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儿的AV女优生活】(09)

作品:《玉儿的AV女优生活

    (09)

    「哦?你是说真的吗?那你在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处女?如果你现在说假

    话骗我的话,那要怎么相信你刚才说的话呢?」。

    古舒平停下了动作,邪笑着问道。

    「如果我说了,你……你真的会放过我吗?」。

    玉儿小声的问道。

    「那要看看你配合的态度先」。

    古舒平目光阴沉的盯着玉儿的眼角。

    「是的……」。

    玉儿从牙齿缝里挤出的话语如同蚊子叫一般小声,但是还是被古舒平清楚的

    听到了。

    他的嘴角大大的咧开。

    「那么接受处女验证仪的验证也没问题咯?」。

    「求求你……只有这个……只有这个……」。

    玉儿痛苦的摇着头,古舒平却哈哈大笑起来。

    「呃啊……」。

    他的双手一把抓住了玉儿的双乳,持续的挑逗着她无法冷却下来的身体。

    另外在他的示意下,其他的工作人员不顾玉儿的反对,强行掰开了玉儿的双

    腿,把处女检测仪如同吸盘状的头部轻轻的贴在了她的小穴上。

    滴!

    检测结果只用了不到两秒就得出来了。

    处女两个字清晰的显示在了检测仪连接的屏幕上,结果同时上传到了全世界

    联网的数据库里。

    在这个已经高度数字话和信息化的时代,每个人自出生起就会被在身体里面

    植入生物芯片。

    这块通常位於手腕上深入皮肤里看不到的芯片也是这个人的身份ID,将会

    伴随这个人的一生。

    这个人的社会生活全部依靠这块芯片来完成,包括购买物品,使用交通工具,

    管理个人资产等。

    同时这块芯片也会把这个人的资料不间断的上传到中央网络这块芯片所对应

    的身份ID里的数据库中。

    可以这样说,在现在这个星球上,一个人如果没有自己的身体植入芯片和对

    应的身份ID,想要活下去是根本不可能的。

    但是这也造成了,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在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完全透明的,

