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货母亲】(03)

作品:《贱货母亲

    (三)。

    几个星期后,学校第一次期中考试。

    我和高原他们忙得焦头烂额,平时只顾玩弄我妈妈,大家根本没时间看书。

    虽然我们成绩很差,但为了一张毕业证,还是不得不临时抱佛脚,认真复习。我

    每天在图书馆晚自习,一直学到深更半夜才回宿舍。

    有一天晚上,我实在憋不住了,打算晚自习后回家和我妈妈「大干一场」,

    缓解一下最近的考试压力。

    一到家,我正摸索着大门钥匙,却听到屋内有奇怪的动静。我警觉地拿钥匙

    轻轻打开屋门,然后透过门缝往里面一瞧:妈呀!我妈妈正在和一个陌生男人亲

    热呢。

    那个男人至少一米八几,身材健壮,皮肤黝黑,看起来四十多岁、快五十岁

    的样子。我妈妈赤裸着下体,两只雪白的玉臂环住男人的脑袋,我几乎看不到她

    的脸蛋,因为妈妈娇艳猩红的嘴唇正贴在男人布满胡渣的大嘴上,俩人背对着我,

    一边激烈地舌吻,一边互相吸吮、交流彼此唾液……与此同时,男人的胯部在我

    妈妈的屁股上不停地撞击着,我妈妈趴在沙发上,时不时变换姿势,高撅着屁股

    迎合着男人的抽插。我妈妈那对坚挺的大奶子被刺绣乳罩兜着吊在胸口,随着男

    人的操动有节奏地前后晃动。

    这个男人一看就是玩女人的老手,他时而在我妈妈的耳垂上舔着,时而用食

    指和大拇指夹住我妈妈深褐色的大奶头捏弄。他的阳具粗壮无比,尺寸大的有点

    吓人,我妈妈被他按在沙发上,除了高声淫叫,丝毫不能动弹。男人肏得满头大

    汗,像锄地一般,用阳具作锄头,一下接着一下地锄向我妈妈那块肥水四溢的肉

    屄。我妈妈不知道被他这样肏了多久了,此刻已经完全意乱情迷,不受理智控制。

    我妈妈毫无顾忌地尖声又叫又喊,不住地扭动腰肢,迎合着男人巨大阳具的抽送。

    我躲在屋外,隔着门缝偷窥了许久。那个男人大约又操了我妈妈几百多下后,

    突然脸色一变,他猛然抽出阴茎,一手将我妈妈的头拉到自己的胯间,把那根极

    度亢奋的阴茎塞进我妈妈的小淫嘴里。我妈妈两只手紧握他粗大阳物,舌尖飞速

    地在男人龟头上舔舐一番,随后我妈妈小嘴一张,将男人湿漉漉的阳具吸进口中,

    一吞一吐地吮吸起来。

    几秒后,男人眯着眼将肉棒拉出,龟头正对着我妈妈的脸颊,顿时,大量腥

    浓的精液,如同缺堤洪水般激涌而出,在我妈妈的脸上天女散花般地喷射起来。

    男人射完精后,把我妈妈往沙发上一扔,自顾自地去浴室洗澡了。我妈妈赤

    裸着身体,疲惫地躺在沙发上,她一边喘着大气,一边用纸巾擦拭着自己的阴部。

    我妈妈眼角两道明显的泪痕,想必这男人肏弄她时没少使用暴力手段。

    好在他去洗澡去了,趁那男人不在,我赶紧借机冲进屋去,连鞋子都没来得

    及换。

    妈妈一抬头,看到我回来了,立刻激动地从沙发上直起身,她两个白晃晃的

    大奶子剧烈抖动了几下。

    随后我妈妈浑身一丝不挂着朝我跑来,我张开双臂一把抱住她。妈妈倒在我

    怀里,哭的梨花带雨,让人好不心疼。她呜呜咽咽地抽泣着,告诉我说,自己被

    人强奸了。

    「什么?你……你被谁强奸了?」。

    我正手足无措,抱着妈妈心里害怕极了,怕歹徒从浴室里出来,连我一块儿

    都给收拾了……。

    此时门口突然响起了「咚咚咚」声,我赶紧去开门,发现是高原站在门口。

    高原气喘吁吁地问我,他爸爸是不是在我家?我听了一愣,十分不解地看着

