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李彤彤】(27)

作品:《我的妈妈李彤彤

    二十七章

    放学后我快步离开学校,来到项月心所在秘密医院里,我发现这里的设备又

    多了一点,不仅有些疑惑,这是间什么医院?这么多的高端设备,从哪里来?

    我想了想暗骂自己一下,这些事关你毛事,你是来调查别人的还是来医好项

    月心的?我看了一眼那些设备,然后走向项月心的病房。

    我走进病房里,看到项月心在正拿着林胖子的那本日记本,我没有打扰她全

    神贯注的观看,时不时的皱着眉头,她的精神状态也好了一些,不过体质还是那

    么柔弱,身体还是瘦弱。但是她的的皮肤不再像刚刚来的时候那么苍白,前几天

    有了一丝粉红的健康色,现在更多了一些。

    我把刚刚买来水果轻松的放在台上,拿起一个苹果削起来,等项月心看完日

    记本后,才发现我的存在,同时也看到我在削苹果。

    美眸里闪过一丝柔情,上日记本静静地看着我削苹果的过程。

    等我削好,把苹果分成八瓣,把小刀往台上一丢,坐到床头对着项月心轻柔

    道:「张开嘴。」

    我抱着她那纤细的腰把手中的苹果一块一块的送进她的口中,大家都闭口不

    言,静静体会这种少有的温馨。

    温馨是那么的短暂,但是也让我们体会到温馨的来之不易,她躺在我的怀里

    用脸蹭了蹭,我平抚了她的臻首,开口道:「有什么发现吗?」

    她想了想道:「有,不过不是很确定。给我一点时间,我想我会解出来的,

    这本日记本暗藏着密码。」

    她突然又感叹一句:「这几年来,他确实成长了很多。他在困境中变得聪明

    了……如果我不是知道他习惯的亲人,我找起来也是有些费劲……」

    她忽然之间眼泪溢出眼眶,打湿了我的衣服,我微微用力抱紧她:「一切都

    会好起来的……」

    她从我怀里抬起臻首,美眸盯着我道:「你那边有什么发现吗?」

    「有」我拿出手机把拍到的那两张文件图片放给项月心看:「这是我妈从秦

    笑笑那里拿来的文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项月心认真看了几遍,微皱眉道:「这就是你所说的罪证?」

    我不假思的「嗯」一声,项月心拿着手机在我眼前晃了一晃,美眸散发着

    笑意,嘴角掀起一个幅度不知道是嘲讽还是好笑,说道:「你这些文件根本就不

    能伤到他们一分一毫,我看了字迹确实是蒋有心的亲笔签名,偷税漏税被查出来

    以蒋有心的能量只是处罚一些而已。只要把这些钱交上再外加一些……这根本就

    等于没事。」

    「这么大的一笔偷税漏税,居然只是多罚一些?」我有些愤怒道:「那么说

    来,这文件就等于没有一样?」

    项月心把手机一丢到台上,勾着我的脖子凤眼媚眼如丝的凝视我,娇嗔道:

    「人~我要……」

    「能不能告诉我……」项月心苍白的嫩手捂住我的嘴,另一只嫩手伸到我的

    裤子内,温凉的嫩手撩拨我的肉棒,她的樱唇轻开道:「人~满足我我再告诉

    你。来嘛……」

    既然你硬是要玩,那就不要怪我兽性大发了,我把项月心白色病服半解,伸

    手进病服里把玩着那黑色蕾丝边的文胸,白色的裤子也被我上下齐手脱下来。

    我看着她的内裤一愣,居然把黑色蕾丝内裤从丰埠中沿着被刮光的阴毛剪开

    一个口子,露出两瓣无毛的厚唇。

    「月心奴,你真风骚,内裤都被你剪成这么淫荡。」我伸手到她的蜜穴口,

    摸了几下蜜穴里立即涌出淫水。

    「嗯,好人…我就是骚,我就对你一个骚……」项月心放荡的对着我娇声道:

    「好人,快点要我,把您全部的宠爱赐给我……」

    「这可是你说的,来舔舔你最爱的大肉棒。」

    项奴跪着过来慢慢的脱掉我的衣服,每一秒钟在我裸露出来的肌肤上亲吻,

    然后用舌头旋转下。我站在病床旁边,项月心跪在床上像母狗一样伸出香舌在我

    的龟头上灵巧的转了几圈,臻首微微一侧,含住了我的蛋蛋,那小香舌不停的挤

    压着,我的蛋蛋在温润如玉的口腔中被不停撩拨那种舒爽的快感侵袭全身,我的

    肉棒也随之膨胀起来。

    「嗯……宝贝心奴,你真棒……」我舒爽的说了一句,项月心得到我的鼓励,

    小香舌撩拨的更快了。她突然一个侧身,躺在床上臻首向上,苍白的嫩手抓住我

    的大腿,项月心不再舔弄我的蛋蛋,她那俏皮的小香舌从我两腿之间一路舔到我

    的屁眼。

    我的屁眼突然被小香舌侵袭,让我的屁眼一紧。双腿分开一些,然后扎马步

    让项月心不用那么辛苦的舔弄,又让我得到更大的快感。

    小香舌粘着润滑的口水,顶着我的屁眼,那种快感让我差点连马步都扎不稳

    了。我的肉棒此刻已经膨胀到最大,眼里的欲火更加旺盛。我伸手到项月心胸前,

    一把拉开黑色蕾丝边文胸,用力揉捏着她那不大而挺翘的椒乳。那柔软的触感让

    我再次加了几分力道揉捏成各种形状。

    「嗯……嗯……」项月心忍不住呻吟出来,继续舔了舔屁眼,她的臻首又躺

    病床,瓜子脸布满红晕,娇声说道:「坏人,你的屁眼是不是没有洗过,有

    点臭臭的感觉。不过……」她的美眸灵动一转继续道:「我最喜欢舔人的屁眼

    了,我已经帮坏人清洗干净你的小屁眼,是不是该该奖励奴奴我了?」

    我「嘿嘿」一笑:「张口你的小嘴,我要你躺着给我深喉,你忍着我要全根

    插入你的嘴里。」

    项月心听到我的话,不仅没有害羞反而蜜穴里的淫水泛滥起来,眼里散发着

    即将受淫虐的那种期待的畸形快感,让我内心不仅深深一颤……

    「坏人,来吧,我要你全根插入我的小嘴里,我要人的大肉棒~」项月

    心张开小嘴等着最强有力的插入,眼里满是兴奋的眼光。

    我再也忍不住,一个转身,两手把项月心的臻首抓住拖出病床一些,项月心

    臻首就在我的两腿之间肉棒之下,她张开小嘴,我用力一插入到那温润如玉的口

    腔内,直达喉管深处,项月心的俏脸绯红的可怕,但是眼里的兴奋越来越旺盛,

    她的嫩手再紧抓着我的大腿。

    「呕……嗯……呕……呕……嗯……」到达深喉的肉棒被喉管的壁肉紧紧地

    挤压着,这种快感是肏屄也不能达到的快感,让我有一种想要插入的更深的的意

    念,但是看到项月心那快要呕的神情,我把肉棒又到口腔内。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拔出肉棒,项月心立马咳嗽出来:「咳咳咳,我还要……

