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李彤彤】6

作品:《我的妈妈李彤彤

    我的妈妈李彤彤-第六章

    没有做过多解释我让李胖子把我u盘里的文件解锁,这个家伙也没说什么埋

    头在电脑前鼓捣着什么,因为我害怕里面的东西怕被他看到所以一直呆在他的身

    边,打算弄清楚密码后就第一时间把u盘拿走,我可不想妈妈女士偷情的丑陋一

    面被他看到。「好了,结束了,密码解开了!」我还没来得及反应李胖子已经成

    功打开了文件。我心里一紧,盯着屏幕生怕直接跳出什么有着明显线的视频名

    称来,还好,打开后里面分了三个文件夹,分别是图片,视频,日志。

    我赶紧拔下u盘装作若无其事地样子说:「行了,里面没什么好看的,我就

    是帮朋友忙。对了,密码是多少来着,你告诉我我好告诉我那哥们去。」「密码

    是……993……」不知道什么原因在说这串密码的时候李胖子的脸

    色不是很好看,有些犹豫且若有所思的样子。从李胖子那里出来我不知道应该去

    哪里,现在去学校显然已经迟到了,等下午再去吧,对,妈妈现在应该去上班了,

    我性家看看这里面的视频吧,想到这我有些兴奋地奔向家的方向。

    家里果然没人。我把u盘插入电脑,很快电脑提示我发现了可移动磁盘。看

    着那几个字我犹豫了,我知道里面的东西一定是和妈妈偷情有关的,视频里我甚

    至可以看到她和那个人的一切,但,我能够承受么?可是如果不看的话更是一点

    线都找不到,一个星期一晃而过,通过昨天偷听到的内容可以判断一个星期后

    爸爸会家,而那个时候妈妈可能会联手她的情人做一些对爸爸不利的事情,她

    现在已经中毒了,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必须在这一切发生之前组织她!

    我一狠心打开了可移动磁盘H。来吧,我不怕!我先是打开了视频文件夹,

    好家伙,五十四个视频,屏幕的左下角清楚地显示着「54个对象」。我只能从

    第一个视频开始看,因为这些视频都没有名字,甚至连什么阿拉伯数字都没有,

    乱糟糟的一片。

    第一个视频里的背景是妈妈的房间,为什么我一眼就知道?因为此刻拿着手

    机的人正对着爸爸妈妈的结婚照拍特写呢!爸爸妈妈拍结婚照的时候还没有我呢

    吧,操,我怎么也傻逼了,当然没有我了,脑子都糊涂了。相框是前两年爸爸在

    荷兰特地定做的,忘记了叫什么木来着,据说这种树木代表的是婚姻的忠贞和伟

    大。我还记得当时妈妈看爸爸的表情,目光柔柔的,含着泪,嘴角轻扬,温柔而

    娴熟,全没了平日的刁钻和霸道。

    照片里的爸爸妈妈还很年轻,想想也是,他们属于是奉子成婚,当时还是上

    学的年纪呢。两个人在照片里温柔地相拥在一起,妈妈的婚纱款式和现在的比起

    来显得有些保守,但白色所代表的纯洁却被彰显无遗,看,她的眼睛多漂亮,深

    邃而多情,似乎随时可以滴出女人的娇媚来。爸爸依旧那么潇洒,虽然年轻但任

    谁都会知道这个男人一定会给身边的女人带来幸福的生活。

    屏幕开始移动,慢慢地,妈妈被照进了屏幕了,我听到了心碎的声音!屏幕

    里妈妈穿着结婚时候的那件婚纱亭亭玉立地站在原地,略显娇羞地轻扭腰肢,像

    是在等待情郎的检阅。婚纱还是那件婚纱,但已经纯洁不在。在现在的这个婚纱

    的胸部位置,两个碗大的洞,毫不客气地把妈妈挺立的一双嫩乳,用这样另类的

    方式展现出来!

