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李彤彤】(33)

作品:《我的妈妈李彤彤

    第33章

    作者:师兄早

    于25/3/3 发表

    是否首发:是

    字数:636

    疯狂了一夜,不知道在妈妈和项月心小穴内射了多少,脑海中只知道我要发

    泄这几个字样,这一夜的疯狂,我跟她们有了一种微妙的变化,至于是什么,我

    很难说的出来。

    我睁开双眼望着她们绝美的臻首靠在我结实的臂膀,露出还在熟睡中那种恬

    静,安详的俏脸,柳眉舒展,煞是迷人。

    此刻心中一片宁静,不过下一刻我被妈妈与项月心露出来的两条如雪花般的

    藕臂吸引住了,两条藕臂慵懒的交错在我的胸膛上,熟睡中她们琼鼻还呼出腻人

    的气息。

    心中一荡,双手慢慢抚摸着妈妈与项月心的后背,光滑细致,娇嫩肌肤,很

    难想象三十八岁的妈妈和项月心,肌肤一如青春少女般。

    我的手很轻柔地抚摸,也许正是因为太轻柔,她们感觉后背很腻人,挪动了

    一下诱人的身子,这一挪动不得了了,左右肋骨间,忽然被她们柔软硕大的奶子

    触碰挤压,那两颗葡萄般的乳粒给了我最直观感受。

    「昨晚都把她们累坏了,几次三番的做爱,铁人都受不了,何况是她们两个,

    要不是我每天坚持喝药罐子里面的药汤,单单是昨晚在她们毫无节制的取下,

    不精尽人亡也要变阳痿啊,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真说的没错…」我心中苦笑一声,

    慢慢地抽离双手,尽量不惊醒她们,起身前往浴室。

    昨晚疯狂到筋疲力尽,就连洗澡都懒得动了,一身的汗味加异味还带着她们

    娇躯上的香气,这几种味道交织,形成一股淫靡之气。

    扭开水洒,冷水不断喷洒而下,滴落在一身淫靡的身体上,冷水能够让心思

    混乱的脑子,为之一振,慢慢地整理脑中的思绪。

    李氏集团不能落入妈妈之手,必须要放在我手中,外公的集团牵扯太多家族

    利益,暗地里想要谋取外公这个位置的家人必定不会少,就算外公尽力调查,恐

    怕也是有心无力了,加上近几年外公身体有恙,管理集团方面也有心无力…还是

    不要让外公难做了,就让外公安享晚年吧。

    只要我手中有老爸的集团,这就是复仇的底牌!一张结实可靠的底牌!虽然

    我不懂经商,可是项月心会不懂么?想到这里心中安心了一些。

    就算李氏集团在我手中,怎么才能击垮蒋氏集团?单凭李氏就行了?蒋有心

    跟老爸斗了这么久,照样不倒,实力可见一斑!也许跟木叔叔作也是个不错的

    决定,毕竟老爸如此信任他。

    「呼…」脑海中混乱的思绪被我逐步整理,心情也开始有了一些好转。

    已经好几天没去杨老爷子那里了,一定要有自保能力,未来还有很多不确定

    的因素,如果真的走投无路之时,动用最后不得不动用的底牌,武力解决!

    今天就去集团拿我应有的!我微眯着眼脸上平淡,嘴角微微上扬,散发出

    无尽邪气,尤其是冷水不断洒下,更显邪气凛然,仇恨真的能够让一个人瞬间变

    成另一个人,仇恨改变一个人真的太可怕了。

    看着熟悉的自己,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变成如今这样,完全陌生,连我自己都

    快要不认识自己了…

    「蒋有心,你试过家破人亡的境地么?放心我已经试过了,拼着两败俱伤也

    要让你试试…不然你怎么会知道其中那种绝望的滋味呢?」

    突然在脑海中想到了妈妈,她的问题该怎么办?难道真让她性瘾继续恶化到

    离不开男人的地步?无论怎样,她都是自己的妈妈…当初不是信誓旦旦说要拯救

    她么。

    看来要送她去那个秘密医院才行,但是她真的愿意去么?性瘾往往伴随着心

    瘾,项月心之所以会成功戒除了性瘾的发作,那是因为项月心内心深处还存在着

    一丝渴望被拯救的心!项月心的心瘾问题有了我一切都不是问题。

    可李彤彤你真的愿意被拯救么?想到自己逼迫她看着老爸那面目全非的脸,

    她悲伤欲绝的哭泣,行尸走肉般的空洞眼神…到底是做戏还是真情流露?

