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仙外传之玉女蒙尘(3)
作者:雨夜带刀不带伞      更新:2017-01-12 02:00      字数:10149
    字数:10539

    第三章登徒浪子

    话说曾书书飞出客栈朝淫贼跑去的方向猛追,一路之上飞檐走壁,翻墙跃树,奈何深夜中纵使月色明亮一时间也没了西门大的踪影,又翻过了几条街巷后,本就打算敷衍了事的他渐渐也停了下来。[据说宅男界流传着一个非常可怕的网址:yibanzhu.com]

    “嘿,这小子跑的到还挺快。”曾书书打量着空荡荡的大街小巷诙谐的调侃道。

    “管他呢,反正这次是赚到了!”一想起刚才陆雪琪沐浴时那曼妙的胴体,他的口水都差点流出来。

    “原本以为那淫贼有多大的本事呢,没想到刚被发现,就跑的比兔子还快,真是废物。”他边走边自言自语的说着,眼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又环视了一下四周便准备回客栈交差,然而他刚走没多远,便听到身后有人轻声呼叫。

    “兄弟,兄弟,这……我在这呢……”

    曾书书一楞,忙回头望去,果见黑暗之中,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正向自己招手吆呼,当下忙定眼一看,那獐头鼠目的模样不是西门大还能是谁。

    “我说老兄啊,你怎么跑这么快?我还以为再也找不着你了呢。”走上前去的曾书书略带嘲讽的说道。

    西门大忙做了个嘘的手势,摇头晃脑的东瞧了瞧,西看了看,然后小声道:“兄弟,小点声,你刚才跑出来的时候,那大美人没有追过来吧?”

    曾书书鄙夷的道:“看把你吓的,胆子这么小,还做什么采花大盗?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

    西门大确定周围没有其他人后,暗暗松了口气,笑道:“不是我胆子小,是那青云门的美人太厉害,要是不小心一点,说不定连命都没了。”

    曾书书道:“你既然知道她不好惹,那你干嘛还去触霉头?这下倒好,狐狸没打着,反落一身骚。”

    西门大笑道:“我既然敢去,自然有我的本事。”

    曾书书没好气的道:“你是说逃跑的本事吗?”

    西门大道:“被她发现了,自然要跑路,但若是没被她发现,嘿嘿……那我的手段可就多了去了。”

    听他这么一说,曾书书顿时来了兴趣,忙道:“什么手段,说来听听。”

    西门大嘿嘿一笑,故意卖关子道:“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还是找个风月场合慢慢聊吧。”说着便大步向前走去。

    曾书书急道:“哎哎哎,别走啊,这深更半夜的不去采花,难道就这么算了?”

    西门大道:“今晚青云门的大美人那是没戏了,只能以后看缘分等机会了,但是想要偷偷摸摸的治服她也容易,不过你得请我去喝花酒我才能告诉你办法。”

    曾书书道:“真的假的?”

    西门大道:“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那大美人如此天香国色,谁不想跟她亲热一宿,我若是没点手段,难不成是去寻死吗?”

    曾书书道:“那你刚才还跑什么?直接用你的本事把她驯服不就行了?”

    西门大道:“兄弟你有所不知,我这种本事只能在她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才管用,若是正面交锋,普通女子倒还可以,遇到这青云门的仙子可就不管用啦。”

    曾书书奇道:“哦?说的这么玄乎,到底是什么招数?”

    西门大停下脚步,笑道:“告诉你也无妨,在那些名门正派的眼里,这只不过是下三滥的手段。”说着从怀里摸出三个小瓷瓶,接着道:“看到没有,这红色的里面装的是“软筋散”,这种东西无色无味细如粉末,哪怕是大罗金仙,只要是碰到或者嗅到,包她十二个时辰之内浑身酥软,功力全失,只能任人摆布。”

    曾书书半信半疑的道:“这么厉害?我不信。你这种迷药对付普通人或许有用,想要用来迷倒青云门这种修真之人,我看未必有效。”

    西门大不屑的道:“修真之人算什么,就算是南海的观音,九天的玄女,碰到这种东西也得乖乖的在我胯下称臣。”

    曾书书惊道:“这药力真有这么霸道?”

    西门大得意的道:“如假包换。”

    曾书书吞了下口水,道:“那这个绿色的里面装的又是什么?”

