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身之球经风云】(08-09)

作品:《变身之球经风云

    第八章。

    在回家的轻轨上人还是不少的,只是与白日相较起来,没有来的这么拥挤,

    只剩一个座位被张晨很体贴地让给左音,他自己在左音面前拉着吊环站着,后者

    则是低着头不敢看向张晨,闭目假寐起来,一路上两人无语,几次张晨张了张口

    想说些什么,见左音全身带着疏离感只好作罢。

    「小音回来啦!」王静听到开门声从厨房探出身子笑着招呼,后来又探头探

    脑的像在找什么东西的模样:「阿晨人呢,怎么没有叫他一起来家里吃饭?」。

    左音进门才要换鞋就听见妈妈的声音从厨房传来,这种被家人关怀的温馨感,

    让她沉闷的心情愉悦了几分,如果没有后面那句话那就更完美了,左音心里不免

    吐槽。

    「我不知道!谁理他去哪里吃啊,这么关心他,爱谁谁去……」左音趿着保

    暖的室内棉拖,噘着嘴走向餐桌还边跟妈妈说道。

    「唉!你这孩子……」。

    「好了阿静,小音才读高中呢,孩子的事你别瞎凑合了。」一个表情温和的

    中年男人,坐在主位上,他听了一会摇头失笑的制止王静。

    中年男人是左音的爸爸左岸,这几天自家老婆一直在他耳边夸奖张晨那孩子,

    结婚这么多年他猜的出老婆在瞎操心什么,他也觉得张晨不错,至少知根知底,

    人品、样貌都挑不出错,但儿孙自有儿孙福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准,更何况闺女年

    纪还小,自己都还没捂热呢。

    「还是爹地最好了,么么哒!」左音听老爸帮自己解围,开心的上前抱住左

    岸的手臂朝他脸颊香了一口,还白了老妈一眼。

    「你们父女俩联合起来欺负我是吗?小奕过来妈妈这边!」王静看了不乐意,

    手叉着腰朝坐在一旁装透明人的左奕喊道。

    「哦……这都有我的事……」左奕平时跳脱的最欢,今日却一反常态,努力

    缩在一旁。

    好在这也只是插曲,谁也没揪着这话题不放,餐桌上一如往常的言笑晏晏,

    左音今天的失措被驱散了不少,看着父母与弟弟间的斗嘴,满满的幸福感充斥她

    的心扉,前世可望不可及的梦想,让她有种作梦的不真实感。

    她忽然想到那高大的身影,张晨现在自己在吃着便当吗?张叔叔在跨国企业

    工作,听爸爸感慨提起过最近几年张叔叔因为升职,忙的都看不见人影,好久没

    坐下一起喝杯茶了,自己记忆中更是好多年没看过张叔叔。

    想到张晨一个人独自在昏暗的餐桌上吃着便当,左音心尖不由得泛疼,她是

    最能体会这种孤寂感的,前世自己就是这样孤单的活着,而且,明明就独自生活

    这么长时间,张晨那可怜的生活技能是怎么回事,练球练傻了吗?左音好奇的又

    拿起手机瞧起APP,切换到属性面板。

    「张晨因为你的监督,运球技巧熟练度提升+10……」。

    「欸!」看到提示框显示的陌生讯息,左音惊疑的发出声音。

    「小音,怎么了?」三双眼睛同时注视左音,王静最先开口。

    左岸也跟着严肃说:「小音,爸爸不是说过餐桌上不要玩手机吗?跟长辈、

    朋友出去吃饭会很不礼貌,就算在家里也要养成习惯」。

    「嗯,我知道了爸爸,对不起。」别看左家和乐融融的样子,但还是很有规

    矩的,左奕之前就曾因为这事被罚跪呢,左音赶紧收起手机,只好晚点再看是什

    么情况。

