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爱我别走-问情篇(04 上)

作品:《【同人】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barbar1983。

    字数:10189。

    第四章上。

    改编者语:肉戏似乎告一段落,故事套路大概明瞭,小颖的定位目前看来就

    是色戒女主那种只要爱她她可以连国家民族朋友亲人全都出卖的样子,这跟原设

    定已经差了十万九千里。我一生中最讨厌的是:1。贪官2。奸夫淫妇3。汉奸

    4。伤害亲人的人5。忘恩负义的人。月老可是佔了三样。

    开始时看月老时看到作者自述说角色都是有情的人,而且当时看上去也的确

    是这样才追这,所以便一直有种期盼,希望爱真的可以令渣渣的人变得美好。

    但追了半年有余,看到的却是感情被自私一步一步的吞噬,最大的感觉其实是被

    骗的忿怒。不过骂多了也不纠结了。

    有人说小王令人的行为令人噁心,不喜欢我写白他,但我想说:赵志敬都寝

    取了黄蓉和小龙女啦!同人而已,我怎不可以让他改过自身呢?我想写的不是角

    色,而是他背后被剥削了的情,我相信世界可以因爱而美好,仅此而已。

    本章画风跟过去不一样,会转变得很快,可能逻辑和心理上描述不够到位,

    请莫见怪。毕竟我不是女人,只能打屁插点烂笑话给大家提点娱乐。另,本章涉

    及暴力及虐待畜牲情节,小童回避。

    第四章多少爱可以重来上篇–悔。恨。

    爱情需要勇气,这不单是面对自己的感情,还有面对因不成熟而犯下的错误。

    也许爱情是一个童话,但所谓浪漫,正就是我们在追逐着不同的梦。虽然有些错

    误所给人的痛苦的确不是可以弥补,但错误永远不是放弃的理由。如果因为自己

    犯了便放弃追求,那这样的人生也没什么意义可言。人生就是场追梦的游戏,只

    要有梦,便当去勇敢去追。

    小颖视觉。

    嘭!!熟悉的踢门声由屋内传到天台,我知道这是冷冰霜破开了我家的大门。

    我看了一下手錶,时间是晚上八时四十六分,正好是我抱住锦程殉情的时间。我

    回味了一下跳下医院那一刹那的感觉,发现原来那不足三秒的时间其实很幸福,

    因为我真正可以忘掉世上所有一切地爱一个人。爱的痛苦,来源在於我们永远没

    法单纯地爱一个人,如果世上真的可以这样纯粹,那世界其实很美好。

    距离我发现锦程离家出走已经有八小时,除了最初看到他留书的激动,我现

    在只能麻木地坐在天台的椅子上,我拿出了和锦程过去的日记和情信一一起

    来。我的心其实很痛,但我只是逼自己冷静,就像他看着我和公公亲热时逼自己

    一样,因为激动对孕妇身体和胎儿都不好。这是我和锦程穿越后的爱情结晶,是

    我们爱火重燃的希望,我不能让他有意外。

    我以为我已可以把他拉出心魔,可以重新过上幸福的生活时,但现实却给了

    我最狠的耳光。不过我可以如何?我犯下的罪,便需要承担一切。

    其实我心里一直仍在逃避一个细节,就是我的报复!!这才是我们没法回到

    过去的最大障碍。

    错:是你不知自己的选择会带来什么结果,而你选择了,但带来的结果却是

    最坏和你不想要的。罪:是你明知自己的选择会给对方带来伤害,而你还是选择

    了。

    锦程推动了我的出轨,是他并不知道这行为会为我们和这个家带来什么后果。

    但我对公公求欢,却是清楚这会伤害到锦程。谁才是背叛者,一目了然。

    我们就好比一对富裕的夫妻,丈夫贪玩下给了妻子毒品,而妻子却跟毒贩跑

    了。或许很多人认为丈夫不应给妻子毒品,但妻子为毒品而背叛丈夫却是事实。

    我们根本没法界定谁的责任较大,但爱情背叛者的名字却深刻在我身上。

    在锦程堕崖前其实我就已经是个背叛丈夫的女人,而在他回来后,我也没有

    完全割舍对肉体的渴望和对公公的依赖。所以一直以来我对他的伤害并没有停止

    过。而最伤害他的,还是我的报复。

    男人和女人不同,我们在感情上的思考排序是不一样的。女人总喜欢想把男

    人爱不爱自己放在首位,用主观位置来验证爱情,而男人喜欢把很多东西放在一

    起计较,用客观来评估爱情。

    女人的爱情像赌博;男人的爱情像投资。

    所以在我发现锦程的秘密时,我第一个反应除了不相信外,就是认为他不爱

    我了,所以才把我推给别人,我怀疑他对我的爱。而我在网上求证了我这先入为

    主的想法后,我便决定报复自己的丈夫。但其实我的行为真的很白痴,锦程有没

    有淫妻瘾是医学问题,他爱不爱我是哲学问题,我问那个性与情的网上医生有关

    锦程心理来从侧面去验证他爱不爱我,其实和问一只禽兽什么是爱情没分别,它

    们脑中都只有生理需要。

    即使锦程背后推动了我,但他在岛上走了出来掉下了崖,早已证明了他爱我

    的事实。而我的忿怒不过是因为我认为他白受了我的赎罪,但事实上他白受吗?

