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华的原始部落纪行】(13)

作品:《丽华的原始部落纪行

    (13)。

    奸狱活动结束并不代表每日侵犯到此为止,相反地,小腹隆起的孕妇们受到

    的骚扰日益加剧,平均下来每个人每天得服侍三到四根阳具才能够满足全村男丁

    的性欲.

    在魁梧土着的粗暴驯化下,每位女性都有了一副专门取悦巨大阳具用的身体。

    无论在原村庄拥有美味的淫肉抑或含蓄的蜜壶,经过满村巨屌百日来的调教,都

    成了乌毛丛生的松弛肉穴──颜色偏黑的小阴唇外翻甚或下垂,饱满的蜜肉自阴

    道口隆起,彷彿维持在激烈交合后给阳具干到翻出的姿态,湿答答地飘散出吸引

    邻近阳具的淫臭味。

    除了淫肉完全变形之外,女人们的后庭也都是极度松弛的状态. 习惯给巨屌

    轮番奸淫的肛门犹如厚唇般鼓起,但是由於激烈过度的肛交几乎天天发生,一张

    张肛唇都被操到再也无法闭紧,肛门括约肌失调导致一点小动作都会牵动沾满精

    液的直肠脱垂出来。

    对於动作稍微大一点就容易脱肛的孕妇们来说,漏粪曾为她们带来短暂的困

    扰. 遭到集中管理的众人没有足够的水来清理身体,也无法自由外出,每户用水

    配额相当拮据的情况下,只能进行最低限度的饮用和局部清洁。每个人的身体变

    化大同小异,只要有个人开始在夜梦中脱粪,大家睡醒就会是一地粪尿,清洁起

    来十分麻烦。到了这阶段,孕妇们会选出一名专门奉水的代表,在其她人互相以

    手或沙土替彼此擦拭后供水,如此可以有效避免粪便污染水源。

    漏粪情形在不久后获得了「改善」──长期处於水分摄取不足、又只能食用

    肉类和虫子的孕妇们全都面临严重便秘。明明肛门被男人越干越松,大便却不再

    轻易排出,这样的变化以孕妇们的角度来看实是忧喜参半。喜的是她们不再需要

    担心漏粪带来的影响,饮用水还因此多出许多。忧的是她们几乎只能靠肛交时引

    发的排便反射来脱粪,而且效果相当有限,即使成功脱粪,也无法一次将累积的

    粪便尽数排出。后来变成每个人都处於十到三十天不等的「排便期」,只有遇到

    身体真正就绪的那一刻才能够排出大量粪便。既粗又硬的成堆大便通常得让孕妇

    们的屁眼维持脱肛状态长达一小时,才伴随着不输给肛交激起的哀嚎声完成排便。

    孕妇们的肚子越来越大,食物和水的配给却未曾改变,渴望更多食物却总是

    吃不饱的女人们便用彼此的粪便来养虫. 由於行动极度受限,无法从森林中带回

    高营养价值的虫类,来去自如的苍蝇成了首选. 她们在角落堆起粪便,让蝇虫往

    大便上产卵,再食用那些在粪坑中打滚得越来越大、但还未真正成熟的蛆。这些

    秘密养殖场偶尔会被进屋寻欢的男人破坏,更多时候则是姑且放着,留待日后兴

    风作浪的机会。即使是在村中坐享领导地位的白面土着,也只拿这件事做为余兴

    节目。他们宁可欣赏抱着肚皮的丽华面露苦色地吃下活泼好动的蛆虫,也不愿稍

    微改善孕妇们的饮食。

    给村中男人当成家畜圈养的六个月后,孕妇们那改变自我来迎合男人的生存

    策略受到了冲击,也让精神衰弱到一度放弃求生意志的丽华决意逃离这里。

    狩猎祭──每当魁梧土着们当日狩来的战利品达到一定数量便会举办的庆典。

    这个部落的男人从来不靠近海,对植物更是不屑一顾,他们打从出生以来就只食

    用人乳和肉类,狩猎因此成了每个男人必备的技能,山林则是一座满足猎杀欲望

    的场所。这里的人们从未有过储蓄食物的概念,他们反而认为这是一种亵渎,只

    要当天获取的食物远超出消耗量,就会以彻夜庆典的形式强制消耗掉。

