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李彤彤】(24)

作品:《我的妈妈李彤彤

    第二十四章

    第二天一早,早就醒来的项月心躺在我怀里静静地看着正在睡梦中的我,她

    的美腿轻轻地移到我的两腿之间,轻柔压着我的肉棒美腿时不时摩擦增加诱惑力,

    为了让捉弄我,她把苍白微凉的手伸进我的内裤中触摸那两颗蛋蛋,用修长的食

    指指尖轻轻地在肉棒上一滑而过。异样的感觉使我不得不醒过来,肉棒在这挑逗

    中不断有苏醒的趋势,我知道我受不了这样的挑逗,立马睁开双眼两手一把抱着

    项月心,还未等她反应过来。我的手就摸到她的肥臀上「啪啪啪啪」的拍了几下。

    引得她媚眼横生一阵:「嗯……」的长音,我心里又是一荡,对着项月心笑

    道:「一早起来就想诱惑你老公了?是不是昨晚太平静,今早起来就想和我玩游

    戏了?」

    「嗯嗯……来嘛。」项月心一脸娇媚的撒娇,苍白温凉的小手从我内裤里退

    出来,双手抱着我的脖子,整个人都趴在我的身上。坚挺的奶子挤压着我的胸膛,

    一对美腿在我腹部分开柔软的肥臀压着,樱唇虽然有些苍白,不过更显得楚楚动

    人的美感。她的俏脸距离我的脸只有两指之间,我忍不住狠狠地亲吻她的樱唇。

    又是一阵舌吻。

    良久唇分,我对着项月心说道:「小妖精,我厉不厉害,再勾引你老公我,

    我把你吃了。」

    项月心眼睛发光,娇躯往下移动,肥臀坐到肉棒上。

    「那你快把我吃了吧,我愿意给你吃。快嘛……」说完肥臀就像磨豆腐的磨

    盘,做着画圆圈的动作,扭动屁股挑逗着肥臀下面正在雄起的肉棒。

    我有些好笑的看着渴望得到被爱的项月心,她就像正在期待着人给骨头吃

    的宠物狗。我伸手拍了拍她的肥臀,又是一阵股浪。

    「宝贝儿,你的性瘾问题。你能够克制多久一次?我知道即使把你治好,你

    心理上还是有一部分的性瘾疾病。肉体上还是很好解决,思想上你可以克制么?」

    我摸着项月心那肥厚的丰臀,静静地等待着她如何答我的问题。

    项月心顿了顿,认真的像是在作出很庄重的承诺一样:「我知道你的意思,

    我可以告诉你。即使我性瘾克制不了,我也只会找你帮我!从现在开始别的男人

    休想再碰我一次!是你把我从地狱里救出来,帮我报复蒋家!而我却只能用这千

    人骑万人踏的身体来报答你……我觉得自己是……」

    「我知道,从今以后你的男人只是我一个,也只能是我!我会想办法解决你

    心理上的性瘾。」

    「其实残留在我心理上的性瘾我觉得没什么冲突的,我听医生说如果把身体

    治好就好,我心理上的性瘾只要不是太过饥渴我就不会难受,而且我有性瘾在床

    上才能放开。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突然项月心的臻首贴近我的耳边,轻柔诱惑道:「我性瘾发作的时候,我阴