    不是,他不单伤很重,而更重要是不管他受伤是多是少,都不会改变出轨是我决

    定的事实,那他何来白受?。

    他的绿妻瘾其实在堕崖前已经好了,但他回来后却默默忍受我和公公的交媾,

    这不是心胸的问题,而是把我看得比自己重要才能把自己的忿怒和妒忌压下去。

    只是即使我努力去为他改变,但我的变化,他一直看在眼里,他只是默默忍受着

    伤害。

    在爱情的价值观上,有些地方锦程其实很女人,他愿意忍受我身体上的出轨

    但却很在乎我爱不爱他。所以他满足不了我,便甘愿让出了我的身体,但我和公

    公却抢走了他的爱情。

    两个他一直努力去守护,最不应伤害他的人,却伤得他最狠。

    当我知道他秘密的时候我根本没有真正想去了解他的想法,我只感到他伤害

    了我,他把我推给了另一个男人。所以我要伤害他,他既然喜欢我和别的男人上

    床,那我便上给他看,还要在他面前,把他没有的都给予另一个男人。他不爱我,

    我便让别的男人爱我。

    但不管他仍爱不爱我,我也不会让他离开我,因为我仍爱他。我当时的想法

    是,如果他仍爱我,那我以后便可以同时有着两个爱我的男人。如果他不爱我了,

    我便把他绑在身边让他赎罪。

    呵!这是多自私的想法!其实我知道自己的错误,我一直明白。但我不想承

    认!所以当我知道锦程是背后推动的作俑者后,我心中便有了把所有错误推给他

    的想法。我只不过是不喜欢自己是错误的而已人,那怕我明知出轨是种背叛,只

    要我证明对方是错我便能站在道德的高地上,理直气壮地得到我想要的一切。这

    想法很自私,很无耻,但我当时正是这样想。

    就如同某张姓的女作家笔下的角色一样,即使作者把人性写得如何细腻,多

    感情丰富,但如果一个人在每次做选择时都是选择自私的话,那只不过是个婊子,

    而我正正就是个如此邪恶的婊。

    由我和锦程相识到现在,我们走过了如此长的路,甚至跨过了子芸这座大山,

    他爱不爱我其实根本不需要怀疑,但我却有目的地选择了不相信他。爱一个人,

    为什么还要伤害对方?我相信九成的人会说:爱一个人是不会伤害对方。但无情

    的现实却是,每天都发生着背叛爱情的事。

    只要随便走入民政局问问那些因出轨而离婚男女,有多少个会告诉你他们不

    爱对方的?你得到的答案百份之八十会说是生活原因而出轨,而不是不爱对方。

    但其实归根究底,不过是人性的自私在作怪而已。

    相爱很难,伤害却来得容易。

    正如锦程无法预知自己的错误所造成的后果一样,我也没法想到自己的行为

    是多愚蠢。早已遍体鳞伤的他,在我的报复下,只是短短七天便将生命燃点到尽

    头,而我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在我面前,我救不回他。我亲手对自己丈夫执

    行了死刑,我是个杀人凶手,杀死自己丈夫的凶手。

    当他在我手中滑落的刹那,我失去的不只是丈夫,不只是最爱我的男人,还

    有自己。背叛,伤害的不单是对方的人,还有我们共同拥有的过去、现在、未来。

    而有些伤害,不是想救便能救回来。

