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同人》02

作品:《【同人】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更多请大家到***点 去掉*星号】

    发送电子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qq. 即可获得

    度第一既是

    ..

    (2)计划初

    白天的空气中充斥着厌恶的气息,我打量着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也在打量着

    我,或者说揣测着我。

    我其实不想出来的,但这是计划中应该有的一环,我不能莽撞地跑到人家家

    里,跟那个女人说我看到你和你老父偷奸了,纵使最后能满足我的欲望,但是这

    却不能满足我的快感。

    我所需要的快感,是重过程,结果反倒要次一级了。

    但如今的我又后悔出来了,因为鬼知道,这对父媳怎么突然结伴跑出来了,

    而且还坐在我前面的位子上,搞得我还以为他们未卜先知地来阻止我呢,但通过

    他两的闲聊,我才知道,这两竟然是出去买礼物去的。

    话说这老头脑袋真灵光,竟然还知道乘虚而入,估计此时的他,早已忘了他

    的儿子了吧。

    「老不羞」

    我撇了撇那满含笑容的黝黑的脸庞,或许此时的他,心中只有志得意满吧,

    志得意满到认为自己成了这户人家的男人,但谁知道呢。

    我低下头,微微翘起的嘴角彰显着讥讽的意味,我心里对这老头十分不屑,

    在我看来,这老头只不过是一个老不死罢了,老而不死是为贼,这老头做贼的技

    术很行啊。

    我左手拉在挂环上,右手放浪形骸般插在裤兜中,眼睛像是随意地看着窗外

    ,可目光却一直看着这对父媳,准确地说,是那个老头放在女人大腿上的不断揉

    捏着的手。

    「真是饥渴啊」

    我在心底嘀咕着,眼光却随着手的动作而不停变换。

    那老头的手宽大无比,在女人腿上揉捏着,并且不断向着更深处进发,女人

    似乎觉得不好意思了,伸手似拒还迎地想拉开老头作祟的手,眼睛却紧盯着我,

    似乎怕我发现这里的情况。

    我当然不可能那么蠢蠢的让她发现了,我可是一个专业的小偷,这点反侦查

    素质都没有还怎么溷,我的目光在一瞬间聚焦在外面的景色上,脸上还浮现着焦

    急的神色,在别人眼中看来,我只是一个赶时间的普通的上班族吧。

    似乎是发现我并没有注意这里的情况,她的拒绝着的手的力气渐渐的小了,

    之后更是整个小小的手掌贴在了老头的大手上,随着他的揉捏而不停地摆动。

    「哼…」

    老头似乎觉得不尽兴,手指不断地向着大腿的根部进发,女人却始终紧守阵

    地,不让一丝一毫,脸上的神色也渐渐由享受变得恼怒。

    看来这女的还不是那么淫荡嘛,我看着这女人的拒绝,心底却隐隐有着一丝

    欣慰,这样才有征服的快感嘛,如果只是肉便器,那还不如不要。

    老头似乎也是因为害怕女人的恼怒,那手默默地向后退了一点,脸上浮现出

    了对儿媳的讨好。

    「哼,不理你了」

    女人耍起了小性子,将头向着我的方向执拗的转开,可她的眼中却饱含着戏

    谑的笑意。

    那笑意配上她那美丽的脸庞,让我不由得痴呆了。

    似乎感觉到我火热的目光,她的脸色通红,拒绝的力量不由得大了起来。

    突然汽车突然一个右拐,正在交锋着的父媳因为惯性而向左边倾倒过来,眼

    看着女人快要倒在地上,我赶紧扶住了她,这可是个占便宜的好机会啊,不占白

    不占。

    我的手划过女人的乳房,那饱满温柔的感觉让我的心不由的跳了一跳,我下

    面的阴茎似乎是感觉到我的兴奋,也不由自地慢慢勃大起来。

