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李彤彤】23

作品:《我的妈妈李彤彤

    第二十三章

    自从5字检讨风波过后,我没有将那5字检讨写出来,这让李彤彤很是

    不高兴,李彤彤觉得我慢慢的不听她的话了。

    什么也没说,就这样平平静静的过去了……

    但是我知道妈妈跟我的关系开始有了一丝隔阂,像镜子那样紧密的关系也有

    了一丝的裂缝。

    我在我的小金库里拿了三十万过去给那个中年男人,这四天来,我去看两次

    项月心。发现项月心除了脸色依旧苍白美丽外,身体逐步有点好转。加强迷幻

    药里面参杂了一部分毒品的成分,毒瘾在她体内得到控制,而且还慢慢得到改善。

    四天的成果是这么巨大,还有剩下的26天估计她也会康复。

    在我每天去看望她给她给予鼓励,坚持下。她对我的依赖越来越大。就像热

    恋中的女友对男友那种撒娇式的依赖。而且她在没有引发毒瘾的平常时候还想起

    了我的身份和家世,曾经我也是叫她为「月心阿姨」的项月心,对于我这个跟她

    儿子一样年纪的小男友没有任何的抵触情绪。对于经历了调教,有性虐待倾向,

    以及家破人亡的项月心来说,她早已经看淡这些。

    就算项月心痊愈后,她也是需要静养调理好这个糟糕的身体。

    这几天除了看项月心之外,我一有空就去苏暮雪那里陪她聊天,不过从她口

    中得出蒋有心的信息太少,不过还是能够确定一点。蒋有心每次都很晚才家甚

    至不家,那他去了哪里?毫无疑问,绝大多数肯定在公司或者野人夜总会。这

    个野人夜总会里面到底隐藏多少东西……我很想弄明白,至少为了拯救妈妈我必

    须知道这些。期间我还看过林胖子那本笔记本,试图发现隐藏在日记本里面那几

    组解开三个U 盘的密码!可惜除了日常琐碎的经历。没有任何有关于那几个密码

    的蛛丝马迹。

    林胖子把密码隐藏的很深,他难道没有把密码写下来?以林胖子的习惯,他

    不可能不会把密码记下来的。他一定会留一条后路给自己。我断定他一定不会只

    藏在他的脑子里,不然他为什么会把笔记本这样记日常琐碎的事情?还把它跟三

    个重要U 盘放在一起?这显然说不通的。

    也许我还没有发现吧。

    坐在教室里发呆的我,想着如何应对明天那场大风暴。蒋干就要出院了,虽

    然这几天我都在跟季欣然在一起亲密接触,不过涉及到隐私的地方季欣然就把问

    题扯开或者含糊其辞的掩饰。

    李翔心里完全知道蒋干明天出院,妈妈和秦笑笑以及季欣然几人必定被蒋干

    叫去被他调教。明天季欣然不去见蒋干,来和我在咖啡馆见面的话那样我一定全

    盘托出。

    但是这个可能么?季欣然真的会来么?在这几天跟她接触后,来的几率真的

    太小了……

    李翔不仅露出一丝苦笑。

    我转头看着正在端庄坐在课桌前的季欣然正在微微皱眉的看着题目,时不时

    露出一些小女孩苦恼的神态,不过瞬间嘴角掀起一丝微笑。她是那么的美,美的

    就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样。很难相信她真的被蒋干这个垃圾慢慢调教成性奴。

    虽然知道她被调教的程度不深,难免有些惆怅。毕竟是自己暗恋已久的女神,

    看到被蒋干调教任谁心里也会不舒服。

    李翔转过头来叹了口气后便看向黑,突然发现老师讲的知识已经越来越扯

    淡的那种感觉,不知道是不是我发现自己的家庭的变化之后,心态也变得不同了。

    以前的我是那么的无忧无虑,跟蒋干玩的那么好,等我发现妈妈被他调教成性奴

    后。那种愤怒报复心理越来越强烈,而自己也将会越来越阴暗……

    自己还有头路么……也许吧……呵呵……谁知道呢。

    不知不觉中放学的铃声响起,老师一声下课后,班里面的同学立马像炸开锅

    一样。快速收拾东西准备走出这个万恶的学校,快马加鞭的家的家,去吧

    的去吧,约会的约会……

    最后剩下我跟季欣然在教室里,我把内心汹涌澎湃的阴霾再次埋藏在心里,

    默契的站起身走到季欣然面前。拉着她白嫩如玉般的小手走出教室,我跟她都没

    有说话。默默地并排走到校门口,门卫室的门卫看到我跟季欣然手拉手的一幕,

    摇头晃脑的感叹着「时代不同了」之类的话。似乎这种情况他已经看过无数次了。

    走出校门口5 米处的路灯下,我把她绝美的臻首缓慢抬起,我有些深情地

    看着她那黑白分明的凤眼,温柔的亲吻着她朱红的樱唇。

    良久唇分,我抱着她那像柳条那轻柔的完美细腰。

    凝视着她充满爱意的说:「要不要我送你家?你一个人家我不放心,万

    一遇到色狼之类的人渣,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没事的啦,我又不是走路去。我都是坐车家的~」

    「呃……那好吧,不过还是要小心。」想想也是,她老爸是江城市人民银行

    行长,虽然被双规了。没有以往的专车接送,但是坐出租车还是可以的。

    显然李翔并没有知道季欣然家境已经陷入困难的境地。

    李翔在路旁拦了一辆出租车,季欣然坐上去后便开走了。李翔继续在路旁等

    着李彤彤出现。五分钟后,没有见到李彤彤的车,倒是她的电话打来了。我一按

    接听妈妈的声音传来。

    「小宝,我这里有事情要做。你自己先家去吧,等我忙完我就家。」

    「老妈,我看我还是去你那里等你吧。我也不着急去,我等你一块去。」

    「呀,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哟。我们的李翔同志居然还会等人来了哦,我

    知道你早就在学校不耐烦了,还会过来陪你老妈这么无聊的事情貌似不是你做的

    出来的呀。」

    李翔在内心一阵赞叹,知己者父母也!这句话真没错。按照自己以往的尿性

    放学后绝对不会在学校里呆上半刻钟。

    「为了弥补一下这么几天的母子关系进一步的伟大方针,我决定排除万难。

    勇敢克服内心的恐惧加不耐烦,做到母子亲密无间的伟大理想而作出勇敢的一步。

    这点小事还是可以的。」

    「小宝口才不错嘛,有我当年那么点风范~哈哈哈哈……」电话里响起妈妈

    那妩媚动人的笑声,一会后妈妈那清脆如灵鸟般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那好,看你又多坚定。我在办公室呢,你来吧。」

