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第三结局)(改编结局-爱我别走)(03)

作品:《【同人】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作者:barbar1983。

    字数:10030。

    小颖视觉。

    下定决心的我洗了个脸后便在医院楼下的超市买了锦程喜欢的水果,还有一

    个橡皮圈。回到了医院,看着升降机的显示器正在上升,我的心情越来越高涨,

    因为我的爱人正在等我。我们会重新回到过去。

    叮!十六楼!我出了升降机,在大堂的镜子再次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还

    用刚买的橡皮圈紮了个马尾。看着自己的样子又变回大学的模样,这才满心喜悦

    的向锦程的房走去。但这时,走廊的另一面忽然传来急促的呼叫:

    “医生!医生!160的病人自杀!!!情况危急!!快过来!!”。

    160!是锦程的房间。

    发生什么事?刚才不是好端端的吗?天啊!谁告诉我发生什么事?我没有犹

    豫地向他的房间跑去,房间传来熟悉而又陌生的哭泣声,在进在我冲进房的一刹

    那,我听到他在呼唤我。

    “颖!对不起!我错了!不要离开我!我爱你!求你别走…………”。

    我冲入了房间。映入我眼帘的,是那张熟悉的面。只是此时他的面容扭曲,

    脸上尽是泪水,他的表情很痛苦,但我不知是因为他身体上的痛楚,还是心底的

    痛。在我记忆中,他不是个爱哭的男人,虽然偶然在我们吵架时会像孩子般哭在

    我面前求我原谅,但我没法想像以理智自豪的他会发出崩溃的哭号,但刚才的哭

    泣声,我知道一定是他,他的灵魂在哭泣。

    我冲了上去想去试着抓紧他的手,但他的双手却紧握着插在他胸口的针筒上,

    所以我只能捉住了他的臂膀。在近距离下,我能感受到他情绪的强烈,就跟我当

    天看着他跳岸昏迷后同样的痛苦。我看清楚他的脸,他的眼神已经完全崩散,但

    却彷彿仍在诉说着他心中的不舍。

    这一刻,我呆了,过去曾经每夜会在我睡前吻我面额说爱我的男人在我脑海

    中浮现,但他的身体却在这一秒钟从我手中滑落。我看着一群医护人员在我手中

    接过了他在抢救。我没了反应,就像世界已离我而去。在只不足三分钟的时间,

    我却感觉像过了十年的样子,正正是跟他一起的时间,回忆,如海啸在我脑中涌

    现,由第一次见面,第一次拖手,第一次接吻………还有结婚时答应对方会是彼

    此一辈子的唯一。原来我对他的爱从没变过。

    “太太,请节哀顺便吧!你丈夫已走了”。一位护士走来跟我说。

    “不!他没死!救他!求求你们!救救他!他不会死!他答应过我会跟我一

    辈子在一起”。我在回忆中惊醒起来,发疯了的扑向床上的他,把他抢入怀中。

    “太太!你丈夫已经死了,不会再起来的了!放手吧!回去找你那老男人吧”。

    这时,昨天在狠骂我的那个护士狠狠地对我说道,然后强行想把他从我手中抢去。

    “不!!!!!!!!不要走!!!!我求你!!!别走!!!!”。

    我用力推开了那名护士倒在地上,将他继续紧紧抱入怀中。泪水从我眼中涌

    出,落在了他面上,沿着他的泪痕滑落。他眼中仍是那么不舍,但可是不管我如

    何呼唤他,他也没有理我。为什么?难道你不是希望我们可以重来吗?不是说好

    不离婚的吗?不是说我们明天再见的吗?刚才你又骗我了?不是说这辈子不会离

    开我吗?你为什么又要犯傻?我得不到他的回答,我只是不停地哭。

    我不停在问为什么,但却没法思考,我尝试去摇他、打他他、咬他、骂他、

    求他,但他都没有回应,我知道,他已离我而去,我只能哭。

    曾经,这个男人用他的生命去告诉我他爱我。那一刻,虽然我看着昏迷不醒

    的他很心痛,但我认为自己很幸福,因为我发现那怕我伤害了他,他仍然深爱着

