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同人》03

作品:《【同人】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更多请大家到***点 去掉*星号】

    发送电子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qq. 即可获得

    度第一既是

    ..

    (3)

    我没想到,今晚我就能将一切付诸于实践,那家的男人景程竟然来了,

    脸上还带着倦色,他说大概是旅途太过疲惫了吧,不过当我从屏幕中看到这人脸

    上的倦色,我只是呵呵笑了一下,要知道,始作俑者可是这个憨憨厚厚,戴着眼

    镜得人啊,旅途疲惫,只能骗下未知者罢了。

    而这个景程,看到昨晚那淫荡的画面,今晚估计会不顾疲惫而坚持大干一场

    吧,也用这个来宣誓自己少的可怜的权。

    而这,也是我动手的良机,我本来也就是打算这样一步一步让曲颖这个人妻

    属于我的禁脔,也因此我准备了众多计划来以备万一。

    是夜,夕阳的余晖渐渐被黑暗所掩盖,万家灯火处,是一场浮世的繁华,很

    多人脸上戴着虚伪的面具来显示和睦。

    我蜷缩在床上,眼睛直盯着屏幕中其乐融融的一家,妻子与丈夫,丈夫与父

    亲,妻子与公公,奇怪的组,诡异的气氛,这是让所有旁观者都觉得僵硬无比

    的画面,可是画中人不觉得,他们尽情沉迷于自己的表演之中。

    而我,将是打碎这一切的人。

    我在等待着,犹如一只捕捉老鼠的猫,在黑暗中隐藏,在紧要的关头亮出我

    的利爪。

    而现在的我,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准备齐全,而如果有人站在这里,借着电脑

    屏幕的灯光,就会发现我的脸跟屏幕中的男人-景程,竟然有七八分相似,这

    当然不可能是因为我两是所谓的双胞胎的缘故,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技巧再加上一

    点微不足道的药物所带来的改变而已,嗯,就是易容。

    要知道这易容,可是我横行在贪官污吏府上的一个重要保障,这也是我出名

    的一个重要因素,另外的因素嘛,不知道口技算不算。

    屏幕中那顿饭终于吃完了,男人似乎也有些急不可耐了,他看着美丽的妻

    子,眼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泛起了红色的血丝,我知道这是欲望到来的象征。

    他看着自己的父亲,歉意地笑了一下,之后偏急吼吼地拉着老婆向房中走去

    ,女人似乎有些不愿意,她目光躲闪着,身子却向着后面走去。

    「公公还在这呢」

    她娇嗔着,身子却在一次又一次躲避着老公伸出的双手,那男人似乎也有点

    惊讶,他讶异地看了眼妻子和老头,眼中有着不可思议。

    妻子低着头,没看到丈夫目光中的打量,要不然再怎么迟钝也肯定会怀疑的

    ,她揉着衣角,似乎也觉得这样拒绝丈夫太牵强了,也太让人怀疑了,于是弱弱

    地对男人说道「让我先洗澡嘛,身上都脏了」。

    男人理解般地点了点头,眼中饱含着复杂的韵味,之后毫不犹豫地转身向

    着卧室走去,或许他也在彷徨着,分不清以后的路才想着去卧室冷静一下,毕竟

    当着父亲的面,在知道事实真相的情况下,谁都做不到一丝缝隙都没有,又或者

    ,此时的他正在卧室里期待着自己少的可怜的行使权的权利吧。