    女人双手扶着我的腰,似乎是感到两人间越发火热的气氛,脸慢慢的红了起

    来。

    「啊」

    似乎是因为什么东西扰乱了女人的心扉,女人情不自禁地呻吟了出来,还伴

    随着嗤嗤的轻微的挖动的声音,我不由得惊呆了,好家伙,这老头,真他么的色。

    亏我之前看他离开还以为这是一个正直的老头,可现在出现在我前面的这一

    幕让我彻底改变了对他的看法。

    女人扶着我的腰,头因为快感而向上扬起,脸色通红,漂亮的双眸布满春情

    和水意,一个老头伏在女人的背上,左手伸向女人的下体部位,同时还在不停的

    挖动着,这副场景怎么看怎么像3p。

    当然,我可是一个占有欲很强的人,一旦我注意到了某种事物,我不惜一切

    代价都会得到它,这女人也一样,我可不喜欢分享。

    而且,这死老头,老不羞,跟他分享简直是拉低了我的品位。

    我拉着女人的双手,将她拉了起来,不顾猥琐的老头看向我的惊愕的目光,

    关心地问着女人,直到她缓过劲来,对我说没事我才停了下来,然后扶着她坐在

    了位子上,我还是站在那,继续充当一个普通的上班族。

    而那对父媳也不敢动了,两个人沉默着,不知道是因为尴尬还是因为什么。

    我本来还想跟他们聊两句化解一下尴尬,但看到他们一副紧张的样子,想了

    想还是算了,打草惊蛇总是不好,何况这个叫曲颖的美丽的女人还是我的目标呢

    ,那更加每一步就得思考清楚再走。

    当然,这只是一段小插曲,丝毫不能动摇我征服这个女人的决心,还应该起

    到了一个促进的作用,毕竟,我可是看着曲颖这个人妻堕落的啊。

    时间总在不经意间过得飞快,尤其是看着自己要征服的对象。

    不久,我的目的地就到了,我喘了一口气,深深的看了一眼这对特殊的父媳

    ,嘴角不由得带上了一丝浅浅的笑容。

    老头和景程,你们这两个死变态,真是父子啊,可惜这只能成为我突破的点

    而已,你们一个两个全想着享受,却不想告诉彼此,而这,也将成为我的胜利的

    理由啊。

    至于曲颖,你就成为我的禁脔和征服的对象吧。

    三角是一个最稳定的结构,但在夫妇,父媳的关系中,却最不稳定,既然如

    此,我又何愁征服不了。

    我感到越发兴奋,脚上的步伐不由的加快了。

    拐过几个的街角,我向着目的地的性用品店走去,这家性用品店,地点极其

    偏僻,而且店牌破破烂烂的,如果不是有一次躲避警察,我甚至都不知道这里有

    一个性用品店,而且功能还很齐全。

    当然,我不是想买性用品,这对现在的我毫无用处,只有征服到了一定程度

    ,才可以适当使用一下性用品来增加一点情趣。

    如今的我,只想买点药,买点特别有意思的药,而这些药,也只有这里才有

    啊,我也曾有幸用过一,而那一次就让我的阴茎长度勃起时变得更长了,所以

    对于这家店,我可是念念不忘。

    而我买的药是我计划最重要的一环啊。

    我抬头看了看那破烂的店牌,之后迈步走了进去。

    入眼处,一片黑暗,只有店长坐在店里唯一的微弱的灯光下,一点一点地打

    着瞌睡,也可以借此看出这家店的偏僻与不为人知,但这恰恰是我选择这家店的

    一个重要因素。

    不为人知说明了不可以彷制,也说明了只能我独有。

    我扯亮了灯绳,借着白炽灯微弱的灯光打量着破烂木柜里的各种药,这老头

    拿了我这么多次偷来的东西,竟然还吝啬到不肯买一个亮点的荧光灯,之后我一

    股脑的卷走了我需要的药,对这个老头,不需要客气,而且谁知道这老头还有没

    有库存,上次好不容易来一次,想借点药,硬说没有,结果刚走就给我拿出一颗

    放到柜台里去了。

    而第一次来,购买的那颗药甚至让我那个时候吃土来了。

    因此我看出,这个老头,死要钱。

    「老头,多少钱?」