    王静还一直想偷瞄是不是什么羞羞的暧昧讯息呢,看到左音收起手机,她嗔

    怨地瞅了一眼左岸,好歹让她看到内容以后在说教嘛……。

    饭后左音跟左奕分工刷好碗盘后,一家人就坐在客厅看起电视节目,只是左

    音有点心不在焉的,像羽毛搔着心一样痒痒的,好奇心被那道讯息勾着很不舒服,

    便跟父母说要出去走走,消消食。

    左家的后门因为面朝河畔地理环境不错,当初就改装成店面做起生意,所以

    自家人出入的地方还是前门为主,左音这时在门口的小庭院拿着手机来回走着。

    「我还以为这APP是给人偷窥用的呢,没想到还能加技能经验值……」。

    她算是知道这APP,就好像怪兽对打机一样,可以训练技能等级,不过要

    她一旁待着才行,像今天张晨做运球训练她就坐在球场边,但这是她的金手指啊!

    居然是强化别人用的,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

    不知不觉,她走到了隔壁张晨家的门口才惊醒过来,看着眼前的张家昏暗冷

    清与自家灯火通明强烈对比,在餐桌上的心疼又浮上心头。

    「左音?」一声疑问从后头传来。

    左音转过身发现是张晨,一样是今天的穿着,可能是晚上比较冷搭了稍微厚

    实的羽绒外套,手上提着白色塑胶袋,上面印有附近便当店的商标,现在才要吃

    晚餐?左音心中这么猜测。

    「嗯,刚吃饱出来消化一下……」左音解释道,虽然她不知道自己为啥走到

    他家门口就是,指着张晨手上的袋子好奇道:「才吃晚餐啊?我妈说你可以来家

    里吃饭的,不要老是吃外面的啊」。

    「我怎么好意思去蹭饭……而且今天特餐是薑母鸭燉饭,想买来吃吃看」。

    薑母鸭燉饭?左音虽然刚吃饱,可听到薑母鸭就馋了,这么冷的天气这根本

    神物,为什么要买这么好吃的东西勾引她!?。

    张晨从兜里掏出钥匙开门,看到左音双眼发光盯着自己手中的袋子那副馋样,

    就觉得好笑。

    「你不是吃饱了吗?」张晨进门换鞋一边向跟着他进门的左音说。

    「我就想吃嘛,一口就好,你不会这么小气吧?快点啊!」左音看他磨磨蹭

    蹭的,早就换好拖鞋往里面跑了。

    两人坐在张家客厅的L型沙发上,左音舔舔嘴唇看向中间的茶几,上面摆着

    张晨刚拿出来的便当,是一大一小的圆形木质餐盒,上面透明的塑胶盖内充满水

    气,热腾腾的样子,那个小一点的水气更重好像是盛汤的碗,左音期待的晃起小

    脚来。

    「哇!」张晨打开盖子,掩不住的雾气与浓烈的香气刹时冲了出来,引起左

    音的惊叹。

    「好香哇,我要吃、要吃!」左音兴奋的脸色通红、眼睛发亮,迫不及待的

    催促起张晨。

    左音没意识到,此前还避之不及的人就在她面前,随便就被美食勾了进来,

    或许是薑母鸭浓烈的酒气薰着了,让她浑身燥热、双颊焉红,还不由自主的撒娇

    起来。

    张晨拿了副碗筷准备匀一点给左音,他看见左音的娇态愣了愣,黝黑的脸庞

    不自然红了一点,他从小就知道左音可爱。

    然而,几年没注意好像变的更好看了,身躯虽然娇小但比例很好,五官更为

    精緻,小时候很明显的兔牙,现在隐约藏在粉嫩的嘴唇下依稀可见,恰到好处的

    兔牙让上唇微微嘟起,好像无时不刻在跟你撒娇一样,张晨感觉浑身的血液往下

    身冲去,呼吸突然重了起来。

    第九章。

    张晨暗自吞了吞口水,强忍着不去注视左音,将分出去饭菜挪向前,说道:

    「另一碗是薑母鸭的汤,你可以喝一点但不能多,里面有酒的」。

    「知道了,小气鬼」。

    左音喜滋滋的拿起碗便使劲闻了一口,看着碗皱眉道:「你盛太多了,我就

    想嚐个味道……」。

    虽然是自己嘴馋,但她可没忘记这是张晨的晚餐,就是嚐个鲜罢了,再说自

    己才刚吃饱,这么多她哪里吃的下啊,说着就把碗靠过去想让张晨匀回去一点。

    「没事,你吃剩放着,我再用那个碗吃就行了。」张晨摆手笑道。

    左音听了也没再坚持,夹起一块鸭肉放进嘴里后呼了几口气,随即满足道:

    「呼、呼,好烫啊……好吃,超级好吃的」。

    吃起来相当软嫩,虽然烫口但咬起来丝毫不费劲,稍稍咬下肉块便挤出浓郁

    的汤汁,香气瞬间充斥整个口腔,左音以前去专门店吃过几次,有些店鸭肉难嚼

    的就像肉乾一样,没想到一间便当店的薑母鸭居然做的这么好,让她更为期待那

    碗汤了。

    「男人」的友情不外乎菸、酒、女人,这儿是没人抽菸啦,但薑母鸭里边还

    是有酒的嘛,还有一个自认是男人的女人,於是,两人就自然的交谈起来。

    「我还以为你都不理我了呢。」张晨吃着左音剩下的饭,她只挑肉块吃了。

    左音就着碗美滋滋的喝着汤,听到张晨这么说,她不解道:「我哪有不理你?」。

    「今天从学校回来,你不是都不跟我说话吗?」。

    左音听了张晨的回答沉默下来,她能说自己是因为被他吸引,在怀疑人生吗?

