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无意中遇到的大姐姐】(09)

作品:《我无意中遇到的大姐姐

    第九章。

    我真的不是很喜欢回老家过年。

    因为回到老家,就好像与世隔绝了。因为,老家没网。

    是的,没网。没有网线,连手机上的2G都不怎么好用。电话信号一直只有

    一格。

    真神奇,能把信号基站建到沙漠里的中国电信,竟然没有办法把信号基站建

    到我老家。

    消息发出去后的圈子转了一圈又一圈,短短的几个字依旧没有发出去。后悔

    当初没有要羊姐的手机号,只是要了个QQ号。

    「哥,打牌么?我们三缺一。」我的五妹安子漪推开我房间的门问到。

    「打吧。反正也没事做。」我慵懒地从床上起来,说。

    「那你快点,我们都等着呢。」子漪说完,就走了。

    自从我和羊姐分开后,我就再也没和羊姐联系过了。不是我不想联系,而是

    联系不到。

    不知道羊姐姐最近过的怎么样啊,应该也放假了回家过年,与家人团聚了吧?

    我穿好衣服,下到老房子的二楼,发现他们并没有在。

    于是我又去了东楼,在东楼的二楼找到了他们三个。

    「来了来了,子润来了。」大姐安子沐看到我,满面春光的说。

    「哥,你好慢。」子漪一脸嫌弃地说。

    「哈哈,估计子润正偷偷撸着呢,被你叫过来打麻将了。」二哥安子溶一脸

    淫秽的拿我打趣到。

    「哈哈哈!没事子润,等你我们打完了你再回去撸。我还带了本黄书,可以

    借给你!」子沐一脸我懂的表情说。

    「咦~大姐你正常点!」子漪有些不快的说。

    「好好好,子润快坐下来,开始了开始了!」子溶说。

    这也是我不怎么喜欢回家过年的原因。我不但一句话都插不进去,而且他们

    说话的方式让我很不舒服。

    兄弟姐妹又怎么了?你们总开这样的玩笑,非但让我笑不起来,还让我很不

    舒服啊。

    于是,我也没有多说话,而是和他们一起打麻将了。

    事实上,一但玩起来还是挺开心的,因为我总是赢。

    「吃!」大姐子沐说。

    「吃什么呀?」二哥子溶问。

    「吃你的鸡吧。」子沐笑着说。

    「哇,明明是妖姬,你为什么非要把妖给略去呢?」子漪吐槽道。

    「哈哈,大姐,大鸟好吃么?」子沐一边打牌一边说,

    「还行。要是能再吃一个就好了。」子沐看了看我说。

    「哈哈哈……就一张了,子润你还不打么?」子溶说。

    「啊??我没有妖姬啊。」我一脸迷惑地说。

    「哈哈哈。」结果他们三个听到我的话就一起笑了。

    「那我打个一筒你要不要?」子漪也拿我开玩笑说。

    「你要打就打真是的。」我催促到。

    到我摸牌了,自摸。

    「哈哈,自摸!」哇,大胡啊!我高兴地一拍桌子说。

    「又自摸?」子沐惊讶地说。

    「没办法,送给他的他不要嘛。」子漪无奈地说。

    「别说那么多,给钱啦给钱啦!」我催促到。

    不知道是他们故意还是怎么的,我真的总是在赢。

    「孩子们,吃饭啦。」大姑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那就先玩到这儿吧!」子漪说。

    「走,吃饭了。」子溶拍了拍子沐的屁股笑着说。

    「啊!叫你拍我!」子沐感觉到屁股被子溶拍了一下,脸红着反击道。

    「哈哈,别闹了!」子漪也催促道。

    ……

    大概就是这样吧。我回老家每天的生活都太无聊了,和他们三个又聊不起来,

    所以我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人待在老楼睡觉。

    说实话,我挺想羊姐的。

    ……

    这篇文章是我色城的征文,不知不觉已经第9章了啊,马上就完结了。