    西门大道:“问的好,这绿色的里面是解药,因为这“软筋散”太过厉害,使用之前自己需得先服解药,否则,恐怕还没迷倒别人,自己先被迷倒了,哈哈。”

    曾书书赞道:“厉害厉害,果然是行家,那这个黄色的里面又是什么?”

    西门大道:“嘿嘿,这黄色的里面自然是大补之物。兄弟,试想一下,若是今晚被你迷倒了那青云门的大美人,你想不想跟她通宵达旦,彻夜缠绵呢?嘿嘿,只要这黄色里面的药丸给你来上一粒,包你一柱擎天金枪不倒,一炮到天明。”

    曾书书被他说的一阵躁动,内心犹如万马奔腾一发不可收拾,当下怪叫一声,道:“想不到天下间竟然还有如此绝妙之物,大哥,你把它送给我吧,小弟感激不尽。”

    西门大笑道:“兄弟说什么笑话,这是我行走江湖的必备之物,况且得来不易,怎么能轻易送人。”

    曾书书道:“那我出重金求购,你看如何?”

    西门大摇了摇头,道:“不可,不可,你我相识有缘,我只能带你一起风流快活,却不能把它给你。”说完把药瓶小心翼翼的放入怀中,起身便走。

    曾书书忙叫道:“哎哎,怎么又走了?咱们再商量商量。”

    西门大道:“商量什么?商量怎么玩青云门的那个大美人吗?我给你说,刚才要是没被她发现,说不定现在她已经是我们的了。”

    曾书书道:“啊?没这么容易吧?”

    西门大道:“这有什么好困难的,只要我把这软筋散往她屋里一吹,保证她顷刻间软绵绵任我摆布,到时候咱们两个溜进她的屋内,跟她来个鸳鸯戏水岂不快哉?”

    曾书书听他说的淫荡,再一想陆雪琪曼妙的胴体,忍不住暗暗吞了下口水,道:“鸳鸯戏水有什么好玩的?我要让她给我吹箫,然后再让她穿好衣服,咬着她的白袜美脚狠狠的干她三百回合。”

    西门大淫笑道:“三百回合哪里够?最少得干她三天三夜,到时候咱哥俩给她来个前后夹攻,让她青云门的仙子也尝尝咱们的厉害。”

    曾书书边听他说,边脑补跟陆雪琪一起疯狂的画面,想着一身白衣如雪的陆雪琪躺在床上任自己玩弄,心里就有说不出的兴奋,当下道:“这大美人看上去冷冰冰的,不知道玩起来会怎么样。”

    西门大道:“兄弟,这你就不懂了吧?越是外表冰冷的美人,内心越是火热,更让人想要去征服。到时候你找到她身上最敏感的部位,给她一阵亲舔咬嘬,还怕她不乖乖的缴械投降?”

    曾书书道:“实不相瞒,我只要一看到她衣裙下若隐若现的白锦靴,我就心痒的难受,恨不得冲上去给她脱下来,好好的把玩下她的白袜美足。”

    西门大吞了下口水道:“我有个兄弟名叫包不二,他的爱好跟你差不多,每次我和他去采花,他都对着女子的玉足下功夫,而且他还总结出了一套经验,说什么“一搔二挠三舔四咬五亲六吮七嘬八啃”,这几招下来若是碰到玉足敏感的女子,那八九不离十绝对爽的她跪地求饶,任你摆布。”

    曾书书越听越兴奋,哪里知道这里面还有这么多学问,当下乐道:“找个机会一定得跟她试试。”

    西门大道:“跟谁试试?”

    曾书书笑道:“一个用脚踢了我命根子的绝世美人。”

    西门大道:“该不会是青云门的那个大美人吧?哈哈。”

    曾书书也笑道:“你猜对了。”

    西门大道:“要真是那个大美人,那到时候可就有的爽了。”

    曾书书道:“唉,可惜只能过过嘴瘾,什么时候能跟她真刀真枪的来一场。”

    西门大劝解道:“会有机会的。”

    二人边说边走,没过多久便来到一处灯火通明花红柳绿之所。

    “万花楼?”

