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李彤彤】21

作品:《我的妈妈李彤彤

    第二十一章

    第二天早上起床后打开窗子空气重一股湿气扑面而来,昨晚下了一场大雨,

    一如我的心情,窗外空气很清新,配着刚出的朝阳,本应该很好的心情却被沉

    重所代替。

    想着昨天晚上李彤彤在医院里和蒋干的淫乱场景,又想到林胖子血淋淋的下

    场,以及蒋有心的斩草除根的行事手段,无一不告诉我在这场战争中我想要取胜

    的艰难程度。

    「唉……」李翔一声叹息,进入洗手间洗刷完毕后,来到客厅,只见桌上留

    着一张字条。

    「小宝,今天我有事情必须早点去学校,你记得今天一定要去学校哦,这件

    事快要结束了,请你相信妈妈,好么?」

    「真的快要结束了么?」李翔一阵自嘲,手里的字条被揉成纸团,丢进垃圾

    桶里。

    走出了家门,准备带项月心去治疗。

    大概2分钟后,来到宾馆。走到项月心所在的房间前按了按门铃,项月心打

    开门看到是我后,立马抱着我。她的身体有些发抖,眼神似乎有些不对劲。

    「坏了,毒瘾犯了……」我立即关上门,抱着她走进卧室。

    项月心迷失心智的在我怀里乱抓,我把她放在床上,我开始在卧室里找毒品,

    始终没有找到。

    她开始抚摸她的阴埠,另一只手抓着她的奶子狠狠地揉捏起来,美丽妩媚的

    脸蛋诱惑着我。

    「人……快……我快受不了了……我要你的……大肉棒……快啊……」

    李翔一阵疑惑,为什么毒瘾会是这样的?不是像那些吸毒人员那样,口水直

    流,身体抽搐的样子么?为什么感觉好像中了淫毒一样?

