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和未婚妻沦为他人胯下之奴】(12)

作品:《妈妈和未婚妻沦为他人胯下之奴

    (十二)。

    是的,正如吴凡所说的,狂欢开始了。

    回到房间后,原本骚熟淫荡的妈妈瞬间变成了冷艳女王。

    「儿子,跪下」。

    妈妈坐到了床上,翘起了二郎腿,对我冷冷地命令道。

    妈妈前后转变的强烈反差,再加上我对妈妈天生的畏惧,使我不由自主地跪

    了下来。

    由於身高的原因,再加上床的高度,跪下之后的我在妈妈的面前更加卑微了。

    「爬过来,把钥匙给妈妈」。

    妈妈继续像女王一样对我发号施令,我像妈妈的宠物一样,顺从地爬到妈妈

    的脚边,但却迟疑着,不想递上婉玉好不容易才帮我争取到的打开锁精裤的钥匙。

    「嗯?不听妈妈的话了是么?」。

    妈妈眉毛一扬,眼里充满了冰冷。

    我心中一颤,我小的时候妈妈其实没怎么生过气,但是每一次生气的时候,

    她都是这种表情。

    对於妈妈生气的恐惧瞬间占据了上风,我乖乖交上了这把屈辱的钥匙。

    这下,我的下半身可以说又一次落在了别人手上。

    「你的未婚妻那个小骚货,为了帮你拿到这枚钥匙,可是用尽了心思啊。但

    她竟然敢跟婆婆争宠,我今天还就不让她如愿了」。

    妈妈把玩着钥匙,漫不经心地说道。

    「儿子,想要这把钥匙么?」。

    妈妈用她白嫩的美足,挑起了我的下巴,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想」。

    毕竟这是婉玉好不容易为我抢来的,我不能辜负了她的好意。

    但是眼前的人虽然已经彻底堕落,说到底却还是我的亲生母亲。

    「那就先给妈妈舔舔脚吧」。

    妈妈把勾起我下巴的美足伸到我的嘴边,一股精液的腥味和淡淡的脚臭味一

    起沖进了我的鼻子。

    我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不敢多说一句话,乖巧地双手捧着妈妈白玉一

    般的美足,从她那涂着鲜红美甲的脚趾处品尝了起来。

    这一次,我感觉我忘记了一切,整个世界里只剩下妈妈如女王一般的身影和

    她脚边像奴隶一般卑微的我(虽然现在的我本来也就是个奴隶)。

    正当我专註地服务着妈妈的美足之时,床上的妈妈伸出了另一只脚,用脚趾

    夹住了我的阴茎,开始做起了活塞运动。

    这一动,却让我的阴茎又开始充血肿胀了起来,但是锁精环还未拿掉的我,

    却并不能完全享受妈妈美足的足交服务,这时的我,被自己的亲生妈妈淩辱虐待

    的淩虐快感和下体的痛交织在一起,一会诱惑我彻底堕落进无底的深渊,臣服在

    妈妈和吴凡的脚下,享受被淩辱的快感,一面又在提醒我,我的未婚妻和妈妈还

    在别人的手中屈辱地活着,作为这个家现在唯一的男人我不能放弃,这两种矛盾

    的心理在我心中展开了一场持久的拉锯战。

    「妈,我痛」。

    一直舔舐着妈妈美足的我再也忍不住这样的煎熬,叫出声来。

    「宝贝,痛么?那就再忍忍吧」。

    此时的妈妈对我的痛呼没有丝毫动摇。

    不过她掌握着我阴茎的脚还是换了个姿势,开始使劲踩着我的肉棒和睾丸。

    这和刚刚相比又是另一种淩虐的痛与快感。

    这一次,我没再出声,忍着痛继续为妈妈的美足服务。

    舔弄了一会妈妈的美足,妈妈似乎也腻烦了,停止了对我的玩弄。

    「去,爬到床上去,屁股撅起来,自己把屁股瓣掰开,等妈妈过来」。

    妈妈继续下着命令。

    我不由自主地按照妈妈的命令,爬上床,摆出这个下贱的姿势,将自己的后

    庭菊穴,完完整整暴露在空气中,等待着妈妈的调教。

    这段时间是如此的难熬,仿佛我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在被吴凡这个小鬼头,

    用大鸡吧践踏一遍之后,又被自己的亲生母亲,再一次践踏。

    脑海里想象着我现在的姿势,我感觉自己像一个发情的母狗般,赤裸全身,

    撅着屁股等待着亲生母亲的临幸,心里不禁涌起一股禁忌,屈辱的快感。

    妈妈在抽屉了翻了又翻,拿出了一袋东西,挺着胸前的两颗大乳房,踏着模

    特步,缓缓来到我的身后。

    她的玉手抚摸着我的屁股,我的臀沟,又在我的肛门边上,用指甲一下一下

    地画着圈。

    我能感觉到妈妈心中火热的欲情,在她的刺激下,我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下体又一次传来了因为肿胀带来的疼痛。

    「宝贝,说真的,你的宝贝不小,的确有骄傲的本钱,妈妈以前也忽视了你

    的肉棒,但是它和吴凡主人的大肉棒没法比。你为什么不能彻底服从吴凡主人呢?