    看着门前高高悬挂的匾额,曾书书不由自主的念出了上面的名字。

    “哈哈,兄弟,看你的样子你该不会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吧?这可是河阳城最大的妓院。”西门大看着曾书书惊异的表情,调侃着笑道。

    曾书书虽然色了点,但毕竟是正派弟子,平时吹吹牛还行,真到了关键时刻竟然有点心虚起来,活了快三十岁,至今还是处男的他何曾来过这种地方,当下老脸一红,但仍嘴硬道:“谁稀罕来这种没品味的地方,像小爷这种风流倜傥的公子哥,平时都是那些妙龄少女们争相追逐的对象。”

    西门大笑道:“那以后我可得仰望兄弟关照了。”

    曾书书道:“好说好说,只要你把那些药给我,以后我罩你。”

    西门大忙道:“咱们还是先进去吧,快活完今晚再说。”

    曾书书道:“哎,你这家伙,怎么一提到药你就岔开话题?”

    不等他二人啰嗦,万花楼内一个眼尖的女子便迎了出来。

    “哟,两位爷,怎么这么晚才来啊?快点里面请,我们这里的姑娘可都等的着急了呢。”

    西门大笑道:“等着急了还不在外面拉客人,一个个躲在屋里干什么?”

    那女子道:“这位爷,您有所不知,现在的河阳城可不比往日,三教九流,鱼蛇混杂,乱哄哄的可吓人的很,这么晚了姐妹们可不敢在外面待着。”

    西门大道:“你们青楼女子会怕这些吗?我看你们是怕那些吃人的兽妖吧?”

    那女子笑道:“什么事都瞒不过大爷,那些兽妖把我们祸害的这么惨,还是小心点比较好。”

    曾书书接口道:“以后你们就不用再怕了,那兽妖的头领前几日已经被消灭在了南疆十万大山里,再也不能为祸世间了。”

    西门大奇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曾书书得意的道:“我自然知道。”

    西门大道:“愿闻其详。”

    曾书书张口欲言,忽又想起什么,忙改口道:“道途听说而已。”

    西门大“切”了一声,道:“不管他,你们这里的姑娘都睡了吗?怎么还不出来接客人?”

    那女子道:“来了来了,姐妹们,快点出来吧,来客人了。”

    话音未落,里面便叽叽喳喳的走出几个浓妆艳抹的妙龄女子,曾书书和西门大顿时被她们前呼后拥的上了楼。

    看着眼前的胭脂俗粉,曾书书是一点也提不起精神,一想起清丽出尘不食人间烟火的陆雪琪,他就更觉得有天差之别。

    “我真是该死,怎么能拿这些肮脏的青楼女子跟陆师姐相提并论呢。”曾书书暗自后悔,若不是想得到那几瓶奇药,恐怕他早就一走了之了,此时的他和西门大在楼上的包房里,正跟两个颇有姿色的女子杯来盏去,只是任她口甜如蜜,也是意兴阑珊。

    西门大倒是兴致勃勃,不断的跟身旁的女子打情骂俏眉来眼去,见曾书书没什么兴致,便小声问道:“怎么了兄弟?我看你心不在焉的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曾书书坦白道:“哦,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你是不是在骗我,你的药到底有没有说的那么厉害。”

    西门大气道:“嘿,真是岂有此理,平白无故的我骗你干什么,大爷我号称“辣手摧花”,靠得就是这三件宝贝,行走江湖岂是浪得虚名?”

    曾书书笑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不拿出来试试,我怎么知道是真是假?”

    不等西门大开口,二女一阵痴痴呵呵的娇笑,道:“什么药啊这么宝贝?是不是春药?呵呵。”

    西门大道:“怎么?你们也想见识见识?”

    二女笑道:“这有什么好见识的?我们只是见这位公子比较好奇,所以也想开开眼界而已,呵呵。”她二人虽是青楼女子,但对曾书书却是颇多喜爱,至于原因嘛,一是他比西门大英俊许多,二来或许是发现了他是童子之身吧。

    “好,既然你们都有这心思,那我若是再推辞,岂不是扫了大家都雅兴。”说着从怀中摸出药瓶先给自己吃了粒解药,接着倒出少许“软筋散”放在手中,道:“看好了。”说完在曾书书和二女面前奋力一吹,顿时细如粉末的药物便飘散开来。

    曾书书打了个激灵,忙活动了下身体,发现并无异常,不由取笑道:“什么狗屁迷药,纯属骗人的玩意,我看你还……”

    话未说完,只听身旁的两个女子娇吟一声,道:“怎么回事?全身软绵绵的,难道是我喝醉了……”

    “我也是,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两人几乎同时瘫倒在了桌上,曾书书虽然修为高深远非凡人可比,但此时的也是顿感全身酥软,四肢脱力,一惊之下暗呼这迷药果然霸道异常,片刻后身体竟也不由自主的趴了下去。

    西门大看他们三人先后瘫倒,得意的道:“怎么样?老弟,现在你总该相信了吧?”

