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的欲望】(04)
作者:admin      更新:2016-07-30 10:56      字数:5427
    陈江死后,微微跟我谈了一个晚上,微微的意思是我的淫妻愿望已经达成了,

    希望以后不要再有这方面的想法,我想大概是陈江一死微微就没有什么可以再担

    心的了,她的秘密已经不会再泄露,以前有那个苦衷她不得已才顺着我给的台阶

    下来,现在已经不需要了,她要恢复以前的生活了,经过讨价还价之后,微微还

    是同意我在床上的时候可以变换角色。但是不许我再有现实中的举动。

    一个月以后我已经对角色扮演提不起兴趣了,有一次在做爱的时候我尝试提

    出现实中再来一次,被微微直接拒绝,并且立刻终止了当时的床上运动,非常生

    气的不理了我两天,至此以后我不敢再提。夫妻生活回到了之前了那种平淡。我

    们的性爱次数变的少了,质量也越来越差,有时候微微穿着性感的衣服在我面前

    晃呀晃的,我也提不起兴趣了,只是草草的交了床上功课了事。

    在公司芳倩被我提升到了副总以后,我们再也没有发生过关系,大家真的恢

    复了以前好朋友的关系。在我跟芳倩的共同努力下,公司的订单越来越大,甚至

    市政府装修安防的这种超级肥差也开始落在了我这小小的公司里。芳倩的业务能

    力很高。各种场合得心应手,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技能让我叹为观止。公司

    的业务越来越繁忙,我在家里呆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叮叮开始幼儿园生活,微微爸妈这次没有让步,叮叮最终被接去跟他们一起

    住了,我们夫妻可以随时去探望,想了也可以接回来住几天。叮叮一去上幼儿园,

    微微在家就没事可做,吵着要去公司上班,可是因为从来没有上过班,到了公司

    发现忙起来她反而成了累赘,于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也不经常来上班。

    就这样愉快而平淡的过了半年,我像平常一样去魔都看望父母,公司突然有

    事我只好临时提前一天回到家中。一开门我愣了一下,因为看到芳倩爸爸坐在沙

    发上,正喝着茶水,见到我回来,芳倩爸爸也楞了一下,他的脸色有点紧张,只

    是愣愣的站在那里,好像不知道说什么,微微也从厨房里出来,她烫了一头大波

    浪,染成了栗色,一件真丝白色睡衣里面朦胧的映衬着她性感的身体,小文胸衬

    托着乳沟更加明显,精致的脸庞,面露羞涩的红光,看得出来她也有些意外,有

    些紧张。她来到我身边,帮我找出拖鞋:「咱家客厅的灯坏了,我找不到人,就

    让叔叔过来看一下,正好饭点,我就没让叔叔走。」芳倩爸爸赶忙回应:「是呀!

    小林,我也没客气,微微让我吃了饭再回去我就留下了。」

    我看两人的神色分明有些什么,但是不好询问,便轻松的回答:「多谢叔叔

    帮忙,你看我出差,真是麻烦你了,吃饭应该的。」

    微微见我面色轻松,便去厨房继续做饭了,我跟芳倩爸爸聊了一会天,吃过

    晚饭之后芳倩爸爸急忙忙的就走了。微微收拾好餐桌,坐到了我的身边,我眼睛

    色淫淫的盯着她,她被我盯的不好意思,掐了我一下:「你想多了,我就是让叔

    叔来帮忙看一下灯」

    我眼睛一挑,把她搂在怀里,伸手从睡衣里揉搓她的乳房,一边揉一边问:

    「换灯的话你穿的太少了吧,你这睡衣这么薄,你再跟我说我多想了?」

    微微推开我的手,脸色绯红,有点焦急的辩解:「灯突然就灭了,这么黑,

    我就打电话给他了,真的没你想的那样。」

    我不放过她,把她扑倒在沙发上,用嘴吻她,边吻边问:「电话什么时候有

    的?你快跟我老实交代,不然大刑伺候。」

    微微被我吻的身体有些焦躁,她掰开我的头:「老公!你相信我吗?我没有!」

    我道:「我相信你,可是我不相信那老色狼,他修好了灯还不走,等着吃饭

    还是吃你,我不回来是不是他就得逞了。」

    微微用拳头轻轻打了我两下:「坏老公,就你把人都想成你这样的,才没有。」

    我突然感觉无趣了,便起身去卧室,开始换衣服,微微感觉出来我不高兴了,

    跟我进了卧室,从身后抱着我的腰说道:「老公,我跟你说,你别生气,我说还

    不行吗?」

    我转身抱着微微,把她拥入怀里:「说吧!我想听。」

    微微把头用力的往我怀里钻了钻说道:「我说了,你可不许生我气,不许说

    我。」

    我把微微一下子抱到床上,让她躺在我的怀里:「说吧,我不生气,到底怎

    么回事。」

    微微一边用手指摩挲着我的胸膛,一边开始慢慢的说:「大概是2个月之前,

    有一次你出差,芳倩跟她爸来咱家玩,那天我跟芳倩聊的开心,吃饭的时候就多

    喝了一些酒,就是那个时候芳倩把他爸的电话给我的,喝完以后他们就走了,我

    也觉得晕,就在沙发上躺着睡了,我睡着睡着模糊中就感觉有人,我以为你呢,

    我睁眼看看,发现芳倩爸爸的头埋在我两腿之间,但是没有碰到我,我当时愣了

    一下,想叫又不敢叫,我有点害怕,我当时想他是怎么进来的,后来想芳倩那里

    有咱家的钥匙,这么久了我都忘记了。芳倩他爸也没敢碰到我,他就是在我那里

    闻呀闻,然后又到我的胸前闻,脚也闻,闻了好一阵子,他就走了。」

    我听的下体竖立,把老婆的手放到我的肉棒上,她笑了一下,上下搓弄着说:

    「嘿嘿,听到这种事你就硬了。」

    我问道:「你当时什么感觉?她爹胆子也太大了。」

    微微的手还在搓弄,她看着我的肉棒说:「当时感觉太紧张了,想叫又没法

    叫,他也没有碰到我的身体,后来他走了,我就轻松多了,回想起来有点刺激跟

    害怕那种感觉。」

    我再也忍不住了,趴到微微两腿之间开始舔呀舔,微微说话的时候两腿之间

    已经湿了。我舔了一阵,微微开始呻吟。我把肉棒插入花心,开始奋力的抽插,

    微微的话让我浑身充满了久违的刺激,我抽插了一会直到微微第一次高潮,才慢

    慢停止。我拔出肉棒,微微又用手帮我揉搓着:「你呀!好久没有这么厉害了,

    听到老婆被人猥亵你就这么高兴吗?我反正是不会再让人触碰我的身体了。」

    我把微微的头按到肉棒前,微微张嘴含住了肉棒,开始套弄,我又问道:

    「这样就完了吗?那老色狼没有再来骚扰你?你害怕怎么不换掉锁呢?」

    微微把肉棒从嘴里吐了出来,妩媚的看着我:「我看他那样子,就是好久没

    见过女人了,他也不敢怎么样我,我就由着他吧,我心里其实不是很……」

    我轻轻的捏了一下微微的乳头:「很什么快说。」

    微微噘着嘴,低着头:「我不是很反感。」

    我起身把微微的屁股掰过来,一下子又重新插入,这次开始慢慢的抽插:

    「不反感?说,他以后有没有行动,你给我交代」

    「啊啊……老公……他……他后来没……没敢再来,我想那天他是因为喝酒

    了才……才来的……只是……只是后来我丢了一条……一条粉色的内裤……内裤

    没洗……没洗就丢了……我知道……啊啊……是他……拿走了。」

    我用力的抽插:「好啊!内裤都被偷走了,你怎么不跟我说……你说……你

    今天让他来……是不是……是不是想要那个」

    「啊啊……老公……真没有……真没有……啊」

    我的身体急速的想要快感,我没有再说话,一直抽插到精门再也守不住了,

    就把精子送进了妻子的子宫。妻子也随着精子的进入,到达了第二次高潮。高潮

    后我在妻子身上趴了几分钟,起身把她抱到怀里

    「老婆,要不要换个门锁?不然这老色狼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来。」

    妻子用力的捏了一下我的手:「你个小龟公,舍得换门锁?你知道你多久没

    这么厉害了?都快半年了,哼!见到我被人家盯上了,你硬成这样。做的时间这

    么长,可是我真的不想再跟别人那样了,好恶心的,真的不喜欢。」

    「好,老婆咱不现实中找,你再跟我说说,我老婆魅力这么大,那老头后来

    再没有行动?他真的一次没有碰过你?」

    微微想了一下,转身跟我说:「老公,其实还有一次,我不敢说。」

    我把微微往怀里紧紧的抱了一下「你说呀!老婆」

    微微好像犹豫了一下说道:「这个月,咱两有一次在床上那个的时候,我感

    觉有人在看,应该就是他。」

    我一下子坐起了身子:「啊!这老王八胆子这么大?我怎么不知道?」

    微微用力把我又按回床上:「我其实当时只是感觉有人在偷看,我左右看没

    有发现人,等你做完了,我去浴室洗的时候,我就看到咱家地板上有脚印,那种

    脚印脏脏的,咱们都没有赤脚在家里走过,看那个脚印我就知道他来偷窥了,我

    又不好意思跟你说。」

    我看着微微绯红的脸,知道她享受着这些,调戏她道:「都这样了,你也没

    有换锁,看来老婆很喜欢这种感觉呀!这还主动叫他来修灯,老婆,你是不是又

    想给老公戴帽子了」

    「你讨厌!我没有,我就是感觉这老头挺可怜的,其实芳倩爸爸挺照顾我的,

    我平时那么多快递,别人都是自己去拿,芳倩爸爸每次都送上来,他给我就走了,

    真的很少进来,我不换锁也是不想让他脸上过不去,他也不敢怎么样,如果他真

    的敢动手,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再说了我突然换锁怎么跟你说呀,我都不想跟

    你说这些。」

    「哼!不想跟我说,我看你就是春心荡漾,要红杏出墙。」

    「老公,真没有!我发誓!」

    我又开始吻微微,微微也配合著我,之后我们又做了一次,不过微微不肯配

    合我叫那老头的名字。我们在高潮过后搂在一起,安安稳稳的睡着了。

    第二天,微微跟我一起去上班,她还是老样子到处跟人聊天,我趁她不注意,

    回家把监控悄悄的装好,这个老头不可不防。我其实心里想看微微是不是跟我说

    了全部,我感觉他两脸红红的,一定有事情。说不定微微已经被他那个了。

    出乎我的意料,晚上我回家的时候,门锁换掉了。我问微微干嘛换掉,微微

    说本来找不到理由换门锁,现在都跟你说了,直接换掉吧,断了那老头的心思,

    我心想,这监控白装了。嘴上却还想调戏一下微微:「老婆,这换了,那老头进

    不来,怎么偷你的小内裤呀?」

    微微追着我粉拳伺候:「你还说……我就知道跟你说了就是这个效果,就知

    道想乱七八糟的……你以后不许提了。」

    我把微微一下抱回怀里,亲了亲她的额头:「好好,宝贝,不提了,不提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一个月过去了,起初我还经常看看监控,微微在家里毫

