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李彤彤】(37)

作品:《我的妈妈李彤彤

    【37】

    对不起了各位喜欢李彤彤的狼友们,李彤彤有几年时间没更新了,说来惭愧,是我愧对大家这么久的等待,也许有些网友已经对我失去信心与支持了,我在此说声抱歉,其实我在写33章的时候我就结婚了,一直坚持到了36章,那时候我和我老婆决定生个孩子,这几年不停地赚钱养家照顾老婆孩子,没有时间去写,现在儿子一岁多了,生活也在开始按部就班的走,我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把李彤彤做个完结了,我会把所有的剧情全部连接起来,嘿嘿……希望不会让广大狼友们感觉到突兀。在此真的对不起各位狼友的等待!

    妈妈此刻满脸潮红,美眸中那被我激起的欲火正在在她身体蔓延,刚刚的做爱不但没能让她欲火降下来,反倒是比之前更加旺盛了。

    「妈妈…你好像还没得到满足呀。」我看着她边说边把中食指伸进妈妈的白虎穴中感受射精后,阴道内部润滑之感,微张的阴道内的剩余精液从我手中缓缓流下来。

    「好啦好啦,菜都凉了!」妈妈将我的手一把拿开,端着菜走出厨房。

    我寻思着要不要来个饭桌大作战呢?

    来到饭桌前,项月心坐在檀木椅子上,交叉那双洁白的美腿,加上OL制服,说不出的诱惑。

    「月心,不觉得热吗?」妈妈把菜放在桌面上,淡淡一笑,随后也坐了下来。

    「是有点热哦。」项月心美眸中露出好笑的神色,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心神领会,把那套女士小西服脱了下来,露出一件雪白的衬衫。

    衬衫内黑丝边胸罩看得格外显眼加略施粉黛瓜子脸这本来很诱惑了,还把胸前两个扣子解开,粉脖下一片雪白的肌肤,和一道深深的乳沟给我造成浓浓的视觉冲击。

    「小宝,吃饭吧。」项月心弯着腰递了一双筷子给我。

    那道乳沟瞬间放大了数倍,把项月心操了如此多次,丝毫没有感觉到一种疲惫感,这就是美熟女特有的风情万种,懂得如何诱惑,施展出自身的魅力。

    她和妈妈一样,具有难以言喻的致命吸引力!

    两大尤物同桌吃饭,对于我来说,无疑是一大享受。

    我愣了愣,妈妈的手在我面前摆了摆,嘴角微微一笑,说道:「干什么呢?吃饭啦!」

    我这才回过神来,连忙点头说道:「啊,哦哦…这就吃饭,嘿嘿。」

    坐下来,夹菜吃饭,刚吃一点,突然裤裆处有一只脚伸过来,隔着裤子摩擦着我的阳具。

    我心里一阵刺激,但是不敢表达出来,看着这两个绝美尤物,泰然自若的吃着饭,到底是谁的美腿?

    很有技巧,那种舒服的感觉让我的阳具不断变大,心中也觉得开始刺激了。

    「既然你们这么想这样,我就把这部戏演下去,反正都便宜我。」我在心里默默的说道。

    我觉得这么大胆的应该是项月心的可能性大,按照我的经验,这种触感应该只有高跟鞋才能带来的,可妈妈今天穿的也是高跟鞋!

    两个尤物撩人的技术都十分好,一时间我的脑海不断转换着这两个美艳的熟女的面庞。

    看着坐在一排的妈妈和项月心,感受着刺激的触感,说不出的快感从我身体散发而出,不自觉的让我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妈妈看出我的异样,关心道:「怎么了,小宝,是不是菜不好吃呀?」

    「没有,很好吃,很好吃。」我抓起碗直接往嘴里扒饭。

    妈妈娇嗔道:「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

    项月心看出了我的不自然,看了看妈妈,再看了看我,美眸如同小狐狸般转动了几下,眼中的狡黠一闪即逝。

    「小妖精。」我在心里嘀咕着,嘴角微微掀起一丝幅度,放下手中碗,默不作声的来回夹菜给妈妈和项月心。

    自己的左手快速伸进饭桌底下,一把抓住那只正在挑逗我下面的脚。

    那只高跟鞋美脚抽动了一下,想挣脱我的手,奈何我的死死的抓住。

    那只高跟鞋美脚的主人可能是害怕让其他人看出异样,所以放弃了抵抗,我顺势从高跟鞋一直摸到她的脚上。

    很光滑,手感十分好,没有丝袜,今天妈妈穿了居家服,长裤。

    项月心!

    我双目微眯,看向她,项月心同时看着我,四目相对。

    突然,项月心抛了个媚眼,小香舌尖从红红的嘴唇中划过,一脸魅惑的模样。

    旁边的妈妈不知道有没有看出异样,但是此刻的我,感觉十分刺激!