    可能写得没之前好了,大家见谅啊,快考试了,没什么时间写了,就写得很

    匆忙。

    要是喜欢我的文章,就从微博上关注我一下吧,好满足我的虚荣心。

    春节一天天临近,虽然每天都过得差不多,但是就在这天晚上,我发现了一

    些让我非常意外的事。

    我平时没有起夜的习惯,但恰恰就这天晚上,我梦到羊姐,然后醒来了。

    醒了之后,有点睡不着,就想上个厕所。

    当我迷迷糊糊地下到老楼一楼时,我听到了一些很奇怪地声音。

    那是有节奏的啪啪声。虽然之前也听到过这种声音,但是自从我和羊姐做了

    之后,我就大致明白这声音是从哪里来的了。

    「不会吧?老楼里不就住着我们四个小孩和我爸妈么?我爸妈在二楼,这一

    楼……」我想到这里,很是奇怪。

    我顺着那声音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声音是从大姐的房间里传来的。当我还没走到门口的时候,就已经清楚地听

    到大姐子沐的叫床声了。

    「啊~~顶,顶到了!就,就是那里!啊~」子沐的叫床声毫无遮拦。

    「啊,子沐……」是我二哥子润的声音。

    「哈~哈~好深!」子沐的再次叫了出来。

    我听到这里,惊呆了。

    难道大姐和二哥在乱伦!!

    怀着不可置信的心情,我再次向大姐的房间走去。

    更让我惊讶的是,他们连门都不关。房门开得大大的,就好像怕人不知道他

    们在干嘛一样。

    虽然有点黑,但是从门外,我清楚地看到,大姐正坐在二哥的身体上,二哥

    的鸡巴在大姐的身体里进进出出。

    我愣住了。

    这,这是乱伦吧?

    和我一起长大的大姐和二哥,竟然这么肆无忌惮地在乱伦!

    大姐放肆地呻吟声,像她的性格一样奔放。二哥也淫笑着,像他往常一样坏。

    我简直不敢相信,愣愣地不知道该干什么。

    就在这时,楼梯口传来了脚步声,向我这边走来,我回过头,看到了子漪向

    我走来。

    「这晚了,哥你还不睡?」子漪问我。

    「嘘,小点声!」我赶忙说,然后我指了指大姐和二哥的房间,他们做爱的

    声音依旧那么清晰。

    「怎么了?」子漪一脸不解的问道。

    「他们……你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么?」我看着子漪,很严重地说。

    「他们?大姐二哥?」子漪说。

    「嗯嗯!」我点点头说。

    「他们在乱伦啊,怎么了?」子漪很平静地说。

    我不可置信地说:「乱伦啊!他们在乱伦啊!」

    子漪一脸鄙夷地看着我说:「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哥你是睡糊涂了吧?」

    「不是,这怎么是我睡糊涂了?他们乱伦我们不应该阻止他们么?」我很不

    理解地说。

    子漪好像突然懂了什么,一脸淫笑地看着我说:「哥你不会不知道他们很早

    就乱伦了吧?」

    我更加惊讶了,「什么,他们早就……」

    「啧啧,你是有多迟钝啊。」子漪叹息得摇摇头,说:「你要是想加入他们,

    就去呗。不想就睡觉吧。」

    「我才不想呢!这可是乱伦啊!」我差点喊出来了。

    「四……四弟,你还没睡啊。」这时,大姐听到声音出来了。

    我一回头,看到大姐光着身子,二哥还从后面搂着她,二哥的鸡巴还没拔出

    去,就这样走了过来。

    「你们!你们就不怕被大姑二姑发现么?」我不可置信地说。

    「啊~四弟,没,没事的,啊~溶,慢点……」大姐眼神迷离,一边扶着墙

    一边说。

    她仿佛没有羞耻心,在弟弟面前乱伦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哈哈,那就拜托四弟,你千万别让大人们知道,好吧?」二哥笑着说。

