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李彤彤】7-8

作品:《我的妈妈李彤彤

    (七)

    不知道是第几瓶酒下肚了,眼前的世界越发显得魔幻起来,什么重力、什么

    边边角角,在一刻所有的一切都变得圆润丰满起来,哦对了,圆润丰满的还有林

    胖子,当然,他本来就很圆润。

    已经忘了昨天是怎么面对李彤彤女士的了,先是那个破了洞的内裤,接着是

    内裤下的面具,最后是一脸惊慌的李彤彤。也忘记了是怎么从那个家里跑出来的

    ,至于现在怎么又和林胖子一起喝上酒了更是有些茫然。

    其实有时茫然要比聪明好。

    「翔子,别喝了,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可这都没用。」林胖子的脸上写满

    了担心。

    「你知道?你知道什么,你知道?呵呵,谁能像我这样碰上这样的事情,你

    知道……」

    林胖子怎么可能知道我现在的感受呢?

    「你妈又不是我妈!你妈又没跑出去和野男人偷情!不对,怎么是野男人呢

    ,那是我的好朋友啊,好朋友……谁他妈说蒋干傻逼了,谁他妈说蒋干只能被周

    瑜玩弄了,妈逼的现在他把我玩儿了!把我妈妈玩儿了额!」我越说越激动,突

    然感觉胸口升起一股难以抑制的冲动,「砰!」一声我将手里的酒瓶子摔在地上

    ,四分五裂。我的内心也跟着碎成了一片一片的玻璃碴子。

    「你跟我……去个地方吧……」林胖子像是突然下了什么决心一样,说道。

    「哪啊?」我迷迷糊糊地问道。

    「跟我走吧,去了就知道了,我带你去个地方,见个人。」他站起来双手紧

    紧地握住我的双肩,继续说道,「只是答应我,不论过一会你看见了什么,见到

    了什么人你都要克制住,不要让对方发现,我……唉,跟我去吧。」

    听到这些我的内心又泛起一股悲凉,我早就怀疑林胖子知道妈妈的事情了,

    很简单,通过蒋干的电脑。只是他刚才的表态似乎意味着他知道的东西远比我要

    知道的多得多,接下来他带我去的地方,看的人可能都和妈妈有关系,或许,我

    将看到我所想要逃避的东西。谁知道呢?

    从昨天晚上离开家到现在我的电话里没有一通来自李彤彤的电话,也就是说

    她根本没有在关心我,是的,我有什么可关心的呢,她应该关心的是她的「爸爸」吧,谁知道现在这两个人会做些什么呢。想到这我感到一阵恶心,没有忍住直

    接冲着酒桌就吐了出来。

    一路上我的脑子清醒了很多,跟在林胖子后面我第一次感到了什么叫真正的

    朋友.天已经很黑了,但是前面的林胖子似乎对走在行走中的这条并不宽敞切沟

    壑纵横的小道十分熟悉,这条从城市郊延伸出来的道路到底会通向何方呢?我

    抬头看看漫天繁星,呼吸着夜间特有的潮湿而清爽的空气,心里止不住地惴惴不

    安。

    终于我们在靠近一家工厂的时候停下了脚步。我向前走几步于林胖子平行,

    眼前的工厂在这的时间已经没有一丝的生气了。倒是旁边一些随意搭建的棚户亮

    着一些灯光,应该是工厂的工人。我看看了林胖子不知道他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林胖子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没说什么继续向前走着,我也没有过问,跟着他一起走