    人……我还要那种深喉的感觉,我们继续吧……」

    项月心一脸渴望的看着我,我邪笑一声:「那我们继续。」项月心继续张开

    小嘴,我再次用力插入她的喉管里,再次体会到那种妙不可言的快感。

    「嗯……呕……呕……嗯……呕……嗯嗯……呕……」我快速的插了十几下

    后,看着胯下的项月心微微翻着白眼,小腹一阵微颤,我知道这是反胃的效果,

    我立马拔出肉棒。把项月心的臻首放病床上,绯红的俏脸上那种被淫虐的快感

    依旧浮现出来,小嘴还咳出口水,那一丝丝的口水向着侧脸流下。

    「快点站起来抱紧我,我要抱着你操死你的小骚逼。」我对着项月心淫笑道。

    「来呀,坏人,来操死你的奴奴吧,让我在你的大肉棒之下被操晕……」

    项月心挑逗性的看了我一眼,立马抱着我的脖子,一双纤细嫩白的双腿夹住我的

    腰间,我抱着她,扶着肉棒一滑进入了那比口腔还要温润的蜜穴里。

    「啊……坏人,你的大肉棒进入奴奴的骚逼里了。」项月心开始摆动她的

    臀部,配我的抽插。

    「来,使劲操我,人使劲操我的大骚逼。」我边插进项月心的蜜穴内边听

    着项月心的淫声浪语,蜜穴内的壁肉在吸允我的肉棒,舒爽的感觉让我再次托起

    她那肥大而白皙的臀部,然后狠狠地往下一压,猛然间龟头一插到底,撞击着花

    心里。花心因激烈的一撞而微微挤压吸允着我的龟头。

    「啊……坏人,你的肉棒进到我的子宫内了,啊……好大……我感觉要被

    贯穿一样。好激烈,嗯嗯嗯……好美……人,快操我,快……」项月心白嫩的

    纤手紧紧抱着我的脖子,柔软白嫩的乳肉紧紧地挤压我的胸膛,白皙的润滑的小

    腹也因每次撞击而痉挛颤动。

    「心奴,我厉害吗?嘿嘿……我们来角色扮演怎么样?」我抱着她的娇柔身

    躯,在病房里来走动边托起她的肥臀往下撞击,每次撞击都深深插进项月心的

    花心内,她快感如潮的大声呻吟。

    「嗯嗯,啊……坏人……我们扮演什么角色?」项月心的小香舌在我耳边

    舔弄着我的耳垂,微微喘息娇吟道。

    我快速插了几下又让项月心一阵呻吟,淫笑道:「我现在是你的医生儿子,

    你就是我的病人妈妈,我要帮病人妈妈打针,你下面生病了。」

    「坏人……两种角色一同扮演,你真变态~」项月心立马开始入戏了,白

    皙的嫩手搭在我的双肩上,俏脸对视着我,她苍白的瓜子俏脸早已被粉红的潮晕

    所代替,美眸兴奋中还带着媚眼如丝般的挑逗。

    「医生儿子,你妈妈生病了,快用你的大肉针扎我的生病的地方,你看看那

    里都快要泛滥了,我需要儿子的药剂……快……」项月心楚楚可怜的生动表演,

    让我也渐渐入戏了。

    「好,就让我帮病人妈妈打针。」我托着她的肥臀,边走边上下抛动。

    「啊……儿子的针好大,好粗……插的好深……啊……到了,到泛滥的地方

    了,快,赶紧注射你的药剂吧,嗯……我又要来了,儿子……妈妈要来了。啊…

    …」乱伦的刺激让项月心达到了首次高潮,余韵的红晕,装饰了全身,高潮的快

    感让她不顾形象的披头散发扭动着她的臻首,就像舞动中的妖媚魔女一般,充满

    了魅惑诱人的妖女。让我一阵心动,这种绝色熟女一定要得到!

    「好戏在后头呢,你儿子我还没完呢……趴在台上,我要做最后冲击!让妈

    妈你高潮几次,也算我做医生儿子对妈妈你这么多年来对我的养育之恩。」我把

    她放下来,拍了拍她的肥臀,再抱着她那纤细的柳腰,俯身亲吻着她的小樱唇。

    一阵舌吻后,项月心趴在台上,双腿分开阴唇内的淫水泛滥直流而下,一直

    延伸到大腿关节处,我摸了摸两瓣肥厚的阴唇口,项月心全身有痉挛了一下。

    项月心秀发一甩到背上,俏脸往后一扭媚眼里渴望的看着我,樱唇俏皮的一

    撅:「坏儿子,妈妈快要泛滥了,快点打针……再不打针我就要自己动手了……

    哼哼……」

    故作撅嘴生气俏皮的表情让我想起自己老妈平时那种俏皮模样,一向稳重的

    项月心首次露出少女的调皮可爱,让我更加心动不已,肉棒更加坚硬几分。

    「撕……」我把黑色蕾丝内裤全部撕烂,又引得项月心一阵幽怨:「哎呀,

    好好的你干嘛撕烂内裤呀,为了补偿我,快给我打针!不然我就强奸你!」

    我淫笑一声搬开那两瓣肥臀,看着那形成漂亮皱褶的屁眼,再次淫笑道:

    「儿子要爆你菊花……」

    项月心对着我媚笑着:「那我帮你搬开这两片大肥臀,你插进来吧。」

    她趴在台上,纤细的嫩手把肥臀搬开,我的肉棒在她的阴唇口抹了抹淫水,

    慢慢地插进屁眼里,整个龟头插进去的时候,项月心紧皱眉头,洁白无瑕的额头

    上开始溢出细汗。

    我抚摸着她润滑洁白的后背,想让她分散那种痛感,怜惜道:「是不是很痛?

