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娟的悲惨性奴生活】(08)

作品:《淑娟的悲惨性奴生活

    (八)做性奴的妈妈被逼着与自己的性奴女儿乱伦。

    妡蕊受罚还叫大家一起去看,画面会不会很可怕?而且现在我还特别有想要

    大便的感觉,按了那个管理叫我按的按钮之后怎么没有人来?可能是正好赶上叫

    我们一起去看妡蕊受罚才来不及顾我吧,小腹涨涨的,肛门一直有东西往外拱的

    感觉,这可怎么办啊。

    刚想到这,我的房门打开了,我得把袜子穿上,不能光着脚不穿袜子,怕万

    一着凉更忍不住大便了。

    所有人在走廊里集合之后就被带到一个大厅里面,这个大厅很大很大,我们

    进去之后,就排了一排围着大厅站了一个半圆;

    大厅最里面中间放着一把特制的大皮躺椅,上面有很多锁链皮带什么的,我

    们围着的这个半圆中间还有两把沙发椅子,上面坐着一对看起来六七十岁的一男

    一女,穿的好精緻,西装革履,礼服套裙。他们是谁啊?是不是这里的老闆和老

    闆娘?。

    妡蕊不一会就被管理们架了过来,被按在这把大皮躺椅上面。妡蕊一路都在

    痛哭哀求管理们放过她,反覆的在说:「求求您们了,放过我吧,我会伺候好客

    人的,求求您们了」。

    绝望的声音都已经嘶哑了,但是管理们没有露出哪怕一丝一毫怜香惜玉的表

    情。所有的人都到了,场面好严峻好严峻的,我听见自己的心跳在砰砰响,我害

    怕看见可怕的画面,我不知道接下来我会看到什么,我也在努力忍着想大便的感

    觉,心想快点结束回去,快点结束回去,我可能撑不了太久了。

    管理们把妡蕊扒光了,妡蕊在大家面前露出女孩子最隐密的裸体和私处,胸

    挺挺的,阴毛稀稀疏疏,她接着就被管理们按着捆绑在躺椅上,这时候,突然我

    们这一排的最左面出现有一个女人哭泣哀求的声音:「求求主人们,放过我女儿

    吧,求求您们了,她还小不懂事,她会慢慢学的,我会帮您们教好她的,她会慢

    慢学的,求求您们了,放过她吧」。

    我转过头看见是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带着手铐脚镣全身赤裸着跪在地上,哭

    泣着向管理们哀求着。这个女人周围还站着几个戴手铐脚镣的四五十岁的女人,

    还有几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洗漱的时间怎么没看见过她们呢,难道这个监牢分成

    两个区域,一个监牢关十八九岁的女孩子,一个监牢关成熟的女人。但我脑子里

    来不及琢磨这些了,天哪!居然有女孩子和妈妈一起被关到这个监牢里一起作性

    奴,太可怕了。

    妡蕊的妈妈留着大波浪披肩长发,拥有一副丰满匀称的身材,长得很漂亮,

    也有一番成熟女人的韵味,并且还带着农村女人那种说不出来的内敛感觉,胸足

    足有D罩杯,阴毛在小腹的下面两腿之间露着,好浓密好浓密。

    妡蕊的妈妈一边哭泣哀求着一边往前慢慢挪动自己跪着的位置,一直挪到那

    对老夫妇的面前,不停的磕头。

    抽泣着反覆哀求:「王爷爷王奶奶,求您们说两句好话,叫他们放了妡蕊吧,

    求求您们了。她会学好的,我会把她教好的」。王爷爷王奶奶?莫非他们就是那

    天洗漱时管理说的预订了我的王老头夫妇?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对老夫妇连看都没看妡蕊妈妈一眼,翘着二郎腿,那个王奶奶用非常非常