    他们的所有资料全部都存在网络上,毫无隐私可言,对於拥有权限的组织和个人

    来说,想要知道某个人的某项情况真是再简单不过了。

    《新世界的天使》正是拥有查看公民资料权限的组织,特别是对於旗下的女

    优来说,他们通常需要事无巨细的知晓这个女孩成为女优之前的一切,而政府也

    对他们的这种诉求採取支持的态度。

    不要小看处女检测仪只在玉儿的小穴中工作了两秒,其实在这两秒之中它已

    经完成一系列複杂的操作。

    包括在数据库中调取了玉儿之前所有的个人信息记录,包括朋友交往信息,

    学校体检结果,历次所有的就诊记录,所有的化验单数据,所有的公共设施使用

    记录,包括旅馆开房的记录,和交通工具的使用记录。

    然后它所散发出来的Φ射线在一瞬间就彻底的扫描并绘制出了以玉儿小穴为

    中心,半径一米内的所有器官的立体图像,包括阴道、尿道、肛肠、子宫和卵巢,

    上面的任何创伤都逃脱不了它的探测,其检测结果从未出过丝毫差错,绝对值得

    信任。

    最终得到的结果显示玉儿的各种器官完全运转正常,健康且处於适合受孕的

    状态,全新未开封,无论是阴道,处女膜,还是肛穴,子宫,经过了深入皮下的

    扫描都显示没有丝毫的创伤,保持着纯洁无暇的状态。

    另外玉儿的过往信息也显示,玉儿没有交往的男性友人,没有酒店的开房史,

    各次的身体检查结果都十分健康,最近一次是六天前的体检记录显示玉儿刚刚来

    完月经,经后阴道清洁度良好,小穴内拍摄的高清照片上,粉嫩的阴唇和处女膜

    清晰可见。

    在这个时代,国家为了保证国内的每个女性都能身体健康,保持最佳的受孕

    状态,规定了每个女性特别是18岁以下的女性每个月都要接受身体检查,而生

    殖器检查更是其中的必备项目。

    这些检查都是由国家拨款,对於所有女性都是完全免费的。

    刚刚开始的时候由於手续繁琐,而且每次都要仔细无比的检查生殖器并拍照

    上传,还受到了一定的抵制,但是当国家强制执行并形成习惯了以后,大多数女

    性也就习以为常了。

    这些资料本来对於各个公民来说都是绝对保密的,由中央数据库存储着,就

    连自己本人都无法查阅。

    但是现在却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了古舒平等人的面前。

    而且就在刚刚,玉儿的资料库上又新增了一条记录。

    上面显示着:2220年11月2日13时58分49秒,接受授权接入机

    构《新世界的天使全球女优事物代理与影视公司》请求录入验证,验证类别:A

    V女优事物所属,验证结果与事项:玉儿,受孕次数0,有性交次数0,无性性

    交次数0,处女。

    处女检测仪被拿走,玉儿从古舒平的表情上就可以看出,他们已经得到了他

    们想要的数据。

    「停下来啊……不要在继续了……」。

    玉儿奋力的挣扎着,奈何经过了长时间的玩弄和强制高潮,她现在全身都柔

    软得像条泥鳅一样,丝毫都提不起力气。

    「嘿嘿嘿,处女检测都已经完成了,你给我们送来那么好的一个机会你以为

    我还有可能错过吗?」。

    古舒平的笑容越发的淫荡和邪恶了起来。

    「你……你骗我」。

    「没什么骗不骗的,一开始我就没有答应你,大家都是按照协议办事。原来

    还以为只能和你有一次合作关系,现在看来以后也要多多指教咯,玉儿小姐」。

    古舒平在玉儿的耳边不断哈着热气,邪邪的说道。

    「不!我不要!我不要……」。

    玉儿现在已经确定了他们是一定要做那件事了,惊恐无比的她不断的踢动着

    那一双修长洁白的大腿,不过这对古舒平他们起不到丝毫的作用。

    他们先是解开了玉儿被锁在头顶的双手,把玉儿放倒在了座位上,然后便开

    始七手八脚的温柔的抚摸起玉儿的全身来。

    「不行……不行啊……」。

    玉儿拼命的想要让自己保持清醒,但是此刻还留在车内的已经全都是精擅操

    弄女人的专业人士,玉儿这样一个初经人事的小女生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她柔弱无骨的身体很快就被温柔的抱起,手指脚趾都有人含在嘴里细细吮吸,