    他,我以前可从未见过高原他爸。高原扶着我的肩膀,口气急切地继续说道,他

    爸爸中午在工地上喝多了,然后听闻我妈妈今天一个人在家,醉醺醺地就往我家

    跑,他预料到可能要出事儿,就急忙赶过来找我了。

    「啥?你爸怎么会……他又不认识我妈妈……?」。

    听他陈述完,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可想想平日里高原那色眯眯的淫

    像,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我很快反应过来,于是有点气愤地问高原,又下

    意识地回头看了看浴室,我全都明白了。

    高原摇摇头,说:「对不住了兄弟,真没办法,我爸这个臭脾气一上来,谁

    也挡不住啊」。

    高原跟我说道,这么多年来,他老爸是出了名的玩女人老手,年轻时混过黑

    道,甚至因骚扰良家妇女还被拘留过。前几天,高原他爸一次不小心翻他的书包,

    发现了我妈妈的裸照,整整厚厚一沓。他爸逼问高原怎么回事,不说老实话就用

    皮带抽他。高原深知他老爸那暴脾气,为了免受皮肉之苦,只好一五一十地全部

    招了。交待完后,令人出乎意料的是,高原他爸不仅没狠狠教训他一顿,反而摸

    着高原的小脑袋,自豪地说「不错不错,虎父无犬子」。

    今天中午,高原他爸酒喝多了,回家后一直嚷嚷着要找个女人玩玩。后来他

    跑到我家来,高原知道他爸肯定不为别的,就是来强奸我妈妈的。果不其然,但

    等高原赶过来时已经晚了,我妈妈早已被他爸剥了精光奸淫了一下午……。

    「那可怎么办啊?」。

    我焦急地问高原。

    高原沉默不语,挠挠头想不出法子,不过作为好兄弟,他劝我最好低头认命,

    不要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因为他老爸绝对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

    听到这,我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再看看旁边哭成一个泪人的妈妈,我害怕得

    牙齿都打起了哆嗦。

    于是高原继续「劝诫」我:「反正你妈妈早已沦为我们几个小伙伴的性奴,

    那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何况今天强奸她的还是我老爸,兄弟,你就想开点

    吧,干脆让你妈妈做我老爸的小老婆得了!哈哈」。

    我皱着眉头说:「我操,高原,这时候你还有心情笑出来?!你爸不会对我

    们动粗吧?」。

    「怎么可能呢,兄弟,别担心,我老爸大多数时候其实人挺好的,哈哈,你

    要保持乐观心态」。

    「唉」。

    我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半个月后。

    学校里,无聊的课程让时间走得好慢,尤其是下午的课,窗外慵懒的阳光照

    射进来,让我看不清老师的长相,整个人昏昏欲睡,差点脑袋撞桌板。

    突然,手机一阵震动,我打起精神,拿起手机一看,原来是高原他爸。于是

    我赶紧跑到教室外,接听起电话:「叔叔,您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头传来熟悉而粗犷的声音:「大侄儿,在干啥呢?」。

