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第二十五章(上)
作者:8083979(我不是大神)      更新:2017-01-03 14:56      字数:5306
    作者:8083979字数:5509

    《壹》大学时代

    二十五、步步惊心(上)

    此时我真的想对天长吼壹声“我操你妈!~~~~~”

    阿涛也壹下楞住了。【请到yibanzhu.com查看更多的精彩小说】

    “啊……啊?动啊……用力……”

    六姐根本没有註意到异样,感觉阿涛停下了动作,她开始前后抽动起自己的屁股,主动用自己的阴道去吞吐阿涛的肉棒。

    她丝毫没有意识到,她的这壹句话,在这个房间扔下了多大壹颗炸弹。

    强迫自己赶紧清醒过来,我把目光锁定在了床下的黑影上。

    此时那团黑影,也已经停下了动作,壹动不动的蜷缩着。估计她也被六姐刚刚的话吓到了。

    我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小欣和阿涛的奸情全线曝光,如果事情再往深处挖下去,那么我和阿涛的卑鄙勾当也将大白於天下。

    还有什么办法补救吗?

    没有,在现在这个情况下,我已经无能为力了。

    不过仔细回想六姐的话,貌似还有壹丝希望,她没有看到阿涛,她依然认为那个男人是我。这是我最后的救命稻草吗?

    阿涛在短暂的楞神后,显然回过神来,同时捕捉到了这最后的机会。

    “哦?小欣?你们寝室的八妹?和她男朋友?你怎么会看到的啊?”

    阿涛赶紧恢复了抽插运动。同时装作猥琐的问道。

    “啊……啊……那……那天……下课……之后……我和……啊……轻点……和四姐……去……小吃街……吃完……晚饭……回……换……啊……换衣室……洗澡……时……看到的……啊……”

    六姐再次感受到了阿涛粗壮阳具的抽插后,在浪叫的同时,顺着阿涛的引导,回忆了起来。

    “都看到什么了?”

    阿涛还在引导着。

    “啊……你……怎么……这么感……兴趣……啊……”

    六姐有些妩媚的疑惑道。

    “啊!?啊……嘿嘿,对这种刺激的事情,我怎么能不感兴趣那?”

    阿涛壹惊,然后赶紧面带猥琐的补救着。同时下身也更加用力的向前拱着。

    “切……啊……轻点……你……听不听……了……啊……”

    享受着强力的沖击,六姐有些气息不畅了。

    “听,听啊,你接着说。”

    “啊……那……天……我们……回去……就……就听见……浴室里……有人……在浪叫……我以为……是……是芊芊那……因为……之前……她……带男朋友……去过……去过壹次……啊……”

    六姐终於开始讲述那天的情况了。当然对於亲历现场的我来说,这都不算什么新闻了,对於之后了解了情况的阿涛来说,也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对於没有壹丝丝防备的小欣来说,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壹般。

    此时我眼中的那团黑影,壹动不动,好像不是壹个人,只是壹堆被遗弃在床下的杂物壹般,没有壹丝动作,了无生气。

    可以想象这个消息对小欣的沖击,本来在同学和室友眼中,清纯可人的小妹妹,却在学校教学楼的浴室了,和壹个男人茍合。无论那个男人是不是自己男朋友,这个行为本身,就亵渎了她自己的信仰,尤其是她自己心里清楚,那个男人还不是自己的男朋友,而只能算是个野男人。

    而这件为人所不耻的事情,还被自己的两个室友同时发现,自己今后该怎么面对她们?自己壹直以来保持的良好形象也将毁於壹旦。我想现在的小欣心里壹定充满了委屈和懊悔,但很显然,她也在捕捉这那最后的希望,从她壹动不动的倾听中能够发现,她也想知道六姐她们到底看到了多少。

    “啊……结果……后来……我……我壹看……竟然……是……小欣……”

    六姐还在继续讲述着,她丝毫没有註意到阿涛已经越变越灰的脸色,也没有想到这个不大的房间里,还有另外两个人在侧耳倾听她的描述。她也意识不到,她接下来的话,可能改变多少人的未来。

    “你……你都看到什么了?”

    阿涛小心的试探着。

    “啊……没……没看……没看到……太多……就……看到……他们……啊……他们两个……在……在浴室里……小……小欣……被……她……男朋友……后……后入了……啊……啊……”

    六姐的情绪越来越高涨,声音也随之加大,不知道是因为快要高潮了,还是因为回忆那天的事情,而愈加兴奋了。

    “他们的过程你都看到了?”

    阿涛终於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没……没有……啊……四……四姐不……不……让我看……啊……她……她把……把我拉走……拉走了……啊……我就……在……门缝里……看了……壹眼……连小欣的……的脸都……没看到……”

    六姐在阿涛的引导下,依旧在还原着那天的情况。还好,和我知道的情况壹样,看来她确实没有发现更多情况。

    “那你怎么知道是小欣?”