    蔑视的声音说:「贱货,你女儿比你还贱,园子看你被卖进来之后可怜她一个人

    在外面讨饭无依无靠的,就把她也带了过来,带过来有口饭吃了,还不好好干活,

    不识抬举的猪狗不如的东西。我们今天来就是为了看她疼的,听她叫的,还想让

    我们饶了她,傻逼」。

    王老太说完,冷笑着哼了一声。那个王老头在边上歪着嘴翘着二郎腿一声不

    吭,但眼神里充满了对妡蕊妈吗的蔑视。与其说是蔑视,不如说在他们眼里,妡

    蕊和妡蕊妈妈是连猪狗都不如的东西,因为她们不是人,是性奴,是没有资格向

    主人向客人讨价还价的,我们在这里就是被淩虐被取乐的玩具,叫我们做什么我

    们就必须做什么,哪怕是用女孩子最纯洁的嘴给主人们做便盆。这个老太太说完,

    妡蕊的妈妈还是跪在他们脚前抽泣着哀求他们。

    在一旁的一个管理走了过来,照着妡蕊妈妈的脸就是两个大嘴巴,「看王爷

    爷的面子半天不理你,你还长脸了,闭上你的狗嘴,别坏了王爷爷王奶奶的雅兴,

    臭逼滚一边去」。

    管理骂完,马上低着头弯着腰笑着向这对老夫妇说:「真是太不好意思,吵

    到您了,都已经准备好了,您给我们建议的方法太妙了,我们自己试了两个,再

    不听话的也都变得听话了。也知道您们就喜欢看这个,所以特别派人接您过来」。

    「呵呵」,王老头满意地笑了一声,「你们怎么弄的?我听听,看你们弄的

    对吗」。「把贱货的牙钻几个洞,把电线头伸进贱货的牙髓腔里,再用电夹子夹

    住牙,两管齐下,您的方法真是太妙了」。管理回道。

    「调教这群贱货就得用点有力度的,像你们之前用那个电棍电来电去的,有

    什么意思」。「是啊是啊,要不您们是我们这的特级金牌会员呢,特级金牌就是

    不一样。出的主意都妙极了」。管理一脸拍马屁的说。

    王老头满意的哼笑了一下告诉管理:「那我们就开始欣赏现场表演吧」。妡

    蕊的妈妈听见还是想争取最后一丝机会哀求管理们,管理又给了妡蕊妈妈两个大

    嘴巴,笑着说:「骚逼贱货,一会叫你好好听听你女儿的叫床声,哈哈哈哈」。

    妡蕊妈妈自己跪在地上绝望地哭着。

    管理们走到大皮躺椅旁,妡蕊被牢牢的捆在上面躺着,浑身上下都也不能动,

    不过还是可以看得出她想挣紮。叫我感觉最羞的是妡蕊的两条腿就像去妇科检查

    一样分开劈着,衣服全被扒了下来,所有人都可以清楚地看见她白白有点黑的裸

    体,嫩嫩的阴户,不太浓密的阴毛。

    真的好羞好羞啊,一个女孩子的身体就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被这些变态男人

    看着,我作为一个女孩子在旁边看着都觉得尴尬难为情。妡蕊一直在抽泣地哭着,

    不过她现在说不出话来了,因为嘴里被放了一个象牙套一样的箍箍住她的嘴,使

    她的嘴一直张着。

    管理拿来口腔科用的钻头,在妡蕊嘴里随便找牙齿钻着,钻了几颗后,管理

    就在旁边的机器上抻过来细细的电线,把非常细的电线头插进刚刚妡蕊牙齿上钻

    好的洞里面,这几根电线头里还有一个分叉,一个分叉是细细的电线,一个分叉

    是一个小夹子,管理把细细的电线头伸进妡蕊的牙齿里,就用夹子把妡蕊的牙齿

    夹好。

    妡蕊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透出绝望的眼神,表情好恐惧,她喉咙里一直发出

    啊啊的声音,好像想说些什么。

    我发现不只我一个人,所有女孩子都露出了害怕的表情,不知道下一秒会发

    生什么事情。管理们都没有理她,一个管理走到电机那里,一下子就把开关电闸

    拉到了启动位置,我还以为马上会发生什么,吓得自己想去摀住耳朵,但是手被

    铐着,再说我也不敢去摀住耳朵。

    下一秒什么都没发生,只是电机启动时候的嗡嗡声,那个电闸只是一个开关,

    但是电机开启的声音叫每一个女孩子的世界都屏息住了,妡蕊妈妈张着嘴惊恐的

    望着妡蕊躺着的地方,一边哭一边重複啜泣着说:「不要啊,不要」。

    管理朝妡蕊妈妈看了一眼,冷笑了一下,拉开了另一个电闸,突然妡蕊发出

    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这惨叫声好像是从她的喉咙深处一涌而出似的,我从来没

    有听过这种惨叫声,声音大的能沖破屋顶,能感觉到妡蕊多么想释放她的痛苦。

    过了几秒,管理关上了这个电闸,妡蕊的声音嘎然而止,好像一下子摊在这

    个皮躺椅上,妡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突然管理又把电闸合上,接着又是妡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这时候我注意到王老头和王老太都把自己的裤子褪了下来,一边看着妡蕊受