    爱得越深,伤害越大。

    人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所以我和锦程穿越后都一直活在内疚中和同时努

    力去补救。只是有些伤害,不是想救便能救回来,甚至连面对也没有勇气。所以

    我们一直都逃避那段回忆。

    但难道我们真要一辈子活在幸福和痛苦的矛盾中吗?我不想!我受够了!如

    果他出卖我是因为他不爱我,那我真把他弄死了后我殉情了那一切便结束,再活

    过来我们也两不相欠。但他不是,他走错了路,但他对我的感情却一直没变过,

    是我背叛了他,伤害了他,我杀了他。

    我爱他,我从没怀疑过,所以我接受不了自己所做的一切。我也想过一死了

    之,但我不甘心!明明幸福就在伸手可及的地方我却不能拥有?。

    所以,当锦程在天台为我升起漫天烟火时,我便决定赌了!我放开了自己,

    不再像过去小心翼翼地回避着,而是寻找坦白的机会。

    本来我打算在怀上我们第二个孩子后才对他说的,但却被他提前发现了。我

    不知道他是怎发现的,因为我仍未把监控转到新居来,但我猜应和公公有关。而

    锦程愿意为我唱一首?童话?,我还天真以为他已跨过了心里的阴影,愿意为我

    再次张开翅膀守护我。

    但当我今早欢天喜地的拿着怀孕证明要给自己的丈夫一个惊喜时,我的丈夫

    已经走了。

    「对不起,请原谅我的懦弱,我想静一下,不用胆心我,好好照顾自己」。

    只是简单二十五个字,把我挡在幸福的门外,挡的不止是我,还有他自己。

    爱情,最大的组成部份其实是回忆。而当伤害远大於人的承受能力后,回忆

    便会成为毒瘤,腐蚀着你的爱情。我常问自己:用什么来拯救自己的爱情,我曾

    天真以为可以用爱可修补心灵,所以我们有了这一年最甜蜜的日子,但结果,我

    还是做不到。

    我现在又有点体会到当日锦程自杀前的心境。你明明看到了最坏的结果,你

    很想去改变它,只是你空有一身本领,却被限制着只能做着一些小动作,那种抑

    郁不是谁可以承受。这就是锦程明明可以站出来阻止,但却不能坦白他为什么知

    道,而且他又没法满足我,所以他最终崩溃了。

    我现在唯一欣慰的是他没有再自寻知见,否则我没法厚颜去再追随他,也没

    法面对浩浩和肚中的孩子。

    我坐在天台的长椅上,静静等待冷冰霜上来。我伸了一个懒腰,松弛了一下

    呆坐而变得疆硬的肌肉。我伸手在长椅的刻字上摸了几下,吻了上去,想证实上

    面是否还残留着他的味道,可惜只有油漆的刺鼻。我抬起头,冷冰霜正带着女性

    周期情鼓噪的面孔从楼梯中走出。

    「你来了!」我向她笑了笑。

    「你老公离家出走了!」她黑起了面道。

    「我和道啊!他有留书。」我从散落在椅上锦程的东西中抽起了他出走的留

    书递了给冷冰霜,

    「你做了什么?好地地的把丈夫给掉了?!」女王开始发怒了。但我无视了

    她的怒火,就冷淡地回应她。

    「这是你用朋友身份问我?还是代子芸问我呢?」我问。

    「你!!!!你都都知道了?!你们竟然两个都一直在耍我?!岂有此理?!

