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同人》(06)

作品:《【同人】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更多请大家到***点 去掉*星号】

    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anhu@qq.即可获得

    度第一既是

    ..

    作者:954382

    字数:627

    第六章

    意外可我没没想到,没过几天,一次意外打破了我所有的布置,这次意外让

    我不得不推翻了之后要做出的所有设置,也让我的计划进入到了一个不可控的深

    渊。

    我想用自己的本来面目来加深曲颖的印象的计划也搁浅了。

    直到几年之后,我在跟曲颖交缠缠绵后,忆整个计划,都不知道这次意外

    所带来的到底是好的还是坏的。

    当然这些我现在还不知道,我现在正坐在曲颖家跟这一大家子聊着天呢,经

    过这几天的时间,我们已经相当熟悉了。

    虽然话说当我第一天带着礼物来这里时,当曲颖打开门后,她和那老头吓得

    脸都青了,眼睛中蕴含着恐慌,连应都没有做出。

    毕竟在前两天我们才刚见面的,而且还是在那种情况下,但谁也没想到两天

    后我们就成了对门的邻居,估计想到这,曲颖怨恼地斜了老头一眼,毕竟如果不

    是老头色心太大,公交车也敢弄,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老头脸色也更黑了,

    目光不停地飘忽,估计在想着什么应对举措,场面一下子静下来了。

    我浅浅地笑了一下,像是没看到这客厅里的寂静而且什么都不知道一般,向

    着他们举了一下手中的礼物,然后友好的说道:「你好,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我是昨天才搬到对面的」

    然后顿了顿,假装奇怪的问道:「不请我进去坐一下吗?我还以为我会受欢

    迎的」

    说完无奈的耸耸肩,脸上的笑容适机的带上了一丝无辜和无奈。

    友好的话语,微笑的脸庞,果然是缓解尴尬局面的不错方式,我可以清晰的

    看到这两脸色迅速的恢复正常,他们快速的交换了一下眼神,似乎下了什么决定,

    曲颖脸上绽开了客气的笑颜,虽然疏离但因为其天使般的相貌而显得特别美丽。

    「你,你好,请进请进。」

    曲颖脸色通红地接过了我手中的包裹,然后给我准备了一双家居鞋,直到此

    刻我才全是真正的进入了这户人家的领地,美好中唯一的不足就是那两双防贼般

    紧盯着我的眼睛,估计他们此刻的心里也很矛盾吧,一方面想把我赶出去,一方

    面又害怕我到处乱说,所以才会用这种方式试探,试探我对当时的情况是不是一

    无所知。

    我当然要随他们愿啊,我舒适地坐在沙发上,一边对曲颖和老头大肆赞扬,

    说曲颖漂亮啊,孝顺啊,说老头老当益壮啊,不服老啊,我这些赞扬的话语简直

    就是为他们量身打造一般,说的他们脸上都泛出红润的喜色,眉眼都快笑在一起

    了,但我绝口没提当时的事,就算后来比较熟悉了,他们问我,我都只是说当时

    扶了一个女的,其他的只说自己担心工作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在我俊郎的外表,

    幽默的话语以及一些有趣的礼物的原因下,他们跟我相处的还算蛮愉快的,有时

    还可以开一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来调节一下气氛,诺,我漂亮就是因此而来,还

    是曲颖首发的,当时她坐在我的对面,调皮的看着我,目光中透着狡黠,像是一

    只想着报复的小狐狸,然后漂亮的男人便因此而来,我也懒得去改了,毕竟是心

    爱女人起的独属于我一个人的外号,而老头也在离我不远的距离坐了下来,但我

    实在对这个老头厌恶,原本想着坐离一点但因为害怕妨碍接下来的计划的缘故,

    我没有动,但我却是觉得脸上的笑容僵硬了,只能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这简直无聊透顶,但老头似乎不觉得,他色彩飞扬的跟我聊着天,大概是太久没

