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掉的牛仔裤之在劫难逃】

作品:《剥掉的牛仔裤之在劫难逃

    剥掉的牛仔裤之在劫难逃。

    我老婆朱* 红,出生于七十年代,身高1。62米。今年从外资企业辞职后

    就赋闲在家,我建议她趁着有时间不如去学驾驶,以后自驾游就方便多了,老婆

    以前不会开车是因为上下班都是打车,很方便,现在情况不同了。朱* 红就在离

    家不远的一家驾校报了名。

    正处于事业高峰期的老婆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决定辞职的,两年来,她先后

    沦为同事和网友的性玩物,特别是受到混混的胁迫不得不操持了几个月皮肉营生,

    生理和心理都遭到严重打击,唯有从色狼们的视野中消失方能摆脱噩梦般的境遇,

    因此在同我商量后,辞职、搬家、换掉手机号,清除以前的社交圈是我们唯一的

    逃避方式。

    值得庆幸的是,田扬、李老大和小罗从我们的生活中终于消失了,而我老婆

    被他们拍下的裸照也没有出现在网络上,或许他们也不想把事情做绝吧。

    然而,祸不单行,后来我才知道,老婆在学车过程中又一次被强奸了。

    什么?你问我是怎么知道的?是不是老婆报警了?当然没有!由于驾校离家

    不远,这种事情很容易传得沸沸扬扬,成为邻里间的谈资。我之所以知道了,是

    被我发现了老婆手机微信里的聊天内容,当然,还有对方发给她用来胁迫她继续

    保持不正当关系的照片和视频,在我的追问下,老婆只能和盘托出。

    言过正传!随着汽车越来越多地成为人们的代步工具,拥有驾照的人同样越

    来越多,不会开车的人在如今其实已经比较少了,因此现在驾校普遍生源不足,

    往往是一名教练只带两三个学员,我老婆遇到的就是这种情况,教练是个近40

    岁的中年人,中等身材,姓吴,学员们都叫他老吴。

    朱* 红是夏天开始学车的,很快通过了科目一即交通法规,然后就是进教练

    场实地学。既然是学车,衣着当然要干练,所以她一般是短袖T恤、牛仔短裤和

    板鞋。

    学了几次还算正常,偶尔被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老吴触碰到胳膊、手,朱*

    红也没多想,认为这是教练在纠正她的姿势,不过有一次老吴十分主动地帮我老

    婆系安全带,手看似无意地擦过朱* 红的前胸,这个危险的信号被老婆忽略了。

    那天一大早,朱* 红在小区门口上了老吴的教练车,老吴说其他学员都有事

    没来,今天学车的就我老婆一个人,朱* 红心想也好,可以多开几圈,她没有察

    觉到噩梦即将来临,反而暗自高兴。

    老吴很快将车开到位于偏远地区的教练场地,本来学车的人就不多,又加上

    非双休日的清晨,整个场地里空旷旷的几乎看不到人和车,朱* 红和老吴换了位

    置,开始手握方向盘在场地里转圈,大约半个小时后,老吴让她停车、拉起手刹,

    然后告诉朱* 红,说她握方向盘的手势不正确,还说手势不正确的话会影响以后

    几个科目的考试,反正说得很严重。朱* 红被说得一愣一愣的,连忙问怎么办,

    老吴说有一个办法很管用,就是用绳子将双手固定在方向盘的正确位置,多体验

    几次就解决问题了,说着从储物箱里取出了两根短的细麻绳,问朱* 红要不要试

    一试。

    我老婆也没细想,既然能纠正错误姿势,那就试试呗,结果就让老吴用绳子

    把她的两只手都绑在了方向盘上。绑好后朱* 红感觉有点紧,正想让老吴稍微松

    一下麻绳,不料老吴的手已经按在我老婆的乳房上。

    当时的场面是这样的,坐在驾驶员位置上的朱* 红因为双手被细麻绳绑在方

    向盘上,身上又系着安全带,只能保持着端坐向前的姿势,副驾驶位置的老吴侧

    过身,半个身体几乎是扑在朱* 红肩膀上,他的左胳膊绕过我老婆的脖子、搭在

    她左肩,手自上而下伸进朱* 红T恤的衣领,隔着胸罩摸到了我老婆的左边乳房,

    朱* 红被老吴色胆包天的突然行动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情,老吴

    的右手几乎同时摸到朱* 红的大腿根部,隔着牛仔短裤、在前门襟拉链的下方抠

    动起来。

    虽然都隔着衣裤,但老吴的左手捏住的是我老婆的左乳头,右手抠动的是朱

    * 红的阴部,两个身体最隐私敏感的部位同时受到侵犯,偏偏之前刚被骗牢牢绑

    住了双手,身体完全动弹不得,朱* 红不禁又惊又窘,脸涨得通红,大声呵斥道:

    「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不然我喊人了!」

    老吴毫无停止侵犯行为的意思,淫笑着说:「你看看周围,有人听得到你喊

    吗?」。

    朱* 红这才发觉,车子所处的位置远离教练场的主干道,在一片树林的背后,

    这条小路平时几乎没有教练车会经过,而密密的树木也有效遮挡了视线,由于是

    盛夏季节,这辆车开着空调,车窗自然是紧闭的,估计再怎么喊都没用。

    老吴回过身,从储物箱里拿出一卷胶带,扯下一条,贴在了朱* 红的嘴上,

    我老婆竭力躲避都无济于事,到了此时,完全沦为了老吴砧板上的鱼肉,想怎么

    玩就怎么玩了。

    老吴把朱* 红的T恤往上卷起,露出腰腹白皙的肌肤,然后解掉了我老婆的

    胸罩,一对乳房顿时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被老吴用力地揉搓起来,玩弄半晌,

    老吴又解开朱* 红腰间的皮带和牛仔短裤上的纽扣,拉开拉链,用手伸进内裤,

    先是摸索着我老婆的阴毛,很快手指就找到了朱* 红的阴部,插进了阴道里。

    朱* 红现在的样子可说狼狈至极,她想用力并拢双腿,但内裤里老吴的手指

    在她阴道里来回抽动,搞得她羞辱难当,竟然浑身乏力,慢慢地阴道里淫水泛滥,

    她怒气冲冲的眼神渐渐变得迷离,不知不觉中,老吴将朱* 红的牛仔短裤和内裤

    都脱到了膝盖处,脱的过程中需要我老婆微微抬起臀部,她居然也鬼使神差的配

    合着。

    此刻的朱* 红等于半裸,上衣被撩到脖子附近,胸罩松垮地挂在前胸,裤子

    则褪至膝盖,两只手绑在方向盘上,最可气的是安全带依然系着,她的两个乳头

    在老吴的玩弄下变得又硬又挺,而当老吴用力分开朱* 红的双腿,用手指抽插我

    老婆的阴道时,那阵阵酥麻的感觉,刺激得朱* 红浑身颤抖、喘息连连,被封住

    的嘴偏偏一点声音都发不出,唯有双腿之间逐渐流出的淫水,先是沾满了阴毛,

    随后一滴滴地淌到了座椅上,很快就湿了一片。

    事情发展到这一阶段,实际上我老婆已经很难把握自己的理智,在这种叫天

    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境遇下,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以致于神智都变得不太清醒,

    老吴见时机成熟,从副驾驶位置拉门下车,绕过车头,到驾驶室这边打开门,解

    开了牢牢将我老婆双手绑在方向盘上的绳子,紧接着朱* 红就被老吴扯着头发拖

    下了车,还来不及挣扎,两只手就被老吴扳到背后,重新用绳子反绑起来,随后

    老吴打开车后排的门,将朱* 红仰面推倒在汽车的后座上,开始去剥我老婆已经

    脱到膝盖的牛仔短裤和内裤。

    很快,朱* 红的牛仔裤、内裤都被强行脱掉,脱的过程中老吴嫌我老婆脚上

    的板鞋阻碍了他的行动,索性一起脱了下来,逐一扔到车外,这一下,朱* 红的

    下半身已经完全光溜溜了,老吴嘿嘿淫笑着,迅速解掉自己的皮带,拉下裤子,

    露出早已蠢蠢欲动、高高昂起的生殖器,这个家伙用力分开朱* 红的双腿,俯身

    下去,压在朱* 红身上,将生殖器插进了我老婆的阴道里抽动起来。

    在驾驶室的座位上,朱* 红已经被老吴的手指玩弄得阴道淫水不断外流,此

    刻老吴的生殖器进入可谓毫无障碍,这深深的一插代表着朱* 红的身体失守,被

    教练彻底的占有,就这样开启了被强奸的序幕。:

    在我深刻的记忆中,这应该是老婆第四次惨遭强奸!一次是在出租屋里,被

    玩仙人跳的鸡头绑起来蹂躏,一次是在远郊的宾馆客房里,被我换妻QQ群的网

    友集体霸占,至于还有一次,是被几个工厂的老板们约到浙江以吃饭为名灌醉后

    迷奸的,那次我是事后很久才无意中知道的。

    我都不明白朱* 红哪来这么大的吸引力,怎么这么容易被人强奸,并且几乎

    都是轮奸的,算起来先后在朱* 红身上发泄过兽欲的都有几十人了,这是不是人

    尽可夫?朱* 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