    项月心见我呆呆地站在那里,她快速撕烂自己昨晚买的黑色吊带情趣背心和

    黑色短裙下黑色蕾丝内裤。露出坚挺的奶子,以及肥厚的阴唇。

    跪在床上像母狗一样爬到我面前,把洁白无瑕的脸蛋埋进我的两腿之间的肉

    棒中蹭了几蹭「人……我要……要你的大肉棒……快给我…骚母狗需要人的

    大肉棒…」抬头渴望的看着我。那表情渴望满足的表情让我内心十分火热。

    看着项月心自己撕毁衣服那种暴虐的快感,我内心的暴虐开始蔓延,我快速

    脱下裤子,露出肉棒。抓着项月心的臻首命令道「骚母狗,给我含,含得你人

    我舒服,我就用大肉棒狠狠地肏死你。」

    「嗯……嗯……我要人肏死我,我要含人的大肉棒……」

    项月心张开樱唇,把肉棒吞了进去。开始用灵巧的香舌在口腔中搅拌着我的

    龟头,暴虐的快感让我把肉棒挺进她的喉咙里,她眼神开始兴奋起来,死死地含

    住肉棒,似乎体验着窒息的快感。快感直逼上我的大脑,让我抓住她的臻首每一

    次抽插,都挺进她的深喉里。

    「嗯……嗯……嗯……嗯……」

    有性虐待倾向的她,很满意这样的深度抽插。我连续挺进她的深喉三十来下

    后,放开她的臻首,她连忙把坚硬如铁的肉棒吐了出来。

    流着唾液,媚笑道:「人的大肉棒……快要把奴奴的喉咙都插破了……我

    好喜欢哦……快……骚母狗淫贱的骚逼……需要人的大鸡巴……来嘛……」

    项月心躺在床上把裹着黑色丝袜的美腿分开,两手扳开那两瓣肥厚的阴唇,

    露出血红的壁肉,那幽深肥美的阴道诱惑着我。

    「人……你看看……我骚逼里的水水都流了好多哦……快点进来嘛……骚

    穴母狗都打开了……人……我要你的大肉棒,大鸡巴……嗯……」

    我脱下衣服,把那裹着黑色丝袜的美腿亲了亲,然后架在我的肩膀上,肉棒

    在两瓣肥美的阴唇上蹭了几下,用最大的冲撞力,狠狠地扎进阴道里。开始抽送

    着。

    「嗯……好有力……人……我的……啊……我的骚逼……嗯……都快被你

    贯穿……嗯……贯穿了……好爽哦……快……」阴道里的壁肉就像压榨机一样,

    挤压着我的肉棒,美妙的快感让我全身的神经像吃了兴奋剂一样。

    我把项月心的双腿狠狠地压到她的小腹上,肥臀也跟着上扬。

    我的肉棒就像打桩机一样大力打进阴道里,挺进她的子宫。「啪啪啪啪啪啪

    ……」撞击肥臀的声响,在卧室里响起。

    「啊……人……你……嗯……撞进我的子宫啦……好美啊……我的大屁股

    ……被人的大肉棒……撞击的好美哦哦……继续……我要更激烈的……」

    「靠,你这骚母狗,真淫荡,看我不肏死你。肏死你,我肏死你……」我边

    抽插,边用侮辱性的话让她更有快感。

    侮辱性的话果然让调教成性奴的项月心更加癫狂起来,我抽插了数下,项

    月心阴道里的淫水泛滥,一股阴精喷洒在我的龟头上。「来啊……人……肏死

    我……快肏死我嘛……狠狠地插……嗯……」

    我俯下身子边撞击边亲吻着她的樱唇,她的眼神娇媚又带着迷离,青葱般的

    玉手抚摸着我的后背。

    「心奴,抓紧我的脖子,我要抱着你肏进你的骚逼里。」

    「嗯嗯……」

    项月心媚眼如丝的抱着我的脖子,那温润的红唇掀起一抹浅笑,那裹着黑色

    丝袜的美腿夹住我的腰间。我一只手托住项月心的肥臀,另一只手扶住她那瘦弱

    的身材。腰间一发力,就把项月心整个人都托起来,扶住她身体的手滑到她另一

    个臀瓣上抓着。

    双手抓紧那两瓣肥臀微微上扬,然后狠狠地撞下,肉棒全根陷进阴道里,龟

    头狠狠地扎进子宫的花心里。

    「啪啪啪啪啪啪……」抓着她的肥臀快速抽插,激烈的撞击阴道的快感让项

    月心,全身发颤,臻首后仰着就像吃了摇头丸一样疯狂摇摆,秀发散乱不堪。

    「美死了……人的大肉棒……抽插着我的骚逼……好深奥……子宫里都快

    ……嗯……都快被撞烂啦……烂啦……真的要烂啦……美……用力……再用力些

    ……」

    「嘿嘿……我会让你更舒服。」我双手用力拍打着那两瓣肥臀,她身体有肉

    的地方,都被我捏的有些发青,尤其是那挺翘的奶子都发紫了。有性虐待倾向的