    向了那篇棚户。

    「哎呦,小胖,又来了?」

    还未接近到棚户就有人沖林胖子打招呼,看来这个地方他不是第一次来啊。和他打招呼的人很高,很黑,以至于在这灯光并不明亮的地方我竟然没有注意

    到他。

    林胖子上前和他打招呼:「郑哥,忙么最近。」

    「忙什么啊,天天就是那些活,干了十几年了,闭着眼睛都能上班,呵呵,

    嗯?这位小兄是你的朋友啊?」这个叫郑哥的人看起来并不是很大,没想到在

    这样的工厂竟然已经干了十几年,正当我想的时候他发现了。我也冲他招呼到「

    郑哥」。

    「嘿嘿,好说,好说,小胖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这个郑哥看起来很是豪

    爽。

    「郑哥,我没有太长时间,她来了么?」林胖子有些严肃地问道。

    「嘘……你仔细听。」郑哥看起来有些左顾而言他的意思。我没有明白他的

    意思只是安静下来听听能听到什么。

    当对话结束,三个人都静下来果真一丝女人的呻吟声在这暗夜的空气中流淌

    而出。我的脑袋「嗡」的一声,难道是……

    「走吧,郑哥,让我这小兄长长见识。」林胖子说道。

    就这样,我晕晕乎乎地随着郑哥和林胖子一步步逼近了那声音的来源地。

    越来越近,女人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而我的心跳声也愈加沉重而急速,间

    或我甚至听到了很多不同男人的笑声!

    不知道这短短的距离我走了多长时间,只是终于我和那个声音一门之隔。

    「啊,啊,好舒服,哥哥们,快快,操我,操宝贝,宝贝好舒服……」

    这个时候我一下子释然了,呵呵,里面不是李彤彤女士,她的声音我听过…

    …在被我操的时候!我恨恨地想,李翔啊李翔,你竟然还庆幸起来了,有什么可

    庆幸的,门那边的人不是你的妈妈不代表你的妈妈就是纯洁的,呵呵,纯洁,心

    甘情愿听从情人的话,甚至为了情人和自己的儿子操逼,呵呵……

    「来,带上这个。」林胖子打断了我的思路,递给我一个面具。里面是谁?

    为什么林胖子要带上面具再进去?