    至于女人曲颖嘛,则是冲着老头调皮的笑了下,那一瞬间绽放的风采让那

    个老不羞都不由自地咽了咽喉咙,然后用更加充满欲望的眼睛打量着眼前的这

    个女人。

    而如果说之前的老头眼中还有对后辈的爱意的话,现在的老头,眼中就只有

    那一触即发的欲望了,或许,这老头,正在渴望着自己的儿子的再一次加班,然

    后自己可以好好的享受一下自己儿媳的滋味。

    但现在,他也只能在做完家务后压下这渴望,然后期待着下一次爆发。

    他认为下一次肯定有,但谁知道呢?或许下一次,他就雄风不再了呢。

    但欲望,是最容易食髓知味的。

    不仅对男人,也是对女人。

    我看到曲颖进了卧室,但不久就出来了,衣服似乎有些杂乱,但总体还算完

    整,她翘着脚尖,如同小鹿般蹦跳着向着浴室走去,偶尔对沙发上正旗杆高耸的

    公公抛出一记戏谑的目光,直引的公公更加浴火焚身。

    「叮当」

    浴室的门从里面反锁,虽然这里面充斥着她跟公公疯狂交的痕迹,但她还

    是不敢当着老公的面,来勾引公公,再怎么没有廉耻心的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

    底线。

    在如今的她看来,这个家,缺了谁,都是不完整的。

    那老头遗憾的收了目光,眼神在电视上流离着,却始终不能聚焦。

    而在曲颖进浴室门的时候,我就开始行动了,这次我的目标就是那老头,那

    老头太恶心了,我需要让他「冷静」

    一下,为此我还准备了龟孙丸,通过视频我知道他的伤还没好彻底,因此也

    不能断药,只要把这丸换掉他的药中的一种,他就废了,我也是衷心希望他能喜

    欢我送给他的礼物,一想到这,我就不能控制地想要狂笑。

    就这样,强忍着笑意,我搭乘电梯下到了楼底,之后辨认了一下方向,躲开

    夜晚中乘凉的路人,虽然这时候已经是夏末,但仍有一股灼烧般的气息在不断地

    炙烤着世间的万物,也因此有很多人选择到外面乘凉。

    千辛万苦地躲开了这些路人,我走到了曲颖所居住的这栋楼的下方,也幸亏

    这座房子在小内属于比较偏僻的一栋,人流很少,而且我也探测得知,这里的

    摄像头已经坏了好久了,要不然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采用这个计划,我依照脑

    海中的记忆,找到了男人所居住的卧室的阳台的方位,然后将早已准备好的爬

    勾扔上了阳台上装着的铁栏杆上,也辛亏这卧室开着灯,要不然这钩子非得跑飞

    去。

    而计划到这里已经进入到了关键的阶段了,我扯了扯爬勾,实验了一下它的

    牢靠程度,发现能支撑我的重量并且非常稳固之后,才爬上绳子,一缩一缩地向

    着那阳台进发。

    说实话,这爬勾虽然有爬之名,但委实不好攀爬,也辛亏我是一个小偷,在

    一些较高的楼层中,爬勾也确实能起到很大的作用。

    「噗」」

    终于到达目的地了,我移动着身子,找到一个最适的位置之后才敢落在阳

    台上,而现在,时间已经过去很多了,并且离曲颖洗完澡的时间也没多久了,我

    必须加快进度了。

    「懦夫,我知道你铁定满足不了你那媳妇的欲望,就让我帮你满足吧,反正

    现在我的目标还不是你」

    我嘟囔着侧过身子,眼睛透过那被风扬起的窗帘向里面看去。

    可能是因为太累的缘故,这男人赤裸着躺在床上,眼睛微闭着,似乎在进

    行短短的休憩,他的下体肿胀着向上挺起,可按照我的观察这货勃起时候的长度

    也只不过5公分,而且,我戏谑的看了眼旁边桌上的水杯与垃圾桶里撕开的包