    当哀家是白痴来着?!」女王在咆哮着。

    「你又没问我知不知道,我怎叫耍呢?」我笑笑地看了冷冰霜,心中很是愉

    快。对於这个子芸派来我身边的间谍,我的确是有呕心她的心态。子芸就像公公,

    那怕我对她心存愧疚,她也是一个窥视着我丈夫的女人。我没有她这样伟大到可

    以让爱的地步,我很自私,不容许任何人来争我的丈夫。

    「你!!!!」冷冰霜紧握着拳头,对我瞪着眼,而我笑对着她。

    「我来跟她说吧。」这时一把声音由楼梯那边传来,一个女人从黑暗中走出。

    我看着那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心中泛起了不安。如果现在说我最怕的人是

    谁,那一定是眼前这女人。

    她的样子很美,但没有我高,身材也不出众,只是她的存在感很强。如果冷

    冰霜是高高在上的女王,她就是君临天下的皇帝。她只是随意一站便人无法忽视

    她的存在,这不是因为她的美貌,而是一种气度,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坚毅,她

    是个刚烈的女人。这跟我过去所认识那温柔的女生完全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极端,

    但却是同一个人。

    张子芸,她来了。锦程的初恋,那个被我横刀夺爱的女人。

    「很久不见。」我努力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对子芸微笑着说。

    「是,的确很久了!」子芸冷淡的回应我,走到我身边来,然后抬手就是三

    个巴掌。

    啪!!!啪!!!啪。

    「你上了谁的床了?格格(冷冰霜的小名)说锦程让她把他父亲关起来,难

    道你就这么贱到让自己公公给睡了?你当日对我是怎说的?你说一辈子就他一个

    男人?现在呢?」。

    子芸的声音不大,但却很冷,我感觉到她的忿怒。

    那耳光的声音很清脆,令我想起床上肉体碰撞声。锦程就曾对着蝴蝶说,我

    和公公的每一下撞击就如给了他一个耳光,斥责着他所犯的错误。

    我相信相比下,锦程宁愿受上我数千个把掌,都不想看到我和公公发生关系。

    他一直放不下我对他的报复。但已发生的事没有如果。

    面对子芸的控诉,我没法回答。还要推卸责任吗?我做不到,我现在对这种

    逃避有着恐惧,我只能沉默 。

    「怎么不说话了?不要告诉我你出轨时不知道会伤害自己丈夫!以锦程性格

    绝不会一次便一走了之,一定是忍受了很久才走的,你到底做了什么?」子芸继

    续问道。

    我默默看着子芸,想抗辩但却想不到理由,甚至连解释都做不了。难道说我

    们穿越了?告诉她锦程做了的错事?我可不想破坏锦程在别人心中的形象。我想

    了一下,心中便有了计较。

    「你再不说话我便先让人把那老狗的双脚打断,然后再回来跟你说。」这时

    冷冰霜插了嘴。

    「好啊,我很欢迎你这样做,打断后最好丢到南方的街上行乞,这才好好为

    他自己赎罪。」我笑着说。

    「到底发生什么事?你们之间不像只是出轨这么简单。」子芸皱起来柳眉问

    道。

    「的确比较複杂,你想知道我会说给你听,但这之前可以帮我两个忙吗?」

    我问。

    「好。」子芸答。

    「首先,请先帮我弄点吃的吧,我有了和锦程的第二个孩子,我自己不吃但

    不能让孩子饿着。」我道。

    「你有了?」子芸疑惑地看着我的肚子。

    「是的,今早验的,他仍未知道!」我轻抚一下肚子微笑道。

    「好吧!那第二个?」子芸道。

    「第二个是把那我公公给我绑来这里,我有事问他。」我道。

    「绑来?」子芸道。