    我,所以我变得很迁就他,怕给他再带来伤害。

    但是后来我发现他原来一早便背叛了我,将我推给另一个男人,所以我不再

    相信他,怀疑他,甚至报复他,即使他已经失去双腿,我都敢用言语去欺凌他,

    甚至用别的男人刺激他。但是,他再次用生命来告诉我,其实他对我的爱从没改

    变过。只是这次,他永远不会再醒来。

    他,回到了天堂,遗下我在地狱中痛哭。

    时间来到夜上八时十一分,墙上的跳字钟告我他已离开了我两小时又二十五

    分钟我仍抱住他,把头枕在他的肩头上,贪婪地吸着他身上残留的体味,希望可

    以再寻找他还生存的痕迹。只是我嗅到的只有死亡和绝望。

    房间内只有我和锦程,医护人员们已经散去,他们本想硬分开我们的但都给

    我拿起水果刀赶走了。那位骂我很凶的护士看我大概是看我伤心,便把所有带走

    了。开始时医护人员们是不愿意的,但她说出了事她自己对姐姐和表姐负责其他

    人便闭嘴了,临走前还帮我找出了锦程的遗书放在台上,顺带销关上了门。

    我看了遗书几眼便没心思看,大意就是自己面对不了自己所以走了,说对不

    起我让我好好活下去。不过我知道这都不是他心底里的话,他有个习惯可能连自

    己也不知道,就是如果他是真心话,他的信中间是不用句号的,因为他的心思都

    用在表达的事上。但如果他是在作故事,那他便会谨慎的用上不同标点。而我眼

    前这封遗书标点很齐全,很公整,也就是说的都不是心底话。

    老公,你到底想什么?为什么要骗我?难道你真的不原谅我吗?。

    这时,警察和公公及我父母和浩浩都已经在门等了段时间,只是怕我太激动

    而不敢进来。我终於停止了哭泣,回忆起他最后的影像。忽然,我想到了他一直

    拿在手的小纸条,难道那才是他真正的遗书吗?老公,你在怪我吗?为什么你要

    走了?。

    我翻找了他的口袋和衣物,但小纸条却不见踪影。我对着他温柔的笑了一下,

    今天我进来时他是知道我看到他在看小纸条的,这坏人肯定预料到我会翻他口袋,

    所以一定给我毁屍灭迹,甚至可能直接把它吞进肚子。但没关系,这不是证明那

    才是他真正心意吗?老公,你不乖,在跟我玩游戏吗?只是这游戏我一点不喜欢,

    我投降,你回来,好吗?。

    我的身体不自禁的开始抖颤,撕裂的感觉比刚才更强烈。其实他的那张小纸

    我已经猜到是那一张,但我就是个喜欢自欺欺人的女人,所以我强忍着眼泪,在

    我的包里翻出了一个小盒。也许这就是天意,因为不愿回家看到公公,在锦程车

    祸后我跟我爸一起回去收拾了衣物时,我发现了一个小盒子,里面有一杖钻戒,

    而他的小纸条则一张张地整齐摺好在戒指下。这戒指是我曾经跟他一起看过的,

    我很喜欢,只是太贵,快扺上了我一年的工资,我不舍得买。但他当时却在店前

    徘徊了很久,看来这应该是他准备给我的礼物。我当时心情太差,一点也没收到

    礼物的兴奋,但还是收起了盒子,把它一直放在包里。

    我打开了小盒,一张一张打开那些已泛黄的小纸。最终认证了少了的那张,

    这刻,我的心,死了。

    [Letmeownyourlovetodie]。

    “锦程,如果有一天我变心了,你会怎样?”在他把我从那女人面对带走时

    我问他。

    “…………如果是这样,我便在你离我而去前殉情吧。”他神情坚定地回答

    了我的问题,并给了我写下了这个承诺。

    脑海回忆起他那时的表情,还有我把那些承诺烧毁的情景,我从未发现原来

    我是如此卑微。

    我终於明白他刚才所说的感受是如此的痛。虽然他出卖了我的身体,但我却

    把他的灵魂虐杀了。

    其实我早应该明白,他放任了我这么多次,但却在看到我为公公穿上婚纱后

    现了身,跳下了崖。他不要在他在自己生的时候看到我爱上别人,但我却一直践

    踏他的灵魂。

    他一直爱我的并不是我的肉体,而是我的人,我的灵魂。只要我高兴,他会

    忍痛接受我肉体的出轨,不管那个男人是谁,他只求我爱他一个而已。