    道里的淫水可是很多的哦,插进去的时候扑哧,扑哧的难道你没有试过么?我可

    是一个格的性奴呢……人~」

    「骚货……」我再次拍打一下她的丰臀,说道:「要不是你真的爱上我,我

    以为你是哪个组织里派出来的骚货间谍米。」

    「人~我就是你的性奴骚货间谍……」项月心从我身体离开手腕上的吊针

    被项月心拔了出来。身体一转臻首在床尾,两手撑在床上,背对着我一对美腿分

    开,肥臀翘起来对着我。这个典型的母狗式动作被项月心弄惟妙惟肖,还扭动着

    那肥臀,臻首头看着我。微露的银牙咬着下唇,眼里满是勾引的欲火。

    看得我口干舌燥,不干死她,她是不会停下这诱惑人的姿势了。

    「人~来嘛……我下面都湿啦。」又是一阵幽怨的媚眼抛过来,果然还是

    被开发过的美熟女够味。一旦被开发后就展现出最媚惑的一面。

    我把项月心那病人服装的裤子脱到脚关节下,伸手摸着白色蕾丝内裤:「你

    的水都渗透出城墙外啦。」

    「那人用你的大塞子来把这窟窿堵上吧~不然等会又要疯狂泛滥啦~」我

    一把拉下内裤,露出两瓣厚重的阴唇,淫水从阴唇内涌出。一览无余的光秃秃的

    阴唇周围没有一根阴毛。

    我的肉棒更是肿胀了几分,把裤子内裤一脱而下。直跪在她肥臀前,用肉棒

    在那两瓣阴唇中来触碰挑逗着项月心,就是不进去。惩罚她刚刚挑逗自己一样。

    受不了这样挑逗的项月心立马把肥臀向后一坐,想让肉棒进入自己的阴道内。

    我双手把肥臀固定住,看着那皱褶有些微淡黄的屁眼,肉棒顶着屁眼想要进入。

    项月心立马头道:「人~今天奴奴还没有洗干净肛门里面的东西呢,而

    且很干涩插起来虽然紧,但是很不舒服的。」

    我从来没有搞过屁眼,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不过一听项月心说的这么流利便

    对着她道:「你的屁眼也被人搞过了?」

    「嗯,被搞过三次……」项月心脸色暗淡,可能想起以前那段不堪入目的时

    间,不过她又怀着微微阴毒的眼神道:「那次在野人夜总会里,为了让我深入骨

    髓的调教,把我的屁眼插了一次。又逼着我做各种姿势以及各种调教,满足蒋有

    心的淫虐变态的喜好。有两次就是我毫无利用价值的时候把我丢弃在棚户里,

    有些工人爱插屁眼,我就被他们插了两次。」

    我看到了项月心那阴毒而又有些疯狂报复的眼神,我知道最了解蒋有心手段

    的人必定是项月心!

    「这样的女人,疯狂起来一定很可怕……」我在心里说着,表面却道:「我

    理解的,放心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项月心点点头,看着她心情有些低落。我把肉棒放在她的穴口上下滑动几下,