    我应了一声后挂了电话,准备走学校到英语教研处去找妈妈。

    ……………………

    ……………………

    「坏爸爸~今天的办公室女儿的自慰视频已经发过去咯。」

    「唔~你这个臭爸爸,腿上打有石膏下身被打伤~你还能撸么?不要以为大

    女儿不知道哟。你还撸了三次?骗鬼呢。」

    「耶?真的么?下身基本好了?要是弄出个早泄出来大女儿还有小女儿还有

    你的侄女以后怎么办?」

    「大女儿都跟你说了好多次了呢,我才不要他肏我呢,我要你肏我。其他人

    我不给~」

    「嗯嗯,那好吧,我做的那么好你必须亲我一下。」

    「好啦,我儿子要来啦,我挂电话咯。」

    「什么……你这个变态的母子乱伦控,非要我去勾引我儿子跟他上床你才开

    心呀?还要在这里……我坚决不干,坏爸爸~你怎么不光明正大的去搞你妈呢…

    …我真的不可以这样,我只给你一个肏……」

    「嗯,我可是很听话的呢。那你再亲我一下~」

    「嗯~我挂了。」

    李彤彤心里想到光明正大的勾引自己的儿子,还要跟他在这个办公室里让他

    肏,又想到儿子那条比臭爸爸还要大一些的肉棒,禁忌的快感和巨大的羞耻感让

    李彤彤内心没有以往的平静心态,内心的刺激红潮般席卷而来。还要偷偷地把摄

    像头放在隐秘的地方,坏爸爸要看到自己勾引儿子的视频全过程,脸上不仅的镀

    上了一层粉红的红晕,越发显得娇媚动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李彤彤在这种矛盾中越发焦急,不知道该不该这样做

    如果这样勾引了自己的儿子那以后怎么做一个好妈妈?小宝会怎么看待我?他会

    不会认为我是一个淫荡的妈妈?

