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鸡巴肆意肏翻丝袜肥臀】(03)

作品:《大鸡巴肆意肏翻丝袜肥臀

    第三章。

    「唔噢噢噢噢」。

    随着丝袜大肉臀发出一声淫媚至极的浪叫,我的鸡巴重重顶住她高潮得酥软

    的花心,整个肥穴淫汁四溅,咕叽爆响。

    「骚货,我觉着你还是不够淫荡。我要把你的绑起来肏。快给我解开两个精

    液结」。

    「呀,呀……主人喜欢强奸……骚货的丝袜肉蹄……喜欢蹂躏……骚货的丝

    袜肥屁股……那就解另外两根……」霓桦一边妩媚地叫,一边解开大腿和奶子上

    的湿淫丝袜,「主人……给您……把母狗绑着肏吧……啊……哦……好期待大鸡

    巴……大鸡巴主人还要绑着骚货……不行,高潮……高潮了啊啊啊」。

    看着霓桦下体汩汩流出的骚液,我拿着淫气十足的精液丝袜,嘴角微微一勾,

    这块浪肉浑然不知已经彻底堕入我的陷阱……。

    开玩笑,能让我能甘愿放弃肏她的屁眼,怎么可能只是简简单单让她配合我

    干上一顿这种蝇头小利。

    我握住熟妇淫糜的丝袜脚踝,往她色气的脸庞上压去,可惜这块熟肉韧性不

    好,不能完成骚脚压于脑后的淫荡成就:「骚货。自己抱住小腿」。

    丝袜人妻乖乖把自己抱成一座淫气十足的肉团,随即顺从地让我将两条淫糜

    的丝袜给她缠上,把她小臂和肉乎乎的丝袜小腿彻底捆在一起,无法动弹。

    看着这道骚脚淫逼的丝袜大餐,我的大鸡巴兴奋狂跳。

    就连现在,这个丝袜骚货也不知道,我可是抱着要狠狠肏进她子宫的决心才

    甘愿放弃了她的屁眼啊。

    舒展舒展腰杆,用鸡巴研磨研磨花心,我舔了舔干涸的嘴唇,余光却忽然发

    现,厕所隔壁的上方,竟有一个露出摄像头的手机。

    卧槽,从来都只有我偷拍别人的裙底,哪有我被人在女厕偷拍的道理。

    而且还是在我要开发丝袜骚货子宫这么重要的节骨眼上。

    妈蛋。

    我不动声色搂住骚货有些肥肉的小腰,咬住她的耳朵:「小骚货,有人在隔

    壁拍我们。别惊讶。我呆会儿会肏重一些,你配合我,给她来一个精彩的丝袜骚

    货淫穴喷出。我到时候找准时机过去看看」。

    霓桦有些惊讶地张了张嘴,美眸下意识地瞥过头顶,但很快就羞得快要昏死

    过去……。

    大鸡巴主人坏蛋。竟然叫人家专门表演淫荡的丝穴喷水给别人看……。

    随后,我把她的束身上衣全部挤在腰上,弄成条淫糜的荡妇束腰,创造出非

    常不错借力的支点,大声道:「骚货。今晚肏你爽得想哭」。

    我猛然拔高身体,鸡巴狠狠从花心门口刮出,随即狠狠一挺腰杆,鸡巴带着

    十分夸张而凶残的力道,倏然砸下。

    这一抽一插,甚至让霓桦的阴道发出了放屁一样的气流声。

    咚。

    肥穴深处的花心顿时就被砸得淫汁四射,咕叽放荡。色气的红唇都被我撞得

    张开,抛出一口粘稠的津液。

    然后我又抽出砸下。抽出砸下。砸下。

    「唔噢噢……主人,主人慢……呜噫噫……骚货,骚货的骚逼……受不

    住啊啊啊啊啊」。

    「别动,骚货,一会儿有得你爽」。我死死把身下丝袜骚臀按住,让承受不

    住我狂野征伐的熟妇完全无法避开,在她的生殖器里肆意凌虐,像是功率大开的

    活塞打桩机,肏弄得她浑身抽搐。

    「哦哦哦。哦哦哦……噢噢噢噢」。霓桦被肏得抽搐着翻出白眼,丝袜

    骚蹄带着浑身的媚肉狂颤,一阵阵肉浪翻涌,被我鸡巴磨遍浑身骚缝所积攒的性

