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同人》(07)

作品:《【同人】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更多请大家到***点 去掉*星号】

    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anhu@qq.即可获得

    度第一既是

    ..

    作者:954382

    字数:722

    第七章

    恐慌接上前面的(而且辛亏这易容只有专用药水才能洗掉)今天的睡眠,估

    计是我睡得最不安稳的一次了,昨晚的宿醉与疲惫让我的头脑中就像经历了场热

    带大风暴一样充满着炙痛与窒息的感觉,旁边还不时还传来一阵又一阵女人低低

    地啜泣声,而且一吸一吸地,像是想拼命忍耐,可是却忍不住。

    我脑中对这声音有股熟悉的感觉,似乎经常听见,可一认真想下,因酒醉而

    杂乱的脑袋中,又没有丝毫头绪,似乎我脑袋中所有的细胞都被酒精分解了。

    我皱着眉头想了一下,觉得毫无头绪,又因为实在太困,我继续睡了起来,

    旁边的女人似乎看到了我紧皱的眉头,她悲哀的呜咽声突然停止,我满意的哼了

    一声,终于那声音没有了,话说我的屋子里什么时候钻进了一个女人啊。

    我只依稀记得我喝醉了,碰到了酒醉的景程,然后去了,接下来的事我就

    记忆的模模糊糊,好像记忆从这就刻意被我隐藏了。

    然后不久,一阵湿湿的感觉就包裹住了我的脸部,似乎有什么人在温柔的对

    我进行擦拭,让我脑中不由的一激灵,因醉酒而沉睡的意识突然苏醒过来。

    那女人像是没看到我因清醒而快速颤抖着的眼皮,就这样一边擦拭着我,一

    边神经质地对我絮絮叨叨地道起了歉,期间还夹杂着时断时续地悲伤的哭泣。

    「老,老公,是我对不起你,呜呜呜…」「老公,我不该那样说你的,我不

    该刺激你的,呜呜呜…」「老公,都是我的错,我该死…」…

    「景程,你不要离开我好吗?我改,我会改的」女人的情绪已经到了崩溃的

    边缘,她晃着我,似乎是因为我的沉睡带给她的压力与我宁愿睡觉也不肯见她一

    面的错觉,她的泪水再也难以抑制,顺着吹弹可破的俏脸,掉落到她与我相握的

    手掌上,带来一丝冰凉凉的触感。

    我有点惊讶于她的称呼景程,这不是她丈夫的名字吗?而且为何她要握住

    我的手还对着我道歉,那一瞬间我的记忆似乎产生了错乱,我脑海中应该有整件

    事情的经过,可是,我却记不起来了。

    哎呀,喝酒就是不好啊。「吱呀」我清晰的听到门被打开发出一声沉痛的声

    音,有个人拖着缓慢且沉重的步伐,走了进来。「小颖,你先去吃饭吧,我都煮

    好了」声音中透着疲惫以及一丝不安,还有着来自于农村的夹生般的土调,我皱

    了一下眉,这是老头,那个讨人厌的老头。

    「不了,你先吃吧」女人的声音中透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似乎觉得羞

    耻般,她的目光一直在盯着我,似乎要把我刻入她的灵魂般。

    旁边的老头像是被冷漠的像是冰的言语刺伤了,许久才发出重重的一声叹息

    声「唉,起码,吃点东西吧,昨晚…」

    「别跟我提昨晚的事」她的语气冷冽如腊月的寒冰透着蚀骨的寒冷,似乎昨

    晚的事太过惨烈,她的手不由得更加握紧了一点。

    「这事情的存在本来就是错误,如今我们都得死了,被抛弃,被谩骂,被戳

    脊梁骨」她的语气低沉。似乎想到了这些可怕的后果,连娇躯都颤抖了起来。

    「不,不可能的,儿子他那么孝顺」老头似乎也激动了起来,他向前走了两

    步,想揽住曲颖的肩膀,像以前一样抚慰着她,却被她挣脱了,「别碰我」她尖

    声厉喝,似乎觉得这抚慰是多么肮脏。

