……哦”连续抽查了接近10分钟被吴琼的第二次高潮夹的同样快忍受不住的韩书严使劲的顶着鸡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吴琼什么也说不出只能这样发泄。

    “我操……射给你……嗯……”最后一下用尽力气一顶,整根鸡巴紧紧的塞到里面一抖一抖的射出今天的第二精。

    “啊……啊……”被韩书严最后一下顶的大声的一叫,全身颤抖、无力的瘫在床上。

    “喂,老大快回来了吧,以后咋办啊?”韩书严揉着那两个奶子问。

    “不知道啊,管他呢,”吴琼懒洋洋的说。

    “咱们少联系吧,别被发现了,毕竟就一个屋住着,太明显了。”韩书严担心的说。

    “哼……拔吊不认人了啊……我都没怕”

    “不是这么说,那你和老大分手么?”

    “不啊,暂时没想过,我很喜欢他呢”

    “操,喜欢他,还和我们偷”

    “哎呀……受不了么,我回屋了,乐乐中午肯定回来给你送饭的”说完衣服也不穿,抱在手里就跑回了屋。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韩书严突然想到这么一个词,嘴角微微一窍,沉沉睡了。

    薛芳乐在外面买了饭,坐公交从学校回房子给韩书严送饭。从学校路过的公交不管什么时候都是满满的,还好薛芳乐上车快,在最后面靠近窗户的地方找到个坐。

    “嘿,美女,给你看个视频”旁边一个瘦高的男生那出手机放在薛芳乐眼前。

    薛芳乐好奇的看向手机,虽然画面没有声音,甚至还有点黑暗,但是薛芳乐还是一眼就看清了。那是昨天晚上自己和韩书严在树林里的事,教学楼的灯光把视频里自己的奶子照的直反光,甚至在有事还能看到自己那一脸享受的样子。薛芳乐紧张的看着这个男生“你想干嘛?”。

    “我叫杜伟,物理系的,认识一下吧”杜伟伸出手,而不回答薛芳乐的问题。

    看着眼前伸出的手,薛芳乐犹豫了一下就握住了,可是被却被杜伟捏住不送手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无论薛芳乐怎么使劲也抽不回来。

    “你想让全车的人都知道么?要我把视频放出声么?”杜伟威胁道。

    薛芳乐放弃的一松,任杜伟捏着自己的手,紧紧的盯着杜伟“说吧,你想怎样?”

    “没事,就是和大胆的美女认识一下,昨天很爽么?我自己看视频打了三回手枪,”说到打手枪还用力的捏了捏薛芳乐的手。

    “哼……想都别想……”明白杜伟意思的薛芳乐愤愤的说。

    “好好想想美女,车上可都是咱们学校的啊,我把声音放出来怎么样?让大家听听美女的叫声?”杜伟作势要打开视频的声音。

    “别……不要”薛芳乐祈求而气愤的看着杜伟。

    杜伟收起手机,脱下自己的大衣,盖在身上,一把拽过薛芳乐手按在自己的鸡巴上,眼睛示意薛芳乐可以开始了。薛芳乐抬头看看车上的人,要么闭门养神,要么聊天,要么玩手机,并没有人注意他们两个。任命的动起了手,幸好是冬天,大衣完美的掩盖了一切动作。

    “美女的手就是不一样,嗯,用点力,别一副嫌弃的样子,表现好我会把视频删了的,”杜伟边指导薛芳乐边承诺。

    “真的么,好”薛芳乐认真的说。

    “对,就这样,上面,对对对,哦……舒服”

    薛芳乐反而紧张的转头四望,生怕有人发现什么。

    “别紧张美女,前面和我一起下车”杜伟坐好身体,示意薛芳乐拿出手,起身穿好大衣,拉着薛芳乐下了公交车。下车后发现,自己本来也是要这里下的。

    “他要干什么?别被韩书严看到,会误会的。”薛芳乐心里想着。

    被杜伟一直拉着走到一个房子前,开门进了屋,薛芳乐松了口气,因为离自己那里还有段距离,并不担心会被看到。可是转而又紧张起来,决定赶紧解决事情回去。

    “快点吧,我还要回去”薛芳乐反而催促到。

    “别急啊,美女,我说你要表现的让我满意,可是我现在不满意打手枪了,用嘴,用嘴把我吹出来”杜伟淫笑这说。

    “你,不可能”薛芳乐瞪着眼镜,气愤的说。

    “美女你一定要想好,视频里可是能看清脸的哦”杜伟摇着手里的手机。看薛芳乐在眼前犹豫不决,所幸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挺着鸡巴走到薛芳乐眼前,他主动的帮薛芳乐下了决定。

