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货母亲】(04)

作品:《贱货母亲

    (四)。

    自打那天妈妈被高原他爸强奸后,她就彻底成为了高原他爸的小老婆,并且

    由于「业务」关系,妈妈还常常要陪张科长上床。

    据说高原他爸还在办公室里屋建了一个淫室,里面摆放了各种折磨女人用的

    淫具,有时候工作不忙,高原他爸就会叫上张科长一道,在那个淫室里面调教玩

    弄我妈妈。

    高原告诉我说,为了避嫌,他老爸对公司内部宣称,我妈妈是他们新招的公

    关女郎,除了偶尔在公司内向他汇报工作,其余时间都是在外面跑业务。于是我

    妈妈就时常穿着正式的职业套裙,加上黑色或肉色连裤袜以及尖头高跟鞋,去高

    原他爸的公司「汇报工作」。其他员工们也渐渐习以为常。与此同时,高原还告

    诉我说,那个里屋的淫室,墙壁材料都是隔音的,外面的人即使路过也听不到任

    何声音。

    因此,张科长作为一名政府官员,行事一向谨慎小心,但他对高原他爸的这

    一「周密安排」,十分满意。他俩动不动就把我妈妈喊过去,有时候在淫室里轮

    奸了我妈妈一夜后,第二天清晨也不让她回家。

    渐渐的,作为我妈妈的儿子,我对这种情况开始有些不满。

    原本我和妈妈乱伦,是因为她长得太性感漂亮,况且妈妈一向无条件地宠溺

    我,肥水不流外人田,我和妈妈做爱,虽然违背伦理,但却没影响到其他人。

    后来我认识了高原、小强、阿兵三个小伙伴,大家关系玩得不错,我便半推

    半就地把妈妈分享给了他们仨。虽然这也是违背伦理的,但妈妈毕竟是个性欲极

    强的女人,她又正值虎狼之年,因此有我们几位少年陪伴她,对妈妈而言或许也

    是美事一桩。

    可如今,高原他爸和张科长的强势加入,彻底打破了我们和妈妈之间的平衡。

    最近一个月以来,我常常好几天见不着妈妈,更别提和她做爱肏屄了,而小

    强、阿兵他们,更是一个星期能玩到一次我妈妈,就开心地烧高香了。

    于是我借口「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让我爸爸发现的」,让高原去和他老爸谈

    判,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不能总让他俩霸占我妈妈呀。

    高原他爸也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便欣然同意下来。

    自此,我重新夺回了对妈妈的控制权。以后除了周一至周五的白天时间,高

    原他爸和张科长不得随意召唤我妈妈,而高原、小强、阿兵他们,要想玩弄我妈

    妈,必须事先征得我的同意。

    妈妈得知这一情况后,打心底里高兴极了,她在家里手舞足蹈,抱着我又亲

    又吻,还说了很多感恩戴德的话,令我一时间哭笑不得。欢喜过后,我告诉妈妈,

    作为你的大救星,你必须知恩图报,从此以后要正式做我的性奴隶。

    听完我的话,妈妈突然又傻眼了。

    当天晚上,吃过饭后,爸爸出门跑出租去了。他前脚刚一出门,后脚我便把

    妈妈领到房间里,大声喝道:「跪下」。

    妈妈乖乖地跪了下去。

    我心头暗喜,接着拿出一份白纸黑字的东西递给我妈妈,上面赫然写着四个

    大字:「主奴契约」。

    我对妈妈说:「冯慧芳女士,因为你的儿子大发慈悲,所以你才重获自由身,

    作为一名母亲,你必须得偿还你儿子的恩情。现在我宣布,从今天开始,你就是

    我的性奴隶了」。

    我顿了顿,继续说道。

    「妈妈,以后你私自见到我,一律要下跪,并且叫我主人,自称『母奴』,

    听见没有?」。

    妈妈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

    「好!那现在,你把这个大声念一遍!念一条舔一下主人的肉棒,听见没有?」。

    妈妈叹了口气,怯怯地说:「好吧,儿子主人……」。

    接着妈妈便一边舔舐我的鸡巴,一边大声念起那份《奴隶契约》:「本人冯