    门终于打开了,刚才一直被门压抑住的声音此刻如决了堤的洪水迅猛而毫无

    阻拦地射了出来,我看到里面密密麻麻地有很多像郑哥一样哟嘿的人。而毫无疑

    问的,他们的对面则是一个正被三个人蹂躏着的女人,由于视觉角度问题我没有

    看清女人的脸,但毫无疑问这个女人非常的白皙,只是身体呈现出一丝病态的瘦

    弱,此刻,她的嘴,逼和屁眼都被鸡巴紧紧地抽插着。

    「现在开始认真地看,但不要出声,等他们做完我们就悄悄地走出去。」林

    胖子在我耳边小声说道。

    我被他所营造出来的神秘气氛所感染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也已一种认真的心

    态对待起来了。似乎眼前发生的不是属于人类的性爱,而是一种仪式,而在这仪

    式背后是一个关于李彤彤的秘密。

    这个时候女人跪在了地上,我发现眼前的女人也带着一副面具,而这面具竟

    然和那天李彤彤戴的那个一样!我心里隐隐知道了些什么。女人没有发现房间又

    多了几个人,她冲着眼前刚刚射精了的三个男人谄笑着,笑够了就把目光移向了

    旁边,看样子这个女人还真是欲求不满呢。

    「各位大哥,宝贝还没有爽够呢,怎么办呀。」

    这个女人竟然当中撒起娇来,声音很好听,我可以确定这个声音的人不是

    妈妈,但是这个声音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觉得在过去的某个时间段我曾

    和这个声音接触过,但仔细想又想不起来。再看看这个女人的身材,很奇怪,身

    体很瘦,但胸前两颗乳球却依然挺立着,像是两颗小水球正倔强地守护这人的

    尊严,除此之外女人整个身体简直可以用骨瘦嶙峋来形容了,很难想像这样身体

    埋藏着那样动人的娇媚声。

    「哈哈,骚婊子!我来!」一直站在身边的郑哥突然走上前去,他的脸上并

    没有面具,我这才注意到在这个屋子里有面具的只有我和林胖子还有那个被人肆

    意蹂躏看起来还挺享受的女人。

    气氛实在有些诡异。

    不知什么时候郑哥已经脱得精光,果然是个黑人,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可以称

    之为白皙的地方,事实上刚才我特意看过他的牙齿,黄的。

    郑哥的鸡巴很大,比我看过的任何一条鸡巴都大,这根鸡巴正随着人的强

    势而耀武扬威着,硬挺挺地摆在瘦女人眼前。虽然隔着面具看我竟然十分清晰地

    看到面具下的女人的眼神瞬间发出一种耀眼的光芒,很亮,像是看到了绝世宝贝

    一样。

    紧接着这个逼里还不停地留着别人精液的女人像狗一样匍匐在地上,极尽所

    能地扭动着已经难称丰满的屁股,只要两颗如水球一样的乳房在地心引力的作用

    下摇曳出她仅剩下的一点女性气息。

    当她爬到郑哥胯下后出乎我意料地没有扑上去享用眼前让她精神大震的大鸡

    吧,而是有些期待又有些侷促地看着郑哥,想说些什么又不敢开口。房间进入了

    一片死寂,间或会有几个民工忍不住讪笑着,但又马上停止住。

    我转头看看林胖子,看不出有什么表情,应该是经常到这里来吧,虽然不知

    道他为什么要来这里看一个老女人发骚发浪,但显然这里的一切对于他来说应该

    都是很熟悉的。不过当我正要把头转过去却无意间看到林胖子紧握的双手,或者

    说是一对有些颤抖的双拳。

    看起来,这里面还有别的故事哦。

    眼前的淫乱依然在继续着,郑哥看起来是这里的类似头目的角色,当他没有

    发话时不仅是跪在身下的女人连其他那些五大三粗的男人们也不敢越雷池半步。

    大家似乎都等着郑哥的命令。

    这时郑哥一甩脚把鞋甩了到了角落里,「去,叼来。」郑哥的语气里听不

    出一点感情色彩。

    女人顿时眉开眼笑像是得到了巨大的荣耀,毫不迟疑地转过身以狗爬的姿态

    爬到角落里不一会儿消失在黑色角落里的女人重新出现在人们视线里,除了因为

    兴奋而一直摇摆着屁股还有就是嘴上真的叼上了郑哥那支破鞋。

    我往地上看了看,不出所料,地上已经出现了斑斑血迹,肯定是女人的膝盖

    磨破了。女人像是完成了一项光荣的任务一样仰起头渴望着郑哥的奖赏。

    就在这时我看到郑哥的喉咙动了动,紧接着是咳痰的声音,然后在女人还没

    有反映过来的时候「呸」地一声结结实实地吐在了女人脸上,虽然上面隔着一层

    面具,但可以看到还是有一部分通过眼睛部分的窟窿钻进了女人的眼睛了,焦黄

    ,粘稠的痰就那么在女人的脸上骄傲的绽放,似乎因其人的身份自己也变得金

    贵起来,而此时的女人似乎完全着了魔,不仅没有因为这口痰而生气反而似乎更

    加激起了她的感觉。

    「郑哥,郑哥,求你了,快给我,给我……」说着女人竟然发出了呜呜呜的

    哭声。

    「臭婊子,当年你他妈的仗着你老公对我们吆五喝六的时候想过有这样的一

    天么!哼哼,现在别说让我们操你,就他妈的让我家的小狗操你估计他都不乐意!」郑哥的话掷地有声,每一句都让女人抬不起头来。

    「哥,这个……」这时一个男人说话了,确切的说对方看起来年纪甚至比我

    还要小,「您,您不玩,给,给我们玩玩,玩玩呗」还是个小结巴。