    那我就不插入了,我还是插蜜穴吧。」

    「不,妈妈要儿子插进妈妈的屁眼里,我很久没有被插进来了,我有些不适

    应。而且你的太大了,让我适应一下。」

    一会后,我开始温柔的慢慢挺进去,屁眼里的紧窄程度比蜜穴的还要紧上很

    多,差点让我射精了。

    全根没入进屁眼里,项月心的一声不吭,就是眉头紧皱,我再次俯身下去亲

    吻她。

    她也开始吻我,我温柔的抽动着,肛肠的摩擦舒爽的程度比阴道要强上很

    多。

    渐渐地项月心眉头散开,呻吟声也开始轻微哼起。

    「儿子,你的针打错地方了……啊……好痛哦,又怪怪的,好爽……儿子,

    我的屁眼又被你侵占了,啊,嗯嗯……」项月心开始舒爽起来,我也加快抽动的

    速度。

    「啪啪啪……」美妙的撞击声,形成一曲诱人妖媚的曲子,我按在项月心的

    手上,又是一阵快速抽插,屁眼里的磨出一抹抹白带。

    又是抽插了二十来下,项月心再次高潮了,屁眼里更加紧缩了些,蜜穴内的

    淫水泛滥成灾。

    「啊……又来了,儿子你又把我干到高潮了。屁眼里好涨,可是妈妈的骚逼

    泛滥的好快……快给妈妈打针,快……」

    项月心舒爽的微闭美眸,迷离的眼神越发诱人。我再次抽插着屁眼,然后抽

    出来,又挺进泛滥已久的蜜穴里。

    「妈妈,我操死你,让你贱,让你给你情人操!你是我的!我的!谁也抢不

    走!操死你,看你还出不出轨,操烂你的骚逼。」我大声叫嚷着,肉棒在蜜穴里

    来抽插。

    「儿子,我是你的,快操死妈妈,妈妈就是个骚货,以后妈妈只对你骚,我

    是你的私有物,来操死我吧……嗯嗯嗯……啊……好有力……妈妈的骚逼被儿子

    干的好爽,快……啊……」

    「骚妈妈,你又想高潮了,我也要来了,我们一起!享受儿子给你的第三次

    高潮吧!!」我腰身快速抽插,肉棒死命挺进项月心的花心内。

    「啊……」

    同时两声,龟头喷洒出一股浓精,直射进项月心的花心里。我把肉棒拔出来,

    项月心一个转身,微微喘着气,跪在我面前张开樱唇舔干净肉棒上的残留物。她

    的蜜穴中一滴一滴的流出我的浓精。

    高潮的余韵让项月心增添了无限的妖媚,等她舔干净后,我把她横抱着放在

    病床上,亲了亲她额头,此时我跟项月心香汗淋漓。

    项月心道:「坏人,喜欢母子乱伦,一听妈妈这两个字你的肉棒变得更加

    硬了,坏胚子。」

    我毫不忌讳的对着她点头道:「在心里我对老妈有一种感情,她每次被蒋干

    调教的时候,我心里都很痛很难受,她每次骗我的时候她没有理解我,一心只想

    着找证据……」

    项月心凝视着我道:「说句实话,李彤彤可能真的沉沦在肉欲之中了,她的

    运气比我好,才让她保持现在这种情况,一旦李钊阻挡不住蒋有心,她跟我没什

    么差别……或许她找证据一定是个幌子。」

    我无言以对,即使很想反驳项月心的话,但是她说的很对。

    「嗯,不过现在好了,蒋干阳痿了,被我一石头丢上去打烂窗户他吓得不举。

    我老妈也该收心了。」

    项月心一阵意味深长的笑道:「呵呵,蒋干不行了,想不想把你妈拿下?然

    后让她做你的性奴你不心动吗?你要知道你老妈也是有性瘾的哦,你不早拿下她,

    她又出轨了怎么办?」