    折磨,一边带着陶醉的表情揉弄起了自己的底下,完全不顾这里有那么多人。妡

    蕊的妈妈跪着爬到躺椅的旁边哀求管理们放了妡蕊,哭得都快死了。

    这时候王老头带着陶醉的表情,一边屡着自己的底下,一边假惺惺的说:

    「我也不是不心疼这姑娘,实在是太不听话了,不就是叫她给我们俩口子口交完

    给我们做个便盆吗,这是抬举她的臭嘴,看那天她那个不情愿劲;不过经过这么

    一回折腾,我想以后应该会懂事了。给这姑娘来点麻药吧,看着怪疼的」。管理

    听见急忙回覆说:「王爷爷,咱们这里没有麻药啊」。

    「哎呀,说你们脑子不开窍,还真是不开窍,拿两根震动棒一根插她的逼里

    一根插她屁眼里,一点想像力都没有,总得叫我教你们。对了,就叫她妈拿着这

    两根棒子,让她叫她姑娘舒服舒服,别回来说咱们没人情味」。王老头用有些不

    耐烦的语气说。

    「是,是,您老总是有新点子,想法真是太棒了,我们得跟您多学多学」。

    管理拍着马匹的奉承着。管理拿来两根震动棒,递到妡蕊妈妈的手里说:「贱货,

    这可是王爷爷赏赐的,叫你女儿缓解缓解疼痛,你可得好好谢谢王爷爷啊」。

    妡蕊妈妈愣了一下,颤抖着接过管理手中的两根按摩棒,跪着靠近王老头那

    里,慢慢磕了一个头,用颤巍巍的声音抽泣着说:「谢谢您的赏赐,谢谢您的赏

    赐」。样子好可怜。王老头说:「去吧,等他们再电你那个婊子女儿的时候,你

    就把这两根棍子插进去,开关在上面,这样你那个婊子女儿就不会太疼了」。

    管理把妡蕊的妈妈拽到妡蕊躺椅的下面一侧,就是妡蕊两条腿劈开的位置,

    笑着告诉妡蕊妈妈一会一开始就插进去,妡蕊妈妈抽泣着点头答应说好。

    管理有又一次拉开电妡蕊的电闸开关,大厅里又传来了妡蕊撕心裂肺的惨叫

    声,她妈妈一下子就把两根震动棒插进了妡蕊的阴道和肛门,一边插棒子一边在

    震动,妡蕊底下流出好多水,妡蕊的惨叫声中突然又多了一丝奇怪的声音。

    管理突然把电闸关上,叫妡蕊妈妈继续在妡蕊阴道和肛门里抽弄着震动棒,

    妡蕊的惨叫声停了,却发出了一阵阵呻吟的声音。

    这个时候王老头突然向妡蕊妈妈说:「嗨贱货,你把按摩棒放一边吧,没什

    么意思,用你那个臭嘴给你女儿舔舔逼和屁眼,叫你女儿舒服舒服」。「啊?…

    …啊?……」。

    妡蕊妈妈听到这惊呆了,张着嘴望着王爷爷,「王爷爷,那……那……可是

    我自己的女儿啊」。「你舔不舔?不舔就还电她,想不想救你女儿?」王爷爷恶

    狠狠的威胁着。「王爷爷,我舔,我舔,啊……」妡蕊妈妈突然绝望的大哭起来。

    妡蕊在躺椅上躺着也在哭,抽泣得更频繁了。

    妡蕊妈妈颤抖着慢慢的把头靠近妡蕊两腿之间,慢慢的伸出舌头,慢慢的把

    舌头接触在了妡蕊的阴唇上。妡蕊妈妈一边哭,一边舔着自己女儿的阴部和屁眼。

    「使劲点!」管理一个皮鞭就抽在了妡蕊妈妈的屁股上,「操你妈的!快点!」

    管理的皮鞭像雨点一样落在了妡蕊妈妈的屁股后背上。

    「什么味道的?」王爷爷问妡蕊妈妈。妡蕊妈妈停下来,沈了一会,带着哭

    腔抽泣着说,「回王爷爷,是骚的,是臭的」。「什么是骚的?什么是臭的?」。

    「回王爷爷,我女儿的贱逼是骚的,是臭的」。「你女儿的逼骚还是你的逼

    骚?」「回王爷爷,我们两个的逼都骚」。「接着舔!一对臭婊子,真是婊子生

    婊子!」王爷爷命令着。

    有四,五个管理已经把男人自己底下的那个东西掏出来了,站在妡蕊旁边撸

    着,其中一个拽过妡蕊妈妈的脑袋来,一下子就把底下的那个东西塞进了妡蕊妈

    妈的嘴里,然后把妡蕊的妈妈的手按在了自己女儿的阴部,叫妡蕊妈妈一边用手

    揉弄着自己女儿的阴部,一边用嘴吸吮着正虐待她女儿的男人的鸡巴。

    不一会他们就高潮了,然后一个一个的把精液射到了妡蕊的嘴里,管理们叫