    左手握着项月心的美脚,不断的在我胯下摩擦,原本半软半硬的肉茎开始不停的膨胀,如同暴怒的野兽一般。

    欲望的野兽一旦从囚笼中被放出,如同脱缰野马,不会满足现状,我一边握住项月心的美脚摩擦,一边看着绝美的妈妈心跳开始加速。

    我为什么不能这样弄妈妈呢?

    欲望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胆子,就开始大了。

    我把鞋子脱了下来,把脚伸到妈妈的小腿上摸了一下。

    妈妈的美眸瞬间看向我,看着我眼中那股熊熊燃烧的欲火,再看看项月心泰然自若的模样。

    妈妈身为老油条了,还看不出来,其中必然那真的是枉叫李彤彤了。

    「小宝,看什么,快吃饭。」妈妈美眸白了一眼我,自然道。

    自然的把放手放下,朝我的脚打了一下,示意我把脚拿开。

    我自然不肯,妈妈再次拍了几下我的脚,见我依旧摩擦着她的阴部,又不想让项月心知道。

    就白了我一眼,强忍着阴部传来的快感,故作镇定的吃饭,看样子妈妈是想快点吃完然后找个洗碗的理由离开饭桌。

    我从妈妈的眼里看到那股火热的欲望正在燃烧,但是妈妈也在极力克制。

    我拉开裤裆的拉链,把粗大的肉茎掏出来,对着项月心的美腿一阵摩擦,她感受到炽热的肉茎的温度,粗大,娇躯不由得一颤。

    肥厚的阴唇内慢慢涌出淫水,浸湿了黑色蕾丝边内裤,项月心的欲望赤裸裸的表现了出来。

    看着我,就想吃了我一般。

    妈妈有时候的很奇怪,她跟项月心都一起被我操过了,还是在项月心面前掩饰着什么,或者在我面前想挽回做母亲的样子,还是有些放不开。

    项月心就不一样了,完全没有顾忌。

    不过也是,项月心的过往,毕竟是一段堕落至深的时期。

    这顿饭还是吃完了。

    妈妈拿起碗筷站起来,说道:「小宝,月心你们慢慢吃,我先去洗碗了。等会儿我要回房去备案了,明天我还要上几个班的英语课。」

    「好的,妈妈。」我笑着说道。

    妈妈迈开脚步往厨房里走去,不一会儿,妈妈走到打开水龙头开始洗碗了。

    阴唇内的淫水早已经泛滥了,穿的丁字裤根本不能阻挡,裤裆一片水渍十分明显。

    妈妈回头看了看正在吃饭的我,嘴里喃喃道:「死小宝,吃着饭还要这样。害得妈妈裤子都湿完了。」

    弄完之后妈妈直接走上楼梯,回到房间里。

    项月心那股赤裸裸撩人的目光,注视着我,妖媚道:「小宝贝,刚刚是不是很刺激呀?餐桌布下的诱惑,是不是很爽?它好硬哦,小宝。」

    项月心恶作剧般把另一只美脚架到我的大腿处轻抚,一脸魅惑的样子,诱惑力十足。

    「小妖精。」

    我把她的高跟鞋脱下来,握住那双玲珑美脚,夹住滚烫粗大的肉茎,来回摩擦,温凉白皙的脚掌,触感十足。

    项月心两手握住她那对雪白嫩滑的乳肉,不断变化各种形状,小香舌在樱红的两瓣嘴唇上来回缠绕,妩媚的美眸带着兴奋和欲望,还有一丝丝幽怨。

    这种女人,谁能抵抗得住?

    我摩擦的更快了,项月心知道一旦我摩擦快速,就是想要射了。

    「小宝,别那么快。还有更刺激的。」

    说完,项月心那对美脚挣脱,她立马离开椅子,跪下在地板上,像欲望的小母狗般,爬到餐桌底下,消失不见。

    突然,餐桌布里探出一个头,妩媚道:「主人,你的小母狗想吃主人的精液…」

    我抬起项月心的尖下巴,淫笑道:「小母狗想吃多少精液啊?」

    「很多很多。」项月心妖媚的舔了舔红唇。

    我眼睛一热,粗暴的把项月心的臻首往我挺立的大肉茎上按去。

    滚烫的肉茎进入项月心窄小的嘴里,小香舌缠绕着肉茎。

    项月心的口腔本来就不大,只吞了我大半的肉茎,还有一部分没能完全吞进,硕大的龟头直捣黄龙。

    挺进了喉咙里,这个深喉动作,项月心游刃有余,技巧十分到位,但也让她一阵反胃和呛出了香唾。

    项月心给我口交了很多次,依旧无法容纳我那硕大的肉茎,龟头直挺喉咙,让项月心美眸翻着白眼。

    可快感如潮水般袭来,这股刺激像催情的药剂一般,原本我看着她那个模样就想轻轻的推开她,可是她死死的抓住我的大腿,似乎想把我的紫黑大肉茎完全吞进深喉里。

    越难受越激发项月心的快感,阴唇内的淫水浸湿了内裤,还有一些淫水从阴唇内潺潺流出,沿着雪白的大腿,滴落在地板上。

    一股窒息般的快感突袭而来,项月心高潮了!