    听着项月心那魔女般的诱惑,我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项月心看着我的呆样

    掩着樱桃小嘴笑了起来:「还不承认,想就是想。要不要我帮你?」

    对妈妈的诱惑战胜了理智,忘记了是否对老爸戴绿帽子这种事情。

    「怎么做?」我好不容易说出这句话。

    「李彤彤有性瘾,看样子你跟李彤彤也搞过了吧?」项月心似笑非笑的看着

    我,我嘴角抽了抽叹道:「蒋干好几次打电话对我妈进行调教,然后给我喝各种

    放了迷药的饮料……」

    「还是老方式,呵呵。」项月心微微自嘲讽刺道:「你老妈被调教的也够可

    以了,跟我当年也差不多了。不过,这样更好。你得到她,更加容易哦。」

    「怎么做?」我再次说出这句话……

    「勾引她,她是有性瘾的,蒋干阳痿了她肯定会在家,自慰已经满足不了她

    了,你需要天天若有若无的触摸她的身体,暴露出你的最强本性,然后再语言诱

    惑……最后不用多久,她性瘾发作,那么不需要你出手,她肯定就会再次用迷药。」

    我点点头:「我知道了,不过我妈妈是个控制欲很强的女人……我怕她会…

    …」

    「没事,调与奴的关系,一旦调满足不了奴,那么奴一定会离开调。

    你只需要给她最大的激情,刺激,那么她一定会死死的匍匐在你的脚下。」项月

    心美眸一转:「况且,我也是你的,调教与被调教都是我的拿手好戏。她跑不了

    的……」

    我坐在床头抱着她的迷人娇躯,亲了亲她的樱唇道:「为什么要帮我,你应

    该吃醋的。」

    项月心靠在我怀里轻声道:「你给了我第二条生命,我就是你的。而且经历

    了那么多,你觉得我还会吃醋么?母子乱伦这种道德败坏,在我看来,没什么大

    不了的。我现在只有一个愿望,就是把蒋家全部摧毁,让我儿子跟书恒得到安息。」

    「会的,一定会的!」

    时间飞逝,又是半个多月的时间一闪而过,从项月心那里来后,我实行了

    她说的那个计划。每次跟李彤彤在一起的时候,都利用各种机会若有若无的触碰

    她的身体,妈妈好像非常享受我的触碰,每次都还故意的摩擦。她的居家衣物慢

    慢的更加艳丽,每次都勾出我的眼球:薄纱居家服,雪白肌肤似隐似现;红色诱

    惑睡衣,配着她那高挑的身材,让我热血沸腾,小高举;甚至有几次她居然

    穿着紫色镂空内衣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大片的雪白彻底的诱惑了我,李彤彤看着

    我呆滞的眼神,嘴巴可耻的流着口水,还故意甩给我一个诱惑的媚眼,哎……李

    彤彤,你也太迷人了,我的魂都快让你勾走了。我也慢慢的换装,裸露上身,穿

    着大裤衩躺在沙发上,然后跟李彤彤争抢着沙发,有时候轻轻的靠着她看电视,

    在她眼前显露着肌肉。妈妈很喜欢这样的接触和暧昧,嘿嘿……此外我还每次故

    意睡的太迟让妈妈来掀开我的被子,让她看到我赤裸的身体,妈妈每次掀开我的

    被子都偷偷注视着我的肉棒,眼神里闪过一丝欲火。但是她玩闹着说我暴露狂,

    再是这样就把我踢出去,可是半个月来,她都是继续闹着来掀开我的被子。好像

    形成了习惯一样……

    我知道她坚持了半个多月了,肯定已经是极限,她还是能够忍住,难道真的

    是要做贤妻良母吗?