    装,这以我多月的观察,这货绝逼吃了药。

    不然他哪里敢如此显露。

    或许这个无权观念的人也觉察到权的危机了吧。

    所以才会用药物来挽一点可怜的面子。

    但这又有什么呢,今晚的猪脚注定不是你,但也应该是你。

    我轻轻地拉开了靠着我这边的阳台的门,在窗帘的掩饰下,逐渐地拉开一个

    能让我通过的口子,我轻轻地迈步,走了过去,脚上特制的气垫鞋让走路散发的

    声音变得非常之小,我就这样走过阳台门,走过床头桌,走向婚纱照。

    我的心情是如此的激动,这是计划的第一步,而一直到现在,这都没有出丝

    毫差错,我马上就要成为景程,享受那让人魂飞魄散的美肉了,一想到这,我心

    中就有着无数的美好的遐想。

    我按捺住心中的激动,计划已经进行到这一步,但男人依旧未醒,毕竟他

    可能认为,接下来这一仗才是重中之重。

    我偷偷的笑了笑,捏碎了手中的药丸,然后看着这粉末通过我的手指缝,细

    细地落在男人微张着的嘴巴里,在唾液的影响下,不断被其吸收入嘴巴里。

    而在不断投入的药粉的影响下,没过两分钟,男人已经睡得很死了,连那

    因为药物勃起的阴茎也因为人的沉睡而萎缩成细小的模样。

    这强效睡眠药丸,按照店老头所说,能让人沉睡个小时,这个时间已经足

    够我展开第一步里所有的步骤了。

    我扛起男人的身子,毫不顾忌地将他扔在了阳台上,还细心的关上了门和

    窗帘,我这次竟然还要假扮这货,真是倒了大霉,我最讨厌的就是将自己珍爱的

    东西拱手相让,可这货,连自己的老婆都不放过,但是这也为我创造了有利的时

    机,这么说来,我应该感谢他罗。

    我脱光了身上除内裤外的所有的衣服,将它们一股脑地塞进了床底的背包里

    ,而之所以不脱内裤,是想给她一个惊喜,此时我的心情是十分激动的,我从来

    没想过,有一天能离我意淫的对象那么近……

    我摸出了身上的魂销蚀骨丸和受孕丸,放入了床头桌边的水杯中,看着这药

    物在水的侵蚀下不断溶解,最后完全溶于水。

    我渴望极致的快感,也渴望极致的快感后的爆发所带来的成就。

    我的心情是如此的激动且彷徨,我不知道细微的差别能否让这女人发觉,这

    时候我的脑中涌出了万千思绪。

    「哐当」

    门被打开了,我所有的想法在一瞬间消失无踪,我看着眼前那因为沐浴过后

    而显得特别清雅的形象,眼中早已被惊愕冲满,我原本还以为自己看到她能聊两

    句的,可是天怜我见,那一刻我的心在扑通扑通的疯狂的跳着,原先那些言语早

    就忘到天边去了。

    「噗噗」

    似乎被我痴呆的样子逗笑了,曲颖-这户人家的女人掩着嘴巴,眼睛弯弯

    着,眯缝着的眼睛中有着得意的颜色。

    此时的曲颖估计也为自己的魅力而感到自豪吧。

    「呆子,都看了几年了还没看够呢」

    她点了点我的头,一股娇憨的气质不由自的散发了出来,我晃了晃脑袋,

    心中对我装扮的效果感到万分满意,果然,这个蠢女人,没有看出来「哪里啊,

    老婆永远是最引人注目的」

    我不断的夸赞着曲颖,只夸的她脸上都快开出桃花来了。

    「哎呦,你从哪里学的这些夸赞人的话语」

    曲颖被我夸的甜蜜蜜的,连语气都带上了一点甜气。

    「这是我的真情实感啊」

    我拍着胸脯,对着曲颖表明决心,估计是因为我的动作太过搞笑,她又吃吃

    吃地笑了起来。

    我郁闷地摸着头,觉得有点尴尬,没想到我第一次对女孩子表决心竟然还被

    嘲笑了,这让我情何以堪,不是说好的对女孩表决心女孩就会感动啊,然后啪啪