    她越来越兴奋,仿佛这些伤都是增加她的快感的见证。

    我的虐待兴趣越来越大,甚至有些喜欢上虐待的快感。「嗯……人……我

    ……我要高潮啦……人……嗯……奴奴要高潮啦……奴奴要泄啦……」

    一股阴精再次喷射到我的龟头上,我边快速抽插边对着项月心的樱唇亲去,

    舌头伸进去她的口腔内,又是一阵舌吻。

    我也感觉我要射了。

    「心奴,我要把精液射进你的子宫里……我要你帮我生孩子……准备好了吗

    ……」

    「人……快射进奴奴子宫里吧……奴奴要人的精液……嗯……啊……我

    要替人生孩子……人快把精液射进来……啊……」我的马眼一麻,精液射进

    项月心的子宫里。

    双腿有些无力的跪在床上,双手抱着因高潮的余韵而脸蛋绯红,眼神迷离的

    项月心。挺翘的奶子因呼吸素乱而摩擦着我的胸口,樱唇还流着丝丝透明的唾液。

    我看着高潮后项月心那绝美的脸蛋,心里一阵温柔。不由得抱紧她那柔弱而

    消瘦的娇躯。

    项月心银铃般的声音在我耳边说:「人……你真的好棒……我爱死你了…

    …」

    我把项月心放在床上,看着她全身有些发青,尤其是奶子还被自己捏得发紫

    了。心里不仅有些内疚。我再次亲吻着她的樱唇,用手温柔的理了理项月心额头

    前凌乱的秀发。

    柔声细语道:「我也爱死了你了,怪不得郑大刚那么舍不得你。刚刚我是不

    是弄疼你了,你身上的伤,让我一阵心疼。」

    项月心看着李翔温柔的眼神,突然触动某根心弦,立马坐起来双手再次紧抱

    着我的腰间,绝美的脸蛋埋在我的肩上,两滴眼泪从我后背一直流到腰上。

    我顿时双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秀发:「宝贝儿,放心,一切都会过去的。你

    还有我,我会治好你的。」

    项月心在我肩上「嗯」了一声,然后死死地抱着我,似乎一放开我,我就不

    见了似的。

    就这样抱着她十分钟后,我亲了亲她光滑的瘦削的背上,轻柔的说:「今天

    我带你去一家戒毒所,放心。很安全的,不然你这样下去你会垮掉的。我需要你

    ……很需要。」

    「嗯……我听你的。」

    我放开她,然后站起来走到床下捡起衣服,穿了起来。我看着她自己撕毁的

    衣服早已破碎,黑色蕾丝内裤被毁成两半。

    「宝贝儿,你真疯狂……不过我喜欢。」

    「嗯……喜欢么,那下次我们再来。我会让你享受到你从来都没有享受过的

    服务哦……随你玩哦。」

    说着她便从昨晚买的衣服中,挑了一件微蓝色包臀裙,白色的真空乳罩以及

    侧绑式黑色蕾丝内裤丝袜穿了起来。

    穿好后再配上近7 厘米左右的黑色高跟鞋,简直就是媚惑妖姬。

    散乱秀美的直发盘起,洁白无瑕的瓜子脸前,留着中分刘海。水汪汪的眼睛

    露出一股媚意,樱唇微微一笑。

    「嗒嗒嗒」的高跟鞋向我走来发出的声响,到我面前后,忍不住抱着她走到

    沙发上,坐下来抚摸她那高质量的丝袜美腿,微蓝色包臀裙把项月心的身材完美

    的勾勒出来。

    「我美不美……」

    「你真美……太完美了……」项月心似乎很享受我现在陶醉的样子,靠着我

    怀里,慵懒的「嗯」了一声。

    我把她推了起来,捏了几下她的肥臀。

    「我带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我要把你治好。相信我……」

    项月心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我拿起昨晚为项月心买的东西,然后从宾

    馆里走了出来。

    在宾馆前打了个的。

    「师傅,开去北江商圈。谢谢」

    「好嘞」出租车司机发动引擎开向北江,突然司机从后视镜中看到项月心,

    眼里闪过一抹淫荡。

    「小兄,你女朋友真漂亮。像我年轻时,肯定娶不到这样的老婆。」

    夸赞自己女人的美貌,自然是有些高兴,一把搂过项月心,对着师傅说:

    「谢谢,能够得到她我也觉得很幸运。」

    项月心脸蛋微红着撒娇的微微挪动蛮腰,然后娇嫃的皱了皱鼻子,就任由我

    抱着。

    司机看到这一幕后哈哈一笑「小兄,好福气。」

    我对司机笑了笑。

    二十分钟后,在江北商圈中心地带付了钱就下了车。

    我拉着项月心一直往江北北路走。渐渐地地方开始偏僻起来,人也越来越少,

    左拐右拐的走着。走到一处偏僻的小巷子里,又走了进去。

    走到一栋有些残破的楼前,按照暗示,我拍了六拍门然后又拍了两拍最后又

    拍了三拍。随后门里探出一个中年男人的头。

    「你们有何贵干?」

    「需要治疗。」

    然后中年男人打开门,我拉着项月心走了进去。里面客厅有些乱,还散发着

    一股烟味加臭味。

    那中年男人看着我们,随后说:「你们之中谁要治疗。」

    「她」我指了指项月心。

    「跟我来」

    我拉着项月心的手,跟在中年男人身后,在一个房间内的柜子前停了一下,

    中年男人双手握住放在柜子上的笔筒转了一下,柜子缓缓移开,项月心的手忽然

    紧握着我的手,我头微笑着说:「没事,有我。」

    项月心握紧着我的手松懈下来,眼神也没那么紧张了。

    我们跟着中年男人走下那仅容得下一个人走的昏暗楼梯,顺着台阶一直往下

    走,大概十来分钟后就来到一处不下一千平方米隐密的地下工作室。

    「到了,我上去了,你们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问这里的人员。他们可是

    最有经验的医生,不过,你们既然能到这里来,那就证明你们也知道这里的规矩。」

    我点了点头后,那中年男人就转身离开。这里的规矩就是无论在这里治疗什

    么,都不可以在外面宣扬这里的一切!否则后果自负……这里对于客人的保密程

    度也是一级的。所以李翔带着项月心才会来这里。

    这里到处都是摆放整齐的机械设备,以及各种各样化验机器,头顶上全部是

    大白灯。设备先进的不输于任何一个医院,甚至医院里没有的设备,这里都可以

    看到。

    看来林胖子居然能找到这个地方,肯定花了不少的功夫,可惜还没有带你妈

    来就死了……不过我带你妈来了。你也可以安心了。

    一位带着口罩头发微白近六十岁的医生走了过来。

    「带上需要治疗的人跟我走……」说完转身就走,我拉着项月心跟在那人身

    后,来到一处办公处坐下。

    「你们需要治疗什么?」那人开口说道。

    「我需要帮她戒毒。」

    「嗯……」那个医生看了看项月心,然后拿出针筒。

    「我需要抽血化验」我把项月心的微蓝色包臀裙的袖子挽起来,那医生扎针

    下去,把血抽了出来之后。

    「等化验结果出来,就知道了。」那人就这样离开办公处,我看着项月心眼

    里有些紧张,身体有些发抖,紧挨着抱住她那瘦削的躯体,给予鼓励的眼神。项

    月心看着我,身体渐渐地松弛下来。我两手把她抱到我的大腿上,亲了亲她的樱

    唇。

    「没事的,你一定会好起来的。我一定会治好你」

    「嗯,我相信你。」说完她靠在我胸膛上,微微眯着眼。

    过了两个小时后,那人再次出现。

    「化验结果出来了,她并不是吸毒,我在她的血液里发现大量的加强的迷

    幻药,这种药吃多了,会造成心智渐渐丧失,会上瘾。跟吸毒没什么别,最重

    要的是这种药会控制人的心智。」

    我内心「咕咚」一声,连忙道:「能治好么?无论花多少钱,我都愿意。只

    要你治好她。」

    「嗯,这个可以治好。心灵方面我却帮不了你。」

    「嗯……需要多久时间?我要最快的,最有效的办法,我最缺的就是时间。」

    「可以,最多一个月的时间。不过她……」那人指了指项月心道:「她可能

    受的痛苦会大很多,你确定要这样做么?」

    「呃……」我看了看项月心,她也看着我。

    「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情,很重要。」

    「什么事……」项月心突然把我的手再次抓紧。

    「关于小胖的……」

    「他……怎么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沉重的说:「他收集了蒋氏集团的犯罪证据……被蒋氏杀

    了……他……死了……」

    项月心的身体无力倒下,我立马扶住她的腰间。脸色苍白无血,手狠狠地抓

    紧我的手臂,指甲陷进我的肉里,血开始从指甲中流出。我不敢呼痛,默默承受

    着。

    项月心强忍着哭泣,再次抽噎说道:「真的么……」

    「真的……」

    「呜呜呜呜呜呜……」项月心倒在我身上大声哭泣着,我知道她需要发泄,

    便搂着她,静静地听着她嚎啕大哭。

    十几分钟后,她的哭声渐渐地消失,开始抽噎着,暴雨梨花的脸蛋,越发憔

    悴。让我内心一阵心疼,不由得搂紧她。

    「我需要你帮我搞死蒋氏,帮小胖报仇!也为了拯救你,我还有我家……」

    项月心眼神突然变得更加坚强,她唯一的亲人都被蒋氏杀了,她不得不坚强

    起来。眼神也变得更加阴狠毒辣……

    我看到一阵感慨,古人诚不欺我:「宁得罪小人,莫得罪女人」这句千年语

    句。

    项月心满脸都是泪水,抽噎着望着我,认真道:「只要你帮我搞死蒋氏,我

    就是你的!我什么都是你的!绝不食言。」

    「我不需要你任何承诺,我只需要你!我帮你治好你,我也是绝无虚假的。

    因为我心疼你……」

    这句话在我嘴里说出,甚是怪异。因为我说谎了,本来治好她是答应林胖子

    的承诺,现在拿来表白。确实怪异……

    项月心听着比她年轻十八岁左右的小男人说出来的话,让她有一种心安的感

    觉,她很喜欢这样的感觉。

    「嗯…最痛苦的我都经历过了…这些算什么?一个月而已……我会挺过来的。

    我不亲手毁灭掉蒋氏,我死不瞑目!」项月心恢复了女强人的姿态。

    「你是我的……我要你活着!你就必须给我活着……」李翔抱紧项月心的身

    体,温柔道。

    李翔看着站在他前面的那人,对他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

    李翔抚摸了几下项月心的秀发,跟着他去治疗,我每天都过来看你。相信我。

    「嗯……」

    于是项月心跟着那人走进了治疗,我看了几眼后,就离开地下室,来到房

    间里。

    看到那个中年男人在看电视,李翔便走过去跟他说:「需要多少钱?」

    「3万,一份不能少。」

    「嗯……明天我给你带来!要是我看她被欺负,或者被侮辱……」那个中年

    男人打断我的话。

    「放心,我们既然做这行,就不会做出那种事情,我们也需要信誉度,保证

    她会健健康康的站在你面前。」

    「那就好」

    我转身离开那个地方,独自来到江北商圈,走了一会后。

    看了看时间,刚好到下午上课的时间……

    「我是不是该去了解了解一下……苏暮雪了呢?顺便调戏一下……季欣然也

    不错……还有妈妈……尤琳……多毛屄的刘淑缓……嘿嘿嘿嘿……」

    想着心头一阵愉悦,打了个的,就向学校方向驶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