    看着嘴边的鸡巴,伸手把它扶进嘴里,僵硬的动这。杜伟知道这时候不能刺激她,要让她自己明白,自己主动,那么后面的事就都好说。

    “唏溜……唏溜……”薛芳乐动作越来越熟练,也越来月动情,就像给韩书严口交一样。看来她想通一些事情。

    杜伟嘴角含笑,把手伸向了薛芳乐奶子,薛芳乐手一挡抬头看向杜伟。杜伟笑而不语的看着薛芳乐,甚至都没有出声威胁。薛芳乐放下手,气愤的用力的吸了一口杜伟的鸡巴。

    “嘶……”杜威倒吸一口气,但是并没有生气,而是隔着衣服揉着薛芳乐奶子,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慢慢的掀起薛芳乐的衣服,感受到薛芳乐身体突然僵硬了一下,但是并没有反抗。伸进胸罩里捏着她的奶头,时而揉捏那两个坚挺的奶子。薛芳乐脸色泛起潮红,吮吸肉棒的节奏都被打乱了。

    轻轻的把薛芳乐推到在床上,并没有抽出在她嘴里的鸡巴,在薛芳乐身子上慢慢的把身体转过来,头部朝着薛芳乐退的方向。解开她的裤子,褪下内裤,一口亲在那嫩屄上,慢慢的舔弄一直到薛芳乐身体不在僵硬。

    伸出手指在洞口摩擦,而舌头在小豆豆上一圈又一圈的舔着。一根手指,两个手指慢慢的有节奏的在肉缝里进出。薛芳乐的小嘴随着阴道里手指的力度吮吸杜伟的肉棒。

    杜伟抽出鸡巴,慢慢褪下薛芳乐的衣裤,看着眼前光滑水嫩的美女,鸡巴更翘了。

    第八章淫师

    床上薛芳乐紧闭着双眼,她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她也不知道怎么办,甚至内心深处已经不排斥了。

    杜伟一边揉着奶子一边亲着,鸡巴在薛芳乐肉缝上磨蹭着。双手打开薛芳乐双腿,挺着那比韩书严还要长的鸡巴慢慢的伸进肉缝里。一厘米一厘米的慢慢深入,拔出,插入,拔出,再插入,淫水横流的嫩屄,夹着一个长而不粗的鸡巴。那画面淫荡的不得了。

    感受到下面进入的鸡巴,虽然没有韩书严进去时满涨满涨的感觉,可是也足够塞满他的小穴。长长的鸡巴一直在向最深处顶着,每次拔出插入都会再向里面一点。不多时就顶到了一团软软的肉。

    “啊……太长了……顶到了……嗯”薛芳乐小声的说。

    看着眼前的美女呻吟出声,杜伟知道现在自己可以放开了。低头看看还漏在外面的一段鸡巴,拔出来只剩龟头在里面,然后使劲向里一插,鸡巴还有最后一段漏在外面了。

    “啊……进去了……进到里面了……啊啊……”薛芳乐被插的声音大了起来。

    “嗯……好紧……龟头被裹住了……哦……爽……今天我要操死你……”杜伟边边插边说。

    “嗯嗯……哦……啊啊……嗯嗯……”薛芳乐被插的只有嗯嗯的声音。

    杜伟越来越卖力,当然时而的动作也会慢下来,他要好好感受眼前的美女。他知道自己的鸡巴很长,他决定一定要把整根鸡巴都插进去操弄眼前薛芳乐。

    杜伟躺下来,他要让美女主动来,让他抛弃羞耻心,完全都听任自己摆布。杜伟看看手边的手机,关键时刻竟然没电了,遗憾的摇摇头。

    把薛芳乐扶到自己的身上,用鸡巴在外面蹭啊蹭啊,就是不插进去。急的薛芳乐自己扶着鸡巴向下一坐。

    “啊……哦……”发出满足的呻吟。

    薛芳乐并不敢一下做到底,只能双手安在杜伟的胸上,上下起伏。

    “咕叽……咕叽……啪啪啪……”水声和交合的声音从两人的胯间响起。

    “哦……美女……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杜伟问。

    “不知道叫什么……就……就操我……嗯嗯……坏人……”

    “我们这叫一步到位……先深入了解再说……”

    “薛芳乐……嗯……我叫薛芳乐……哦哦……太长了……”