    早晨,李彤彤又来到我床前,「李翔……」用力把我的被子掀开,这肉棒

    已经一柱擎天,红彤彤的峥嵘龟头散发着烫人的热量,长长的棒身上肉筋环绕,

    马眼一张一。李彤彤看的目不转睛,好长时间才过神来。她双手叉腰,小嘴

    一张噼里啪啦的开始教训我:「你知不知羞啊,这么大个人了,还裸睡!这半个

    多月以来你还真是能干哈,刚开始还穿着内裤,慢慢地连内裤也不穿了。是不是

    要我拖你出去让人看看,你裸睡的香甜模样?」

    可是李彤彤眼神里的欲火更加旺盛了,看来再加把火应该就可以搞定她。我

    在心里嘿嘿一笑,「老妈,我这半个多月以来,我可是在努力奋斗中呢,你也知

    道我那么累,一来光着身子睡,那是常有的事。」

    「哟,还敢顶嘴了。」老妈突然跳上床,坐在我的小腹上,伸出嫩白的手指,

    指着我道:「你看看你,高三了还不知道学校!你干嘛去了?!我告诉你李翔,

    要是你天天中午才去学校,我到家后你就知错。」

    「我这不是在学校嘛,放心我会安排好的。老妈,你就放心吧。」

    隔着宽松的粉色蕾丝睡衣还是感受到妈妈那两瓣翘臀的柔软,我象征性的扭

    了扭身体故作挣扎。

    妈妈听着我的话后凶巴巴小嘴一张道:「如果月底的月考不过关,看我怎么

    收拾你。」

    说完后她的翘臀往下一滑移到我的肉棒处,不动声色的用肥美的翘臀蹭了蹭

    我的坚硬,肉棒感受着肉体的美妙慢慢地更加膨胀起来,深深的顶入了臀肉当中,

    妈妈感受着坚硬,美眸开始迷离起来……

    「哟,这些日子我们的李翔同学身材变得这么壮了,我居然没发现腹部居然

    有那么多块肌肉,这么强壮。」妈妈的白玉手指,慢慢在我的腹部滑动,感受着

    几块腹肌的强度。身躯上像是升起了一把火,这般的挑逗让我的肉棒坚硬更甚,

    硬梆梆的挺进李彤彤的两瓣臀缝之中,似乎已经触摸到了湿润……李彤彤的脸上

    已经潮红,挪动翘臀微微触动,环绕着肉棒打转……

    「老妈……」我的喉结动了一动,口干舌燥道。

    李彤彤顿时一震,脸上泛上羞红,跑着下床一溜烟的跑自己的房间内。

    看着肉棒上沾了一点水迹。还需要加强啊,不过有的是时间。

    我穿好衣服,洗刷完毕后拍了拍老妈的房门,妈妈打开房门之后她的脸色变

    得正常起来,我跟她说了一声去跑步,就跑了出去。

    「臭小宝……害我成这样……」妈妈对着我的背影喃喃道。

    走进武馆内,老人家依旧在等我,这半个多月以来,老人家天天让我站桩二

    个小时,跑步从半个小时增加到了一个小时,然后是一个半小时,直到今天,两

    个小时的跑步简直就是要人命。一共四个小时的运动量的极限运动下,我站桩已

    经算是没感觉了,呼吸自然把握的越来越好。体能也变得越发强悍。

    就连一向对我鄙视加藐视的老人家也开始刮目相看,现在想想我还真不知道

    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东西带来了吗?」杨老爷子依然微闭着眼说道,杨老爷子这个称呼是几天

    前我问起老人家的姓名老人家才告诉我的。后来我就叫他杨老爷子他也喜欢,就

    这样每次来到武馆都叫他杨老爷子。

    「带来了」我把手中的口袋递了过去,杨老爷子拿过口袋从里面拿出一个饭

    盒,拿出一瓶酒。

    拿起鸡腿张口就咬,大口喝酒大口吃肉,这种感觉虽然很爽但是早上吃肉喝

    酒好像对身体不好吧?

    这句话在一个多星期前杨老爷子就无视了这个话题。一句话,赶紧训练!

    杨老爷子边吃边道:「看你这半个多月以来,基础比较扎实,让我看得很顺

    眼,又懂得孝敬你师傅我第二阶段就交给你了。」

    「我去,什么叫扎实?」我立马对着杨老爷子抱怨道:「武馆里那些新手比

    我还来的迟,前一个星期都开始进入第二阶段了,他们才站桩一个半小时,跑步

    每天才跑半个小时。我都是成倍成倍加……」

    这种抱怨对于早已在一个星期前就无视了,杨老爷子吃着鸡腿斜视着我:

    「哎呀,当初谁叫我教你太极拳的?既然你让我教你,你觉得我会让你偷懒么?