    但我做了什么?除了主动偷欢外,我每天都在期待跟公公暧昧,没给过自己

    丈夫的体位也全给了公公,甚至小岛上的婚礼,那一样不是精神出轨的表现?那

    次不是在虐待着他的灵魂?本来在我性瘾期间他已受了不少压力,他会要求我终

    止应该就是他已经快到崩溃的边缘。但我的报复却成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稲草,

    他已经没有信心我会回来。

    这刻,我的心已经麻目。我一心以为我们可以回到过去,但原来我早已亲手

    毁灭了所有希望,我就眼白白的看着他在我眼前溜走。后悔,早已没法形容我现

    在心境。如果可以交换,我只希望倒下的是我。

    我呆呆的抱着他睡在床上,轻抚着他的头发,开始学习从回忆中偷窃着过去

    的幸福。但已死的心却竟再次痛起来,撕裂着我的灵魂,我开始更明白我对这个

    自己最爱的男人做了什么。

    绝望是一种很霸道的东西,会把我们的回忆藏进骨髓里,隔开我们的灵魂。

    当我们想寻找过去的美好时,我们便得割开自己的皮肤,翻开肌肉,斩断骨头,

    才能从中抽出一丝过去的幸福。

    但这次我没有痛太久便被打断了。外面传来一阵混乱后,门被打开了,一个

    冷艳的女人走了进来。她直接到了床头,拉起了我就是用力的一把。

    啪。

    “这把是我代表姐打的”。

    啪!又是一把。

    “这把是我自己打的!我真后悔为什么答应表姐劝他回到你这淫妇身边”。

    我摸了一下被打得发热的脸,看向了这个女人,冷冰霜,我丈夫的老闆,一

    个曾令我觉得可疑和危险的女人。

    “是啊!我就是个淫妇!我根本就不值得他去爱,所以死的应该是我而不是

    他”。这时我的心已死,只是没有表情的回答着她。

    “你知便好!现在我都不知怎跟表姐交代!可怜她苦恋了他十年!就是因为

    你!否则她早跟他一起了”。她咆哮着。

    “你表姐是?”我疑虑地问。

    “她叫张子芸。”冷冰霜冷冷地说出了一个名字。

    啊!原来是她,那个曾威胁我的女人。我以前便一直很奇怪,锦程虽然工作

    能力,但要做一间跨国企业的老闆没有一定人脉是很难坐隐的,原来背后是另一

    个爱他的女人。

    “对不起。”我默默低下了头,目光再放回锦程身上,心中的罪恶感更重。

    “这句话应该对我表姐和锦程说”。

    “没错。如果没有我锦程应该已经跟她一起,他们应该很幸福才是…………

    ………她…………好吗?”说着我回忆起她。其实我和她也算是朋友,在未跟锦

    程一起前那一年,我为了接近他也参加了不少活动,也认识了不少他的朋友,她

    便是其中之一。

    本来跟锦程跳舞的应是她才是,但她出国游学了,要开学后一个月才回来,

    所以这便造成我跟锦程的邂逅。当时她已经开始单独约会锦程了,很多人都看好

    他两,只是我的出现令二人独处变成三人行。有很长一段日子,朋友们都戏称我

    们是锦程的大小老婆,她是大,我是小,直到锦程向我表白。所以其实是我横刀

    夺爱了。

    其实我知道她一直没放弃过,在背后小动作不少,而且因为她跟锦程同班,

    机会很多。但锦程心里只有我一个,即使她之后苦追了两年都没用,但我还是需

    要感谢她。因为当初我和他在迎新时跳的舞也太吸引眼球,令我两人忽然成了校

    园内的风云人物。而且那时刚好流行穷王子,很多女生都幻想自己跟男生一起后

    男生会一飞沖天改变生活的力量,所以锦程这优秀的苦哈哈便成了不少女生眼中

    的黑马王子,追他暗恋他的女生不少,但都被子芸赶走了。

    而且这两年间,其实我跟锦程也吵了不少架,但令我们和好的原因大多不是

    我们自己看开了或和解了,而是子芸做起我两人的和事佬。这是因为她爱他,不

    忍他受伤,所以如不是什么大事,她都会忍痛违心地去开解他。她一直只会在我

    背后向锦程表现她的好,但却从不会去贬低我的坏,她就是如此大气。