    “嗯……在深入一点……来……”说着杜伟使劲向上一挺。

    “啊……嗯……啊……啊啊……”羞耻心,背叛心,偷情心等多重心里的作用下,薛芳乐来了第一次高潮。

    “夹住了……哦……抽不动了……夹住了……嗯”杜伟抽了一下鸡巴,而没抽动,索性把还剩在外面的鸡巴用劲力气全插了进去。

    “啊啊啊……进来了啊……全进来了……啊啊啊……不行了……尿了……尿了……”薛芳乐喊着就从尿道里喷出一股黄黄的液体到杜伟身上。

    看着眼前放浪的美女,杜伟翻身把薛芳乐压在身下,屈起她的双腿压向奶子。扶着鸡巴一下就顶进还没闭合的肉缝,尽根而没。

    “啊……又进来了……嗯……嗯……”

    “哦……爽……操……我操……”杜伟用尽力气插入、拔出、再插入、在拔出。鸡巴次次全都尽根而没,毫无怜香惜玉的心,用力的操弄眼前的美女。他有种预感,可能以后没有机会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太用力了……啊啊……不行了……”薛芳乐来了第二次高潮。

    “哦……又夹住了……嗯嗯……我操……射了……射给你……”杜伟把鸡巴使劲使劲的往里面塞了有塞,喷射到薛芳乐的最深处。

    “啊啊啊……好烫……哦……哦……”薛芳乐全身颤抖,直接瘫了。

    杜伟最后这轮抽插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歪倒在薛芳乐身旁,鸡巴慢慢从肉缝里滑落。那交合的地方满是白色的泡沫,肉缝里还在泊泊的流出杜伟的精华,随着肉缝的蠕动,一股一股的往外流着。

    “乐乐……舒服么?”杜伟躺在那问。但是并没有声音回答,转头一看,不知道是舒服的昏了还是累的睡着了。杜伟笑笑也伸手过去搂着薛芳乐也睡了。

    薛芳乐睁开眼睛,清醒了一下。想起自己干才的疯狂,真的不知道自己都做了什么。悄悄的从杜伟的怀里钻出来,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默默的穿好衣服,在杜伟的身边把手机找出来,然而开不开机。就直接把手机踹到兜里,起身走了。

    薛芳乐回到房间看着还在熟睡的韩书严,百感交集。她决定隐瞒这段事情,反正已经解决了,手机也扔了,应该是没有备份的。赶紧换身衣服去洗澡了。

    一大早上就打了两炮的韩书严莫名其妙的身体好了,和薛芳乐出去吃了个晚饭。回到房间也没什么力气再来了,而薛芳乐现在肯定是没什么心情了。两人聊聊天,玩一玩也就睡了。

    每天除了上课、吃饭、做爱、睡觉就没有什么事情了,日子说平淡也不平淡。期间杜伟找过薛芳乐两次,都被薛芳乐冷眼相向,也就不了了之了。而吴琼和老二隔两三天就要么后半夜,要么两人找借口出来打炮。事情做的还算隐蔽,只有知道他们俩的韩书严能看出端倪时间悄悄流逝,老大转眼回家一个月了。这几天应该就回来了,吴琼才和老二有所收敛。

    吴琼最近几天有点小感冒,浑身发热,请了假在家休息。吃过药后的吴琼半裸着睡着了。许是几天没有被滋润了,竟然做起了春梦,梦到自己被韩书严和老二一起操弄。自己屄里夹这韩书严的鸡巴,屁眼里插这老二的鸡巴,突然眼前老大的鸡巴冒出来一下插到了嘴里。看到自己男朋友没有反对自己的淫乱,还加入进来,更是放荡的左摇右摆。

    突然吴琼一下惊醒,看着在自己身下正做着活塞运动的房东。

    “啊……你干什么……嗯……”吴琼边挣扎边说。

    “小美女,寂寞了吧,睡觉还在自己摸来摸去的,做春梦了么?”房东拉住吴琼,而鸡巴还在阴道里抽插。

    原来房东正好有事到这边了,就顺便到房子这看看,看看有没有什么要解决的。敲了半天没人开门,就拿备用钥匙进拉了。刚进门就听到吴琼的呻吟声,被声音吸引的房东走过来一看,好一幅春梦自摸图。当然不客气的扒开吴琼的双腿用自己的鸡巴来代替手指了。

    “哦……房东大哥……嗯嗯……你怎么能这样……”吴琼虽然是被惊吓到,但是身体的快感是抹杀不了的。

    “小美女,嗯……都这样了……就享受吧……”说着房东用力的顶了顶。

    “哦……啊……嗯嗯嗯……”吴琼放弃了抵抗,享受这别样的刺激。

    “小美女……你男朋友呢……嗯……还是年轻好……这小屄……好紧”房东被嫩屄夹的问到。

    “回家了……要不然……哦……哪里能便宜你……嗯”

