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李彤彤】(26)

作品:《我的妈妈李彤彤

    第二十六章

    而此时小房子里,玻璃的碎裂声在深夜里被放大了,而且玻璃在下落的过程

    中又溅落在外面的车上和里面的茶几上,犹如一声巨响,房子里的几个人一下子

    就成了木雕,本来如火如荼的情绪一扫而光,留下了死一般的寂静。

    「谁?谁干的」蒋干野狼一般的声音狂呼!

    抽了整整十二支烟后客厅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烟草味,我不知道等会李彤彤

    来会怎样惩罚自己,现在我只想抽烟来平复心情。

    那块石头扔上去不知道他们还会淫乱下去吗?也许里面的几人应该猜测到是

    我了吧。李彤彤该怎么解释这一切?

    双眼空洞的看着电视里闪过的画面偶尔从瞳孔中冒出一丝怒火,心里却无比

    烦躁!却又偏偏发泄不出来让我更是窝火!我应该要告诉老爸,让他来拿意。

    于是从口袋中拿出手机,打电话给老爸。

    「嘟……嘟……」两声铃响后,对面传来老爸的声音:「喂,小翔这么晚了

    怎么还不睡觉啊?明天上学的时候赖床你老妈又要掀你被子了。哈哈……」

    老爸带着疲惫的语气在跟我说笑,让我一阵心酸:「老爸,你几时来?都

    好长时间了都不见家,你不是说不会出差了吗……」

    老爸叹了一声道:「小翔啊,最近公司里忙得不可开交了。晚了就在公司里

    的休息间直接就睡,不过我都跟你老妈说过了,一有时间我就会去。」

    我应道:「老爸,你到底在忙什么啊?再忙也得家睡吧?钱是赚不完的,

    一家人在一起才是要的。」

    不知道怎么事老爸沉默了一下,随后便又说:「小翔,我会尽快抽出时间

    家多陪陪你跟你妈,过几天我一定去。」

    听着老爸的承诺让我忍不住脱口而出:「老爸,你最近有没有发现老妈她…

    …「

    我这样告诉老爸老妈她出轨了还是跟一个要吞并我们家产的敌人的儿子!老

    爸听到后会是什么的态度?按照老爸的性格肯定会非常震怒的,到时我们家不是

    更加糟糕了吗!这不是让蒋家称心如意吗?

    我赶紧立马就停住要往下说的话,对面传来老爸疑惑的声音:「你妈怎么了?