    然后房间里重新陷入了寂静。我也早就醒过来了,睡了一个晚上的脑袋思绪

    也不再那么纷杂了,我听着这些对话,不再迷糊的脑海中渐渐想起了昨晚的画

    面,一想完,我就觉得脑海中不由的痛了两下。

    马丹,想偷腥没偷着反而惹得一身骚,后面的计划到现在基本上已经算崩了,

    虽然我因为我的易容而被认为是景程,但我可不想一直这样下去,没办法,对这

    个男人无爱啊,而且,那个男人现在也是放不得了,一放,全盘的计划都得

    败露,看来现在也只好暂时性地当一景程了。

    想到这,我婴宁一声,慢慢睁开了眼睛,入眼处,仍是那张幸福的婚纱照,

    那么幸福,那么美满,却在昨晚,被宣泄成了一块块丑陋的碎片。

    我撑起了身子,靠在床头上,双眼漠然地看着这张大大的婚纱照,这不是我

    和她的婚纱照,但我却心有所思,我不知道自己值得吗?本来我就是一个入侵者,

    却怀着不属于自己的野望,我对小颖持有的是如同婚姻般的占有,我应该按照计

    划前进的,昨晚的什么我也可以当没发生,甚至可以用来要挟,可是这,不可能。

    我的师傅曾说我有过于膨胀的责任感,这还是在那个小山村里,当我每次完

    美的做完事时,他总会这么说,我的过于膨胀的责任感总会让我深陷事情漩涡之

    中。原本,我以为这件事我幕后控制就可以了,没想到我还是陷进去了。「嗯」

    外面的阳光是如此炽热,肆意的阳光反射在婚纱照上,使人看不清上面的表情。

    「老公」曲颖身体打着寒蝉,原本靓丽的脸上蒙上了一层死灰,她低下了头,

    不敢看我脸上的表情,她浅浅地唤了我一句,轻柔的声音带上了楚楚可怜。

    我头看了她一眼,她低着头,似乎不想跟我直接对视,可眼里的余光却时

    时撇向我,似是在打量我的脸色和神态,在这种情况下,我当然不敢乱动了,毕

    竟我只是冒牌货,而男人碰上这种情况,不打人就算好的了,所以我脸上泛着的

    仍是冷漠。似是被我的表情吓到了,小颖的手纠结着放在前面,配上身上的那套

    青色淡雅的连衣裙与她沁人心脾的体香,是如此的婉约和美好,她惊慌地看着我,

    双手用力地握紧,我甚至可以看到关节处那苍白的突出。

    「景程」她张了张苍白的嘴,本来想伸出抚慰我的手却最终还是低了下去,

    她看着我冷漠的脸庞,可能还是认为自己不配吧,我清晰地看到她的身体一阵猛

    烈的颤抖,然后全身似乎丧失了活力,我看到她蹲了下来,头落在并拢的大腿上,

    肩膀一阵抖动。

    她本来像当这一切都没发生,然后诚恳的向丈夫承认错误,她以为这样可以

    的,幼稚的她一直以为这样可以的,直到她的丈夫睡醒。

    她以为感情是能突破一切的,可是当她看到丈夫那冷漠的眼神时,她害怕了,

    她后悔了。我没想到,此时的她有这么多的想法,我看着她哭的红肿的眼睛,想

    抱住她,然后安慰她,这是我自身的想法。

    可是现在我不能,我是「景程」,一个丈夫,如果漏出一丝破绽,就代表着

    计划的彻底失败,我已经不能再出任何的纰漏了。老头似乎到现在还没明白状况,

    他呆呆地看着儿媳,眼神里竟然有着心痛和纠结种种复杂的感情。

    我冷哼了一句,对于这老头,我已经厌烦到极点了,因此我也不会有什么好

    话,而且,一般的儿子看到父媳乱伦我估计都不会有什么好话。「真是我的好父

    亲,估计只有在此时你才会认为我是你的儿子吧」

    「真是一个烂人,作为一名丈夫与父亲,你让九泉之下的你的老婆和你的儿

    子该如何对待你;作为一个公公,你没有起到照顾家庭的责任;作为一个爷爷,

    你让长大后成熟的乐乐怎么对你」

    小颖身体剧烈地抖了一下,似乎被乐乐刺激到了她抬头惊恐地望了一下我,

    眼中里有着哀求。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乐乐是无辜的啊」她的手紧抓着裙子,披散着的头发