    啪,这剧本套路不对啊,导演。

    「景程,这水能喝不」

    兴许是因为刚才的吵闹,曲颖有点口渴了,之后看到了桌上的水杯,就过去

    拿了起来。

    「能喝,我刚才端的」

    废话,这水当然能喝,还是我为你特别准备的,我正想办法让你喝下这水呢

    ,为了快感,我也是不顾一切了。

    「那我喝了罗」

    曲颖对着我眨了眨眼睛,然后嘴巴贴在杯口处,扬起头,让液体顺着杯壁不

    断流入她的口中。

    「等下你口渴就的自己去装水哦」

    「嗯嗯,老公照顾老婆理所应当嘛」

    「但是老婆,你可以脱下衣服不,你看我都脱了,你不脱不适」

    我舔着脸,诞笑着看向曲颖那美丽的身躯,眼睛一直在她的爆满的胸口和她

    的下体不断流连。

    曲颖皱了皱眉头,似乎想到了什么,轻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然后将身上多

    余的衣服全部去除,只留下紫色蕾丝胸罩与下体的紫色蕾丝三角内裤,然后静静

    地躺了下来,任凭我的魔手在她的身躯上游走。

    或许,在如今的她看来,身为丈夫的我的能力是远远比不上那个老头的,可

    是她却不知道,她所认为的渴求却能力不够的丈夫已经换了一个人了。

    我的手掌在曲颖的躯体上不断抚摸,嘴巴伸进曲颖的娇嫩的嘴中,与她的舌

    头交缠在了一起不分彼此,这时候,我甚至觉得我是在与自己的老婆深吻。

    「嗯嗯嗯…」

    似乎是因为药物的缘故,曲颖的快感来的格外的早,只是因为我的简单的抚

    慰与深吻,她的身上就充满了情动时的粉红色。

    「嗯嗯,老公,爱我」

    曲颖挣脱了我的深吻,似是难以忍受般,她细细地咬住了我的耳朵,然后说

    出了这般火爆的话语,这药效来的如此之快,让我感觉难以想象,可是我还不想

    这么快就进入。

    我的手上下游走着,如同弹奏钢琴般,手指在曲颖泛红的皮肤上到处揉捏,

    不断激起这少妇汹涌如潮水般的欲望。

    「啊啊啊,啊,啊,啊」

    我将曲颖的紫色奶罩向上抬起,这两颗完美的巨乳,是除了小穴之外的我的

    最爱,我双手紧紧地捏住了这巨乳,看着上面的一点因为性欲而向上挺拔的凸起

    ,我双手用力的揉捏着,柔软的巨乳在我的手掌中不断变换成各种各样的形状。

    「啊,别用那…大力气…用…力」

    曲颖嘶吼着,脸上的通红更甚,而原本清明漂亮的眼睛也因为欲望而布满春

    情和潮水,两条细长的双腿也因为渴求而不断抖动,不断地压着我的腹部。

    我感觉下腹就像快要炸了一样,那修长的腿如同在给我按摩般,不断地在我

    裸露在外的皮肤上不断摩擦,我看到我阴茎勃起的已经让这条宽松的内裤装不下

    了,我感觉难以忍受了,双手用力地抓了一把曲颖的巨乳,然后火急火燎地脱下

    了我跟她的内裤,这样我粗长的甚至超过那个老头的阴茎与她粉红色的流水潺潺

    的入口就都裸露在外了。

    我看着那阴道口,看着因为欲望而不断开的粉红的阴道,耳边听着曲颖渴

    求的声音,突然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只不过是一天而已,我就已经可以干到这少

    妇了,虽然用的是她丈夫的身份。

    「噗噗」

    我跪在床上,双手将曲颖的腰部抬高到对着我阴茎的位置,然后对着阴道口

    ,挺了一下腰,让阴茎借力向着阴道口冲去,伴随着一声短小的声音,我的阴茎

    终于如愿进入到她那美妙的地方了。

    我的喉咙不由的吐出一口气,如同吐出了所有的压力般。