    妡蕊全都喝了,因为妡蕊合不上嘴,妡蕊在吞嚥的时候呛了一下,有些精液顺着

    妡蕊的嘴角流了出来。

    然后他们拽过妡蕊的妈妈,叫妡蕊妈妈从自己女儿嘴里流出的精液舔乾净了,

    妡蕊和妡蕊的妈妈都已经快崩溃了。我看着这场面真的快要吓死了,旁边的女孩

    子们有好多都已经发抖起来,好有好多在抽泣着哭的。

    「好了好了,就到这吧,问问姑娘,以后听话吗?」王老头说。管理把妡蕊

    嘴里的电线和箍都解了下来,问妡蕊:「王爷爷的话听见了吗?以后听话吗?」

    妡蕊喘着粗气,一边点头一边用仅有的力气回答说:「贱奴以后听话,贱奴以后

    再也不敢了」。

    「你们这些骚逼贱货都看见了吗?」王老头突然对所有女孩子说,「在这里,

    只有听话才是你们这些贱货的出路,不听话就是这个下场;你们在这就给我安心

    的作性奴,别胡思乱想,好好配合,这个地方你们就住下去了,和你们说句实话,

    这个地方是大主人在世界外面开拓出来的一个空间,没日没夜,没古没今,如果

    没有邀请,任何人也进不来,如果没有放行,任何人也出不去,他妈的跟你们也

    说不明白,你们那傻逼脑袋再等几百年也成不了物理学家,你们就在这好好伺候

    客人们吧」。

    我听到这里傻眼了,什么,这个地方原来是什么异度空间,这不是科幻小说

    上写的事情吗?居然现实就有,而且有人用这个作逃也逃不出去的性奴监牢,这

    以后要怎么办啊,我感觉好绝望好绝望,我这才发现我一直在控制不住的在发抖;

    我旁边的女孩子们有的低着头有的啜泣,有的也在发抖,大家都被吓坏了。

    这时候,我回过神来,忽然意识到我想大便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我感觉得

    到大便就顶在肛门里面的边上,刚刚被吓的把想大便的感觉都忘了。王老头叫管

    理们把妡蕊的牙补好再把妡蕊从躺椅上解了下来,妡蕊下来之后一下子扑到了她

    妈妈的怀里,母女两个人抱着在抽泣着绝望的痛哭。

    「对了,我们订的那个新来的叫淑娟的女孩在这里吗?」王老头问管理。我

    突然一下子心跳发颤起来,好像有寒气往心头钻,王老头现在问我,难道接下来

    要这么电我吗?管理听见了王老头的话,回到:「回您了,这女孩在这里。淑娟

    出来,去站到王爷爷的跟前」。管理大声向我喝斥着。

    我心脏都快跳出来了,慢慢的光着丝袜脚走到王老头王老太的面前,低着头

    站着,两只戴手铐的手放在小腹下面的两腿之间,好害怕好害怕,心里在想下一

    秒会怎样。我瞥见他们两个人上下打量着我,笑瞇瞇的,打量我的浑身上下,眼

    神就像是在打量一件工艺品什么的一样。

    「好好好,不错不错,是个好货色,纯纯的,是我喜欢的货色呵呵呵呵」。

    王老头一边大量我一边说着,「小姑娘,你就叫我们王爷爷王奶奶就好」。「刚

    看了那一幕,我现在不敢有一丝怠慢,半蹲一下作了一个揖,回到:」贱奴谢主

    人。

    「你叫什么名字?」王老头问我。「回王爷爷,贱奴叫淑娟」。「好名字,

    好名字,名字也是纯纯的,是个好货色,够骚,够贱」。王老头笑瞇瞇的说。

    「淑娟,看见刚才的场面了吗?记着要听话,知道了吗?」王爷爷笑瞇瞇的

    语气里带着一丝的威胁。「回王爷爷,贱奴知道,贱奴听话」。我听到我自己的

    声音都颤抖了起来。王老头和王老太一边打量着我,一边伸出手来,在我的身上

    摸,摸我的胸,摸我的脸,摸我的腰,摸我的屁股沟,摸我的阴部。我害羞地低

    着头,脸烫烫的。

    「给王爷爷放几个屁听听」。突然王老头笑瞇瞇的对我说。我一听吓坏了,

    怎么办啊,这屁哪是说有就有的啊,要是放不出来该怎么办啊,是不是要被用刑,

    怎么办啊,再说我还憋着一肚子的大便呢,犹豫不决中管理突然喝斥了我句:

    「骚逼王爷爷等你了,给王爷爷王奶奶表演放屁,快放!站那别跟个傻逼一样」。

    「别吓着孩子,是不是没有屁?」王老太说。我低着头微微点了点头。「拿

    个大灌肠气,往屁眼里打些空气,屁就有了」。王老头冲我笑瞇瞇的说。我一听

    这个更害怕了,我害怕出丑,因为我感觉自己憋不住大便了,再往屁眼里打些空

    气,一使劲就拉出来了吗。可是躲也不能躲,也不能反抗,我也不能说,这事我

    根本就说不出口,怎么办啊,我心里急坏了。

    王老头叫管理拿来了大灌肠器,管理回来的时候一直说王爷爷方法真多,拍

    王老头马屁。王老头对我说:「淑娟把裤子褪下来手趴到躺椅上。叫主人给你屁

    眼里打气」。

    我虽然心里有一万个不情愿,一万份害羞,也不敢有一丝的怠慢,我低着头

    把粉红色的裤子内裤蹆到了膝盖处,然后手扶在椅子上,翘着屁股,站在躺椅旁

    边。王老头王老太的手在我的屁股上轻轻的乱摸,还把手伸到我的阴部上面,轻

    轻抚弄着我的阴毛,我的脸烫烫的,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就这么光着屁股被一群

    人看,又被两个那么大年纪的人摸,感觉好羞耻也好噁心。

    管理用大灌肠器抽了两桶空气,然后把灌肠器的头插进了我的屁眼里,我感

    觉屁眼痒痒的,屁眼周围和屁眼顺着阴道方向的部位慢慢有一种隐隐约约的酸酸

    酥酥的感觉。管理接着把空气打进了我的屁眼,我感觉屁眼里有一小丝涨涨的感

    觉,就这样往我的屁眼里打了两次气。

    然后王老头叫我把裤子提上去,还保持原来的姿势手扶着躺椅,翘着屁股,

    蕴酿感觉。「嗨,那个贱货,妡蕊她妈妈,爬过来,把脸贴在淑娟的裤子屁股上。

    赏你几个屁闻闻」。王老头对妡蕊妈妈说。

    「谢谢王爷爷赏赐,贱奴这就去领赏」。妡蕊的妈妈哭泣颤抖着连忙回答,

    抽泣着放开怀中的满眼都是泪水的妡蕊,就往我这边爬过来,生怕怠慢一点,然

    后就把脸使劲贴在了我的屁股沟的位置。王老头说:「靠的近些,可别浪费了」。

    王老头真是太变态了,妡蕊的妈妈的脸贴着我裤子的屁股沟那里,他则伸出

    手来一边淫笑着一边揉弄我的小腹,顺势把手滑向我的阴部,还在说叫我有感觉

    了就使劲放,大胆些,别害羞,别犹豫。

    王老头突然转过头对管理说:「快把麦克风拿来架在淑娟屁股这里,把音量

    调到最大,我怕耳朵不太好,听不见这农村小淑女的屁」。管理一边笑着一边又

    称讚王老头的想法多,把麦克风取了来,接到大厅里的音箱子上面。

    我的手扶在椅子上,慢慢的使劲,生怕把大便连着屁一起拉出来,感觉着自

    己肠道里的气往下慢慢走到肛门的地方了,一用力,放出了一个又长又响的屁,

    经过麦克风扩音在大厅里好大声的放了出来,我感觉好害羞,把脸埋在了椅子上。

    我听见妡蕊妈妈好像挣紮的声音,「深呼吸,深呼吸,都吸进去!」王爷爷

    按着妡蕊妈妈的头恶狠狠的说,「什么味道的骚逼?」「回王爷爷,好臭,好臭」。

    「喜欢吗?」。

    「贱货喜欢」。「真他妈贱」。王爷爷说,「在椅子上趴着的贱货再放几个!」

    王爷爷命令我再放几个,天哪,再放就拉裤里了。

    管理看见我没有动静,就用鞭子抽了我几下后背,好痛啊。我顾不了那么多

    了,一使劲,音响里放出劈哩啪啦的声音,我真的把大便拉到裤子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