    就在李彤彤内心挣扎的时候,我打开了办公室的门走进来,看到李彤彤坐在

    位置上不知道想什么,看着她微微皱眉好像在决定什么事一样。

    李彤彤看到我进来后把所有的表情化为开心的笑容:「没想到我们家的小宝

    宝能够为了等妈妈一起家,居然可以克服在校恐惧症哟。看来本夫人教出了一

    个好儿子懂得心疼你老妈了。」

    我「嘿嘿」一笑道:「那是,我已经迷途知返了,今后我打算每天和你一起

    家。当然也一起来学校,你说我这个当儿子的可是要培养母子之间的亲情,争

    取早日完成伟大的无代沟问题。」

    李彤彤笑着从位置上站起来,风情万种走着十分勾引人的猫步,当她慢慢迈

    着步伐走来,我眼光不仅有些发红喉咙发干。

    一双有9cm 的蓝色尖头高跟鞋上那对让人心神荡漾的修长秀美的美腿,两腿

    上的深白色丝袜只裹到大腿的一半,蓝色紧身连衣包臀裙只是盖过浑圆肥润的臀

    部一直到圆润的大腿的一小半,露出一小部分洁白的大腿,生过我的小腹上丝毫

    没有普通妇女那样的微微臃肿,被紧身连衣包臀裙紧紧裹住那曼妙的身体,胸前

    的D 罩杯的胸部被勾勒的硕大无比,洁白的鹅颈上那鹅蛋型美脸散发着的古典的

    风姿,微红的樱唇的嘴角微翘,凤眼里闪过满是狡黠的神采,修长的乌黑秀发瀑

    布般垂直向下分在她胸前。

    我不由得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绝色的妈妈,内心的情欲被无限放大,李彤彤

    每走一步我心跳的越快。

    李彤彤走到我面前,圆润洁白的嫩手拉着我的手走到旁边的长木制沙发坐下,

    修长曼妙的身体散发出一股香水味,让我喉咙干涩无比。再加上李彤彤跟我肏屄

    的情形,我心里已经慢慢地不在把她当做自己的妈妈了,反倒是一个成熟风情勾

    人的美妇。

    李彤彤看着发呆中的我,似乎对自己的容貌很是满意不仅戏谑道:「傻了?」

    「呃……」我这些天对于李彤彤的定力越来越差了,每次看到她穿的衣服越

    来越性感,我就忍不住在心里想着我能不能拥有她?为什么别人都可以调教妈妈

    而我就不行?每次闪过这个意念都把这个阴暗的想法埋藏在心里,每次都以妈妈

    是为了这个家才不得不接近蒋干给他调教,从而得到那些犯罪证据这样的扯淡理

    由为李彤彤开脱,才把这个大逆不道的阴暗想法打败。但是我心如明镜般知道妈

    妈早就中毒太深,根本就是乐在其中不能自拔。也许人都是有两面的,一旦美好

    的一面彻底破碎的时候,那就是魔鬼被释放出来的时候……

    李翔不知道这个阴暗的想法已经在他心里埋下了一个种子,慢慢地生根发芽。

    直到长成茁壮大树的时候……

    「老妈,你天天穿那么性感漂亮的衣服,我又是一个审美观完善的男人,你

    说我能不被你迷住么……」

    「嗯?你是说这条连衣裙漂亮,难道你老妈我就不漂亮了?亏我生你养你这

    么多年……」

    没等妈妈说完,我便连忙打断她的话:「我这不是还没说完么,我想说你本

    来就是那么漂亮,还穿漂亮的连衣裙,你不知道有多少人的眼光在你身上转悠。」