    「我在学校里呀,上课呢」。

    「上啥课啊,读书有个屁用,我操!来来来,到我家来,老叔跟你说个事情」。

    「好的,叔叔,我这就过来」。

    这段时间以来,高原他爸几乎成了我妈妈的亲丈夫,而我也理所当然成了他

    的龟儿子。对待这个脾气暴躁的老男人,我们母子俩一直毕恭毕敬,一切唯命是

    从,因为我和妈妈都怕惹出是非,尤其是妈妈,她生怕哪天高原他爸对她不满意

    了,从而对她的亲儿子我造成人生伤害……而我呢,即使和高原关系十分要好,

    但和他老爸在一起时还是如履薄冰,时常哆哆嗦嗦……。

    跟高原他爸挂完电话后,事不宜迟,我赶紧打车去高原家。

    二十分钟后,到达目的地小区,我付了车钱,跳下出租车,火急火燎地来到

    高原家门口,此时他家大门虚掩着,没有上锁,我推门直接便进去了。

    这时候高原他爸正在客厅里肏我妈妈。他厚实的身板将我妈妈整个人压在沙

    发上,我妈妈表情痛苦地一下接着一下承受着男人下体的撞击,两条裹在肉色吊

    带袜里的美腿紧紧环绕在男人的屁股上。

    我见自己妈妈被他爸爸肏得淫水四溅,呜呜啊啊叫唤个不停。站在原地,我

    不知道该干啥是好,生怕打扰了俩人如胶似漆的交媾。

    我站在门口,驻足观看高原他爸和我妈妈翻云覆雨,这对奸夫淫妇抱在一起

    狂操猛干着,足足过了一刻钟,他俩才注意到我的出现。

    此时高原他爸也体力不支了,他背部肌肉绷的紧紧,一把将我妈妈整个人抱

    在半空中,做起了最后冲刺。因为俩人接近站起来的姿态,我趁机看到他们俩下

    身的交合处,高原他爸两颗饱满的睾丸又圆又大,有驴蛋般的size,黝黑的阳具

    「啪啪啪」地在我妈妈深褐色的阴部整根进进出出,连我妈妈的阴道粘膜都带了

    出来,令我看得瞠目结舌。我妈妈也感受到高原他爸即将射精,她继续仰着脑袋

    「嗷嗷」直叫,声音又媚又酥地大声呻吟着,彷佛在为男人奸淫自己而呐喊助威。

    又操了约五六十下,高原他爸一声闷吼,在我妈妈的子宫内射精了。

    射完精后,高原他爸气喘吁吁地坐在沙发上,指使我妈妈伺候他:「骚货,

    快点给我倒杯水去,他妈的,肏你肏得老子口干舌燥」。

    我妈妈赶忙应声:「是……高大哥,我这就去…」。

    与此同时,我进屋都快半小时了,却一直被晾在一边,好像隐形人一样。可

    妈妈来不及和我打招呼,甚至不敢多看我一眼,便光着赤条条的身子去厨房里给

    高原他爸泡茶去了。

    我见状,便不讨没趣了,自顾走到高原他爸身边坐下。他爸笑嘻嘻地看着我,

    摸着后脑勺说,刚刚实在玩得太起劲,没顾得上招呼我,不好意思…。

    我摆摆手说:「没事没事,叔叔,我看你现在把我妈妈调教得好听话啊!她

    好像很害怕你呢」。

    高原他爸一听,哈哈大笑起来:「大侄儿,叔告诉你啊,这女人啊,千万不

    能惯着!尤其像你妈妈这样的骚货,天生就是给咱男人肏的。你瞧我才玩了她几

    天,她现在就听话的像只母狗。平时你和我儿子玩她,也要使点狠招,不听话就

    用皮带抽她的屁股,反正你妈妈的屁股又肥又大,怎么抽都抽不坏」。

    听他说着,我不经意看到沙发上果然有一根黑色的皮带。

    随后我妈妈给高原他爸泡好了一杯新茶,据说茶叶还是从我家带过来的。我

    妈妈恭敬地双手捧着茶杯,端到了高原他爸面前。高原他爸拿起茶杯喝了一口,

    我妈妈便十分自觉地双膝跪到地板上,开始给高原他爸敲腿捏脚,脸上还一副认

    真的表情。

    我拘谨地坐在旁边,傻傻地看着往日里端庄优雅的妈妈,此刻却像会所里的

    技师一样给一个粗男人做足底按摩,我不得不佩服高原他爸玩女人的手段。

    「大侄儿,今天叫你过来,也没啥事,看你和我儿子关系不错,叔叔我想提

