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同人》01

作品:《【同人】我成了父亲与妻子的月老

    【更多请大家到***点 去掉*星号】

    发送电子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qq. 即可获得

    度第一既是

    ..

    月老同人()偷窥

    夜已经深了,可这对于隐藏在黑夜中的人,却是最好的行动良机。

    作为一名高明的小偷,本来现在我应该出去显示自己的手段和身手,可是,

    我却死死盯着电脑屏幕,双眼紧紧的看着屏幕中疯狂交的父媳二人,耳中听着

    交的激烈的啪啪声,老男人的闷哼声与女人痴狂的呻吟声,我的手还在裸露出

    来的勃起后25cm的阴茎上快速的撸动着,虽然这条阴茎的长度曾让身为小偷

    的我很困扰,也有数次让我陷入过危机,可是同样的,它也是象征着我是一个完

    美男人的标志。

    虽然盗窃算不上一个好职业,这也可能会给我的完美形象带来缺憾,但如果

    盗窃的只是那些贪官污吏就得另说了。

    而在我的家里,因为贪官的关系,已经不愁吃喝了,毕竟在中国,贪官是倒

    一批出一批,就像地里的麦子一样,割了一茬还会再长。

    但一个小偷,想要偷到东西,不只需要技巧,还需要一个能观察能躲避的地

    方,而这个房子,就是是我的据点之一,用来在这所高档小内观察我所要盗窃

    的对象再适不过了,因此我定在一栋楼的顶楼之上。

    可是没想到,在偶尔的一次用望远镜观察周围后,我就决定在这房子里定居

    下来了,反正我没家人和老婆,我估计也没人看的上一个贼,哪怕这个贼自认为

    是个好贼。

    而且我觉得这个世界谁都是贼,就拿我的电脑屏幕中正在激烈交的父媳二

    人来说,他们也是贼,在偷取着不属于自己的禁果,也在满足着自己的欲望,而

    这个世界上又有谁不是贼,又有谁不在暗暗地偷取着什么,而他们只不过是披上

    了一层外衣罢了。

    那个家里的男人,嗯,叫景程的更是如此,我曾经还奇怪父媳乱伦后那么

    明显的痕迹后他竟然还不知道,我还以为他是天生痴呆,可是当我下意识跟踪他

    之后,才发现,这个所谓的男人,竟然是这一切乱伦的根源,他利用他的媳妇和

    父亲来让自己来偷取到那异样的快感,但他在家里,却还是披着一件不知道的外

    衣,来纵容,来偷取。

    当然关于这家人的一切我不想多做评论了,我如今,只想宣泄自己的欲望。

    我看着电脑屏幕中疯狂的画面,嘴角不由自地挂上了一丝冷笑,那个叫景

    程的男人,估计到现在都不知道在他的家中,已经在某个时间内,被我完完全

    全的监控起来了,想到这监控,我又感到一阵后怕,听说因为他们父亲因为台风

    被砸到的缘故,住院住了好久,而在那个时间段内,家里基本上处于无人的状态

    下,我才敢去装监控,但那个男人装在房子里的一件件监控设备还是让我感到

    一阵害怕,我想大概当时的我也是欲望迷了心才去想着装监控吧,也幸好因为老

    头的问题,男人这几天并没有看监控。

    「哦,射了,射了,这好像已经是第二次了吧,不知道那女的被射了这么多

    会不会怀孕」

    我看着屏幕中因为射精而紧密相的两人与他们交的部分泛出的亮色的淫

    液与白色的精液,看着因为数次的高潮而跪伏在床上不断颤抖着通红的娇躯,不

    由地讥笑了一声,这老头毕竟是老了,耐力太不行了,我的阴茎都还没射一次的

    ,他就射了两次了,虽然这时间确实蛮久,但这对于我这个年轻的躯体来说简直

    小意思,虽然我并不知道在女人的身体里快感到底如何,我也不敢去找鸡,她们

    太脏了,我可不想沾染上什么奇怪的病,但我个人觉得我应该能支持的比这老头