    是不是她又开始对你开始限制出行,出行一切都要如实汇报给首长?「

    我发现老爸并没有发觉到我话里的意思,然后赶紧承认道:「是啊,老妈管

    教的比以前更严格了,她说高三学生应该要有高三学生的样子!不能像高一,高

    二那样吊儿郎当,高三要面对人生的第一大考……唉,这个人生道理说了快有一

    个小时了还不带重复的。」

    老爸笑哈哈的说着:「你老妈也是让你成龙,有哪家的父母希望自己的子女

    成虫的?你老妈这点做的很好,你要努力学习。争取给我们考个好大学,不然我

    很没面子的。」

    我答应了一声便开始转移话题:「老爸明天我去你公司吧,我有事情要找你

    帮我。」

    老爸打了个哈欠说道:「什么事儿?如果不是很麻烦的话你直接在电话说就

    可以了。学习为重啊,你要是翘课过来我这里,你老妈知道了肯定拿着大喇叭在

    公司楼下来一段标新立异的话,那我肯定第一个被你老妈开涮。」

    「这件事有些麻烦,明天我会避开老妈,悄悄的来老爸这里,就算被发现也

    没什么,我说我想老爸了,我要来看看你。说不定老妈和我一起来呢……」

    「嗯,那好。现在很晚了,快睡觉吧,不然你老妈知道了肯定爬起床来教训

    你一顿。」

    我「嗯」了一声便道:「老爸,你也早点休息,晚安啦。」

    电话对面也传来一句晚安后,我便挂了电话。大约过了三分钟左右的时间,

    从大门外走进刚刚跟情人4P完的还带着让人丝丝心动红潮,手中的包装袋早已不

    见踪影。想必是留在那间房子里了。

    我眼前的烟蒂已经不少了,妈妈依旧迈着模特步走了过来,挺翘的屁股被那

    件黑色旗袍显露的一览无余,宛如一颗水灵灵的桃子,桃子上面是一根细细的腰

    肢,仿佛随风飘撒,饱满的上围在一关门侧身的那一刹那仿佛上下跌宕了几下,

    很是赏心悦目,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还没睡啊?等一会妈妈,我们谈谈」我

    点下头,妈妈拎着她的小包,准备去楼上。我注视着她,看她一步步的迈上楼梯,

    高跟鞋上是两条雪白笔直的美腿,美腿上的黑色连体丝袜已经没了,而且上面好

    像有两道伤痕,妈妈走到近乎我上面的时候,我一抬头,嘶……妈妈的下身居然

    还是没穿内裤,光洁的下身白虎一览无余,好像还隐隐反射出淫虐的水迹。美景

    一闪而过,我又点燃了一支烟。

    一会儿,妈妈端过来两杯咖啡,放在我眼前一杯。她换了一身宽松的黑白纹

    交差的家居服,一条明亮的黄色绸带束着腰部,下面露出了一截嫩白的小腿,脚

    上描了闪光红的白玉小脚趾调皮的伸缩,就在她弯腰放咖啡的时候,硕大的白玉

    乳房带着红眼睛瞬间闪了我的双眼,耶,居然没带乳罩。「以后不许抽烟,喝点

    咖啡比抽烟好。」我还在想着美景,无可无不可的点了下头。

    「臭小子,我说的话你都听不进去了是吧?!」妈妈一伸手抓住了我的耳朵,

    快速把我手中正在燃烧的烟拿走,扔到旁边的烟灰缸里。「哎哎哎,老妈,你轻

    点,哎,好痛啊……」「哼,长大了是吧,再大我也是你妈妈,不听我的话了!」

    「没……没啊……哎,老妈!放手啊!」一霎那间,仿佛到了那儿时的欢乐。

    妈妈,我的妈妈,这是我的亲人呵!妈妈收手,叉着腰,挺起那高耸入云的挺

    拔嚷嚷。「不敢呀,不敢呀,我哪敢啊,就知道朝我发威风」

    气氛顿时凝固了,妈妈的丹凤眼里立刻闪出了泪光,她捂着脸,泪水顺着指

    缝流了出来,伴随着一阵阵压抑的呜呜声,蜷着身子倚在沙发上,慢慢的坐下。

    我慌了神,忙过去扶住她的肩膀安慰,触手温润。「妈妈,怎么了,有什么

    事情你说给我啊?」「翔翔长大了,不要妈妈了,呜呜呜……」「怎么会呢!你

    永远是我的妈妈,是我的漂亮妈妈啊!」妈妈低声哭泣着,我握住她捂脸的双手,

    妈妈的大眼睛里还有着泪水。

    妈妈慢慢的依偎过来:「翔翔长大了,妈妈以为你不要妈妈了呢……」

    「妈妈,不要哭了,我以后肯定听你的话。」

    「真的?」

    妈妈看到我沉默不语便道:「翔翔,你要相信妈妈,妈妈不光是为了这个家,

    就为了你,妈妈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可以放弃。」

    我搂住妈妈的纤腰,妈妈蜷进我的怀里,静静道:「小宝,你要支持妈妈,

    等妈妈找到了那个秘密,我们这个家就可以无所畏惧了!」

    这种话你说了多少次了……为了找借口也不用多次这样说吧,那样我只会觉

    得你更加的堕落!你知道吗!

    我静静道:「秦笑笑给你证据了吗?」

    「有一些,刚刚……」忽然妈妈想到了一些事抬头看着我:「来的时候秦

    笑笑给我一点蒋氏集团的犯罪证据,为了掩人耳目我们找了蒋干一起去他的秘密

    房子,从而在里面偷偷给我这样蒋有心就不会有疑心。」

    妈妈想从我的表情里看出点什么,可能是我显得过于镇静让妈妈忽然大笑道:

    「你知道吗?在屋里秦笑笑偷偷地把资料放到我包包的时候,窗外突然一块石头

    砸进来,把蒋干吓了一大跳,好像……」

    我不想听到接下来的话于是我打断妈妈的话:「好了,我不想听这些。」

    现在我听到妈妈说起蒋干就莫名的想要发火!妈妈看到我一脸愤恨的模样,

    突然发现我慢慢的脱离她的掌控之中了。已经不是以前的小孩子,而是一个男人。

    可能让妈妈这个有很强的掌控欲望的女人有些意外。

    妈妈没再说什么,离开我的怀里:「我上去拿点东西,我有东西要拿给你看。」

    说着妈妈已经走上楼去,不到一会,妈妈便来到我旁边,拆开文件袋从里面

    拿出了三张经过蒋有心签证过的犯罪文件。

    我在妈妈手中拿过这三张文件,里面写着都是23年偷税漏税的文件,嘶…

    …一看到数目让我顿时瞪目咋舌,两个文件加起来超过了2万的偷税漏税

    的违法行为!我再看到最后的签字,果然是蒋有心的亲笔签名。

    难道妈妈真的是在找蒋氏集团的犯罪证据?那之前给蒋干调教是故意接近

    他们,找证据?项月心说过国安局不屑用这种烂手段,那么秦笑笑很可能在迷

    惑妈妈!还是他们事先商量好的又一个牵着我的思维走?

    我脑子飞速运转,财务管理我一窍不通根本就不知道是真是假,我必须拿到

    这两份文件,明天去项月心那里让她帮我仔细看看。是否是真的!

    我对着妈妈疑问道:「这是真的?」

    妈妈看到我不信,一把夺过我手中的两个文件,轻轻地「啪」的一声拍在玻

    璃桌上,双眼一瞪,小嘴一张:「哎呀,你老妈千辛万苦找到的证据,你居然

    不信?!你知道我多辛苦才弄来的吗?」

    「我信……」

    妈妈双手抱胸嘴角上扬,显然十分满意我的答。

    妈妈让我看了这些文件后,立马把文件拿在手里:「看也看过了,你知道的

    也知道了。我现在问你一个问题……」

    我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问题,不过我还是想充楞装傻:「什么问题?」

    妈妈看着我一脸茫然,顿时用食指指了指我的头:「你难道还要跟我装傻是

    吗?那块石头是你扔的吧?你就不怕扔到我吗?」

    我一想到妈妈季欣然跟秦笑笑跟蒋干4P就一肚子火气,刚想张嘴就骂的时候,

    妈妈抢先一步哈哈大笑着:「小宝~你真棒……真的太棒了你知道吗?」

    我疑惑的一愣,老妈激动的把文件扔到沙发上,双手抱着我的头,狠狠地亲

    吻了我一下。

    唇分,妈妈的吻在我的嘴上还残留着丝丝香气。

    妈妈没有发觉不妥,兴奋的说道:「你那块石头打烂窗户那一阵响声把蒋干

    吓得阳痿了……你知道吗……哈哈……举都举不起来了呀!宝贝儿你太棒了!」

    这我真的是完全呆愣了,啥?!蒋干被我弄得阳痿了?那块石头吓得蒋干

    阳痿了?!