    全身上下的抚摸更是没有停过。

    和前不久刚刚被各种玩具残忍的玩弄至高潮比起来,玉儿现在感觉身体就像

    是一片羽毛一样飘了起来,已经完全感受不到了自身的重量,全身上下没有一处

    不舒服至极,让她只想永远的沉迷下去,不要醒来。

    很快她的耳垂也陷入了被攻击的目标,甜美而麻痒的电流在身体上流窜,她

    微微睁开迷蒙的眼睛,看到了古舒平的面部离自己极近。

    还没等玉儿反应过来,她的一张樱桃小嘴就被对方吸住,她想逃开,可是对

    方的一对大手却穿过她的颈脖,手掌死死的按住了她的后脑,让她无法躲闪。

    她的牙齿立刻就被撬开,香舌落入了对方的口中。

    「唔……哈……啊……」。

    玉儿从来没有想过接吻也会是这么甜美的一件事情,明明这才是她自出生以

    来的第二次接吻,但是那种自己被不断佔有不断索取的窒息感不停的冲击着她的

    大脑,让她无法自拔的想要义无反顾的深陷其中,双手本能的就反向穿过了对方

    的肩膀,缠住了对方的颈脖,吊在了对方的身上。

    直到她感觉有一个异常坚硬而灼热的东西顶住了她的下体,而且还在微微的

    跳动着想要往内部侵入。

    瞬间清醒的她连忙用尽全力从古舒平的嘴里抽回了香舌,双唇刚刚分开,顾

    不得自己的嘴上还残留着和对方嘴巴连着的口水丝线,玉儿最后一次摇着头苦苦

    的哀求道:「求求你!不要……」。

    「什么都不要想,很快就会结束的,我会把你培养成世界上最优秀的女优」。

    古舒平说完又再次吻上了玉儿的嘴唇。

    这一次玉儿不但再也没有机会摆脱古舒平的舌吻,她的一对白嫩的奶子立刻

    也被重点照顾,像两团麵团一样不断被用力搓揉成各种形状,从来都没有被如此

    激烈对待过的玉儿只觉得胸前和口中都火辣辣的,像是有一团火焰在炸开,一种

    解放般的异样扭曲快感让玉儿的情欲达到了顶峰。

    古舒平也空出了一只手来,探到玉儿的身下,或轻或缓极有技巧的拨弄起了

    玉儿的阴核。

    「唔……」。

    玉儿的阴道里一阵收缩,麻痒的感觉直抵心房。

    玉儿的心里虽然还残留着一丝理智,但是身体在多个专家的联合挑逗下,身

    上的各个敏感点都被找到并充分的利用了起来,快感如同海浪一样一波高过一波

    的打来,让玉儿根本无法抗拒。

    她开始不再抗拒,也不能抗拒,本能的张大了嘴巴伸出香舌迎接古舒平强悍

    的吻技,渐渐的玉儿也找到了节奏,双唇分分合合,娇喘中不断吐出灼热的吐息。

    最致命的是在玉儿下体贴在她阴核上的那一只魔手,现在玉儿全身的感官好

    像都被这只手所操控,这只手要她笑她就笑,要她哭她就哭。

    窄紧的阴道也在这只手的强劲操弄下,渐渐的做好了吞吐巨物的准备。

    此刻玉儿的阴核就像是她身上的一个手动开关一样,当这个开关落在了分外

    熟悉它的古舒平的手里,玉儿小穴深处涌起的无限欲望就完全不受她控制了。

    在这一切都在进行中的时候,顶在玉儿小穴外的那根粗硬肉棒也丝毫没有停

    住。

    它抓紧着每一个机会,每当玉儿的小穴有丝毫的放松,它就会挺进一分,虽

    然十分的缓慢,但是一刻都没有停下。

    异物入侵的感觉越来越清晰了,玉儿可以明显的体会到自己的下体正包裹着

    一个和它本身的容积完全不相符的东西,这个东西正在开疆扩土,渐渐的把玉儿

    的处女地一点点的啃噬,化为自己的地盘。

    只是玉儿此时对这个外来的入侵者并不抗拒,准确的说是她无法抗拒。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小穴在蠕动,如同她现在的香舌一般,正在分泌着越来越