    我告诉你,不学也得学!半途而废我就一脚踢你到江中喂鱼。不知道多少学徒哭

    爹喊娘的要我教他们呢,你这臭小子倒好还嫌弃上了。」对于脾气古怪的杨老爷

    子,我真是两眼一翻。

    杨老爷子喝了一口酒又道:「你有没有发现,你被我极限训练后,你跟那些

    菜鸟的基础是不是扎实了很多?你的腿爆发力度比他们更强,呼吸比他们更加顺

    畅。虽然你比他们训练的更久,但是掌握的更好。下盘的稳重度比他们不是强了

    一星半点这么简单的。」

    我一想也是,然后「嘿嘿」一笑双手抱拳弯腰道:「杨老爷子,徒受教了~」

    静静地看着杨老爷子吃鸡腿喝酒,早知道我就买多一份了,我去……

    吃饱喝足的杨老爷子打了个饱嗝,慢悠悠的站起来,说道:「第二阶段跟第

    三阶段是一起的,我教的就是这样,而那些学徒是分三个阶段。」

    「好的。我已经准备好了。」

    杨老爷子「嗯」一声又道:「我教你形意拳和八卦掌,这是学太极拳的首先

    学拳法。这两家你若融会贯通,太极也就不难了。你练拳首先要做到连贯,协调,

    圆活。太极拳是虚实分明,刚柔相济。连绵不断,劲力完整。意念集中,以意导

    动。其中内劲是非常重要的,你要练出来不经过一翻苦功你能够练出来,那纯属

    扯淡。」

    杨老爷子咳了咳:「记住了吗?」

    我认真的听着杨老爷子的讲话,点头道:「记住了,我会努力的。」

    杨老爷子开始教我形意拳和八卦掌,我跟着他的步伐,他那融入自然的韵味

    再一次呈现在我的眼中,每一个姿势,每个动作都蕴含了仙风道骨味道在里面。

    我渐渐沉迷其中,随着杨老爷子一起练起来。

    不知不觉中,跟着杨老爷子打了二十几次的形意拳和八卦掌。基本的姿势我

    已经记得我大概知道练了。

    杨老爷子停下来,对着我道:「我教了二十几次,你应该记住了吧。那么练

    吧,我在一旁指点你。」然后拉过靠椅,往下一坐,翘起二郎腿看着我。

    我开始练起形意拳来。形意拳又称心意六拳,乃是模仿十二个动物从而得

    来的招数,龙、虎、猴、马、鼍、鸡、鹞、燕、蛇、鸟台、鹰、熊、是形意拳的

    根源。如果练的不对可能会对身体有害。还没有练第二阶段的时候杨老爷子就告

    诉过我。

    等我练完后,杨老爷子又让我练一趟八卦掌。所谓八卦掌:其实首重步伐,

    若是步法练不好这拳法也练不入门。这法便是依照乾、坤、坎、离、兑、巽、震、

    艮这八卦来练。又说八卦变化多端,分分有八八六十四卦之多。所以这八卦

    掌下盘功夫是重中之重,怪不得杨老爷子刚才那么得意的说把我下盘练得比他人

    强,现在看倒是归在这里。至于这掌法更是步法密切配,上三、下三都有不同。

    如穿、插、劈、撩、横、撞、扣、翻、托连环多变,配步法游身往往让敌手晕

    头转向。这到与形意拳法:劈、崩、钻、炮、横的刚猛略有互补。

    这一趟八卦掌练下来似乎稍有体悟:形意拳刚猛,八卦掌多变。这结起来

    不就正是太极刚柔并济的意思?