    因为她的泪水而丝丝黏连在一起「乐乐,他可是你的儿子啊」虽然我并没有针对

    小颖,但压力却同样让她快到达了崩溃的边缘。我没小颖的话,只是轻轻地叹

    了口气,眼中有着挣扎,当然这是假装的。

    小颖明显看到了我的挣扎,因恐惧和悲伤等等各种负面情绪而红肿的眼中,

    明显流露出一丝喜色,因压力而紧握的手也松开了一点。我没管小颖,我今天的

    重头戏可是在老头身上呢。

    老头脸色苍白着,像是被我的毫不顾忌情面的话语震撼到了,平时很稳健的

    身躯如同中风一般不住地颤抖,他神色中透着惊恐,突然他像是因为我讥讽的话

    语而想到了什么,一张脸竟如变脸一样变得青紫。

    「我对不住你啊,也没脸见你妈了」老头像是想到了什么,一张脸竟不复往

    常的红润,连嗓门都嘶哑了很多,眼神里满含的全是后悔和愧疚。

    当欲望离去,乱伦被发现时,不仅有来自未亡人的压力,也有来自已亡人的

    谴责,这老头如今正在经历这样的难以。想象的压力,而且身为农村人,再怎么

    城市化,脑中都带有点迷信色彩,也在心中有愧时更加受不了已亡人的谴责。可

    是,这都被我毫不留情地提出来了。

    而原本,他认为儿子对他某些过于亲密的动作不做表达,是在体谅他纵容他,

    在城市的这几年,他也看过听过很多父媳之间乱伦的事,多是因为丈夫没能力或

    者工作忙,因此他的胆子越来越大,行为越来越放纵,直到被发现,儿子说出那

    些冷漠的话语时,他才发现,原来被欲望放纵的只是自己。

    当然如果我知道老头的这个心理的转变,肯定得呵呵呵笑几声,话说老头的

    注意力真不是盖的,竟然被他猜出了一点男人的心思,只不过,现在的男人,

    可是我啊,我可不想脑袋上一片绿色的草原。

    所以,我对这老头是真没好感,如果要用数据来表明的话,我对这家庭中的

    小颖好感是的极限,那老头和男就差不多是- 的极限了。

    这老头和男都不珍惜眼前人,还各种羞辱。竟然如此,那就让身为侠盗的

    我替你们珍惜吧,盗亦有盗嘛。「所有的事,都是我的错」「小颖是无辜的,是

    我要求她干的」

    「我只希望,你们夫妻两好好过日子,过去的事都让他过去吧」老头咬了咬

    牙,他内心的感情痛苦且纠结,他知道,自己心中对儿子,儿媳与妻子的内疚让

    他难以再接下去生活在这里了,就算他真的还留在这里,也只会带给这个家伤痛,

    而被我一言警醒过的他,内心中的理智已经大过了那蚀骨的情绪,她心痛地看了

    眼蹲在地上的小颖,再转过眼,满怀愧疚的看着我,疲惫的转过身,向着外面走

    去,原本挺直的身影,竟然有点弯曲。

    「我还是走吧,农村去,那里有她的痕迹,我要去赎罪,你们不要挂念我,

    过好自己的日子吧」声音中有着释然和解脱,这个老头,竟然想抗下所有的责任,

    就为了这个家庭的幸福,即使大家都知道已经有条深不见底的裂痕,这就是男人

    的担当。

    「唔,公公…我」小颖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对来自老头的问候不管不问,也

    没正眼看过老头,她把老头当成了发泄怒火的对象,她更不敢向丈夫坦诚自己的

    罪行,而直到现在,她才转过了头,眼睛直盯着老头一瞬间苍老的背影,嘴里微

    微张着,似乎想是挽留,可在此时无比有力和恐怖的道德禁锢住了她的行为,她

    可不想让丈夫的怒火再次上涨。

    「噗」门被轻轻地关上,阻碍了我两不一样的目光,大概,他想给这对夫妻

    留下一点空间吧,毕竟他快走了,什么问题都应该会解决的。

    而隔壁,不一会就传来稀里哗啦收拾东西的声音,在内心的痛苦下,他是一

    刻也不想呆。而此时的房间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一个人靠在床上,一个人蹲

    在地上,一张床,分开了两个明显的域。

    小颖在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着属于她的判决,可是她颤抖着的身体却在显示

    着她的抗拒和厌恶。