    她其实跟我和锦程是同一类人,也就是愿意为爱地自己燃烧的人。那次她威

    胁我,其实也是我跟锦程吵架在先,原因是我答应了一个追了我两年也帮了我不

    少的男生单独吃一次饭。这才让她鼓起勇气跟锦程表白和威胁我离开。

    那次之后,我和她私底下见了一次面,说了很多的话,但都是她在说,我在

    听。她告诉了我很多锦程的习惯,有些我知道,但不知道的更多,包括了锦程用

    标点符号的习惯也是她告诉我。我知道这是一种交代,也是一种托负,她已决定

    成全,所以我对她充满了愧疚。

    其实我们三人当中,我对爱情的付出是最小的一个。但爱情就是这么自私,

    我和锦程相爱了,那便容不下她,那怕她比我的条件更好,比我更爱锦程。

    那天后,她便离开了学校,再没出现过。唯一知道的消息是她嫁人了,似乎

    是家族财团的联姻,还是锦程是在财经新闻上看到的。当时锦程还安慰说她婚后

    应该会很幸福,叫我别自责,但我明白,有些人,注定就是为某人而活,锦程为

    了我,而她为了锦程。我就是我和锦程间的第一道疤,只是随时间久了,我们才

    渐渐淡忘而已。

    “你认为我说好便可以减少你的罪孽吗?”冷冰霜沉着脸道。

    “她过得并不好,被家里安排嫁了个花花公子,不单要忍受一个自己不爱的

    男人玩弄自己的身体,还要忍受他沾花惹草。后来还被他传染了个性病,最后离

    婚收场。”她没停接着道。

    “对不起!是我对不起她!请你让我见见她,让我死前当面跟她谢罪。”说

    着,我跪在冷冰霜面前,给她盖了个头。

    “你…………………起来吧,你决定了随他而去?”冷冰霜看了我好一会后

    幽幽的道。

    “是的,我决定了。他去了,我活着已经没意义。只是现在知道了她的事,

    只想亲口跟她说句对不起,是我无辜负了她的托负。我知道她一样深爱着他,怕

    她也会跟我一样,我不想害她。”我没起来,就跪在地上说道。

    “其实你这么爱他,为什么还要跟自己公公做出这种丑事呢?”冷冰霜把我

    拉了起来,自己坐在椅子上问道。

    “你…………………知道我们的事?”我心虚地问。虽然我父母都已知道了,

    但毕竟是种禁忌的丑事,我还是没法面对把它公开。

    冷冰霜先在床头柜下翻出了一个偷听器,然后坐回椅子上,跷起双脚看着我。

    “不单你们刚才的话,连你跟那老狗上床的片我也有不少。锦程的电脑被我

    装了监控,他用电脑做的每件事我都有纪录。我开始时只以为是你的病的问题,

    刚才知道你们的关系比我想像中的複杂,我想知道你是怎想的。你可以不说,但

    我不保证自己会怎样,相信你父母也不想自己的女儿变成网上小黄片的女主角,

    还是跟自己公公偷情的。”她在威胁我。

    我怨恨地看了她一眼,抱住了锦程,再坐回床上。虽然我已决定随锦程而去,

    但仍然要故及父母的面子,我跟冷冰霜不熟,我赌不起。我整理了一下思路,便

    将我的感受告诉她。

    “故事我便不多说了。那时锦程每天都避开我,虽然我明白他很爱我,但得

    不到他的关注,心中自然很寂寞。之后我便开始幻想他仍在我身边对我好,我是

    成年人,跟他亲热的想法自然佔了大半,久而久之便有了一个他的影子在我心中

    成形,这是我幻想中的他。本来这个影子一直等待着他的回归,跟他重新合而为

    一。但偏在这时,他却因为身体的问题而把我推给公公。刚开始时,我只是把这

    个公公放进这影子里,但因为肉体上的满足,令我开始堕落,也开始分不清影子

    和公公。”说到这,我又看了一下锦程。看着他痛苦的样子,我的心不由得得一

    痛。

    “那……你爱上那老狗了?”冷冰霜问。

    “没有。他只是锦程的影子,并不是我真正爱的人。但我没法否认因为这层

    影子和肉体的关系,令我对公公的感情也越来越深。我明白这不是爱,但却是种

    很矛盾又没法形容的感情。我离不开锦程,也割舍不了对公公的依恋。我也很害

    怕自己有一天会堕落成欲望的奴隶,就如锦程所说,这就是种毒瘾,令人想戒也