    曾书书心服口服,本想竖起大拇指称赞一声,奈何手刚举到一半便因脱力而落了下来,只能感叹道:“高,实在是高。”

    西门大哈哈笑道:“你说,我这药能不能迷倒青云门的那个大美人?”

    曾书书心道:“陆师姐的修为虽然略胜与我,但恐怕也抵不过这迷药的侵袭,如此厉害的药物,一定得想办法弄到手才行。”想到此处忙陪笑道:“绝对能迷倒,小弟现在佩服的是五体投地。”

    西门大得意至极,道:“兄弟,先把解药吃了再说,今晚你我放宽心在此处快活,明日我们再去会一会青云门的大美人,哈哈。”说着拿出一颗解药先给曾书书服下,接着又给二女一人一颗。

    服下解药的曾书书片刻间便得以恢复,看着得意洋洋的西门大,忍不住问道:“你这药是从何处弄来的?当真是妙不可言。”

    二女也起哄道:“是啊,这药粉还真是厉害,人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迷迷糊糊的瘫倒了。”

    “就是就是,快说嘛,这药是从哪里买来的?”

    西门大笑道:“这个们你就别问了。老弟,该告诉你的时候,我自然会对你说,来来来,喝酒,喝酒。”

    曾书书见他始终不说,不由暗暗着急,心不在焉的又陪他喝了几杯,暗道:“这个淫棍当真滑头,死活也不肯说这迷药的来历,唉,用什么办法才能把他的药给骗过来呢?”看着西门大跟二女杯来盏去时色眯眯的样子,他突然灵机一动,心道:“有了,不如将计就计先引他出去,然后找个没人的地方直接把他给收拾了,一来为民除害,二来也好为陆师姐报仇,嘿嘿。”

    想到此处,不由说道:“西门大哥,我还是心有不甘,这青云门的美人可是可遇而不可求,错过今晚,以后可就难说了。”

    西门大道:“哎呀,老弟,我劝你还是死了心吧,那大美人有了防备,我们再想下手可就难了。”

    曾书书道:“那可未必,就算她本领通天,恐怕也料不到咱们会杀个回马枪,依我看,咱们不如去试一试。”

    西门大喝了口酒,笑道:“拿性命开玩笑的事情能随便试吗?兄弟,你别老惦记着那个大美人了,现在你面前就有两个美女,你想要哪个?大哥让你先挑。”

    二女也附和着说道:“就是吗,什么青云门大美人的,我们姐妹两个还不够你享乐的吗?呵呵。”

    曾书书不理她们,对着西门大小声道:“大哥,胭脂俗粉有什么意思,不如咱们偷偷回去看看,实在不行,我们再回来也不迟啊。”

    这句话说到了西门大的心坎里,只见他犹豫了片刻,脑海中一想起陆雪琪那清丽冷艳的面容,心里忍不住也是一阵躁动,暗道:“这小子还真是色迷心窍了,不过他说的也不无道理,再说了此去就算万一被发现,关键之时留他做垫背我也能趁机开溜。”当下打定注意,笑道:“老弟,你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也罢,哥哥我就陪你走一趟,至于有没有命回来,那可就难说喽。”

    曾书书忙起身道:“富贵险中求,好妞舍命泡。”

    西门大笑道:“没听说过。”说完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起身便准备离开。

    “你们还真要走啊?”二女有些不满的说道。

    曾书书笑道:“下次在陪你们快活,这是赏给你们的。”说着从怀中摸出两锭银子扔在桌上,跟着西门大一前一后的往外走去。

    “真扫兴!”

    “不识抬举!”

    得了银子的二女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一阵谩骂,刚挑起的浴火也慢慢熄灭了下来。

    大街上,曾书书和西门大正鬼鬼祟祟的向山海苑的方向靠近,二人各怀鬼胎,走的也是加倍小心,路过一条幽深的小巷时,曾书书突然道:“大哥,你这药到底是从哪弄来的?神神秘秘的,想办法给我弄些可好?”

