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同人》(05)

作品:《【同人】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更多请大家到***点 去掉*星号】

    发送电子邮件至diyianhu@qq.即可获得

    度第一既是

    ..

    作者:954382

    字数:523

    第五章

    这一觉可能是因为昨晚通宵达旦的缘故,睡得特别沉,疲倦的身体一躺在床

    上,转眼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了,再次醒来时,已经接近中午了,因为纵欲过度的

    身体中的胃也早已发出了咕咕咕的警告的声音。

    我撑起了身子,手指不停地在太阳穴的位置揉捏,因为昨晚的缘故,我几乎

    一下都没有睡,即使现在起的晚,但因为生物钟的缘故,我还是觉得一阵阵困乏,

    但随着手指的揉捏,我的思绪却在不断的发散,我又想起了昨晚的那具火热的身

    躯,那具与我交缠抵死缠绵的美肉,那或低沉或高昂的呻吟,以及不同于手淫时

    那温暖而紧密的触感。

    心里头也不由的有股火热涌出,连下体都起了些许反应而顶起了一个高高的

    帐篷。

    「哎呀,不能想了,再想我就要冲动了,怪不得那老头得到儿媳之后不手淫

    了,原来紧密交的感觉这么舒服」我眯着眼睛,脸上露出了味的味道。

    但一下子之后,我就强硬的压下了自己的欲望,现在计划才刚开始呢,昨晚

    虽然福利多多,不仅内射还让曲颖达到了数次高潮,但这只是开始部分,而且昨

    晚的计划现在想来还是略微有些瑕疵的。

    我突然有些惊慌,毕竟这次的计划我所花的代价太大了,而一旦被察觉,我

    就永远失去了接近曲颖的机会,又怎么征服她,所以我需要确认一下成果,看是

    否达到了昨晚的一夜欢情的效果。

    打开了电脑,我首先就把视频截向曲颖卧室,我特别想看看昨晚的成果在今

    天的展现,或许这就是男人的领地心理吧。但首先印入眼帘的仍是床头那夫妻含

    情脉脉对视的婚纱照,但如今的我只会报以冷笑,有谁想到,照片里的男人,

    竟然那么变态,让自己的媳妇去跟公公搞,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而且总有一天,

    我会占领这里的,包括婚纱照的男角方。

    再往下,是已经摊的整整奇奇的被子,那被子的颜色呈现一种魅惑的紫色,

    让我不由得想起了昨晚曲颖所穿着的紫色性感内衣。而被子下面垫着的毯子已经

    换了,而透过监控一角,还可以看到阳台上有毯子在随着风飘荡,总得说来,此

    时的卧室没有人在,毕竟已经接近中午了,卧室里里很整洁很干净,丝毫也不见

    昨晚的淫糜,这让我不由的有点失望。

    但就这样断定计划无变化也太早了,而且,这时候的他们应该在客厅,我切

    向了客厅,但客厅里发生的事却让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我不由得怀疑昨晚的假

    扮到底不适。

    「咦,今天好像有点奇怪啊」我拿过了床头的面包,就这样没刷牙就啃了起

    来,我已经懒得去刷了,这时候一点点蛛丝马迹我都要抓住,我一边啃,一边盯

    着电脑屏幕,监控里,男人景程竟然破天荒地没有去上班,他与老头坐在沙发

    上,似乎在聊着什么?