    为什么老想着自己的未婚妻呢?」。

    妈妈一面玩弄着我的后庭和被锁着的阳具,一面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自言自语。

    抚摸了一会之后,妈妈忽然停了下来,正当我疑惑不已的时候,却感觉妈妈

    的玉指又一次接触到了我的菊花。

    而这一次却和之前有所不同,妈妈的手上戴着一些冰冰凉凉的膏状液体。

    妈妈将这膏状液体一圈又一圈,涂抹在我的菊花上,刚开始,是一阵凉凉的

    舒适感,可是很快,这凉凉的舒适感就被一阵蚂蚁爬过般的瘙痒所取代。

    这瘙痒是如此强烈,我不由发出了一声让我自己都害羞到想找个地缝鉆下去

    的呻吟。

    「宝贝真棒,这一声淫叫叫得妈妈差点都高潮了呢」。

    妈妈在后面评价着,手上的动作丝毫没有停顿。

    「这个呢,是吴凡主人的肛门润滑油,这种油本来是给我们女人用的,就算

    是再贞洁的女人,涂了这种油都会变成人尽可夫的公交车,跪在地上求着男人的

    大鸡吧肏烂她的屁眼。不过好在给男人用效果要弱一点,不然妈妈也不舍得我的

    宝贝变成那副癡样,这种痛苦有妈妈承受就足够了」。

    我听后,心里很是震惊,这种强烈的瘙痒还叫弱一点?那要是妈妈和婉玉涂

    了…会怎么样?我心里不禁涌起了一丝好奇。

    但是,很快,我就没心思再想别的了,我只感觉妈妈的这根修长,灵活的手

    指带着药膏,在我的后庭处到处游走,一会在菊花旁边画着圈,一会又在我的肛

    门内部也抽插几下,确保药膏全部沾满了肛门内外,故而,我现在整个菊穴,从

    里到外都是一种瘙痒难耐的状态,无比希望能有一根粗长的家夥插进来,帮我止

    痒。

    此时的我,似乎也能明白,为何女人们每次都会叫:「快来给骚穴止痒」了。

    我想,如果我是女生我一定早就跪地求操了吧。

    过了一会,妈妈停止了涂抹,坐在旁边,双手伸到我的身下,开始熟练地玩

    弄我早已凸起的乳头。

    她的技巧是那么娴熟,再加上妈妈手上还有刚刚插过我屁眼的润滑油残留,

    我的乳头也开始感觉有一阵阵瘙痒传出。

    「妈妈,求您了,我要……我要」。

    我被这快感折磨得欲仙欲死,再也顾不上什么男人的尊严了,开始像一个饥

    渴的女人那样乞求妈妈。

    「宝贝,你要什么呀?你不说清楚,妈妈怎么知道该怎么满足你呀?」。

    妈妈一面玩弄我的乳头,一面在我耳边轻轻吹着气。

