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李彤彤】(25)

作品:《我的妈妈李彤彤

    第二十五章

    在车上李彤

    彤专心开车,我用余光看向李彤彤发现她也用余光看着我。想起昨天李彤彤的露

    骨勾引就是为了满足蒋干那种变态的欲望么,那个摄像头是为了随时拍下你

    自慰的视频给蒋干观赏的吗……

    其实心中早就有答案,就是不愿意去想。现在事实摆在眼前,还能不去想么?

    曾几何时母子关系那么好,就连给蒋干调教的时候都对我无微不至的呵护,

    保留了母亲的一面。现在的你越来越不在乎了么…难道你就那么享受这种感觉么,

    还是已经沉迷之中了。李彤彤你知道你现在已经慢慢的不再是以前的你了么。

    我看着车窗外面的事物,想着从发现李彤彤被调教那种俏皮淫荡的模样,心

    里很是难受。车里的气氛有些压抑,我们好像都在刻意避昨天的事情,一时间

    车里鸦雀无声。

    李彤彤你还会解释一下昨天你那出格的表现么?哪怕是那种扯淡的理由也好

    啊……我心里希望李彤彤能够出声解释。

    我转过头看着妈妈,看得是那么心痛,看得是那么惆怅。

    妈妈的余光看到我默默地望着她的侧脸,不仅有一丝发红的迹象。

    很快她就恢复正常,边开车边讯问:「怎么,你老妈我脸上没化妆么,让你

    看了是不是有点返老的模样?」

    「没有,你还是这么漂亮。」我敷衍了事的说着。

    妈妈听出了我那敷衍的语气,我知道我还在为昨天的事情耿耿于怀。

    「昨天的事情当成我们的秘密,不能告诉你爸爸,知道么?小宝~」

    我无视了她这种媚人的声音,微微怒视着妈妈:「秘密?!我真的不明白昨

    天是什么秘密……请你告诉我吧。」

    妈妈知道我心有所指,刚好路过一片小树林就开到旁边停下来,转过头凝视

    着我:「我知道你昨天看到那个摄像头了,为了拿到蒋家的犯罪证据我必须这样,

    录下视频后。发给蒋干我就可以进入野人会所,从而离我的计划又近了一步。我

    要进野人会所里找到犯罪证据~小宝,我的计划快要成功啦。等我拿到他们的犯

    罪证据之后,你爸爸就可以脱险又能进一步吞噬掉蒋家的财产。你老妈我是不是

    很厉害,是不是很聪明呀?不要崇拜我哟~」

    妈妈说完这些话之后,还自信满满的样子,一副掌控全局的流向那种满意的

    笑容,我内心不知道是说妈妈傻还是真的被洗脑!在我脑中浮现出一个可怕的事

    情……妈妈这一次可能又在牵着我的思维走。好像所有的东西她都可以给出答案,

    是事先商量好的么……

    「妈妈,爸爸知道你这样他会怎么做?他会气疯的!爸爸这么爱你,我也这

    么爱你。你不要再跟蒋干那样了好么?」我再一次对着妈妈说,心里很想再给一

    次机会妈妈,如果她头了,我就把三个U 盘的事情告诉她。

    妈妈听到我的话不知道是感动还是激动:「小宝,妈妈也爱我们这个家,也

    爱你爸爸,也爱你。可是你爸爸已经在公司够辛苦的了,每天忙得都不家了。

    你也知道我们家面临着即将破产的下场,我必须这样做。只有接近蒋家拿到

    那些我们才能扭转局面。小宝,你能理解我么?不要将我跟蒋干的事情告诉你爸

    爸好么?「

    「妈妈你确定你这样做会拿到他们的犯罪证据吗?这么说妈妈你还要去蒋干

    那里么……」我最后一次说出,我心里一面的说,不要再跟蒋干这样下去了!妈

    妈,不要再这样下去了。我有那些犯罪证据了!妈妈……

    「嗯,今天蒋干出院我去找他,接近他家,顺便去蒋有心书房里找到那些犯

    罪证据~小宝就算我没有找到,但是探到位置我就成功了哟~小宝,相信我吧。

    我们很快就会胜利了,以后我们家就能再度恢复平静的生活。「

    妈妈激动的双手微微发颤,鹅蛋脸上因激动而变得有些微红。仿佛胜利就在

    眼前一样,就算她掩饰的再好,她凤眼里一闪而过的莫名神采,怎么掩饰都掩饰

    不住。

    这是得到性爱的兴奋吗……

    她现在这个样子,我不能告诉她那些U 盘的事情!不然肯定会让蒋家知道的,

    中毒太深的妈妈真的会不了头了……以这样的借口光明正大的跟蒋干肆无忌惮的

    做爱,调教。难道爸爸一点都没有感受到么?还是真的太忙了?我真的比起以前,

    多疑太多了……

    林胖子说过如果跟妈妈摊牌妈妈就会受不了会自杀?那么她真的会受不了自

    杀么?林胖子你到底有什么阴谋……难道是让我们两家两败俱伤?