    太多太多的未知因素,目前为止我依然想不出她到底站在哪一个立场,能够

    背叛钟爱自己的男人,如下贱妓女一样阿谀奉承别人的女人,导致自己男人死亡,

    她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以后尽量警惕妈妈…也许这就是一种悲哀,自己的母亲

    都要警惕无比,真是可笑至极。

    甩了甩头,擦干身子,穿了一件睡衣便走了出去,卧室中妈妈和项月心依旧

    在沉睡,今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我在床底下拿出一瓶药罐,从里面拿了三大勺的药料,装进一个中指长的小

    瓶内,脸上浮现出一股阴笑。

    放好后,从床底退了出来,走到衣柜前打开,找了一件蔚蓝色长衫以及一条

    纯黑长裤,穿了起来。

    穿戴整齐后下楼梯,一路走到厨房靠着记忆,安班就部的做起早餐,这时妈

    妈与项月心也相继起身。

    她们睁开混沌中的美眸,慵懒的伸了伸腰,一双藕臂般的纤手抚了抚散乱的

    秀发,互相对视了一眼,美眸中露出心照不宣之色。

    「你昨晚好疯狂呀,你就不怕你的腰给你扭断了?真是个如狼似虎的魅惑魔

    女…」项月心樱唇一张,吃吃一笑,美眸里尽是调戏的意味。

    这妈妈可不干了,被人嘲笑不反击并不是她女强人作风,神经大条再次爆

    发,把乳白色的被子一掀,露出两具雪白的娇躯,傲人的乳肉挺立,反正大家都

    熟悉彼此身体,也没多在乎了。

    只见妈妈站起来,一双美腿微微分开,肥美白虎穴压不住爱美之心,裸露出

    来,两瓣阴唇煞是好看,项月心看到后也不由得露出赞赏。

    妈妈邪邪一笑,然后左手叉腰,弯腰俯视着项月心,右手食指托住她绝美瓜

    子脸下巴,轻轻一抬,项月心先是一笑,然后俏脸一变,脸上尽是羞怯的模样,

    妈妈仿佛是一个恶霸公子调戏良家妇女的情形。

    「小妞儿,看你细皮嫩肉的,可昨晚比为夫还疯狂哟,什么坏蛋人,什么

    粗大肉棒插死奴奴了,什么还要再来,真是风骚娘们儿…」妈妈美眸泛起丝丝秋

    水,狡黠无比望着项月心。

    「哟,还学人家调戏人了,女人你也不放过,昨晚的滋味儿如何?比起那个

    蒋干好多了吧?」项月心拍掉妈妈托住她下巴的玉手,美眸尽是好笑。

    「舒服是舒服,就是有一种内疚感,你让我如何在小宝面前立威严,你要知

    道我现在哪里镇的住他呀。」妈妈见自己的玉手被拍掉,俏脸上俏皮一闪,两腿

    跨到项月心两边,无毛的白虎穴还残留着昨晚我猛射小穴内的精斑。

    妈妈一把坐到项月心的洁白光滑的小腹上,阴唇不断摩擦着,胸前的乌黑秀

    发被她微微摆头甩在了后背,一脸妩媚妖娆。

    「月心,帮我重振母纲我让你享受一下女同感受,你觉得怎么样?你不亏嘛~」

    妈妈美眸暗送秋波,小樱唇一撅,十足十像个撒娇小女孩。

    项月心看着一脸撒娇的妈妈,有些好笑了,忍不住伸出一双藕臂,捏住她胸

    前的乳肉,感受到妈妈两腿之间的白虎穴不断摩擦着她的小腹,有一种异样的刺

    激感。

    「哎呀,别光顾着捏呀,一句话行不行?」妈妈也把项月心作怪的纤手拍掉

    了,一动不动的对视着她。

    「行是行,不过你怎么报答我呢?」项月心媚眼如丝,美眸里尽是好笑,一

    对藕臂又想伸去捏妈妈那硕大乳肉,这种柔软的感觉也让她有点着迷。