    戒不掉”。

    “你知不知道就你这些话,我便可以出去把那老狗杀了!相信我,杀个人对

    我来说连麻烦都算不上。”冷冰霜又再黑起了脸说。

    “那你杀吧”。

    “啊?你没有不舍?你不在乎他了?你倒是无情啊。”冷冰霜冷冷地嘲笑起

    我来。

    “我只觉得自己是害了他,但却没有不舍。他只是锦程的影子,不是我爱的

    人,我爱的由此至终只有锦程一个。如果锦程在,我一定会阻止你。但锦程已走

    了,影子自然破灭。没有了影子的他,对我而言,的确比一般公媳多了点什么,

    但再也没有令我依恋的地方。”我摇了一下头回答。

    “那…………你儿子呢?”。

    “我只能对他抱歉了,我就是这样坏的母亲。其实我一直都很讨厌小孩,也

    不想生的,只是锦程想,所以才生了。有我这样的妈,才是浩浩最大的不幸。而

    且我能告诉他,他妈妈跟爷爷乱伦逼死了他父亲吗?世上没有永远的秘密,一个

    为他父亲殉情的短命母亲比一个跟在他身边的乱伦淫妇好得多,就算他将来知道

    了我的丑事,但我已死了,他心承受压力也会小得多。”我说。

    “的确。你还有什么心愿?”冷冰霜问。

    “还是浩浩吧,毕竟我父母也大了。如果可以,请照顾一二。”我说。

    “放心吧!表姐不会不管,毕竟是他的骨肉。思晴也会希望有一个弟弟。”

    冷冰霜说。

    “思晴?”。

    “他和表姐的女儿。就在表姐离开你们的前一夜,表姐给你和他都用了药,

    然后把他给上了。怎样?怒吗?不高兴?”冷冰霜说。

    “呵呵!的确有点,但我本就是横刀夺爱的女人,给她一点利息我心也好过

    点。”这次我对她笑了笑。难怪那天睡得很沉,连给锦程电话也忘了,我还以为

    是太累,原来是她搞的鬼。

    “你倒说得轻松,还要见我表姐吗?我已告诉她他出了事,但未告诉她他死

    了。现在表姐正坐飞机过来,应该差不多降落了”。

    “不用了。谢谢你!你已解开了我不少心结,我也没什么遗憾了。”这次我

    倒是真的感谢她的。

    “好吧!那你给我写点什么,好让我跟你父母要人。”冷冰霜提出了要求。

    “好。”我也没废话,给父母写了封信,让冷冰霜转交他们,大意就是张子

    芸是锦程的旧情人,在锦程不知的情况下跟他有个私生女,当初是我横刀夺爱抢

    了锦程,现在我要殉情了,子芸会锦程份上照顾浩浩,让他们为孩子着想,多跟

    子芸亲近等等。也写了封道歉信给子芸,毕竟我辜负了她的牺牲。信我没摺,直

    接给冷冰霜看。

    “好了,还有什么需要的,我让人送来。”冷冰霜收起了信,一边起身一边

    问道。

    “也没什么了,可以的话请在楼下清个场,我不想伤到人,也不想有其他人

    撞入我们的世界。”我想了一下答道。

    “好。”冷冰霜说完后便往门外走了。

    “等等”。我叫住了她。

    “还有什么?”她回头绉起了眉说道。

    “请你告诉她,锦程心里是有她的,只是她条件太好,他不敢接受。在我们

    房的书柜上层的书后面有锦程当年的笔记,锦程把它藏在那里。”我说。

    “难道你不觉得知道这些对现在的她来说是更大的伤害吗?”冷冰霜问。

    “难道你不觉得这是她一直想知道的答案吗?”我抱了一下锦程,俏皮地对

    她笑了一下。

    “你…………你狠,原来我小看你了。其实你也是个心机婊,表姐败得不冤。”

    冷冰霜对我反起了白眼,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过奖。”我对着她的背影说了句,再比了手指。

    卡!门合上了,世界又只余下我跟锦程。但因为冷冰霜和子芸的事,我心中

    的悲伤被沖淡了不少。她说的没错,我的确是个心机婊。除了爱情,我脑中剩下

    的东西不多。而且我很记仇,所以我把一个在心底放了很久的两难问题硬推给了

    姓冷的女人,让她纠结去,这下令我心里觉得很爽。

    谁让你威胁我?