    这个问题应该是小欣最想知道的了,阿涛此时帮她问了出来。

    “啊……啊……因……因为……小欣……的……的……更衣……柜……开着……啊……在……说……小欣……叫的……很大声……我和……四姐。啊……啊……都……听……出来了……啊……”

    完蛋了,小欣最后的退路被堵死了。当时浴室里那个女人被确定是小欣无误了,如果想死不承认看来是不可能了。

    “那你到底看到了什么那?”

    阿涛有些着急的问道。

    “你……你怎么……那么……关心……这……这件事……啊……”

    对於阿涛的壹再追问,六姐有些起疑了。

    “啊?啊,那个小欣不是校花吗?咱也想知道知道,这校花跟人做爱的时候,有啥不壹样的。”

    阿涛赶紧随便扯了个借口,来掩饰。

    “啊……有啥……不壹样?……还不都……壹……壹样……被你们……这帮……臭……臭男人……瞎……怼……壹顿……只……只有……叫……叫唤……的……份……啊……”

    显然六姐因为阿涛老打听小欣的事,有点耿耿於怀。

    “嘿嘿,老爷们不都好这口嘛。再说了,什么叫只有叫唤的份?难道老子干得你不爽吗?”

    为了化解尴尬,阿涛赶紧接嘴道,同时下身猛力的给了六姐几下狠的。

    “啊……啊……啊……轻……轻点……爽……老公……弄的……最爽……啊……啊……”

    在阿涛猛力的攻势下,六姐再次大声的浪叫了起来。

    此时床下的黑影,依然是静默状态。不过我想小欣壹定也是忍的很难受。由於紧张,她全身绷紧,壹动不动,侧耳倾听,但是现在床上两个人,却又不再谈论她最想知道的内容了,而是开始了淫词浪调的模式,同时由於她刚刚没有到达高潮,此时下身壹定瘙痒难忍,又无暇自慰,这份煎熬,无以言表。

    心里的紧张,生理的渴求,这上下夹攻的痛苦,小欣还只能默默忍受。尤其是上方晃动的床铺和不断传来的浪叫,壹个是自己熟悉的地方,壹个是自己熟悉的声音,这多方的交织,令这份痛苦倍感强烈。

    “对了,你还没说完那,在说说呗,让老公兴奋壹下。”

    阿涛努力的奋战了壹会后,觉的六姐的气差不多消了,又继续问道。

    “切……你……就说……你想听……就……就好了……还兴……兴奋下?……有本事……你……更猛……壹点……啊……”

    六姐还是有些气不过的说道。

    “好,你说,你继续讲,我继续猛,哼,男人越兴奋越猛,不知道吗?”

    阿涛好像被侮辱了壹样,赌气的激将道。

    “啊……啊……哼……你……别……壹会……兴奋……的。提前……提前射了……”

    六姐调笑着讽刺阿涛。

    “看来几天不见,你这脾气见长啊。来……来……说不说?啊?”

    阿涛装赌气装的更加像了,为了表现自己现在很生气,好不顾壹切的狠狠的向小蕾最深处,猛拱了几下,弄的小蕾,壹阵痛呼。

    “啊……你轻点……疼死了……啊……你……还……要我……要我说啥?……我没看到……多少……四姐……拦着我……我就看了……几眼……小欣……撅个……屁股……她……男朋友……从……从后面……干她……啊……啊……”

    六姐被来了几下狠的,可能是得到满足了,或者是怕阿涛继续来硬的,只好继续讲述道。

    “你看到她男朋友干她了?”

    这个问题,现在已经是我们最想知道的壹点了。在确认了里面的女人是小欣的情况下,那么当时把阴茎插在小欣阴道里的男人是谁,就显的尤为重要。

    先抛开阿涛是六姐的男友这壹点可能导致小欣和小蕾的友谊破裂的情况不谈。

    就比如说是壹个小蕾完全陌生的男人当时在操干小欣。那么这个男人是陌生人,还是我,就有了很大的区别。就像名声和形象有所区别是壹样的。

    如果那个男人是我,那小欣就是在跟自己的男朋友做爱,只不过是在壹个不适合的场所而已,但是大家都是大学生了,玩点刺激的也不是不能接受,顶多就是小欣壹直以来的清纯形象转变成了开放而已。

    但是如果小蕾看到那个男人是壹个陌生人,那就另当别论了。小欣和壹个不是自己男友的男人,在女生浴室里性交,这就是道德问题了。如果坐实,那就不要谈论什么形象了,小欣的整个名声都将毁於壹旦。

    如果小蕾认出了阿涛,那不但小欣的名声毁了,还要被扣上壹个抢室友男朋友的罪名,壹旦事情闹大,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现在小蕾的这个答案,就将关系到我们所有人的命运。

    “啊……啊……没……没有……我……只能……看……看到……他们两……个……的屁股……啊……啊……”

    小蕾回答道。

    她很平常的壹句回答,却令房间里的另外三个人松了壹口气。首先阿涛暴露的危险基本被解除了。

    “那你也没看到多少啊?你连她男朋友的脸都没看到,你怎么知道是她男朋友?”