    「你们这两个色欲熏心的人!做这种事连一点羞耻感都没有!」我生气地说。

    「哈哈,哥,你这是看不起他们么?要不咱俩也来乱伦,那样就和他们一样

    了。我还是处女呢,哥哥!」子漪搂住我的胳膊,一脸爱意地看着我。

    「我安子润就是死也不会乱伦的!」我说完就气冲冲地走了。

    「哈哈……」

    「哈哈……」

    「我们把他气走了呢……」

    「没事没事,很快我们就会坦诚相见了,哈哈……」

    ……

    哼,没想到他们竟然是这种人!我真是太失望了。

    我躺在被窝里想。

    虽然我很生气,但是我也不想告诉大人们他们所做的事。

    冷静了一会儿后,我想,也许他们只是一时冲动,我之后还是好好疏导他们

    一下吧。

    可事实却让我很不开心。

    我那三个兄弟姐妹非但不接受我的好意,还想拉我下水。

    我一气之下就再也不理他们三个了。

    ……

    就这样,没过几天,就要过年了。

    这天吃饭的时候,我大姑说:「今年三妹要回来过年了。」

    「三妹!她终于肯回来了!」二姑惊讶地说。

    「是啊,那一走,已经过去二十多年啊。」我奶奶说。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我的祖爷爷用苍老的声音说。

    于是,在家里人的期盼下,过年的前一天中午,我终于有机会见到了传说中

    的三姑。

    三姑刚一进门,就被大姑握住了手,感动的要流泪了。

    接着,三姑夫也进来了。

    最让我惊讶地是,走在最后面的一个人,是三姑的女儿。

    她就是是我三姐。她的表情很严肃,即使是这样团聚地场景,也没有让她的

    表情有一丝变化。冷冷地眼神仿佛能看破一切,那种气场,让人不敢接近。

    一切都那么熟悉。

    我看着三姐,愣住了。

    这世界上应该不会有人和羊姐长得一模一样吧?

    那么也就是说,这个和羊姐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就是我的羊姐了?

    竟然有这种事。

    「喂喂喂!哥你都盯着人家看了好久了!原来你喜欢这种冰山的类型么?」

    子漪用手在我面前晃了晃,说。

    「啊……啊?哦,哦。子漪啊。」我回过神说。

    「呵,原来四哥看到人家长得那么漂亮也会看呆啊。」子漪嘲笑道。

    「去你的!」我恼羞成怒地把子漪推走了。

    ……

    竟然真的是羊姐。

    好像现在就找她好好说说话,问她好多问题。

    但是家里人都坐好了,准备开始吃午饭了。

    只是,让人奇怪的是,我们四个小辈坐在一起,但三姐却坐在了三姑和三姑

    父中间,就好像是故意要把三姐和我们分开一样。

    不过大人们并没有在意这些,都沉浸在了团圆的喜悦之中。

    没有机会和三姐单独说说话。

    就这样,整整一天天,三姑都拉着三姐各处和家里人说家长里短,我根本没

    机会找三姐独处。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三姑尤其对我有很大的敌意,让我不敢过去。