    跟人交流过了吧。

    他聊自己的过去,聊到过去的艰难时,唏嘘长叹。

    聊过去妻子的逝去,痛哭流涕。

    聊现在的家庭,儿媳孝顺。

    他聊了很多,这些都是他平时很少吐露的,但一个人年纪老了,总是喜欢多

    聊一点,或许是因为今天我作为一个客人而男人却不在的缘故,他才临时上阵,

    但却沉迷其中,我看着他脸上或高昂或低沉的情绪,心中有着一丝对计划的动容,

    我不知道我做的对不对了,这个老人,他只是希望找一个倾听的人,毕竟他只

    是孤身一人,但病态的儿子却理解错了他的心理,因此误打误撞中,他跟儿媳纠

    缠在了一起,而不管性爱时是多么激烈,性爱之后是害怕和苦恼,兴奋和刺激。

    而现在他似乎已经想着要破罐破摔了,因为我发现他现在看向儿媳的目光中

    情欲大过了理智了,或许他也会忍耐情欲,但情欲总不会消失,而且如果三番五

    次的尝过味道,就会当做习惯,习惯才是最可怕的。

    「真是可怜的人啊」

    我低叹了一声,依然做出一副倾听的神情,偶尔还搭上两句,使他的兴致愈

    发高涨。

    愈来愈多的这个家庭的秘密开始从这个老人口中肆无忌惮的吐出,毕竟很少

    有人会静下心来,听一个老人讲话,而一旦有人认真听着,就会发现很多秘密。

    我心痛,但心痛只是一瞬间,我这颗小偷的心从我十岁时那件事之后就开始

    成长起来了,又岂是现在听你一番话就能改变的,而且,我这又怎么不是拯救这

    个老人,原本我想想尽办法的了解他们家里的情况,毕竟从监控中,有很多都不

    是靠看而来的,但没想到听老头说一番话,这些信息就全部送来了,例如景程与

    曲颖的工作,例如他们的儿子浩浩,例如前两天出去是为儿媳买礼物,怪不得我

    看曲颖对老头那么顺从,对儿子那晚也不如从前,原来如此。

    而这些信息在这处钢铁巨林般冷漠的都市时是如此的常见且罕见,老头是农

    村来的,心灵上还留有农村的一点豪放。

    但这些琐屑小事对于我这个期望攻略这家美丽的女人是至关重要的,这些

    的辅助作用是如此的明显,甚至能在以后为我找出机会,但现在的我没想到,这

    个机会来的如此之快。

    而曲颖似乎因为觉得这些事很无聊,而继续打扰起了卫生,毕竟这些所谓的

    秘密在这个家都不是秘密了。

    「我们三天后去接下浩浩,他可真是我的乖孙子,等下劳烦你看下门啊」

    老头脸上透着满足的微笑,他看向因为劳动而汗流浃背的曲颖,当说道孙子

    的时候,眼中竟有着渴望,我静静地打量着这一切,眼色却冷漠了一点,看来老

    头已经逐渐把曲颖当成托付了啊,甚至把她当成妻子般的所在,我也是瞎了眼,

    还会对这老头的境遇觉得心痛,这老头明显不管不顾了,最近的行为越来越放肆,

    或许他已经察觉到了什么,我经常在摄像头里看到他用复杂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儿

    子,这里面不仅有有羞愧,还有着兴奋和诧异,只不过被他掩藏的极好。

    或许这老头真察觉到什么了,我在心底暗暗地做出了计较,计划应该更加考

    虑这个老人的因素了,毕竟他现在还没废。

    就这样,心里有着梗,也再没兴趣待下来了,于是随便聊了两句就请求告辞

    了,老头还不肯,说让我吃饭再走,被我婉拒了,笑话,我尊重你过去的事,不

    代表我尊重你现在的行为,而直到离去时老头依旧是依依不舍,好像很少这么说

    过自己的事。

    而他遗留下的那条接孩子的信息,本来应该成为我计划开始第二步的良好开

    端的,我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往曲颖的电脑里投一些有用的东西,我看她老公就是

    这样干的,而且还可以利用一些刺激性欲的小药丸对她的性欲进行刺激,而另一

    边,可以利用这段时间,给老头增加几味药,让他的「。幸福」

    来的更勐烈些的。

    就这样双重打击下,我就不信,这女人能忍,而只要等到她的性欲越来越强,

    就是到了我引诱的时机了,这是我原本的计划,绝对天衣无缝,我什么都准备好

    了,绝对能让他们来有惊喜。

    当然,我这几天也在不断的同这栋楼里的人家接触,毕竟做戏做全套啊,只

    跟他一户人家交流绝对会引发怀疑,而辛亏我这么干,男人才没有发觉我的险

    恶用心,我估计我在这栋楼的住户的印象里面,我应该算的上是一个热心肠的人。

    时间也在这样不断的流逝中,到了第三天,也就是这户人家准备出去的最后

    一天,这天我格外的兴奋,因为我什么东西都准备好了,什么催情剂啊等等等等。

    因此当天晚上不怎么出去也不怎么喝酒的我跑出去喝酒了,因为实在太兴奋