    听到小蕾的话,阿涛送了壹口气,顺嘴问道。

    阿涛有些放松警惕了,但是我的心却提了起来,你这是要搞事情啊,还追问,壹会让她感觉出是你,就麻烦了。

    “啊……啊。当……时……我……我被……四姐拉……拉走了……没没看清楚……但是……后来……我又……回去了……啊……”

    什么???

    又回去了???

    什么时候???

    我发誓,我活到现在所受到的惊讶,都没有今天这壹天多,着心情起起落落,我要疯了,谁现在告诉我,六姐不是老天派来玩我的,我就直接弄死他。她TM就是我的克星。

    “你……你又回去了?”

    阿涛显然也没有预料到,因为之前我跟他说的情况里,没有这壹段。

    “啊……是……是啊……四姐……不让……我……看……把……我拉……拉走了……后来……到了……寝室……啊……啊……楼下……我说去……买点……水……让她……先回去……了……我就……又回……会教学楼了……”

    你妈啊,你这八卦之心怎么这么重?你不是有男朋友吗?还那么喜欢看别人做爱,原来偷窥癖是不分男女的。

    “你回去,又看到了什么?”

    阿涛也意识到情况不好,赶紧问道。

    “啊……啊……我……我回去……的……晚了……她们……应该……已经完……完事了……我看……看到……小欣……小欣……男朋友……壹个人……从教学楼……出来……啊……”

    我操!我操!!我操!!!

    这下好了,都完了。虽然这不至於暴露小欣和阿涛的奸情,但是这对於此时此刻躲藏在床下的小欣来说,这就是爆料啊。

    我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这个问题壹定已经充斥了小欣的大脑。之后他要是问起,我该怎么回答?六姐啊六姐,你就好好做你的爱,你这么八卦,有意思吗?

    床下的黑影,还是壹动不动,她在害怕?在疑惑?在思考?我不知道,也不敢想。

    “那你没再进去看看?”

    阿涛还在追问着,想要确定自己的安全。

    “啊……啊……啊……没……都……完事了……我还……进去……干嘛?……万壹……撞到……小欣……该……不好意思……了……四姐……逼……我……发誓……不问……小欣……这……这件……事的……”

    还好,她没有继续进去查看,要不然,阿涛就要被堵在里面了。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啊。

    “那之后那?”

    阿涛的心情轻松了,下身也不由自主的用上了力气。

    “啊……啊……慢……慢点……之后……我也……回寝室……了。想想……小欣……他们……小面就……就……就痒……就……摸……摸了……”

    小蕾有些害羞的低声说道。

    “是不是看她男朋友太厉害了?”

    阿涛现在是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了,就又开始调戏起小蕾来。

    “啊……没……没有……你……厉害……老公……最厉害了……啊。啊……”

    小蕾为了取悦阿涛,大声的喊着,但是她没有想到,那个她嘴里说的,不行的男人,就是此时插在她阴道里的阳具的主人。

    仿佛为了证明自己很行壹样,阿涛在听到小蕾的说话后,忽然又猛里起来。

    “啊……啊……啊……轻点……啊……啊……不行……不行……不行了……要坏了……啊啊……老公……轻……啊……”

    小蕾的呻吟声也瞬间增大。

    “嘿嘿,厉害吧?老子今天操死你。”

    阿涛兴奋的面目狰狞的说道。

    “啊……啊……操……操死……操死我吧……啊……爸爸……啊……操……乖……女儿……啊……啊……”

    六姐这才真正进入状态,淫词浪调脱口而出。

    他们两个可以没有心里负担的畅快做爱,但是我的心里确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怎么办?我要如何解释。我出现在了小欣和阿涛做爱的地点,是无意还是有心?这是不是就表明了我知道他们的壹切?如果我说我是无意的,小欣会相信吗?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又看向床下。

    此时床下的黑影却有了动作。

    不再壹动不动,而是仿佛在痛苦的晃动,晃动的距离不大,但是用肉眼能看出来。

    由於之前有过壹次,所以我知道,小欣应该又开始自摸了。

    虽然之前被六姐的话吓的不敢有动作,可能还因为我出现在教学楼的情况,有些疑惑,但是此时此刻,本来就情欲高涨的她,在听到自己寝室的六姐,用自己的性事,当做和男朋友做爱的调剂后,两个人激烈的性交,她怎么可能还忍受的住。

    所以此时她也下意识的开始了自慰。而来回的晃动,应该是她在全力压制自己呻吟,同时在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动作幅度。

    随着床上两人的战斗进入了白热化,床下黑影的挣紮也大了起来。

    “啊……啊……我……我要到……到了……啊……啊!~~~”

    随着六姐的壹声高喊,她终於到了高潮,而阿涛也已经射了精,此时屁股在壹下壹下的抽动。

    而床下的黑影,也在这时剧烈的抖动起来,应该是也到了高潮。

    只见那团黑影,蜷缩着,抖动着,然后就是壹声“咚”,自床下传来。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