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李彤彤】14

作品:《我的妈妈李彤彤

    第十四章

    林胖子从秦笑笑那里拿到第一笔作费用两万块钱,对林胖子这个落魄富家

    子来说这是几年来身上的最有钱的时刻,心头的高兴不言而喻,妈妈项月心住

    处,准确来说是郑哥郑大刚往处。

    郑大刚河南新乡人,十七岁跟隨村里人来到江城巿打工,一直在林氏洁具打

    工,一干就十二年,郑大刚身材比较高大,讲义气,为朋友两肋插刀。久而久之

    在西郊新桥棚户这片小有名气。但底微的工资收入,除了每月寄点钱给老家

    父母外,喝点酒、抽点烟,钱也阿所剩无几,没钱就意味没媳妇。

    两年前,染上毒瘾的项月心,走进了郑大刚的生活。这个曾经高高在上贵妇

    人,在新老的几个打手挾持下送到了郑大刚的往处。其实并非天上掉馅饼,是

    郑大刚的一个会朋友刚好在那个新老的手下当了一个小头目,郑大刚和那位

    哥们在喝酒时无意中提到仰慕他的老娘,项月心被抛弃时就当是顺水人情,项

    月心刚来时染上毒隐不是很久。美丽的容貌没有多少改变,即使在第一次肏项月

    心时知道她有严重被虐倾向时,郑大刚也痴迷得不得了,但随着项月心毒瘾越来

    越严重,郑大刚那点微溥的工资,根本无法支付项月心的毒资,没办法的办法,

    就是项月心在新桥贫民窟这一带当野鸡。好在项月心有性虐的倾向,令郑大刚这

    个曾经信誓旦旦「你是我的女人,我来养你」的汉子感觉到释怀,即使当野鸡、

    在农民工里当众受虐的表现,郑大刚对项月心还是不离不弃。

    「郑哥,她还在吗?」林胖子敲开了郑大刚所住的房子,郑大刚只穿着个裤

    衩,身上汗渍渍的,林胖子知道郑大刚和妈妈正在家里「干活」「她在」「月心,

    小胖来了」郑大刚往屋里叫嚷,这是个单间配套老房子,衣服杂物乱甩放在旧家

    具上。床上被子很凌乱,项月心只把睡衣往前拢了一下,两个雪白乳球多半还露

    了出来,扣子都懒得扣,点了根烟,修长白晰的双腿拢靠在一起,背靠着床屏。

    「来了!有钱没有」项月心淡淡地说道,毒瘾、性瘾时发作时,项月心的思

    维基本是清醒的,但话太伤人了「带了而仟」林胖子倒是习以为常了,平和地

    答了项月心的话,即使这样林胖子也找不出几句能聊的共同话题。没说几句话林

    胖子就走了。

    「这是两万块」林胖子在偏僻的巷子里把全部的钱给了送行的郑大刚「这怎

    么好呢」令这个将满三十的大汉倒有点不好意思,捧着钱正犹豫接还是不接。

    「郑哥只要你把她照顾好,没事!另外钱的数目还是不让她知道」林胖子办

    事比郑大刚显得更周密。

    「小胖,难得你这么信任哥,就算哥身挨千刀,也要把你妈照顾好、保护好」

    「对了,上你叫我打听的那个傅公子,确实也是那个俱乐部……不就那个

    会的会员,他妈好像也是会员,但很少见到」「嗯!这个我知道到了」「小胖!