    妈妈竟然把婚纱毁了!「哎呀,别看了,人家都不好意思了……」妈妈扭动

    腰肢的幅度突然加快她忍不住对着拍摄的人撒娇道。说着她竟然转过身撅起屁股

    自己把婚纱的裙摆掀了起来,一双光滑美丽的大腿闪着耀眼的光泽一寸一寸地从

    白色的婚纱裙里溜出来,在这两条光泽的尽头我看到了无比淫靡的景象,妈妈的

    下身竟然没有任何穿着。

    唯一的点缀,竟然是正在股间,嗡嗡作响的电动阳具。它像是一个肆无忌惮

    的斗士,正拼劲全力来探眼前两片屁股蛋之间的沟壑之地。「啪」!操,停电

    了!!!!!正看得起劲呢,妈妈的身体是看到了,可那个家伙的脸甚至连声音

    都没有了解到。我用手平复了一下怒气冲冲的小,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下午我来到了学校,蒋干问我上午干什么去了我支吾着搪塞过去,趁着第一

    节课下课我悄悄地拿出了手机,上午停电后我去吧把u盘里的文件复制了照片

    部分,之所以复制照片,是为了在学校看得时候更加方便一些,我知道这样还是

    会有被人发现的风险,但现在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时间在流逝了,容不得我思考

    过多。我悄悄头看了一眼,欣然出去了,蒋干则是趴在桌子上睡大觉。我把脑

    袋压下来开始看了起来。

    第一张图片显然不是取自刚才的视频,因为这里的背景是我不知道的一个场

    所,像是一个卧室,可能是那个情郎的家吧。照片里的妈妈已经一丝不挂了,赤

    条条地背对着屏幕撅着熟桃一样的屁股趴着,两片光滑圆润的屁股蛋上分别写着

    字,左边是「欠」,右边是「操」,起来就是「欠操」!

    第二张是对屁股的特写,那两个充满了侮辱性的词语异常醒目地展现在面前,

    从这个角度我可以清楚看到妈妈的屁眼,这个时候似乎正经历着饱经战斗后的短

    暂休息,正微微张开,一开一翕地喘着粗气,而周边一层褶皱的间或则可以清楚

    地看到一丝丝的黄色液体。往下则是妈妈的逼了。这个曾经将我挤出来的地方,

    这个圆润,饱满的私处被一览无余,两片可爱的阴唇此刻正毫无戒心地张开着,

    里面粉嫩的肉壁依稀可以看到,等等,妈妈的逼……没有毛?妈妈也是白虎?

    第三张照片给我解答了疑问,确实,妈妈却是是白虎。现在会有一些女人特

    地去剃光阴毛,但在怎么剃总是会留下些许痕迹,但妈妈的逼确实如剥了壳的鸡

    蛋一样光滑,像初生婴儿肌肤一样嫩白,没有一点点地人工痕迹。

    下一张我终于看到了妈妈娇美的面容,这陪伴了进2年的女人的脸,眼睛、

    鼻子、嘴巴都刻着妈妈独有的娇媚气质的脸庞出现在了照片上,只见她对着屏幕

    面带微笑,一脸幸福地把头依偎在一旁的腿上,看这个微笑可以知道,这个时候

    的她一定是很安静的,像个贤惠的女子面对心爱的男人时的那种羞涩和紧张,偶

    尔是可以看到她这样子面对我的爸爸的,可现在她正对着的是对方腿间正大咧咧

    的耀武扬威的大阴茎,它霸道地挤压在妈妈娇美的脸上,画面淫靡至极。

    图片千篇一律,几乎都是在同一个卧室里拍摄的,里面那个我既熟悉又陌生

    的女人不知廉耻地展示着自己的一切,她像一条母狗一样给那个男人舔屁眼,表

    情调皮可爱,甚至还冲镜头打了个胜利的「V」字手势;她摆出超级难度的姿势

    迎着男人的抽插,脸上已经摆不出来表情了,嘴间流出的口水足以证明这个鸡

    巴的人是多么让她欲仙欲死;她跪下了,正磕着头,对面是男人打开的两腿间

    那被绒毛覆盖的屁眼……

    我不明白一个人怎么可以这么丰富,如果不是看了这些照片谁能知道优秀的

    人民教师,乖巧的女儿,调皮搞怪的妻子,伟大的妈妈竟然会像一条被剥夺了一

    切尊严的母狗一样在别人的屁眼下淫靡放荡,认人鱼肉。她的聪慧呢?她的机智

    呢?她的高傲呢?她的忠贞呢?这些词语在现在看来确实是有些可笑。终于我看

    到了不一样背景下的照片,看起来像是一个卫生间,应该是公共场所的那种。

    看角度应该是妈妈把电话放在了对面,这不是那天我陪她出去逛街时去的那

    个商城么,我注意到照片右下角有时间,2 /9 /9 /没错,就是那天,

    我记得那天我们正逛着妈妈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就匆匆离开了。原来……妈妈脱下

    风衣提起了裙子,提的老高,我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第二张和之前几乎没有什么别,我意识到可能妈妈是用了连拍模式,不过