    携你一把」。

    「真的吗?谢谢叔叔啊!」「当然是真的,我生意做这么大,还会和你个小

    家伙说假话嘛」。

    「那是、那是…」。

    「好,那我就开门见山了,叔叔问你,想不想到我的公司里实习实习?」。

    「好啊,叔叔,正好最近学校里课比较少」。

    高原他爸主动提出来让我去他的工程公司实习,我觉得十分新奇,便想都不

    想就答应了,反正现在已经上大学了,早点出去锻炼锻炼也好。「嗯,不错,今

    天你妈妈也在,我就直说吧,以后你就跟着我跑,主要是见见客户,给我打下手」。

    说罢,高原他爸点了根烟,竖起三根手指继续说道,「一个月给你三千块钱」。

    听到三千块钱,我妈妈突然抬了一下头,脸上闪过一丝开心的表情,紧接着

    她更加卖力地给高原他爸按摩起来。

    第二天,我早上去学校忙完了一些杂事,下午便去了高原他爸的工程建设公

    司。准确说,是高原他爸特地派了司机,把我接到了公司里。

    在他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高原他爸一副土豪做派,他抽着软中华,斜坐在

    真皮座椅上,一边吞云吐雾,一边跟我讲晚上的安排。

    原来从今晚开始,我就要和高原他爸出去接待了。今晚他要请一个科长喝酒,

    虽然那人官不大,但却是高原他爸事业上的贵人,曾多次帮助他。高原他爸为了

    好好答谢这位科长,今晚准备大摆宴席,请这位科长胡吃海喝一番。

    同时,饭局过后,高原他爸还为这个科长准备了神秘礼物——我妈妈。

    「哎呀,大侄儿,今晚这位领导啊,除了爱喝点小酒,最喜欢的就是漂亮女

    人了,今晚你引荐引荐,把你妈妈推销给他」。

    说罢,高原他爸就拿出一千块钱的红包递给我。

    「好的,叔叔,没问题」。

    我欢天喜地的接过红包,「今晚保证让我妈妈给他伺候好」。

    晚上,郊区大富豪饭店的某个包间内,一片杯盘狼藉,2000多块的洋酒,空

    瓶子摆了一地。高原他爸带着我,宴请他的多年好友兼合作伙伴——张科长,席

    间大家都很开心。

    酒足饭饱之后,张科长笑眯眯地说:「老高,现在回酒店还早,咱们出去找

    点乐子」。

    我听了,立刻插嘴道:「张科长,咱们这是小地方,没啥好玩的地方,您还

    是先回酒店吧」。

    张科长听了,脸上有些不悦,他没说话,表情变得冷淡起来。

    「嘿嘿,老张,误会了吧……我们早就为您准备好了一份『大礼』,等下回

    酒店房间吧,保证您今晚玩得尽兴,哈哈」。

    高原他爸微笑着说道。

    张科长一听,顿时就明白了其中意思,脸上再次露出猥琐的笑容。他拍了拍

    高原他爸的肩膀,说道:「老高啊,还是你了解我,知道我好这一口,哈哈」。

    最后,高原他爸理所当然地买了单,我们一行三人回到大富豪酒店。

    来到酒店大堂,我和高原他爸坚持要把张科长送上楼,张科长很奇怪,不知

    我们用意如何。于是我解释道,这个所谓的「大礼」,不是别人,正是我的亲生

    母亲!张科长一听,先是愣住了,警觉地皱起眉头,然后再看看一旁的高原他爸,

    老哥们正不怀好意的笑着呢。

    张科长毕竟老江湖了,他立刻反应过来——这爷俩可真够上道,舍不得孩子

    套不着狼啊。

    张科长主动递了我一根香烟:「你小子可真行!连自己老娘都能借给别人肏,

    真是厉害,以后必成大器!我看好你」。

    「谢谢领导提携」。

    废话不多说,我们一行三人乘电梯上楼,高原他爸早早就订好房间,最高级

    的总统套房,6600元一晚上。

    走到套房门口,高原他爸伸手敲了敲房门,一会儿功夫,就听到一阵「哒哒