    你也要小心,那些人真的惹不起啊」「郑哥!放心,我心中有数,他们矛盾一起

    离收的时候就不远了。到时我妈会得到好的治疗」…高潮后的刘淑媛无力趴在

    天台女儿墙上,蒋干的鸡巴留着刘淑媛逼舒畅喷射着尽可能射出的精液。前身贴

    在刘淑媛后洁白背脊喘大气,看来蒋干射精量绝对的不少。

    当两人听到高跟鞋的声音时,不约而同地往后望,刘淑媛妖艳的脸上露出惊

    恐的神情。

    「刘任!和学生在光天化日之下做爱是不是很爽」李彤彤不但讥讽着刘淑

    媛,竟然还拿出手机拍照。刘淑嫒惊慌失措,欲挣脱蒋干怀抱,找衣服穿上。

    「没事,听我的就行了」蒋干奸笑着,从后抱着刘淑媛的腰,把刘淑媛对向

    李彤彤,蒋干射了精的鸡巴此时像个死蛇般从刘淑媛的阴道里脱了出来,而刘淑

    媛倒三角的阴毛因为汗水的沾湿显得凌乱无比,刚经过激烈战斗的翕张屄穴口正

    可以看到潺潺淫水。

    「小老婆,怎么现在才来,老公的许多子子孙孙才射光给我的大老婆了」蒋

    干拍了拍刘淑媛的大屁股让其镇定,无耻地调侃着。

    「讨厌!羹都全部分给我们刘任,还叫人家来干吗!来看你们高潮后的恩

    爱,刘任你看说得对不对」妈妈妩媚地笑骂道。

    「这个……」

    刘淑媛至此才缓过劲来。

    「谁敢说我的羹分完了,老公的子弹多得是,鸡巴等一下硬起来绝对喂得饱

    你……」

    蒋干冷不防把正靠近的李彤彤扯进怀里,湿吻了起来。

    一看这情景,心想完了,妈妈可能又遭蒋干污辱了,气愤心情之余竟然有几

    分妒忌、几分期待。

    「讨厌,你的嘴里有逼水的味道,脏死人了」李彤彤在蒋干怀里撒娇,纤手

    拍打着蒋干的胸脯。

    「什么是逼水味?那你闻闻看淑媛奴嘴里有没有鸡巴味」蒋干把身边两个女

    人的嘴推接在一起,李彤彤则顺势把舌头伸进刘淑媛嘴里,妈妈和蒋干好像导

    着一个针对刘淑媛的陷阱。

    「嗯……嗯……对厌了……不要摸……痒」蒋干在侧边狂亲两人的脸部,右

    手猴急得伸到妈妈高耸的胸前隔着衣服揉捏着妈妈的的两个乳房。

    「嗯……嗯……淑媛你的奶子好丰满喔」李彤彤一边动和刘淑媛接吻着,

    在胸部受袭时却不忘用纤指揉捻着刘淑媛凸硬的奶头,妈妈把被蒋干挑起的欲望

    传递给刘淑媛。

    「嗯……嗯……」

    高潮刚过的刘淑媛竟然又来感觉了,妈妈的动作怎么这么娴熟?我心里不禁

    打个问号蒋干转妈妈背后,扯下了妈妈卡其色的休闲女西装,双手从妈妈雪纺衫

    下摆伸进去,往上推开妈妈的胸罩,握住妈妈高耸的胸乳,在雪纺衫里面作出各

    种揉捏的动作。

    妈妈身高本来就高而且穿得是十分的高跟鞋,刚开始时蒋干用他那两条粗

    壮多毛乌黑的大腿夹着妈妈的一条修长纤腿在磨擦,一会儿,蒋干只有踮着脚用

    他那粘满精液的下身在妈妈穿着弹力修闲裤的翘臀上磨擦。

    「嗯……讨厌,不要……搞脏人家的衣服」妈妈在蒋干和刘淑媛的夹击下已

    娇喘连连。而蒋干的下身在妈妈的翘臀上没磨擦多少下,刚刚还像死蛇般的鸡巴

    已成9度角般翘了起来。

    「遭了」妈妈不是说不会被污辱吗?这样下去妈妈被蒋干就地正法是迟早的

    事,我该怎么办呢?心里虽然着急,但是倒是有几分企盼。

    「混蛋!那是的妈妈啊,怎么能让蒋干这个混蛋污辱」我用手狠狠拍打了一

    下坚硬的下身。

    「好讨厌……我说……你们不要脱,会被发现的」蒋干从后抱着妈妈的双手,

    刘淑媛这个淫妇竟然动解开妈妈弹力修闲裤上白色帆布修闲皮带扣子、拉开弹

    力休闲裤的拉链。刘淑媛然后扯着妈妈的修闲裤头往下一剥直到脚踝下,妈妈两

    条修长洁白的美腿,雪白翘臀顿时暴露在空气之中。勾人心魂的是,雪白臀缝中

    竟然是条黑色的丁字裤,妈妈竟然穿丁字裤上课。

    「不要……你们好坏哦,真的会被发现的」妈妈挣扎着,但妈妈的上身连同

    双臂被蒋干用双手从身箍抱着,脱到脚踝处弹力修闲裤就脚镣一样,寸步难行。

    妈妈挣扎着,不知是巧妈妈无意识的挣扎竟然正面转对着楼梯口我这边,

    刘淑媛此时打蛇隨棍上,解开妈妈侧开式的黑色丁字裤。双腿之间像馒头般贲起,

    无毛肉丘微微裂开,露出粉红色的嫩肉。那是挤我出来的地方。此时妈妈的屄缝

    上竟然有了水意。

    「啊……不要……啊」妈妈可能意识到光着下身面对我,尖叫了起来。

    「彤彤你屄穴直漂亮」作为女人的刘淑媛竟然赞叹起来 .「我都跟你说了,

