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李彤彤】9

作品:《我的妈妈李彤彤

    (九)

    ***********************************

    本章很短,此文停更了许久,我觉得我有必要给各位一个交代。

    本文当初创作时就是一时心血来潮之物,万没有想到会得到大家的关注。更

    新了一段时间感觉没有了激情便懒得更新,再加上之前更新的留根被封,我就

    更加心安理得起来。

    只是最近觉得我应该做一个堂堂正正的男人,我的意思是说,我不想太监,

    虽然作品不佳,但也要做到完整,所以现在在四院开始更新。

    本章是我久违的更新,没有作好充份准备,篇幅很小,下面开始会好很多。

    ***********************************

    窗内,旖旎一片。

    那是一对完美的屁股,雪白、圆润、光洁、饱满。此刻,一双大手毫不留情

    地在上面揉捏,甚至青筋都突显出来。于是,这对屁股的人眉头微皱,嘴间无

    法抑制地呻吟一声:「嗯……轻点,爸。」

    男人「嘿嘿」一笑,把手放在女人的脸庞上,虽然这张脸已经无数次地被自

    己蹂躏、糟蹋,但不论什么时候看起来仍然是那么高贵、那么有气质,眉、眼、

    鼻、嘴,完美的结使这张精致的脸庞让男人每次看的时候都欲火高涨,同时升

    起一种想要征服的欲望。

    虽然客观来讲他已经做到了征服,但总觉得缺少点什么,于是,一次比一次

    更加凌厉可怕地调教着,希望有天可以像当年爸爸把林伯母彻底搞崩溃一样,把

    眼前这个楚楚动人的人妻人母也彻底摧毁。美丽,不就是为了摧毁而存在的么?

    「小骚屄,怎么了,你老公要来了,所以害怕了?害怕你的贱屁股上留下

    什么痕迹让他知道了?」男人慢悠悠地说道,同时一只手轻轻地把玩着女人秀美

    的头发。

    「讨厌啦,臭爸爸,人家现在都这样坦诚对你,你还不相信人家!」女人先

    是娇里娇气地娇嗔道,说到最后竟似自己受了多大的委屈一样,一边用纤纤细手

    拍打着男人的胸口,一边不由自地钻进男人的胸前,似乎那里是一处可以让她

    规避一切不安的处所。

    男人心里一动,征服?征服的感觉这么重要么?怀抱如此美女却不懂得细心

    品味她的芳香,却满心去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征服,这个女人愿意为了我而放下高

    傲,为了我而匍匐脚下,为了我而撅起完美无瑕的屁股,为了我而去骗她的儿子

    和老公,难道这还不够么?为什么我现在如此看中彻底征服呢?是了,其实就是

    害怕失去,虽然一次次的调教愈发变态无情,但自己的心却越来越软了,有时竟

    升起一丝不忍来,多想永远守护着这世间最美好的胴体,像爱人那样彼此对待。

    没有办法,从这点来看,自己其实是被这个小妖精征服了。

    「呵呵……」想到此处,男人竟不由自地笑出声来,心里没有半点懊悔愤

    怒之意。

    「咦,臭爸爸又想什么坏事了?看你的样子,一定又想出什么坏手段要折磨

    人家了!」女人美目流转,浓情密密,嘴角那弯美好的弧度透露出「其实我也很

    期待你欺负我呢」的信息。

    见怀中的女人如此,男人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冲动,大叫一声便压了下去。

    「哈哈,爸,来呀……」

    「爸,你来了?」看到眼前高大英俊的男人我有些心痛,这个看起来一点

    缺点都没有的完美男人,不知道自己那美娇妻早就默默地躺倒别人的身下任人鱼

    肉、娇喘呻吟呢!

