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云孽海】(1.27)

作品:《天云孽海

    第二十七章、孤鹰。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给面儿,天华剑宗这个正主到了之后,第二天便传来了吴

    泽旭现身的消息,据说这位腾鹰寨寨主在断风山的东北方向现了踪迹,朝廷的人

    马率先动身,来到白溪城的十馀个宗门紧随其后,数百位高手入山搜寻。

    凌楚妃带着无忧宫的修士以及天策府的高手在断风山中一处山崖附近安营扎

    寨,断风山延绵四百馀里,单单凭借天策府还有无忧宫的人马,就算有了大致的

    方向,可想要找到一个吴泽旭也并不容易,不过如今断风山中最不缺的就是修士,

    这倒也能省下一些功夫。

    至于哪宗哪派能够捷足先登,天离神剑花落谁家,就各凭本事运气了。

    凌楚妃并不着急,从得到的消息来看,那吴泽旭并没有那么好对付,而且山

    上人这么多,一有什么风吹草动,肯定要惊动其他人。到时候各宗各派虎视眈眈,

    天离剑也不可能让哪个宗派私底下独吞了。唯一需要在意的就是天华剑宗了,天

    离剑本就是他们剑宗之物,若是让他们先得到手,也算是物归原主,谁也没有理

    由再让他们将到手的天离剑重新交出来。

    一想起天华剑宗,凌楚妃不自觉的咬了咬红润的唇珠,美眸里的光芒微微流

    转。早在昨日天华剑宗来到白溪城的时候,她便已经从手下口中瞭解到这一次天

    华剑宗派来寻回天离剑的人手都有谁,不过却没有听到那个人的名字,让她禁不

    住升起一丝失望。儘管当初那一纸婚书已名存实亡,可到底是曾经与自己定下过

    亲事的人,多少还是让她有些在意。

    况且她和那个人已有十年未见,还是想要看看曾经的婚约对像如今混迹到何

    种地步,抑或是有一些她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微妙想法,对于那个人,她总是带

    着一丝重逢的期待,儘管并不强烈,但也会在内心深处荡起一圈涟漪。

    「禀郡主娘娘,神监司的沐掌司到了」。

    手下的声音打断了凌楚妃的思绪,她在心中暗自歎了口气,轻声道:「知道

    了,我去见见她」。

    山崖上,一道身着月白色长裙的身影婀娜俏立,侧脸精緻,气质卓绝,正俯

    瞰着被大雪覆盖的群山,以及底下的芸芸众生。

    山风吹拂,裙裾轻舞,犹如天仙。

    神监司掌司,沐颖。

    凌楚妃抿嘴露出笑容,「有段时日没有见到你了,上次回宫的时候本想要见

    你一面,结果没找着你……该是为皇后娘娘做事去了吧。本以为又要好长时间见

    不到你,结果没想到因为天离剑,咱们又见面了」。

    作为景国庙堂上地位最高的两位年轻女子,关係倒是没有如外界想的那般互

    生嫌隙,相反,两人打小关係就不错,犹如姐妹。只不过,两人都是争强好胜的

    主儿,相处在一起,又不像寻常姐妹那般和和气气,时不时话里头也会夹枪带棒。

    沐颖转过身来,望向这位姿色还胜过自己一分的郡主,道:「天策府的人把

    事办砸了,现在该由神监司来接手此事」。

    凌楚妃摇头说道:「这事当是灵州知府康明办砸了,天策府有些冤呢」。

    沐颖平静的说道:「要是换我来做,我会把包括康明在内的一众官员全部软

    禁起来,以防人多嘴杂,然后再把密报呈至天都,直到事了,才会放人」。

    凌楚妃笑了笑,「这还真是你的办事风格」。

    沐颖望了一眼秀靥动人的凌楚妃,轻声说道:「天离剑一事……我们神监司

    会办好的,还请郡主静候佳音」。

    凌楚妃感受着这位姐妹身上传来的截然不同的幽香,轻声道:「有件事我得

    提醒沐掌司,朝廷的意思是让我拿到天离剑」。

    她一边说一边用那双明媚的桃花眸盯着这位神监司的女掌司。

    两位人间绝色在这山崖上相对而立,只可惜这等美景外人无缘得见。凌楚妃

    身姿曼妙,高挑丰腴,而沐颖的身段尤其修长,比之凌楚妃还要微微高出少许,

    至于胸前的美人峰,两人都颇为饱满,论大小是沐颖稍胜一筹,但凌楚妃则更为

    坚挺。

    沐颖不动声色,回望着那双足以教天下千万男人都深陷其中的动人眼眸,道:

    「待神监司夺得天离剑,上呈给陛下和皇后娘娘,再由陛下和皇后娘娘赐给郡主,

    不是正好么?」。

    这句话说得滴水不漏,弦外之音便是她只忠于陛下和皇后,若是凌楚妃想要

    得到天离剑,大可以事后找陛下和皇后讨要赏赐,她这里可无法为凌楚妃行个方

    便。

    凌楚妃如何听不明白,她美眸微微一动,笑盈盈道:「既然如此,沐掌司就

    请便吧。不过若是让本郡主不小心先拿到了天离剑,那本郡主也只好厚着脸带上

    剑去天都讨赏了」。

    沐颖也露出一个动人的微笑,道:「既然如此,我就先告辞了」。

    说罢,她从崖上纵身一跃,御风而去。

    凌楚妃目送这位颇负盛名的女掌司离开之后,又往前走了几步,来到崖边。

    极目眺望。

    日暮苍山寒,漫天鹅毛雪。

    忽闻一声鸣啼,崖边乱石中的一道枝桠微微一颤,落下一隻通体银白的雪鹰,

    正张目四望。

    似是感觉到她的目光,那只鹰扭头望向她,目光锐利,直刺人心。

    扑腾一声,雪鹰没再看她,骤然飞去。

    凌楚妃玉芽似的纤细手指伸出狐裘,捋了捋在雪风中轻舞的鬓髮,喃喃感慨

    道:「好一隻孤鹰」。

    一道孤影闯入千峰万岭的雪色之中,策马狂奔,终于在弦月高挂的深夜赶到

    了白溪城。

    到了城门口的时候,骏马上的少年人拉住缰绳,缓慢骑行进城。本以为城内

    应该热闹得紧,走了十几步,却发现只有零星的几个人影。

    少年人目光微微一动,寻了一家酒楼,找到了小二,从怀里摸出一个拇指大

    小的金锭,问道:「城内的人呢?」。

    小二原本兴致缺缺,一见金子眼睛马上亮了起来,恭敬答道:「公子爷来迟

    了,若是早来个一天,就会发现这白溪城里最不缺的就是人。这数百的江湖高手

    都是为了腾鹰寨匪首吴泽旭来的,今儿中午的时候,说是那吴泽旭暴露了行踪,

    大家就坐不住了,全都涌进了断风山,城内还有不少人也跟着过去凑热闹,结果

    就成了现在这样」。

    这少年人不是旁人,正是孤身一人离开天华剑宗前往白溪城的陈卓。

    他眉头微微一蹙,问道:「那天离剑让谁得到了没有?」。

    「公子爷这可说笑了,大家伙现在都在断风山里头,我又没有千里眼顺风耳,

    这问题实在答不来」。

    「罢了,这个赏你的」。

    陈卓出关后才离开宗门,慢了袁鸿他们足足两日的时间,若非一路上日夜兼

    程,今天也到不了白溪城。不过到底还是慢了半天的功夫,他连喝口水的功夫都

    没敢耽误,出了客栈便翻身上马,直奔断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