    哈哈哈哈,该死的蒋干最好把你搞成太监最好!我心里的乌云也随之散开,

    心情也开始好起来,便对着妈妈笑着说:「那块石头真是帮了我们的忙了,不知

    道会不会终身不举呢,这样妈妈就不用受到蒋干的折磨了!」

    「那就看运气啦,今天我真的是太开心了……」妈妈虽然笑着说,不知道是

    不是我的错觉,她的眼神始终有些莫名的神采。这种感觉让我很奇怪,也许是妈

    妈太高兴的缘故吧。

    「小宝~早点休息。明天你还要上学哟,不能迟到,我先去洗澡。」妈妈不

    带任何东西就走进浴室里,我连忙拿着手机把这两份文件拍下来。拿给项月心看

    看。

    虽然不知道蒋干是不是阳痿了,听到妈妈说这个消息心情还是很不错的。

    喝了杯妈妈端给我的咖啡,到房间里,躺在床上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

    渴望,还有那无尽的情欲。

    虽然睡意如潮,可是脑袋却在想李彤彤那诱人的身躯,不忍入睡。未过多

    时,房间门却被轻轻的推开关上,妈妈那妩媚的身躯还穿着那身家居服来到了我

    的床前,她松开束带,赤裸的身躯彻底的显露,长发如瀑,乳房高耸,大腿雪白

    匀称,赤裸的肌肤虽然在黑夜却依旧闪耀着玉石的光芒。「哼,坏小宝,喝了我

    的咖啡,嘻嘻。」妈妈哼着小曲,来到床上。我微眯着双眼,看她忙碌的撤掉了

    我的衣服,在一点点的月光照耀下,俯下身躯,轻吻着我的乳头,慢慢的往下…

    …往下。

    我紧张的紧闭双眼,但是心里有些刺激,不过头开始混混沌沌了连话都说不

    出了。

    「小宝,妈妈等不及了,妈妈要你……嗯」

    情欲又升起,小疯狂的胀大,李彤彤一只手扶着它,温润的口腔把它全

    部吞没,然后旋转……她的眼神再没其他,满足的看着它消失出现。

    「小宝,你太不乖了,妈妈要教训你,嗯,妈妈好想要,嗯……」

    小已经耸立如山,妈妈扭转身躯,背对着我,用她的屁股轻磨了几下,

    小感觉到了美妙的臀肉,怒气冲冲的刺入其中。

    「恩,好硬啊,小宝,知道你喜欢妈妈,妈妈给你」

    妈妈跨坐在我的小腹上空,右手抓着我的肉棒,慢慢的沉下腰,将龟头对准

    自己的阴道后,慢慢坐了下来。妈妈的里面真是太舒服了,入口处那紧窄的肉壁

    紧紧地包裹着我的肉棒,那阵舒爽让我几乎要飞入天空,里面却春水滑腻,顺畅

    无比,肉棒无可阻挡的深入,再深入,李彤彤的娇吟声突然变成了一声惨叫。

    「啊,坏小宝,小太长了,痛死妈妈了。嗯,小宝那么想干妈妈啊……

    嗯,妈妈也好想要你干「

    我睁大着眼睛,欣赏着这一出美剧。小已经被坐到头了,肉棒已经触到

    了一团软肉,触到了妈妈的子宫。

    「小宝,快进来,快到妈妈的里面。妈妈的小宝最厉害了,又到妈妈的

    身体里面了,嗯,妈妈好爱你」

    妈妈按在我的双腿上,桃子美臀慢慢起来又轻轻坐下,如玉肌肤的细腰弯曲

    着,妈妈闭上眼睛,细心感触着肉与肉之间的接触。

    「啊,啊,嗯,好长的棒棒,坏小宝,妈妈好难受,嗯,你要帮妈妈,啊啊,

    好舒服」

    「臭爸爸不顶用,还是我家小宝最乖,嗯,啊,坏小宝,顶死妈妈了」

    妈妈雪白的翘臀疯狂的起落,一丝丝的汗水随着美玉的身躯滴落,滑到我的

    身上。肉棒好像又胀大了些,妈妈满足的直哼哼。