    无毛的阴唇内,再次涌出大量的阴精。

    受不住的项月心,快速吐出我的硕大肉茎,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反胃和呛到,香唇边上沾满唾液。

    我忍不住心疼道:「太疯狂了。你根本没办法完全含完它,现在知错了吧?」

    「妹妹知错了,哥哥惩罚妹妹吧。」项月心缓过口气了,继续诱惑我,从餐桌下爬出来,像小母狗般翘起大屁股。

    我忍不住又捏又揉,项月心像猫儿般淫叫起来:「妹妹好痒,哥哥快来嘛,痒死了。」

    「小妖精,哥哥就来帮你止痒!」我把项月心紧窄的包臀裙撩到她腰间,蕾丝黑色内裤裹着雪白的肥臀。

    淫水一滴一滴从内裤里滴出,这淫糜的场景,早已让我沉醉,把内裤拉到一旁,硕大的肉茎直接挺进满是淫水的阴唇内。

    润滑。

    「啊…妹妹的小浪穴被填满了…好大,好热呀。」项月心开始说着放浪的言语。

    我开始抽动下身,摩擦着温润的阴道,壁肉挤压感让大肉茎刺激的更是涨了一圈,雪白的大屁股被我慢慢抽打,啪啪啪的声音在客厅里响起。

    力度不是很大,可是寂静的客厅拍打屁股的声音异常清晰,加上项月心风骚的浪语使得此处淫糜无比。

    「小母狗,主人要遛遛你,爬几圈。」我边拍着项月心的大屁股边说道。

    项月心听话的学着母狗般汪汪几声,扭着大屁股像母狗般围着饭桌爬着,每走一步我的大肉茎插一下,很用力的插进项月心小骚穴的最深处。

    「主人…好刺激…小母狗好喜欢这种感觉。里面又流水了…啊…啊…」刺激感,让项月心差点爬不稳,身体微微一晃差点整个人趴在地上。还好我立刻扶住她那柳腰般的娇躯,才让她身体稳了稳。

    如愿的走了几圈后,高强度的抽插让她的阴道瞬间紧缩,喷出一股阴精,高潮了!

    她仰起臻首回头看着我,满脸樱红,高潮后的余韵。

    「主人好刺激,小母狗高潮了…」

    「主人我还没射精呢。」

    「那小母狗继续爬。直到主人射出来为止。」

    我拍了拍她布满红掌印的大屁股,想着妈妈的房间肯定有旖旎的事情。

    心中一动,说道:「起来,抱紧我。」

    项月心站起来,顺从的抱着我,我看着膝盖处已经红了,心中有点小心疼,不过依然觉得舒爽。

    征服感!

    我一把托起她的大屁股,怒挺的大肉茎对准她湿润的小浪穴一插到底,全部插进去直到花心处,项月心全身一颤,一双美腿缠绕着我的腰间。

    好在身体壮硕,项月心也够轻盈,这个动作,很耗费体力。

    「我们就这样走向妈妈的房间。」我对着埋头在我肩膀上的项月心说道。

    「嗯…只要主人开心。奴奴也开心。」

    一步一步上着楼梯,每走一步楼梯,项月心不断的淫叫,美眸开始涣散,臻首乱舞,秀发飘动着。

    「奴奴小浪穴好舒服,插的好深啊…啊…嗯…好深…要又要高潮了,奴奴又要高潮了!」项月心喘息着淫叫,美腿把腰间夹得更紧了,小浪穴再次紧缩,花心内涌出大量的阴精温润着紫红色的龟头,肉茎。

    「小母狗,我也要射精了!」我喘着粗气说道,快速抽插起来,浮动的力度更大,不到一会儿,全身一麻,龟头涌出大量的精液,直涌花心深处而去。

    「好多精液在里面,好热,好舒服…主人。」项月心在我的耳边轻盈道。

    「那肯定舒服,小母狗。这是体力活。」我喘气道。

    「主人真的越来越强了,射精了都还那么硬…以后奴奴一个人,不是要被主人玩死了。」项月心亲了亲我,说道。

    「这不是还有人么。」项月心的话让我信心满满,也同样感激那几罐药啊,要不是那几罐药估计现在的我都被她们榨干了。

    就这些抱着项月心走到妈妈的房间,一打开门,房间空无一人,只听见浴室内有水声,妈妈在洗澡。

    立即涌出一抹淫荡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