    刚才郑哥刚刚发表完关于连小狗都不愿意操这个女人的言论结果这个时候这

    个小子突然杀出来来了这么一句明显地砸了郑哥的威信。

    还没等郑哥说什么男孩儿身边的几个一看就是老油条的家伙一人给了男孩儿

    一脚,嘴里也是骂骂咧咧,「操,你个傻逼,郑哥说什么就是什么,小逼崽子在

    这费鸡毛话!」

    男孩儿不明所以一脸茫然地被几个老家伙像踢球一样踢着。

    「算了,小亮还是个孩子」郑哥一发话果然没有人敢再踢这孩子了。

    郑哥招呼小亮过去,经过了刚才的事情小亮这个时候看郑哥也多了一份敬畏

    ,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你刚才说你想操她?」郑哥指了指脚下匍匐着的女人。

    「这……」小亮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不敢否认更不敢承认。

    「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说了什么可不行随便反悔!」郑哥拍了小亮的后

    背颇有些豪气地说道。

    「是!」毕竟是小孩子,被郑哥这么一激马上热血射上脑袋上面,一口承认

    了下来。

    我想郑哥这个家伙应该会难为这个小屁孩儿吧,可出乎我,或者说出乎现场

    所有人意料的是郑哥非常和蔼地拍了拍小亮的脑袋然后说:「嗯,没错,我没有

    看错人,有胆气,这个女人就是你的了,操他吧。」

    突如其来的变故似乎让小亮也有些不知所措,他进一步确认道:「哥,真,

    真的啊?」

    「哈哈哈,当然是真的,这个骚货是你的了!」

    这个时候女人依然撅着屁股匍匐着,只是她的命运已经无法自己做了,她

    的一切都在郑哥一句话两句话之内决定着,于是我看到了女人不知因为什么原因

    而微微发抖的样子。

    小亮脱下了裤子。一个小鸡巴露了出来,真的很小,看样子这个孩子应该也

    7岁左右了可鸡巴却实在是小的可怜。我顿时明白了郑哥的用意,他是想用这个

    不成熟的鸡巴进一步地调教折磨女人啊!

    小亮绕道女人的身后,几乎没有任何抚摸急不可待地就将鸡巴顺顺利利地插

    进了女人的身体里,而女人竟然没有什么反映,即使身后的小亮兴沖沖地驰骋了

    半天女人依旧是匍匐装,甚至连声音都懒得叫一声。

    不知道什么时候郑哥已经到了我们身边,看见我一脸惊吓的表情他笑了笑

    ,说道:「这个骚货原来是我们这个工地老的老婆,那个时候才叫狂呢,平时

    我们当然不可能看到她,只有一次不知道家里出了什么急事自己开着宝马就过来

    了,当时她哪像现在这么瘦啊,丰满着呢,那脸蛋,那奶子,那屁股。再加上她

    一身名贵的衣服,操,我估计我们辛苦一辈子都买不起她身上的一条裤衩。当时

    是我接待的她,这个骚货衣服吊样,看都不正眼看我,只顾着自己不停地用手扇

    风,好像我他妈的是空气一样,当时我就发誓有一天我一定要操她,操操这个不

    可一世瞧不起我的贵妇人,操了,大不了老子去坐上几年牢!」

    郑哥越说越兴奋,的确,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女人沦落到这样的地步,

    但作为发了毒誓了郑哥而言现在显而易见是一个胜利者。

    他继续说道「后来老的厂子倒了,听说连带着其他挺多的产业在一夜之间

    也都完蛋了,操的,其实老是个好人,虽然这个骚货不怎么样。我们以为老

    跨了之后我们的工作也就自然而然的完蛋了额,至于工资更是别想着要了,正打

    算走人呢有天新的老来了,你说这帮有钱人也是怪啊,他不仅把我们全部留下

    而且把以前拖欠我们的工资也都还上了,工程没有一点进度但我们的工资从来没

    有拉后过。直到有一天一个年轻人把这个骚货带过来了。那个时候她就已经这个

    逼样了,根本看不出来是曾经那个牛逼哄哄的老夫人。操的,后来我们才知道

    这个娘们被人控制了,粘上毒品了。傻逼!肯定是得罪了什么人所以让人给搞了!」

    听了这话我终于明白了女人为什么会瘦的那么不自然。

    小亮已经躺在了一边,毕竟是小孩子,来得快走的也快,而女人身上早早地

    就换上了刚才那几个老家伙,看来是得到了郑哥的授意了。

    而在郑哥叙述这些事情的过程中林胖子显得很轻松,完全没了刚才那个难以

    抑制地剑拔弩张,于是我更加确定林胖子在郑哥面前是有所保留的,而我相信这

    部分保留的东西很快就会在我面前得到释放了,否则他今晚是不会带我来这里的。

    当我们离开工地的时候几乎所以的工人都和瘦女人操过了,但她们没有放过

    她,他们决定换种方式玩弄她。有人大声提议:「咱们让这个骚货怀孕吧,怎么

    样!」

    很快得到一片肯定的答覆。于是借个大汉好不费力地把女人提了起来头朝下

    倒挂着,然后几个人一起发起突然像提货一样上下提动着女人,女人瘦弱变态的

    身体被他们肆意地玩弄着,而胸前那颗不停晃动的乳球似乎随时就会被这巨大的

    作用力直接甩出身体之外,甚是令人担心……

    到林胖子的住处我终于鼓起勇气问了一句话。

    「刚才……那……是……伯母么?」

    (八)