    “回家好……回家好……你男朋友不在……小美女你跟我吧……我天天操你……”

    “啊……不要……便宜你一次就好了……嗯……哦”

    “嘿嘿……一次就一次……玩个够本……嗯……嗯”说着房东更是用力了,他要一次操个够。

    “嗯……哥哥……用力……在用力……操我……”吴琼骚骚的挑逗着房东。

    “够骚……是不是随便谁都能操你……”

    “是啊……你不就是随便的么……嗯嗯……”

    “妈的……下回叫人一起操你……嗯”说着房东抱起了吴琼,站起来,让吴琼扶着墙撅起屁股,从后面插了进去。

    “啊……嗯呢……来啊……来啊……一起来啊……嗯嗯”吴琼忘情的淫叫,转过身来,把一只脚抬起来搭在了房东肩膀上,而另一只脚还底下站着,这一下尽显舞蹈的底子。

    房东哪里见过这个姿势,抱胸前的腿。把鸡巴使劲的顶进吴琼的屄里。老二和吴琼做爱的时候最喜欢用这个姿势,现在吴琼把这个姿势用动房东身上,让房东激动的什么似的。这个姿势能让人插的更深,还能抽出一只手揉摸逼缝上的豆豆。

    “啊啊……好深……用力……快……再快……”吴琼淫叫的催促。

    “妈的……操……这个姿势好……第一次见到这么骚你……以后你老公可绿死了……”房东边操边按着肉缝上的豆豆。

    “嗯……我就骚了……谁都能操我……啊啊啊……”

    “哦……傲……啊哦……不行了……要射了……给你……射给你……”房东被刺激缴枪了。

    “射给我……哦……啊啊……来……”吴琼也到了顶点。

    “小美女留个电话吧,方便联系啊。”房东躺在床上问。

    “便宜你一次就够了啊,还要电话,赶紧走…,快!”吴琼没好气的说。

    “好好好,那有机会再说咯”房东好衣服出门了。房东的心情大好,果然好心有好报,看来以后要经常过来了。

    而吴琼自己感觉到自己越来越淫荡了,只见过一次面的房东竟然操了自己,你以后呢?她只能期望老大赶紧回来吧。想着就拿起电话打了过去。

    “喂,宝贝啊,这几天就回去了”

    “想你了,这几天到底是哪天啊”吴琼的屄里还在流着别人的精液。

    “快了,忙完了,我爸出院就回去啊,别急宝贝。”

    “嗯,好吧,你忙吧,等你”说着就挂了电话,起身去洗澡了。

    “韩书严一会下课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导演袁瑾对着韩书严说。

    “哦哦,好的”作为班长的韩书严经常要和导员打交到。

    “你们宿舍的老四要转校了,你们都知道了吧”袁瑾问。

    “嗯,知道了,已经和我们说过了”

    “嗯,那就好,那钱菲菲那边你多注意一下,都是成年人了,别做傻事”

    “知道呢,又不是生离死别的,这几天和老四天天腻味在一起呢”

    “对了,刚开学那天晚上你是不是来办公室了”袁瑾突然问到。

    “是啊,你怎么知道?”韩书严没有防备的回答。可是突然反应了过来,看了袁瑾一眼把头低下了。

    “呃,那……你……”袁瑾反而磕磕巴巴起来。

    “我什么都没看到,我来的时候办公室都闭灯了的”韩书严赶紧慌乱的说,可是韩书严的脑力浮现了当天的情景,鸡巴慢慢的挺立起来。

    “那就好,那就好”即使知道韩书严在撒谎,袁瑾还是符合道,重要的是已经知道是谁了,那就好办了,不用在疑神疑鬼的。低头沉思的袁瑾瞥见韩书严慢慢鼓起的裤裆,脸色羞红。

    “那导员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嗯,走吧,过两天我找你有点事”