    唉,真难受。

    一直到晚上,我也没机会找三姐说话。明明她就在那里,我却靠近不了。

    三姐没有跟我们小一辈睡老楼,而是和大人们住在东楼。

    原本还以为晚上就能找三姐说话了呢。

    晚上,正当我很落寞地想去睡觉的时候,大姐二哥五妹都来我房间了。

    「哎呀,四弟呀,你知道三妹叫什么名字么?我下午的时候和她们说上话了。」

    大姐故意说。

    「啧啧,三姐也很漂亮,身材也超好,操起来估计非常舒服呢!」子漪笑着

    对我说。

    「是啊是啊,看她虽然那么冷,但是浪起来绝对超骚!」二哥淫笑着说。

    「你们都走开!我还没原谅你们乱伦呢!」我很不爽地说。

    他们见我不开心,反而更要来拨弄我。

    「哈哈,她叫安子沫,名字很好听啊。不知道她下面的嘴操起来会不会流很

    多沫子!」大姐说。

    「滚!不许你这样说她!」我听到大姐这样说羊姐,我不知道为什么很生气。

    「呦呦呦,四弟这是喜欢上人家了!还不准说了!」二哥看我恼羞成怒哈哈

    笑道。

    「去死吧!」我更生气了,坐起来就要抽二哥。

    二哥赶忙躲开,说:「打不到我打不到我,气死你!」

    看着二哥那贱样,我气得牙痒痒。

    结果,我就被他们三个人调戏了半天。

    「你们能不能走啊!我想睡觉啊!」最后,我知道这些家伙吃软不吃硬,终

    于怂了。

    「哈哈,不搂着子沫你肯定睡不着吧?晚上别想着她撸管管呀!」大姐还在

    调戏我。

    「求你们了,快走吧!我真的想睡觉了。」我怂了。

    「嘛,不过四弟,你放心吧!虽然你三姑在刻意防着我们,但是我们也有办

    法,把她弄过来让你操,怎么样?」二哥信誓旦旦地说。

    我心动了一下,赶忙意识到这是个陷阱。

    「滚滚滚!我不会乱伦的!!」我生气地说。

    于是,他们三个终于笑着走了,留我一个人在屋子里很难受。

    ……

    过年了。

    今天,是大年三十。

    家族里一片热闹的气氛,爆竹声在这个村庄里回响,过年的喜悦慢慢冲淡了

    我心里的一些不快。

    桌子上各种长辈们做的美食,吃起来真的能让人忘记烦恼。

    在一张大桌子上,坐着我们祖孙四代人。大家说着这一年的事,有说有笑,

    甚是欢乐。

    而吃完饭后,有的大人们去打麻将了,有的还在酒桌上喋喋不休。

    而我们小一辈的人也去老楼打麻将去了,唯独三姐一直跟着三姑没有跟我们

    来。

    说着笑玩麻将,到了晚上,开始了最重要的年夜饭。

    在爷爷说了几句话之后,家里面的人就开始吃饭了。

    吃到一半,大姐给二哥使了个眼色,二哥也立刻懂了,拿起酒,端了一杯酒,

    要敬我的祖爷爷。

    「祖爷爷,今天是大年三十,我们这一家人完完全全是聚在了一起呀,您老

    也是能好好见见想念已久的老三了,不用再看着那家谱发呆了。这是好的开始,

    所以,祖爷爷,我敬你一杯,祝你寿比南山!」二哥很认真地说。

    祖爷爷今年八十多了,被二哥敬了杯酒,特别感动,用沙哑地声音说:「子

    溶啊,我今天高兴啊!多少年,看着家人不能团圆我心里就苦呀!我也老了,也

    没多少时间了,就是想看一眼你们这一代团聚啊。这下,家谱终于齐了。」祖爷

    爷感动地一口喝光了酒。

    于是,家人们也跟着祖爷爷叫好。

    「不容易啊……」

    「是啊……」

    在家人们正感动地时候,祖爷爷一拍桌子,说:「来,小一辈的。跟我去祠

    堂见见祖宗!顺便把家谱补全了。」

    「好啊!哈哈,子沐子溶子沫子润子漪你们几个快去吧!」我爸笑着说。

    「快去快去,跟着祖爷爷去祠堂磕头!」大姑也说。

    二姑和五姑也符合道。

    没办法,三姑只能暂时放开三姐,让她跟我们走了。

    走之前,三姑对三姐说了些悄悄话,不知道说了什么。

    ……

    祠堂就在老楼的对面。大姐和二哥搀扶着祖爷爷在前面走,我就终于有机会

    走在三姐旁边了。

    三姐还是那么严肃,对我的靠近并没有什么反应。

    我走在三姐旁边,紧张极了,不知道该如何说话。

    眼看着祠堂马上就到了,我终于说出了口。

    「羊姐,新年好。」我装作淡定地说。

    「新年好。」三姐看都没看我一眼,说。

    又是这样,一脸严肃,拒人千里,让我猜不透她在想什么。

    三姐毫无疑问就是我的羊姐,可是此刻走在她身边,我竟然觉得她是那么的

    陌生。

    「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我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嗯。」三姐冷冷地说。

    「唉?你们认识啊?」子漪一下搂住我的胳膊说道。

    「这个……」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然而,此刻我没有注意道,三姐瞪了子漪一眼,吓得子漪一下子放开了我的