    我呼哧呼哧地把一大坨东西搬上柜台,没好气地对店老头说到。

    店老头伸了伸懒腰,似乎才刚刚发现我进来一样,嘴巴不停地在蠕动着,似

    乎在嘟囔着什么。

    我只能依稀听到「可惜」

    「大赚一笔」

    等字眼。

    我感觉脑袋上青筋一跳一跳的,手紧紧地攥着袋子,如果不是因为我实在打

    不赢他,我早走了,又何必听他嘟囔,我记得上次就是因为太烦了,拿了药就走

    ,结果被狠揍了一顿,还被扣了一大批钱,被其美名其曰「要尊敬老人」。

    尊敬你妹啊,我自认为身手还算厉害,对上两三个大汉也不落下风,可是这

    老头只用一只手就把我戏耍,要不是因为曲颖这个尤物,我才懒得来这里。

    巴拉巴拉一大堆,这老头似乎在挑战我的忍耐极限,扯着有的没的话题找我

    聊了一大堆,之后似乎不能从我越来越差的脸色中得不到乐趣,才咋把着嘴巴,

    打开了我那装药的袋子。

    而一旦脱离话唠模式,转入奸商模式,这货的个性就凸显了。

    我皱着眉头,看着这老头像念说明书一样念着药的效果,心中掐死这老头的

    想法愈发浓烈,明显我的手上拿着说明书,可他还是要一个个念。

    可是这又是他的惯例,谁都阻止不了。

    「嗯,龟孙丸,两盒,每盒2粒,男性专用,每次服用一粒,连续5天

    ,阴茎长度将会越来越小,5天后达到最小,具体长度看肾功能强弱」

    「魂销蚀骨丸,5粒,女性专用,房事前服用会让女性阴道收缩并且获得性

    快感能力增强,还会让女性产生一定的幻觉」

    「受孕丸,女性专用,2粒,大幅度提高女性受孕几率,并且效果还能无视

    子宫环等设备,真的是女性生育良器啊」

    「清道夫,一粒,排除阴道垃圾,让阴道散发自然粉色,永久性收缩阴道」

    …「可以了吧,说下价格」

    我火急火燎的收起了药品,我再也不想碰见这老头了,太啰嗦了,太要耐心

    了。

    他眯缝了一下眼,张开骨瘦如柴的手,还摇了两下,我突然意识到这货又得

    坑我了。

    「5个任务,你接下来偷到的5个所得的东西都归我了」

    我眨了眨眼睛,眼中有着诧异,不是因为价格太贵,而是这价格便宜到难以

    想象的地步,虽然这里的物价很贵,但物超所值,并且外面根本上没有销售的地

    方。

    我也不止一次想着去探查这个老头的底细,但最终都被我狠狠地压了下来,

    每个人都有秘密,我就当这个是一个高人罢了,反正吃过他药的我不但没死,还

    重振了雄风,成就了完美的自己。

    但我记得第一次买药时,那个死老头可是要了我整整个任务。

    而这次,是5个。

    我感觉头上的青筋跳的飞快,一阵阵热血不断从心脏向着脑袋进发。

    「老头,你坑我」

    「呐呐,谁叫你第一次那么没礼貌,这就算报酬了」

    他嘿嘿笑了一下,原本猥琐的脸庞却浮现一抹忧色,只不过气愤的我没有发

    现而已。

    「你可得快点啊,我马上就要走了」

    「你可不能赖我的帐」…「啰嗦,谁会赖啊」

    「那么现在就成交了哦」

    反正我又不是一次欠了,债多不愁,之后慢慢还,可那女人,我是必须要得

    到的。

    老头摆了摆手,之后沉默着坐在了那摇摇晃晃的摇椅上,眼睛又似闭未闭起

    来,我知道这是送客的标志了。

    我已经懒得管他了,原本我应该讥笑几下老头,可如今的我心情澎湃啊,有

    了这些药,我感到成功已经触手可及了,接下来就只剩运作与时机了。

    我踢开了店里破碎的门,火急火燎地走了出去。

    曲颖啊,你就等着我的宠爱吧,我低头走出了那矮小的店门,呼吸着外面的

    空气,突然觉得这时的空气,弥漫着的全是激动的气息,因久站而僵硬的身躯中

    也涌现出了一股股动力,家的路也因此走的格外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