    「坏小宝,别想逃了。还让妈妈来找你,嘻嘻,妈妈下次不让你睡着了,妈

    妈要你自己来干妈妈,妈妈以后不要别人干」

    「啊,啊,妈妈要不行了,嗯,小宝好厉害啊!」

    房门紧闭,里面却一室皆春,两具白花花的肉体纠缠在一起,燃烧着情欲的

    火焰,只是我分不清这火焰是白色的还是黑色的。妈妈已经进入忘我的境界,全

    心全意的去享受这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

    「嗯,啊,到了,啊,到了」

    妈妈丰满的臀部疯狂起落,汗水如雨滴下……

    「啊,呜,呜……小宝,坏小宝,呜………」

    妈妈的腔道一阵阵的收缩,紧紧的粘住了肉棒,一股温润的热流随着肉棒流

    淌着。

    「恩,啊,舒服,好舒服,坏小宝,不早点满足妈妈,嘻嘻」

    妈妈满足的后仰躺在我的身躯上,捉住我的双手放在乳房上。

    「小宝,妈妈的乳房好胀,嗯……来给我揉揉……啊,妈妈抓着你坏坏的手

    ……揉着妈妈的乳房……你太坏了……居然那么用力……睡着了都都在想跟妈妈

    操逼……」

    「啊,讨厌,小宝你最坏了,棒棒居然还胀的这么大」

    「坏小宝还想干妈妈啊?嘻嘻,妈妈满足你,以后妈妈都让你干,你可要听

    话啊……」

    妈妈的一缕秀发黏在脸颊上,配着此刻媚眼如丝的表情,让人恨不得把她吞

    下去。不仅仅是脸上,李彤彤的身体也又处于完全发情状态,浑身的皮肤变成了

    淡淡的粉红色,两粒乳头更是完全凸出,饱满的乳房也似乎胀大了一圈,向我的

    眼神宣示自己的坚挺。妈妈起身俯下,抚摸了两下肉棒,就又把它淹没了进去。

    妈妈轻轻呻吟,感触着肉棒的接触点,肆意起伏,双手紧握住我的手,狠命

    的蹂躏着高耸的乳房。

    「啊,小宝,啊……快干我……啊,小宝,使劲干妈妈,妈妈爱死你了,啊

    ……」

    「呜,妈妈以后就让你干,再也不让别人碰了,啊,好舒服………」

    或许冷眼旁观的缘故,虽然情欲如潮,可居然没一点想射出来的感觉,我感

    触着那温暖的肉体,思绪飞扬:或许妈妈就是我所要的,无论是什么身份,只要

    爱我的和我爱的人在一起,别的都不是那么重要了。胯下胀大到极点的肉棒在彤

    彤紧窄的蜜壶里飞快地进出,妈妈口鼻中的喘息声越来越粗重,随着美臀的起落,

    两瓣被淫虐的水迹布满的花瓣被整个外翻出来,不停的滴落着淫水,那粒粉红色

    的肉粒已经胀大到花生米一般。彤彤媚眼欲醉,粉脸嫣红,丰臀拚命摇摆。

    「啊,恩,小宝,妈妈要到了,妈妈……小宝好厉害,妈妈好舒服,啊,呜,

    呜」

    「啊,到了,到了……呜……呜……好美……」

    我也被妈妈高潮时那紧缩的阴道紧压着喷射了大量的精液在妈妈的蜜穴深处,

    妈妈也高潮了几次,痉挛的微微颤抖的娇躯,白虎穴的唇瓣也被我的肉棒磨的有

    些红肿肥大。俏脸上满是高潮后的红晕,一脸娇媚迷人的样子。

    妈妈随后拿着纸巾擦了擦从她白虎穴里流出的精液,然后整理干净欢爱后的

    痕迹,帮我盖好被子吻了吻我的嘴,满足的走了出去,我也混混沌沌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迷迷糊糊地起来,想着昨晚跟妈妈旑旎一夜的激情,让我无比舒爽,