    手。

    三姐见子漪放开了我的手后,又看向前方,走在了我的旁边。

    结果我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进去祠堂,大姐把门关上了。

    祖爷爷拿出家谱,开心的说:「你们就先跪下吧!」

    「嗯嗯!子沫你跪中间,我和子溶在左,子润和子漪在右。」大姐说。

    于是,我们就跪成了一排。

    祖爷爷开心得给我们讲着家谱上那些比较出名的人,回忆着当时的往事。我

    们也听得津津有味。

    最后,说道了我们这一辈,然后祖爷爷拿出了两坛酒,和五个老酒盅,给女

    孩倒了那坛粉色的酒,给男孩倒了那白色的酒。

    「来,喝下酒,就算是孝敬了祖宗了。」祖爷爷说。

    老酒盅很大,但是祖爷爷只给我们倒了一小口酒。

    我接过酒盅,一口就把这酒喝了。

    我当然不是第一次喝这酒。这酒不知道叫什么酒,我每次给祖宗磕头后喝这

    酒都感觉身体里有一股火在燃烧。

    当我们四个都喝完后,才发现三姐并没有喝,看着那粉色的酒,不说话。

    「三妹,你快喝呀!就算喝不成酒也不多,一口而已。」大姐说。

    「我不是不能喝酒,是我妈警告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喝这粉色的酒。」三姐摇

    了摇头,把酒盅放到一旁。

    「哈哈,那我们就按照计划行事了。」大姐笑了笑。

    这时,二哥又满满地倒了一杯粉色的酒,给我,说:「四弟,我让你做什么

    你就做什么。」

    然后,大姐突然从身后钳制住了三姐的手,二哥和子漪按住了三姐的腿,让

    她动弹不得。

    「你们!!这是做什么?」我拿着酒盅惊讶地说。

    「四弟,快把那盅酒给她灌进去!」二哥催促道。

    三姐明白了这是要做什么,立刻害怕地开始挣扎。

    「你们!」我刚想放下酒盅,帮三姐起来,却被祖爷爷拦住了。

    「哈哈,你们年轻人有活力好啊,你三姐欠了这么多年的酒,这次确实应该

    多喝。你就喂她喝吧!」祖爷爷按住我的肩膀,笑着说。

    「听到没!快点啊!」大姐催促道。

    我被祖爷爷推了一把,拿着酒盅走在了三姐面前。

    三姐看着我,表情依旧严肃。

    正当我犹豫要不要给三姐灌酒的时候,我和三姐对视了。

    从三姐的眼神里,我看到了祈求与害怕,还有迷茫。

    还有……

    「张开嘴!听到没有!这杯酒你必须得喝!」我走在三姐面前,低下头看着

    她。

    大姐推起三姐的头,迫使她张开嘴。而我,就把那慢慢地一酒盅酒,倒进了

    三姐的嘴里。

    三姐的喉咙不停地在动,这满满地一酒盅酒,一滴不剩地进入了三姐的身体

    里。

    「好!!」

    「哈哈,不错哦!」

    大姐还有二哥放开三姐,开始欢呼了,祖爷爷也在旁边慈祥地笑了。

    「祖爷爷,我们几个小屁孩就先去玩了,你们去吃饭吧!」二哥兴奋地说。

    「呵呵,记得要来吃饭啊!」祖爷爷挥挥手就离开了。

    「哈哈,走了走了!我已经等不急了!」大姐说。

    我扶起三姐,看着她俩这么兴奋,很是奇怪。

    「我们不去吃饭为什么要去玩?」我问道。

    「哈哈,跟我们走吧!这才是我们家祖过年的传统呢!」说着二哥带头走了。

    我和扶着三姐,子漪说:「三哥,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

    当我们来到北楼的时候,我有点意外。

    我一直以为北楼是被废弃了呢。

    大姐用钥匙打开了三楼的一扇门,让我们都进去了。

    进去之后,大姐锁上了门,说:「我和爷爷说好了,从今晚开始,要明天晚

    上才会出去。」

    「快开灯啊!我等不急了大姐!」二哥催促道。

    「哈哈,你们看好了!这就是我们的乐园!」说着大姐打开了灯。

    当我终于看清楚屋子里的东西时,我惊呆了。

    这个屋子里,有一张特别大的床,已经到处都是的木制的淫具。

    没错,到处都是淫具。

    我简直不敢相信。

    「哈~好难受……」三姐推开我,倒在了床上。此刻地她,竟然浑身发红,

    皱着眉头一副要哭地样子在床上打滚。

    「羊……三姐,你怎么了?」我被她这种样子吓到了,赶忙问道。

    「别担心四弟,她只是酒喝多了,得释放一下才行。」大姐说。

    「什么?释放?就是出酒么?」我着急地说。

    「哈哈,不是的。是这个!」大姐说着脱光了衣服,而二哥也早就准备好了。

    大姐躺在床上,张开腿等着二哥。二哥也立刻把他硬得发紫的鸡巴插进了大

    姐的身体里。

    「啊~就是这样……要高潮才能释放出来,啊~不然她会越来越难受!」大

    姐说。

    我愣住了。

    子漪也脱下衣服,趟在床上开始自慰。

    「我~好难受……」三姐在床上挣扎了一会儿,认为除了做爱已经没有办法

    缓解她的痛苦了,就开始用她湿润的眼睛向我祈求。

    我真的要乱伦么?