    「小宝~就这样说定咯,我们一定会成功的!」妈妈开心的笑起来,心情很

    是愉悦,情不自禁的搂着我,那涂着粉红唇膏的樱唇在我侧脸亲了亲。留下两瓣

    带着香味的唇印……

    妈妈看着那两瓣唇印,俏脸脸上有些红晕:「小宝……妈妈今天心情有些激

    动。毕竟那么久了终于能够进入野人会所里面得到更多的信息。我有些情不自禁

    了。」

    不过她话题一转,似乎找到一些好笑的事情,两眼狡黠的看着两瓣唇印:

    「小宝宝~你看看这两瓣唇印多好看呀,你老妈我涂口红的技术越来越高啦,嘻

    嘻……」

    妈妈真是个会演戏的影后,比起真正的影后也丝毫不逊色。骗人方面真的太

    会演了……

    妈妈我不得不对你下重药了。哪怕会让你痛不欲生的重药!我也要把你治好,

    不惜一切代价。

    我平淡的看着这个让我即熟悉又陌生的妈妈,说道:「我相信你,妈妈。不

    过妈妈你要保证绝对不能深陷其中。」

    「妈妈答应你,只要一找到我就马上揭发他们!重新复到以前我们平静的

    生活。」我的理解让妈妈激动的紧紧抱着我,隔着制服的胸部被我的胸膛挤压的

    成饼状,即使隔着衣服和胸罩都感受到那D 杯的大奶子的柔软程度。

    妈妈松开双手继续开车:「小宝,我们还没有吃早餐呢,要不在早餐店吃吧?」

    「嗯,我也有些饿了。」

    在早餐店里我默默地吃着端上来的食物,妈妈没有吃多少,只是仔细看看我。

    自从发现妈妈跟蒋干那些事之后好像很久没有这样吃过早餐了。

    她的眼里还是那么温柔端庄,可是一旦性爱时又是那么的放荡!这就是双重

    人格还是被调教的已经快要到收放自如的境界了?

    每次都这样,想着那些事情就忍不住告诉妈妈,我有证据的!我有!你不要

    再像个荡妇一样了好吗……不管在心里如何怒吼,如何心痛。像现在的妈妈就算

    告诉她,她会怎么做?无数次在心里想着这个问题,我想我应该试探一下妈妈拿

    到一点证据之后她会怎么办了。

    如果她真的无药可救,那么……

    「小宝,早餐还够不够?」妈妈看着我快吃完的早餐轻声的说。

    「不用了,已经够了。」

    ………………

    到学校后,我坐到位置上,看着旁边蒋干的位置。喃喃道:「你为什么要

    那么自负?你以为你很聪明是么?不过你确实厉害,跟你做了那么多年的兄。

    我才发现你是个洗脑调教熟女的高手。我妈也被你调教成性奴般的存在……

    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我头看着季欣然那个空空如也的位置,今天也许你不会来学校了。你是否

    还记得今晚的星巴克咖啡馆的约定?