    林胖子看了我良久,终于叹口气说:「嗯,对。呵呵,虽然带你过去的要

    意思就是让你明白这件事,可看着你认出我妈妈来还是有点不习惯呢,哈哈。」

    到最后林胖子的笑声听起来更像是自我解嘲一样。

    「怎么事,当年……破产……的事情我倒是知道,对了,每次问我爸这其

    中的过程我爸就含糊其辞的,一定是这个过程有问题是吧,对不对?」我似乎联

    想到了什么,但又不敢确定。

    「呵呵,你想想,当年实力雄厚的企业在一夜之间突然分崩离析,甚至弄得

    我家家破人亡,如果没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进行破坏能够实现么?」

    「你说的强大的力量……是不是……蒋干他们家?」

    林胖子呆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又叹口气,说:「除了他们又会是谁呢,你

    不是也已经确认阿姨……那啥了么?这只是第一步。」

    林胖子的话让我感到很震惊,显然,我低谷了蒋干和他身后的势力,我原本

    以为这只是一出调教人妻的戏码,没想到在这背后竟然会有这样一个阴谋。我知

    道林胖子不想忆往事,但我必须残忍点,如果现在我不搞清楚以达到知己知彼

    的话就只能坐等我的家重复林胖子一家的悲剧了。

    「胖子,你能详细告诉我当年发生了什么么?我想你今天带我去看伯母就是

    为了告诉这一切的吧。」我说道。

    「我实在是不能坐视不管了……」林胖子第三次叹了一口气。

    「我有个疑问,既然你已经知道伯母现在的处境了为什么不去拯救她呢?」

    我把藏在心里的疑问问了出来。

    「我曾经试过,但是我妈差点背着我自杀。」

    「什么!」我感到不可思议。

    「没看出来么,我妈被人用毒品控制了,现在为了毒品就是让她跟……唉…

    …多痛苦的事情她都愿意做,甚至,她已经认不出我了……」

    说到这里林胖子神色黯然,我知道现在需要给他一点时间来缓冲内心的痛苦,

    我也不仅感到一丝心痛难过,虽然当年我们不是很大,也不是经常可以见到伯母,

    但是仅有的家族间的聚会上的碰面让我对美丽知性又带有一点傲气的伯母印象很

    是深刻,毫不夸张的讲,如果她和我自认为女神的妈妈还有季新然站在一起那绝

    对是绝世美景,三个美人各有千秋,难分伯仲,想到当年风光无限的伯母刚才骨

    瘦嶙峋,不知廉耻的一副母狗模样我的心里也是酸酸的。更是仇恨起该死的毒品

    来。

    「卑鄙的家伙,竟然用毒品这样下三滥的招数来控制别人,操!」我恨恨地

    说道。

    「毒品?控制?呵呵,那都是后来的事情了,」林胖子看到我疑惑的目光继

    续说道,「那帮人自以为自己的伟大的,崇高的,他们认为自己应该享受这个世

    界所有美好的一切。不只是在你看来,就是在他们看来使用毒品都是下三滥的,

    自命清高的他们怎么可能会这样呢,一开始他们没有使用毒品,只是单纯的调教,

    信么,只是单纯的调教就已经让我的妈妈心智全无了,心甘情愿背着我的爸爸去

    和蒋干的爸爸偷情,还偷偷地帮助他们转移家里的财产并且在公司的账簿上做手

    脚,可以说是我妈妈一手完成的对家庭的破坏啊!」

    听到这里我明显感到林胖子的声音有些不对劲,呼吸越发的急促,脸也憋得

    通红,我知道这段忆已经勾起了他内心最大的痛苦和愤怒,我想这种对伯母的

    怨恨也是他现在隔岸观火的一个因素吧。当然这些只是我的想象,他是绝对不会

    告诉我的,正因如此我现在丝毫没有要打断他忆的意思,人在失去理智的时候

    是最脆弱的,这个时候心里也是最不设防的,只有现在我才能从他口中获得尽可

    能多的信息,天知道这些信息对我意味着什么。

    我继续聆听。

    「他们进行的天衣无缝,我爸爸做梦都不会想到天天睡在他旁边的女人已经

    彻彻底底地背叛了他,如果不是我的误打误撞我们永远都会被蒙在鼓里,可惜我

    知道的时候事情已经无法挽了,公司已经只剩下了一具躯壳了。那天,我没有

    通知妈妈就去了公司找他,正好那几天我爸爸出差妈妈几乎每天都在公司,我以

    为她一直在为我们这个家忙碌着,没想到当我推开她的办公室门的时候……她竟

    然在办公室里尿尿!等我晃过神看清楚后才发现地上有一个相框,是爸爸妈妈的

    结婚照,而妈妈的尿全部流淌在相片上含情脉脉的爸爸头上!等她反应过来一下

    子吓瘫了,直接就坐在了相框上,那还光着的屁股结结实实地坐在自己的脸上,