    现在回想起来,有太多事很可疑了。为什么祖爷爷要给我们喝这种酒?为什

    么大人们根本不会管我们做什么?

    就在这时,三姐一把将我拉倒在床上,开始颤抖地脱衣服。

    三姐脱完衣服后,开始着急地脱我的衣服。

    「三姐,你也要乱伦么?」我握住她的手说。

    「叫我……羊姐……」三姐甩开我的手,脱掉了我的裤子,露出了我早就因

    为酒而硬得发红的鸡巴。

    三姐把自己的小穴对准我的鸡巴,然后坐了下去。

    「啊~」三姐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叹息。

    我的鸡巴再次插进了那个熟悉的小穴,但我的心情,却完全不一样。

    曾经,在校园和羊姐做过那么难忘的事情,现在却在老家,以血缘上的姐弟

    相见。

    左边,是大姐和二哥做爱的声音,右边,是五妹自慰的声音。

    竟然连乱伦也变得这么正常。

    羊姐贪婪地扭动着身体,使得我的肉棒能最大限度地插进她身体里。女上的

    体位,羊姐可以控制着整个做爱的节奏。

    我的手握住了她的腰,好让她在动的时候,能找好方向。只是羊姐浑身都在

    发红发烫,我的手上能感觉到她身体的炽热。

    「羊姐~」我忍不住说。

    「啊~啊~唔唔……」羊姐没有回应我,闭着眼睛只顾让自己的身体获得快

    感。

    「哈哈,明明之前还很严肃,现在完全就是个荡妇了啊。」二哥一边操着大

    姐,一边对羊姐说。

    「啊~哈哈,四弟,操到她了,开心吧?」大姐也笑着说。

    「唔……」我听到大姐的话,心里五味杂陈。

    虽然正如他们所说,我确实想操三姐,但是并不是想乱伦,而是以羊姐和老

    弟的身份。

    「唉,从一开始,我就乱伦了啊。」我叹了口气。

    「哈哈,是谁说自己死也不会乱伦的?」大姐继续调戏我说。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更加用力地操起了羊姐。

    如果是羊姐,那应该不算乱伦吧?