    西门大道:“兄弟,你怎么老是问来问去的?我不是说了吗,等机会到了,我自然会告诉你。”

    曾书书道:“这么说来,你是如何也不肯给我了?”

    西门大有些不耐烦,刚想说他几句,忽然好像又发现了什么,忙道:“嘘!你听,前面大街上有脚步声,好像是巡夜的官差。”

    曾书书哼了一声,道:“官差?来的正是时候。”

    西门大道:“什么正是时候?你可别去惹麻烦。”

    曾书书笑道:“你把药给我,我就不去惹麻烦。”

    西门大气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说笑。”

    曾书书道:“说笑?嘿嘿,既然你不肯把药给我,那可就别怪我了。”

    西门大打了寒颤,道:“怪你什么?”

    曾书书阴冷的道:“怪我心狠手辣。”说着一掌拍出,瞬间打的西门大飞出好远。

    “哎呀……”

    西门大一声惨叫,重重的摔倒在地,虽然他也是习武之人,但又怎么抵得住曾书书这样的修真高手。

    “你这是干什么?”西门大一声怒吼,万万没想到刚才还称兄道弟的人会突然间向自己出手。

    曾书书道:“干什么?哼,自然是为民除害了。”

    西门大挣扎着想要起来,怎奈伤的太重,一时间竟难以起身,当下怒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曾书书道:“现在告诉你也无妨,小爷我其实是青云门的人,你刚才偷看的那个大美人,是我师姐。”

    西门大惊道:“什么?你居然是……”

    曾书书笑道:“没想到吧?我说你乖乖的把药给我不就好了,非得逼我出手强夺,真是自讨苦吃。”说完走到西门大身旁,在他身上一阵摸索,接着把搜到的三瓶奇药放入自己怀中,又道:“本来我还挺感谢你的,可没想到你这么不识抬举,这可怪不得我。”

    西门大道:“既然你也是青云门的人,那你刚才为何也还偷窥?”

    曾书书道:“这有什么奇怪的,男人好色,英雄本色嘛,反倒是你,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西门大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又被他一掌打成重伤,当下挣扎着起身狠声道:“好,算我看错了人,以后江湖路远,咱们走着瞧。”

    曾书书道:“想走?哼,可没那么容易。”

    西门大道:“怎么?药你已经得到了,还想怎么样?”

    曾书书道:“如果你喜欢的女人洗澡的时候被其他男人偷看了胴体,你说,你会怎么办?”

    西门大道:“又不是我自己,你比我看的还过瘾,刚才说的比我还淫荡,现在居然要过河拆桥?”

    曾书书道:“我看也好,说也好,那自然是天经地义,不过你看或者你说就得去死了。”死字刚出口,他已出手向西门大拍去,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巷口突然传来的一声呵斥,瞬间把西门大又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

    “什么人在那里?鬼鬼祟祟的在干什么?”

    曾书书忙收住招式,闻声望去,只见几个握着火把的官差,正威风八面的向自己这里快步走来。

    “原来是几位官差大哥,你们来的正好,小弟我刚才碰巧抓到个毛贼,正准备把他押往衙门。”说完一脚踢倒西门大,低声道:“算你小子命大。”

    那几位官差走到近前,打量了一下二人,为首的道:“你又是谁?深更半夜跑出来做什么?”

    曾书书忙抱拳道:“小弟青云门风回峰弟子曾书书是也,刚从南疆除妖归来,路过此地远远便瞧见这小贼翻墙跃户的做那些鸡鸣狗盗之事,所以路见不平顺手把他擒了下来,噢,这是从他身上搜出来的赃物。”说着从怀中摸出一袋银两,递给那为首的官差。

    西门大忙叫道:“冤枉,我只是路过行人,可不是什么毛贼,哎呦……”

    曾书书不等他说完便上去又踢了一脚,道:“还敢狡辩?人证物证都在,你还说你不是贼?”