    虽然如我所说,我现在真的已不在乎她对公公怎样,但那高高在上的样子可

    令我想起就气。我抵头对锦程笑了笑。

    “对不起,老公。我把你的秘密卖了,不知你知道后会有什么反应呢?你不

    知道我会找到那本笔记吧?我可是知道很久的啊,如不是看也到你写我的那本在

    先,我可早给你颜色看。不过你也不乖,我一直还以为我们都是第一次,谁知你

    出面还有个私生女,但看在你不知道的份上,我这次便原谅你了。

    其实子芸真的很可怜,如果没有我,你跟她大概会很幸福吧!不过你或许就

    是上辈子欠了我,所以这辈子便来还我吧。只是你这辈子给我的有点多,下辈子

    到我来还你吧。你刚才不是说下辈子也要娶我吗?现在我来找你兑现承诺了。“

    我在床靠阳台的一边,放下了双腿,双手仍然紧抱着他。我尝试抱着他站起

    来,但想不到原来他并不重,这一发现令我有点惊讶。

    我细看了一下怀中的他,心中的酸苦再次翻腾。原来我的丈夫在不知不觉间,

    已经瘦得连我这但女人都抱得起的地步。我回想起这几年他的身体,发现他其实

    早已经差到一个极严重的地步,但我还傻傻的以为他只是休息不足,三不五时便

    纒着他跟他索取自己床上的需求,我真是个不合格的妻子。但没关系,下辈子我

    会做好的。

    我抱起了他,发现他的双手虽然抓着心口的针筒,但手肘的位置却很高。他

    双手并不平衡,一边差不跟肩膀平排,另一边稍低,这动作明显很不合理,因为

    人如果要用力将东西拉向自己,那手肘应是贴近自己肋骨才是,不可能把手肘放

    这么高。那他是不是有什么想表达呢?。

    我面对面抱住,他稍低的那一手肘的角度,刚好沿着我的肩膀贴在我身上,

    给我一种熟悉感,令我不禁想起他最后叫我的名字:颖!不是小颖!是颖!一般

    跟我熟悉的人都只会叫我小颖,而颖只会是刚相识的人才这样叫。我和锦程一生

    中绝大部份时间,他都在叫我小颖、或老婆、或宝贝,就只有一段时间会叫我颖

    的,我忽然有种明悟。

    “原来你最后看到的是我们跳舞的样子啊!怎样?是那套红色的晚礼服吗?