    妈妈见项月心又一次捏住自己傲人的乳肉,不禁翻起白眼,一把按住她作怪

    的纤手,美眸一瞪,娇憨道:「快告诉我,不然你休想在摸!不告诉我你再摸我

    就砍了你这双芊芊玉手!」

    「我就不告诉你,你来砍呀~」项月心觉得很好玩,继续侃侃而谈,调侃妈

    妈,一脸视死如归的神情。

    「哟,小娘皮你还跟老娘杠上了,想当年老娘也是学过御女心经,一阳指,

    抠挖神功的,还不快快束手就擒!」妈妈美眸里的眼珠子一转,凶巴巴的威胁道。

    「就你还御女心经,一阳指,抠挖神功?不知道昨晚谁被给御了呢,还一阳

    指,抠挖神功呢,我呸。还不是小翔施展出来你猛地接招…」项月心不顾形象哈

    哈大笑起来,胸前的一对被我揉大的乳肉不停抖动,笑得可是相当的花枝招展,

    直把妈妈看得两眼冒火。

    「老娘就不信治不了你,看我的龙抓手,一阳指!」妈妈左手伸到后背,直

    探项月心的无毛阴唇内,右手化成爪子,往她胸前的一只乳肉抓去。娇躯不停前

    后摆动,洁白无毛的阴唇不断摩擦着她的小腹。

    三重敏感攻击让项月心洁白无瑕的娇躯微微一颤,美眸里露出一丝媚意,声

    音也妩媚了:「你这个小骚货,休得专门弄这勾当…」

    「说嘛…说嘛…告诉我怎么重振母纲,我让你高潮啦~」妈妈又把一根中指

    探进项月心肥厚阴唇内,慢慢地抠挖起来,抓住她乳肉的右手不停地抚摸着。

    「你…」项月心感觉小穴内涌出一股阴精,感官十分敏感刺激,随着妈妈有

    条不紊的抚摸挑逗下项月心肥厚的阴唇内开始有了一些潮意。

    「说不说?」妈妈美眸充满俏皮狡诈,两根白玉手指变成了三根,手指不断

    摩擦着阴唇壁肉,这让项月心淫水开始泛滥了,俏脸慢慢浮现出红晕。

    「你真是个女流氓…」项月心美眸里情欲逐渐侵蚀理智,娇媚的望着妈妈,

    银牙微咬,发出丝丝腻味的呻吟。

    「本女侠拯救你这即将洪水泛滥的小淫娃,你还说女侠我是女流氓,真是不

    懂得我的一片苦心呀~」妈妈恶作剧般发出阵阵银铃笑声,右手开始揉捏项月心

    丰满硕乳,拇指食指一夹就夹住葡萄乳粒,轻轻往向一拉,这种刺激感,使得肥

    厚阴唇内涌出了淫水,直扑妈妈的三根白玉手指上。

    项月心望着妈妈娇柔洁白的娇躯,胸前乳肉硕大,嘴角微微上扬,两条藕臂

    一伸,纤手放出一招龙抓手,出其不意的抓住胸前那两颗硕大乳肉。

    「女侠哈,虽然你的御女心经还不错,可我的无敌龙抓手也不赖哟…」项月

    心得手后哈哈一笑,不停揉捏着,弄得妈妈本来就有了潮意,现在淫水也涌了出

    来,洁白肥厚的阴唇内的淫水喷射在项月心那雪白的小腹上。

    「哟,御女心经不是很厉害么,怎么也把女侠你的也弄得如此不堪了,你功

    力不够呀…」

    妈妈一听项月心的嘲笑,不服了,反击道:「我还有很多战术没使出来呢,

    不要说风凉话…」

    「看本女侠自创的淫水掌,一掌就让你淫穴中的淫水如洪水泛滥!」妈妈抽

    出三根玉指,化为手掌,按在项月心的阴唇上,猛地上下左右不停摩擦,项月心

    受不了这种高强度,高快捷,淫水真的是涌了出来…

    「嗯…」项月心如猫叫般腻人,可是双手不停地揉捏着妈妈那对硕乳,做成

    不同的形状,妈妈玩得兴起了,肥厚白虎穴淫水也泛滥了。

    妈妈右手掌被项月心的淫水浸湿,她俯下娇躯,硕乳如木瓜般垂吊,将溢满