    「这个赞美不错,我没有白疼你这么多年。」

    我「嘿嘿」一笑:「那是当然,这可是我心里最真实的话。绝对不会掺假。」

    边说边把胸膛拍的啪啪作响,说完后便坐的笔直,一脸微笑的看着李彤彤。

    妈妈眼里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丝的尴尬,我心里一凛:「是什么让她会尴尬呢,

    不对啊。我之前说的话都是很正常的。难道又有什么事了?」当我还在为她的表

    情猜测的时候,我装作若无其事的靠在木制沙发上盯着妈妈的脸蛋不放过任何细

    微的表情。

    果然,妈妈对着我微笑后一扭臻首到别处,她的眼睛却在书架上的第三层停

    留了一会,眼里的尴尬却比刚刚更加浓郁,这让我感到有些不安,经过了那么多

    次的被欺骗和惊悚事情,让我不得不把神经绷得紧紧的。同时在捕捉表情方面在

    极度压力的无形之中慢慢地学会了这些。

    我心里有一股想要了解第三层书架有什么玄机,于是我便站起来向书架那边

    走去。

    妈妈见我走向书架脸色顿时有些惊慌,在背后叫住我但是平常调笑的声音中

    带着微微紧张的颤抖:「小宝你还会看那些书呀,你看得懂么?」妈妈立马走向

    我这里,想要拉着我再次坐木制沙发上,我自然的微微甩开了手,让本来想抓

    住我手的妈妈没有抓到。

    妈妈这个细微的动作让我更加对第三层书架上的东西更加好奇,我便笑着说:

    「妈妈,我就是想看看有什么书可以看嘛,我不会乱翻的,你儿子我找几本书慢

    慢等你下班,然后一起家。」

    妈妈不知道是不是被我「不会乱翻的」这一语双关的话弄得俏脸上有些红晕,

    不过马上就大笑起来。

    「那好,让老妈我亲自出马帮你去找几本在你这个年龄段的书籍,嗯,我看

    看哈。找到了,有十万个为什么,寓言故事,脑筋急转弯……哈哈哈哈。我看很

    适你啊。」

    我脑门上的黑线布满整张脸,无奈道:「老妈,难道你儿子我还是小孩子吗?

    还看这些……」

    妈妈的眼里满是狡黠但却一脸正经道:「我有说你是大人吗,在我心里你就

    是个小孩子。小孩子不应该看这些嘛?」

    我知道妈妈神经大条的毛病又犯了,我拿过那几本神级书籍,走到书架前摆

    放好。我不知道老妈的书架上怎么会有小孩子看的书籍,顿时让我无奈加无语。

    妈妈似乎在刚刚的调笑中把警戒线放低了很多,我过去从第二层一直慢慢地

    翻找书籍从而接近到妈妈眼光所在的地方。

    我转头看着妈妈正在盯着我的一举一动,我心里不知道是该冷笑还是该自嘲。

    最终还是表面轻松的对着妈妈说:「老妈,不用工作了?看你老盯着我,是不是

    看我太帅了,把你给迷住了?」

    「臭小子,你是我生的。你认为遗传了我的优良基因你会差到哪里去?」

    妈妈的眼神射向离我只有两步的远的第三层书架上方中,妈妈觉得很隐蔽之

    后,眼神放轻轻,只说了句:「那你慢慢找,我先工作了。等会儿送你这个小娃

    娃家~」妈妈就坐办公桌前,我在她的背后继续继续找着。不过我只是看

    到了那里全部都是摆放着都是书,哪里会有什么?