    眼睛像是关注在电视节目上,可注意力却一个劲地往小颖那边看着。曲颖正

    在往饭桌上端着菜,毕竟是快中午了,但她的脚步却还是有些不协调,偶尔跨的

    步伐大一点,就会引得她细长如柳叶般的眉毛向中间皱起,似乎觉得很痛,我觉

    得这是因为昨晚的缘故,毕竟昨晚我跟曲颖都疯狂了,疯狂到现在我的阴茎还在

    痛,腰还是酸的,虽然女性恢复力比较强,但昨晚我可是看到她阴唇都红肿了的。

    虽然曲颖眉头时常紧戚但眉目间,却荡漾着一抹欲望被满足时的红潮和春情,配

    上她那楚楚可怜般的天使般的娇颜与扶风弱柳般的风姿,就连屏幕外的我,都看

    呆了。

    景程和老头更加如此,我甚至可以听到他们的喉咙里都传出了咽口水的声音,

    他们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小颖身上了,只不过男人眼中的是志在意得以及稍微的

    一点不可思议,而老头眼中也是充满着纠结后悔等复杂的感情,偶尔瞥向儿子的

    眼神也不像以前那样充满爱意,似乎里面还掺杂着一点恼怒。

    当给的太多,反而对失去会敏感,老头毕竟与儿媳出轨了这么多次,而一旦

    儿媳显露出不需要他的迹象,这个老头就会敏锐地察觉到,而通过昨晚的儿子卧

    室激烈的性爱,与儿媳螨珊的脚步,以及她看向儿子时的春情和爱意,他就已经

    体会到了,怪不得他会对儿子感到恼怒。「呵呵,极品老头啊」我又取出了一片

    面包,一下下啃了起来「这老头真当儿媳是媳妇了吗?」

    似乎被盯的烦了,又似乎是因为身体的缘故并且这两货竟然在休息的缘故,

    曲颖转过身,双手背向背后,微微弯腰,但因为重力的缘故,那丰满的乳房却也

    更加坚挺的向下垂着成一条深深的乳沟,更显示了其硕大,而且透过宽松的家居

    服,已经可以看到一大片雪白色亮瞎众人眼的柔软。曲颖就这样弯下腰来也不知

    是对着沙发上的谁娇嗔了起来。

    「快点来帮忙啦,好饿的」如同被恶魔引诱般,父子两竟然同一时间站了起

    来,并且同时向曲颖那边跨了一步,脸上荡漾额全是目眩神迷。

    但儿子似乎感觉到了老人的举动,跨出的步伐相比老头而言较小。因为面向

    厨房,我一时无法看到他们脸上的神色。如同没看到两人痴迷的神色,曲颖娇嗔

    后红着脸又转身走向了厨房。

    「景程,快点啦」「呼」播放的视频如同卡带了,老头的脚再次跨到一半,

    突然停了下来,落在后面的儿子痴呆了一下,似乎不敢相信他听到的话,而后却

    深深地凝视了一眼老头,然后闭上了眼睛,将头转了过来,脸上划过纠结兴奋等

    复杂的情绪,甚至还有点心酸。只不过老头似乎也在想着刚才的事而没有注意到

    儿子的神情。「老婆,不啦,让父亲帮你呗,我怕我粗手粗脚」

    儿子镇定如常的说着,而后坐了下来,眼睛直盯着电视屏幕,似乎被里面好

    看的电视节目吸引了。

    厨房里的声音静了静,连哐哐当当烧菜端菜的声音都停止了,曲颖躲在厨房

    里不知在想着些什么?