    那一瞬间我感到天崩地裂……但这还没完,就在我们大眼瞪小眼的时候我隐约听

    到有人斥责的声音,仔细一听原来那个声音来自妈妈手上电话上,有人在对她进

    行电话调教!」

    我想想那个画面就可以感觉到一股异常淫靡的氛围,更何况是亲眼见到这一

    切的林胖子呢,我开始后悔,这样让他深陷痛苦的忆中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

    「那之后一桩桩对公司不利的消息在坊间流传着,很快股票跌停,警察介入

    到公司的调查当中,后来他们给出的结论是公司恶意操纵股市,并且行贿严重,

    各种产品存在明显的不格现象,但出奇的是当时竟然已经无法在公司的账簿上

    找到一分钱的流动资金了!」

    后来的事情我就都知道了,作为本市的另一家大企业,蒋氏集团接收了残破

    不堪的林氏集团,这件事事情甚至在省级卫视新闻上播出过,蒋干的爸爸蒋有心

    被树立成全国大杰出青年的形象还历历在目。

    「翔子,」林胖子突然间恢复了平静,正视我的眼睛说,「现在我们的敌人

    是一致的,我们两个要坚强要团结起来!以前还只是蒋有心自己现在又多出了一

    个蒋干,他们很强大,如果我没有猜错现在你们公司的情况一定类似于当年我们

    公司倒闭前的状况,现在我们不能去想事情多么困难了,一定要争取,把李阿姨

    争取过来,明白么!」

    我想现在也只有这个样子了,「可是,怎么争取呢?」

    林胖子说:「你听我的!」

    ***     ***     ***     ***

    等我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事发3天后了,打开家门没有想象中的人去楼空,

    更没有任何破败的样子,餐桌,沙发,电视每个东西都和原来一样干净地呆在自

    己该呆的地方,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难道这两天妈妈没有去蒋干那边?按理来说她应该在我离家出走后跑到蒋干

    那边接受调教然后破罐子破摔才对,可眼前窗明几净的一切又说不过去。正当我

    想得入神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我。

    「小宝,你来了?」

    过头是我那风姿绰约的妈妈,依旧光彩照人,依旧无限风情,美目中闪着

    一丝明亮,是激动还是开心?

    「妈妈?」我失神叫道。

    「呵呵,怎么了,没见过妈妈么?或者,你觉得妈妈现在不应该在这里,亦

    或者,你认为妈妈现在应该很颓废是么?」

    妈妈连续三个问题问的我哑口无言但随即升起一股怨念来,明明是你做错了

    事现在怎么还质问起我了,好像自己一副多了不起的样子,事情被我发现了还能

    保持这样光鲜亮丽很明显没有把被我发现丑事放在心上,难道她现在已经快像林

    胖子的妈妈那样发展了吗?难道她也快不认识我了么?

    「问这么多干什么!」我冷冷地应道,转身就要房间。

    「小宝!」妈妈叫住了我,「你不应该这样,你……我……」

    我转过身狠狠地盯着她问道:「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样?说呀。」

    「你……我……小宝,可以相信妈妈么?」

    「相信什么!相信你还是我曾经的那个妈妈还是……还是……」到底我没有

    说出那些在心里酝酿好的恶毒的语言。

    「小宝,不要相信任何人说的任何话,有时候你看到的不见得是事情的全部,

    男人要有自己的判断,用你的心,你的理智,小宝,事情已经拉开了序幕,很多

    事情不是谁可以控制得了的,其实你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更多的丑恶,更多的

    阴谋你根本没有看到,相信你相信的。我现在只能说这么多,小宝,这才刚刚开

    始……」

    妈妈非常冷静地说出了这些话让我有些清醒过来,我刚才是什么态度,明明

    和林胖子说好了要帮助妈妈走出困境怎么一下子自己就没控制住自己的感情呢,

    不过妈妈说的话又是什么意思呢?事情刚刚开始?冰山一角?那是说妈妈对于自

    己的处境和蒋氏集团的阴谋都一清二楚了?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妈妈慢慢地走到我的身边,我又闻到了一股久违的清