    彤彤奴长有个极品白虎逼,仔细看一下是不是流水了」蒋干无耻地调侃着,手上

    不忘蹂躏妈妈高耸的胸部。

    怎么战争已转稳目标,蒋干和刘淑媛竟然联起来捉弄妈妈,这是那一出啊。

    「啊……不要……你们无耻、下流……光天化日之下搞3P会被对面图书大楼

    里的人发现的……啊……不要」刘淑媛掰开妈妈的精巧的大阴唇,露出里而嫰红

    褶肉,屄缝中的肉豆因充血显得特别嫩红,肉豆下有一大一小两个可爱的肉孔,

    下侧稍为大点的肉孔已渗出晶莹的蜜汁,刘淑媛竟忍不住舔了下去。

    「啊……真的不要……会死人的」妈妈的挣扎无动于衷,蒋干的鸡巴已硬点

    极点,一只手压着妈妈的头,踮着双脚,弓起屁股提枪就从妈妈身后往臀缝插去。

    「啊……真的不要啊……」

    妈妈挣扎着,蒋干几次刺插都无功而返只插在臀缝之中,竟然不得门而入,

    不管是前门还是后门。但妈妈的挣扎、娇啼更加撩拔蒋干兽性。

    「啊……真的不要……」

    妈妈挣扎着……「遭了!我该怎么办呢?……揍他狗日的……那会破坏妈妈

    的计划,妈妈的苦心和牺牲就白费了……」

    正在我促手无措加天人交战之时。

    「铃……铃……铃……」

    实验室大楼的火警在这千均一发中响了起来。

    学校地下车库一放学,妈妈就打电话给我,她在车库里等我,平时妈妈在不

    动载我家,都是我自已打车家,妈妈说可以锻炼我的独立能力,另外就是

    尽量不让同学知道我是李彤彤的儿子、校董的儿子。我气冲冲地坐进妈妈的宝马

    Z4副驾里。

    「小宝!你真聪明,假火警一定是你搞的」不管我有多么得生气,李彤彤总

    能把我怒气化于无形。

    「是又怎样,你不是说不会那个的吗」火警铃声是谁按的?没有这么巧的

    事吧?我也是思不得其解。

    「小宝!你要理解妈妈的苦衷」妈妈的脸上红扑扑,深深的睫毛下,眼眶含

    着泪光。

    「妈!我知道你的难处,该查什么证据,秦笑笑她自己去就行了,非得拉你

    在一起,即使被判赔光家产,宁愿过平困的生活我和爸也不愿你作贱自己」我斩

    钉截铁地说,流露出一股男子汉气概。

    「我家小宝长大了,会有担当了……」

    妈妈认真看了看我的脸,然后伸手抚了抚我的后脑勺苦笑着。

    妈妈告诉我今天中午爸爸又飞美国谈生意了,我和妈妈在外面吃的晚饭,看

    得出妈妈心事重重,但还是强颜作笑地陪伴我,其间我问过妈妈,秦笑笑她们取

    证有进展没有,妈妈说快了。

    到了家,我泡了个澡,自己卧室上去了。

    「咚!咚!」妈妈敲门,然后推开门进来。这是妈妈的一贯作风。

    「小宝,把牛奶喝了早点睡觉,别要玩晚了」妈妈端了一杯热牛奶放在桌上。

    妈妈刚洗完澡,头发刚吹干,直直披在肩上,妈妈的皮肤先天就好,加上多

    年高级护肤品精心呵护,脸蛋白嫩白嫩的,非常好看。

    妈妈身上穿了件蓝色绣花长袍丝质睡衣,腰上扎着袍带。丝质睡衣很贴身,

    把妈妈婀娜多姿身材衫托出来,高翘的臀部,胸前的两点凸起,说明妈妈没穿内

    衣,里面是真空的。即使这样,妈妈的胸部还是高耸的。

    「知道了」本想再找妈妈谈谈今天的事情,看到妈妈暧昧的穿着,只有作罢。

    妈妈悄悄瞟了我一眼,见我的眼神在她的身上停留「小宝,看什么看,难道

    没见过妈妈这样着扮吗,自己喝完牛奶把杯放厨房去」妈妈总是这样抓住机会

    先发难于人,精致的脸上变得红扑扑,夺门而走。

    今晚晚餐吃较多,玩了下游戏就有点困了,把桌上牛奶喝了一口,把剩余的

    牛奶拿厨房倒了,杯子洗后放进柜子里。

    刚要我的卧室时,我悄悄来到妈妈卧室门前,隐隐约约听到妈妈在打电话

    的声音,我把耳朵贴在门上。

    「……我也想啊……我也被吓不得了」「……好了,坏爸爸放心……那东西

    已经喝了……」

    「……坏爸爸,你怎么不相信我呢,这两天我已经被盯得很紧了…………」

    妈妈肯定是在和蒋干在通话「……不能再来,真的会被发现的……」

    此时我感觉脚有点发软、头有点犯困。本来想多听一下,确实坚持不下去了。

    明天,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好好跟李彤彤认真得谈一下,摊一下牌。

    「……嗯!……嗯!,不能摸那里……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