    是对自己欲望的恼怒,还是对丈夫不知情的愧疚,亦或是对公公的不舍。按

    照锦程早上所言,他只是用了一种特殊的药品才带来了昨晚她那一波又一波的高

    潮,虽然昨晚她欲仙欲死,但总不能这样下去,虽然她很爱景程,但是她不知道

    自己如果缺少了公公会变成什么样,准确的说,是缺少了他的那个大鸡巴会变成

    什么样。老公啊,如果你每天都能像昨晚那样爱我多好。

    曲颖低叹了一声,眼中少见的有了一丝苦恼。情欲,又有谁能分开其内的

    别。

    当然,外面的人不可能猜到里面的人的心理变化,锦程只是说了这句话后然

    后就心安理得的坐了下来,而老头一方面很吃惊很渴望,他张了张嘴,但一方面

    又怕透露出什么问题,然后什么都没吐出,只能用充满复杂感情的眼神看着他的

    儿子,动作也维持在刚才的姿势没有改变,似乎觉得走也不是,坐也不是,陷入

    了一个纠结的境地。

    「好,好的,也行啊」曲颖的声音有点发颤,似乎在努力地克制自己的情绪,

    让自己的语气平缓一点,但其音线的发颤却让其努力塑造的平稳毁于一旦。看来,

    这女人心不静了啊,明明昨晚已经喂了一个饱了。

    「听吧,爸,你去帮下小颖吧,我不想去」景程哀求着,似乎没听到他妻子

    声音中的颤抖,而且如果不是我认识这个男人的真面目,说不定还真的被他骗

    了。就这样,似乎是因为男人的哀求,老头叹了一口气,脸上有着犹豫,然后

    慢慢地向着厨房走去。果然这父子都是能拿大奖的演员,但在我眼中就像猴戏一

    般。

    两个人,上菜的速度果然加快了,但可能是因为男人刚来,菜有点多,

    而且好多菜可能还在煮,因此,老头有很长时间与曲颖会待在厨房里。

    也不知道是因为错觉还是什么,每次他们两端菜出来,我总觉得曲颖的脸色

    会红上一些,而老头眼中的畅快会多上一些。儿子似乎也可能察觉到了这两人的

    异样,我看到这男人对老头和妻子奇怪的瞄了一眼,然后走把视线转向电视,

    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或许,在他心中,还正在期待着什么发生呢。但是我实在懒得等了,刚好厨