    渐渐地,羊姐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就像之前一样,她的呻吟声中夹杂了哭腔,

    然后越来越大,彻底哭了。

    大姐看她这样,问:「她这是为什么哭?是因为快感么?」

    我喘息着,说:「嗯,她快高潮了。」

    羊姐的小穴开始一收一收,终于,最后像是中电了一般,身体僵硬得不能动,

    头向天花板仰起,嘴张得大大地发不出一丝声音,高潮了。

    高潮的时候,羊姐的小穴一吸一吸地,像是要把我的鸡巴吸到她子宫里一样。

    「唉?这么快就高潮了?」二哥看着三姐说。

    「啊~你给她倒了那么多,可不么?」大姐一边做一边说。

    「哈哈,我估计今天晚上她这辈子也忘不了。」二哥笑了笑说。

    高潮后的羊姐无力地倒在我身上,她像是一条搁浅的鱼一样喘息。

    「四弟,我劝你别停,继续操她。那么多酒,她不高潮个十几次估计恢复不

    了。」大姐说。

    我吓了一跳说:「十几次?那她还不累死了?」

    「倒是不会累死,也得累个半死吧。不过四弟你还是快点继续吧。现在的她

    应该是酒劲上头了,连话都不会说了。」二哥说。

    「那你们为什么要给她喝那么多?」我着急地说。

    「哈哈,反正又不是我,我当然无所谓。再说了,她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不

    给她留下点深刻影响怎么行?」二哥笑了笑说。

    「四弟你这么心疼她啊?啧啧,不过你放心吧,早就已经有人试过了,这酒

    最多只能喝一酒盅,再多了才会让人受伤。这一酒盅是不影响人的最大的量。」

    大姐说。

    我看了看怀中的羊姐,果然她的身体依旧红得发烫。

    刚刚从高潮里回过神,羊姐就又被身体里那无尽地欲望折磨得浑身难受。

    「老弟……」羊姐再次哭了出来。

    「我~好难受……快救我~」羊姐看着我哭着说。

    我翻过身,把羊姐压在身下,亲了亲羊姐的脸,安慰道:「羊姐别害怕,我

    们继续做。你只要享受着快感就可以了。没事的!」

    于是,我分开羊姐的腿,开始继续操她。

    显然,今晚羊姐因为喝了那酒,敏感度提升了不少。我还一次都没射,她已

    经高潮了四次。

    大姐和二哥在床上做了一次之后,就一起去玩那些淫具了。子漪也自慰到高

    潮后,去吃放在旁边的供品了。

    只有我还在床上操着羊姐。

    终于,我用后入式最后把羊姐操到了高潮,我也射出了今天晚上的第一次精

    液。

    羊姐也第六次高潮了。

    高潮后,消耗了大量体力的羊姐,终于再也没有力气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倒

    在床上一动不动了。

    我也躺在羊姐身边,喘息着看着她。

    「羊姐,真开心是和你一起跨年。」我喘息着说。

    羊姐累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羊姐,还好么?」我关心道。

    「哈~哈~你,你休息下,我,我们继续……」羊姐喘息着说。

    「还继续?你都这么累了!」我惊讶地说。

    羊姐转过身,像是那次在学校一样捧起我的脸,和我四目对视。

    我看着羊姐的眼睛,就像是之前那样,我精准地猜道了她的想法。

    「是么?你也很开心啊。你一定又想到了什么又下流又淫荡的事吧?你是想

    一直高潮到过十二点啊?啧啧,羊姐,你真变态。」我看着羊姐的眼睛说。

    于是,我翻起身,把我半软的鸡巴放到羊姐的嘴边,说:「羊姐,如果我刚

    刚说得没错,你就把我的鸡巴吸大了,我们就继续做。」

    虽然累得无法说话,但是羊姐还是把我的鸡巴含在嘴里,笨拙得刺激着我的

    敏感带。

    「羊姐,你的表面和你的内心真的是完全不一样啊。」我叹了口气说,「但

    是,也只有我一个人,能和最真实的你交流吧。」

    羊姐吐出了已经变大的鸡巴,眼睛里闪着光。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羊姐。我这就送你去高潮!」我无奈的说。

    ……

    爆竹声在凌晨的时候准时响起,我和羊姐的高潮马拉松,却还没有结束。

    ……

    第二天快要到中午的时候,我们被门外的喊叫声吵醒了。

    「安子沫!!你给我滚出来!」门外,是三姑气急败坏地声音。

    「安子沫!滚出来!你好好想想,你来之前是怎么向我保证的?你现在又是

    怎么做的?」三姑气得要死。

    我们五个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现在是翅膀硬了,敢不听我的话了?你还有脸睡?快点给我滚出来!」