    西门大痛的惨叫连连,根本无力反驳,那官差道:“原来是青云门的仙人,真是失敬失敬,最近河阳城内不大太平,难免会有宵小之辈趁机作乱,如今有劳阁下出手相助,在下替河阳城的百姓先谢过了。”

    曾书书道:“哪里哪里,仗义行侠,除暴安良本就是我等分内之事,如今官差大哥正好在此经过,那么这个毛贼就交给你们了,我还有事要先走一步,告辞。”说完对着几个官差抱拳施了个礼,接着便满心欢喜的大步而去。

    西门大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心里一阵暗骂,而几个官差早已上前用铁链把他给锁了个结实,当下忙求饶道:“官差大哥,我真不是贼,我就是路……”

    “住嘴!”不等他说完,为首的官差便是一声冷斥,道:“看你獐头鼠目的样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青云门弟子抓的犯人,还能有错吗?走,有什么事回大牢再说吧。”

    西门大有苦难言,结结巴巴的道:“我我……我真不是贼……我……”

    “你什么?快点给我走。”那官差掂了掂手里的钱袋大声呵斥道,紧接着懒得再啰嗦的几个人推推搡搡的把他这个淫贼给带回了衙门。

    ************

    山海苑内,又羞又恼的陆雪琪坐在房间里默默生着闷气,屋顶上被移动的瓦片早已被她修好,只是一想到自己冰清玉洁的身躯被可恶的淫贼看了个干净,自己就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屋外,期盼已久的脚步声终于传来,陆雪琪忙抬头起身打开了房门,果见曾书书正垂头丧气的向自己走来。

    “怎样?抓到那个淫贼了吗?”陆雪琪焦急的问道,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向前走去。

    曾书书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道:“唉,别提了。”说完也不管陆雪琪有何反应,径直向她的房间内走去。

    陆雪琪忙跟他走进自己屋内,道:“怎么回事?”

    曾书书也不说话,走到桌前一屁股坐下,接着给自己倒了杯水,咕咚咕咚喝了几口,道:“本来是抓到了,可后来又被他给跑了。”

    陆雪琪道:“怎么?他很厉害?”

    曾书书气道:“那家伙狡猾的很,我差点吃了他的亏。”

    陆雪琪在他身上打量一会,道:“可曾受伤?”

    曾书书看着她关切的神情,忍不住跟她对视了一眼,而后忙转过头小声说道:“那倒没有,只是……”话未说完,又开始不自然的大口喝起水来。

    陆雪琪见他样子古怪,不由冷声道:“只是什么?你怎么了?你现在心跳的很厉害,是不是中了毒?”

    曾书书忙放下水杯,捂住彭彭直跳的胸口,起身道:“没有没有,我只是心里不爽而已。那小子本来已被我擒住,我本想带他过来交给你处置,哪知在回来的路上我一时大意,竟被他撒了一把迷烟,让他给跑了。唉,陆师姐,都怪我,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陆雪琪听他说完,心里一时五味杂陈,片刻后悠悠的道:“你可曾看清楚他的样貌?”

    曾书书叹了口气,强装镇定的又坐下道:“黑灯瞎火的,还真没怎么瞧清楚!”说完从怀里摸出一本破书扔在了桌上。

    陆雪琪一怔,道:“这是什么?”

    曾书书喝了口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道:“那淫贼身上掉下来的,黑布隆冬的我也没打开,鬼知道是什么玩意。”

    陆雪琪看了他一眼,接着伸手拿起那本破书翻阅起来,只是没过多久,便冷冷的哼了一声,整个人像触电了一样狠狠的把手中的破书甩在了地上。

    “怎么了师姐?”曾书书一脸茫然,不解的问道。

    陆雪琪哼了一声,转过身背对着他冷冰冰的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装糊涂?”

    曾书书道:“师姐,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一点也听不懂?”

    陆雪琪道:“哼,别装了,用这种东西戏弄我,对你有什么好处?”一想起刚才书中那映入眼帘的图画,她就不由一阵脸红。

    曾书书道:“我真的不知道,这书怎么了?让我看看。”说完装模作样的捡起那本破书打开看了看,然后道:“哇,原来是本春宫图,难怪师姐你会生气。”

    陆雪琪哼了一声,转过身道:“谢谢你今晚帮我捉贼,不过现在你可以走了。”

    曾书书故意目不转睛的对着那春宫书看了又看,闻言道:“啊?这个……陆师姐,我看今晚我还是在这陪你吧,万一再有淫贼什么的,我也好保护你。”

    陆雪琪冷冷的道:“不必了,多谢你的好意,你还是早点回房休息吧。”

    曾书书眼不离图,边看边笑道:“我没事。哎呀,陆师姐你快看,这个姿势是不是很销魂?”说完捧着书便向陆雪琪走去。

    陆雪琪没想到他这么大胆,顿时像受惊的小鹿一般慌忙躲开,怒斥道:“放肆,快点给我出去,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曾书书坏笑道:“嘿嘿,看一眼又怎么了?你刚才不是都看过了吗?”