    淫水的手掌伸到项月心的樱唇上,娇柔道:「看看…这就是你的淫荡汁液,要不

    来一口?」

    「切,你的淫水还在我小腹上呢,不见你来一口?」项月心白了一眼妈妈。

    「行了行了,都别闹了,昨晚被小翔玩得阴唇都肿了,还玩?你不怕磨破你

    的小淫穴?」项月心拍开妈妈沾满淫水的玉手,笑骂道。

    妈妈一想也是,刚刚玩得这么尽兴,忘记了她的阴唇还有些红肿呢,于是翻

    身躺在床上,两人洁白的娇躯就静静地躺着。

    「想要重振母纲也不是很难,你是小翔老妈,血浓于水更何况你都跟他肏屄

    了,日久生情嘛。不过还有一条建议,每天挑逗他,就是不让他上,慢慢地以后

    的感觉就会来了。」

    妈妈听了项月心的建议,点点头道:「第一条好是好,不过重振母纲有点难

    了,第二条难走,我有性瘾离不开,不给小宝肏,我给谁肏?自慰器很难满足了。」

    「哟,还贼心不死啊,还想着出轨?」项月心看了看妈妈,笑骂道。

    「一边去…我是说性瘾一旦发作我就会动勾引小宝,这不是失算了么?」

    妈妈左思右想还是找不出啥办法,只能叹了叹。

    「嗯,这个问题很好解决。」

    「很好解决?」妈妈一脸茫然。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小淫娃快起来吧,今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项月心

    淡淡道。

    妈妈点了点头,起身穿起衣服,她们每一个穿衣服的动作都能够撩拨起人的

    性欲…

    她们走下楼去,望着饭桌上摆放着两盘早餐,还有牛奶,面包,还有一张纸

    条,心中泛起丝丝暖意,妈妈眼中柔情溢满,说道:「没想到小宝也会做早餐了。」

    「小翔叫我们去李氏集团,他还有事情要做,晚点过去。」项月心淡淡道。

    妈妈坐了下来,吃着早餐,说道:「还不错啊。」

    而我此时已经到了太极武馆里了,手上依旧提着烤鸡和一瓶好酒,进到武馆

    我还以为杨老爷子不会等我了,毕竟我已经有好几天没来了。

    看来我还是多虑了,杨老爷子依旧坐在靠椅上抽着一杆烟,闭目养神。

    「来了?」杨老爷子吐出烟雾,睁开双眼说道。

    「是的,老爷子。」我恭敬的将好酒烤鸡递给杨老爷子。

    杨老爷子收下烤鸡好酒,淡淡道:「你几天没来武馆,我不想问你原因,去

    练功吧。加四倍…」

    「是…」我按着形意拳的套路练了一遍,可能由于那罐药的缘故,我并没有

    觉得累,反而越来越精神气爽了,思绪沉浸在练武世界里。

    然后再接上太极拳,打得越发流畅忘我境界。

    杨老爷子一边吃鸡腿一边望着我,微微点了点头,继续吃鸡腿喝酒。

    等我反复练了许多遍之后,杨老爷子说道:「好了,去打太极桩吧,然后跟

    师兄们练练…放心有药,嘿嘿…」

    …………

    「完了完了…」我泡在杨老爷子为我准备的药浴桶里,全身肌肉没有了之前

    被猛打的那种裂痛感,师兄们真他妈狠啊,想到这些药,我不禁感叹那个杀猪佬

    真是业界良心啊,给了这么好的药。

    这时杨老爷子进来了,手里拿着一杆玉质长烟杆,围着我走了一圈,吸了一

    口烟再吐出烟雾,说道:「站起来,我看看你的伤。」

    于是我站了起来,杨老爷子盯着我的身体又转了一圈,不断点头,随后道:

    「臭小子,不错啊,有进步了,伤口吸收药浴,也好的快,这样对你有好处。」

    杨老爷子瞄了我的肉棒一眼,为老不尊的嘿嘿一笑道:「你小子本钱不错啊,

    有多少女娃被你祸害了?是不是每天坚持喝这些药汤?」

    「是啊,这些药很贵啊。至于有多少女娃被我祸害,我很纯的…不搞那事情。」

    我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反正是杨老爷子也不知道。

    杨老爷子笑了笑不再说这个话题,他脸上变得十分正经,道:「这些药你一

    定要收好,不到万不得最好不要给人。它的价值不单单是增强体质这么简单,你

    用多少钱买的?」

    「一万…」

    「……」杨老爷子哭笑不得道:「小子,你觉得我很好骗?」

    「西藏密宗喇嘛教的药罐,你觉得很便宜?还给一万卖给你三罐?你这是

    扯淡么?有些人出过天价喇嘛教都不卖,你到好一万就买了三罐…」杨老爷子

    这次被我逗乐了,显然对我这种说法嗤之以鼻。

    想想也是这种药材,单单是治好阳痿跟增强性爱持久力还没啥副作用,多少

    巨官富贾都趋之若鹜的东西啊。

    「我不知道啊,那个喇嘛就这么给我了。」我一脸茫然的说着,我也不知道

    他为啥会卖给我,难道是真和他们有缘?

    「他们说我跟他们有缘,能够成就正果,这不是瞎扯淡么,如果要我当喇嘛,

    我不干…」我把疑问说了出来:「但是他们给我之后就走了,一点也不勉强我做

    喇嘛。我感觉这是最后一次见到他们了。」

    杨老爷子望着我一脸沉静,沉默一会后才说道:「这件事就这样过去吧,那

    两个喇嘛应该不会出现了,这些药罐你一定要收好。」

    「不过我手中那罐,就当作送给杨老爷子我,你看如何?我可以教你一些你

    永远也接触不到的东西…足以支付你这药罐的价钱。」杨老爷子注视着我,轻轻

    道。

    「我说老爷子,你也阳痿了?」我哈哈一笑道:「不用说,我们都懂的…」

    我心中很好奇杨老爷子到底要教我,我永远也接触不到的东西?

    杨老爷子发飙了,没好气道:「就你思想龌龊,到底换不换?」

    「换啊,杨老爷子教一些我永远接触不到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可别吹牛啊,

    这个世界就这么事,还有什么我永远也接触不到的?别弄得这么神秘好吗?」

    我心中很是好奇,可表面依旧吹牛。

    「臭小子,爱换不换,由你。反正到了我手中的东西,你也甭想拿去…每

    次打得你累成死狗一样,药浴桶也要用…」杨老爷子开始赖皮了,不过对于杨老

    爷子细心教导,现在我确实很强了,反正还有两罐每次都这么一点,用到我挂那

    天指不定才用完半罐呢。

    把一罐送给杨老爷子博取好感的同时也能让他欠我一个人情,说不定以后会

    用到。

    「杨老爷子,我不用你教我那些我永远也学不到的东西,我只要一个承诺,

    如果这个承诺让老爷子你觉得代价太大的话,我会再加上三我手中那两罐药罐子。」

    我郑重的说道。

    杨老爷子顿时沉默不语,思量了一下之后,淡淡一笑道:「臭小子,我欣赏

    你,说吧,你要什么承诺?」

    「我暂时还没想好,你就替我保管吧。」我咧嘴一笑。

    「你小子皮痒了吧,明天老子让你师兄们打到你起不了身!」杨老爷子白了

    一眼我,转身走到房门前打开,突然他传来一句:「至于这个承诺我会一直预留

    下来,臭小子我很需要这罐药罐子。」

    杨老爷子关上门,我坐在药浴桶里,闭目养神起来,三个药罐子换一个承诺

    我觉得十分值得,杨老爷子既然接受了这个未知承诺,就有信心完成承诺。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中午了,我从药浴桶里走了出来,穿起长衫黑裤,走了出

    去。

    打了个出租车,直往李氏集团行去,不知道妈妈和项月心进行的怎么样了,

    项月心接手李氏了没有?