    而我闭上了眼睛,小睡了一会,但起不到丝毫作用,大量的事让我的脑部神

    经隐隐作痛,我伸出手想揉下太阳穴,这是我疲惫时常用的姿势,能刺激着我用

    更集中的精力去完成我做的事,也不知道用在这地方用的着不。

    可是我的手却被一双娇嫩的手阻拦,然后头部这里渐渐地衍生出了一种舒服

    的感觉,我睁开了眼睛,眼中第一时间看到的是那包裹在青色连衣裙内的巨大的

    乳房,没办法,那乳房就留在我的上方,想不看都难啊,我伸出了空余的咸猪手,

    就这样顺着裙子向上摸去,入手时,是被胸罩所禁锢的硕大和饱满。

    我就这样轻轻揉着,享受着手中的快感,时常也深入胸罩之中,体验那顺滑

    和那小点处的凸起,并用双手使乳房时常变换模样,偶尔还调皮地夹一夹那凸起

    的乳头,惹得小颖脸色一阵发红,连口中都吐出了微微的呻吟声。

    本来,在这种情况下,不应该过急地进行某些动作,这会让人觉得怀疑,可

    今天小颖不知什么为什么就坐在了床头,还把我的头轻轻放在她的大腿上,然后

    就这样双手就这样按着我的太阳穴温柔的揉了起来,并且逐步的向着周围按去。

    大概是想着弥补吧,小颖是个很会伺候人的人却不想要伺候,可是今天我就享受

    到了这种待遇,原本有些平静下来的心也变得波涛汹涌。

    自从上次食髓知味后我也很久没发泄了啊,也受不了这个充满诱惑力的刺激,

    而且今天最大的威胁已经清除,以后,只要小心一点,就可以天天过着这种没羞

    没臊的生活了。

    至于景程,他估计还在我家的床底呼呼大睡呢,至于商店老头,那债务等我

    有时间再说。

    在我手进攻小颖乳房的同时,我的嘴唇也在不停地向着小颖的娇唇进发,说

    实话,我其实不想去吻嘴巴的,我不知道这里面还有没有老头罪恶的精液,可是

    看着小颖愈来愈娇艳的脸和她微张的柔软的嘴巴,我最后还是忍不住了,就这样

    抬起了上身亲吻了过去。

    入嘴时,是一阵的清香,我终于安心了,然后将禁闭着的牙关打开,伸出舌

    头同小颖火热的舌头交缠在一起,不断地从对方口腔中取着津液。

    「哈…啾…唔」令人脸红心颤的深吻声在这里响起,格外淫迷。也不知吻了

    多久,我两的接吻才停止,然后分离,拉出一条晶莹的线条。小颖无力地躺在床

    上,双腿垂在外侧,在不断的揉搓交缠,饱含着春情的朦胧的双眼也在充满爱意

    的看着我,因亲吻而微肿的嘴巴里不断吐出「爱我,干我」等淫荡的言语。

    看来她想补偿我,同时也是弥补自己的过错,我再也忍不住了,视线沿着小

    颖粉红色的脸向下看去,经过高山,经过平原,到达了那世外桃源般的低谷,我

    眼睛赤红,因昨晚而导致的郁闷和欲望喷涌而出,我的手退出了乳房的位置,就

    这样顺着小颖身体的曲线向下,说实话,小颖的身体真的很棒,即使生了一个孩

    子,身材仍是s型的。

    最后我的手停在了小颖内裤的位置,我摸了摸那内裤,明显的感觉到有一块

    湿了的地方,此时的我,本来应该需要更抚慰她一下,让她的性欲充分调动起来,

    可是因为昨晚的情况而窝火的我,懒得进行抚慰了,此时的我,渴望这进入。

    我先是脱下了小颖的内裤,然后脱下了自己的睡衣和内裤,微微蹲下腰来,

    让我的巨大的阴茎和小颖粉红色的肉穴处于同一个水平线上,然后抓住小颖的双

    手,就这样慢慢的靠了过去,小颖双眼紧闭着,当她看到了我的阴茎时,她就闭

    上了眼睛,但我却感觉到,她的身体正在不自觉的僵硬着。

    或许她心中已经充满了疑问,或许她正在怀疑,或许她是认为我使用了药物,

    有或许,她已经猜到了一点,只是不愿意承认,因为外表,因为声音。又或许,

    因为她的破绽与我的无懈可击。

    此时的她,曾经失去过得她更愿意相信我是她真实的爱人,哪怕我一点点不

    同,而这一点点不同,也是可以弥补的。

    我懒得等了,我撑开了小颖的双腿,此时她下面漆黑丛林中的蜜穴正裸露在

    我面前,一张一缩的,不断渗出诱人的液体,我用一只手握紧了我的粗大的阴茎,

    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就如同冲锋的战士,向着那洞口冲了过去。