    哒」的高跟鞋声音——我妈妈从里面出来了,她今天穿着黑色及膝裙,纯白色衬

    衣,黑色丝袜和同样黑色的高跟鞋,头发用发卡盘了起来,显得高贵而又大方。

    打开门后,我妈妈不禁和张科长对视了一眼,她那张风韵十足的小脸蛋上顿

    起一片红彤彤,令张科长看得惊喜万分,拍手直道好极了。

    我妈妈心想:唉,他就是今晚要肏我的男人么?真丑……。

    张科长心想:哈,她就是今晚我要肏的女人啊!真美……。

    我们三男一女走进总统套房,张科长和高原他爸一屁股坐在进口真皮沙发上,

    开始吞云吐雾抽香烟,我则时刻做好服务工作,去厨房给他俩泡茶,解解酒。

    我妈妈也很自觉,她低着头站在中间,正对着张科长。妈妈低声细语地和张

    科长介绍起自己,我在厨房里,听得不是很清楚,但依稀听到我妈妈有说自己的

    「胸围尺寸」、「喜欢的体位」等等……。

    等我泡好茶从厨房里出来,我妈妈的白衬衣已经被高原他爸解开,两颗大乳

    房暴露在空气里因为紧张而轻轻颤动着。但紧张也没用,张科长笑眯眯地走上前,

    伸出大手猛捏我妈妈的大乳房,妈妈柔软白皙的奶子在他手里被搓扁捏圆,像揉

    面粉团似的被揉弄成各种形状。

    我妈妈双目微闭,口中轻轻发出娇吟声,任由高原他爸和张科长俩人同时玩

    弄她的豪乳。

    过了一会儿,高原他爸将我妈妈的及膝裙扒下来,妈妈扭着浑圆丰满的大屁

    股,今天她为了讨好领导,刻意没穿内裤,只穿着一条黑色连裤袜,妈妈诱人的

    私处和屁股透着丝袜露了出来,黑糊糊的阴毛卷成一团团。

    高原他爸指着我妈妈的下身,大声说:「老张,这婊子太想被您干了,连内

    裤都没穿就出来了!哈哈」。

    「嘿嘿,那我今晚可得好好满足她喽」。

    张科长和高原他爸,俩人相视一笑。

    等我把茶泡好,放在高档茶几上,我妈妈也基本上脱了个精光光了,她正被

    张科长搂在怀里,激烈地亲着小嘴舌吻……高原他爸见状,便回头望向我,示意

    时候不早了,我们差不多就可以先走了,让张科长和我妈妈早点休息、早点「进

    洞房」。

    张科长摆摆手,假兮兮地说:「老高,你太客气了,送我这份『大礼』,嘿

    嘿……那好吧,这么晚我就不留你们了,慢走」。

    晚上10:30张科长抱着我妈妈,俩人一丝不挂地躺在大床上。

    「真嫩啊,一把年纪了还这么细皮嫩肉,哈哈!让我好好看看……啧啧,这

    一对大奶子,真他妈极品」。

    张科长一边从上到下亲吻我妈妈的身体,一边还不忘评价她身体有多么诱人、

    多么极品。我妈妈被他弄得尴尬极了,她默默忍受着张科长对她的玩弄,不敢反

    抗、不敢拒绝,只是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来吧,大美人,给我舔一下」。

    亲吻完我妈妈香喷喷的胴体,张科长坐到床头,岔开腿,示意我妈妈给他口

    交。我妈妈很听话,她跪到张科长的胯前,将他的大肉棒一口吸进嘴里。

    「怎么样?我的家伙好不好吃?」。

    妈妈此时已无法说话,她口中被张科长的大肉棒塞得满满,感觉嘴唇都要撑

    开了。但妈妈与我一样,服务意识十分到位,只见她左手握着张科长的大肉棒,

    右手按在张科长的大腿上,轻轻按摩。妈妈只将张科长肉棒的前部吸进口中,她

    用舌头在龟头上打着圈,舌尖顶在张科长的马眼上不时地轻轻刮蹭。张科长被我

    妈妈吹得直喘粗气,他突然伸出手,握住我妈妈坠在胸部下方的两颗豪乳尽情把

    玩。

    妈妈将张科长的龟头吸进口中,又缓缓吐出,但又不一下子全部吐出,而是

    将自己的嘴唇与他的马眼处沾着,十分有技巧性。

    张科长爽得开始大声地哼哼,他身子向下坐了点,让胯下的睾丸更加突出,