    突然觉得全身上下没一处不舒爽。

    我感到有一处紧密的所在紧紧地压榨着我,宛如无数个小手般,不断的拉扯

    着我的阴茎向着深处进发。

    我低头看了看我两那交的部分,惊讶的发现因为我的阴茎过长的长度和过

    宽的直径,我的阴茎只进到了2/3便被卡住了。

    而每前进一寸,都要花费很大的力气。

    可是如今的我已经被欲望所支配,我懒得去细细的研磨,我要的只是征服,

    我抄起了曲颖的双腿,臀部在不断的向前冲着,每一次前冲都让我阴茎有一种难

    以想象的刺激,这刺激如同甘醇的美酒让人迷失在其中而不能自拔。

    而伴随着冲锋,我与曲颖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小,最后紧密地结起来。

    我感到在我的龟头处,有一个像是小嘴般的东西在不断吸着我的龟头,伴随

    着我的每一次冲锋,而不断的给我带来高潮。

    「「嗯嗯,嗯,好大,好大,好痛,慢点」」

    曲颖喘着粗气,呻吟的声音越发尖细,她摇晃着头,眼睛眯缝着,嘴角如同

    痴呆患者般流下了诞水。

    「老公,老公,你好厉害」

    她的臀部不断地向上迎着我的撞击,脚趾因为快感而向内弯曲,这是女人

    舒服到了极致的表现。

    「啊,啊啊,啊啊…我又快到了…啊…」

    这应该是第五次高潮了,曲颖高声地呻吟着,身子在不断的颤抖,下体不断

    有激烈的热流涌出来,洒在我的龟头上,与我龟头处的马眼液一起向着外面挤去

    ,最终在我两交的部分形成一滩湿湿的水泽。

    我低下头,不断地轻吻着曲颖那因高潮而颤抖着的红润的肌肤,静静得等待

    着她高潮的离去。

    曲颖也不断地揉着我的头,目光涣散地着看着床上的婚纱照,同时嘴角挂上

    了一抹浅笑,似乎在祈愿,也在祝福。

    「嗯」

    快感还未完全地离去,她就发现自己被翻了过来,但后面的阴茎却始终没有

    掉下,一直固守着阵地,她双手撑着床面,双眸疑惑般地向后望去,这个姿势老

    公很少跟她做的,因为她觉得很羞耻,可今天的老公似乎格外不一样,不仅阴茎

    长的不可思议,连这个羞耻的姿势都想要尝试了,她皱了一下眉头,身体不断地

    向前移动,这个姿势,她还是不喜欢。

    后面的身躯也一直未动,但等到他两快脱离时,景程奋力地向前冲了一下,

    那穿刺的力度让她不由地跪伏了下来,发出尖利的呻吟的声音,「啊,啊啊,啊」

    她经受着后面一波又一波的打击,快感又一次席卷了她的脑海,我也用力地

    冲刺着,细细地体验着曲颖小穴从后面冲入时的更美妙的感觉。

    「嗯,嗯嗯,嗯…」

    「啊,啊啊,啊…」

    就这样,一次又一次冲刺,一次又一次迎,在不知经过了多少次交锋之后

    ,我感到又一阵热流从曲颖子宫口中喷出,如同温水般浸泡着我的阴茎,我从没

    有感觉如此舒适过。

    那阴道因为高潮的迭起而不断收缩,夹得我的阴茎更加舒服,我感觉自己已

    经难以忍受了,我不顾曲颖的高潮与求饶,只顾着自己恶狠狠的冲刺,每一次冲

    刺我都尽量插到最深的地方,每一次拉出都带动着穴中的嫩肉不断挤出,我就这

    样大开大地干着这美穴,手在曲颖翘起的臀部抚摸着。

    曲颖无力地呻吟着,她实在太累了,连续6次高潮已经让她精疲力竭,她闭

    着眼睛,眼皮却在不断地波动。

    她臀部不断地在摆动,可是已经跟不上我迅勐的节奏,就这样,干了一多

    下,我低吼一声将阴茎死死地顶在曲颖的阴道口,紧接着一股又一股精液不断地