    香,她伸出柔荑放在我的肩上,看着我,乌黑的眼里满是晶莹的液体,从那晶莹

    的泪中我似乎看到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一件又一件地走马观花似的展现在我的

    面前,我看到了自己的疲惫,也看到了妈妈的痛苦,不知道我们做错了什么为什

    么现在要经受这样的考验……我内心最坚硬的部分慢慢融化,终于眼泪从我的眼

    里流了出来,憋在心里的委屈顿时顺着泪水一发不可收拾地发泄出来,我就像小

    时候最无依无助时候一样趴在妈妈的肩头,肆无忌惮地哭了出来。

    在不温不火地吃过晚饭后,妈妈递给我一个信封,打开信封发现里面有一些

    照片,咦,奇怪了,照片上的人是我和妈妈,而我们身后的背景则是美国的夏威

    夷!再看照片上面的日期,分明就是这三天的事情,不可能啊,这三天我一直和

    林胖子在一起啊?

    看到我满眼的疑惑妈妈淡淡地说:「这些照片是我成的。」

    真的假的!我又认真地端详起几张照片来,尽管知道了照片是成的但说实

    话我仍然没有看出任何一丝的蛛丝马迹,如果不是妈妈亲口承认和我自己知道自

    己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谁会怀疑这样的照片呢,妈妈为什么要给我这样几张照片呢?

    「这是……什么意思?」我愣愣地问道。

    妈妈叹口气,说:「这三天你离家出走,我也躲到了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

    我的意思是我这样做蒋干就没有办法知道你我的具体行踪,更加不可能知道你已

    经知道了这件事情。现在你来了,我也可以出现了,我可以告诉他这三天你突

    发奇想要出国玩玩所以我就带着你走了,玩了三天害怕课拉得太多就先来了,

    明白了么?」妈妈给我解释道。

    我心里顿时恍然大悟,但也是狠狠地疼了一下,「您是说在他面前我们要装

    作没有发生过这三天的事情,然后我继续上学,像他的好朋友一样玩耍,而您…

    …还有继续接受他们的……折磨?」

    「是的,如果他们知道事情败露就会提前实施他们的计划,现在,我们还和

    他们斗不起,必须保持现状,明白么?」

    看着如此冷静甚至眼里不流露出一丝涟漪的妈妈我突然想到了林胖子说的话。

    「必要的时候也不要相信李阿姨的话,在你面前她会努力表现出正常理智的

    一面,但你觉得如果是正常人在发生了这样的人伦悲剧后这样的表现会是正常的

    么?当年我正是一时相信的妈妈的话没有把事情及时告诉爸爸才造成后来严重的

    后果。要记住和我的约定,不论反生什么事情都要和我联系,我们一起想办法,

    阿姨那边……要时刻保持警惕!」

    想起这些我又不禁紧张起来,妈妈为什么要这么做?对了,反正事情已经败

    露,这样做的话既可以封住我的口还可以在我的无奈默许下更加放肆地和蒋干偷

    情!一定是这样,就像当年的伯母一样!

    「记住,不论有什么想法都不可以让李阿姨看出来,在她面前你要表现地听

    话一点,这样她的警惕心才会降低下来,我们的计划才能够容易实施!」

    想起林胖子的这些话我性做了个顺水人情,对妈妈说:「妈妈你说的对,

    为了我们这个家我们一定要隐忍,我一定做得到的!」我假意答应到,其实我只

    是想麻痹妈妈而已,除了林胖子我实在不知道相信谁好了。

    妈妈听到我这么说显得很高兴,忍不住亲了我一口说:「好样的,这才是妈

    妈的好儿子。」好久没有看到笑的如此灿烂的妈妈了,甚至还有亲吻这样的小调

    皮,恍然我又到了过去,我们家人无忧无虑快乐的生活。可很快我迫使自己冷

    静下来,现在,一切才真的刚刚开始!