    还有一个,秦笑笑。按照项月心对国安局的了解,秦笑笑很可能是冒充的…

    …她又扮演着什么角色?内心隐隐有了个答案,还是等查明她的身份在做决

    定。

    明天就去公司找老爸,让他调查一下秦笑笑是否是国安局的。打定意后,

    便从书桌内拿出书本神游开外了。

    英语教研处

    「小爸爸~今天你要出院咯~嘻嘻……要不要等下我去接你出院呀?」

    「那好~讨厌~又去那里……还要穿那套……不要了吧,坏爸爸。」

    「嗯,知道啦,三个人一起陪坏爸爸?你行不行哟~刚刚出院就想大发神威

    呢?」

    「嗯嗯,今晚为坏爸爸接风洗尘一翻。我们都准备好啦,别忘记了你说进会

    所的事情哟~臭爸爸。」

    「记住,我才是大女儿。笑笑只能算二女儿~今晚我要欺负你的二女儿,你

    可不能插手,不然的话……哼哼~」

    「这可是你说的,好,我就穿那套。你看我乖不乖?亲我一下~」

    「嘻嘻…你今晚不行的话就说吧。我们会手下留情的哦~」

    「嗯,知道了。」

    ……………………

    在我下课后,去校董办公室找苏暮雪发现今天她不在,估计是去医院接蒋干

    家了。

    准备到教室时,在T 字形的走廊转角处见到身穿黑色花纹连身裙的刘淑媛,

    正在走进副校长办公室,不知道妈妈是不是按照蒋干的话,让刘淑媛当上副校长

    一职。不过现在看来刘淑媛走进副校长办公室,很显然妈妈已经给她这个职位了。

    一丝想要进去把刘淑媛干得她死去活来的念头压下去,刘淑媛现在肯定如愿

    以偿了,妈妈现在连职位都可以听蒋干的话给别人……那么妈妈确实已经深陷其

    中了。

    这个无药可救的念头终于在我的心中确定下来。以前还留着一丝的妈妈会

    头,妈妈这是为了我们家。现在通通都是借口,为自己不相信妈妈已经无可救药

    的借口!

    胸口一阵疼痛继续走教室里,不知不觉在教室里一坐就是放学,连上什么

    课都忘记了。

    走去英语教研处,看到妈妈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去。

    妈妈看到我走进来,放好备课本后便拿起皮包走到我面前。

    一脸颇有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小宝,今天还是跟我一起去吗?你真是个

    要人照顾的小孩子。没办法那身为小孩子妈妈的我,就再一次让你学会家的路。

    免得以后迷路了老妈我还要那个牌子在星光广场上来举着,我家8岁的小

    孩子走丢了,见到请联系我。「

    「那妈妈你就领我家吧,老妈。」

    「嗯,我义不容辞的在前面带路,你以后要好好孝敬你妈我,你知道生你养

    你这么大。还要让你学会走家的路,这个手把手教。你看我是多么伟大的母亲

    ……」

    「老妈,我一定会孝敬你的。」

    到家后已经是六点了,我洗了个澡穿戴好,来到饭桌前。妈妈端着几个菜

    摆在饭桌上,我知道今晚她肯定去蒋干那里。

    她把围裙脱下后,还是今早穿的一身紧身橙色包臀连衣裙,不过今早的黑色

    小西装外套不见了。

    「小宝快吃饭吧…」等我坐到位置上,她也坐了下来。

    等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妈妈皮包里的手机发出一阵铃声。妈妈立马过去拿出

    手机看了一下。便放去到座位继续吃饭。

    我已经知道那个铃声里面的内容是什么了,我不作声继续吃着饭。

    妈妈吃了一口饭后,对着我说:「等会妈妈有事出去一趟,估计挺晚才来,

    你要在家好好休息。」

    「我能否说一句,是什么事情让我们的李彤彤大人今晚出去?」

    妈妈肯定知道我话里的意思,想都没想便说:「小宝,秦笑笑那边拿到了蒋

    家的一些犯罪证据,我需要过去她那里,我有权利知道里面的内容,还有制定下

    一步的计划。」

    「我能不能也去看看,我也有权利知道你们的计划……」

    「不能,你还是个学生!我不能让你增加负担。你现在的精力是放在学习上。

    而且我们会拿到更多的犯罪证据。懂了吗?「

    「老爸不是在公司吗,你拿到证据后是不是也去公司?老爸比任何人都需要

    这些东西……」

    我说到老爸在公司的时候,妈妈眼神顿时有些莫名神采,不过很快便恢复过

    来。

    「你爸爸现在整天在公司里,晚上很晚才家,我知道他的压力大,我会拿

    着那份证据给你爸爸的。不过不是现在,我不知道那份证据有多少罪证,等我再

    拿到多一点证据的时候我就会给你爸爸,现在我不能让他再承担这些压力。」

    我点点头,继续吃饭。其实我不想点破妈妈这点心思,爸爸一直在找蒋家

    的犯罪证据,而妈妈又说秦笑笑那里有,不管证据有多大罪证,起码给老爸分担

    了一些压力。为什么会承受压力?