    从我身体里射出,带给我极致的快感,因为精液的喷射与之前勐烈的进攻,曲颖

    也再一次到达了快感,她和我的头向上扬起,如同朝圣般看向那副婚纱照,脸上

    挂着幸福的神色。

    就这样我的龟头穿过曲颖的子宫口,顶在子宫壁上,伴随着长时间的精液的

    喷射,一股有一股精液不断地向着周围涌去,找卵子,并且与其结,而在受

    孕丸的作用下,那节育环形同虚设,一个个火热的精子冲了进去,找着结的

    卵子。

    我想象着曲颖子宫内的画面,因为射精已经有点萎缩的阴茎再次硬了起来,

    我再次如同打桩机般工作了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

    卧室里再次响起了淫迷的交的声音,淫乱的气氛在房间中蔓延。

    「啊,老公,身体好了也不能这样糟蹋啊,啊,啊」

    曲颖的手似拒还迎,原本想推开的手最后却变成了搂抱,她大声的呻吟着,

    「啊啊啊」

    的声音中饱含着这段时期的委屈,她眼中有泪,可是嘴角却含着笑。

    时间总是在感兴趣地时候过得飞快,当我的阴茎终于再次因为射精而萎缩的

    时候,我看到小颖已经睡着了,她仰躺在床上,身上遍布着极致的性爱的痕迹,

    她侧着头,嘴角却微微翘起,似乎做了什么美梦,而在小颖那不断向下流着精液

    的美穴,已经变得红肿了,那阴道口也因为长时间的性交而处于开启的状态下,

    甚至还可以从这里看到小穴里面红色的肉壁。

    我抬头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半夜点了,这么说我整整干了曲颖4个小时

    ,我不由得咋舌时间的飞速流逝。

    但在爽快之后,接下来的收尾工作就要进行了,我打开阳台门,扶起了男

    人,然后将他拖到了屋内,扒掉他的内裤,然后在他的阴茎上涂上一点精液,并

    将他伪装成性交时的模样。

    说实话,我真嫉妒这男人,有那么好的女人,竟然还想着利用,真是没底线

    ,可如今我也只能先让这女人待在这里一段时间了,但过不久,她就是我的了。

    然后,直接在男人的摄像头的缓存处弄一个病毒,让其缓存出问题,更让

    男人不能接受到这几天的视频,这对我来说,也是小case。

    最后,去大厅老头吃药的地方换一下药,这个我也早有考虑,唯一害怕的就

    是老头突然钻出来,然后发现我的阴谋,也因此我装作去上厕所,但此时已经午

    夜2点了,这老头再怎么难以忍受也必须要睡觉的啊,因此最后无异常,顺利换

    药。

    此时的时间已经是午夜2点半了,因为长时间的奸淫,我也觉得身体发虚,

    脚步轻浮,我知道我是时候该走了,当然我不可能走来时的那条路,那个绳子也

    早就被我收起来了,放在我背后的背包中,而且有着光明正大的路不走,又为什

    么要走其他的路呢。

    我慢慢的打开了门,缓缓地走了出去,然后悄悄地把门关上,这次行动也到

    这里顺利结束了,或许我给了这户人家的男人一个雄风再起的机会,但谁知道

    呢?我双手插着裤兜,脑中不断地顾着今晚淫荡的画面,心中有一股热流在不

    断地涌动,计划第一步成功了,接下来的那些部分才好展开。

    我可是立志于独享这女人的人啊。

    我看着周围的黑暗,感到一阵阵亲切,果然我是黑夜的宠儿。

    迈步下楼,开门,找个地方洗掉了我易容用的药品,看着镜子中我那苍白的

    脸庞,我的嘴角不由得挂上了一抹冷笑。

    我已经很期待那一家醒来后的画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