    慧芳,即日起成为儿子的性奴隶,至死不变,永远遵守以下条约:一、即日起称

    呼儿子为『主人』,自称『母奴』。

    二、母奴无条件服从主人的任何命令,所有事情必须请示主人。

    三、在家里,母奴只穿开档丝袜和高跟鞋,出门在外,母奴只穿主人指定服

    装,主人无命令时,母奴必须一丝不挂。

    四、母奴需配合主人对其进行身体改造,例如:穿乳环、打阴环、阴道和直

    肠内塞异物等等。

    五、母奴在主人面前要保持下跪姿态,直到主人同意起身。

    六、母奴的身体属于主人私有财产,支配权仅限于主人一人,主人有权将母

    奴的身体租赁/ 借贷给别的男人。

    七、母奴犯错时,主人可以任意处罚母奴,包括肉体上的凌虐,母奴心甘情

    愿接受任何形式的处罚。

    八、母奴不得修改条约并必须遵守每一条,主人对条约有修改权。

    宣誓人:冯慧芳。

    大功告成。

    妈妈念完《奴隶契约》后,我心喜若狂,终于把妈妈收为任我淫玩的性奴隶

    啦,哈哈!我在妈妈脸上摸了一把,兴奋地说道:「妈妈,还愣着做什么?赶紧

    跟我进房间吧,嘿嘿」。

    妈妈垂头丧气地跟我进了房间,接着还未等我发话,她就「扑通」一声跪在

    地板上,倒是挺自觉的,呵呵……我见状十分满意,摸了摸妈妈的小脑袋,果然

    如我所料,妈妈天生是个被男人淫玩的贱货。

    随后我从床底拿出一个皮箱子,里面装满了之前高原他们带过来的那些性玩

    具。我拿出一根粗长的麻绳,对妈妈说道,「这就是你的内裤了,把它穿上」。,

    接着又拿出两颗跳蛋,打开震动开关,让妈妈分别放在自己的阴道和屁眼里。

    妈妈接过麻绳和跳蛋,费了半天劲终于把这些「装备」穿戴好:两根麻绳紧

    紧地勒在妈妈股间,一对绳节正好压在妈妈的肛门和阴户处,使塞在她阴道和屁

    眼里的两颗跳蛋不至于滑出来。

    最后,我又让妈妈从衣柜里找出透明的肉色丝袜和黑色高跟鞋,穿上后,妈

    妈两条丰腴雪白的大腿十分诱人,尽显极品熟女的骚浪味道。

    我命令妈妈在房间里走一圈给我看看,她扭着大屁股,穿着足足8 公分高的

    高跟鞋,加上股间勒紧的麻绳和肉洞里的嗡嗡作响跳蛋,每跨出一步,妈妈都深

    感十分艰难、吃力。此时妈妈胯下的那股绳子,已经完全埋没进她的阴户里,在

    她走动的时候来来回回摩擦著妈妈的阴道口。大约走了十几歩左右,妈妈身子就

    吃不消了,她「哎呦、哎哟」地尖叫起来,随后整个人都瘫倒在地板上。

    「哈哈,这么快就坚持不住了?」。

    我淫笑着走向瘫倒在地的妈妈。

    随后我把手伸向妈妈的两腿之间,果不其然,妈妈私处的那股绳子已经被她

    的淫水弄湿透透了。我拽了拽紧绷的绳子,故意拿给妈妈看:「母奴,你自己看

    看,绳子都湿成这样了」。

    妈妈已经顾不上我的言语侮辱,她气喘吁吁地仍然蹲在地上。可现在还远远

    未到休息时间,我伸手解开裤子拉链,掏出早已充血勃起的鸡巴,在妈妈眼前晃

    了晃。妈妈当然明白我的意思,她立即张开樱桃小口,一下将我的鸡巴含入口中,

    卖力地认真吸吮起来。

    妈妈灵活的小舌头,从我的阳具根部一直舔到顶端,她的口交技术越来越妙,

    来来回回地仔细舔舐,让我的阳具不住颤抖,同时脑门一阵电流经过,我迅速用

    一只手压住妈妈的脑袋,一边往下按着,一边用力挺起屁股,使龟头直顶到妈妈

    的喉咙深处。

    肉棒瞬间整支插进她的喉咙里,这突如其来的深喉,令妈妈有些猝不及防,

    她猛地干呕几下,喉咙管有明显的吞咽动作。可我不管不顾,继续抱着妈妈的脑

    袋飞快地挺动屁股,暴肏妈妈的小嘴。我的阳具一直深深地插在妈妈的喉咙里,

    前前后后做着抽插动作,一次都没有拔出来过。妈妈紧闭起双眼,强忍着巨大的

    痛苦,可她还是被我呛得眼泪直流,两行泪痕从她的眼角处挂了下来……。

    几分钟后,我的鸡巴在妈妈嘴里一阵抽搐,积存已久的滚烫的精液激射出去,

    一滴不剩地全部射在了妈妈的口中。

    等妈妈「咕嘟咕嘟」把我的精液都吞了下去,我便从皮箱子里拿出新的道具:

    一个红色的狗项圈,一根黑色铁链。

    妈妈坐在床边,眼巴巴地瞅着这两个玩意儿,她心知肚明我要干什么。一时

    间,妈妈脸泛红潮,眉头紧皱,身子紧张地直发抖。虽然脸上写满了一副痛苦表

    情,但妈妈还是乖乖地从床上下来,然后整个人趴到地上,像一只母狗一样四肢

    朝地。

    「嗯,真是一只听话的母奴」。

    我再次摸了摸妈妈的脑袋。

    接着,我把狗项圈套在妈妈的脖子上,将铁链和狗项圈上的倒钩挂上,完毕

    后,我试着拉了拉手中的铁链,确定已经挂牢靠后,便牵着妈妈朝客厅方向走去。

    妈妈跟在我身后,吃力地用四肢爬动。她一边缓慢爬行,一边不自觉地扭摆

    着肥臀,看得我真想用皮鞭去抽她……还有她胸前那一对36E 的豪乳,此时正垂

    在身下,随着妈妈的爬行,两只豪乳像风中摇摆的椰子似的,前前后后直晃荡。

    我牵着妈妈在家中四处散步,每一间屋子,包括厨房和厕所,都留下了妈妈

    爬行的痕迹。尤其当妈妈爬到厕所时,我还特地让她抬起一只腿,学狗撒尿,并

    告诉她,以后在家里时,她只能用这种方式小便。妈妈羞得满脸通红,但还是一

    边单腿对着坐便器排尿,一边无可奈何地点点头。作为主人,她当然什么都得听

    我的。

    趁妈妈抬起一条腿撒尿时,我仔细看了看她的阴部。妈妈的阴毛实在太茂密

    啦,黑乎乎的一团,为了不让麻绳捆绑时拉扯到她的阴毛,我决定有空时找个剃

    刀,把妈妈的阴毛都给剃光。

    撒完尿后,我看着妈妈擦干净阴部,然后让她扶着厕所的墙壁站好。

    「母奴,儿子的大鸡巴要来喽」。

    说罢,妈妈知道我要「老汉推车」,赶紧把肥臀翘得老高,她脸颊几乎贴在

    了墙壁上。我从后面插入妈妈的肉穴,因为之前才让她口交过,我的阳具正处于

    恢复状态,只得一张一弛地缓慢在妈妈的骚屄里抽动。

    几分钟后,母子俩下身发出的「噗哧噗哧」的抽插声,越来越响,节奏越来

    越快。我的阳具已经完全进入状态,双手扶着妈妈的腰肢,我一边加重抽插的力

    度,一边嘴里发出低沉的喘息声;妈妈也进入亢奋状态,她雪白的胳膊强撑着墙

    壁,随着我的每一次顶入,妈妈都发出一声娇滴滴的呻吟,她胸前一对饱满地豪

    乳在不断的冲撞下摇来晃去,大奶头都被拍打到了墙壁上。

    「干死你,干死你」。

    我一边嘴里骂骂咧咧,一边发了疯似的狠肏着自己母亲,几乎每一下插入都

    直顶到妈妈的阴道深处,好象是在免费的妓女身上发泄一样。妈妈也急切地扭动

    着臀部配合我,她的骚屄被我操得淫液四溢,口中的叫床声越来越高亢。

    二十几分钟后,我终于感到龟头传来阵阵酥麻,我知道自己快射了,憋足了

    气,又「啪啪啪」地狠狠插了妈妈的肉屄十几下。最后,我精关一松,龟头传来

    一股强烈的脉动,精液一波一波猛烈得喷射出来,全部灌进了妈妈的子宫内。

    因为是周末,第二天不用去学校上课,因此那天晚上我和妈妈俩人疯狂做爱,

    一直搞到凌晨两点多钟,终于精疲力尽。我们母子俩简单冲了个澡,便相拥而眠,

    昏沉沉地倒在床上睡去。

    第二天上午,我睡了个大懒觉才起来。起床后,我揉着惺忪的睡眼,首先就

    想着下床找吃的。

    来到客厅,我不见妈妈的踪影,却看见爸爸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我:「老爸,你怎么在家?我妈妈呢?」。