    房我也放了一个针孔,顶多就是切换一下,并且调一下时间而已,我也对客厅已

    经厌烦了。

    视频随即切换到了厨房,现在的厨房里油烟滚滚,连摄像头都有些看不清楚,

    只不过大概的还是能看清的,我看到曲颖正在炒菜,老头正侧着头,借着炒菜的

    声音跟曲颖说着话,只不过两人的神态与动作有些怪异,曲颖脸红红的,似乎是

    因为炒菜的缘故,但让人惊讶的是她的眼睛竟然满含春水,而且嘴巴微张,似乎

    觉得很难呼吸一样,身子也在不停的动着,臀部微微翘着,好像在迎着什么。

    而老头身子躲在曲颖,靠着曲颖的右肩,侧着头,似乎在跟曲颖说着话,我

    把音量调到最大才听到一点。而这一点也让我心中酸水直冒,差点就跑去跟这老

    头拼命了,辛亏我在紧要关头想起我好像才是入侵者,才有点释怀。

    「啊啊,啊,啊,好痛的,好舒服…」我第一声听到曲颖的低声浅吟,她嘴

    巴微张,眼神迷离,偶尔的疼痛似乎都化作快感了。

    「啊,啊啊啊,啊,你快离开啊,景,景程,会发现的」曲颖有时会强忍住

    体内喷涌而出的快感,偶尔停下炒菜,双手向后推,但始终推不开,反而因为紧

    张害怕被发现而使得阴道收缩夹得老头发出一声声低呼。

    「啪,啪啪,啪啪…」后面的老头在迅捷而轻微地挺着下身,偶尔停下来,

    咬着曲颖的小巧的耳朵,说着自认为是悄悄话的悄悄话,安慰着曲颖。

    「小颖,我实在忍不住了,你知道昨晚我有多难受吗」「小颖,这次是我不

    对,我道歉,你就让我发泄下吧,毕竟昨晚你们那么激烈」

    「小颖啊,屁股往后再翘一点,对,就这样,啊啊啊」…老头一边不停地挺

    着下身,一边在絮絮叨叨地说着,曲颖也在断断续续地听着,偶尔应也只是

    「嗯」「啊」「哦」等一系列的单音节字,她的手在毫无节奏的翻着,有很多菜

    都被翻出了锅外,而透过烟雾的聚散,我偶尔可以老头下体的庞大与曲颖下身的

    紧密相,他们在同节奏的摇摆着臀部,可是在视频这面的我,是如此的嫉恨,

    在我的眼里曲颖就是我的禁脔,我还以为在家老头不敢胡来的,没想到自从曲颖

    生日后胡天黑地一夜,他竟然敢这么做。

    「老不羞,让你天天鸡巴短」嗯,这个切实际,刚在客厅,我清晰地看到

    药被动过了,照理说这药在服下一定时期会有泻精与压制性欲的功能啊,可是这

    老头…

    「难道药出问题了」我喃喃自语,实在是找不到理由啊,毕竟是龟孙丸啊,

    我也没试过。

    「玛德,便宜你了,死老头」如今的我只能诅咒出声了「祝你早点…」

    「射」

    「噗」许是老头真的是作孽太多了,我的诅咒的声音还没落,老头的脸突然

    纠结在了一起,好像有什么难以忍受一样,下体的动作也越发剧烈,甚至顶着曲

    颖都趴在了洗漱台上,老头眉头狠狠的拧着,可是下一刻又如同八月的菊花般舒

    展开来,

    下体也在顶了二十几下后不停地抖动了起来,一股灰白色精液也从交处溢

    了出来。

    「我还没到呢」曲颖幽怨地向后看了一眼,她脸上仍蓄积着让人怦然心动的

    红云,但公公已经看不见了,他正靠在曲颖的背上,大口的叹息着:「哎呀,老

    了,老了」,他的脸色是如此的憔悴并且灰白,连眼睛都不复以前的光彩,曲颖

    心中痛了一下,毕竟是已经有了这么久肌肤之亲了,即使公公最近违规的次数越

    来越多了而且在家里的行为放纵到她都难以忍受,但说没感情的话这是骗人的,

    她悠悠地叹了口气,之后整理了一下公公的衣着,蹲下来,额头靠着公公。

    「公公,我很舒服呢」她展开了笑颜,那一瞬间的笑容如同朝阳班照在了所

    有看到这笑容的人的心中。「嗯,公公,那么,你能帮我端下菜去吗?」

    虽然才过了十分钟,但为了不让景程怀疑,她还是决定端盘菜去掩饰一下,

    而且,她看向下体,那里精液潺潺流出,她也需要清理一下痕迹,她在一瞬间就

    做出了选择,却不知道她的选择在人的掌握之中。「哦哦,真是有趣的一家啊」

    这户人家不管看多少时间都不会觉得腻,但过两天就该停止了,因为,我将再次

    深入计划。

    屏幕里,老头似乎心灰意冷了,老实地端着菜,偶尔瞄向自己儿子的目光还

    隐隐有些嫉妒与探求;儿子似乎安心了,原本抖着的腿也不抖了,老老实实的看

    着电视;曲颖是改变最大的一个,每走一步都会引的她眉头皱成一个十字,看来

    是旧伤复发了。

    之后的时间里,也没什么特别的了,就是一顿如同的午餐而已,只不过气氛

    颇为诡异。而我也懒得盯着人家吃饭了,这样我也饿,而且是时候进行第二步了,

    那就是,搬家。

    确实是搬家,但不是因为气馁而搬往别处,我才没有这么脆弱呢,这是我的

    计划之一啊,我要搬的地方,就是曲颖对门的那户屋子啊,我昨天出去的时候已

    经问过房地产了,那户屋子里面人家刚搬走,听说是因为什么未知的原因也急着

    卖,这刚好符我的要求,简直是天公助我啊,因此当我花了我的一点点积蓄买

    了这处屋子之后,我就急急忙忙地住进去了,当然这不是因为什么都比的入室强

    奸,我只是想着施展计划更简单些罢了,而且事先侦查情况也是我活动的准则。

    因此第二天,我就上门了,在与他们假装热闹的聊过天后,我就了解到一个

    重要的信息了,或许我可以利用这信息来做点事,因此,我也没多呆,毕竟在他

    们眼中,我还是个不折不扣的陌生人呢。

    虽然他们夸我长得漂亮让我蛮高兴的,但男人是能用漂亮形容的吗?没看到

    这户人家的女人都在笑了吗?虽然我长得确实有点小帅。而且那老头,你可不

    可以别挨得这么近这么近,这死老头。

    不管了,我打开自己家的门,还是先去筹划一下吧利用这些信息来一发大

    的。而这次,我要用本来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