    我轻移慢步的走到妈妈眼神停放的所在位置,开始翻找着什么,当我把那本

    道德经拿出来的时候,我顿时感到无比的愤怒,原来把微型高清的摄像头夹在道

    德经和先秦诸子这两本书的中间!李彤彤!你到底要干嘛!

    这个摄像头显然还没有开启,而且这个摄像头的位置可以看到办公室里大部

    分的地方,简直就是看光。想知道妈妈为什么安装这个摄像头,我必须把道德经

    放原处。

    等放原处后,我拿着第二层两本书走到沙发边坐下来,翻开书籍我一点也

    没有要的兴趣,脑子里全部都是摄像头的问题!

    以往妈妈绝对不会放摄像头在办公室里,如果她发现被人偷窥放摄像头一定

    会大发雷霆,是必要追查到底,但是这次她肯定知道,而且还要掩盖这个摄像头

    的存在。

    是不是因为妈妈要收集卡莱迪的犯罪证据才放上去的?那么妈妈用什么办法

    让他开口?我一想这绝对不可能的,卡莱迪是个国际诈骗犯无论智商还是阅历上

    都比妈妈要丰富的多,妈妈在他那里肯定占不到便宜,只会被卡莱迪牵着鼻子走。

    最后一种是我最不愿意猜测的可能,那就是蒋干让妈妈放这个摄像头是为了

    要调教妈妈!每次蒋干都要妈妈的自慰以及肏屄的视频,实际上是要妈妈慢慢地

    堕落,直到成为项月心那样不知廉耻,淫荡不堪,只知道性交的性奴母狗!我知

    道最后一种可能是最大的,就像蒋有心只要一个电话就可以调教项月心,蒋干肯

    定会这样做!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我心里苦涩的心情蔓延到全身各处。

    李翔不知道的是他深藏在内心深处的那颗邪恶的种子被负面情绪浇灌着,那

    颗种子已经在发芽了。

    妈妈的手机一声铃响打断了我苦涩的心情,我望向妈妈,看到她拿起手机看

    了一下,再按了几下手机屏幕后,眼神越来越害羞,俏脸上的红晕又开始浮现,

    比刚刚看到她的时候红晕还要红。

    当妈妈转头看着我那刻,我又把头低下看着书,我心里隐约猜到了一些,不

    过不是很确定。妈妈咬了咬樱唇,然后看了看第三层书架中的摄像头。

    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木制沙发上坐下,我心里的猜测越来越得到肯定。

    「老妈,工作完成了?我们是不是该家了?」

    「还差一点没做完,不过很快了。」

    「嗯,那老妈你还不快去工作,难道真的被我的帅气迷住了?不知不觉的从

    位置上走到我这里?」

    「是啊,被我们家的小宝宝给迷住了哟~」

    妈妈柔软的身体紧挨着我,D 罩杯的大胸部隔着衣服胸罩若有若无的摩擦着

    我的左手,凤眼里满是调皮狡黠的眼神,如果我看到的话一定能认出那种眼神就

    是在妈妈含住蒋干的肉棒还做调皮的剪刀手的手势的那个视频里看到过!简直就

    是一模一样的眼神。

    妈妈嘴角一翘,那双无骨白嫩的手把我的头抬起看着她的鹅蛋型俏脸:「妈

    妈美么?」

    我看着妈妈狡黠又迷离的眼神,洁白无瑕的俏脸,高挺的鼻梁,红润的樱唇。

    我失神的脱口而出:「美,太美了……」

    「真的么?」

    「真的!」

    妈妈的眼神更加迷离诱人,裹着丝袜的美腿伸到我的腿上自然的摩擦起来,

    她的双手按在我的胸前,这种明显的挑逗让妈妈的羞耻感也随之而来,不过心里

    的刺激更加剧了妈妈丝袜美腿的摩擦,她的白嫩双手在我的胸前抚摸着。俏脸情

    不自禁的伸到我的面前,红润的樱唇一下亲上我的嘴唇。我全身就像被抽干血液,

    动弹不得,这种感觉让我想起在野人夜总会里不知道是不是喝醉的妈妈在厕所里

    那情不自禁的跟我亲吻那刻!