    久,从长度和硬度我就开始推测了。

    我眼睛直盯着女人埋在床上的头部与她因为欲望而泛红的天鹅般的脖颈,渴

    望着女人转过头来,让我来看看她因为极致的满足而粉红的美丽的脸庞,话说

    我为何在这里定居,这美丽的脸庞与那犯规的身躯占了绝大部分,当然罗,谁愿

    意看那老头啊,那个老不羞的老头,干着自己的儿媳,竟然还干着那么起劲,不

    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才是夫妻。

    「哦哦,这是在干嘛,雄风再起吗?」

    我眼睛亮了一下,手在用力的撸动着,我感到阴茎涨得生疼,那上面滚滚烫

    烫地,似乎在渴望着什么。

    在我眼中,老头梅开三度,这可是稀罕事,没想到这老头身体这么棒。

    屏幕中老头正在撸动着自己的阴茎,他看着因为自己而不断颤抖的疲倦的美

    丽的儿媳,眼光顺着那玲珑的曲线不断向下,最终目光停在了那不断流着精液的

    阴道口,眼中有着仍未发泄完的欲望,他快速地撸动着自己的阴茎,可射过两次

    精的阴茎已经不足以支撑他再来一发,因此他的阴茎虽然最后勃起了,但长度依

    我看来,远远达不到之前的了,但仍是比那个所谓的男人,他的儿子要长的多

    ,他似乎放弃了,毕竟年老了,可是年老的他还不想放弃眼前这块美肉,他只想

    着征服,他直了直腰,双手扶住尚未完全勃起的阴茎,顶在儿媳的蜜穴上,然后

    一压身子,腰部用力一挺,将阴茎用力的顶了进去,「啊」

    父亲发出长长的叹息声,声音中有着满足与兴奋,他停了一下,似乎想克制

    自己刚进去就想要射精的感觉,然后在他觉得时机适的时机,他再缓缓动了起

    来,刚开始速度并不快,但不久老头似乎已经适应了,他不断加快了速度,肉体

    交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大,那因为疲倦而跪伏着的女人似乎也因为快感的到来,

    完美的臀部不断向后摆动着,嘴中发出了无意识的呻吟声。

    「啊啊啊,啊,啊,啊…」

    房间中呈现出了一副淫乱的画面,一个黝黑的布满皱纹的身躯与一个雪白的

    美丽的身躯不断交缠,我看着这副充满鲜明对比的画面,下体的兴奋再也抑制不

    住,一股浓浓的精液喷射到了我的手掌中,之后,断断续续的精液喷射了整整半

    分钟,我的手指缝也因为过多的精液而不断有精液向下掉落,在地上聚集成小

    小的一块。

    「嗯」

    我深深的低吼了一声,与充斥着房中的呻吟交杂在一起,有一种不协调的感

    觉。

    我看着因为欲望的发泄而软下去的阴茎,心中却隐隐有着失落,最近的快感

    的到来越来越晚了,甚至,有的时候还到不了快感,而这次,如果不是这对父媳

    的梅开三度,我甚至都没有射精的感觉。

    而正如很多人一样,我追求着快感的到来,也因此,这些贪官所惧怕的影夜

    竟然在这段时间内消失不见,这让他们大大地出了一口气。

    而我,只是因为追求着这些快感罢了,包括偷盗,包括偷窥。

    而如今,这些都不能让我觉得有什么快感了,快感的越来越迟的到来已经让

    我有点惶恐了,我必须要再想点办法,我看着屏幕里欲望宣泄的两人,心中却不

    由得有了恼怒,这老头真是活得潇洒,都那么老了,竟然还有这么漂亮的儿媳让

    他干,而我却只能在这卧室里发泄自己的欲望。

    这真不公平,我看着电脑屏幕中疲惫的美丽的女人,感到一阵阵酸楚不断地

    从心底涌出来,说不出是因为不甘还是因为什么。

    我突然下了一个决定,说不清是因为嫉恨,还是因为什么,我的脑中突然就

    有了一个想法,并且,根深蒂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