    这显然也是为了骗我的……

    吃完饭后,妈妈收拾完碗筷便走进房间里,我便在客厅看着电视。

    看完一集电视剧,妈妈从房里有下楼梯,走过我这边来,经过沐浴后那清水

    出芙蓉的美感,快要干的瀑布直发带着点微湿,直发还带着一股洗发露的清香,

    鹅蛋脸上补了个淡妆,一双凤眼抹上微紫的眼影,樱唇涂上魅惑的粉红唇膏,没

    有一丝赘肉的娇躯穿着民国时期的旗袍一直延伸到膝上2公分的部分,这是经过

    裁剪过的黑色紧身旗袍!上面绣满了秀丽的花纹,最引人注目的是在胸前一直延

    伸到腹部的那朵妖艳的牡丹花!高贵而妖媚。

    美腿上的黑色超薄隐形连裤袜在旗袍的衬托下若隐若现,无不透着性感,美

    足上包裹着一双深紫色公分浅口细高跟鞋。

    「哒哒哒」高跟鞋踩踏地发出清脆响声,走到我旁边,那身体散发着沐浴

    后的清香和淡淡的香水味,真不愧是保养极好的妈妈,依旧还是像年轻时那样。

    清纯加魅惑的诱人矛盾体。

    手里拿了一个包装袋,里面装着不知道是什么物品的东西。

    「妈妈出去了,你一个人在家知道吗?」

    「嗯……知道了。」

    妈妈摸摸我的头,便走出门去。

    听到妈妈的车子离开后,我立马也有出去,十五分钟后,我坐在星巴克咖啡

    馆里静静地等着季欣然的到来。

    我一直想着这个问题,季欣然会来吗?

    就这样喝到第三杯咖啡的时候,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八点二十了……怎么还不

    来?

    又等了二十分钟,我知道季欣然去蒋干那里了。不会再来了,我付过钱后。

    走到公园里坐着,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季欣然居然会选择去蒋干那里……我

    是不是该去他家看看四个人大战的场面?还是家静静等着老妈来?

    其实我已经开始迈开脚步向蒋干家走去了……

    来到蒋干家本来就是想去问问蒋干在不在家,不过在外面看不到妈妈的车后,

    我觉得妈妈肯定是在别处!

    那么是在哪里呢……我脑子想着难道是野人夜总会?还是那个我跟蒋干一起

    买的房子?野人夜总会蒋干去那里的几率不大,反倒是那个秘密房子的几率大。

    十几分钟的时间,我就在那房子外看到两辆车,其中一辆是妈妈的车。

    我知道这结果是这样,心里难受的同时脑子里有两种不同的声音在互相交锋。

    「李翔去看看吧,我知道你喜欢看的……他们又不知道……」

    「不,我不能去…」

    「你不想亲眼看看你老妈那淫荡的样子吗?那些图片上的她可是很开放的。

    嘿嘿……很诱人……「

    「不……我要进去!我要把老妈带走!」

    「对对对,就这样进去吧。看看四个人淫荡的性爱,浪荡的话语吧……」

    …………

    一番挣扎,我还是压不住自己偷偷地打开门,就看见一件衣服在地上,这不

    是妈妈的衣服。不过我心跳开始加快了,在客厅里我又看到一件在地上的衣服,

    这是一件粉色的针织开衫,下面还垫着一条淡绿色的紧身小短裤,衣服拿在手里

    淡淡的清香让人心旷神怡,米色的粗跟系带凉鞋杂乱的丢在一边,无不显示着

    人当时的忙乱,这应该是季欣然的衣物了。

    那么前面那件就是秦笑笑的深蓝色立花修身衬衫了。

    我走到那个曾经我和蒋干打过炮的房间,我趴在门边上努力听着里面的声音

    …听到几声有点大声对话,听不太清楚内容。不过听声音我知道那是妈妈跟秦笑

    笑的声音!

    隔音太好了,当初买这房子的时候我为什么要买隔音效果这么好的!早知道

    当初就按照蒋干的话买隔音效果差的,做爱的时候可以听到对方呻吟声……

    我该不该冲进去把妈妈带走?可是到了房间门外我才发现自己没有勇气进去。

    那是因为什么……害羞?害怕?彷徨?还是其他?