    在庆典开始前的傍晚,每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都被赶到广场上,有些是和丽

    华同时受孕的女性,还有些是已经在这村子里住上一阵子、正怀着第二胎以上的

    女性,总共有二十九名肚皮大小不一、体臭多毛、私处和肛门同样丑恶且飘臭的

    孕妇. 庆典还没开始,有些孕妇就先因为身旁男性散发的阳刚味反射性地湿了,

    股间湿润的情况逐渐扩散到每个孕妇身上。当丽华发觉服侍她的两名女性都不甘

    心地羞红着脸、彆扭地掩住湿臭的下体,自己双腿间的淫水也已悄悄滴落。

    无论平时受到多少委屈,家畜们唯有在粗暴的交配中能感受到几近失控的快

    乐。单调化的生活更使交配带来的快感放大好几倍,会在庆典前对来来去去的阳

    具发情也在所难免。

    「呼……!呼……」。

    「啊嗯……嗯……」。

    「呵呜……!呵嗯……」。

    魁梧土着们准备篝火并搬运战利品的过程中,已有好几名孕妇兴奋到忍不住

    呻吟,乳汁从一对对形状不一的黑乳头滴下;就连丽华胸前那双已经明显下垂的

    大白奶也飘出浓郁乳香,三度怀孕而正式从浓褐色转为黑色的乳头跟着喷出了奶

    水。她难掩惊慌地左顾右盼,失措不已的眼神直到寻着白面土着才放下心来。

    望着白面土着那与众不同地涂上白色腥液的壮硕阳具──斑剥的色块、覆着

    包皮而呈现冠状的阳具前端,整根既粗又长,看起来就好像公马的玩意儿──丽

    华脸上洋溢出比任何一名女性都更加美丽的陶醉表情,直肠咕啾一声翻出肛门外,

    使她宛如翘着红尾巴、期待交配的小动物般,等候着雄性生殖器的到来。

    淫水与春鸣交织而成的发情连琐每分每秒在强化,受到连琐支配的孕妇们简

    直迫不及待了,一股混合二十九种体味与爱液味的强烈淫臭瀰漫在熊熊燃烧的篝

    火群之间;只要随手一摸或者一掌拍向她们的屁股,立刻就会引发高亢的淫吼。

    啪!

    「呜齁……」。

    啪!

    「齁哦哦……」。

    啪、啪。

    「努齁……哦哦」。

    天色彻底转黑以前,魁梧土着们就这么戏弄着一头头已经彻底发情的母猪.

    其中一位晃着马屌般的巨大阳具、半脸涂白的白面土着也来到丽华身边,揉起那

    对全村唯一的雪白翘臀,不时以粗厚的手指插入鲜红肠花内,聆听不绝於耳的淫

    鸣。

    「咕呜……!齁……齁哦……!齁嘿……」。

    丽华感觉到土着手指在肛门外刮出的明显抠弄感,倚着对方胸膛的身体情不

    自禁地打颤。松弛的淫肉收缩时挤出了滋咕滋咕的声响,爱液伴随强力收缩从黏

    答答的肉穴中喷溅出来──这个女人已经湿到再不操下去就会发疯的地步了。所

    幸在她忍到失去理智以前,篝火升起的浓烟已没入漆黑的天空,白面土着朝向全

    村男女迸出强而有力的怒吼,宣告狩猎祭正式展开. 近距离听着那道充满雄性气

    慨的叫喊声,丽华再也按捺不住渴望被其征服的冲动了。

    在一片割除毛皮与大火烧烤的声响中,孕妇们一个个给身旁的魁梧土着就地

    操了起来。丽华也被白面土着放倒在地,但是并未像其她孕妇那般直接享受到巨

    大阳具的关爱,以凶猛气势塞入她肛门内的是一只结实的前臂。

    「呜咕!呜、呜呜……!齁……呜齁……!哦哦……」。

    沾满腥液的巨拳深深塞满被强制推回原位的直肠,两根手指插入结肠口内挖

    搅着,随着整只手臂粗暴地翻动,丽华屁眼跟着发出噗啾噗啾的搅弄声。

    「呜嘻……!噫……噫噫……」。

    噗啾啾地捣弄了好几下,顶着结肠壁乱刮一通的手指收了回去,整个巨拳开

    始了与肛交无异的大幅度抽插。尽管土着的拳头与前臂比起阳具更加粗壮,仍难

    不倒发情状态的丽华,以及她那早已连巨大阳具插起来都略感松弛的肛门.