    “嗯嗯,好的,随叫隧到”韩书严回头赶紧跑出办公室,却撞上了迎面而来的钱菲菲。

    “哎呦,你干嘛,逃荒啊,”钱菲菲坐在地上说。

    “没注意,对不起,对不起,”韩书严赶紧扶起钱菲菲说。

    “对了,刘志不是要走了么,晚上准备请导员吃个饭,晚上在天一阁405”钱菲菲说到,低头的刹那看到韩书严的裤裆鼓鼓的,转头看了看办公室,若有所思。

    “嗯,好的知道了,你去叫导员吧,我先回了”韩书严说着就走了。韩书严知道袁瑾已经知道那天晚上他看到了她的自慰,可是怎么应对,韩书严一点办法也没有。

    “妈的,实在不行,想办法操了她,估计老公常年不在身边,寂寞的狠”韩书严心里如是的想着。

    “导员我敬你一杯,感谢导员这几个月的照顾”刘志端着酒杯看着袁瑾。

    “应该的,应该的,互相帮助么”袁瑾和刘志碰杯后喝了口。

    韩书严看着袁瑾喝酒想“今天就是个机会,到底要不要”。

    “导员我也敬你一个”钱菲菲也来敬酒了。

    “哦,哦,好,好”袁瑾又喝了一口。

    这一会的功夫,七个人包括韩书严一人敬了袁瑾一杯酒,虽然袁瑾不是一口一杯,可是这样也喝了两杯酒了。

    袁瑾的白皙的脸上泛起红韵甚是好看,韩书严盯着袁瑾的脸下了决心“晚上拿下她,省的以后有事”。

    酒桌上的领导总是最容易醉的,尤其是不懂得拒绝的领导。所以袁瑾在大家的敬酒下已经昏昏沉沉了,更何况还有韩书严不知不觉的引导,袁瑾还能有的跑了。而且大家也都在韩书严的组织,引导下醉醺醺了。看到大家都差不多了,尤其是袁瑾和薛芳乐,袁瑾是被大家灌的,而薛芳乐是被韩书严灌的。

    “今天就这样吧,大家都差不多了,别耽误了明天的课”韩书严说。

    “嗯嗯……就这样把,喝不了了”袁瑾迷迷糊糊的说“嗯,好,老二、吴琼你俩扶着点乐乐,把她送回去,我去把导员送一下”班长送导员,很正常的事,没人多想。

    “好的,路上注意点”老二从韩书严的手里接过薛芳乐扶着。

    “导员,你慢点,你在几零几住?”韩书严扶着袁瑾问。

    “前面教室宿舍525,最后一个房间就是了”袁瑾昏昏沉沉的回答,全是都快压到韩书严身上了。

    “嗯,知道了”韩书严一路就这么扶着袁瑾走过来,路上还要躲着点学生,毕竟老师喝多了,影响不好。这一路袁瑾的奶子在韩书严的身上蹭来蹭去的,虽让冬天隔着厚厚的衣服,但是依然阻挡不住袁瑾的柔软。

    “唉,累死了,教室里也没有电梯啊”第一次来教师楼的韩书严感慨到。

    “喂,导员,醒醒啊,到宿舍了”韩书严拍拍袁瑾说。

    “哦,到了啊”袁瑾眼睛都睁不开了,就开始脱衣服。

    韩书严本来以为袁瑾脱完外套就完事了,正想着一会怎么才能上了她呢。可是袁瑾就像自己在宿舍似的,唰唰唰的把衣服全脱了,就剩下内衣内裤,半裸的袁瑾往床上一躺就不动了。韩书严看着眼前半裸的导员,心砰砰砰的乱跳。还想什么下一步啊。

    “导员?导员?袁瑾?”韩书严叫的声音越来越大。韩书严紧紧的盯着袁瑾,看到她一点反应也没有,轻轻的打开袁瑾的胸罩。“嘭……”两个大奶子就弹了出来,不想房东老婆陈姐的奶子大而柔软,袁瑾的奶子又大又挺。两颗已经不像少女的那么粉红的乳头,突然得到释放而硬硬的挺立着。

    韩书严伸出舌头在乳头上面舔了舔,收到刺激后更是挺立了。飞快的脱掉自己的衣服,撸撸已经硬到疼的鸡巴,扒下袁瑾的内裤。脑子里闪过迷奸两个字,可是也只是闪过而已。

    韩书严慢慢打开袁瑾的双腿,自己观察她的屄缝。依然是粉红色的,可是已经不想薛芳乐那么紧凑了。微微有一点尿骚味,更是刺激了韩书严。轻轻的把手指一点点的插进去,来来回回的,慢慢变成两个手指。趴上去伸出舌头舔弄那个已经慢慢勃起的小豆豆。

    “嗯……嗯……”袁瑾扭扭身体轻声的呻吟出声。

    韩书严看了眼并没有醒来迹象的袁瑾,继续低头自己的工作。加快了手指进出的速度,嘴也吸的更用力了。

    韩书严扶着自己的鸡巴,在淫水越来越多的屄缝上蹭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