    多的淫液,亲吻着这个巨大的肉棒,欢欣雀跃的欢迎着对方的到来。

    她能感觉到子宫在抽搐,激动的等待着迎来它的第一个客人。

    阴道内的空虚和灼热急需着又粗又硬的东西来填满,全身上下的感觉都集中

    在了这一点。

    肉棒再进一寸,全身上下所有按摩着玉儿的手掌好像都在配合着这个节奏,

    就好像在无数只船桨整齐划一的配合下披荆斩棘一般,强行的破开玉儿的穴肉,

    突入她的花心。

    好舒服……明明自己是在被侵犯,是在被强奸,为什么会那么舒服啊……

    玉儿深深的呼吸着,好像就连她自己也在配合着肉棒的节奏,奋力的挺起腰

    部,张开双腿,露出花心。

    自己下体的力道越来越强,玉儿每深呼吸一下,肉棒就多挺进一分。

    忽然!古舒平按在玉儿阴核上的中指开始极速的搓动,在玉儿痉挛张口时,

    她又迎来了古舒平一个深深的吻,直让她的一颗心都被提起不能落下,几乎不能

    呼吸。

    然后玉儿清晰的感觉自己的下体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她的处女膜终於还是不

    堪忍受巨棒的研磨,被捅破了……

    两行清泪自她的双眼眼角滑落,心中最后一丝信念也被摧毁的玉儿全身泛起

    一阵阵的颤栗,似乎某个开关终於被打开了一般,火热的肉欲排山倒海般的摧毁

    了一切的阻碍,佔领了玉儿的全身。

    她主动抱紧了古舒平的头颅,把自己的香唇用尽全力的送进对方的口中,似

    乎只有这样才能稍减一些她心灵和肉体上的痛苦。

    穿过了处女膜后的肉棒再无阻碍,氾滥的淫液为它提供了足够的润滑,再加

    上玉儿现在已经予取予求,甚至主动配合起来,肉棒挺进的速度骤然加快。

    伴随着噗嗤一声,古舒平的下体和玉儿的下体终於紧紧的贴合在了一起,中

    间再也没有了丝毫的缝隙,整根肉棒完全的没入了玉儿的小穴之中,自此玉儿这

    个保持了17年的神秘花园,从来没有被开垦过的处女地终於在此刻被全线贯通。

    「啊喔!!」。

    双唇骤然分开的玉儿喉咙里忍不住发出了动人的哀鸣。

    「感觉怎么样?玉儿」。

    游走在玉儿身上的手掌并没有停下,特别是在玉儿一对奶子上挑逗着玉儿乳

    头那几个手指全都灵活无比,每一下指甲刮过玉儿乳尖的嫩肉时,都让她全身如

    过电一般的颤抖。

    但是古舒平自把肉棒完全插入玉儿的小穴以后就没有其他的动作了,他的双

    手穿过玉儿的腋窝温柔的抱住玉儿,只把自己的肉棒留在玉儿的身体深处。

    「好舒服……」。

    面对古舒平带着胜利者笑容的温柔问话,已经完全丧失了神志或者是说意志

    力的玉儿只能是喃喃的说出这几个字。

    她的整个阴道都被满满的充实感所填充,花心深处的酸麻感一阵又一阵的从

    肉棒和阴道里的娇嫩褶皱接触的地方涌现出来。

    玉儿是幸福的,世界上没有几个女人能够在这样一整个团队只为她一个人服

    务的情况下迎来初夜,几乎完全没有任何痛苦的享受了整个破处的过程。

    然而玉儿又是悲哀的,她为这样的一次享受付出了足够大的代价,这个代价

    现在还没有具体体现,但却是需要她用一生去偿还。

    「摄像机一直都在拍着哦,玉儿你的反应真的是最棒了」。

    古舒平的一句话瞬间就把陷入了失神中的玉儿给拉回了现实。

    周围的人渐渐散去,现场只剩下下体紧紧结合着的古舒平和玉儿。

    身体从那种无比舒适的感觉中解放了出来,唯一残留的感觉只有古舒平那停

    留在她身体内的火热肉棒和因为环抱着自己而停留在裸背上的一双手上残留的温

    度。

    「你为什么那么残忍?」。

    神志渐渐清晰,玉儿万念俱灰的问道。

    「哈哈哈……」。古舒平脸上露出邪笑,「现在我事情已经做完,你现在是想

    让我继续做下去,让你把自己的初次破瓜做成一张保证大卖的绝美光盘留作纪念,

    还是想现在马上结束,然后等你准备好后我们留着下次再做?」。

    下次在做?是的,现在古舒平完全有理由也有底气说出这种话。

    玉儿知道他是在嘲笑和羞辱自己,但是自己除了接受以外已经别无选择。

    古舒平并不是在开玩笑,就算他今天放玉儿回去,也肯定会有下一次把肉棒

    插入玉儿小穴里的机会,而且这个时间不会需要他等待太久,玉儿就要再一次的

    把自己交到他的手上任他玩弄。

    玉儿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现在做和以后做对於她来说已经没有任何分别。

    只是理解归理解,实际上自己要怎么做?

    对方的肉棒现在还在自己的身体里,难道真的要把自己初次破瓜的视频做成

    影片,然后在全球范围内被任意播放?这对於一个一天之前还是清纯处女高中生

    的女孩来说也太过残忍了吧!

    「怎么样?想好了吗?观众们都要等急了哦?」。

    古舒平说着就要把肉棒扯出。

    被玉儿处女的小穴紧紧包裹着的肉棒稍稍拔出了一点,由於夹得过紧的缘故

    连同着肉棒一同被扯出了一丝丝粉红色的嫩肉。

    「啊呀!你不要出来啊……」。

    玉儿眼睛上翻,口中忍不住发出娇叫。

    「到底是要出来呢?还是不要出来?」。

    古舒平戏谑的又从新把拔出了一截的肉棒重新塞了回去,让玉儿再次发出娇

    叫的同时他又伸出双手捏向了玉儿的乳头,食指不停的在她的乳晕处规则的画着

    圆圈。

    玉儿只感觉到自己的阴道深处又酸又麻,她的阴核分开了阴唇高高的凸起,

    瘙痒无比,好似一株伸出了花瓣的花心,流出了粘稠的花蜜,只等着蜜蜂前来採

    摘。

    同时她的一对奶子也是快感连连,鼓胀的乳房上,乳头充血变色,坚硬的挺

    立,不停的在古舒平的手上承欢。

    「抱我……」。

    终於忍受不了的玉儿屈服的把双手搭上了古舒平的肩膀,双腿在古舒平的身

    后交叉夹住了他的后腰,口中吐出了违心的耻辱话语。

    「哈哈哈哈,玉儿你知道你现在有多淫贱吗?还不快把你的舌头伸出来?」。

    玉儿眼中含着泪张开嘴巴伸出了舌头。

    在这一瞬间,古舒平再次强吻上了玉儿的香唇,情欲被勾动的玉儿再也忍耐

    不住,身体自己凭藉本能,自动的扭起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