    无异常,后来我便没有再看了。

    「老公,这件新的睡衣好看吗?我刚网购的。你看下面好短,露着屁屁了。」

    微微穿着一件红色的睡衣,在我面前扭腰提臀。舌头在嘴唇上舔了一圈,很诱惑

    的看着我,我知道微微想了,这是最赤裸的暗示。

    一把抱起微微,慢慢走到卧室放到床上。微微主动的把我的裤子脱了下来,

    风骚的看着我的眼睛,用手扶着我还没有完全树立的肉棒,一口含了上去,上下

    吞吐几次,开始用舌头沿着龟头的下围舔弄,一边舔一边风骚的看着我,舔了一

    会妻子突然停住:「老公,……舒服吗?」我自然是点头答道:「哦!老婆,好

    舒服,你今天好骚啊!」

    「人家本来就是你的骚宝宝,你喜欢吗?」

    微微边说话边转了个身子,屁股朝我撅了过来,粉嫩的菊花在我面前一开一

    合,我赶忙舔了上去。两个人69。舔了一会微微有点忍不住了,一招观音坐莲

    直接降服了我。我抬头看着自己的肉棒在微微体内进进出出。微微睁着眼睛妩媚

    的盯着我,动作随着她的呻吟时快时慢。「老公……啊……今天肉棒特别硬哦…

    …啊「

    「老婆,你的意思是以前不太硬?」

    「老公,……前段日子……啊……确实软软的,不给力哦!」

    屈辱感油然而生,把微微放到床上,微微撅起屁股,我阴茎直插到底,用力

    拍着微微的屁股:「淫娃,今天让你尝尝我的厉害,竟然说老公不硬。」

    「啊……啊啊……老公,好爽!……用力老公用力!」

    因为抽插速度太快,我很快就射了。从微微身上下来,躺到床上,微微躺在

    我怀里,她用手摩挲着我的胸膛,「老公……我要给你做点好吃的补补,最近不

    厉害了……」我的脸登时就红了只好说:「老婆,可能是累的,我好好休息休息

    就好了。」看老婆这个瘙样,真丢人呀,说完我就推脱太累了假装睡着。微微拿

    起手机看了一会也睡了。我躺在床上大概2个小时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烦躁,睡不

    着,看到微微的手机放在床头,我悄悄的拿起微微的手机,想看看朋友圈,无意

    中看到通话记录我只感觉整个头皮都炸开了,刚才显示最后一个电话通话28分

    钟,而这个时间里面我两人正在做爱,也就是我跟微微在床上做爱的时候微微正

    在通话中,对方是个短号码。这个是集团网短号,微微她们在学校的时候加过这

    种通话不要钱的集团内部短号,我也查不出来对方是谁。想到微微刚才床上的表

    现,这是做爱实况转播呀。

    微微这是跟谁通话?难道是芳倩的爸爸?

    我起身快速的查看了这一个月的监控录像起初没有任何异常,大概是10天

    前,我那天恰好有事情,微微晚上自己在家吃饭喝了点酒,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看了一会大概睡着了,让我惊奇的一幕发生了,芳倩爸爸竟然又进来了?他怎么

    进屋的?难道微微换锁了把钥匙给他了?看着他蹑手蹑脚的样子,如果微微给他

    钥匙他应该不用这么小心呀。难道这老头自己会开锁?就见芳倩爸爸来到微微身

    边,小心的盯着微微的睡衣下摆,眼睛直直的看着里面,手颤盈盈的把睡衣下摆

    调开一点,鼻子凑上去就像微微说的,他真的就只是闻一闻,没有干别的,大概

    闻了几分钟,又蹑手蹑脚的钻进浴室,在浴室的脏衣服里面烦出微微的内裤,把

    微微内裤中间的位置舔来舔去。最后把内裤放回去,小心翼翼的出了房门。

    7天前,微微不在家,老头又偷偷进了家门,在浴室里没有翻出来脏衣服,

    竟然把浴室垃圾袋拿走了。

    5天前,给微微送了快递,跟微微进门了,微微穿着性感的睡衣,给他倒茶,

    从我的位置可以看到微微的乳沟,老头大概是在盯着,喝了茶老头借厕所用,从

    旧衣服堆里把微微的脏内裤装进了兜里,然后坐了一会就走了。微微去卫生间收

    拾脏衣服发现内裤不见了,她想了一会摇了摇头。脸上露出羞涩的表情。

    3天前,微微拿着脉动的瓶子进了厕所,放在地上,然后她竟然在朝脉动瓶

    子里小便,洒出来一些她用拖布擦掉,把盖子盖上,然后用卫生纸把外面擦了干

    净,放在地上,一会有人敲门,微微去开门,芳倩爸爸又拿着快递进来了,微微

    去卫生间把脉动瓶子拿给了芳倩爸爸,他竟然在微微面前直接喝干净了,微微的

    脸红红的。芳倩爸爸一脸幸福的表情,喝完之后表示了感谢,他就出门走了。

    我暂停了观看监控,这他娘的什么情况?微微竟然给那个老男人准备了尿水?

    这是什么意思?那个老男人怎么跟微微说的呢?看短信里没有呀,微信里也没有?

    难道微微聊完了就删了记录?明天我要看看今天晚上的通话记录明天还在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