    爸爸:「哎呀,今天我放一天假,休息休息」。

    我:「哦,那你搞点吃得给我,饿死了」。

    爸爸:「厨房里有面包,你妈妈出门前给你留的,自己去吃吧」。

    爸爸继续目不转睛地盯着报纸。

    我:「好吧……那我妈妈去哪儿了,你知道吗?」。

    爸爸:「她说今天同学聚会,她出去聚餐去了」。

    我:「什么同学聚会?怎么从没听妈妈说过啊?」。

    爸爸:「你个小屁孩,问这么多干啥,赶紧去厨房吃东西」。

    跟爸爸说完话,我顾不得刷牙洗脸,去到厨房里,一边啃着面包,一边打电

    话给妈妈。

    「嘟……嘟……嘟……嘟……嘟……嘟……」。

    电话打了半天,那头都没人接听,于是我转而发信息给妈妈。

    Message :母奴,你在哪?未经允许,谁让你擅自出门的?赶紧给我回来。

    接下来,过了快半个小时,妈妈才回复我的短信。

    Message :儿子主人,对不起,我在高原家中,暂时走不开啊。

    妈的!今天明明是周末,高原他爸还把我妈妈喊过去,这才第一个星期,他

    就想不遵守约定了?。

    我怒不可遏地放下手机,准备去高原家找妈妈,不过鉴于高原他爸不是个好

    惹的家伙,我暗自想道,等下到了他家,还是得控制住情绪,注意说话语气,千

    万别给自己惹麻烦。但是约定就是约定,每个人都必须遵守,无论是谁都不可例

    外。我深知这一道理,等下得好好跟高原他爸理论一番。

    我打车去了高原家,和上次一样,他家的大门又是虚掩着。我推门进去,却

    发现空无一人,客厅里只有几杯半满的桂花茶,明显是有人来过,但高原他爸竟

    不在家?我有点懵逼。

    过了一会儿,「啊啊啊啊……」,一阵熟悉的女人呻吟声,从二楼的卧室传

    来。

    「妈妈?」。

    我顺着声音上楼,果然,在一个巨大的卧室里看到我妈妈,还有张科长。

    我妈妈穿着乳白色的蕾丝衬裙,胸口部份是透明的丝质,下身穿着黑色吊带

    丝袜吊在裙摆内档,脚上是一双几寸高的黑色丁字搭扣高跟鞋。张科长坐在床边,

    正在点着一根软中华香烟。

    过了一会儿,只见我妈妈一脸悲愤的表情,跪在了卧室的地板上。她温柔脱

    去张科长的西裤,男人的阳具露了出来,我妈妈伸手握着那根丑陋不堪的家伙,

    轻轻用小手套弄了一下,接着她便强忍着龟头散发出的腥臭味,张开红润的小嘴,

    一口将科长的肉棒大半根都含了进去。

    刚刚用桂花茶漱完口,我妈妈的小嘴里温润潮湿、充满香气,张科长的阳具

    被她含在口中,只觉得一阵阵触电般的酥酥麻麻。再加上我妈妈口交技巧性十足,

    善于用舌尖不断刺激舔弄男人敏感的马眼部位,仅仅半分钟的功夫,张科长的阳

    具就被我妈妈吹得越来越膨胀变大,几乎整根插在了我妈妈的深喉咙里。

    「怎么?老高的鸡巴你还没吃够?!差不多就行了,快,让我弄弄你的烂穴」。

    张科长催促着我妈妈,言语里充满了羞辱之词。

    「是……是的」。

    我妈妈从嘴里吐出科长的阳具,怯怯地说。

    接着,我妈妈自行脱光全身衣服,然后她晃荡着两颗大奶子,从地上爬了起

    来。张科长也调整好坐姿,手扶着自己的肉棒,阳具早已一柱擎天,竖得笔直。

    我妈妈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她叉开双腿,深褐色的肉穴口对准男人粗壮的龟

    头,我妈妈一屁股坐在了张科长的大腿上。

    「哎哟,一把岁数了,小逼还挺紧呐!哈哈」。

    张科长一边挺动下身,一边淫笑着调戏我妈妈。

    我妈妈羞涩地扭过头,双手拘谨地背在身后,慢吞吞地在张科长大腿上匀速

    跳动着,偶尔她也发出些许小声的呻吟,毕竟俩人才刚刚开始交合。

    我妈妈裸露的阴部与张科长黝黑丑陋的阴茎紧密结合在一起,有节奏地发出

    一连串「啪啪啪、啪啪啪」的撞击声。中年熟妇所特有的,稍带点赘肉的丰满小