    欲在此刻得到尽情的发泄,几下就在巨型鸡巴的暴力征伐中高潮而去。

    「噫噫噫噫」。

    「今晚干满你十次高潮就放你走」。

    「啊……一次……啊……一次就这么猛……啊啊啊……十次……骚逼会

    坏掉……被肏烂的啊啊啊啊啊」……大股大股的淫水从肥逼中爆射,我毫不

    停歇,继续扑哧扑哧地狂肏,霓桦浑身抽搐地享受我带给她高潮之后的绝顶高潮。

    又重重顶了几十下,肏得霓桦两眼白翻,肉畜似的,一双丝肉美足紧紧绷直,

    和小腿连成一道淫糜的肉线。

    「骚货,你高潮的时候,丝袜肉脚真的好淫荡」。我轻声在刚刚剧烈高潮过

    的霓桦耳旁咬,猛然又是超级暴力的一肏,让她在第一次高潮的尾声中就喷出了

    大量的淫液,宛若喷泉,蔚为壮观,「你先缓缓,我去去就回……」。

    霓桦双颊飞霞,哈出一团团淫糜的湿气,她高兴有人能夸赞她的丝袜玉足,

    即便这个人是把鸡巴插进她的逼,把自己的肉脚当成丝足飞机杯狂肏的坏人……。

    「骚货会乖乖在这儿,敞着丝袜肉穴等您归来……」。

    在丝袜肉腿摆出一副淫糜的骚逼喷水图后,我相信对面的人已经看呆了,猛

    地就转身打开了厕所的门扉,堵在隔壁的门口。

    我倒要看看,谁胆子这么大,敢在我开发丝袜浪熟子宫的时候来打扰我。

    是熟女那肯定逃不过我的暴肏,要是是学生,呃,咦?。

    那还真有些不好处理……。

    噼里啪啦。

    是手机摔在地上的声音。

    我眉头一挑,这人做事这么不稳,怕还真是个小女生。

    麻烦。

    这种女人肏起来可让人难以让人尽兴,两三下就给肏散昏过去了,直接放过

    她吧,有让人感觉不舒服,简直就像鸡肋一样。

    我拍拍门,大喊:「出来,偷拍有什么意思,出来一起爽,翘起屁股来大鸡

    巴这儿挨肏」。

    没反应……。

    看来真是个小女生啊,要是美熟妇类型的话,肯定早就咽着唾沫开门,掰开

    臀缝拿出淫逼来挨肏了。

    我略有些郁闷,从正面直接翻了进去,见那女生正浑身颤抖着缩在角落里,

    身体蜷着,把脑袋埋进双腿,像只遇到危险的鸵鸟。

    我很生气,看着她穿着一套校服,果真是小女生。

    妈蛋。

    二话不说就扯起她的头发,在她疯了似的扭打中,一下抓住她的双手,炒肉

    一般地给她翻了个面,把她两只小手控在背后,一把扯下她宽松的校裤,露出条

    湿淋淋的粉红内裤和丰满的小肉臀。

    我甚至脸她的脸都还没看清,就一巴掌拍在这个女孩的屁股上:「妈的打扰

    老子雅兴。别动。跟我走。烦得很」。

    女孩还是挣扎,我有些烦躁,又把她的校裤往下拉了点,露出一对丰腴的肉

    腿,我拿起鸡巴就挤开了她凹陷的臀缝,一下滑到她湿靡的股间三角,龟头狠狠

    摩擦两片湿漉漉的阴唇,让女孩浑身都是一个机灵,身子陡然软了很多,但还是

    不肯和我走。

    「妈的,你这偷拍自慰的小骚货还不听话。?没见到这么大的鸡巴都顶着你

    的逼了吗。?小心我肏得你哭。」。

    我狠狠抽送起鸡巴,把她的小屁股用力撞飞,又用巨大的龟头粗暴地卡住再

    勾回来,几十下粗暴的股奸,让女孩整个人都酥软了,玩偶似的仍我摆弄,我见

    她不再反抗,便用鸡巴把她挑起,抱着走出这里,回到我和霓桦的淫糜丝袜包间。

    啪,我胯下重重一顶,小女孩弹性十足的小臀顿时就被我撞飞,一声娇吟,

    落在霓桦淫糜的浪肉之中。

    我又出去拿了手机回来,见霓桦满脸骚红地望着我,一双刚刚还翻着白眼的