    我的双手直直的撑在沙发上,脑袋失神着我就像木偶一样,任由妈妈如何摆

    弄。这是妈妈伸出诱人的小香舌,我再次情不自禁的张开嘴,让妈妈的香舌伸进

    来,在我的嘴里搅动着。妈妈的香舌在我的舌头上舔弄了一分钟便离开了我的嘴

    里。

    看着还在发呆中的我「噗嗤」一笑:「小宝~是不是刚刚被妈妈吻傻了?」

    听了妈妈的话我这才过神来,感觉这一切好虚幻一样,但却很真实。

    「老妈……这……怎么……」

    妈妈捂住我的嘴,似乎知道我想要说什么一样在我耳边轻轻地说:「这是我

    们的秘密,不能告诉爸爸。知道么?而且仅此一次哟。」

    果然!我心里顿时失落的感觉就像从天堂掉到地狱!我的猜测是正确的,这

    分明就是蒋干要妈妈来勾引我,跟我做爱,然后那个摄像头是用来录下妈妈跟我

    的做爱视频!慢慢地让妈妈堕落成不知羞耻的母狗!让她抛开所有的禁忌!李彤

    彤啊李彤彤……你难道真的这么傻么?!真的变成了一个甘愿被调教的母狗了么

    ……或许你已经被蒋干的调教所征服了吧,强如项月心都没能在蒋有心的手中逃

    脱,虽然换成了蒋干……但是你确定能够逃脱得了么?

    我装的再坚强也有脆弱的时候,内心的猜测已经确定,近在咫尺的俏脸上依

    旧美丽,迷离的眼神依旧诱人。看着你让我有种非常心痛有失望的感觉。

    我对着妈妈「嗯」了一声,妈妈的手在我裤子中间来抚摸着,另一只手抓

    着我的手按在她D 罩杯的胸部前,那团柔软的奶子虽然隔着两层的布料,不过触

    感依旧能感觉到。我忍不住捏了捏隔着衣服胸罩的胸部。

    「嗯……」妈妈银铃般的呻吟声响起,她的俏脸上的红晕让她更添风情,媚

    眼如丝的看着我。她白嫩的左手在我裤裆中抚摸的更快了,这种恰到好处又让人

    欲罢不能的触感让我的肉棒有膨胀的感觉。

    我闭着眼深吸一口气,我右手的指甲已微微陷入木制沙发里,在心里说:

    「妈妈已经不能救了……真的还能救吗?!以前的妈妈在哪里?也许我该做点什

    么了……」

    没有人可以给我答案……

    妈妈越来越大胆了,可能是那几次偷偷地跟我肏屄的时候,让她的羞耻感降

    低了吧,她白嫩的手伸进我的裤子内裤里,摸到了那根有些勃起的肉棒,这就是

    妈妈的小手么,这么滑这么有技术……抚摸着我真的很舒服……

    妈妈边抚摸边腻腻的说:「呀……小宝,你的好大哦……真大……」

    我再也受不了妈妈露骨挑逗了,并不是我对妈妈没有欲望,而是我受不了她

    为了完成蒋干的任务而跟我做爱!