    「是的!绑来!最好给先我狠狠打上一顿才上来!锦程的伤害不是他一个人

    的责任,但却只有他没付出代价,我不想便宜他。」我道。

    「好吧!杀破狼!!」子芸对着楼梯呼叫了一下。

    接着一个穿着福尔摩斯装的男人双手插袋地从黑暗中走出。他脱下帽,夜色

    映在他脸上,空气彷彿被凝结,那剑眉星目间的神秘感,令世界因为他而失色。

    其实锦程年轻时也很帅气,在学校也是出了名的美男子,否则我可不一定对他如

    此倾心,但在眼前这个脸孔前,锦程就像孩子般幼稚,这是张带有魔力的脸,集

    合型英帅於一身,无时无刻散发着成熟男性的魅力,它有个名字,金城武。

    我被这男人的帅气压逼得有点透不过气,只能呆呆的看着他。他以那帅到掉

    渣的的脸容向我笑了一下,然后在我目定口呆中从他的大风衣中抽出了一个摺叠

    式的支架,在自己背后翻出了一个桌面,在帽子里取出了三个罐头,从手里中抽

    出了水袋,还从裤袋中抽出了一张一平米的台巾。

    我看着他变戏法一样弄出了桌晚饭,我有种从未有过的晕眩感。

    「请放心慢用,这些食品都是我国航天局最新的太空食品,是为了在宇宙中

    会遇上其他旅行者而要请客所研究出来的。因关乎整个地球的颜面所以绝无任何

    黑心油的成份,规格比宴请外国元首还高。」男人说道。他的声音很磁性,就像

    那优雅的黑胶唱片所发出来的声线,沉厚而富韵味。

    「我…………你…………」我好奇着他的身份,欲言又止地看着他。

    「小姐,你不用猜,人的面孔不过是个皮囊,请不要介意我的美丑,内心永

    远比内在重要。我是名日美混血儿,叫扒灰尊治,你可以叫我的日本名字,也可

    以叫我的英文名字:专治扒灰,请多多指教。」他自我介绍道。

    我傻傻的听着他的话,作不出任何反应,连他离开我也没回过神来。这不爱

    慕或对偶像的崇拜,而是一种暂时想不出怎形容的无语感。

    「呵呵!不要被他耍了,他是我的保镖,中国人,最喜欢就是恶作剧耍人。

    杀破狼是他代号,外面的人叫他千面人,你叫他阿狼就可以了。」这时子芸为我

    解了围,笑着对我道。

    我从一头浆糊中醒了回来,感激的看了一眼子芸。

    「别说了,先吃饭吧。肚里的孩子要紧。」说着,她就在我身边坐下,帮我

    打开了罐头拿出了内里的小巧餐具给我。

    我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吃着,心中组织要跟子芸交待的故事。这三个罐头

    真不可小窥,只三个小孩拳头的份量已令我有种很饱的感觉,味道也很好,而且

    还是温的,这令我不由得感叹,我国不愧为航天大国,连给外星人吃的食品都准

    备得如此高水准。

    我很快便吃完了所有食物,终於重新看向子芸和冷冰霜。

    「其实锦程会离家出走,是因为我和他都记起了前世的记忆。」我向子芸道。

    「前世?」子芸皱眉并疑惑着。

    「是的,因为前世我对他的伤害太深,所以他记起来了,便逃了。」我说。

    「那他爸呢?跟他什么关系?」子芸问。

    「因为他前世就是我的奸夫,而且今生也在暗中窥视着我。锦程孝顺,不想

    用前世的恩怨伤害他,但又怕他对我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所以才叫你们把他关起

    来。锦程的前世叫徐健,我叫可心,公公叫思健………」我道。

    「等等!!!!!你搞什么飞机?!!明明……………」冷冰霜在咆哮着。

    「这是同人好不好??本文作者说他就是想恶搞来着,本同人故事本就是为

    了为给大家在狗虐的绿文中带点美好!给这负面的世界来点正能量!搞笑有什么

    问题?所以我宣佈你的狗血韩剧被和谐了!!你现在的设定是来搞笑的卡通女!!