    身体一压「扑哧……」一声,肉棒进入阴道里面。

    「嗯……」项月心感受到那肉棒强势进入自己体内,不仅舒爽的娇吟了一声。

    温热的淫水蔓延了整根肉棒,就像肉棒浸泡在温热的水中这样舒服的感觉,

    壁肉微紧地挤压着。本来就坚硬的肉棒,此时更是肿胀了两分。

    抛开烦恼的项月心恢复到淫荡的状态:「人……肉棒又大了……快肏死我

    吧……嗯……」

    「我就肏死你这骚货,你这样的床上尤物,蒋有心居然不珍惜。真他妈是个

    傻逼…」

    我开始慢慢撞击着肥臀,一股股的臀浪一泼接着一波,肉棒在阴道内进进出

    出,紧压肉棒的壁肉开始兴奋的微缩。

    我的双手用力抓紧肥臀,用最快的速度攻城拔寨。

    「嗯……对……啊……人……的大肉棒比那个老家伙的要大,他不行了…

    …他就是个傻逼……阳痿的货~来……操我……啊……人~你的肉棒又大了一

    点……」

    当项月心说出这些话出来的时候,我的兴奋的受不了,我快速的冲撞着肥臀

    「啪啪啪啪……」的声音响震房间。

    同时她那淫水泛滥的阴道内肉棒快速抽插「扑哧……扑哧……」的声音同时

    交响。

    「啊……好厉害……比郑大刚有的一比……人……你的耐力比郑大刚要好

    ……嗯……厉害……」项月心受不了我这样的冲撞,用力抓住床尾上的栏杆。

    「骚货……不要拿我跟别人比!」我兴奋的用力拍打她的肥臀,一个个艳红

    的手印在两瓣臀部上。虐待与疯狂的性爱。

    项月心眼神更加享受这样的虐待,娇喘呻吟:「人~你是我最后一个男人

    ……今后我的整个身体都是你的。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屁眼……小嘴……骚

    屄……啊……都是你的。」

    我已经被这淫浪的话弄得兴奋过度,不知道是不是受虐倾向太厉害,她的阴

    道里的淫水更加多了,我抽插了几十下后。

    「人~我要高潮了……啊……来了……」

    一股阴精喷洒在我的龟头,我再次快速抽插了几十下,我知道她第一次后,

    第二次来的特别快。我也受不了也要射精了。

    「人……我又要高潮了……嗯……啊……」

    「我也是,我们一起吧。」

    「嗯嗯……」随着我们两人同时说着,我的龟头在阴道内射精了,她也喷涌

    出阴精。

    我一阵舒爽,全身颤栗了几下。抱起她浑身无力的粉红色娇躯。往床上躺下,

    她无力的躺在我的身上,互相倾听着那高潮后素乱的喘息声。虽然我能让她达到

    两次高潮,或者更多,但是人的精力总是有个限度的,如果一直这样下去肯定会

    被她榨干。虽然真的很爽,为了以后的性福着想看来以后我还是要经常锻炼体能,

    吃一些补品之类的。

    她的蜜穴内流出白色的混物。

    我摸着她的后背,一会后我对着项月心道:「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这件事

    或许只有你才能够破解出来。」

    项月心埋头在我怀里,无力道:「什么事?」

    「我有一份从小胖那里拿到的三个U 盘,我不知道密码,不过我知道他一定

    在那本笔记本里暗示了那三个U 盘的密码,他是你儿子。我知道你一定会破解出

    来的。」

    「那个关于什么东西的?」

    我的寒光一闪即逝:「我妈费尽心思都想得到的东西,现在的她已经沉沦在

    调教之中了……正在走你走过的那条路!」

    项月心立马抬头看着我:「李彤彤也被蒋有心调教了?怎么事?」

    我沉声的诉说着:「因为你家被蒋有心吞并,我爸也隐约知道你家破产肯定

    跟蒋有心有关,所以就秘密调查了一些,现在蒋有心为了掩盖这些,打算一不做

    二不休的连我家也一起吞并,现在我家也面临着你家一样的困境。李秉国也被那

    次的事件弄得个双规。现在李秉国还在牢里呢……」

    项月心何等聪明,立马就想到了其中的原因:「你是说,你妈就是要收集蒋

    氏的犯罪证据甘愿被蒋有心调教?从而接近蒋有心,有机会拿到那些证据?」

    「不是,我妈接近的是蒋干!蒋有心的儿子…他儿子跟他都有调教熟女的爱

    好,所以我妈就接近蒋干,甘愿被蒋干调教!现在已经中毒太深了……」

    项月心嗤之以鼻道:「不是我小看你妈,她确实不行。她经历的太少了,她

    就没有想到自己会沦陷么?」项月心想到自己也沦陷在这调教之中,一个做教师

    能有多厉害?