    我妈妈立刻会意,将张科长两只睾丸轮番吸进口中舔舐,同时,我妈妈还不忘一

    只手握着张科长的大肉棒继续套弄。

    「大美人,口技这么好,平时没少练习吧?哈哈」。

    张科长淫笑着说,「起来吧,坐到我腿上来」。

    张科长说着便拉起我妈妈,这时,他的肉棒与睾丸已全部沾满了我妈妈的口

    水。

    我妈妈张开双腿,一屁股坐在了张科长的大腿上,张科长的肉棒早已被我妈

    妈吹得又粗又涨,当龟头和根部完全插进自己的阴道时,我妈妈才长舒了一口气

    ……接着张科长一张嘴,将我妈妈的右乳吸进口中,乳房和乳头被男人含着又吸

    又舔,我妈妈鼻中不禁发出「嗯嗯嗯嗯」的哼吟声。随后张科长将我妈妈的整个

    乳房吸进去,并用牙齿轻咬着柔软的乳肉,他下边的手也没闲着,抱着我妈妈圆

    滚滚的大屁股,掌控着我妈妈一前一后、一上一下地耸动,肉棒整根整根地在我

    妈妈的肉屄口进进出出。

    张科长虽然平时没少玩女人,但领导干部们对养身养肾总是很重视,年近半

    百的张科长,依旧宝刀不老,下身那根黑黝黝的家伙一直硬邦邦的。

    张科长抱着我妈妈肉滚滚的腰,像打椿机一样要妈妈快速地上下套动,不得

    片刻休息,并拉着我妈妈的双手,要她双手抱头,朝上举起来。我妈妈一一照做

    后,没想到这张科长还挺变态,他像A 片里一样,托着我妈妈高举的双手,将舌

    头伸到我妈妈的腋下,用舌尖舔着我妈妈光溜溜的腋窝处。我妈妈被他舔得直叫

    唤「痒,好痒啊,不要,不要……」。

    但我妈妈明显也被张科长新潮的玩法所吸引,她虽然口口声声地直叫唤着

    「不要、不要」,但身体却诚实得很,妈妈控制不住地摆动着身子配合张科长的

    舌头的舔舐,同时她的下体私处也跟着愈加兴奋起来,妈妈用力地与张科长的肉

    棒紧紧结合着。有几次,甚至因为用力过度、幅度过大,我妈妈差点让张科长的

    肉棒从阴道里掉出来。张科长扬手就在我妈妈肥白的大屁股上打了一巴掌,以示

    惩罚……于是为了防止张科长的阳具侧滑出来,妈妈便用一双丰满的大腿盘在他

    的腰间,俩人生殖器的结合处变得更加紧密了。

    女上位的姿势玩了一会儿,张科长便把我妈妈翻过来,放倒在床上,他用左

    手掰开我妈妈雪白的大腿,用右手摁着自己的阴茎,先将暴涨的龟头在我妈妈的

    大小阴唇之间来回摩擦了几下。我妈妈紧闭双眼,等待着男人肉棒的再次插入。

    接着张科长下身往前一挺,动作相当用力,他的肉棒前半部分毫不费力地挺进了

    我妈妈湿乎乎的肉穴口。

    张科长一边卖力地抽插我妈妈的肥屄,一边俯下身子,用臭嘴开始舔弄我妈

    妈的乳头。我妈妈早已被张科长舔腋下舔得浑身酥软,这时候她突然张开艳红的

    小嘴,「嗯啊」了一声。经过张科长的舌头在自己乳房上的一番耕耘,我妈妈本

    来就很大的深红色的乳晕又大了一圈,两粒大奶头同时勃起,并微微颤动着。

    当天夜里,张科长碰到我妈妈这样的极品熟妇,可谓越战越勇,足足连续肏

    了我妈妈三个多小时,他仍然兴致勃勃,在我妈妈肥熟的身子上玩出各种花样…

    …除了在阴道里内射,张科长的精液遍布我妈妈的脸蛋上、乳房上、肚子上,连

    我妈妈穿着丝袜的美脚上都粘着他白花花的精斑。

    凌晨1 :00多钟,最后一次高潮之后,张科长的精囊几乎快被我妈妈吸干…

    …俩人从床上爬起来,到浴室里洗了一次鸳鸯浴,期间我妈妈还为张科长含了一

    次阳具,可惜他实在射不出精液了。

    最后,赤身裸体的妈妈和张科长俩人相互搂抱着,在总统套房的大床上昏昏

    睡去,直到第二天中午,临近饭点,高原他爸才让我过去接妈妈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