    母畜眼已经恢复了水灵灵的勾人模样:「主人,放过陶音吧,她还小……骚货的

    肥穴还等着您来肏,等着……哦哦哦」。

    我把鸡巴往骚货的逼里一砸:「肏她?你这骚货是不是被肏我的大鸡巴肏傻

    了?」。

    把霓桦怀中的女孩拉起来,摔在地上:「像她这种青青涩涩的小女生有什么

    好肏的,两三下就散了,肏晕了就跟死人一样,无聊透顶」。

    然后我看向被我扔在地上有些婴儿肥的女孩:「陶音是吧,喏,这是你的手

    机,录视频就录好一点,到时候给我一份。想看我们自慰就自个儿呆在角落里,

    别打扰我肏这个丝袜浪逼,我的鸡巴还没爽够。你不打扰我,我也懒得动你,看

    你长得倒是挺骚,小心被我搞成肉脸精液便器,庆幸你的身材还没发育到让我感

    兴趣的程度吧」。

    抹了一把霓桦的丝袜大肥臀,我嘀咕了一句:「哪有狼吃草的道理?」。

    女孩彻底懵了,她被鸡巴挑着抱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做好被大鸡巴肏烂的准

    备了,谁想竟是被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而且这个男的还是如此贬低自己身材和

    发育。

    有眼无珠的混蛋。本姑娘可是你们男生中有名有号的大肉腿、大奶妹、骚货

    女孩好吗。

    陶音头一次对别人给自己起的侮辱性绰号有了强烈的认同感。

    但我可管不了那么多,肏翻霓桦着丝袜骚臀才是重点。

    咕叽。

    又是一声淫糜的插入,淫汁猛然就溅了陶音一脸,她就像没见过世面的小孩

    儿,惊叫出声,又打断了我的兴致,我顿时凶狠地盯住她。

    「啊。别,别。我不是故意的,别肏我。我还是处女,受不住,肏我,肏我

    多没意思」。

    我冷哼一声,想了想,把霓桦屁股上溢满了骚汁的精液结解开,扔到陶音脸

    上:「给我含住它。再发出声音,我管你处女不处女,直接把你往死里肏」。

    陶音满面的红晕,她今天在班上发现霓老师被屌姓抵着鸡巴带走,顿时就知

    道有了不得的事情要发生了,她寻觅半天,果真在人流最少的女厕找到了他们。

    她犹豫了很久,最终决定要偷偷录点刺激视频,用来自慰爽爽,没想到不仅

    暴露被发现了,现在还被人强行要求吃下淋满精液的丝袜……。

    好刺激的味道……高潮了啊啊啊。

    见女孩颤抖着把精液丝袜一点点塞进口中,我这才重新抱住了霓桦的软腰。

    「骚货,现在没人可以打扰我们了。鸡巴终于可以在你的骚逼里好好爽一下

    了」。

    「主,主人,肏轻点,啊……慢,慢点,骚货的逼真的……哦……受不

    住您这样的暴肏……求您轻点儿……哦……怜惜一下卑微的骚货吧啊啊啊啊啊」。

    看着这么快就又小去一波的丝袜肥臀,我眉头一挑,这种程度而已算什么暴

    肏?我一会儿还要肏穿你的子宫呢。

    我想了想,眼珠一转:「受不了啊,也行,那你先把这个吃下」。

    我从地上的裤子里拿出一瓶药丸,倒出三颗,递在霓桦嘴边:「放心,普通

    的催情药而已,没有太大功效,能让你的骚逼更湿一点,你不是想让我肏慢一点

    吗,那你肯定也要保证我每肏一下都更爽才行啊」。

    霓桦朦胧着大眼,有些犹豫,吞了几口的唾沫,却还是在我的手触在她的红

    唇的瞬间,就张开了淫嘴,丰唇淫丝粘稠,拉出一道道淫糜口水丝。

    骚货小狗似的舔掉我手中的药丸,还顺便含住了我的手指,轻轻吸吮。