    了,如果说第一步是打下基础,第二步就是奠定基调了,因此觉得事情事在必得

    的我跑出去喝了一顿狠的,反正明天有的是时间去做布置,我也得适当放松一点

    嘛,当然如果能搂着曲颖,做那些爱做的事就更好了。

    但这些在现在是不可能的了,我灌下了一瓶啤酒,就这样随随便便地把酒瓶

    放在桌子上,不知道为什么今晚特别想喝酒,而且还喝不醉,嗯,我自认为没喝

    醉的,就这样一瓶又瓶,我就这样掺着桌上的下酒菜喝着酒,不知喝到第几瓶时

    脑子里就不由得就想起了那晚曲颖的激烈应,她柔顺滑腻的皮肤,她那34d

    的巨乳,还有她那小穴研磨我时的紧致与温热,想到这,我下体不由的硬了起来。

    我就这样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模煳着算了钱,便一步一拐向着小走去,

    眼中总觉得这天地好像都翻转过来了,地上也在不断的地震,耳边也总想着曲

    颖尖利婉转的高潮的声音「啊,好舒服,啊啊,啊,我要到了。」

    「呼呼」

    我觉得我的呼吸突然变得粗重了,喝醉了酒的我看着世间万物都是扭曲的,

    我就这样呵呵笑着,偶尔低下头傻笑着看向小附近的小摊上醉倒的人群,傻呵

    呵地看着他们,他们偶尔也会傻呵呵地看着我,突然我无焦聚涣散的眼神凝了起

    来,我的意识被最靠近小门口处的一张小摊上的人吸引了过去,那人分明是景

    程,他仰躺在扶椅上,前面的桌子堆满了一大堆酒瓶,眼神涣散着分明醉的比我

    还厉害。

    我摇摇摆摆地走了过去,眼神直盯着他那涣散的眼眸,一会也不知应该说些

    什么。

    直到我盯了好久,他才过神来,眼神也不再涣散,似乎认出了我,他指了

    指眼前的酒瓶,然后开了两瓶。

    「一起喝?」

    他闷闷地说着,语气里竟然带上了一丝无力和疲惫。

    我摆了摆手,摇摇晃晃地伸手揽过了一张椅子,也不顾上面脏不脏,就这样

    坐了下来「刚才没看见你啊」,我疑问地闻到,要知道,我喝了一个半小时,之

    前偶尔看这里也没人,而且这人家里还有一个娇妻,会跑出来喝酒,而且还不太

    高兴,这可太稀奇了,绕是我的性格,也不禁疑问出声。

    「怎么了,看起来不高兴啊」

    我摇晃了一下头,这酒真不能喝,喝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喝完过一下子就

    觉得头晕晕的。

    「少喝点吧」

    我看着死命灌自己酒,心里的悲苦写在脸上的人,默默地摇了摇头,就想要

    离开,毕竟我也醉了,现在还有些清醒,不乘现在去估计等下就不去了。

    「贱人」

    他突然巨吼出声,眼睛中不断有泪流出,「玛德死贱人,全是贱人」

    我听着他不断的怒骂,看着他「啪啪啪」

    地拍打着眼前的桌子,突然一个激灵,连酒意都醒了几分,我冲上前去,捂

    住他的嘴巴,另一只手拖着他离开,店估计也被这耍酒疯的人吓到了,直到我

    们走了好远才慌里慌张地走出来,说这人没给钱。

    我当然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我也醉了啊,本来的一丝清醒逐渐被袭来的酒

    意侵占,我就这样像拖尸体一样地拖着他,因为力气太小,我两只手都放在了他

    的肩膀上了,他也不叫了,就这样呜呜唔地睡着,让我不仅感叹世上奇人有,今

    年特别多,睡觉都能这样睡。

    进了楼栋,爬上了楼梯,随手拿出钥匙,打开了我的屋子,现在已经是午夜

    2点了,我将景程拖到沙发上,连衣服都懒得给他拖,就这样打着哈欠就想要

    睡觉去了,本来就这样,计划还不会改变,只是当时的我大概是因为欲望的驱使

    吧,我犹豫片刻,把景程的衣服脱了,只剩下一条内裤,然后给易成了锦程的形

    象的我套上了他的衣服,不得不说,他的衣服还蛮适我的,然后摸出了锦程家

    的钥匙,打开门,摇摇晃晃的就向着他家走去。

    此时的我,脑中估计只剩下了因为酒意而导致的想要发泄的欲望吧,而景程

    的与我的相遇,恰好成为了欲望的导火,让接下来所有的一切都出乎我的计划

    之外了。

    「呜,呜呜…」

    景程还在或短或长的呼着气,我头看了他一眼,停下了步伐,然后返家

    里面,找出了一条粗粗的绳子把他死死地绑了起来,嘴巴上也不无恶趣味般给他

    贴上了厚厚的胶布,然后抱起,扔进了床底下,这时候我的脑中的思路是如此清

    晰,我这样一步一步的做着,执着且坚定,我只知道一切不稳定因素都要清除,

    这就是盗贼的准则,而景程,鬼知道睡多久。

    关上一扇门,打开另一扇门,眼前是一片污浊的黑暗,黑暗中,我摇晃着自