    「哦齁……!哦齁……!哦齁哦哦……」。

    拳交带来的巨大充盈感由里到外撼动着春心荡漾的丽华,从她后庭整个被操

    烂以来,这还是首度能感受到堪比初次与巨大阳具交手时的紮实感。不管是形状

    粗糙的五指深陷肠肉的结合感,还是拳头在屁眼内乱撞一通的流畅抽插感,无不

    令侧躺在地的丽华淫鸣连连,高速喷出的乳汁溅湿了另一双来到她面前的壮腿。

    此时深陷直肠的拳头忽然张开、粗暴地揪紧肠壁后往外一扯,被土着强制脱

    肛的丽华仰首爆出惨叫。

    「噫呀啊啊啊──」。

    几乎完全翻出的肠花伸得比以往更长,吐出了土着拳头后噗滋滋地冒着白沫,

    满佈腥液与肠汁的肠口给大大地挖开,好含住退去包皮的巨大阳具。以六公分粗

    的龟头为首,青筋爆起的肉棒咕滋滋地塞入脱垂的直肠内,直到深入体内的部分

    顶到乙状结肠的弯曲处为止。丽华的肠花并未随着阳具插入推回体内,而是维持

    着脱垂姿态供土着奸淫。

    「呼、呼齁……!齁哦……!齁哦哦哦……」。

    越发高亢的三段式淫吼自乾黏厚唇迸出,丽华在巨大阳具开始抽插后不久即

    酥麻地吊起双眼。一只沾满泥巴的粗厚脚掌踩在她那侧叠着的巨乳上,配合阳具

    抽插的频率重重一踩,肥大翘挺的黑乳头随之喷出丰盛的乳汁,淋满奶水的深黑

    乳晕在篝火照耀下闪闪发亮。

    「嗯齁哦哦哦……」。

    自己的乳汁不是为了养育孩子,而是用来取悦男人、像这样无意义地浪费掉

    的事实在丽华脑海中迅速成立,却不再带来一丁点的悔恨,而是引起彷彿正让脑

    袋舒爽融化中的反应,进而促使胸部深处的乳腺加速分泌这些带来快乐的奶水。

    「好爽……好爽啊啊!踩用力点!用力点!嗯齁!齁、齁哦!嗯齁哦哦──」。

    以脱肛屁眼满足男人的性器、用喷着乳汁的大奶满足男人的嗜虐欲,丽华本

    身也从这两股被侵犯、被糟蹋的行为中获得极大充盈感,并在至高的愉悦中引发

    不亚於阴蒂直击带来的高潮。看到这女人双眼几乎翻过去、又开始以听不懂的语

    言乱叫一通时,白面土着们便知道高潮开始了。这时候正是真正结合的最佳时机。

    软嫩大腿给健壮双腿撑开、肥滋滋的双臂给结实有力的粗臂架开,肛门插着

    一根勇猛无比的巨屌、腹部隆起一颗大肚皮的丽华就好像翻过身来的母蛙,在固

    定住自己的土着身上露出喷着乳汁的白净肉体,迎来一记由上而下、由后至前的

    结合。

    「呜齁……!哦……!哦哦哦……」。

    高潮当中的丽华给两个白面土着紧密包夹在一起,体内两根阳具分别顶住宫

    颈与结肠壁,还没开始抽插,她已自行痉挛了起来。方才踩着那对大白奶的白面

    土着也跨到她脸上,无视於因痉挛而不时咬紧的牙齿,硬是将骚味十足的巨屌塞

    入厚唇中。丽华下意识地吸紧口中物,但由於巨屌尺寸完全不是以前她深吸过的

    老二能比的,她的嘴唇必须撑到最大,长长延伸的人中与完全变形的章鱼嘴让她

    的口交样貌变得既丑陋又好笑。

    「呜咕……!呜、呜呜……」。

    深插於体内的三根巨屌分别来自吃掉孩子、吞食胎盘以及用下体制伏她的三

    名土着,即使丽华隐约猜知他们脸上的白面和自己脱不了关系,身体却已向这些

    残忍的凶手屈服了。当三根巨屌把她的嘴巴、淫肉、肛门当成自慰套般展开各自

    的抽插,丽华再度嚐到高潮未退又再度被奸至高潮、激烈到令她以为会在这狂乱

    高潮中死去的滋味。

    「呜咕咕……」。

    反覆循环的高潮结束时,失神十多分钟的丽华才被不知何时射完精的巨屌啪

    啪地打醒。她不晓得自己做了多久、晕了多久,回过神来才发觉自己的淫肉还塞

    着拳头──似乎是在挡着久未脱垂的子宫. 脱肛的后庭则拖着长长的肠尾。至於

    维持口交姿势的嘴巴还在发麻,噘起的厚唇也无法轻易松开.