    这才惊觉自己怎么就在张晨家吃起人家的晚餐来了!尼玛,就该管管自己这吃货

    的嘴巴。

    张晨瞄了瞄突然沉默的左音,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今天自己怒骂刘川后也很

    惊疑,其实,以往刘川的态度就很不好,他也没有这么暴怒过,怎么自己忽然就

    心头火起了呢?看了眼前默默喝着汤的娇小身影,他彷彿知道原因了。

    因为左奕那个大嘴巴曾经不小心说漏嘴,张晨知道左音好像暗恋自己队上的

    刘川,之前还没觉得如何,毕竟两人很久没接触了,可最近左音走进他的生活,

    以前那个爱笑的小姑娘渐渐清晰起来,而且还变的更加漂亮可爱,他不是那种护

    食的人,却有种难受的感觉,但架不住人家喜欢啊。

    「咳咳……」张晨清了清喉咙,解释一下:「我今天骂刘川是因为管理上的

    问题,你别放在心上,刘川是个很有天分的人,如果他把心思放在篮球上面认真

    训练,完全可以去打职业的……」。

    左音小嘴微张矇了,怎么突然说起刘川,这特么是什么情况:「蛤!?」。

    「我说真的!刘川在高中以前没怎么接触篮球,虽然他加入球队的出发点很

    儿戏,但天赋确实很高,没有花太多的时间在训练上,短短时间内就能到这种程

    度,真的很让人佩服。」张晨说着居然吹捧起刘川来了。

    接着感慨的说道:「你也知道我从小就打球,每天刻苦努力训练到现在,居

    然比不上人家玩闹般的几个月,恐怕再过不了多久就要被追上了,尤其最近我还

    感觉到自己的瓶颈,不得不说天才真的很让人挫败,也很让人不甘心……」。

    左音眨眨眼,这人怎么就自顾自的长吁短叹起来了?。

    「嗯……不好意思哦,我问个问题。」左音出声打断张晨,右手举至脸颊边

    问道:「怎么突然说起刘川了?」。

    张晨顿了顿:「你、你不是因为我骂了刘川,才不理我的吗?」。

    「蛤!?我为什么要因为刘川不理你?」左音震惊了。

    张晨支支吾吾道:「我、我……听人说……你喜欢刘川……」。

    「我才没有喜欢刘川!一定是左奕说的吧,他死定了!」左音气坏了,什么

    听人说啊,你怎么不直接说是左奕说的呢?居然还帮他打掩护,不愧是好兄弟哈,

    跟她就是表面兄弟,友尽了。

    这时跟父母在客厅看电视,笑的正欢的左奕,突然打了个冷颤,他搔了搔头

    心想,奇怪开暖气了还觉得冷吗?我姊怎么还没回来,说消食玩起了消失?。

    左音气不过,愤慨扔下那被她喝的剩汤渣的碗,正激动的扑向张晨,作势要

    咬。

    张晨还在暗自心喜左音的否认,一时没察觉被左音扑倒在沙发上,怎么就突

    然投怀送抱了,发生什么事了?闻到左音身上的酒气,再看看那碗见底的汤……

    这是喝醉了?他强忍着想抱紧的情绪,把双手举在两肩旁。

    「左、左音……你喝醉了,快回家……嗯哼!」张晨不是会趁人之危的人,

    缓了缓心神就想叫左音快回去休息,忽然喉结被咬了一口让他闷哼出声,随即湿

    热感传来,他、他还被舔了一口?。

    他紧了紧喉咙,低头看去正好左音抬头看着他,吧了唧嘴后吐吐舌头:「鹹

    鹹的……」。

    张晨看着左音迷濛的大眼、粉红的丁香小舌,还有趴在他身上的柔软,脑中

    理智线彷彿发出一声「啪搭」,随即低吼一声,翻身将左音压在身下,右手托着

    左音的后脑,就一口噙住她的红唇,虽然吐息间带着酒气,但一如他想像中甜美。

    「嗯、好重…唔…」左音只觉天旋地转,就被压着喘不过气,伸着双手抵在

    张晨胸前挣扎起来。

    趁着左音开口的瞬间,张晨伸出大舌探入左音的口腔,逗弄那柔软小舌,还

    吸的「啧啧」作响,左手把自己胸膛上烦人的小手拉至左音头顶,改用右手肘勾

    着左音头部,右手掌则禁锢左音的双手,空闲的左手往下探索至左音的胸前,迟

    疑了一下还是小心的搓揉起来。

    左音正努力地用舌头想把嘴里的异物顶出去,就感觉胸前的小白兔被一只温

    热的大手包覆住,还在发育的嫩乳异常敏感,这时被轻轻揉捏让左音发出一声难

    耐的娇哼:「嗯……」。

    左音觉得自己的身体好热,因为双手被禁锢在头顶,让她的胸口自然往上挺

    着,感觉就像在奉献自己的娇乳一样。张晨已经不满足隔着衣服抚摸这对宝贝,

    便从衣服下摆伸入,顺势解开左音前扣式的胸衣,那细腻棉柔的触感让他爱不释

    手,当摸索到已经挺立的乳尖时,更是用食、拇指轻轻逗弄着。

    「呵……张、张晨?」伸入的大手带着微凉冷气,让左音稍微恢复清醒,她

    睁眼看着张晨贴近的大脸,还有口腔内吸吮她小舌的大舌,感受着胸前的酥麻感,

    她想使劲却浑身无力。

    左音泛红着眼眶就要抬腿踢去,这时自己的乳尖被张晨细细玩弄,让她刚抬

    起腿就瘫软无力,不禁娇吟出声:「嘤……」。

    跟自己抚摸的感觉不同,张晨的手彷彿带着魔力,让她带着哭腔呜咽着,脑

    中一片空白都不能思考了,一根硬梆梆的物体顶在她小腹上,隔着衣服那股灼热

    感都能传入她的身体里,小腹内一股热流涌入下体,没有停止的从身体里流了出

    来,左音不安的挺起了腰、扭了扭身体。

    「嘶……」张晨倒吸一口冷气,刚才他的龟头被隔着衣服擦过,本来就胀的

    难受,现在更是敏感的不像话,被左音这样摩擦让他差点就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