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娟的悲惨性奴生活】(07)

作品:《淑娟的悲惨性奴生活

    (七)可怜的对屋女孩。

    洗漱之后,我被带回我的那个小牢房里,我以为这是清晨时间的洗漱,其实

    我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几分,是早晨还是晚上,因为这里没有窗户,永远都是暗

    暗的,只有屋顶的那盏昏黄的小灯泡一直在亮着。

    我低下头把湿透了的短丝袜脱下来,搭在床边晾起来,脱的时候湿透的短丝

    袜都和足底粘在了一起,袜底都已经沾满了灰尘,本来不乾净的袜子又增加了几

    分肮髒。

    袜子其实穿了很多天了,早已经有了臭臭的味道,我想在行李箱里拿一双乾

    净的换一换,但是一想还是算了,一双袜子穿很多天才换早已经习惯了,因为过

    去每天都要穿着袜子光脚起垃圾场,如果袜子穿几天就洗一次太浪费香皂了,尤

    其还有人专门来村子里收购我们穿过的没有洗的袜子,我们村里的女孩子都是这

    样。

    我记得有一些外面来的男人开车来我们村子,叫村子帮他们收购我们这些女

    孩子穿过的丝袜,收购一双丝袜给我们能买两个包子的钱,而且越臭越好,特别

    臭的可以给能买4个包子的钱,当时我们都高兴坏了。

    我们私下一起悄悄议论是不是这些男人脑子出了问题,买臭袜子还给我们钱,

    当时村里的一个年龄比我们大些的女孩子告诉我们,你们其实不知道,有好多城

    里的男人特别喜欢闻女孩子的臭丝袜,我们听了其实有些不相信,一起悄悄说城

    里有钱的男人真变态,喜欢闻女孩子的臭袜子。

    回到家里,我调皮的跟姐姐说:「姐,你把脚靠过来,叫我闻闻臭吗。」姐

    姐嘟着嘴叫我别闹,我就把头凑过去闻:「姐,你的袜子好臭」。

    姐姐打了我一下,把我的脚拽过去,「给姐闻闻。嗯,你的袜子比姐姐还臭」。

    我和姐姐经常这样闹,还经常互相猜彼此的袜子下次能换几个包子的钱,不

    过每次我和姐姐都能赚到能买四个包子的钱。

    我们村子很穷,女孩子们一年四季其实都是穿丝袜,因为丝袜比棉袜便宜,

    光着脚踩在湿漉漉的垃圾场找吃的后也比棉袜好乾。

    脱了袜子,我就光着脚踩着地面去饮水机拿杯子喝了很多水,因为我记得那

    天监牢的管理说要多喝水,如果尿是黄色的就要挨打,我可不想挨打。

    喝完水肛门有些涨涨的感觉,我有一天一夜没大便了,其实刚刚洗漱时间就

    想大便的,但是因为害怕,没有在那里大,现在到底大不大便,这个小房间里也

    没有个厕所,我记得那个变态的管理说想大便的时候就按一下墙上的按钮。

    我犹豫了半天,心想还能憋得住,我先不按了,先听听旁边屋子按完按钮管

    理来了会做什么,虽然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按,但是管理来了她说话要做什么我都

    是能听得见的,这样我再按钮之后他们会做什么我心里好有个准备。

    刚想到这里,走廊传来了变态管理在大声喊的声音:「准备吃饭!准备吃饭!