    「齁……齁哦……哦哦……」。

    一时半刻还恢复不了原貌的丽华只能保持在四肢敞开的姿态,供大家欣赏她

    那沾满精液的恶臭腋毛、变形章鱼嘴和脱垂肠花,每个翘着老二的魁梧土着取笑

    她的同时,湿臭的黑奶头还不服输似地喷出浓白的乳汁。

    第一波集体交配完毕,负责交配与处理大餐的两批魁梧土着交换过来,一个

    个被操到爽翻在地的孕妇们继续接待生气蓬勃的巨大阳具。有些女人被集中起来

    以便众人使用,另一部分则是和丽华一样担任低俗的展览品,以极其丑陋的淫态

    供人笑话。为了延长这些人肉展览品的娱乐时间,每隔一段时间就有巨屌为她们

    塑形成圆柱状的章鱼嘴和完全脱垂的直肠,柔软度较佳的孕妇还被扳成奇形怪状

    来增添娱乐效果。

    庆典开始的两个钟头后,不管是做为肉便器还是人肉展览品,包含丽华在内

    的孕妇们无不患上交配中毒或者阳具中毒的症状。漫长黑夜使这场只有食物与交

    配的庆典彷彿将会永无止境地延续下去,失去时间观念的孕妇们轻易就沉沦於被

    阳具支配的滋味,以及取悦雄性主人的快乐。

    以篝火群为中心的庆典会场瀰漫着浓郁而错乱的费洛蒙味道,每当任何一个

    魁梧土着抛开手上的肉食,便循着勾动雄性本能的气味来到某个孕妇面前,享受

    着对雌性产生的原始冲动、随心所欲地操起渴望被蹂躏的猎物。在这股强大且令

    人心醉的侵犯意识下,每个孕妇既是肉便器亦是人肉展览品,随时都以迎合主人

    喜好的姿态改变自身的存在价值。

    随着魁梧土着们吃饱喝足干腻了,集体交配渐渐转变成孕妇们的表演大会。

    在两腿大开、跨坐於白面土着巨屌上的丽华右侧,有四名孕妇被绑在一根柱

    子的四面,每对滴着奶水的乳房都给茅草绳捆个死紧,彷彿气球般圆挺挺地胀起。

    只见深铜色双乳相继发红后转紫,对着男人腥臭股间发春的孕妇们开始面露苦色,

    欲求不满的春鸣都成了痛苦的呻吟。

    当持续缺氧的乳房恶化成一粒粒色泽不均的深紫色乳球时,乳汁再也滴不出

    来了,分佈其间的青绿色血管变得十分显眼,因此招来一阵令痛苦万分的孕妇们

    仰首哀叫的揉弄。但是不管她们如何哭叫,咬紧双乳的绳索都不会轻易松开. 直

    到其中三人先后昏厥或口吐白沫、意识不清之后,魁梧土着们才从获胜者开始逐

    一割断草绳、放过这四对可怜的乳房。最终获胜的孕妇获得了让她更加意乱情迷

    的轮奸奖励。

    丽华因着宫颈给粗壮龟头搅弄而爽到乳汁四射时,她的左侧传出了阵阵猛烈

    的呕吐声。左侧篝火有三名孕妇正像丽华这样跨坐於巨屌上,双手、双腿都给魁

    梧土着紧紧固定住,宛若人柱一般。不同的是,她们得在淫肉全开的状态下比赛

    灌食,这一吃就是呕吐地狱的开始。

    姑且不论那源源不绝的烤肉是美味多汁还是焦臭乾柴,灌食并不如一般进食

    那么惬意。在土着们戏谑式的倾灌下,为了免於被连袂塞入的肉块梗住喉咙,孕

    妇们只得拼了命地以最快速度、最大力道咀嚼着,一大口肉往往咬不到三秒就得

    吞嚥,紧接着又是另一团得令她们嘴巴大张的肉块. 想当然,本来食量就无法和

    男人相提并论的孕妇们根本吃不下这么多,即使痠痛到极点的嘴巴勉强运作着,

    超出胃袋负荷的肉块嚥下去要不是引起梗塞,就是强烈反胃。三人就在再也感觉

    不到快乐的淫肉奸淫中重覆着呕吐与灌食,直到其中两人双眼翻白为止。

    诸如此类的虐待与轮奸直到深夜仍在继续当中,尽管孕妇们全都露出了疲态,

    由魁梧土着主导的气氛依然热闹不减. 对於精力旺盛的土着男性们来说,庆典是

    由交配、进食与放松三个循环构成,精神与体力的恢复皆不成问题. 但是孕妇们

    几乎全程处於交配和受虐的循环,精神与体力的损耗无法在男方的循环完成后充

    分恢复,接二连三倒下是必然的结果。