    己的身体就这样踏着一个个或浅或深的脚步向着曲颖的卧室走去,我潜意识中认

    为曲颖在自己的房间中,毕竟时间也没过多久,但当我打开灯时,里面空无一人,

    床上凌乱着,还留存有欢好的痕迹,我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

    潜意识里,我可不想与老头共享,而此刻,小颖的阴道里估计充满了老头的

    精液吧,我跌跌撞撞地走向浴室,打开灯,看向洗漱台上的镜子,镜子里有一张

    熟悉的脸,那是那个叫景程的人的脸,我笑了,笑的如此惨澹,心里酸酸的,也

    不知道是不是景程这小子感染我的缘故。

    「啪」

    我踢开了老头的房门,目光所及处,两个人影正在疯狂的交,「啪啪啪,

    啪啪…」

    交的声音「啊,啊啊,啊,用力…」

    女人尖利悦耳的呻吟的声音「嗯,嗯嗯,嗯…」

    男人闷哼的声音就这样如同从这小小的屋子里传出,震馈着我的耳膜。

    黑黑的人影正扎着马步狠狠地干着前面如狗一样跪伏的姣好的身影。

    「啊,干死你,啊啊…」

    老头低哼着,语气中透着一股子发狠的意味,宛若腰下的那个不是自己的儿

    媳,而是玩物。

    「我干的爽不爽」

    「用力,哦,哦,那么深…」

    女人无意识地呻吟着,头向上抬着跟那晚的姿势那么像,头部和臀部在疯狂

    的摇摆和迎。

    「爽,好爽,干的好舒服…」

    「我可是用了春药的」

    老头洋洋自得地炫耀着,腰下的阴茎在狠命地抽送,犹如一名春风得意的将

    军在骑着胭脂马「嗯嗯,啊,啊啊…」…性欲就是这奇特的事物,让这两个人都

    看不见我。

    这一刻,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做,我应该上这个女人,我今晚来的这里就是

    为了上她,可是她却有人了,而且这老头,令我感到厌恶。

    而如今,他们结在一起。

    我头晕晕的,目光无焦距的散着,像是找不到方向般,我靠在门上,就这样

    冷漠地看着,脑中像是有无数个炸弹在轰炸。

    似乎是因为性欲而导致的声音传播速度变慢,当我几乎要站立不稳,眼中也

    冒出了泪水的时候,我听到曲颖「啊」的大叫了一声,不同于之前的婉转如黄莺

    般的呻吟,这一声是如此的惊恐,像是遇到了史前巨兽。

    「老,老公…」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她还是原来的姿势,但全身僵硬,眼睛瞪的大大的,里

    面流淌着恐惧和不可思议。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老头已经快到极限了,他死命地草着,阴茎在肉洞里不断地进进出出,带出

    亮色汁液,泛起波光粼粼,「啊紧了,又紧了,对,我是你的老公,正在草你…」

    老头显然没搞懂状况,他还以为曲颖是叫他,其中的紧张是羞涩导致的,而

    且他可是亲眼看到儿子走了的啊。

    曲颖不停地颤抖着,身上潮红更甚,我知道这是情动时候的表现,看来这个

    老公的存在让她更加觉得刺激了,我低头,叹了一声,转身就要离开,她看着我

    疲惫地转身,眼角已经冒出了泪,在渐渐地汇聚成河,似乎是因为恐惧和害怕,

    她的手的力气突然大的让老头的身体都向上抬起了一部分,紧密交的性器中也

    有了缝隙。

    「砰」

    似乎感受到曲颖的拒绝,老头突然向下重重的压了一下,压的小颖发出了一

    声尖利的叫声,显然被插入到了一个难以想象的深度之中,而她原本推着的手也

    变成了搂抱了,「啊啊,啊,啊啊啊…」

    呻吟声再次响起,其音调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似乎在渴望我的头,可是

    我不敢,我此刻彷佛变成了这个畏畏缩缩的男猪脚,可是我明明只是一个替身,

    男人粗重的闷哼声,女人尖利的呻吟声再次响起,这次没有房门的阻隔,这声音

    剧烈的让人静不下心。

    大概是我孤寂的背影吓到了她,又可能是我冷漠如同路人般的眼神,我一直

    在这声音中能听到啜泣的声音。

    今晚我壮志而来,却要败兴而归,我心理酸酸的,明显她还不是我的所有物,

    但我就是觉得不舒服,难道这是计划太过顺利的让我以为成功近在眼前的结果吗?

    我一步一步地迈向门口,如同一个年迈的老人,脑中思绪溷杂,眼中却觉得越来

    越眩晕,最后似乎我抬到了什么东西,我脚下一歪,就这么晕倒在地。

    在昏迷的前一刻,我心理最后一个想法竟然是今晚不得不在这里过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