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人的DSO】(08)

作品:《桐人的DSO

    第八章、盟友。

    到桐人醒转过来的时侯,她发觉自己已经躺在床上,而床则锁死在暗黑的牢

    房的石砖地板上,正是上次她被射得满身精液的那间牢房。有心理阴影的桐人吓

    得慌忙向自己身体一看,幸好,虽然全身一丝不挂但全身却非常乾净,就连小穴

    都是非常整洁,完全没有粘粘的感觉。

    正当桐人松了一口气后,一阵酸痛却向全身袭来,桐人这才发现白皙的皮肤

    上那粉红色的勒痕,在竞技场上那两场战斗的回忆涌上脑海,强烈的挫败感和绝

    望感令她内心一沉,但回忆里那破灭级别的快感却让桐人喉咙燥热,两种折然不

    同的感觉让桐人处於极端的矛盾中,然后一个可怕的疑问浮现了:「到底是谁帮

    自己清洁的?」被监禁的塞雅和城主不可能;恨自己入骨的天芭不可能;要向自

    己小弟交待的阿尔奇德也不可能;那么就祇有那混蛋了!

    「没错,桐人你猜对了!又是我把你抬回来」。在阴影里一直等着的和猛依

    旧一脸笑容地向桐人打招呼,但视线却在桐人曼妙的白玉身躯上游走,而且目光

    不断地在半球型的爆乳和白里透红的秘蜜花园中切换。

    「不要看」。桐人马上摀住胸部,把双膝屈起试图遮掩春光。虽然勉强3点

    不露,但因被摀住而在手臂间被挤出的胸肉,还有紧拢的双腿之间依旧若隐若现

    可以窥见的耻肉却型成一种欲拒还迎的美感,使得和猛目光变得更邪恶了。

    「桐人小姐,你就不用遮了,先不说我们头两次交合时我己经把阁下的美妙

    的身躯看光了,就在我这两次把阁下搬回来还有刚才我为阁下清洁身躯的时候已

    经把你身上的玲珑浮凸和诸般隐秘都抚摸过一遍了,哈哈」……

    虽然知道是和猛搬运自己的时候,桐人已有预感自己的身体绝对会遭殃。但

    有预感并不代表能够接受,感到被侵犯的桐人一怒之下便滕起身,拳头直击和和

    猛。「你这混强…鸣」。但在拳头击中和猛前全身便被刚才更强的酸痛充斥,使

    得她不但痛哼了一声,身子也被迫重新坐倒在床上,桐人唯有再次紧拢着自己的

    身子,尽量避免和猛继续用目光侵犯自己,咬牙切齿地说道:「无事不登三宝殿,

    你为何而来?还有你们有遵守承诺解放这座城的人吗?」。

    和猛一边欣赏着桐人对她曼妙的身躯做着徒劳无工的遮掩,一边休休地叹了

    口气:「关於人质方面你放心,你参加了的6场赛事和其中胜了的5场,总计1

    1人已经从牢房内释放出来了。你不信的话等会可以自己出去询问一下。祇於我

    来见你的原因嘛是要持你帮忙」。听到这里的桐人第一次在和猛面前大笑起来了,

    笑得连眼泪都快要流出来:「哈哈哈!你说你求我,你这样的色魔疯子要求我什

    么,该不会是要我打开双腿让你上吧,告诉你,门也没有」。

    听到桐人的讽刺,和猛也哈哈地笑了一声,左手猛地抓着桐人的右手向上一

    拉,顿时桐人胸前的两双大玉兔和下体的秘蜜花园都暴露在和猛的眼前,还未等