    「很好,骚货。你很不错」。没想到这么容易,我露出了一丝笑容,她哪里

    知道,我刚才给她喂下去的,可是正常人吃一粒就远远足够的特效春药。

    一下吃了三颗,今晚这骚货不被我用大鸡巴彻底肏穿,根本不可能止痒。

    被我慢慢肏了一小会儿,霓桦渐渐瞪大了眼睛,吃下药丸后,她慢慢就感觉

    自己的子宫里仿佛多了几只小虫在爬,本以为也就是这样了,谁知随着大鸡巴在

    她穴里征伐,小虫却越来越多,大鸡巴都杀不死它们。

    痒得人发疯,痒得霓桦又想要被大鸡巴暴肏……。

    然而我却稳坐钓鱼台,不仅不慢地肏着,急的骚货自己都开始收缩阴道,蠕

    动骚臀,但依旧没有任何用处。

    「是不是很痒啊?是不是很想被我像刚才那样暴肏啊?」我把弄了一下霓桦

    的大奶子,「没错哦,是刚才那三颗药的问题」。

    霓桦瞪大了美眸,主人好坏,竟然骗我……。

    但很快,一丝丝的羞恼就被歇斯底里的欲火取代,她开始呻吟。

    「肏,肏我……肏烂骚货……」。

    「肏你当然可以,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一会儿你经历的高潮,将会是人生

    中从未经历过的狂潮。要好好忍耐」。

    啊……大鸡巴主人真坏。不就是想像刚才那样暴肏人家吗?至于喂人家那么

    猛的春药吗……。

    霓桦双颊腾起动人的红晕,她颤抖着丝袜肉臀:「肏吧。主人,拿您的大鸡

    巴肏进骚货吧。骚货今晚答应配合您肏逼,您就肆意地肏吧」。

    「那我开工咯?」。

    「嗯。」。

    丝袜骚货尤不自知地推开了通向荡妇深渊的大门……。

    吃了催情药后,霓桦开始被我火力全开地暴肏,咕叽咕叽地活塞猛顶,短短

    半分钟,就迎来了一次强烈的高潮,比她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强烈太多,骚逼抽

    搐,香舌都被甩出红唇,耷拉在嘴边,母猪一般的颜艺,淫液也猛地就喷了一大

    股,溅在这个小小的厕所里,淋了陶音一脸。

    我鸡巴不停肏,力度愈发凶狠,啪啪啪的响声越来越大,插得人妻教师神志

    不清,两只眼里只剩下一丝瞳孔,浑身都软在马桶上,只剩下肉臀还高高挺起,

    仿佛是把全身的精华都输在了自己的淫荡的生殖器里。

    丝袜骚货的叫声愈发高亢,愈发放荡,仿佛都要刺破厕所墙壁,让全校的人

    都听到才好,我一顶鸡巴,转头向一旁抠着嫩逼的陶音下令:「大奶小骚货,坐

    到你老师身上去,把她的骚嘴堵住。看你手淫得也幸苦,正好让你近距离感受一

    下把鸡巴猛烈的征服感」。

    陶音浑身一颤,被我露骨的言语说得小脸通红,却没有反抗,因为我的肉棒

    太可怕了,她可是眼睁睁看着霓老师这样臀围破百的耐肏肉臀熟妇是如何被我一

    点点暴肏得神志不清,被肏得满脑子只剩下鸡巴,性爱和高潮。

    她害怕自己不答应会触怒这个大鸡巴凶人,到时候被一下抓住,也被肏成只

    知道肉棒鸡巴的痴女就惨了……。

    值得一提,为了方便自慰,陶音早就把碍事的校裤给脱掉了,此刻就剩下一

    条湿淋淋的小内裤还挂在屁股里,她抬起一只丰腴的大肉腿,将穿着粉嫩船袜的

    小蹄子从捆绑丝腿的空隙中穿过,九十臀围的丰满屁股一下坐到霓桦的腹间,便

    将吃过精液丝袜的淫嘴和霓桦骚气十足的鸡巴剑鞘连了起来。

    腹部被一位丰满的小少女压住,霓桦登时睁圆了美眸,阴道与巨型鸡巴贴得

    就像黏在一起,让她爽得都忍不住想恸哭,两眼水汽朦胧地就是一翻,猪颜高潮,