    肚子,与那两对肥硕下垂的巨大乳房,肉感十足的上上下下晃动个不停,看的人

    热血澎湃,性欲十足。

    没过多久,空气中弥漫的肉欲气息越来浓,张科长的阳具在我妈妈的阴道内

    肆意乱撞着,随着插入深度不断加深,都快顶到我妈妈的子宫颈了,龟头进出的

    速率也越来越激烈。张科长和我妈妈渐渐进入状态,尤其是我妈妈,身体几处性

    器官完全亢奋起来。

    张科长也是玩女人的老司机了,他瞧我妈妈果然是个身体敏感的贱货,于是

    他腾出双手,紧紧握住我妈妈的一对大奶子,像揉面团一样的大力揉捏起来。我

    妈妈也不由自主地伸出一只手,探向了自己正被男人阳具疯狂攻击着的淫靡私处,

    我妈妈主动去用手指搓揉着早已充血的阴核,另一只手牢牢的环住张科长的颈子,

    上上下下跳动个不停。

    张科长就喜欢我妈妈这样「主动」、「放荡」的女人,他兴奋地更加快速地

    挺动下身,卖力地抓揉我妈妈的双乳。我妈妈被他肏弄得忍不住放开声淫叫,

    「呜呜啊啊」地叫唤个不停。她一头栗色长发在空中飞舞,好像一团深红的火焰。

    「啪,啪,啪,啪,啪……」。

    张科长和我妈妈疯狂地做着活塞运动,两人性器的交合处不断发出响亮而沉

    重的撞击声。张科长的阳具上沾满了我妈妈膣口分泌出来的白色粘液,而我妈妈

    的阴核也被她自己搓的又大又紫,严重充血。

    在强烈的肉体快感下,张科长的阳具连续抽插了至少两百多下,他才突然浑

    身一震,一股滚烫的精液射进了我妈妈的阴道深处……。

    射完精后,张科长气喘吁吁地躺在床上,让我妈妈继续舔舐他的阳具,尤其

    是龟头部分,还有白花花的精液残留。我妈妈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但她不得不服

    从男人的命令。我妈妈跪在张科长的双腿之间,一丝不苟地用舌头从上至下舔舐

    着他的阳具,好像在十分「享受」地吃着一根雪糕。

    看着妈妈给张科长清理阳具,我猜想他俩办完事了,恐怕一会儿就要出房间,

    于是我赶紧蹑手蹑脚地跑下楼。这时候,高原他爸正巧也回来了。

    我:「叔叔,不是我对你有意见,可是今天明明是周末呀,你怎么还叫我妈

    妈过来?」。

    高原他爸:「哎呀,小伟,我的好大侄儿!你可错怪我了」。

    我:「怎么?我妈妈难道现在不在楼上吗?」。

    高原他爸:「是是是,你妈妈确实是在楼上,但我今天也是迫不得已啊……。

    你知道不,那个张科长马上要调离了,去南方一个大城市当处长啊,而且明

    天他就坐飞机南下,下周一就走马上任喽。

    我:「哦,原来是这样啊?那张科长以后就不回来了?」。

    高原他爸:「照这情况,他以后一定平步青云,仕途不可限量,没有个三年

    五载,他应该是不会回咱老家了」。

    我:「原来如此」。

    高原他爸:「所以说啊,小伟,你现在在我公司实习,应该知道咱这一行的

    情况,像张科长,哦不,张处长这样的粗腿,我可是要紧紧抱住的」。

    我:「好吧」。

    高原他爸:「这一次他南下就职,临走前也没啥要求,不收钱、不收礼,就

    想让我帮忙安排,再让他好好肏你妈妈一回,最后一回啦……所以啊,小伟,我

    的好大侄儿,你可得理解理解老叔的难处」。

    我:「嗯嗯,我知道了,今天的事,不怪叔叔您」。

    高原他爸:「哈,好样的,老叔谢谢你」。

    随后,高原他爸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红包,厚厚的一个,然后递给我说,这个

    红包作为我本月的实习奖金,下个月继续努力,还有许多客户和官员需要我去应

    酬,当然,最重要的,那些客户和官员都需要我妈妈「接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