    最终还是没有勇气进去……心里又很想去看看的欲望,这个念头瞬间放大,

    我忍不住就偷偷地走到外面的窗子下,准备沿着一楼的窗子旁边的铁水管往二楼

    爬上去。

    经过一番攀爬,我终于小心翼翼的踩踏着二楼窗口左边凸出的两个砖头,一

    只手抓着水管,另一只手撑着窗台边上的砖头,头慢慢地伸到窗口里。屋里的玫

    瑰红的灯光散发着迷情诱惑的色彩。

    映入眼帘的是三个女人穿着不同的性感诱惑的服饰,面戴蝴蝶面具!蒋干躺

    在床上闭着眼睛享受着三个女人都在亲吻着他的全身。

    在这玫瑰红的灯光下,虽然她们三个都戴着蝴蝶面具,我还是能够看得出那

    个是季欣然,秦笑笑和妈妈。

    三个和我有关系的女人,她们的身体让我熟悉无比。

    妈妈那身黑色紧身旗袍的扣子解开了上半部分,罗衫半解,露出带着性感浅

    粉色的乳头,迷人的小肚脐时隐时现,不停亲吻着蒋干的乳头,时不时的把小香

    舌伸出来挑逗着蒋干的乳头,诱惑的眼神还不停的勾引着他。

    季欣然的衣服全部不见了,只留下被玫瑰红的灯光染得通红的半罩杯的波纹

    白色胸罩与腰间与乳罩同款式的性感三角裤,阴部处镂空是设计让神秘的黑森林

    若隐若现,看的人心痒不止:她亲吻着蒋干的另一个乳头,蒋干一只手伸进妈妈

    的旗袍内抓着里面的乳肉,另一只手把季欣然的胸罩扯开,两只手指捏着乳粒,

    时不时的向后轻扯着。

    引得季欣然一阵呻吟,妈妈也在蒋干的揉捏之下开始呻吟起来,秦笑笑的动

    作最为放浪,从小腹慢慢的舔至蒋干的肉棒,红唇微张,一口含住他那微软的肉

    棒,吸允了几下,白嫩的小手握住蒋干的睾丸,轻轻的揉搓,猩红的香舌不停地

    搅拌着龟头。

    蒋干舒服的呻吟着:「彤彤奴,你的奶子真软我要在用力捏,欣然奴你的舌

    头舔的我的乳头真好,是不是我不在的时候,你去找李翔那小子玩过了?笑笑奴

    你的技术还是一如既往的棒,舌头就像勾魂夺魄的镰勾一般。」

    妈妈顿时有些不服气娇声道:「臭爸爸~难道我的技术不好吗?难道我就只

    有一个大奶子才入臭爸爸的眼帘咯~你大女儿的技术也不差哦。」

    秦笑笑舔着肉棒媚笑着戏谑的望着妈妈,一脸的挑逗。季欣然则继续舔着蒋

    干的乳头,不过嘴角上扬,巧笑嫣然。

    蒋干继续道:「那我就拭目以待,今晚谁的技术最好我就操得她欲仙欲死!

    嘿嘿……「

    妈妈把黑色紧身旗袍拉上来,露出黑色超薄隐形连裤袜,里面居然没有穿内

    裤!妈妈把蒋干的右手弄平,坐到他的右手上用没有穿内裤隔着隐形连裤袜摩擦

    着他的右手!樱唇立马吻住蒋干的嘴,两条舌头开始纠缠起来。

    秦笑笑见肉棒已经硬起来,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慢慢地向上撩起白色的包臀

    短裙,诱人的景色渐渐地出现在画面里,里面同样也没有穿内裤!分开两条包裹

    着黑色紧口长筒袜的纤细美腿,女骑士一般的坐了上去,开始扭动屁股,套着黑

    色尖头细高跟鞋的小脚也随着身体一起摇晃,性感的高跟鞋摇摇欲坠,让人忍不

    住想上去跪舔。脚跟延伸出的一条撩人的背线向上一直到蕾丝花纹的紧口处,随

    着摇晃黑色的线条入响尾蛇般,不停的舞动着,让人的欲火想焚尽周边的一切。

    「嗯……好棒啊……还是和以前一样,看来人的大肉棒没有被打坏哦……」

    秦笑笑慢慢增加上下浮动的速度,享受着三重快感的蒋干也忍不住开始呻吟

    起来。

    离开妈妈的嘴唇后道。

    「笑笑奴,彤彤奴,欣然奴……你们真是让人忍不住要收在自己身边的极品

    尤物……弄得你人我好舒服。」

    妈妈眼里狡黠的闪过戏谑,站起来离开床上站到秦笑笑身后,双手搭在她的

    双肩用力压下去。

    秦笑笑被妈妈突如其来的一压,重重的「啊……」了一声,转头妩媚的白了

    妈妈一眼后,便转头开始继续上下浮动。

    每次上来就被妈妈狠狠地压下去,秦笑笑慢慢地情欲开始上升:「啊……

    人……好厉害……嗯……你的大女儿欺负我……啊……好厉害……又被你大女儿

    压下来了……嗯……好舒服……」

    看着秦笑笑淫浪的模样妈妈狡黠的说道:「臭爸爸,你看看你的二女儿被你

    插得好快活呢……她的样子都像淫荡的母狗了。」

    蒋干「嘿嘿」一声,快速抽插了二十来下后:「笑笑奴,彤彤奴,欣然奴,

    你们紧挨着排在一起摆成母狗式,把屁股撅起来,我要在后面插入你们。」

    妈妈三人便摆成母狗的姿势,把屁股高高地撅了起来,真是一道淫秽的靓丽

    风景线。

    我看到这里,内心一阵心痛!不知不觉中抓紧铁水管,手指间都变得苍白无

    比,撑在窗台那块砖头上的手都好不知觉的用力抓着,仿佛那块砖头就是蒋干!