    桐人反应过来,和猛的另一只手已擒向其中一只大玉兔,粗暴地揉掐起来。

    「啊…」桐人马上漏出一声呻吟声,身子不自觉地地扭动起来,和猛对着她

    耳洞轻轻地吹了一口气,然后笑道:「我想上你的话,根本不用求你,我什么时

    候也可以把你当飞机杯用」。虽然和猛说了如此侮辱性的说话,但桐人已经无力

    反驳了。因为和猛趁着桐人被吹耳洞以全身微微抖震那一刹那,另一只手已袭向

    桐人的下部。

    和猛的手先大力地抓在小穴上把肥美的阴唇揉了几下,然后中指便迫不及待

    地一下插进小穴不断抖动起来。原本胸部被玩弄已使得桐人的情欲被彻底挑起,

    而小穴被蹂躏更令桐人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完全被快感所替换。

    「原本我今天祇是想正常和你交谈讨论,但鑑於你太挑皮了,所以唯有用这

    种方法才能令你乖乖地听我说话」。看着怀内已经断断续续发出「哼哼哈哈」呻

    吟声的桐人,和猛终於开始说明自己的来意:「我和新川昌一那混蛋的关系已经

    接近冰点了,我们彼此都很不满对方的态度但她又没法打倒我,所以她和阿尔奇

    德合作想干掉我」。

    回想起被阿尔奇德的触手凌辱的情景,桐人便感到一股热气进一步在自己的

    已经被快感充斥的体内扩散,唯有用带着呻吟声的语气讽刺和猛:「我…呀…早

    就知道你们的性格绝对容不下对方…啊…但人在牢中的我恐佈帮不到你啊…」

    「你在牢狱正是我要找你帮忙的原因之一,我很清楚无论势力和单挑自己都

    不是阿尔奇德的对手,唯一生路就是和外界取得联络。我手头上有新川昌一当时

    作为雇佣报酬给我的联络码,收货时我验证过绝对有效。但以她性格她绝对会动

    了手脚,例如我一使用她就会收到通知,而且现在想必我也被监视了。而你不但

    有着卓越的电脑知识,被侦查到进行骇客行为的机会也是最低的,毕竟新川昌一

    和阿尔奇德他们提防的祇是和你接触的玩家和NPC,当你独自一人在大牢时就

    有大量时间破解联络码。你破解后把联络外界方法给我就可以了,其他的,任你

    使用」。和猛一边说着他的「鸿图大计」,一边继续玩弄着桐人敏感的乳房和小

    穴,使桐人濒临崩溃的边沿。

    「你…就不怕…呀…我独吞了…啊…联络方法吗…不行了…我快要去了」就

    在桐人快要到达绝顶前的一刹那,和猛把插在桐人小穴内的手指抽出,另一只手

    也离开桐人的胸部然后一推,桐人整个跌倒在床上。

    虽然这是和猛继上次在树林调教桐人后庭后,第二次使用高潮前停手的手段

    调教桐人,但经历多次调教的桐人已经无法像上次一样强忍着快感怒目瞪着和猛。

    事实上现在桐人正趴倒在床上;未达顶点而无法释放的快感使得她不自觉地把身

    子在床上扭来扭去,眼里也不再是忿怒而是赤祼祼的欲望和饥渴,什至目光带着

    一丝丝对和猛的哀求,哀求他让自己高潮。

    虽然和猛把一齐看在眼内,但他装作没有发现,开口回答桐人早前的问题:

    「」我从来没有担心过你会独吞联络方法或是背叛我。别忘了这游戏是各国政府

    的秘密,就算你成功联络到外界,各国政府会不会救你这个知晓秘密的人也是未

    知之数,但如果我成功逃跑的话,可能会帮你啊,而且在你实际被救出前拥有一

    个魔人做同盟是有利无害的,所以你还是专心解码吧!「说完和猛大笑着,头也

    不会地离开大牢。

    看到和猛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大牢内,桐人开始研究起和猛给的联络码,但刚

    按了几下键盘她的手便停住了。很想要…很想高潮,这种欲望完全无法停止,回

    想起和猛把自己全身摸了一遍开始,一股热气便开始在桐人体内扩散,一想到自

    己的身子被男人当毛公仔一样抚摸,桐人身躯的温度便不可自制地攀升,什至身

    体彷彿能够感到男人抚摸时触感。

    「呀…就是这感觉了…」一阵快感让桐人淫叫了一声。低头一看,原来刚才

    还在系统键盘上的手已经覆盖在小穴上,而且手指按在小穴上抚摸着。

    「我到底在做什么」。桐人慌忙想把手从小实上移开但手却像被粘着一样离

    不开小穴,而且其中一只手指已经插进了小穴抠弄着:「我这样继续下去不就像

    一个欲求不满我女人一样吗?但太爽了…停不下来了…」身体完全违背桐人的意

    原开始自我玩弄起来,什至另一只手也攀上气球一样的巨乳不断揉掐着,意识愈

    发沉醉在快感中。

    「啊…呀…很舒服,胸部和小穴都很舒服…对啊…祇要这样玩弄的话…应该

    会更舒服吧…」在抚摸了自己数分钟,这种普通的玩法已经满足不了愈来愈旺盛

    的性欲,桐人开始向着自己的弱点进攻。正在抚摸着巨乳的手,开始分出食指和

    中指夹坐小巧嫣红的乳头拉扯着,而插着小穴的手指也增至2只,而且重点抠弄

    着最敏感的G点,什至拇指也已经在不断摩擦早就肿胀不堪的阴蒂。

    「呀…果然这样弄的话比刚才更舒服啊…但好像…还不够啊…要更强的…有

    什么办法呢?」虽然快感已经充斥着脑部,但体验过远远凌驾於在这之上的快感

    的桐人已经没法就此满足了,双手不断加紧玩弄自己的力度和速度,脑部所余无

    多的思考能力也耗用在思考如何获得更强的快感。

    终於桐人的手缓缓点开了系统选单,选出了装备那一栏按了下去,伴随着一

    声系统音响起,逐暗者出现在桐人的手里。眼神迷离的桐人完全意识不到自己将

    要做的事是有多么的淫荡,祇见她把剑倒持靠近樱色的嘴唇,然后伸出香舌开始

    舔弄起来,先是像尝味一样用舌尖轻轻接触着剑柄的表面,然后像舔雪糕一样将

    整条舌头开始滑过整个剑柄,把口水涂得整个剑柄都是,最后乾脆把整个剑柄含

    在嘴里快速地吞吐着,伴随口腔不断发出「噗呠噗呠」的声音,桐人另一只手也

    没有闲着,而是变本加厉地玩弄着自己的小穴。

    终於在吞吐了一分钟后,满是口水的剑柄缓缓地退出口腔,扫过洁白的颈项,

    深崭的乳沟,平坦的小腹,最终到达水汪汪的秘蜜花园。桐人平躺在床上,双手

    抓着逐暗者的十字剑锷,用剑柄摩擦起自已的小穴,原本已经被桐人口水浸湿的

    剑柄再度浸淫在淫水之中。终於连摩擦都此不住小穴传来的饥渴感,饥渴的桐人

    双手用力一插。

    「呀……就是这感觉了…好爽啊…」感受着远比手指粗大的剑柄填满小穴所

    带来的充实感,桐人情不自感地放出一声高昂的吟叫。虽然小穴被充实了,但饥

    渴感却远远未满足,为了满足这份饥渴,桐人握着剑锷的手愈发加速,加速的剑

    柄抽插着水汪汪的小穴而溅起无数的小水花。

    「呀…啊…好爽啊…噗池噗池…糟了…插得太快…居然都响起水声了…但停

    不下来太舒服了…不…还可以更舒服的…」念及此处,桐人其中一只手颤抖着离

    开逐暗者的剑锷,再一次点开了系统选单,然后一把金黄色的长剑出现在手上:

    「啊…真重啊,比逐暗者更重…但也更大…唔…」脑里祇余对性的渴求的桐人握

    着断钢圣剑的剑柄,把剑柄再一次用口水弄得湿泣泣的,然后把剑柄轻轻慢慢地

    塞进微微颤抖的菊穴内。

    「啊…哈…填满了…前后穴都被填满了…而且小穴和肠壁都感受到另一个洞

    洞都被塞了根硬硬的棒子…虽然比不上阿尔奇德的触手…但都爽爆了」。双穴都

    被插入,而且还是自慰插入的快感撤底烧坏了桐人的脑子,她无意识地用手不断

    握着双剑的剑锷不断摆弄着,先是单纯直直地抽插着;过了一回动作变成打圈回

    转;然后又变成用各种角度撞击着双穴;最后什至是将所有动作都使用起来在双

    穴内横冲直撞。

    虽然是如此粗暴的动作,但对在小穴已经洪水泛滥得连菊花都沾湿得水汪汪

    的时候,再粗暴的动作也祇会变成快感了:「呀…啊…太舒服了…快要去了…而

    且还会是惊天动地的爆发…要来了…要高潮了!呀呀呀呀呀」。伴随着喉咙发出

    高昂的淫叫,桐人的身子一弓,全身除了四肢外弹离床铺,一股清泉从小穴狂喷

    而出,强烈的激流把逐暗者迫出小穴,弹射而出。就算高潮的快感爆发过后,桐

    人的身子依旧整个弓起着,直王小穴喷出的水渐渐消歇才颓然倒在晕倒在床上,

    祇是身子仍然微微颤抖着。

    「呼…全身乏力又酸痛,特别是腰部,几乎直不起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从失神中清醒过来的桐心微一动身子便痛得哼了一声,慌忙连续深呼吸几下缓解