    我看向隐藏在第三层书架里的摄像头,眼里充满了阴冷,像随时用锋利的毒

    牙咬人的毒蛇。

    想着这是蒋干的调教,我顿时就没有了刚刚的欲火,我一把拿出还在抚摸着

    我肉棒的手,把妈妈微微推开在一旁。

    妈妈有些迷茫的看着我,心里在想着刚刚不是还很享受的么,怎么会这样了

    呢?明明我对小宝很有吸引力的……

    妈妈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有点不适应。」我装作很痛恨自己的感觉:「我觉得我在侮

    辱妈妈,我不能这样。我真的很爱你妈妈……真的很爱!」

    我立马走出了办公室,留下了还在一脸错愕的妈妈,一会儿后,妈妈摸着自

    己绯红的脸蛋非常尴尬的说道:「天呐…我竟然明着勾引自己的儿子……」

    我出了校门拦截了一辆出租车:「师傅,去星光广场,谢谢。」

    ………………

    ………………

    办公室里。

    「臭爸爸,我儿子都被我的淫荡一面吓跑了……怎么办,他会不会以为我是

    那种淫荡的妈妈……天呐……」

    「坏爸爸,再说,再说我就不给你生个女儿了~看你以后还肏不肏得了我的

    妹妹~」

    「好了好了,等你出院我一定带着她们来哟,我可是你的大女儿~笑笑奴只

    是二女儿~欣然奴是三女儿~我要最大的~嘻嘻……」

    「嗯……那好。再亲我一下……嗯~」

    二十分钟后,我在星光广场下了车,就往治疗项月心的秘密「戒毒所」走去,

    我每次都小心翼翼的看着周围有没有什么人,然后再从偏僻的小巷子里来绕几

    圈,才放心的走到另一条小巷子对面的破烂房子里。

    我按照这几次拍门的方式,拍完后又是那个中年男人开门,他一看到是我,

    就知道我要来看望项月心,默不作声的移开身体让我进来,而他却探头出外面左

    顾右盼的看了看,没有危险后就关上了门。

    我跟他打了声招呼后,自顾自的往地下室走去,来到那个五十多岁的医生面

    前,说道:「我女朋友怎么样了?治疗还顺利么?」

    那医生说道:「你女朋友很配,也按时吃药治疗,不过有一样你需要注意。

    你女朋友有性瘾你知道么?」

    我一时间愣住了,连忙问道:「她怎么会有性瘾呢……那能不能治疗?你们

    有没有……」

    医生有些无奈的说:「性瘾这是一种心里疾病,昨天我才发现她有性瘾这种

    心里疾病,我们没有碰她,只是给了她按摩棒而已,并没有碰她,我们还是很有

    信誉的。」

    医生顿了顿又道:「现在她的性瘾会逐步有所改善,大部分是因为她体内的

    毒品迷幻药所导致,一小部分是因为她长期跟人援交导致性瘾的这种心里疾病,

    治好后她的性瘾虽然还会有,不过不会那么频繁出现。你如果不想戴太多绿帽子,

    你应该天天把她带在身边。」

    「谢谢,我知道怎么做了。我现在就去看看她」

    「嗯,可以。」

    来到病房里看着打着吊针,正在发呆的项月心,我走了病床边坐下。她无言

    的把娇柔的身体靠在我的胸口前。我双手环抱着项月心的细腰,亲了亲她的嘴唇。

    项月心突然说道:「我都是残花败柳了,你真的还要我么?我觉得自己就像

    不要脸的婊子……」

    我确实很喜欢项月心,同情她,可怜她,爱惜她。

    「不要这样说,我知道你有性瘾这种心理疾病,不管怎么样,不管你以前是

    什么样有多少男人,你只要记住以后你只能属于我!完全属于我!你有性瘾,我

    可以解决!你想要报仇,我可以你需要的一切!你能做到你只属于我一个人

    的私有物么?」

    项月心听着满心感动的流泪道:「嗯,我只属于你一个人的。连心也是你的

    ……」

    她埋头在我的怀里,静静地流泪。自从林书恒和林胖子死后她就没有再受到

    这样的关爱了。我不由得紧紧地抱着她,让她感觉到我的存在。

    我拿出手机,给李彤彤打了个电话,说我今晚不家在同学家里过夜,她出

    奇的答应了……而且还叮嘱我好好休息,明天她来接我一起去学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