    用力过度指甲开始挤压变形,本来就红润的手瞬间苍白!

    眼里死死地盯着眼前的景象,愤怒的同时居然还有一些偷窥的那种快感!看

    到这一幕无论是谁如果没有快感那只能算是太监。

    「老妈,你真的好听话……你知道你现在的淫荡模样吗?你真的太让我绝望!

    太对不起爸爸了!你知道吗!「我在心里苍白无力的呐喊着。

    屋里蒋干看着这三个诱人的美肉,用手大力捏着三人挺翘的屁股。

    妈妈微微皱着眉头:「臭爸爸,轻点儿,屁股都快被你捏坏了。」

    蒋干嘿嘿一笑:「还敢喊痛,看我不惩罚你。」说着便把超薄黑色裤袜撕开

    一个口子,露出两片白白的阴唇,大手捏住那两瓣白虎阴唇,不停地玩弄着,淫

    丽的水花泛滥着,另一只手的食指抹了一些滑腻的淫水,慢慢的向泛着粉红皱褶

    的屁眼抠弄,插入。

    「臭爸爸,你真坏……嗯……」妈妈受到这样的刺激后,阴唇里开始闪现出

    淫水。

    蒋干弄了一会后,肉棒开始在两瓣肥厚的阴唇之间上下摩擦,巨大的龟头上

    沾满了水渍。

    妈妈呻吟起来:「爸爸……快给我……」说着头做着可爱的表情,微红的

    脸上写满了饥渴的欲望。

    「你可以自己动的,嘿嘿……」

    妈妈娇媚的横了一眼蒋干,便开始把肥臀往后压,肉棒「扑哧」一声就进入

    妈妈的阴道里。

    「啊……臭爸爸……你的大肉棒进来了……」妈妈扭动屁股,蒋干的两只手

    右手用力拍打着秦笑笑的肥臀,左手剥掉季欣然的小内裤,然后夹着那两瓣粉红

    的阴唇!

    妈妈几人开始呻吟起来:「啊……臭爸爸……好厉害啊……」

    季欣然本来还有点害羞,但是在这样淫乱的场面下开始逐渐放开声音:「爸

    爸……你的手夹着我的阴唇……嗯……好厉害啊……手又伸进我的骚穴里了……

    啊……「

    蒋干也开始兴奋起来,迎着妈妈的撞击:「你们三个骚货!我要干死你们

    ……让你们成为我的专属性奴!干死你们……嘿嘿……」

    「来呀……用力……臭爸爸……啊……」蒋干抽插了十几下后,又来到季欣

    然后面,双手抓紧她的屁股用力把肉棒插进去:「啊……爸爸……你好用力啊…

    …力度好大……嗯……嗯……干我……爸爸……快干我……啊……「

    秦笑笑和妈妈相互用手伸到对方的胯下,开始揉弄着,蒋干看到更为兴奋,

    脸上越来越邪恶起来。边操着季欣然边用力拍打她的屁股,顿时间雪白的屁股上

    满是红色的手掌印,快感如潮水般袭来,阴道内的淫水因虐待的快感而泛滥。脸

    上满是红润,双眼开始迷离。

    「好厉害……爸爸……嗯……快点……对……在快点……啊……啊…要高潮

    了…」

    蒋干快速抽插让季欣然上了一个高潮,屁股和身体因高潮而微微颤动。

    「欣然奴,爸爸我的性能力还是一如既往的强悍吧,嘿嘿……」蒋干看着季

    欣然潮红的脸庞,瘫软的模样,颤动着的身躯一阵高兴,伸出手轻抚着她光滑的

    背脊,看来他是为他没有伤到鸡巴而感到高兴了。

    「笑笑奴,去把让你们快乐的工具拿出来!今天我要调教你们!嘿嘿……彤

    彤奴,你出门带了那件东西没有?」

    妈妈娇艳的笑了笑,风姿卓越的走出房门,秦笑笑从衣柜里拿出一系列的工

    具!

    一股脑的丢在床上,有低燃度的红蜡,这种红蜡燃烧后滴出的蜡,滴到人体

    上不会让人体有一种灼伤感,反而有一种滚烫的快感!鲜红色的狗项圈,黝黑的

    皮鞭,附带着小铃铛的乳头夹,小巧的口塞球,皮质手铐与脚镣,粗长的双头龙,

    还有一条精致的红绳!