    二十多分钟的路程就来到李氏集团,下了车走进公司里,望着员工们挥之不

    去的淡淡愁容,我知道老爸的死,如没有了领头羊一样,让他们心里没有底气。

    上了顶楼总裁办公室,推开门走了进去,只见妈妈和项月心还有老爸的女秘

    书,还有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我走过去坐到她们对面,看着玻璃桌上有一份文

    件。

    「这是一份股份转让书。」那男人恭敬道。

    「我们一直等你来决定,你看过之后再决定。」妈妈轻柔道。

    我点了点头,打开文件,仔细浏览了几遍,说道:「老爸手中的股份分成了

    两份,我占3% 妈妈占2% ,对么?」

    「嗯…」

    「我需要妈妈手中2% 的股份。」我紧盯着妈妈,看她是什么表情。

    「小宝你想要就要吧,我拿着也没什么用。」妈妈很爽快的将她那份股份也

    给了我,俏脸上不带一丝做作。

    妈妈对着那个男人淡淡道:「刘律师,将我那份股份转到我儿子手中。」

    「是,夫人。」

    弄好之后,我将5% 的股份书拿在手里,刘律师道:「这份股份书已经有效,

    夫人如果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谢谢刘律师了。」

    「不用谢,我也是受李董事长委托。这是我应该做的。」

    刘律师离开了,女秘书的声音响了起来:「公司里最近员工工作效率有些低

    …」

    「嗯,我知道。」我开口道:「我会任命项月心为总裁,帮我打理公司所有

    事情。我相信她会处理好的。」

    「可是其他懂事…会有意见的。」女秘书的声音小了一些。

    「其他懂事掌握多少股份?」我淡淡道。

    「张懂事有% ,周懂事有3% ,韩懂事有9%,刘懂事有8%,其余都分散在

    股民手中。」女秘书恭敬道。

    「如果他们有意见的话,就将他们的股份买下来,散落在股民手中的股份能

    够收的就收。具体操作还是让项月心来做。」

    我望了望项月心,轻柔道:「能够镇住那些老家伙么?」

    「公司的事情都交给我,我会让你看到成绩。」

    项月心嫣然一笑,如盛开的牡丹,秀发盘起,俏脸上略施粉黛,显得她成熟

    娇艳,一身得体的纯白色OL紧身制服,包臀裙裹住肥美丰臀延至大腿中间,超薄

    肉丝袜套在一双修长圆润美腿上,美足蹬着一对纯白8cm 高跟鞋,将她衬托成一

    股女强人的气势。

    「嗯。我跟妈妈就要学校了…你一个应付不过来,打电话给我。」我淡淡

    道。

    「月心,公司里的事拜托你了,我对管理公司还是一窍不通,我只能做个老

    师了…」妈妈轻轻地说道。

    「彤彤放心,李氏集团只会在我的带领下越来越大,蒋有心敢来,我就让他

    有来无!」项月心自信十足,美眸里透露出一股女强人的英姿飒爽。

    「那晚上家我给你做饭,犒劳犒劳一下我们的女强人咯。」妈妈俏皮一笑,

    轻柔道。

    「月心,晚上告诉我那些老家伙到底有什么不满。」

    项月心点点头,我再叮嘱旁边的中年女秘书,说道:「范秘书,今后你全力

    支持月心,知道了么?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就这样了。」

    我跟项月心打了声招呼后便离开了公司,算是把公司全部交给她了。

    妈妈坐到车的副驾驶座上,我便开车往学校方向驶去。

    一路上闻着妈妈身上淡淡香水味,我们并没有说话,是我打破了寂静:「我

    以为你会将那些股份留着。」

    妈妈知道我说这些的意思,她淡淡道:「我不会要那些股份,留着也没用…

    不是么?」

    「真的没用么?」我看了看妈妈,别有深意的说道。

    「妈妈,只希望做一个好母亲,没错,我曾经是骗了这个家,原本以为会

    拿到证据,结果把持不住深陷其中,一步错就步步错,这都是我的错,导致你父

    亲身亡。」妈妈开始向我摊牌了,等了这么久终于摊牌了…

    「但是妈妈有什么办法?我曾经也想过要挣脱出去,我也想不去收集他们的

    罪证,一边是公司家庭危机,一边是性欲…我知道怎么选择,我知道!」

    妈妈开始自言自语起来,述说着我不知道的秘密,也是一直以来我想知道的,

    她为什么会堕落。

    「刚开始秦笑笑与我还只是勾引蒋干,后来秦笑笑叫我更进一步,与他发生

    关系,我不否认在蒋干的强悍之下,我迷失了。」

    「第一次跟他发生关系的时候,我很彷徨,总觉得对不起你父亲,可是在公

    司家庭危机之下,我妥协了,装作一切照常的样子。」妈妈美眸里开始忆起这

    些记忆,而变得有些空洞。

    「我是一个女人,我也有需求,你父亲年龄越大,性能力下降也大,而且一

    两个月才家一两次…」

    「我与他第二次发生关系的时候,我感到了羞耻,因为他与你的年龄是那么

    的相近,同时我心里又感到刺激…他很轻柔,那时我不知道的是,心也逐步的沦

    陷了。」

    「我在心里说,为了得到犯罪证据…而我确实也得到了一些证据,虽然十分

    少,总得来说也有进步。」

    「随着性爱越来越频繁,越来越粗暴,我才意识到,我已经喜欢上这种感觉

    了,强有力,刺激无比,想要挣脱是何等的艰难。」妈妈的俏脸上浮现出痛苦与

    一丝欢快的表情,两种表情参杂在一个脸蛋上,可想而知内心的矛盾到底有多大?