    很美吧?不如你起来,我穿给你看好不好?”我对着他说,然后再吻上了他。一

    滴泪水从我眼中掉下,跌落在我们的唇上,湿润了我们的嘴。我尝试去挑衅他的

    舌头,只是他生硬得没有反应,也没有体温。

    我的心又再一次传来一阵阵剧痛,就像被刀狠插了几下,令我捉不稳锦程,

    然后一起跌倒在地上。我膝盖碰了一下椅子,给撞破了皮肤,流了点血,但我没

    心思理会它。

    我强忍着泪水,帮他折断了针头拔出了针筒,然后把他再次抱起。我挺起了

    腰身,抱着他的上身。因为他已没有了双腿,我只能靠自己的双手把他抱住。但

    即使他已不算重,我已抱得起他,但我毕竟仍是个女人,还是十分吃力。我咬着

    自己的唇,跟他尽量贴在一起,利用自己的身体借力。

    幻想中的音乐在我脑海中响起,我们开始起舞。

    先是闭式侧行,但因为没有他的配合,我没法捉到重心,只走出了第三步便

    倒下了,但我没时间痛楚,因为他想跳,我立刻站了起身再来。这次是开式,我

    走了四步,我们再次倒下。常步…退步…左转步……我不记得自己倒下了多少次,

    只知道我最后一次倒下时,泪水终於忍不住又再崩堤,我再一次痛哭。

    爱情,就如探戈,我们根本没法一个人完成。我打断了他的双腿,虐杀了他

    的灵魂,那我们的爱情还可以继续吗?不可以,我只能抱被自己毁灭的爱再次哭

    泣。

    其实自从我们对对方一舞倾心后,我们一直也保持着跳舞这共同爱好。但自

    我们结婚后,每次跳完舞我都特别易动情,甚至经常在舞后当夜会对他求爱,久

    而久之,跳舞在我们间也成了交欢的前奏,只是他享受的是舞蹈给我们的回忆和

    激情,但我向往的却是舞后的情欲。

    本来我们一直也很有默契地习惯这种生活,直到他身体出事后,连续两次没

    法满足我舞后的求欢,他便不敢跳了。我知道他已太久没跳舞,被抑压得太久了,

    他一直想跟我再跳一次,但直到他离开世界的一刻也没有法完成。我很希望完成

    他这心愿,但我却做不到,我连他的遗愿也没法完成。悔恨又一次在心中扩散,

    佔据了我的身体,除了哭,我不知道我可以做什么。

    “上天!我求求祢!请祢让我们再跳一次!那怕死很落到十八层地狱永不远

    生我也甘愿!我求求祢!让他跟我再跳一次好不好?”。

    我大声的祈祷着,希望上天可以给我一点怜悯,那怕一分钟也好。可惜,没

    用。房间除了我的哭泣声,只余下一片死寂。

    最终,我还是努力抱着他站了起来,这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这次我们也只跳

    出了四步,但没关系,我已抱着他跨过了围栏。这次,我抱住他的手绝不会再放

    开了,没人可以再分开我们!因为我们已经离去。

    我微笑地再次吻上了这个这是我生命中最爱我的男人、也是我这一生中唯一

    爱的男人的嘴。

    老公,这次到我遵守承诺来找你了!奈何桥上,我希望你可以给我再唱一次:

    爱我别走。

    改编者语:对於现实主义者来说,这章就是结局。世上其实有很多事,其实

    根本没法弥补,那怕再努力,也不过是结了一条疤,根本没法回到过去。就像戒

    了毒的人,即使真的可以不再接触毒品,但身体的损伤也是没法逆转的。所以个

    人认为殉情,才是保留他们爱情的唯一结果。只有让他们真正面对永别,他们的

    爱才会补全他们的灵魂,让他们的灵魂重生,那怕他们都死了。

    虽然如此,但他们的灵魂摆脱了罪孽,这也是一种幸福,不是吗?

    其实第三章有不少地方我写得并不满意,虽然无意间好像侧面给引狼的抗也

    补了,但感觉也不够顺畅。只是如果我纠结下去,那真不知修到什么时候,更不

    要说我还想写第四章了。

    作为一部最高无上的主宰:作者,我决定给他们机会。我送他们下个月

    光宝盒,给两人穿越回到过去。

    第四章回到锦程视觉。时间点回到锦程装监控前一天下午,锦程在办公室醒

    来。兴奋的他将辞职信甩在老闆面上,赶到小颖的单位当着众人面前,跪在小颖

    面前哭着对她道歉。

    当天晚上,小颖喂了他一粒威而钢,服侍了他不同体位,两人终於可以一起

    高潮。

    第二天,锦程满心欢喜想再来一次却被小颖禁欲了,要帮他努力改善身体。

    之后日子,锦程不再沉迷工作,做了自由工作者,一心守在小颖身边。两人开发

    了不少性趣,最终战胜了不举的问题。

    五年后,两人搬到了他们大学所在的城市,并又生了一子一女。

    在他们结婚十周年当天,锦程按小颖所说来到了他们当日表现的舞台,才知

    道穿越的不只他,还有小颖。最后他们在台上共舞,结局如下:

    “肉欲就是一种毒瘾,既然上天给我们一个重来的机会,我还会这样傻去招

    惹它吗?还是你希望我和你可以再玩一次殉情?”小颖说。

    “我…………”。

    “别说话,让我们再跳一次。”说着,小颖举起了她的手,扬起了她的高叉

    裙。

    我带着幸福的眼泪,迎向了那梦缠我一生的女人。

    音乐响起,射灯照在我们身上,我们就是世界的主角。

    这刹那,我们的爱,便是永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