    小腹疯狂抽搐,整个人剧烈颤抖,十多股淫液一股股飙射,把我们三人的下体都

    冲刷得淫烂。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在霓桦强烈高潮期间,我

    没有让她休息,一下下继续猛肏,顺便调整了一下陶音坐上来的小屁股,让她的

    阴唇紧贴在霓桦的阴道,刚开始还不听话,被我狠狠扇了几下,流出一团淫液后,

    就软下去了。

    现在我每次一肏进霓桦泥泞的骚逼,强壮的胯下也会同时撞上陶音幼嫩而淫

    糜下体,让少女高潮的频率也慢慢提升起来。

    狂肏,大力肏,再到真正的又快又狠的暴肏,霓桦只感觉高潮从下体一波波

    地袭来,刚起一波,还没冲上大脑,就又被我强制又搞出一波。等大脑感受到窒

    息的快感之时,就再也停不下来,一浪接着一浪,让脑子被冲得只剩下我的鸡巴

    和她的丝袜骚逼。

    「嗷嗷嗷噫噫噫噫」。她的淫叫都已经扭曲变形,爽得不能自已。

    我当然也是被着骚货夹得暴爽,头皮一阵阵发麻,大声喊:「骚货。我要把

    你肏成丝袜肉臀飞机杯」。

    「啊……呜呜呜……骚货……骚货是主人的肉臀飞机杯……」。

    「飞机杯就该让主人尽兴的暴肏。尽兴的爽。对不对?」。

    「是……是啊……噫噫噫噫……飞机杯……骚货飞机杯就该让主人爽……」。

    「但我现在很不爽。每次肏你都剩一大截露在外面,你说怎么办。?」。

    「呜呜呜……主人……您不会……呜呜……想要……别……求您了……哦哦

    哦……这个真的不行啊啊啊……噫噫噫噫」。

    霓桦被我肏到现在这样,终于也明白了我真正的目的,理智告诉她应该逃跑,

    但不论是肉欲还是身体的自由度,都将她深深地捆在无尽的鸡巴大肏肥逼的地狱

    ……。

    「我要解放你的子宫」。

    「呜呜噫噫噫噫」。

    在第六次连续的高潮中,整个女厕陡然爆发出了霓桦拼命压抑却再也遏制不

    住的绝顶尖叫。

    「主人……呜呜呜……放过我……呜呜呜……不要肏……丝袜骚货不肏

    子宫……噫噫噫……会死的……会死掉的……呀呀呀噫噫噫噫」。

    干到这儿,我的目的也达到了,就是打着肏屁眼的旗帜,吓住骚货,让她不

    想敢被肏屁眼,好生配合我肏逼,在她沉沦之中,直接肏穿她的整个肥逼,让她

    体验到从未体验过甚至从未想象过的子宫高潮。

    只需要一次,以后哪怕是我不去肏她,她也会撅着屁股穿着丝袜来勾引我,

    求我干爆她的骚逼。

    此刻,我的大龟头终于感觉到了一圈紧致到了极点的肉环,那是正式肥穴深

    处通往子宫的紧致大门,我浑身精瘦的肌肉暴涨,死死扣住霓桦的丝袜肥臀,一

    个劲儿地往里挤:「骚货,别动。你天生就是要被肏穿子宫的肉臀飞机杯。我这

    是为你好,让你明白体验从未有过至强的性爱。我再说一次,别动……陶音,你

    下来,从后面压我」。

    「是……」。

    「不要啊啊啊噫噫噫噫」。

    霓桦哀鸣着求饶,但不论是我,还是被我撞得意乱情迷的陶音,都不会放过

    她。

    陶音颤抖着滴水的下体,来到我的身后,入眼就是我粗壮到了极致的鸡巴,

    它都还露着一大截可怕的长茎,在湿热的空气中散发出腥臭的淫糜,阴茎上青筋

    暴涨,狰狞可怖,凶残地镇压着下方那滩汩汩的丝袜淫潭,像是一根定海神针,

    威猛,霸道,要肏穿女人最柔嫩的心灵。

    只是看了一眼,陶音就被我巨型鸡巴的魅力给深深折服了,她傻傻地说:

    「呐,大鸡巴先生,我现在要帮你肏穿一个骚货的肥逼哟,以后一定也要像这样

    狠狠地回报我才行呐……」。

    女孩从身后抱上了我的身子,把一对C 罩的大奶压在我的背上,把浑身的重

    量和我加在一起,同时往霓桦的丝袜大肉臀中深入……。

    一点点,一点点,缓慢却从不停止地肏入。

    唉………………。

    忽然间,陶音感觉身下一空,然后又贴上了,她微微一呆,便听到霓老师那

    里陡然就叫出了一阵凋零似的哀鸣,淫汁疯狂地从肉逼的洞口爆射,堵着一根粗

    大的鸡巴,都骚臀狂颤着把厕所的整一扇门都喷满了……。

    女孩愣愣地从我身上下来,傻傻地看着我和霓桦的交合处,不明白为什么会

    爽得那么厉害,但当她看到老师那崩坏的色气骚脸时,她明白……一位丰韵十足

    的人民好教师在此刻彻底沦为了巨型超大肉棒的奴隶,变成了一只今后注定只会

    用巨臀套弄大鸡巴的丝袜骚货。

    想到这里,女孩的胯下一热,她看着霓桦老师被压得变形的肥硕丝袜肉臀,

    又看着矗立在那肥美肉臀中央的擎天巨柱……眼中露出的目光,从浓浓的羡慕变

    成了痴女淫荡的色光,要是有一根这样的鸡巴也能这样肏穿我的小穴……。

    「呜。?」。

    「嗯。?」。

    我和身下的丝袜人妻同时发出了一声奇怪的叫声,转头一齐看向我们交合的

    地方……。

    陶音竟是忍不住跪下主动舔起了我们的交合之处。

    「啊」。她像是受惊的小松鼠一样,快速又舔了一下,才羞红了脸蛋,低下

    头,把鼻尖更靠近了鸡巴肥逼的接连之,「我,我不可以舔吗?」。

    「陶音,你,你当然不能……呜噫噫噫噫」。

    我只是在骚货子宫里轻轻研磨了一下鸡巴,便让这丝袜浪熟翻着白眼高潮而

    去。

    「当然可以。不仅可以舔,还要好好地舔」。

    我把伸手把少女的骚肉脸狠狠按近我的巨根,下课铃忽然就响了起来,我遗

    憾一叹:「这是倒数第二节晚自习吧,这下可有二十分钟的课间不能肏逼了呢。

    不过……幸好我已经提前搞定这个骚货的子宫了」。

    「大奶妹,你这样,先别舔了,过来给这骚货把丝袜解下来,再帮她穿上她

    的高跟,然后再舔我的鸡巴吧」。

    「是……」。

    「小陶,你不能……呜呜呜」。

    「下课了,我的丝袜肉臀飞机杯,你现在应该乖乖闭上你的小淫嘴」。

    「呜呜……」。

    足足有十来分钟,这个女厕所才又重新恢复寂静,然后就剩下了我们三人略

    显粗重的喘息声。

    十几分钟,丝袜肉感人妻终于从子宫拓展仪式中缓过神来,接受了被我彻底

    占有,从肉体直插心灵的事实。

    此刻,在我顶着她子宫不停研磨的过程之中,霓桦的鼻息再次淫荡起来,她

    不再去纠结开始堕落的陶音,也不再纠结被我欺骗,一下骗没了子宫,感觉一双

    丝袜大肉腿恢复知觉后,便色气十足地望着我,用丰腴的丝袜肉腿环住我的腰,

    用淫荡的高跟鞋在我身后扣住,再用雪臂缠住我的背,伏在我的耳边:「肏……

    骚货……骚货想……想被肏爽噫噫噫噫」。

    接下来是最后的一节自习课,我正式开始享用丝袜肉臀的紧致子宫。

    「喔喔喔喔……怎么……怎么可以……这么爽。?肏逼……肏逼怎么可

    能……这么爽啊啊啊啊」。

    「主人,主人停一下……呜呜呜……骚货喘不上气……噫噫噫」。

    「主人……呼……鸡巴……嗯」。

    霓桦被肏晕了过去,这还是我喂了她超剂量的春药,大幅度提高了耐肏能力

    后,我只好抽送得慢点,但着实不爽,忽然一愣,我一转头,把目光落在身后,

    望向那自慰得瘫成一团软肉的陶音身上。

    陶音见我极富侵略性的目光看了过来,整个人顿时就是一颤,哆嗦起来:

    「屌,屌同学,我,我还是处,真的,真的受不住你……您的鸡巴,三下都高估

    我了……你只要肏一下……不,说不定你龟头刚进来,我就晕死过去了……」。

    「谁说要肏你逼了?过来」。

    陶音两股颤颤,扶着墙,落出大团的淫水,身上已经被自己脱得只剩内裤胸

    罩和两只船袜。

    「坐上来」。

    女孩不敢看我,颤抖着身子执行我的命令,一抖一抖地把小屁股落下,和霓

    桦的重叠在一起,立刻,四个性感的屁股蛋就堆在我面前,肉浪横溢。

    我这才又兴奋起来,拿住鸡巴,一下抽出霓桦的阴道,送进四片肥嫩嫩的阴

    唇之中,摩擦三下,又趁着霓桦尚未彻底合上子宫,咕叽一下又插回去,再拔出

    摩擦几下,插入摩擦插入摩擦,一会儿就让陶音这个浪蹄子颤抖着小臀,呜呜高

    潮。

    这下就有意思多了。

    五六分钟后,霓桦终于悠悠醒来,感受着巨乳前埋了个小丫头的脑袋,她无

    奈一声叹息,轻轻抚了抚女孩的发丝,然后就感受到了下体的异样,鸡巴就像顽

    皮的孩子,肆意玩弄着自己的骚逼,她轻轻颤了一下丝袜大肉腿。

    「骚货,你终于醒了。快夹紧你的肥逼,这一炮我要射爆你的子宫。」。

    霓桦顿时一阵脸红,这种刚被肏晕,醒来就又要挨肏的感觉,实在是人……。

    不可自拔啊……。

    咕叽咕叽的插入声再次响彻整个女厕,陶音也又一次被我无情冷落,只能嘟

    着小嘴,眼睁睁看着我和霓桦又肏成一团,她鼓起腮帮子,把一张骚肉俏颜凑到

    我和霓桦的交合处,吸吮舔舐,啧啧作响,仿佛想要把我的鸡巴从霓桦的丝臀中

    吸进自己的嘴里。

    两个女人都被我庞大的肉棒带入了一种狂热的性爱之中……。

    啪啪啪啪啪啪。

    扑哧扑哧扑哧。

    咕叽咕叽咕叽。

    霓桦的丝臀被我肏得肉浪翻涌,子宫啵啵啵的爆响,她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

    出来,只是咿咿呀呀的叫,丰腴的丝肉长腿带着色情的高跟在空中一打一打,最

    后猛然在我腰间伸得笔直,从肉感十足的大腿到丰腴美满的小腿和晶莹剔透的骚

    蹄,丝袜一寸一寸的绷直,媚肉一寸一寸的狂颤。

    「主人。噫……尿啦啊啊啊啊」。

    「射爆你」。在我的怒吼声中,我凶狠地最后一次抬高屁股,臀上肌肉

    狠狠收缩,龟头只剩半寸留在丝袜骚逼里,整条大鸡巴湿气腾腾的流着淫水,对

    准汗渍美腚饱满花心被我野蛮锄开的子宫颈口……。

    重重凿下。

    咕叽……噗。

    带着穿入浪肉淫汁的淫糜声,凶残的大鸡巴登时全根没入。

    撞得霓桦失声狂叫,两条丝袜大肉腿狂颤着失禁,泥泞的丝袜池塘外只剩下

    两颗硕大的巨蛋,它们重重压在肥厚的阴唇上,仿佛能从那两片丰满湿靡的骚肉

    中榨出汁来。