    却也有些难受。为什么对我要用迷药,对蒋干却那么风骚……甩了甩头,发现才

    凌晨五点半。跟老人家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为了学到那行云流水般优雅的

    太极,我快速洗刷后穿上宽松的运动服便离开家里,向着约定好的公园跑去。

    等我来到公园,发现老人家早已来到。立马走过去抱歉道:「老爷爷,对不

    起我来晚了。让您久等了,不好意思……」

    老人家还是穿着昨天的白色太极服,一只手握拳放背,另一只手抚着他下巴

    的胡须,淡淡笑道:「不是你来晚了,是我来早了。你很准时,起码跟我们约定

    的时间还早。」

    我摸摸头憨笑道:「我以前看过电视上演的太极,实在是太厉害啦!以柔克

    刚,以刚制柔……就好像武林高手一般!我也想成为武林高手……」

    老人家被我的话逗乐了,哭笑不得道:「臭小子你是不是看多武侠剧了,什

    么武林高手,飞檐走壁,轻功水上漂……这都是电视上无限扩大化了。我这里可

    没有内功心法,强身健体的太极拳倒是有。你还想学吗?」

    这老人家也挺搞笑,不过我始终相信这个老人家那天打的那套太极虽然跟广

    场上的老人家打一样,不过那种仙风道骨,自然而然的韵味是那些老人家没有的。

    我坚定道:「强身健体也好,最近我身体不怎么好,练太极调节一下~嘿嘿

    ……我还要学会老爷爷你那种练太极时仙风道骨的韵味,这个让我更上一层楼。

    以后混个太极宗师当当那可是轻而易举的事儿。「

    老人家没有被我的吊儿郎当的话弄得不高兴,反而有一种好笑神情:「你要

    练成那必须下一番苦功了。你准备好了吗……」

    我点点头,老人家说了一句:「跟我走」然后龙行虎步般向前走,我在后面

    跟着他。

    走了一段时间,来到一家写着的武馆,没想到中环路尾还有这样

    一家武馆!我怎么没发现呢?老人家打开门走进去,我也跟在后面。

    进来一看这地方好像有些历史了,擂台,木桩,太极桩,梅花桩,还有诸多

    锻炼身体的器材……看来这老人家在这家武馆的身份也不低。

    老人家坐在木制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指着不远处梅花桩跟太极桩之间的木桩

    说道:「你过去站桩,不要偷懒!给我站桩三个小时再说。」

    我顿时无语了:「老爷爷不是吧?就这样?不是一来就开始练太极的吗?我

    要速成的……」

    老人家两眼一翻:「按照我说的去做,还想速成?你给我站桩三个小时,如

    果我心情好,看你看的顺眼了,我就教你速成的。嘿嘿……」

    我脱下衣服站在木桩上,老人家开始道:「两脚平行,略宽于肩,自然松立,

    全身各部大小关节不曲不直,保持滑利平衡,呈微微坐胯姿势,并闭目,自然呼

    吸,两手在胸前抱球,高不过眉,低不过脐,两手之间的距离以两手手指接触不

    到为原则,手距胸不少于两个拳头的距离,手指微分开。现在开始感受吧……」

    我按照老人家的说的做起来,感觉挺轻松的不就是三个小时嘛按照这样小意

    思,老人家看着我满脸轻松,抚着胡子戏谑的看了一下我,然后闭上眼。

    ………………

    「怎么事!你赶紧给我含硬它!快!不然我叫一大群男人操死你!」蒋干

    指着一位穿着女仆装的漂亮女佣人怒吼道。

    女佣满脸惶恐的把蒋干那软趴趴的鸟黑小肉棒含在嘴里一阵吸允。他的鸟黑

    小肉棒还是没有反应……

    他顿时有些害怕了,不会是成了太监了吧?他越想越害怕,立马打电话给他

    父亲蒋有心,告诉了他父亲缘由叫他立马家。

    他心烦意乱的看着这个漂亮的性奴女佣,能看不能玩让他既恼火又害怕,对

    着女佣吼道:「别在这里丢人现眼,没用的蠢货滚出去!」

    女佣如蒙大赦,一溜烟的跑出去房间,苏暮雪听到蒋干的怒吼声,便走进来

    轻松询问道:「蒋儿怎么了?谁又惹你生气了?」

    蒋干有些厌烦的摆了摆手:「没什么,我心情不好而已。没什么事的话妈妈

    你就出去吧,老爸来后叫我一声。」

    苏暮雪叹了一口气便转身离开房间,感觉自己的儿子离她越来越远了。有什

    么事都不跟她说,让她有种无力感。

    过了一些时间,蒋有心匆忙的走进家门,跟苏暮雪问候了一声,便走进蒋干

    的房间里。

    蒋有心关上门后,直接过去提起蒋干就「啪」的一声给他一巴掌,直接就把

    蒋干打蒙了。

    蒋干摸着被打的脸的怒道:「老爸,你干嘛打我!」

    蒋有心瞪了蒋干一眼:「你还好意思说!我是怎么吩咐你的?叫你养好伤!

    你知道你伤到哪里吗?你到好啊,少年不怕虎啊!「

    蒋干被蒋有心的威严震慑住了,摸着脸委屈的看着他父亲。

    蒋有心严肃的说道:「把昨晚的经过告诉我!完全的告诉我!」蒋干详细的

    说了出来,最后说道他还吃了药的时候,蒋有心恨铁不成钢的想要生吞了他。蒋

    有心知道,蒋干多半很难治好了。

    蒋有心听完后开始皱眉思道:「有人从窗外扔石头进来?」

    蒋干一脸怒目圆睁愤恨道:「不知道是谁扔的,我估计是打我那伙人!被我

    找到他们,他们就死定了!」

    最近蒋有心把全部精力放在公司上和忙着跟李钊周旋哪里有空理他儿子的事

    儿,听他这样一说自然忽略了一些关键的事情。但是自己的儿子被人吓到阳

    痿让他感到非常耻辱!所以他打了个电话催促局长赶紧破案。

    然后又带他医院检查,结果医生说一些话让蒋干全身发凉,彻底绝望。

    医生告诉蒋有心:「令郎的下阴本来就受过伤,一个月内是不能进行房事的,

    而且还吃过那些伟哥之类的壮阳药更是有害,行房事的途中还被惊吓……以

    上情况令郎的病能不能根除真的很难说……」

    蒋有心的心情也随之暗沉,阴郁着脸,眼里布满冰冷的寒霜,对着医生说:

    「有没有办法让他生个孩子?有没有?」

    医生被蒋有心阴郁冰冷的眼神弄得有些害怕,微微颤抖道:「这个当然有,

    只不过怀孕的几率很小……」

    「什么办法?」

    「用药物刺激……」

    「开给我!」

    医生立马前去开药,随后蒋有心再次打电话给局长,悬赏 万,找到那几

    个混混!局长一听顿时来了精神,立即召集人马加大力度找那几个人。

    等医生拿着药物来到蒋有心面前,医生颤抖建议道:「最好让令郎休息几个

    月再用药物刺激,如果立即就用很可能会造成永久性的……」

    蒋有心阴沉的打断医生的话:「我知道怎么做!」

    然后狠狠地刮了蒋干一眼,直接走出去。

    在车上,蒋干脸色苍白全身冰冷无比,蒋有心此时骂也骂不出声了,怨恨自

    己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二货!

    好在用药物刺激还可以使女人怀孕。这也让他脸色好了一点。

    蒋有心边握着方向盘边对蒋干说:「就因为你的一时差错让我的计划出现了

    一点错误!你知道吗?当初你是怎么跟我保证?!我当初真不该把这个任务交给

    你!」

    蒋干把头转到一边,看着窗外的绿化带,心里愤怒的同时还对他父亲的极度

    不满!不知不觉中他的眼神透露一丝连他都没有察觉的一丝杀气……

    蒋有心自顾自说道:「本来还想锻炼一下你,如何抓住女人的心,让她听你

    的话为你办事。你看看你都弄成什么样了!我铺垫了那么多才让那个人入套!你

    出了多少差错!还要我亲自出马!你太让我失望了。你以后就不要参与这件事了,

    你安心修养,给我生个孙子。还有这件事不要让你妈知道。」

    蒋干无力点点头,蒋有心有些心灰意冷看也懒得看他了,直接送他家,跟

    苏暮雪说了一声让蒋干在家休息几个月,不能再让他出去。然后又到公司里。

    ………………

    「老爷爷……我好累啊!能不能休息一下啊?」我对着老人家哀求道,哎呀

    我去,没想到站个桩都这么累!现在全身肌肉都酸痛起来。

    「你都坚持这么久了,还有最后五分钟。你还算不错,一般的菜鸟在站一个

    小时后早就累的跟死狗一般。你居然能够坚持到三个小时,虽然资质有些差,耐

    力还算过得去。」

    我心中有些得意,不看看我是谁,想当初在初中的时候老妈不让我坐车,又

    不能迟到,没办法只能飞奔而去,一天两个来,外加督促运动结果久而久之体

    能也上来了,到了高中就逐步减少了。但是底子算是打下来了。

    一会儿后,老人家一声可以了,我立马从上面摔下来。全身肌肉颤抖,两腿

    更是发麻的厉害。

    「快起来!如果你不想肌肉拉伤的话。」我无力的站起来,总感觉那双腿无

    规则颤抖,老人家再次说道:「做个膝关节运动,然后给我跑三十分钟的步。」

    卧槽,要命啊……我在心里哀嚎着,听天由命吧,做完膝关节运动后迈着发

    颤的双腿跑起来,一边跑一边喘息。

    这时再次传来老人家的声音:「注意呼吸,要自然!你这是在学猪吃食吗?

    喘息的声音都可以传到美国了!「

    我努力的边跑边自然呼吸,可是依旧艰难的要命。等跑完步气息素乱不堪,

    气喘如牛!