    给我到墙角划圈圈去!!!!」我不屑地对冷冰霜抢白道。

    然后,冷冰霜在墙角画圈。

    「好了,我们继续。前世的我们生活在民国的时候。锦程,也就是徐健,是

    一名记者,妻子早丧,我是他第二任妻子。而公公,也就是思健,是徐健和原配

    的儿子。我嫁给徐健时他三十五岁,我也廿九了,是个老姑娘,而思健只有十四

    岁。本来我一心只想做一个贤妻良母的,但却奈不住寂寞。而思健侧是个无耻的

    流氓和色狼,一直在暗中窥视着我。

    因为工作关系,徐健经常不在家,所以便给了思健机会,终於有一天他强奸

    了我。但我也就是个下贱的淫妇,那夜他只紧张地干了我一次,我便张开大腿让

    他干足了一夜。而之后数天也都半推半就地跟他夜夜笙歌起来。直到徐健提前回

    家发了我们的丑事。

    本来徐健是生气得要跟我们断绝关系的,但他很爱我,而且那年代不孝有三,

    无后为大,他身体也不好,根本再生不了孩子,所以便不了了之,只是把思健送

    到学校寄宿去。后来三年后战争爆发,思健回到了家,而徐健又经常不在,我便

    又和思健搭上了,还在外面弄了个地方经常去偷情来着。在那短短两年内我们除

    了徐健在家的日子,我也是和思健过着夫妻一样的生活,甚至我都把思健当成自

    己丈夫而不是徐健,还为他堕了两次胎。

    可惜白狼养的就是白狼养的,当日本人打到我们所在的地方来时思健那畜生

    就做了汉奸,出卖了帮助过地下党的徐健还有思健自己那些参与抗日的同学。不

    但帮日本人带路,还差点把徐健杀了,幸好徐健警觉逃了。后来思健又加入了伪

    政府当了个小官。本来这些都不关我事的,我就只是个女人,一心只是想嫁个好

    丈夫,什么国家大义的我并不关心。但事实上倾巢之下焉有完卵?。

    徐健逃走后,我和思健过了两年夫妻的生活,还生下了一个女儿。起先我以

    为自己过得很了不起,但不久我的日子便到头了。先是思健开始嫌我年老色衰,

    在外面包养了一个年轻貌美的歌姫,还对我拳打脚踢。之后我被一个喜好熟女的

    日本军官看上,他当晚便对我落药,亲自把我绑到那名军官的床上,还在门外当

    起龟公给那军官送水送春药。然后更用女儿逼我侍候不同的男人,不单日本人,

    还有一些汉奸和洋人,甚至几个男人一起玩弄我都不在少数。如是者,我过了三

    年妓女一样的生活。

    而当我绝望的时候,徐健又回来了,不单没嫌弃我背叛过他,还认我妻子,

    想办法救我离开。但是,我却又出卖了他。因为我舍不得女儿,被思健那畜生发

    现了端倪,逼问我徐健的下落,所以最终我出卖了徐健。那天他被俺俺一息被绑

    在床下,而那畜生就在床上干着我,我看着他死前仍是不相信我出卖他和那死不

    暝目的样子,我知道自己那辈子欠他实在太多,只能下辈子来还他。

    所以这辈子,我便是来还锦程债的。「我终於说完了故事,轻叹了一口气。

    「你这天杀的奸夫淫妇!汉奸走狗!哀家要杀了你们!」冷冰霜又出来咆哮

    着,还不知从那变出了一枝机关枪,一副要跟我拼命的样子,但被子芸制止了。

    「你继续吧!之后呢?」子芸继续问。

    「之后?之后我的报应便来了,但却报在我可怜的女儿身上,她被这畜生送

    给日本人当童养媳去,然后在日本撤退时被当成人墙送上了战场,给日本自己的

    炮火炸死了,死时她还没到五岁。

    那时我很恨,恨自己的没用,恨自己下贱,不但害死了丈夫、还害死了女儿。

    我想杀了他,但却被他关了起来当成性奴一样被他和他的手下玩弄。这生活又过

    了两个多月,本来我是很想死的,但我还是咬牙活下去,因为我想找机会为女儿

    报仇,要看着这人渣的下场。

    而思健这种汉奸当然也绝对没好下场的。他这种六亲不认,恩将仇报的小人

    平日也绝不好到那里,说是个人渣也是抬举了。杀人放火非礼强奸都没有少作过,

    要杀他的人没一千也有数百,所以我们的军队反攻进城时,即使人渣是第一个投

    降献城,但军队和忿怒的百姓也没放过他,把他抽出来活活打死。而我被放出来

    后也生无可恋,没颜面活於人世,便上吊自尽了。「我悠悠地说完了故事,静静

    地看着子芸。

    子芸看了我一会,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我们两人都没有说话,就这样

    过了近十公钟,子芸才开了口。

    「对不起,你说的故事太玄,我实在难以相信,也不好对你做什么,只能等

    找到锦程才能定夺。但我还是提醒你,任何伤害锦程的人我都不会放过的。」子

    芸道。

    「我明白,但有一个凶手锦程不告诉你了?要不和我看看他这辈子是怎对锦

    程吧?」我对子芸说。

    「也好。」子芸点了点头。

    这时楼下传来了公公的声音和一阵阵惨叫。