    与此同时,陶音也忍不住夹紧了肉腿,捂住小嘴,她不敢置信,眼前的两颗

    巨蛋竟然猛地就胀大了一圈,仿佛要炸开一般胀大到极致,然后就开始狠狠收缩。

    再收缩。每一次收缩,都像是有无数浓稠淫糜的液体飙射。每一次的收缩,都让

    她的呼吸都忍不住窒住。

    她完全无法想象,光是看上去就如此凶残的爆射,真正射进花心,甚至射进

    女孩更隐私羞人的子宫卵巢之时,究竟会有多么的滚烫……会有多么的粘稠……

    会有……多么的舒爽……。

    「噫噫…………………………呀呀呀呀呀呀」。

    霓桦仿佛被一下肏得魂都没了,直到爱液被狠狠喷出花心,喷出肥逼,她才

    伸直了脖颈,红着脸蛋叫出一声声堕落到极致,让人鸡巴暴涨,诱人奸肏的魅声,

    媚肉人妻的声音不大,甚至有些娇弱的感觉,但足以让听到的每一个人都面红耳

    赤……。

    肉感丝袜骚货瘫软在马桶上,桃花眼迷离水蒙,诱人的红唇不断发出一声声

    淫媚娇喘的浪叫,甚至与我都啵的一声拔出了鸡巴,她也依旧一声声地叫,脸上

    带着奇异的笑,每叫一声,肥硕的阴唇里就会冒出一个粘稠的精液气泡,炸出大

    片粘稠的精液,让她的穴变得淫荡得有些可怕。

    看着这样色气一幕,不要说未经人事的陶音,就连我都打算再欣赏一会儿,

    等等再插回湿肉剑鞘清洗一番。

    但是腥臭满满的鸡巴暴露在空气中,让我还是有些不爽,忽然想起了陶音那

    张看似纯真实则无比淫荡婴儿肥小脸。

    我想起就是一个转身,大鸡巴有些软的甩出一道弧线,啪的就拍在了陶音肉

    嫩的小脸上,我嘴角一勾:「张嘴」。

    陶音愣住了,她呆呆地从自己脸颊上拿下粘稠腥臭的鸡巴,两只小手不知该

    把这个大家伙往哪里放。

    「不……不要……」女性的矜持让陶音下意识地拒绝,但也就是尘她发声的

    那一刻,我粗壮的鸡巴就直接撬开了她薄薄的小嘴,在她一脸恐惧哀求的神色中

    一点点的深喉。

    起初,女孩挣扎,差点被我大鸡巴差得呕吐,我把鸡巴拔出来,给她一丝时

    间喘息,然后又强行撬开她的小嘴,再次深喉。

    「小骚货,你今晚表现不错嘛,虽然身材还有些勉强,但我决定,我要正式

    把你培养成我的肉脸精液便器」。

    「不,不要……」。

    「什么不要。?你不是喜欢吃鸡巴吗?正好我也看得上你这张骚脸,别挣扎

    了,乖乖的,表现好点,我找个心情不错的时候,帮你穿一穿子宫」。

    女孩听着我鸡巴味儿十足的淫话,丰腴的大腿猛地一夹,淫汁漏了一大团,

    又在满口浓烈的鸡巴味儿中高潮而去……。

    所以,当霓桦终于从无数次高潮绝顶的失神中醒来,看到的,便是我把大鸡

    巴深深插入陶音淫贱小嘴,并向其中舒舒服服撒了一泡热尿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