    本来全身肌肉酸痛无比,现在更加酸痛到毫无知觉了。

    老人家慢悠悠的拿着一杯白开水走过来,我拿过一口喝光,眼巴巴的望着老

    人家,意思是我还要……那眼神就像得不到满足的深闺怨妇一般。

    「你现在可不能喝那么多水,这一杯够了。」

    我在凳子上坐了一会看了看时间,快要十点,糟糕学校忘记去了。

    我匆忙的跟老人家打了声招呼,说我有事要走了,老人家就说:「你以后就

    直接来这里吧,我会在这里等你的,而且我一直都住在这里。」

    我「嗯」了一声后,穿起衣服不顾全身疼痛,快速往学校奔去。老人家微眯

    着眼抚着胡子,看着我的背影笑了笑,精光一闪而过,又重新闭着眼。

    进到教室,刚好是下课时间。季欣然看到我后,便立马走了过来,抱歉的对

    我说:「李翔不好意思,昨晚上我妈妈要我陪亲戚,所以我没能去那里。我一时

    间忘记给你打电话了……对不起。」

    我当然知道昨晚上季欣然是什么原因,但是我的心里却是很受伤,被以前的

    自己看作女神的女人。居然也学会骗人了……

    我淡淡道:「没事,你有你的事情要做,一时间忘记也是正常的,我不会介

    意的。」

    季欣然听到我的话后,笑了笑:「那么找个时间我亲自约你出来喝咖啡你说

    怎么样?」

    「到时候再说吧。」我有些冷淡的语气让季欣然的情绪有些低落,一时间不

    知道如何答下去,好在上课的铃声响起,季欣然又到座位上。不过依旧可以

    看出她眼神有些伤感……这是内疚吗……还是其他?

    ………………

    时间快速流逝,中午趁着吃饭的时候我悄悄的走出校门,依旧是那个门卫,

    没有阻拦我的意思。

    我走进老爸所在的总裁办公室,看着老爸静静地在那里看着文件。就连我走

    过去他都没有发觉,我站在他旁边看到他头发也有些一少部分发丝变白。不由得

    有些心疼老爸,为什么要这么拼?

    我在老爸旁边说道:「老爸,你太认真了吧?连我进来你都不知道……」

    老爸放下手头的文件转头看着我:「小翔来了啊,你昨晚说的是什么事情啊。」

    我的双手按在老爸的双肩,给老爸做着按摩,看着老爸舒服的「嗯」了一声,

    我道:「我想要调查一个人,一个女的。」

    「女的?」老爸有些诧异的说道:「什么样的女的?小翔……你不会是谈恋

    爱了吧?这个要是被你妈发现,她又要拿着鸡毛掸子追得你满街跑的。」

    「不是,我就是想调查一下国安局里面有个女的是不是叫秦笑笑而已。」

    老爸更是诧异道:「你调查国安局是不是有个叫秦笑笑的?你把人家女儿还

    是妹妹拐跑了?需要调查她,生怕她找你麻烦?」

    「哎呀,帮不帮我啊。不帮我,我找爷爷去。」

    「我又没说不帮你,我这就打电话问问。」

    老爸拿起电话,拨打给国安局局长:「喂,刘局长吗?最近怎么样,是否公

    务繁忙?」

    「好好,那我就祝你高升。」

    「还有一事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小忙……嗯,她叫秦笑笑,不知道局里有没有

    这个人?」

    「好的,谢谢帮忙,改天请你吃饭。那我就不妨碍你工作了。再见」

    老爸放下电话,对着我无奈的笑道:「小翔啊,你是不是被人骗了?国安局

    里哪里有这个人,刘局长说姓秦的只有三个男的。」

    「果然如此」我心中一阵惊叹:「项月心真不愧是以前的女强人,分析的这

    么仔细。」

    我歉意的对着老爸道:「老爸,不好意思。让您费心了。」

    「被人骗了?」

    「没有,可能是她开玩笑而已。」

    「那就好」老爸看了看时间道:「小翔快学校,不然你老妈找不见你,她

    肯定又要满世界广播了。」

    「嗯,那我走了。」临走前我对着老爸关心道:「老爸,不要这么累,小心

    身体。你要是垮了,我跟老妈怎么办?」

    老爸欣慰的笑着点点头:「放心,你老爸我还年轻的很……」

    我离开公司后,老爸嘴里喃喃细语:「秦笑笑?」

    然后打了个电话……

    再次拿起文件,自言自语道:「我要开始准备了……」

    我又一次到这学校,静静地等着放学的铃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