    该死的蒋干,居然调教她们……心里一边愤怒,一边兴奋的感觉让我倍受煎

    熬。恨的是蒋干调教她们,这种双重感受上我的肉棒微微有些膨胀起来。

    蒋干看着床上的工具邪笑着:「笑笑奴,给欣然奴戴上手铐和口塞球。欣然

    奴,给笑笑奴戴上脚镣和乳头夹!现在你们就是我的性奴专属。」

    秦笑笑拿起皮质手铐和口塞球,媚笑的看着季欣然,手里慢悠悠的摇晃着了

    诱人的物件,季欣然有些害羞,俏脸有些绯红,加上刚刚高潮的模样简直就是迷

    人的小妖精。

    秦笑笑二话不说,先给季欣然戴起手铐,转到身后给她戴上口塞球。戴好后

    季欣然就像AV中的性奴一般,秦笑笑示意季欣然拿起脚镣和乳头夹。季欣然羞红

    着脸,帮秦笑笑戴好。

    蒋干看着自己这两个听话的性奴,满脸得意的「哈哈」大笑让我感到非常刺

    耳难受,仿佛在嘲笑我一般,软弱无能!

    「笑笑奴在床上趴好,把屁股撅起来,欣然奴你趴在笑笑奴的后背上!嘿嘿

    ……叠加起来一定很爽!」

    「人……你真会玩~爱死你了。欣然,快点趴到我后背来!」秦笑笑媚笑

    着摆成母狗,乳头上的铃铛开始因为她身体的晃动发出悦耳的声音笑笑转头对着

    季欣然说着。只是此时此景,无不透着淫霏。

    「这样……这样不太好吧……笑笑姐,趴在你背后你会难受的……」季欣然

    一脸红晕,又有些扭捏。显然没有做过这样的姿势。

    「欣然,我没事的,等会你就知道其中的乐趣了。快上来……嘻嘻~」

    季欣然害羞的趴在秦笑笑背后摆好后,两个屁股叠加在一起!季欣然的阴唇

    紧贴着秦笑笑的臀部上。

    蒋干的黑不溜秋的肉棒更加大了二分,拿起旁边的皮鞭开始抽打起眼前这两

    个叠加在一起的肥臀!

    「啊……啊……」蒋干给了她们每人一黑色鞭子。

    「人,你抽打的好痛……嗯……你好狠心……」秦笑笑不知道是喊痛还是

    呻吟,眼神貌似很享受的样子,而季欣然真的是皱着眉头闷哼。

    蒋干黑色肉棒挺进秦笑笑的骚穴里抽插着,皮鞭继续抽打着季欣然,一时间

    呻吟声跟忍痛闷哼声交杂起来。

    「人……好爽啊……用力干我……嗯……用力干我……我要人的黑色大

    肉棒……我要……用力撞……」

    「啊……好痛啊……蒋干……我好痛……我的屁股被你打的好痛……求你…

    …求你不要再打了……啊……「

    蒋干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啪啪啪……」边冲撞着秦笑笑的白虎骚穴,边抽

    打着季欣然的屁股。

    「啊……蒋干……爸爸……好爸爸……好痛……我的屁股就要坏了……啊…

    …「

    「人……快点……我还要……我的骚逼还要……嗯……好棒啊……啊……

    嗯……用力…骚货的骚逼好快活…骚逼……好爽……人……我的骚逼被你

    干的好爽……「

    蒋干每次插进秦笑笑的白虎逼里,就打一次季欣然的屁股。蒋干抽插着秦笑

    笑,季欣然的粉穴里开始分泌淫水了,打的季欣然的屁股充血起来,鞭打的酥麻

    感开始让季欣然慢慢的从喊痛到轻轻地呻吟。

    「嗯……嗯……啊……」蒋干从白虎穴里拔出肉棒,插进季欣然的粉穴里,

    手里还不忘抠弄着笑笑粉色的菊花。

    季欣然开始呻吟着:「啊……嗯……爸爸……快……好爽……嗯……啊…我

    的骚穴…骚穴好爽……嗯……」

    蒋干正在操的起劲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妈妈走到床前的那一刻,我心里

    被狠狠地刺了一刀!手脚冰冷,原本变形的指甲此时早已破碎!指甲刺破了表皮,

    鲜血从指尖流出……

    李彤彤穿着我以前看到视频中那套爸爸为见证跟李彤彤伟大爱情而定做的婚

    纱!不过依然还是以前视频里撕毁后的模样!李彤彤啊李彤彤……

    你还是贤妻良母吗!!