    妈妈,我知道你现在心智已经严重不健全了,你的心可能都跑到你的情夫,

    我的朋友蒋干那里去了,为了他你可以放下尊严做……一条母狗都不愿意做的事

    情,为了他你假装冷静理智其实全部都是对我的欺骗,为了他你以后甚至可以背

    叛爸爸,把爸爸辛苦经营的一切拱手送人……相信我,妈妈,我一定会把你救出

    来的!相信我!

    「我草,哥们,这几天跑到哪去了?怎么一下子失踪了?」蒋干一脸的关心

    在我看来更像是嘲讽。可我要接受这样的嘲讽,然后装疯卖傻。

    「操的,你知道我去哪了吗,我他妈去夏威夷啦!」我想这个时候我的样子

    一定开心的像个傻逼。

    「夏威夷?那么远,怎么这么快来了?好不容易去一趟。」

    「唉,呆着呆着就没意思了,也就那么事,一样的天,一样的海,再加上

    我老妈玩的心不在焉老是想着教学上的事情性就来了。」我故意动提到妈

    妈,然后认真观察他的反映。

    「阿姨这几天一直和你在一起啊。」

    「废话不和我在一起那和谁在一起啊。」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呵呵。」我注意到说完这话蒋干似乎若有所思,

    然后问道,「哥们,你去那一定拍了不少照片吧,给我看看。」

    奸夫淫妇,唱双簧呢在这!

    我心里暗骂到但还是把妈妈准备的成照片拿出来了。唉,妈妈为了和蒋干

    继续并且更加肆无忌惮地偷情跟我表示要一起对付蒋干,然后弄的一出好像真的

    在和我一起欺骗蒋干一样,如果不是昨晚上给林胖子打电话让他分析我现在可能

    真的就相信妈妈至少心已经来了。

    林胖子深受其害也知道这些都只是假象,他告诉我这些都是蒋干和妈妈预先

    准备好的假象,妈妈在家里说的那些话,给的相片,都在蒋干的计划中,其实他

    知道了我已经拆穿了这件事,但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现在不想撕开他自己的面具,

    所以和妈妈演了这出戏安抚我,让我天真的以为蒋干什么都不知道,而我和妈妈

    成功地骗到了他。

    「嘿嘿,挺好看,阿姨还是那么漂亮啊,呵呵。」看完照片蒋干看起来如释

    重负,脸上又露出平时惯有的无赖的样子来。

    「阿姨真漂亮。」身后传来一声动人的惊叹。

    过头看到了季新然,三天不见她和妈妈一样没有任何看起来颓废的地方,

    也是,连我的亲生母亲都不曾为我的离家出走生出半点伤心,更何谈一个心里只

    有蒋干的季新然呢?

    「李翔,这几天你去哪了,很担心你……」季新然低下了头,但我还是看到

    她精致的脸颊上升起的一层红晕,娇艳欲滴,让我怦然心动。

    而这个时候我明显感到了来自蒋干的敌意,那是一种极为恶毒的眼神,是了,

    他看不得我和他的母狗打情骂俏呢。本来我想气气他和季新然多说两句话但又想

    到如果这个时候惹恼了他我到没什么,重要的是季新然,她会不会受到蒋干非人

    的虐待呢?我相信蒋干做得出来。不管刚才季新然是处于什么样的心态对我表现

    出娇滴滴地女儿之态,我不想让她处于危险之中,即使这样做其实也没什么意义

    了。

    「哦,没什么,出去玩几天,上课了,不说了。」我冷冷地说完就转头身子

    不在看她,心里却没来由地疼着,疼着,也不知道为了什么。

    上课的时候我的电话来了一条短信,这条短信让我内心一阵,是爸爸的,他

    说明天他就家啦!

    这个消息对我而言无疑是一个强心剂,虽然按照林胖子的计划现在还不能把

    事情告诉爸爸,但他这个时候来对我心理上的帮助是巨大的,而且他的出现一

    定会让蒋干有所顾忌,那么对我们计划的成功无疑很有帮助!

    明天爸爸就来了,来了,而我也相信,今天晚上,妈妈和蒋干一定会来

    一场轰轰烈烈的肠盘大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