    我沉浸在练武的世界里,等我练习几十次八卦掌和形意拳后,杨老爷子站起

    来对着我点评道:「你练习的是什么狗屁招数?我有教过你这些吗?龙形象他妈

    的像软脚蛇,虎形象像病猫,你练的猴形象我问一句,你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

    蛇形象像四脚蛇,其他模仿动物招数我已经无力吐槽。」

    「这么差?!」我有点不服道:「我也没那么差吧,我觉得我练那么多招数

    我都记着了。只要多加锻炼,一定可以。」

    「狗屁……」杨老爷子再次吐槽道:「你练形意拳练成那样也就算了,八卦

    掌你都成啥样了?穿、插、劈、撩、横、撞、扣、翻、托就像耍猴一样,力道,

    连贯,圆活,老头子一点也没看出来。倒是你耍猴的技术很高……」

    「我去,真有这么差?」听着杨老爷子的点评我不仅有些怀疑自己道:「老

    爷子,你是在吓我么……」

    杨老爷子白眼一翻:「还怀疑起师傅来了,等会抓你去打太极桩!打到你手

    都无力为止。嘿嘿……」

    我全身一哆嗦,怯怯道:「我很相信师傅的眼力,我多练练就好。嘿嘿……」

    上次看那些师兄打太极桩非常刚猛有力,打的太极桩发出极大的「啪啪啪」

    声响,劲力好强!可是!自己来打,不痛死才怪。需要多练其他然后再练……

    「嗯,小子今天就练到这里。你想干嘛干嘛去,我可是没时间陪你在这里耍

    猴。」

    「哦……那我去了。」我穿起衣服,对着杨老爷子鞠了一个躬,然后离开

    太极武馆。

    「师傅,那个小师练的比那些菜鸟强上好多,你这样打击他的信心我怕…

    …」一位二十七八岁穿着太极服的年轻人在杨老爷子身边轻轻道。

    「不,我就是要打击他,这样他才会成长……温室花朵没什么用。」

    年轻人点点头。

    在大街上无聊的到处逛街,看了看时间还早,次次都是中午学校,这次也

    不例外。被老妈骂就被老妈骂吧,难道她还敢吃了我呢?

    上次老爸说四五天就家,现在都半个多月了,除了打电话家说公司忙离

    不开。就毫无音信,上次看老爸已经有苍老的形态……看来我还是去公司一趟。

    二十分钟的时间,我又来到老爸的公司里,发现那些员工都在努力奋斗状态,

    以往我来到的时候他们都是很轻松的,这次他们眼神这么严肃,认真。怎么事?

    我嘀咕了一声,走在大理石铺成的地上,一路看着员工的态度,不知不觉

    中就来到老爸的办公室里。

    我没有敲门就走进去,发现老爸跟一个有些脸熟的人在谈论事情。他们谈的

    很入神,就连我走进来都没有丝毫发现……

    「你真的要这么做么?风险太大了,不值得。」坐在真皮沙发上的中年人严

    肃道。

    老爸双手撑在台上,嘴吻在两手抱拳中思道:「我已经没有选择,我现在

    能做的就是留条路给他们。我准备了那么久,应该不会走到那步的。」

    「你确定你不会走那步?你知道走出那步意味着什么么?」

    老爸凝重道:「我知道,所以我需要你。他们同样蓄谋已久,时间上资金上

    我都没有把握能够搞死他们,如果走到那一步,我希望你帮我照顾他们。」

    「放心,既然你要这样,我会帮你照顾好他们的。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我

    不希望你走到那步!」中年人意味深长的劝告道。

    「嗯……我不一定就会输,他就算赢了,那么他也会脱几层皮。」

    中年人点头不语,办公室里一下子就变得寂静起来,老爸抬头一看诧异的望

    着我的到来。

    出声道:「小翔,你几时来的?」

    我对老爸笑了笑:「就刚刚,我一进来就看到你跟那位叔叔都不说话。」

    「嗯,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叔叔姓木,你以后叫他木叔叔,知道了吗?」

    「木叔叔?」我想起来了,他跟我那天一起想让杨老爷子教我们练武。就是

    他……

    我恭敬的来到木叔叔面前,说道:「木叔叔好…」

    木叔叔眼神依旧是那么深邃,他的眼神让我记忆犹新。木叔叔笑道:「小翔,

    没想到我们这么有缘,那天那位老人家收你为徒了吗?」

    「收了。」我点头说道:「可是他很严格,被老爷子虐的不行。」

    老爸又诧异道:「小翔你那天干嘛了?收什么徒?」

    我把事情经过又给老爸说了一次,他立马点头说道:「哎呀,我们家的小天

    王,居然学武了。厉害啊,你妈知道吗?」

    「她不知道……」

    「那你不说?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一说她又骂我了,要以学习为重……」

    「好吧。」

    跟老爸和木叔叔闲聊了一下,看着他们还有事要商量我知趣的离开公司,我

    在公司楼下,转身望了望整座大楼。

    再想想老爸跟木叔叔说的话……让我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好像山雨欲来风满

    楼那种感觉……

    我再看了一眼公司后,转身离开。

    ………………

    蒋有心在顶楼的办公室里,望着外面一层层高楼大厦,大街上密密麻麻来来

    的人群……

    蒋有心颇有感慨道:「虽然你是我的对手,但是你是一个让人尊敬的对手…

    …我们的对决,看看我们有几斤几两吧……」

    你的时间不多了,赶紧布局吧,不然对不起我的期待……

    蒋有心把手中的酒一喝而尽。闭着眼享受着那即将到来的完美风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