    贱货们都把你们的骚逼脑袋从狗洞里钻出来,像狗一样趴地上」。

    他一边喊着我一边听见走廊里一个个开锁的声音,一会我的门也响了一下,

    房门的最底下靠上一点点开出了一扇小门,那扇小门真像墙边的狗洞大小一样。

    我听见那个变态管理说的话,在想是不是我要把脑袋伸出去,我就手趴在地

    上把脑袋伸了出去,膝盖则跪在地上,翘着屁股,这样脑袋正好能伸出那个洞。

    伸出头后我看见女孩子们都把脑袋从她们的房门下面钻了出来,我想幸亏我

    理解对了,否则也许又得挨巴掌。

    我看见两个带着手铐脚镣的女孩子浑身赤裸着在走道里忙碌着,一个推着一

    个小车,另一个女孩子则把一盘子一盘子的饭端到我们的脑袋前面,我还在想是

    什么饭就端到了我的面前,是一盘子米饭和黄瓜块,不过好多好多。

    一会发完了,那个管理就说:「开始吃!」女孩子们都齐声说了句:「贱奴

    谢主人。」大家就这么趴着吃了起来,连筷子和勺子都没有,只能这么像狗一样

    脑袋伸出洞身子趴在牢房里吃,真的好多,我怕吃不完,不过管理这时说都必须

    吃光。

    我只好努力着往下嚥。不过能吃到香喷喷乾净的米饭真的很难得,以前都是

    在垃圾场里捞富贵人家吃过的泔水饭的,在这么恐怖的牢房里看到这么乾净的饭

    心里突然有一丝喜悦感,但是这种喜悦却转瞬而逝;吃吧,再好吃,也不过是为

    了把我们这群女孩子养的好好的,然后好虐待我们,打我们,玩弄我们,叫我们

    给他们赚钱。

    我们趴着吃饭时,那几个变态管理就在走廊里面溜来溜去,监督着我们吃饭,

    那两个发饭的女孩子则跪在一边,突然有个管理走到我斜对面的女孩子那里一下

    子停住了,和她恶狠狠的说:「嗨,骚货,你把我的鞋碰髒了」。

    女孩子擡起头睁大了眼睛恐惧的说:「回主人,我没有,没,我一直在吃饭

    ……喔,不,主人,我错了,骚货错了,对不起,对不起,骚货贱货知道错了」。

    女孩子长得好清纯,头后面梳着一个辫子,黄色的头绳,眼睛大大的。那个

    管理突然一脚踩到了那个女孩子的脑袋上,女孩子的脸整个趴在盘子里面。

    那个管理踩的非常用力,我听到那个女孩子在啊啊大叫,一边反覆不断的说:

    「主人,骚货错了,骚货错了。我是骚货,我是贱逼,求主人放过我,我错了,

    我错了」。

    「把我的鞋舔乾净了!」管理恶狠狠的说,然后松开了踩在那个女孩子头上

    的脚。

    那个女孩子擡起头,两眼都是泪水,脸上粘的都是米粒,一边抽泣着,一边

    颤微微的把脑袋低下,把嘴张开,头一点点向前,用舌头舔起管理的皮鞋表面。

    管理的皮鞋表面都是灰尘,女孩子舔过的地方就泛出刚被口水舔过的光洁。

    「给我舔乾净了!出点声音,用力」。

    「嗯,嗯!」女孩子答应了,就用力舔着管理的皮鞋,一边舔着,一边发出

    好像很卖力气的嗯嗯声音;好像想叫管理满意能放过她。

    女孩子舔了半天,女孩子边舔着,管理说:「骚逼舔的还真乾净,喜欢舔鞋

    吧贱货?」「嗯,贱货喜欢,贱货喜欢给主人舔鞋」。

    女孩子抽泣着说。突然管理把脚从女孩子的嘴前抽出来,擡起脚来,把鞋和

    袜子都脱了,用不怀好意又恶狠狠的语气说,「把我的脚也舔了,你把我的脚也

    弄髒了」。

    女孩子擡起了头,睁大了眼睛,脸上带着惊恐,嘴里怯生生的说:「啊……

    不……不……别……求求你了主人,放过我吧」。

    我听见女孩子的声音都绝望了。「快!」管理大声命令了一下,我们都吓了

    一跳。管理回过头来对我们说:「都他妈的快吃,一会到时间谁吃不完谁就吃电

    棍。」我听见就不敢一边看一边吃了,低下头疯狂快吃,别的女孩子也是一样。

    我听见斜对面那个女孩子乾咳了好几声,又乾呕了好几声,我用余光瞥了一

    下,这个可怜的女孩子一脸噁心的用舌头舔着管理的脚」。

    舔脚趾缝!「管理恶狠狠的说。那个女孩子无奈只好照着做,一边舔一边乾

    咳,然后乾呕,一边舔着,还吸吮着管理的脚趾;我心想这个女孩子真的太倒黴

    了,吃饭的时候碰到这样的事情。

    管理看我们都吃完了,把脚从那个女孩子的嘴里收了起来穿上袜子穿上鞋,

    就剩女孩子自己在那抽泣着。管理说收盘子,那两个发饭的女孩子就起来把盘子

    一个个都收拾到小推车上;管理接着命令我们原地不许动。

    然后管理叫来另外的管理,把我斜对面的那个女孩子的房门打开了,把她拽

    了出来。

    这个女孩子穿着枚红色的蕾丝T恤,深米黄色的短裙,肉色的丝袜,光着脚,

    跪在走廊的地面上」。

    告诉你,你已经有三次被客人评价成不满意了,养你这个骚货贱货能干什么,

    臭逼玩意,浪费老子的饭钱。今天就得罚你。「女孩子跪在地上大哭起来,」主

    人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啊,不要啊。

    饶了我吧,我再也不会了,我会伺候好客人们的,求求你啦。「女孩子一边

    绝望的大哭一边膝盖一下一下挪向前想叫管理饶了她。」去你妈的!「管理一脚

    踹开她。

    女孩子看管理不理她,接着在地上一下下磕起头来,一边哭,一边说叫管理

    饶了她。那场面真的好可怜好可怜啊。管理说:「今天就罚你,不罚你你就不知

    道老实。起来!」女孩子哭着站起来,管理一下子把女孩的丝袜内裤蹆到脚跟的

    脚链处。

    「扶着餐车,把屁股给你爷爷翘起来!」管理说着,一个巴掌拍在女孩子的

    屁股上。女孩子手扶着餐车,翘着白白的屁股,正好对着我这边,女孩子丰满的

    臀部肥厚的阴唇展现在管理们的面前。

    这个女孩子一直哭着,管理没有一丝怜香惜玉的想法,不但不怜香惜玉,一

    下子把圆头的电棍插在了女孩子的阴部里面,「求求你,求求你了。」女孩子的

    声音已经绝望了,我看见这个场面好怕好怕,把头扭过去不敢看。

    不过我没有听见管理开启电棍的兹兹声,女孩子一边哭着一边呻吟,我瞥了

    一眼,管理正用那根棍子在这个女孩子的阴部抽来抽去,抽弄了一会,然后拔出

    来用棍子打两下屁股,接着放进阴部继续抽弄。

    管理一边弄一边说:「舒服吗臭婊子,觉得自己贱吗骚吗,懂怎么伺候了吗?」

    「懂了……懂了……明白了……明白了主人……我知道错了……我就是骚货,我

    就是臭婊子」。

    我觉得这个女孩子的声音快死了。突然一声兹兹响,管理开动了电棍,天哪,

    电棍正插在这个女孩子的阴部里呢。

    女孩子大声的惨叫了一声就倒下了,并起腿躲着管理,求管理不要了。接着

    管理把棍子插在两腿之间,一边骂着一边电了好几下,然后管理喘着气站在旁边

    歇着,女孩子光着屁股夹着腿坐在地上哭。

    这个管理在用电棍折磨这个女孩子的时候,有几个管理把男人底下那个东西

    掏了出来,一边看着这个场面,一边在用力撸他们自己的底下;

    另一个管理在餐车里面拿出一个塑料杯子,伸出他自己的底下,在杯子里尿

    了一杯尿,等其他管理撸到高潮之后,他叫他们把精液射到这个杯子里,然后递

    给光着屁股坐在地上的这个女孩子,不怀好意的笑着说:「喝了」。

    这个女孩子望着杯子深呼了一口气,抽泣声变得更大了,绝望的接过管理手

    里的杯子,低头望着这杯混合着精液的尿,抽泣着带着哭腔说了声:「贱奴谢谢

    主人赏赐」。

    接着还是抽泣,捧着杯子的手不住在抖,表情好绝望好绝望,然后一闭眼睛,

    咕咚咕咚把这杯混合精液的尿喝了下去。「好喝吗?」那个管理又是带着不怀好

    意的笑在问。「好喝,好喝,谢谢主人赏赐,谢谢主人赏赐」。

    女孩子依旧带着哭墙回答。「喜欢就好,以后要更喜欢,不要不喜欢了。」

    这个管理笑声中带着恶狠狠的语气说。「嗯,嗯,贱奴知道了。」女孩抽泣着回

    答。

    「给我起来!跟她们两个把盘子收拾了,等一会给你用刑。」最开始那个管

    理说。这个女孩子听见绝望地哭声更大了,嘴里一直在求饶。不过这又有什么用

    呢,女孩子被管理们拽起来,然后穿上刚被褪在脚腕脚链处的内裤丝袜,光着脚

    跟着一个发饭的女孩推车走远了。

    另一个女孩则被管理吩咐把我们的狗洞一个个都关上。

    我回到屋里,心跳都加快了,我的天哪,太没有人性了,被评价不满意三次

    要被电牙齿啊,我那天听得清清楚楚的;记得很久以前看牙的时候不小心牙医钻

    到我的牙神经边上,我还一阵酸痛,要是电牙齿要多痛啊,我觉得自己在发抖,

    我抱着自己的身子努力叫自己冷静下来。

    过了一阵子好了,我赶紧咕咚咕咚喝水,手扶着墙脱裤子蹲在那个墙边的水

    槽上尿尿,我害怕自己犯了什么错,受到恐怖的惩罚。

    我心里说,这就是性奴,这就是性奴的命运,太倒黴了,太倒黴了,未来的

    日子该怎么过啊。

    我冷静了一会,因为刚才吃的很多很多,小腹左下方感觉突然涨涨的,肛门

    口处也是涨涨的,想大便的想法越来越强烈,我不敢再憋着,再憋着就憋不住了,

    如果拉到裤子里,会不会受罚,再说他们知道了也太丑了太羞了,於是我毫不犹

    豫按下了墙上那个棕黄色的按钮,然后我就坐在床上靠着墙摀着肚子等着。

    不一会突然走廊里传来管理的声音,都准备出来,集体观看妡蕊受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