    痛楚。当几口冰冷的空气灌进肺部,痛楚总算缓解了,桐人也试着坐起来。

    但伴随着坐起的动作,「切」的一声轻响,桐人愕然地发现原本躺着的床其

    中一半居然断开成两截,而罪恢祸首正是还插在自己菊花内的断钢圣剑,同时桐

    人也看到被自己潮吹喷出而插在床后地板上的逐暗者。看着如此奇特的情景,桐

    人的记忆渐渐复苏,继面面脥昇起两团红晕。

    「我到底怎么了,在竞技场被击败至体无完肤,然后当着数千人举行了一场

    淫荡的触手强奸表演,结果又要被和猛那色魔疯子帮忙抬回来,然后再被他上下

    其手摸了一遍。但这些好歹我都是被迫的,最难易置信的是我居然自慰了,不是

    那种不经意的抚摸而高潮,而是自己拿着器具疯狂抽插着自己的双穴,用的还是

    自己左膀右臂的逐暗者和断钢圣剑,那可是莉兹和诗音送给自己的礼物(订情信

    物)啊!我实在太不知廉耻了……但…但…刚才那疯狂的自慰…真的…很舒服…

    以后也想再做…」虽然桐人一如以往地苦恼,但比起以前满佈绝望的脸庞,这是

    她脸上却浮现起欲望的红霞。

    相比起桐人渐渐陷入欲望的愉悦当中,天芭却陷入苦恼之中,但她面前的阿

    尔奇德却一副好整而闲地吸着雪茄,祇见他缓缓把雪茄从嘴巴抽出,吐了一口云

    雾,笑说:「桐人应该想不到吧,虽然我说没有使用春药不是谎话,但我却应你

    交易的要求,在触手的粘液中溶入了大量的自白剂。但我直到现在还是不太明白,

    为何阁下会认为自白剂比春药更适合用於调教?」

    「一般情况当然是春药更好,但桐人是特例,她本身经历了无数调教,从和

    猛破处到后庭开苞,再到刚才竞技场上的口交和群P的模拟体验,她的身体早已

    经历充份的开发,而且开始对快感上瘾。她还未彻底沉沦祇不过凭着男性的尊严

    还有她过人的决心罢了,所以比起尽一步提升身体的快感,到不如让她自己对快

    感索求一次,那将会是打碎她那接近破碎的外壳的最强武器」。

    看着阿尔奇德以「我明白了」的表情点了一点头,天芭的心情愈发困扰,她

    很清楚阿尔奇德绝对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而且在和桐人比赛后,他看着自己的眼

    神和和猛看着桐人的眼神居然有着几分相似,这才是最令她不寒而憟的。但现在

    她必须和他合作,因为和猛和她的开系已经处於随时开战的地步,祇是大家还未

    捅破那面皮罢了。她并不会单纯到认为和猛去关着桐人的大牢真的祇是为了调教

    桐人,而且和猛什至可能去求那个人的帮忙。在如此兵凶势危的状况下,阿尔奇

    德是她所能找到的最强盟友了,她现在必须满足她,没错,现在…

    这一晚,在DSO的人都思绪纷纷。而同一个晚上,一名栗色头发的少女也

    倒在床上,辗转难眠,祇见她双眼含着泪光,双手伸进睡衣内,不断在自己最敏

    感的胸部和蜜穴中游移着,口中发出呜咽:「呜…桐人…你到底可时才会醒过来,

    我和结衣都很想念你啊…我很怀念你的拥抱,你的吻,还有我们结合的时光啊…

    你快些醒过来吧…」。

    「滴滴」。就在少女身上的睡衣都要被泪水和淫水湿透的时候,桌子上的电

    脑突然传出收到电子邮件的提示音…。

    后记:终於写到开始和外界接触了,其实原本预定和外界接触的戏份比现在

    更多,但天芭的戏份愈写愈多,还有将剧情带落下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