    蒋干看着妈妈穿着那件被撕毁后的婚纱,立即拔出鸟黑的肉棒,看着妈妈诱

    惑的勾引着蒋干。

    「彤彤奴,这件婚纱是我看过最好的婚纱!嘿嘿……你穿的真漂亮!你自己

    撕毁的好有艺术哦……」

    「嗯~还不是臭爸爸说的!你看我多听你的话,我都是你的了,我能不听你

    的话吗?记得带我进会所里哟,不然我就不给你操屄了……」

    「嗯,放心好了。我觉得你这件婚纱还可以再改的淫荡一点。不过这次我来

    改……嘿嘿……」

    「那你动手好了,我站着任你摆布……我听话吧?嘻嘻……」

    蒋干再次「嘿嘿」一笑,走到书柜里拿出剪刀,在A 字形婚纱边缘部分的蕾

    丝一直剪到小腹下面挨近白虎屄的地方,把前面部分全部剪开,变成了前面一览

    无余,后面又被蒋干沿着妈妈的肥臀边剪成圆形。露出刚刚被撕开连体裤袜的雪

    白肥臀!妈妈胸前的被蒋干剪成两个圆形,那颗硕大的奶子暴露在空气中!

    「臭爸爸……你怎么剪成这样了!好难看啊……而且好怪异!臭爸爸~你裁

    剪的技术好差哦……」

    蒋干「啪」的大力拍了一下妈妈的肥臀:「我觉得好看极了,无比诱人!快

    去把狗项圈戴上,我要捆绑你!嘿嘿……婚纱骚货捆绑起来的样子很不错啊。」

    秦笑笑自告奋勇的拿起红绳来到妈妈面前把妈妈绑成粽子形状,硕大雪白乳

    肉在红绳的衬托下更显美艳。

    蒋干推着妈妈趴在床上,从后面插入。秦笑笑则拿起双头龙,快速的插入自

    己的白虎穴中,舒服的呻吟着,好像非常渴望得到释放,媚笑的看着横卧在床上

    的季欣然,腰间一挺,插入了欣然粉嫩的小穴里,活像个女王。一大一小两个美

    人,淫肉之间的不断摩擦,又是一阵阵让人神游天外淫叫声。

    「啊……嗯……臭爸爸……笑笑奴帮得我好紧……啊……你要……嗯……帮

    我……报仇……嗯……」随着蒋干快速抽插。妈妈眼神开始勾魂起来。

    「嗯……好爽哦……坏爸爸用力…用力……大奶子也是你的……臭爸爸,你

    真棒……嗯嗯……臭爸爸的肉棒贯穿我的骚穴了……呀………啊……大女儿要坏

    爸爸狠狠地插大女儿……用的大肉棒……呀……又来啦……我……嗯……

    快……快……我要到了……泄了……泄了……啊……「

    蒋干抽插了几十下受不了妈妈阴道壁肉的紧压:「骚货,我要射了。射进你

    的子宫里!要你和我生个孩子,操死你……操死你……」

    「啊……来吧……臭爸爸……让大女儿给你生个女儿……啊……以后让她…

    …让她叫我姐姐……射进来了……嗯……好多啊……骚穴里全部都是坏爸爸的特

    仑苏哦……」妈妈面如潮红闭着眼睛享受着快感的侵袭,肥厚的美臀微微颤动,

    白虎屄里缓缓流出蒋干射出的淡黄色浓厚精液。蒋干拉过在一旁享受之乐的

    秦笑笑和季欣然,让她们跪在面前舔舐着刚刚射精的肉棒,妈妈跪在蒋干的屁股

    后面,灵巧的舌头舔弄着他的菊花,时而轻舔,时而吸允,小香舌一路滑舔,用

    银牙轻咬蒋干腿上的黑毛,看着蒋干舒爽的样子,眼神露出狡黠俏皮的神色,继

    续舔弄着他的黑毛腿。

    蒋干的黑鸟肉棒被秦笑笑含得又有些抬头的势头,蒋干把妈妈拉到前面,看

    着三个极品女人跪在地上下贱的给自己舔肉棒的情景,让蒋干再次舒爽,不过蒋

    干的眼神始终盯着妈妈,似乎想到更好玩游戏……

    我再也不忍心看下去了便爬到一楼,心中的愤怒就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

    在不停的焚烧那颗脆弱的心脏……

    捡起两米远的一块石头,用力往二楼的窗子上砸去。

    「嘭……」的一声窗子被砸碎,心中微微有些快意!我就是要破坏你的好事!

    我头也不的快速离开。

    到家中,坐在沙发上拿出口袋的香烟,点起一根吸了一口,缓缓吐出气体。

    静静地等着李彤彤的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