    三姑生气地说。

    就在这时,门外穿来了我爸的声音。

    「三姐三姐,孩子们玩了一晚上正累呢,让他们好好休息会儿。况且子沫喝

    了一盅酒呢!」我爸这样说。

    「你!你走开!」三姑看到我爸,气势一下子没了。

    「啊~别!」三姑发出了一声奇怪的声音,然后就没了声音。

    「你们继续玩吧,反正过年么。我们大人就去做大人该做的事了。」我爸的

    声音传来。

    我们五个再次面面相觑。

    「三姐,好不容易回来,就再给我生个孩子吧。这次也生女孩好吧?」我爸

    的声音很小,但还是被我听到了。

    然后,三姑和我爸就离开了。

    被三姑吓醒的我们五个也不困了。

    羊姐看到我们五个人一丝不挂睡在一个大被窝里,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

    「三姐,你和四哥之前认识么?」子漪问道。

    羊姐扭扭捏捏,不知道该说什么。

    光着身子子面对面,任谁也严肃不起来吧。

    二哥一边揉着大姐的奶子一边问:「是啊,四弟总叫你羊姐羊姐,这是怎么

    回事啊?」

    看羊姐这么窘迫,我就主动说了。

    「是,我们之前就认识,只是没想到竟然是血亲。」

    然后,我就把我和羊姐相遇再到相识,以及羊姐送我丝袜的事和后来和羊姐

    一起做爱的事全都说出来了。

    说的时候,大姐和二哥听得津津有味,羊姐也把头埋在我的怀里,羞得不敢

    看人。

    只有子漪的表情有些落寞。

    「哇!没想到三妹私下里这么会玩啊。明明看上去那么严肃。」大姐惊讶地

    说。

    「弟,你知道么?那天我从你宿舍离开,回到家以后,发现我妈正坐在沙发

    上等我。她逼问出了我好多事情。」羊姐靠在我身上说。

    「当时我告诉她你叫安子润的时候,她很生气,告诉了我的身世。她抢过我

    的手机后,所有的东西都曝光了。她叫我不准再与你来往。我说那好,只要她同

    意这次就回老家过年,我会当面和他绝交的。但是她不同意,说要一切听她的才

    行,于是我们就妥协了。」羊姐慢慢地说。

    我听着羊姐的话,很是惊讶。

    没想到在我以为一切都很平常的时候,发生过这样严重的事情。

    「那你这次回来是要与我绝交么?」我落寞地说。

    「嗯,作为你的三姐安子沫,如果我再和你做下去,就是乱伦了。」羊姐说。

    「你们为什么非要纠结于乱伦呢?是,在外面,乱伦是为世人所不齿的,但

    是,这是在安家村。安家村有安家村的规矩。在安家村,从来没有乱伦这种说法。

    同辈之间做爱是可以的,如果怀孕了就可以结婚。哈哈,虽然我们是不那么容易

    怀孕的。」大姐说。

    我没有办法反驳大姐。

    羊姐说:「不容易怀孕是什么意思?」

    大姐又说:「就是说安家的女人不容易怀孕,如果我们天天做,怀孕了反而

    是好事。反正这么多年来二弟从来都是内射,我也没怀孕。」

    「这样啊。四弟之前总纠结于要不要戴套,就是怕我怀孕。早知道就让他每

    次都内射我了。」羊姐说。???

    我听了她们的对话,疑惑地说:「你们怎么在讨论这个?我们不是在讨论乱

    伦的问题么?」

    大姐笑了笑,说:「那本来就不是问题。」

    「唉,可惜今年四哥还是没把我的处女夺走啊。」子漪叹气说。

    「虽然你是我妹妹,但是我也不会把他让出去的。」羊姐说。

    「哈哈,这么霸道啊!」二哥笑了笑说。

    「哈哈哈……子漪,家里的两个男的已经被消化了,你只能找别家的了。」

    大姐也笑着说。

    「哼……你们欺负人!」子漪耍小脾气地转过了身。

    「那既然醒了,我们就去玩啦。」说着,大姐拉着二哥走向了一个摇椅。

    这个摇椅,当然也是一个淫具。

    「那我也去玩了。」子漪起身,上了另一个像是马背一样的淫具。

    我叹了口气,说:「真的要绝交么?」

    「嗯,以后,我应该不会再回来了。这次回来为了见你,我许下了很多承诺。」

    羊姐说。

    「羊姐……」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想哭。

    「毕竟,我们不可能一直待在这小小的村子里啊。只要离开这里,我们就是

    乱伦。」羊姐叹气道。

    「嘛,不过你别难过。这不还有几天么?这几天我们就可以抛弃一切顾虑,

    坦诚相待了。」羊姐捧着我的脸说。

    「那要是我让你怀孕了呢?」我有些不甘地说。

    「那我就把他们生下来。」羊姐说。

    「哼,羊姐,我一定会让你怀孕,然后你不敢让大家知道你怀了血亲的孩子,

    就只能回老家把孩子生下来,然后我会让你一直怀孕,直到你永远都离不开这里。」

    我生气地说。

    「嗯。那你就得想办法让我怀孕了。」羊姐点点头说。

    「羊姐,你是危险期么?」我问。

    「是。从现在到我走那天,我都在危险期。」羊姐说。

    「那你就准备怀上血亲的孩子吧。看你到时候挺着个大肚子还怎么装严肃。」

    我气愤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