    「啊!呀!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绑着我?啊!啊!是不是锦程让你们打我

    的?啊!别打!我跟他说对不起!!我是他父亲!不能这样对我!!啊!!」。

    很快,专治扒灰便一手拖着口肿面青的公公上来了。

    这时的专治扒灰仍然是那样帅,一双电眼在十米外已令人有种触电的感觉,

    他走得不快,但每一步都令我有种万马向我奔来的压迫感。

    他终於走到我面前,露出那玩世不恭却迷倒万千女性的笑容,而激动的我对

    他做了我这辈子最疯狂的事,我喷了他一面口水。

    「你丫的一万只草泥马!刚才明明金城武!现在怎变成了梁朝伟?!!」我

    揭嘶底理地咆哮着。

    专治扒灰优雅地从口袋中抽出了白色小方巾,抹乾了自己的面,再从衣袋中

    拿出一圆桶型的小罐头一拉,一枝白色的玫瑰花从罐头中弹了出来。

    「这位美丽的小姐,你不需要大惊小怪着,现在上网混日子的谁不是大号小

    号一大堆,送你一朵花儿压压惊。我不是梁朝伟,我叫陈焕仁,是一名卧底。」

    专治扒灰对我说道。

    这刻我终於弄明白专治扒灰给人的感觉是怎样了,他就是一万只草泥马,除

    时向你奔来。

    「啊!啊!别打!啊!不要踩!你懂不懂敬老啊!!别踩!!呀!!呀!!」

    这时公公的惨叫又把我拉回了现实。

    「我让你伤害徐健?!伤害徐健?!知不知道人是哀家照的?!你竟然有胆

    子绿他还做了他,不弄死了你哀家把名字倒过来!」这时冷冰霜把公公暴打了一

    轮后正用她的高跟鞋鞋跟踩着公公的鼻孔说话。

    我看着公公此时的样子,忽然有种说不出的兴奋!上辈子我们三个都有错,

    但我和锦程却痛苦不堪地付出了代价,唯独他却享受着锦程的供奉还偷偷来抢我

    的肉体,而我和锦程死后,我们的财产也大部份将被他接收,这完全不公平!为

    什么我和锦程死了,他却没事?!我接受不了!既然我是个把自己丈夫都报复死

    了的女人,那报复个奸夫自然也没什么大不了了!想到这里,我的心不由的更恨。

    我环望了四周,看到专治扒灰的风衣内露出了一个枪柄,恨意更是一发不可

    收拾。我伸出了手,指着专治扒灰的枪。

    「可以借给我吗?」我冷冷地问。

    「你想清楚了?他毕竟是锦程父亲,而且按你说这是上辈子的事,锦程不想

    把仇恨带到这辈子来。」子芸道。

    「不!锦程是锦程!我是我!女人的报复不需要理由!就因为我是女人!这

    不够吗?我不能让自己的丈夫白死了而他没有代价!!」我回答。

    「…………………那好吧!」子芸看了专治扒灰一眼,后者点头后从怀中抽

    出了枪递了给我。

    冷冰霜的家有一个私人的射击场,我便曾在那里跟冷冰霜学习过射击,虽然

    我的准绳度不高,但近距离开枪杀人我可是做得到的。我接过了枪,感觉没有印

    象中重,但我没在意。解开了保险锁,给子弹上了膛,我一步一步的向公公走去。

    「小颖!你做什么?!我是你公公啊!你醒醒!!不要!不要杀我!!!呀!!

    呀!!」公公努力尝试向后逃,但在地上被反绑双手的他连起来都做不到,只能

    往后爬着。

    我来到了公公身前,一脚踏住了他一条腿,用枪指住他的头。他额上满是汗

    水,身体在震抖着。我的枪口由他的头慢慢向下推,由额头到胸口再到小腹,最

    终停留在那万恶的根源上。

    「我亲爱我公公,当你对自己儿媳有非份之想时,有没有想过这是对你儿子

    的背叛呢?」我冷冷的笑问。

    「小颖!对不起!这只是我的幻想而已!是我不对!对不起!不要杀我!」

    公公惊慌地道。

    「呵呵!幻想吗?这世界有些人就是因为有太多幻想,所以当诱惑出现在他

    面前时就会化身成狼,不惜伤害身边的人来抢夺本不应属於他的东西。所以我亲

    爱我公公,你这辈子还是别要有机会幻想的好。」我的心越来越冷,但脸上的笑

    容却越来越灿烂。

    「啊!!!呀!!!!!!不要!!!!!呀!!!!!!」。

    呯!!!!!!!!!!!!!!!!!!!!!!!!!!!。

    第四章多少爱可以重来上篇–悔。恨(完)。

    这篇比较胡闹,但求搏读者一笑。原文太苦,希望给多点正能量。小颖只是

    吓老人渣而已,不会这样残忍伤害老人家(但我会更残忍地虐他,嘿嘿)。

    预告:

    第四章多少爱可以重来下篇-勇敢。

    小颖拷问老人渣,越发明白自己对他发生感情原来源於一个又一个的误会,

    老人渣对她也不过是肉体的迷恋而不是爱情,这令她对老人渣那最后的依恋终於

    烟消云散。在子芸不肯帮忙下,小颖决定独自寻找锦程,要找回自己失落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