    此时我的头脑已经被搔痒沖击得一片空白了,无意思地胡乱呻吟着:「妈妈,

    求求你,我要你快插进我的菊花,快帮儿子止痒,儿子的骚菊花想被大棒子插」。

    「哦是吗?那好吧,让妈妈找找啊……」。

    说着,她打开了旁边的袋子,里面是无数性玩具,跳蛋,按摩棒,等等等等

    种类繁多数不胜数。

    妈妈挑出了一根粗大的,布满颗粒的假阳具,对着我的菊门比划了一阵子。

    她的嘴角露出一丝邪笑,脑子一片空白的我突然感觉一个庞然大物似乎想要

    突破我肛门的封锁进入我的体内,但是由於它太过巨大,即使有润滑剂的存在依

    然很难进入,只不过身后的妈妈却是一点都没要心疼儿子的意思,突然一阵发力,

    随着屁眼处传来的一阵撕裂感,那根巨棒突破了封锁,闯进了我的后庭菊穴。

    瞬间,我整个人的身体都僵直了,瘙痒感被后庭的充实感取代,这一刻,我

    竟然感觉无比充实和满足。

    此时,妈妈的一只手握着假阳具,在我的后庭抽插,她的另一只手也没闲着,

    从我的胯间伸了进来,握住了我的鸡吧,开始熟练地撸动着。

    很快,后庭被侵犯的快感,射精的欲望和锁精环带来的痛苦一起沖进了我的

    脑子,像毒品一样不断侵蚀着我的神经,但还没等我做出反应,一切瞬间停止,

    过了一会,正当脑子一片空白的我因为快感突然的停滞而迷茫时,已经有些从快

    感的余韵中退出的身体却又瞬间被第二波更加猛烈的进攻所攻陷。

    就这样,妈妈总是能精准地把握到我忍耐的极限,在我快要到达临界点的停

    住,却又在我放松下来的一瞬间再次进攻,一次又一次,直到我感觉自己整个人

    都要坏掉的那一瞬间,我忽然感觉鸡吧上的束缚一松,久违的射精快感瞬间将我

    从地狱带入了天堂,仿佛这段时间的焦躁,全部随着这一泡精液,从我的体内射

    了出去。

    「宝贝,爽么?」。

    妈妈在依旧撅着屁股,瘫软成一滩烂泥的我耳边轻轻低语着,从来没享受过

    这种刺激的我到现在还没缓过劲来,嘴里只顾得上飘出轻微的一声:「爽」。

    「宝贝,你要记住哦,只要你选择臣服,妈妈会经常让你这么爽的。毕竟你

    是我儿子么,除了主人,妈妈不给你爽还能给谁爽?」。

    妈妈继续在我耳边低语,我无意识地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妈妈把稍微缓过劲的我移到了一边,自己躺在了刚刚我射出的那