    「唔」似乎感到了穿刺般的疼痛,我的阴茎刚进到2/ 3,小颖就发出了痛

    苦的呜呜声,连平放在床上的手都向着我的胸膛推搡过来。「好痛,慢点」小颖

    眉头皱着,似乎感觉到了疼痛。我听到小颖柔柔的求饶的话语,心中不由的产

    生了心疼,毕竟是自己的女人啊,又怎么可以这么粗鲁。

    我闷嗯了声,就这样慢慢抽送着,小颖的阴道真的好紧,而且里面还有一层

    层的褶皱,我记得第一次进入的时候差点立马就射了,满怪那个男人射的这么

    快。同时手也在小颖爆满的胸脯上不断动作,慢慢地,小穴中水开始多起来了,

    我开始慢慢的加快速度和深度了,不一会儿,房屋中的「噗噗噗」的声声入肉的

    声音渐渐的被「啪啪啪」的身体交缠的声音所掩盖。

    小颖的情欲在这不断的加速中,早已被我调动起来了,口中不断的呻吟着,

    发出「啊啊啊,啊,啊…」的淫迷的声音。她的脸色粉红着,原本是推搡的手也

    渐渐变成了搂抱,原本垂下去的疲惫的双腿也用力的夹紧了我的腰。

    「啊,啊啊,好舒服,啊…」她不断的呻吟着,身体随着我的摆动而不断的

    迎我的动作。

    我们就这样彼此交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也不知抽插了多少下,我感到小颖的阴道越来越热,越来越紧,肉壁缠绕在

    我的阴茎旁,我感到每一次进入与退出都会给我带来极大的快感,小颖估计也感

    觉到了,她的淫水也越来越多,口中的声音越来越粗俗和尖利,她拼命地吼叫着,

    头部在疯狂的摇摆。

    「快点,老公,快,啊啊,使劲肏我,啊啊啊…」这些淫俗的话语平时很难

    在小颖身上看见的,今天我却是第一次体验到了,还别说,更有一番韵味。

    我微微闭上了眼睛,体验着手在柔滑皮肤上的触感,以及阴道内那抽插时紧

    缩和摩擦的感觉,突然一阵前所未有的热流从子宫喷出,淋在我的龟头上,耳边,

    传来了小颖欲望释放时动情的声音「好舒服,啊,啊。好舒服」,她眼睛眯着,

    似乎没感觉到肚子里的大家伙,就这样毫无力气的全身软了下来。

    我静静地等待着小颖高潮的离去,然后就在她复了一丝力气的同时,把她

    拉了起来,使她靠在墙上,屁股向后抬起,然后我就继续干了起来。说起来,经

    过第一次的润滑,这一次搞的很舒服。

    整个下午,房间里都是淫迷的声音,地上到处散落着衣服和交的痕迹,今

    天的小颖格外疯狂,似乎想要宣泄自己的压力和苦痛,每次一高潮完就拉着我继

    续干她,甚至,还动摆出那些淫迷的姿势。

    「不要了,啊啊,老公,不要了,啊,好痛…」小颖发出了求饶的声音,她

    看着在自己肉洞里进进出出的粗大阴茎,眼里有着恐惧。她推搡着我,身体也在

    不停地摆动,想要挣脱我的怀抱,可我哪里肯,时间已经到了五点了,这应该是

    最后一波了,我可不想放过。

    我面对面地举着小颖,双腿在不停地在地上走,小颖手抱着我的脑袋,将她

    的巨乳放在我的嘴边,我也不客气地吊起了一个,就这样吸着,走着,干着,偶

    尔还抱起她,再重重落下,让我的阴茎刺穿她的子宫口,带动着她发出似舒服似

    痛苦的呻吟。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时间格外久,我都已经绕房间走了二十多圈了,还没

    射,但小颖就受不了了,她的小穴经过一个下午的折磨,已经变得红肿,之前她

    还在勉力支持,但我现在的状况却不是她能比的。

    她想尽办法,想让我退出,什么口交乳交等等,可是我都拒绝了,这些地方

    哪有阴道舒服,但看到小颖确实难受,我还是狠下了心,将阴茎拔了出来,毕竟

    日后有的是是时间。

    而老头什么时候走的,这就不是我能了解的了,我恨不得他死了倒好,走了

    倒也安心,倒是小颖,在听到开关门的声音,目光中明显有着一丝追忆和感情,

    但在我的攻势下,也没支持多久就把这件事放在脑后。

    因为太累的缘故,最后我两饭也懒得吃了,就这样相拥着进入了梦乡。此时

    我的计划早已不知道偏到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