    「渐渐地,我的思想也开始迷失了,他提出第一次玩调教的时候,原本想要

    拒绝,但是另一个我,不断诱惑着理智。另一个我,她成功了…真的成功了…我

    仿佛变成了两个人,在家里是贤妻良母,在他面前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荡妇…最

    后连一丝理智也丧失了。」

    「性欲侵占了我的身体和思想,蒋干玩得越来越重,滴蜡,皮鞭,项圈,样

    样都刺激着我的内心,最后连收罪证的心思也丢了。」

    我在把车停在路边,仔细想着妈妈的话,从她的话语里,反复出现了秦笑笑

    …在秦笑笑的怂恿下,妈妈才答应的,老爸死了,这么多天也不见秦笑笑了…

    思前想后,我恍然了,秦笑笑是蒋有心派来让妈妈上钩的,这条计谋不可谓

    不毒啊,我开口淡淡道:「你知道秦笑笑是蒋有心的人么?」

    「知道…」

    我点了点头,沦陷后妈妈一心为了迎蒋干,这点事情不可能不知道,如果

    不知道那么一定是骗我了。

    「你性瘾需要解决么?」我将这个问题说了出来,妈妈向我摊牌之后,我心

    里稍稍好了一些。

    「还能解决么?」妈妈苦笑一声,转头向着车窗外。

    「想还是不想?」我淡淡道。

    「想,真的可以么?」

    「可以。」

    当我说出来后,妈妈美眸里闪过欣喜与怅然,经历了这么多,有这些神色很

    正常。

    「我愿意。」

    我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继续道:「身体可以治好,可心理的性瘾是压抑不住

    的…」

    「这个放心,妈妈知道怎么解决。」妈妈美眸里闪过一抹妖媚,若有若无的

    瞄了我一眼。

    自从跟妈妈血肉交融后,发现对妈妈的恨逐渐消失,也许可以再给妈妈最后

    一次机会。

    「我需要把苏暮雪拿下,妈妈有什么好建议么?」

    「很难。」妈妈从樱唇里吐出这个词,又道:「不过只要抓住她的软肋就不

    怕她不上钩。对付这种外表贤惠内心机智的女人,靠的是头脑要比她更聪明。」

    「但是这种女人也是最容易突破的,少妇少妇,腾云驾雾。懂了么?征服了

    她的身体是第一步,第二步征服她的心…过程必须小心,与她斗智需要比她更聪

    明的头脑。」妈妈一脸妩媚道,这些她可是深有体会了。

    征服她的心?需要么?项月心比她更有城府,更有心机还不是照样栽在那些

    迷幻毒品里?我只需要让她服用那种东西…她就会像一头母狗一样了…嘿嘿嘿嘿

    …

    想到苏暮雪那妖娆的娇躯,风骚撩人的万种风情,会不会像妈妈一样淫荡风

    骚?我也要让她在我身下婉转呻吟,叫我小爸爸!