    一滩精液上。

    她将我搂了过来,性感的红唇和我的嘴唇触碰在了一起,香舌及其强势地撬

    开了我的牙关,伸进了我的口腔,强迫我的舌头和她的交织在一起,互相交换着

    津液。

    而她胸前那两坨温暖,则刚好与我的胸部碰撞在一起,在妈妈身子的轻微晃

    动之下,胸前两颗坚硬如铁的存在不断与她亲生儿子的乳头摩擦着,一阵阵电击

    般的刺激不断麻痹着我的大脑,而她空出来的那支玉手,又摸上了我的鸡吧。

    「妈妈,求求你,我想要」。

    在妈妈喘气的空档,很久没和女人做爱的我被妈妈的调戏驯化得心服口服,

    不由得开口祈求妈妈能可怜我,让我把我的鸡吧插进我出生的地方。

    「既然宝贝开口求妈妈了,那妈妈就大发慈悲,满足你咯。来吧,宝贝,你

    想怎么玩弄妈妈就怎么玩弄妈妈,妈妈说了,今晚这具骚肉就是你的了」。

    妈妈舔了舔嘴唇,诱惑地说道。

    我哪受得了我的亲生母亲,对我做出如此淫荡的承诺,再加上我对她对婉玉

    毫无下限的淩辱的不满,遂即一声低吼,翻身将妈妈赤裸修长的白嫩娇躯压在身

    下。

    妈妈赤裸的身体,和我刚刚射出的那摊精液碰撞在一起,发出淫靡的声音,

    而她的I罩杯巨乳,也在剧烈的运动中,泛起阵阵肉浪。

    我对准妈妈的小穴,毫不犹豫地将肉棒狠狠捅了进去,身体压在妈妈身上,

    双手使劲抓着妈妈的巨乳,不停揉捏起来,舌头也粗暴地探进妈妈的口腔,几乎

    是单方面向妈妈输送着津液。

    「啊!!好粗鲁!!好爽!!好儿子,快干坏妈妈的骚逼了!妈妈好幸福!

    啊!妈妈的骚逼快要被你插烂了」。

    随着我毫不留情,野蛮的进攻,妈妈胡乱地淫叫着,修长的双腿紧紧盘住我

    的腰,似乎想让我永远和她结合在一起。

    而妈妈的骚逼,快速而有规律地蠕动着,每蠕动一下,我的鸡吧就会感觉到

    一种强烈的刺激,没过多久,感觉自己将要射精了,怒吼着将妈妈的下半身微微

    升高,妈妈似乎猜到了我要做什么,美丽的双目不由自主地染上一丝恐惧,但她

    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我便彻底打开精关,又一次将自己的精液射进了亲生

    妈妈的骚穴中。

    而且这一次由於我先前的角度改变,我的精液直沖妈妈的子宫而去。

    妈妈被我精子强烈的沖击给刺激得直翻白眼,身体向上弓起,形成一个淫媚

    的拱形,久久不能平静。

    没过多久,抢先一步恢复过来的妈妈把我压到了身下,以女上男下式主导了

    我的鸡吧,似乎要报刚刚被自己儿子子宫强制灌精的仇……。

    几场激烈的大战之后,我和妈妈相拥在一起,此时妈妈的高个头的好处显现

    了出来,我刚好不用费劲,就能像小时候那样,含住妈妈的乳头。

    虽然知道眼前的妈妈心中第一位已经不是我,但是我却依旧不想放开她,就

    这么静静地被妈妈搂在怀里。

    不过,妈妈却先打破了平静:「宝贝,刚刚妈妈让你很爽吧?」。

    我默默点了点头,刚刚和妈妈疯狂的乱伦性爱的确让我像吸了毒品般不可自

    拔。

    「以后宝贝只要在主人面前支持妈妈,妈妈会祈求主人多给妈妈几次机会帮

    宝贝爽的。妈妈会让宝贝爽到除了妈妈再也不会要别的女人……」。

    妈妈问着我的头发,轻声说道。

    「不要」。

    我只感觉妈妈似乎僵硬了一下,然后不可思议地看着我。我能想象妈妈此时

    眼中的失望和迷茫。

    我不敢看妈妈的眼睛,脑袋依旧埋在妈妈胸前的肉山里,但是轻声解释道:

    「妈妈,小玉是个好女孩,她从来就没想过要和妈妈争宠」。

    我尽力地组织着语言,为小玉辩解,「她从未想过要忤逆自己的婆婆。你想

    想,在你坐到她头上,让她舔的时候,她虽然快要窒息了,却还在卖力地帮你舔;

    在你们两个互相亵玩的时候,她也默默处於受的位置,她哪次想要反抗你了?。

    那次你当着别人的面,把婉玉扒了个精光,她也没怪你,而且,那次她帮我

    求情,如果她想和您争宠,她大可不必受那苦,你以前不是很喜欢她么……」。

    我还没说完,妈妈似乎就彻底没声了,只是将我的头紧紧搂在她的乳房里。

    许久,才有轻微的低语传来:「或许,是我想多了……玉儿找了个好男人,

    为什么我却……」。

    话还没说完,轻微的鼾声就响了起来,我到了嘴边的疑问也没机会再说出口

    ……。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