    她要拍什么呢,终于在不知道第几张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些端倪,妈妈黑色的丝袜

    上显示出了一些湿迹,难不成?接下来的照片证明了我的判断,黑色丝袜越来越

    湿,最后被妈妈腿间的尿液彻底打湿,金黄色的尿液透过丝袜渗了出来,在地上

    积出一小滩黄色的小河。照片仍在继续,妈妈开始脱下丝袜和内裤,然后将两个

    物件团成一团放在一个小袋子里,她又把这个小袋子塞进了卫生间里的暖气管道

    后面!后来穿上一条紫色的丝袜,照片就没有了。

    看了半天照片我对于那个情人不禁产生了一点佩服,这个家伙竟然可以让我

    的妈妈做出这么多不知廉耻的事情,而且在这些照片里我除了他的鸡巴以外竟然

    就没有看到任何其他部位,显然他是一个很谨慎的人。我突然有一种强烈的危机

    感,我面对的敌人绝对要比我想得要狡猾的多、可怕的多。关了电话我静静地坐

    着,等着上课,可教室里混乱依旧,混乱就混乱吧,事实上我的脑袋要更加混乱。

    有些问题我必须正视,我必须很认真很深刻地去体会一下,现在我所遇到的

    处境了。是的,我那可爱的妈妈妈妈出轨了,偷情了。这是我在几天前就知道了

    的事情,但是说实话知道这个真相后我从来没有认真地去思考过这件事情的意义,

    我总是浅尝即止,流连于表面。因为我下意识去避妈妈出轨了的这个事实。我

    的想法是,好吧,妈妈女士又淘气了,只是这次比较严重,那我这个做儿子就替

    爸爸好好管教妈妈好了。我以为事情真的这么简单。

    可今天我所看到的东西让我知道前方的路多么的荆棘,而要想冲破荆棘,最

    必要地就是要充分地去领会,这段荆棘之路的一切,我必须正视到,我的妈妈出

    轨了,那个摆着胜利手势调皮地女子,在别人的屁眼旁边搔首弄姿地,在照片里

    依然风情依旧的,美丽不可方物的女人,就是,我的妈妈,十几年前生我,十几

    年来养我,平日如小女子一样霸道无理在我需要的时候又时刻陪伴在我的身边的,

    妈妈,妈妈。「你怎么了,李翔?」耳边传来一声关心。

    我抬起头看到了一脸担心的季欣然,她不论什么时候都是这么漂亮,淡雅,

    即使是因为担心而皱起的眉头也透着一股子清雅之美,我的妈妈又何尝不是这个

    样子呢,在人前谁能说她是骚货婊子呢,她的气质不是常常让人面对她的背景流

    连忘返么。欣然也会这样么,拥有美丽的外表而背地里也是千人骑,万人跨的母

    狗?「你到底怎么了?说话啊,怎么总是看着我啊?」季欣然着急了,眉头锁的

    更紧,两旁俏丽的白颊泛起一丝红晕。

    操,我刚才想什么呢,怎么可以有这样的想法。我这个时候才清醒过来,急

    忙道歉道:「啊,对不起,刚才在想问题,不好意思。对了,怎么还不上课啊,

    这么乱。」我发现还没有上课。「切,你个傻瓜,学习学傻了吧,这节课是体育

    课,忘了?」见我没有问题欣然也放松下来。「哦,体育啊,嘿嘿……」我在那

    里傻笑着,其实心里却是在想这两天我对于妈妈的事情过于关注自己正常的生活

    都有点搞乱了,可不能奸夫还没有抓到我自己先挂了。「行了,说你傻你还真不

    尖,傻笑什么啊。」欣然调皮地挪椰着我。

    这个时候她正背对着窗户,阳光从她身后的窗户倾斜进来,洒在她的身上在

    她身上形成了一层美丽的光晕,我有些看不清她的眼睛,但她咧开的小嘴里洁白

    的牙齿倒是清晰的很,她好像不再是我的女神,而更像是喜欢在我面前撒娇的小

    爱人一样。

    前一分钟我还沉浸在面对妈妈出轨的事件里无法自拔,这一刻我却结结实实

    地感受到了所谓幸福的模样,心里陡升一股子豪气,生活带我不薄,我一定要好

    好把握我的生活,来吧,所有的困难都他妈的来吧,没什么了不起,不就是比较

    聪明点照照片的时候不拍脸么,我还有视频呢,操,我不信一点蛛丝马迹也找不

    到!我决定晚上关上门好好研究研究视频,我一定会成功的!谢谢你,欣然。

    放学的时候,蒋干说带我去一个地方,我用屁股想,都知道肯定又是找着货

    了,我拒绝了他,但耐不住他的般请求,最后告诉自己哥们,革命的道路任重

    而道远,一时一刻的得失,无法换来最后革命的成功,休息是为了继续,厚积薄

    发才是真理。感觉自己被催眠的差不多了,便拨通了妈妈的电话。「妈,晚上我

    去晚一点,先去蒋干家……你在哪呢?」。

    我听到了妈妈那边的背景音乐是KARA的,这是一首最近很红的

    韩国歌曲,妈妈一直都是听英文歌曲从来不会听韩国歌,而且从音质来讲那也绝

    不是我家音响可以产生的效果。「没在哪,妈妈有个同事过生日,过来帮她庆祝

    一下。」妈妈说。我一路跟着蒋干走着,奇怪的是他没有带我去我们一起租的房

    子里,而是坐上出租车让司机开到「野人」夜总会。

    那我不是没有去过,但里面大多都是职业小姐,我对小姐从来都不感兴趣,

    我本想发表我的意见的,但是害怕司机听到,就一直憋到下了车才冲他说道:

    「我操,来这干鸡毛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来不玩小姐。」「操,知道你这鸡

    巴毛病,我能带你操小姐么,告诉你,里面有两个人等咱们呢,就跟我走吧,不

    会卖了你的。」见他说到这个份上我也不好再推辞就硬着头皮进去了。

    途中他告诉我里面等的是一对母女,良家,绝对良家,她们很想尝试一下堕

    落的滋味于是就和蒋干一拍即准备跑到「野人」这样疯狂的地方来点疯狂的东

    西,他还告诉我怎么玩都行但就是不可以掀开她们的面具。「面具?我操,还有

    面具?」我不禁惊叫道。「你个山炮,你想啊,她们又不是职业鸡,当然不想露

    脸了,更何况这次是母女同上,不露脸可以省下很多麻烦!」 母女,良家,面

    具。想到这些我的又不安分起来。在半个小时后我和蒋干终于看到了所谓的

    良家母女。

    果然带着面具,就是挡住眼睛和鼻子上半部的那种蝴蝶式的。两个人还是很

    容易看出来哪个是妈妈哪个是女儿的,后来蒋干的介绍也证明了我的判断,这个

    妈妈身材相对要显出一股子成熟的气息,身上是考究华美的连衣裙,咖啡色的,

    再加上黑色的丝袜黑色的高跟,给人以高贵的感觉,而站在旁边的女儿穿得是修

    身花格衬衫和牛仔裤,这样的搭配把女孩子蓬勃的青春激情,美妙身姿展现的一

    览无余。

    见到两个人进来蒋干赶紧站起来热情地欢迎着。他的欢迎方式是走过去搂住

    了两个女人,一顿狂亲。两个女人好像有些介意我的存在,不时地看着我,没有

    全身心地投入到和蒋干的接吻中。蒋干看出端倪便后退一步向我介绍起来「翔子,

    这位是李姨,这位是然然。」四个人坐下来,房间里一下子升起来一种暧昧的味

    道。

    「恩,是这个样子的,李姨和然然的关系我告诉过你了,她们也是第一次出

    来这么疯所以待会可能会有点放不开,到底能不能彻底让她们放开就看你小子的

    本事了。」蒋干搂着那个然然一屁股就坐在沙发上,一边说着话一边冲我使眼色,

    让我快对那个李姨动手。

    我看着眼前的熟女少妇心里总是升起着一股奇怪的感觉,很难形容。似乎有

    一种近似于快感的东西在我的胸间徘徊着,不上不下,有点难受。我猛地站起来

    一把将李姨抱在怀里一下倒在沙发上,接着两唇相接,我迅速攻下了她嘴里的阵

    地,一条舌头在她的嘴里一边感受着满腔的口水,一边和那条柔滑异常玩着捉迷

    藏的游戏。我确信我碰到了一个极品。

    从刚才第一眼看到她那身连衣裙我就知道了,托妈妈的福,我对于女性衣着

    在妈妈的耳濡目染下还是颇有研究的,就这女的现在身上这身没有万八的绝对下

    不来,而与他舌头碰上的一瞬间我又感觉到了之前所有女人都不具备的丝滑柔顺,

    丰润饱满之美,即使是秦笑笑也没有这样的风韵,从这条极品舌头我就知道了这

    个女人绝对是个极品!我决定好好珍惜眼前这个女子,长夜漫漫,大不了不家

    了,极品难得啊!

    打开她胸前的几个口子,雪白耀眼的肌肤在昏暗的包房里时隐时现,精致毫

    无遐思的肌肤上已经渗出了一曾薄薄的汗珠,我伸出舌头舔了起来,正所谓香汗