    陆雪琪又羞又气,哼了一声道:“你也是青云弟子,怎么能做出如此无礼之事,你帮我捉贼,我自是感激你,但你若是有什么非分之想,我劝你还是早点死了心。”

    曾书书笑道:“你既然知道我对你有非分之想,那你还让我到你房间里来?这深更半夜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若是不做点什么,岂不是辜负了上苍的一番美意?”

    陆雪琪气极,她万没想到曾书书竟敢如此轻薄自己,当下忍不住骂道:“无耻之徒,你与那些登徒浪子又有何区别?真是辱没了我青云门的声誉!快点给我滚,否则我杀了你。”

    曾书书道:“哎呦,怎么突然变的这么凶?你想要杀我可没那么容易,可我想要非礼你,倒是容易的很,嘿嘿。”说着又把手中的春宫书狠狠的挥了几下。

    陆雪琪冷笑一声,道:“就凭你?”

    曾书书道:“就凭我,实话告诉你吧陆师姐,其实我早就想要跟你亲热亲热了,只是在青云山一直没什么机会,好在这次南疆之行给了你我独处的良机,本来我还想向你告白,倾诉一下这十年来的相思之苦,可没想到你竟然对我一点好感都没有。”

    陆雪琪哼了一声:“以前或许我还没那么讨厌你,现在,我真恨不得一剑杀了你。”说完一把抓起身旁的天琊剑便要动手,只是突然间感觉全身一阵无力,平日里得心应手的宝剑此时竟难以出鞘。

    “怎么会这样?”陆雪琪这一惊非同小可,顿时吓的花容失色。

    曾书书笑道:“嘿嘿,是不是感觉浑身无力,一点力道也使不出了?”

    陆雪琪怒道:“混蛋,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曾书书道:“我现在对你什么也没做啊,不过待会我可要对你做很多了,嘿嘿。”

    陆雪琪此时几欲摔倒,强自支撑的她无力的道:“那本书有毒?”她实在想不出自己是如何中毒的,唯一的解释就是碰了一下那本破书。

    曾书书不紧不慢的关好房门,嘿嘿笑道:“别害怕,我只是在上面放了一点软筋散而已,这可是我刚从那淫贼的身上搜来的,没想到居然这么管用。”

    陆雪琪道:“你抓到了那个淫贼?”

    曾书书道:“当然,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把他给杀了。”

    陆雪琪目光一闪,道:“真的?”

    曾书书道:“到了现在,我还有必要骗你吗?说吧,你要怎么感谢我?跟我一起按照这本书上的姿势来一遍,如何?嘿嘿”

    陆雪琪哼了一声,骂道:“卑鄙无耻的小人,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

    曾书书道:“你放心,我怎么会舍得让你死呢?我只会慢慢的脱光你的衣服,然后一寸一寸的品尝你的肌肤,最后在用我的大宝贝来钻研你的蜜壶,直到我们一起欲仙欲死。”

    “住口!”陆雪琪再也听不下他说的淫言浪语,忍不住怒道:“狗贼,今天我杀不了你,但是我可以自杀。”说完用尽所有力量,挥剑向自己的玉颈抹去。

    曾书书没想到她中了软筋散还能有如此的爆发力,心中对她的修为不禁又佩服了几分,忙上前一把打落她的长剑,接着顺手揽住她的细腰,道:“陆师姐,想死可没那么容易,这么漂亮的脖子要是划伤了岂不可惜?”说着难掩内心的兴奋,吐出舌头对着陆雪琪的粉颈开始亲舔起来。

    陆雪琪无力挣扎着骂道:“狗贼,别碰我,快点住手……”

    一阵疯狂后,曾书书满意道:“好香,好甜,陆师姐,你的味道还真是不错,跟我想象的几乎一模一样,嘿嘿。”

    陆雪琪泪眼婆娑的道:“曾书书,你最好杀了我,否则我一定让你后悔今晚所做的事。”

    曾书书道:“哈哈,今晚的事我们还没开始做呢,不过你既然这么说了,那我们就开始吧。”说完大嘴一张,对着陆雪琪的红唇狠狠的吻了下去。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