    「呵呵,小翔,这次爸爸来会在家里常住下去的,现在美国那边的分公司

    已经稳定,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最近这几年……呵呵,现在多陪陪你们吧!」

    爸爸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羞愧的表情,手也不自然地揉搓起来,然后自己就自顾自

    地干笑起来。

    是了,其实我爸爸在家里还是很有些活力的,不像一般做大生意的人,总是

    把自己的老脾气带家里来,觉得所有人都是他的奴仆。事实上在家的时候,

    老爸通常都是那个奴仆的角色,而我呢,最开心的时候就是一脸坏笑地看着蜷缩

    在沙发一角的妈妈,强忍着笑意故作姿态地命令爸爸做一件件毫无意义的事情,

    爸爸虽然满脸的不解和无奈,但每次必定令出必行,然后往往事情都是这样结束

    的。

    「哈哈,小宝,我赢啦!怎么样,我就说你爸爸穿我的这条裙子还是很美的

    吧?」

    「服了你了!」我向妈妈伸出大拇指,然后再鄙视一下渴望得到谅解的爸爸

    一眼,最后不情愿地掏出那张面值数亿的津巴布韦的纸币交到妈妈的手上,其

    实心里美滋滋的。

    唉!算了,早就物是人非了。

    「你还知道来?」正当我想得出神,妈妈的声音把我从忆中拉了出来。

    差点忘了,从早上一直站在窗前痴痴地看着窗外的妈妈在看到楼下停下的车

    后便不声不响地到了房间,这会儿才出来。

    我看到爸爸的表情一下变得不自然起来,似乎在强忍着某种冲动,我头,

    原来妈妈现在一脸的淡然表情,或者说由于刻意的成份太明显,显得有些可怕起

    来,眼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红了,红得令人心痛。

    她就那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爸爸,终于,眼泪再也抑制

    不住流了出来,那一道泪像世上绝美的珍珠,此刻却散发着勾人心痛的感觉来。

    爸爸也掩饰不下去了,也不管脚下的行李,一个箭步冲上去就把妈妈紧紧地

    抱住了,嘴里不停地说道:「彤彤,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以后再也不离开

    你了,彤彤……」

    我悄悄地从家里走了出来。放心,一点感动都没有,谁叫我昨天监听到了那

    通电话呢!

    「臭爸爸,人家想到了一个新玩法哦!」

    「呵呵,小贱货,现在你越来越让我疼爱你啦!说,什么玩法?」

    「明天不是他要来了么?我想和他上演一出久别重逢的感动戏码。」

    「……」

    「爸爸,你别着急,别生气,我……人家,只是想找自己身为人妻的感觉

    嘛!」

    「这样在接下来的调教中你又欲拒还迎,感受着背着老公出来偷情的刺激感

    了,是么?」

    「爸爸真聪明!来,让我亲一个。嘿嘿,人家这其实还不是为了爸爸玩得更

    爽嘛!人家这么乖,怎么奖励我啊?」

    「奖励什么奖励,还翻天了你!」

    「人家不嘛!讨厌,好不容易想到这么好的玩法,必须奖励人家!」

    「奖励你?那好,下次我把尿直接尿在你的身上,然后让你再穿上衣服去

    货大楼买件情趣内衣。怎么样,算是奖励吧!」

    「啊!讨厌,人家……人家……湿了……」

    林胖子听完这段录音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窃听设备是林胖子自己发明的,

    非常小,我抓住有次妈妈上厕所没有带电话的机会把它装在了妈妈电话上,然后

    定期地整理成音频拿过来给林胖子,让他帮我把把关,然后随时制定新的计划。

    林胖子说:「看样子阿姨已经彻底沦陷了,翔子,从现在开始为了阿姨、为

    了你们家的产业,你必须做到两件事!」

    我看着林胖子眼睛里流露出的坚毅的神色,突然意识到真正的战斗就要打响

    了!我认真地点头:「说吧,哪两件事?」

    林胖子喘了一口气才说道:「第一,从现在你必须听从我的指挥,绝对不可

    以犹豫不决,我必须保证接下来的计划有条不紊地发展下去,因为哪怕一个环节

    出现了失误,整个计划都会前功尽弃。」

    我说:「这没问题,我一直都不是按照你说的办的嘛!」

    「第二……有些难度,现在阿姨中毒太深,为今之计只能是以毒攻毒!这就

    意味着以后计划中可能会出现让阿姨难堪的一些部份,那个时候你一定要硬下心

    肠,只有经历了彻彻底底的痛苦才有希望破茧重生。」

    不知道为什么,当林胖子说到这第二点的时候,我心里不禁有一种不祥的预

    感,再看看他的眼睛,似乎少了一些冷静,多出了很多狂热。虽然心里有些不是

    滋味,不过我还是答应他会做到这两点。

    他让我先家,在我爸爸面前不要有任何异常的表现,在适时的时候再把这

    一切告诉爸爸,要把他当作一个隐性武器来使用。

    不管怎么说,一场疾风暴雨终于要不可避免地来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