    淋漓,此女子的汗珠竟没有丝毫的汗臭味,反而真的是透着一丝丝的甜意。「哦

    ……」被我舌尖触碰到胸前的肌肤后她忍不住一声呻吟。「怎么了,宝贝,受不

    了了?」我戏谑地抬头问道。李姨没有说话,但更加紧搂着我的双臂告诉了我答

    案。呵呵,好戏才开始呢。

    我突然双手一用力,「啪,啪」几声,剩下的几个口子纷纷飞到了半空,一

    对饱满的香肉便颤巍巍地暴露在我的眼前,「啊」女子用双手挡住了眼睛,虽然

    这其实是多次一举。我一把把头埋在这两陀萱软的肉球中间,然后嘴上撕咬,手

    上也加大了力度,女人就是贱,特别是这样跑出来偷情的女人,你越是蹂躏她她

    越是对你死心塌地的。

    感受着在我手中肆意变形的乳房,那如牛奶一样的爽滑感觉,我把嘴放在了

    乳头上面,那个乳沟娇艳,挺立,在我的含裹下,我清楚地感受到它正迅速的长

    大,一如我正压在她两腿间的鸡巴。可能感受到了这些,李姨的手更加用力了,

    似乎要把我完全融进自己的身体里似的。

    来吧,宝贝!也是奇了怪了,心里这么一呐喊,一放松整个情绪也都变得不

    一样了,甚至是感染到了身下的美人,她的呻吟不在含蓄,偶尔还会蹦出「好哥

    哥」之类的越来越放开了,只是这个声音似乎很熟悉,非常非常熟悉但是这个时

    候我不想想这个问题,会很扫兴的。包房里开始了真正的战斗,我和李姨,蒋干

    和然然。灯光依然暧昧,胯下的呻吟越发的放纵,我驰骋在这具美丽的身体上,

    纵情地放纵近日来的苦闷和痛苦。

    李姨是个有情趣的女子,特别当她完全放开之后,虽然有一层面具的阻隔,

    但我仍觉得她美丽的眸正勇敢地直视我的挑逗,一种温情顿时在这享受的时刻诞

    生。只是有一点奇怪的是李姨坚决不让我脱下她的内裤,甚至是为了不让我得逞

    在争执下竟把这内裤撕开了一小部分,看到这样我只好作罢,虽然由于她的内裤

    是情趣的开档内裤但不能看到她的屁股还是让我很不爽,但毕竟没有办法强求,

    我只能更加奋力地抽插着她的白虎逼了。

    是的,通过接触,我判断出眼前这个女人是个白虎。……大约一个小时后战

    斗结束。两个女人收拾好以后就一起出去了,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和蒋干在包房里

    继续休息着,这个时候突然想起来刚才其实应该来一段母女共玩好了,唉,下次

    吧。大约在包房里待了半个小时后我们也出来各自家了。

    到家发现妈妈已经来了,做贼心虚的我打算悄悄潜房间但又耐不住尿

    急,只好悄悄的走进卫生间里,尿完后,一身轻松的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放在

    洗衣机上面的一些衣服上,看起来是妈妈刚换下来打算洗的。李彤彤啊李彤彤,

    这大晚上不睡觉你非得折腾什么个劲啊,一定又是刚才在朋友那里被某个贤妻良

    母型的同学感动了,来自己也做把贤妻。我笑着正要离开却走不动了,我眼睛

    里看到了一个让我怎么也想不到的东西。

    (待续)