    想着想着,肉棒有了一些膨胀,望向妈妈那古典鹅蛋脸的眼神里也有了一丝

    欲火,妈妈显然看出了什么,下意识拉了拉她那套紧身纯黑OL制服,胸前那对硕

    大乳肉,似乎要撑爆里面的白色胸罩和白色衬衫。

    随着她娇躯微微一缩,原本就紧窄的黑色包臀裙被丰满的肥臀勾勒了出来,

    有意无意的勾引着我心中那股欲望。

    我再往下一看,喉咙里涌动了一下,一双超薄弹性十足的黑丝袜若隐若现的

    将一双匀称美腿凸现出来…最要命的是2cm的灰色细跟高跟鞋的衬托下真是制服

    下的诱惑啊…

    我脑海中不停地说着,我还有事要做,没空弄这些,没空弄这些,可怎么都

    无法动手打火开车,妈妈真是让人迷恋的妖精啊。

    「你那里还肿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说出这句话。

    「还有些红肿…」妈妈俏脸一红,赶紧转移话题道:「小宝,快开车学校,

    不然又要迟到了。」

    我强行压下欲火,开车重新驶向学校,十几分钟车程就到学校。

    「小宝你先去上课,我英语教研处了。」说着,扭起蛮腰往第二栋教学楼

    走去。

    我到班级里,发现我和蒋干的位置还在空着,季欣然看到我后,如秋水般

    美眸露出欣喜神色,给了我一个最甜美笑容。

    第一节下课后,季欣然坐到蒋干的位置上,看着我,轻柔道:「我以为你不

    来了…」

    我嗅着她身体散发出淡淡香味,不自觉捏了捏她那柔软嫩滑小纤手,说道:

    「怎么会呢,最近还好么?」

    「一切都好,就是不见你…」季欣然抿了抿小嘴,眼中尽是温情。

    「是不是下面痒了?」我调笑道。

    「讨厌死了,这还在教室里呢!坏蛋…」季欣然轻拍了我几下,俏脸一红。

    「要不我们去化学实验室?」

    「我那个来了…」

    「呃…」既然季欣然大姨妈来了,那就算了。

    「过几天再给你好么?」她红着俏脸小声说。

    「好,我出去一下,放学后来我家吃饭。」我说道,季欣然点了点头。

    离开教室,来到操场上,往有紧挨着小树林的第八栋楼走去,那就是苏暮雪

    所在的校董办公室。

    「咚咚…」我来到苏暮雪的办公室门前,敲了敲。

    「进来。」

    我推开门走了进去,见到苏暮雪坐在办公桌前看着文件。

    我知道她是个有原则的人,上班全都是穿着OL制服。

    「苏阿姨,我来看你了。」我淡淡一笑。

    「哦,小翔来了,快坐快坐。」苏暮雪从靠椅中站起来,走到我近前,热情

    的拉着我坐到旁边四人长的真皮沙发。

    心中也不得不佩服苏暮雪那种城府,儿子被我弄残废了不单止还被我破坏了

    他们的计划,还对我这么温柔热情,厉害!

    今天苏暮雪穿得跟妈妈一样,都是纯黑OL装束,不过她的包臀裙比妈妈的还

    要短了几公分,厚黑的长筒丝袜将美腿裹得严严实实,更显美腿的浑圆,一双cm

    细跟银色高跟鞋蹬在大理石地面,诱惑至极。

    让我忍不住想要撕开她OL装束,狠狠地蹂躏一番。

    「苏阿姨,最近还好么?」我故作嘘寒问暖道。

    苏暮雪望了望我,叹了一口气道:「蒋干他下体被一个畜牲踢坏了,现在正

    在找良医尽量治好他的下体伤。」

    「敢骂我是畜牲…哼,到时候你就知错!」我在心中恶狠狠地说着,表面也

    是一脸愤然:「谁这么大胆,敢伤我兄!」

    我表演的十分到位,简直就像真的一样,我也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演技了,苏

    暮雪望着我也是露出一丝惊讶和愕然。

    「蒋干他下体严重么?」

    「挺严重的,那畜牲用力很大。」苏暮雪美眸里闪过阴狠之色,虽然十分短

    暂,可依旧被我捕捉到了。

    我自然的用手搭在苏暮雪的丝袜美腿上,轻轻地拍了拍,心中一叹,手感真

    好…

    「医生说可以治疗好么?」我一边摸着一边说道。

    「很难。小翔有办法么?」苏暮雪望着我眼里有莫名神采,却不阻止我摸她

    美腿。

    居然打意打到我身上来了,不过正我意,我故作高深为难:「这个…这

    个…」

    「有困难?」

    「不是,确实是有的,不过嘛…」我眼里对苏暮雪的欲望丝毫不加掩饰,我

    就是让她看到,我的手微微用力揉捏着她浑圆丝袜美腿。

    「什么方法?」苏暮雪声音妩媚了,丝袜美腿十分自然的抬了一下,让我更

    好的抚摸,仿佛摸的不是她的腿一样。

    我知道,她的软肋还是蒋干…那么接下来就好办了…嘿嘿…

    PS:完成任务了,这个月两章发送,下个月应该是月底发一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