    所有孕妇里唯一还能保持清醒的,就只剩由於地位较为特殊而少有被虐的丽

    华,不过其实她的状态也离透支不远了。怀胎六月的身子不比前几个月来得耐操,

    一次高潮就能让她浑身乏力,何况是令她每次都爽到要死的双重高潮。就算她总

    是能在激烈交配导致的短暂失神后爬起身来,就算那对几乎忘掉放松是为何物的

    勃起黑乳头继续滴出乳汁,只要白面土着对她微微痉挛的丰满肉体多施加一些压

    力,这个女人立刻就会展现出有生以来最为丑陋的淫貌、晕倒在干了她好几遍仍

    英姿勃发的巨大阳具下。

    然而白面土着并未这么做,丽华也才能够在这三个精力充沛的男人怀里既不

    安又小鹿乱撞地稍事喘息,以恍惚的目光扫向邻近上演的淫乱戏码,等候身体复

    原到能够承受下一次三穴轮奸为止。

    孕妇们倒得差不多的深夜两点多,将近半数的魁梧土着也在不支倒地的孕妇

    们身边鼾声大作。刚经历完第四遍三穴轮奸、几乎再也爬不起来的丽华硬是给白

    面土着的巨屌甩醒,整个人昏昏欲睡地舔着稍微感觉得到倦意的半软阳具。深铜

    色包皮上的精垢都被她舔得差不多时,忽然一记扭曲的惨叫从身后发出。她记得

    那边好像是玩了好一阵子的拳交比赛,可能是终於分出胜负了吧。

    丽华改以右手帮那根骚臭巨屌手淫,转过头去看看发生何事。映入眼帘的果

    然还是被两个魁梧土着抱着的孕妇,另一个魁梧土着就蹲在孕妇双腿之间,高举

    他强壮无比的右拳。但是情况不太对劲,因为孕妇的肛门并非一如往常脱出俏皮

    可爱的肠花,而是宛如冰淇淋机器般,朝刚操完屁眼的深色拳头上拉出了长长一

    条血淋淋的肠子。

    一瞬间,丽华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可是不管她眨几次眼,孕妇的肠子依旧

    垂绕在土着拳头上,鲜红色的肛门仍在缓慢脱出那条由里而外拉出的结肠. 更令

    她感到害怕的是,即便那名孕妇撕心裂肺地哭喊,魁梧土着仍旧笑嘻嘻地将拳头

    塞入严重脱肛的屁眼内、硬是把已经脱出一大截的结肠加速扯出。淒厉可怕的惨

    叫声与快得吓人的脱肠画面冲击着见证这一切的丽华,使她皱紧五官、垂首猛吐。

    「噁呕呕呕……」。

    白面土着一手扯紧丽华的大奶,将满嘴酸臭的她强行拖到受害者身旁。丽华

    不忍看如此残酷的画面,死命垂着头,怎样就是不肯再看一眼。等到惨叫声与异

    物摔落声相继停止,吓到不停哭叫的丽华才因为用尽力气而被白面土着拎起头来、

    推开眼皮,被迫看见给众人活活凌虐至死的孕妇──捆绑到变成黑紫色的乳房已

    经坏死。几乎所有肠子都被扯出体外,导致腹腔整个凹陷进去。淫肉上方遭到利

    器割开,保护着胎儿的子宫被整团拉垂至阴道口的位置;宫颈横向剪开一个小洞,

    死亡的胎儿就塞在颈口处,血水与羊水从一旁汩汩流出。

    「噗呕……!呕、呕呕……」。

    就在吐得浑身酸臭的丽华头上,本已垂软的巨大阳具彷彿吸收了这个女人的

    呕吐物气味般,随着呕吐物从厚唇间倾泻而出再度勃起。无论精神衰弱又浑身不

    舒服的丽华再怎么不愿,她的嘴巴仍然在秽物吐尽后给巨屌拉成了变形的章鱼嘴,

    彻夜都在痛苦的口交和屍体带来的精神折磨下度过.

    无法在这种极端压力下如愿失去意识的丽华,好不容易撑到天色微亮时,才

    随着篝火燃尽而被白面土着放下。

    「齁哦……齁……哦哦……哦……」。

    含着巨屌将近四个钟头、稍微一动就引发剧痛的嘴巴最终维持在下流难看的

    口交姿态,使饱受摧残的丽华宛如一株落於满地红土的猪笼草般,对着相继苏醒

    过来的巨大阳具发出虚弱而又胆怯的淫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