    我充满担心道:「所以我才要把她从欲海中救出来,我需要你的帮忙。」

    项月心抓住了一些东西:「我知道你妈的为人,虽然不常见面,不过我看的

    出她不会做出被人调教的事情来的……是不是有人……」

    「嗯,有个叫秦笑笑的女人来找我妈,她说她是国安局的,我在妈妈的电脑

    上看到这些,而且秦笑笑知道蒋干有喜欢调教熟女的喜好。就说动我妈接近蒋干

    给他调教,收集那些犯罪证据。」

    「秦笑笑?」项月心知道了说道:「有时间去查一查她,不过我觉得她根本

    不是国安局的人。」

    还未等我说话,她又开始说道:「你认为国安局里面是什么人?我接触过一

    些国安局的人,他们也涉及到商业方面的,虽然不是核心。不过我知道一般的国

    安局的人不屑这样的办法来取得犯罪证据,那样的话国安局里面的人都是草包那

    种了。我断定那个秦笑笑的女人,很大可能不是国安局的人。」

    我顿时一惊:「这么说来……很大可能那个秦笑笑是蒋有心的人!我听到那

    个壮汉在杀小胖的时候说过,那个老……应该是指蒋有心了。」

    「要确定一下,就要调查秦笑笑的身份。蒋有心是个心思缜密的人,不要让

    他发现你调查他的人。」

    「嗯,头我就秘密调查,有必要的话,我会借助我家的势力。再不行你就

    出马,不过要等你恢复后才行。」

    「嗯,人真关心我哟~奴奴好感动……」项月心埋头在我脖子上亲了亲。

    「好了,我拿那本写着日常生活的笔记本给你。」我把项月心的娇躯移到旁

    边,走到散乱的衣服旁摸出那本笔记本,到床上递给项月心。

    然后自顾自的穿起衣服说道:「你在这里慢慢看,我先去调查了。」

    「嗯,去吧。」项月心头也不抬的翻开那本笔记本,仔细的看着。

    我穿戴好后,走到床前把她的臻首抬起来,亲了亲。便走了出去,走到医务

    室外面,看到中年男人。

    我对着他说道:「大叔,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什么?」

    「我想让你剩下这些天,帮我调理好我女朋友的身子。一个月后让她恢复一

    些红润。钱不是问题,希望你可以帮我。」

    「嗯,可以。」

    我跟他打了个招呼,随后走出了小巷子,来到繁华的星光广场,早晨的广场

    上一群5岁以上的大妈级人物,在做着晨练,我眼光落在不远处小树林里的一位

    快要到7岁的老年人,他在练着太极,一遍又一遍行云流水般的动作就像刻在他

    骨子里一样,那么自然。有一股仙风道骨的味道,我不由得被吸引住了,走到旁

    边静静地看着,这时从另一边也有过来一位大约32岁的中年人也在一旁看着。

    等到那位老年人练完太极后,我有一种想要学习太极的想法,于是我就走过

    去想要拜师学艺。而那个中年人也同样有这种想法,也走到老年人的面前。

    老年人静静地看着我们,中年人首先说话:「老人家,我看您练的太极,仿

    佛有股行云流水般的意境在里面,动静结。随手练出一招就像融入自然之中,

    非凡脱俗。能否让晚辈在您这里学习太极精髓,虽然有些唐突不过晚辈恳请老人

    家成全。」

    我也赶紧表态,目光十分真诚道:「老爷子,我好想跟您学习太极,真的很

    想很想,希望老爷爷能够教我,我不要太多,我只要学会您的一招半式就好。行

    么?」

    老年人用手抚了抚下巴那微长的胡子,目光如炬的打量着我们。也许是我太

    年轻的缘故,我怀着真诚的渴望的目光。而那个中年人的渴望一闪即逝,随后眼

    中平如秋水,目光深邃看不透他的真实想法。

    「请问这位小友如何称呼?」老年人继续抚着胡子说道。

    「晚辈,单名一个木字。」

    「木小友,恕老头子不能教你,只能说我们没有那个缘份。」

    那个叫木的中年人看了看老年人,再目光深邃的看了看我。便点点头惋惜道:

    「那只能算晚辈运气不好,晚辈打扰了。」

    木姓中年人笑了笑,转身离开。而我却有些不解道:「老爷爷,刚刚那位大

    叔这么有礼貌,我感觉他很好的,为什么于您无缘呢?」

    也许这位老年人喜爱孩子的缘故,看着我憨憨的样子顿时一乐:「看人不能

    看表面,孩子以后你遇到这种人一定要谨慎些。不要被别人拐跑了都不知道,还

    帮人家数钱呢。」

    「我可是很聪明的……」我又热切的接着说:「老爷爷,我真的能够学习太

    极么?我学习了太极是不是就像张三丰一样,那么厉害吗?」

    老年人白眼一翻,无奈道:「如果真有那么厉害我还不飞檐走壁了?」

    「那我也要学,我要强身健体!老爷爷教我吧……」

    「明天早上六点钟准时到广场公园那个石狮子那里,我会在那里等你,如果

    不到那么你就没必要再学了。」

    「好的,我一定准时到。」突然我的手机响起,我按了接听。

    「我在星光广场附近,我就在广场中央那个石柱子下等你。」

    挂机后,我对着老年人说道:「老爷爷,我妈妈来接我了,记得明天见。我

    一会准时来到那里等你。我要学太极……」

    老年人微笑的点点头:「去吧。」

    等我转身离开后,老年人看着我的背影道:「这孩子有意思……」

    我在石柱子旁边的长椅子坐下,静静地等待着李彤彤的到来。过了几分钟后,

    我旁边坐了一位2来岁的青年,吃着早餐两眼出神。像在思考着什么一样。时而

    郁闷,时而烦躁,又有些淫光微闪,我顿时有些好奇。

    等他吃完早餐后,才发现我正在盯着他。

    「我长得很好看么?」他自恋的说着,不过想到什么突然叫道:「虽然我长

    得帅,不过我可不是背背山……我性取向很正常的。」

    我脑门顿时滑下三根黑线:「我也不是你说的背背山,我就是好奇你的表情

    为什么这么怪异。」

    「那是因为烦躁,最近不是很顺利。工作失误……说起来烦死人了,不说了。」

    反正也是无聊,就跟他攀谈起来,我们越聊越投机,最后得知他叫米乐是一

    名小保安,最近工作不顺利,老是被领导骂。这样他很来气……

    说着说着,一辆白色的宝马Z4停在公路旁边,我一看是老妈的车子,立马跟

    米乐说了声再见后,走到宝马前未等妈妈下车找我,我在车门边。打开车门坐了

    进去……车子一阵轰鸣声绝尘而去。

    米乐看到这一幕,呆呆的说了句:「我靠……这是富二代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